加书签

未打一枪

1949年9 月24日

深入敌后进入敌心脏地带,今天前进到了漳州通往仙头的公路上。在横越公路(顺着公路走了约二里路)时,遇到了敌通信兵五人,在公路上架设电线,其中有少尉军官一名。当我们从西进入公路时,走在前面的一班就发现了他们,他们也看到了我们。敌人误认为是他们自己的人,就继续干他们的活。我们一班到了他们的跟前,把他们的枪弹统统都缴了。到了这时,他们还说是自己人,你们为什么这么不讲道理。我们一班就告诉他们,我们是人民解放军。这是我们的大队也到了,他们看到我们都穿着解放军的军服,胸前戴着解放军的胸章,才确信我们是人民解放军。敌军官说,我们早就想投降人民解放军了。敌人就愉快地跟着我们走,其中有两人还要求参加人民解放军。这个问题,领导说,等到了宿营地再说吧。孙琳科长就命令敌小队排长,把电线全部割断,并全部收起(约二里路,明线和被用线),这样敌人就没法通话了,就是来查线发现了,也要很久才能接好。这样,我们已经走出好远了,敌人反应过来,也无处找到我们。

部队跨过公路后,进入山区,向前继续进发。在敌人后方,大白天行军,当地老百姓误认为我们是国民党的军队,当他们就近看到我们时,才发现我们地衣服和国民党军的不一样。这时,领导就让带路的老乡和游击队员,向老百姓宣传,说我们就是当年的红军,当年的红军又回来了!消息很快传了出去。这和个地区以前是老苏区,人民对老红军有一定的感情,听说老红军又回来了,都欢天喜地的。在传说中,人们加了许多的夸大,说来了许多的解放军,捉了好多的国民党兵。

1949年9 月26日

今天进入了海登县,离石码镇还有30多里。我们的位置在石码正南。在行军中,跑来了一个老乡来报告,说在离此地正南约有四里路有一个大村里,住有国民党兵12人,他们正在筹集粮食,向老百姓要的很多。这12人,其中有上尉一人。

这位老乡,是地方党组织派到这里来等着报告的。让我们去消灭敌人。可以搞到许多的粮食。孙科长接到这个消息后,就命令一排二班和我们二排向该村运动,去消灭敌人。消灭敌人最好不要开枪。我们接到命令后,就轻装出发了。路上是跑步前进。二班是穿着国民党军服,在前开路,我们二排随着跟进。当我们进入村庄时,敌人还没有发觉,在一个较好的民房前有一人站岗。二班到达后,敌岗没有过问。

二排长王英到了就问:你们是哪一部份的?敌岗还没有来的及回答。就被翟长仁、逄世忠用手枪逼住,上去将枪缴下。这时其他的战士在班长的带领下,进到了屋里。

我们二排两个班在外掩护,一个班进了屋。二班进入后看到,敌人有的在床上睡觉,有的在那里打牌九。我们四班就用冲锋枪对准了敌人,喝令其集合。二班将敌人的武器都缴了。敌上尉军需官的手枪也被下了。我们告诉他们,我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这位军需官就说:你们来的怎么这么快?没有听到枪声啊!漳州、石码、厦门、龙岩、同安。。。。。都是我们的人,你们是从什么地方来的?排长说:这个不需要你们问,宣布你们是俘虏,老老实实地跟着我们走!厦门、漳州很快就要解放。

敌上尉说:兄弟早有意投靠解放军,自从淮海战败之后就有意投降。

这次的战斗,没费一枪一弹,就把十二个敌人缴了械。村里的人看到我们这样的行动,起初是害怕;后来我们向他们宣传解放军的纪律,说明我们是人民的子弟兵,是老红军又回来了,老百姓就不那么怕了。

我们告诉保长,把所有的粮食全部放好,还要在筹备一些。如果你敢把粮食送给敌人,我们就要枪毙你。你去向敌人报告,就说来了无数的解放军。我们把敌人押着走回部队。在我们出发时,全连都在外面准备战斗,掩护我们的行动。我们回去后,就迅速向目的地进发。

--

红袖添香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