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10 章 短兵相接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章短兵相接

九月十五,黄昏。夕阳艳丽,彩霞满天,陆小凤从合劳斋的后巷中冲出来,沿着已被夕阳映红的街道大步前行。

他一定要在月亮升起前找回一条缎带,今夜的决战,他绝不能置身事外。绝不能。“

因为叶孤城和西门吹雪都是他的朋友,因为他已发现,就在今夜的圆月下,就在他们的决战时,必定会有件惊人的事发生,甚至比这次决战更惊人。

已送出去的缎带,当然不能再要回来,可是被偷走约缎带就不同了。被人偷走的东西不但可以要回来,也可以偷回来,甚至可以抢回来。他已决定不择手段。现在唯一的问题是,要怎么才能找到司空摘星!这个人就像是风一样,也许比风更不可捉摸,不想找他的人,虽然常常会遇见他,想找他的人。却永远也找不到。

幸好陆小凤总算还有条线索,他还记得司空摘星刚才是从—家药材铺走出来,这家药材铺就多多少少总跟他有点关“老庆余堂”的金字招脾,在夕阳下闪闪发光,一个孩子站在门口踢健子,看见陆小凤走过来,就立刻把两根手指伸进嘴里,打了个呼哨。

街前街后,左邻有舍,忽然间就有十来个孩子奔了出来,看着陆小凤嘻嘻的笑。

他们还认得陆小凤,当然也还记得那首可以把人气死,又可以把人笑死的儿歌。

陆小凤也在笑,他以为这些孩子一定又准备唱“司空摘星,是个猴精”了。

谁知孩子们竟拍手高歌:“小凤不是风,是个大臭虫,臭虫脑袋尖,专门会钻洞,洞里狗拉屎,他就吃狗屎,狗屎一吃一大堆,臭虫吃了也会飞。”

这是什么词儿?简直不像话。

陆小凤又好笑,又好气,却忘了他编的词儿也并不比这些词儿高明,也很不像话。

他当然知道这是谁编的,司空摘星显然又来过这里。

好不容易让这些孩子停住口,他立刻问道:“那个白头发的老头子是不是又来过了?”

孩子们点着头,抢着道:“这首歌就是他教我打I 唱的,他说你最喜欢听这首歌了,我们若唱得好,你一定会买糖给我们吃,”陆小凤的肚子又几乎要被气破,挨了骂之后,还要买糖请客,这种事有谁肯做?该于们眨着大眼睛,又在问:“我们唱得好不好?”

陆小凤只有点点头,道:“好,好极了。”

孩子们道:“你买不买糖给我们吃?”

陆小凤叹了口气,苦笑道:“我买,当然买ao没有人肯做的事,陆小凤却往往会肯的,他怎么能让这些天真的孩子失望?他果然立刻就去买糖,买了好多好多糖,看见孩子们拍手欢呼,他自己心里也觉得甜甜的,比吃了三百八十斤糖还甜。

孩子们拉着他的衣角,欢呼着道:“那老公公说的不错,大叔你果然是个好人。”

陆小凤很奇怪,道:“他居然会说我是好人?”

孩子“I 道:”他说你小的时候就很乖。“

陆小凤更奇怪,道:“他怎么知道我小时候乖不乖?”

孩子们道:“他看着你从小长到大,还抱你撤过尿,他当然知道:”陆小凤恨得牙痒痒的,只恨不得把那猴精用绳子绑起来,用毛竹板子重重的打。

孩子们道:“那老公公刚才还在这里,大叔你若早来一步,说不定就遇上他了。”

陆小凤道:“现在他的人呢?”

孩子们道:“又飞了,飞得好高好高,大叔你飞得有没有他高?”

陆小凤拍了拍衣襟,道:“我自己也不知道,你们现在最好看着我,看看是谁飞得高,”司空摘星既然已不在这里,他也准备飞了谁知孩子们却又在抢着道:“大叔你慢点走,我们还有件事忘厂告诉你oo”什么事?“

“那老公公留了个小包在这里,你请我们吃糖,他就叫我们把这小包交给你,你若不请,他就叫我们把这小包丢到阴沟里去。”

—个跑得最快的孩子,已跑回药材铺,提了个小包袱出来。陆小凤做梦也没有想到,包袱里包着的,竟是两条缎带。

缎带在夕阳下看来已变成了红的,除了缎带外,还有张纸条,“偷你‘条,还你两条,我是猴精,你是臭虫,你打我屁股,我请你吃屎aU陆小凤笑了,大笑,”这小子果然从来也不肯吃亏。“他既然已将缎带偷走,为什么又送了回来?还有一条缎带是哪里来的等”

这些问题陆小凤都没有去想,看见了这两条踏破铁鞋无觅处的缎带?居然一点功夫都不花就到了他手里,他简直比孩子看见糖还高兴,“你们看着,是谁飞得高?”

他大笑着,凌空翻了三个跟头,掠上屋脊,只听孩子们在下面拍手欢呼,“是你飞得高,比那老公公还高?”

孩子们眼明嘴快,说的话当然绝不会假。陆小凤心里更愉快,总觉得身子轻飘飘的,就好像长出了双翅膀一样,几乎已可飞到月亮里去。月亮虽然还没有升起,夕阳却已看不见了。

夕阳西下,夜色渐临。陆小凤又从后巷溜回了合芳斋,窗子里已亮起厂灯。灯光柔和而安静,窗于是开着的,从花丛间远远的看过去,就可以看见孙秀青和欧阳情。

她们都是非常美丽的女人,在灯下看来更美,可是她们脸上,却带着种说不出的悲伤,连灯光都仿佛也变得很凄凉。西门吹雪莫非已走了?他当然已走了,屋子里只有这盏孤灯陪伴着她们。门也是虚掩着的,陆小凤居然忘了敲门,他心里也很沉重。西门吹雪是什么时候走的?陆小凤想问,却没有问,他不敢问,也不忍问。桌上有三只空杯,一壶酒,他自己倒了一杯,慢慢的喝下去,又倒了一杯,很快的喝下去。

孙秀青忽然道:“他走了。”

陆小凤道:“我知道。”

孙秀青道:“他说他要提早一点走,先出城去,再从城门进来,让别人认为他一直都不在京城。”

陆小凤道:“我明白。”

孙秀青道:“他希望你也快点去,因为他……他没有别的朋友。”

陆小凤说不出话了。孙秀青也没有再说什么,转过头,凝视着窗外的夜色。夜色更深,一轮圆月已慢慢的升起,风也渐渐的凉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孙秀青才轻轻的说道:“今天的夕阳很美,比平时美得多,可是很快就看不见了。”她闭上眼睛,泪珠已落,又过了很久,才接着道:“美丽的事,为什么总是分外短暂?为什么总是不肯在人间多留片刻?”

她是在问苍天?还是在问陆小凤?陆小凤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这问题根本就没有人能回答。

他又喝了杯酒,才勉强笑了笑,道:“我也走了,我一定会把他带回来。”

他不敢再说别的话,也不敢去看欧阳情。多出来一条缎带,他本来是准备给欧阳情的,让她也去看看那百年难遇的决战。

可是现在他连提都没有提起这件事。他知道欧阳情一定会留下来路着孙秀青,他了解孙秀青的心情,那绝不是焦急,恐惧,悲伤……这些话所能形容的。现在他唯一的希望,就是真的能把西门吹雪带回来。

他正准备走出去的时候,欧阳情忽然拉住了他的手,他回过头,就看见了她的眼睛,眼睛里已有了泪光,就算是呆☆子,也应该看得出她的关怀和情意。陆小凤当然也看得出来,却几乎不能相信。现在看着他的这个欧阳情,真的就是刚才那个冷冰冰的欧阳情。

她为什么忽然变厂?直到现在,陆小凤才发现自己对女人的了解,实在少得可怜。

幸好他总算还知道,一个女人若是真的讨厌一个男人,是绝不会用这种眼色看他,更不会拉佐他的手。她的手冰冷,却握得很用力。因为也直到现在才了解,一个女人失去她心爱的男人时,是多么痛苦悲哀。

两个人就这么样互相凝视着,过了很久,欧阳情才轻轻的问道:“你也会回来?”

陆小凤道:“我—定会回来JU欧阳情道:”一定?“

陆小凤道:“一定Jo欧阳情垂下头,终于慢慢的放开了他的手,道:”我等你。“

我等你。一个男人若是知道有个女人在等着他,那种感觉绝不是任何事所能代替的。

我等你。这是多么温柔美妙的三个字。陆小凤仿佛已醉厂,他醉的并不是酒,而是她那种比酒更浓的情意。

明月在天。陆小凤又有了个难题他一定要把身上多出的一条缎带送出去,却不知送给谁。所有够资格佩上这条缎带的人,他连一个都看不见。

街卜人倒不少,酒楼茶馆里的人更多…二教九流,五花八门,各式二三两两的聚在一起,窃窃私议。“

陆小凤用不着去听他们说什么,就知道他们必定是在等着今夜这‘战的消息,其中有很多人,必定都已在西门吹雪和叶孤城身上买下赌注。这一战的影响力不但已轰动武林,而且已深入京城的下层社会里,古往今来武林高手的决战,从来也没有发生这种情况。

陆小凤觉得很好笑,他相信西门吹雪和叶孤城自己若是知道厂,也‘定会觉得很好笑。

就在这时,他看见—个人从对面—家茶馆里走出来,这入很高、很瘦、穿着极考究,态度极斯文,两鬃斑斑,面容清瘦,穿着件质料颜色都很高雅的宝蓝色长袍,竟是“城南老庄”杜桐轩。

这里虽然已不是李燕北的地盘,却还是和杜恫轩对立的。他怎么会忽然义出现在这里?而且连—个随从保镖都没有带。

陆小凤忽然赶过去,拍了拍他的肩,道:“杜学士,你好。”

杜桐轩一惊,回头看见了陆小凤,也勉强笑了笑,道:“托福托福Jo陆小凤道:”你那位保镖呢?“他说的当然就是那条忽来忽去,神秘诡异的黑衣人。

杜恫轩道:“他走了!”

陆小凤道:“为什么要走?”

杖桐轩道:“小池里养不下大鱼,他当然要走Jo陆小凤眼珠子转了转,故意压低声音,道:”你一个人就敢闯入李燕北的地盘,我佩服你!“

杜桐轩笑了笑,淡淡道:“这里好像已不是李老大的地盘。”

陆小凤道:“池虽然已死了,可是他还有一班兄弟J ”

杜桐轩道:“一个人死厂,连妻子都可以改嫁,何况兄弟。”听到了李燕北的死讯,陆小凤也笑厂笑,道:“看来你不但已知道李老大死了也已知道他的兄弟都投入了白云观。”

杜恫轩面无表情,冷冷道:“干我们这一行的☆消息若不灵通,死得—定很快。”

陆小凤道:“顾青枫莫非是你的朋友。”

杜桐轩道:“虽然不是朋友,倒也不能算是冤家对头!”

陆小凤笑道:“这就难怪你会一个人来了?”

杜桐轩道:“阁下若有空,随时都可以到城南去,无论多少人去都欢迎。”

陆小凤眼珠于又转了转,道:“你既然已在叶孤城身上下了注,今夜这一战,你一定也想去看看的!”杜桐轩没有否认,也没承认。

陆小凤道:“我这里还多出条缎带,你若有兴趣,我可以送给你。”

杜桐轩沉默着,仿佛在考虑,过了很久,忽然道:“卜巨卜老大也在这茶馆里。”

陆小凤道:“哦?”

杜桐轩道:“你为什么不将多出来的一条缎带去送给他?”

陆小凤怔佐。这缎带别人干方百计,求之不得,现在他情愿白送去,杜桐轩居然不要。

杜桐轩拱了拱手,道:“阁下若没有别的指教,我就告辞,幸会幸会计他居然说走就走,毫无留恋”陆小凤怔了半天,拾起头,才发现卜巨也已从茶馆里走出来,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他肩上的缎带,忽然笑道:“阁下的缎带还没有卖光,”他笑得很古怪,笑容中好像带着种说不出的讥消之意。

陆小凤道:“我这缎带是不卖的,却可以送人,你若还想要,我也可以送给你。”

卜巨看着他,笑得更古怪,道:“只可惜我不喜欢磕头。”

陆小凤道:“用不着磕头。”

卜巨道:“真的?”

陆小凤道:“当然是真的。”

卜巨道:“真的我也不要。”他忽然沉下了脸,拂袖而去,连看都不再看陆小凤一眼。

陆小凤又怔住。这个人上午还不借以三块玉壁来换一条缎带,现在却连白送都不要了。

陆小凤实在想不通这是怎么回事,也没空再去想了。圆月已升起,他一定要尽快赶入紫禁城,他不能去迟。

太和殿就在太和门里,太和门外的金水玉带河,在月光下看来,就像是金水玉带一样。

陆小凤踏着月色过了天街,入东华门,隆宗门,转进龙楼风陶下的午门,终于到了这禁地中的禁地,城中的城。

一路上的巡卒守卫,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若没有这种变色的缎带,无论谁想闯进来都很难,就算能到了这里,也休想再越雷池一步。

这地方虽然四下看不见影,黑暗中到处都可能有大内中的侍卫高手潜伏。

大内中藏龙卧虎,有的是专诚礼聘来的武林高人,有的是胸怀大志的少年英雄,也有的是为了躲仇家,避风头,暂时藏身在这里的江洋大盗,无论谁也不敢低估了他们的实力。月光下,只见一个人盘膝坐在玉带河上的玉带桥下,纠顶也在发着光。

“老实和尚,”陆小凤立刻赶过去,笑道:“和尚来得倒真甩”老实和尚正在啃馒头,看见陆小凤,赶紧把馒头藏起来,嘴里含含糊糊的嗯了—声,只希望陆小凤没看见他的馒丑。陆小凤却又笑道:“看见了你手上的东西,我才想起了一件事。”

老实和尚道:“什么事?”

陆小凤道:“想起了我忘了吃晚饭。‘!老实和尚翻了翻白眼,道:”你是不是又想来骗和尚的馒头?“

陆小凤瞪着眼道:“我几时骗过你?两条缎带换一个馒头,你难道还觉得吃了亏?”

老实和尚眼珠子打转,忽然也笑了,道:“和尚不说谎,和尚身上还有三个半馒头,你想不想换?”

陆小凤道:“想。”

老实和尚道:“你想用什么来换?”

陆小凤道:“我全副家当都在身上,你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J ”

老实和尚上上下下看了他两眼苦笑道:“看来你的家当也并不比和尚多J ”

陆小凤笑道:“我至少比和尚多两撇胡子,几千根头发。”

老实和尚道:“你的头发胡子和尚都不要,和尚只要你答应一件事,就把馒头分你一半。”

陆小凤道:“什么事?”

老实和尚道:“只要你下次见到和尚,装作不认得,和尚就天下太平了cD陆小凤大笑,拍了拍他的肩头,在他旁边坐下来,还在不停的笑。

老实和尚道:“你答不答应?”

陆小凤道:“不答应。”

老实和尚道:“你不想吃馒头了?”

陆小凤道:“想。”

老实和尚道:“那末你为什么不答应?”

陆小凤道:“因为我已有了个馒头。”

老实和尚怔了怔,道:“你的馒头是从哪里来的?”

陆小凤道:“是从司空摘星那里来的。”

老实和尚又怔了怔,道:“司空摘星?”

陆小凤笑道:“若不是我跟他学了两手,怎么能摸到和尚的馒头,所以馒头当然是从他那里来的。”老实和尚说不出话厂,他已发觉身上馒头少了一个。馒头已在陆小凤手里,就好像变戏法—样,忽然就变了出来。

老实和尚叹了口气,哺哺道:“这个人什么事不好学,却偏偏要去学做小偷。”

陆小凤笑道:“小偷至少不挨饿,”他先把半个馒头塞了下去,才问道:“你坐在这里等什么?”

老实和尚板着脸,道:“等皇帝老爷睡着。”

陆小凤道:“现在我们还不能进去?”

老实和尚道:“不能。”

陆小凤道:“我们要等到什么时候?”

老实和尚道:“到时候你就会知道的!”

陆小凤站起来,四下看了一眼,道:“西门吹雪和叶孤城来了没有?”

老实和尚道:“不知道:”陆小凤道:“别的人呢?”

老实和尚道:“不知道:”一个人都没有看见?“

老实和尚道:“只看见—个半人ao陆小凤道:”一个半人?“

老实和尚道:“—个人是殷羡,就是他要我在这里等的I ”

陆小凤道:“半个人是谁?”

老实和尚道:“是你,你最多只能算半个人,”陆小凤又笑了,只见黑暗中忽然出现了一条人影,身形如飞,施展的竟是内家正宗“八步赶蝉”轻功,接连几个起落,已到了眼前,青布衣袜,白发萧萧,正是武当名宿木道人。

陆小凤笑道:“和尚果然老实,居然没有把道士的东西吞下去qo老实和尚道:”和尚只会吞馒头,馒头却常常会被人偷走。

木道人膘了陆小凤一眼,故意皱眉道:“是什么人这么没出息,连和尚的馒头也要偷。”

陆小凤道:“只要有机会,道士的东西我也一样会偷的。”

木道人也笑了,道:“至少这个人还算老实,居然肯不打自招,”就在这时,黑暗中又出现厂一条人影。

陆小凤只看了‘眼,就皱起眉道:“还有条缎带你给了谁?”

老实和尚道:“这人不是严人荚。”

木道人立刻道:“这人五是严人英。”

老实和尚道:“也不是唐天纵,更不是司马紫衣,”这人的身法很奇特,双袍飘飘,就好像是借着风力吹进来的,他自己连一点力气都舍不得使出来。

严人英、唐天纵、司马紫衣,都没有这么高的轻功,事实上,江湖中有这么高轻功的人,加上陆小凤最多也只不过三五个。“

老实和尚道:“这人是谁?”

陆小凤道:“他不是人,连半个人都能算,完全是个猴精。”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黑暗中的人影忽然旗花火箭般直窜了过来,衣抉带风,猎猎作响,好像要一头撞在陆小凤身卜。

刚冲到陆小凤面前,忽然又凌空翻了二个跟头,轻飘飘的落下,满头白发苍苍,弯着腰不停的咳嗽。

陆小凤板着脸,道:“你们不知道这猴精是谁?”

木道人微笑道:“司空摘星,是个猴精,我下午已经听见过厂。”

司空摘星叹了口气,道:“看来我的易容术好像已变得一点用都没有!”

木道人道:“你不该施展这种轻功的,除了司空摘星外,准有这么高的轻功?”

陆小凤道:“我。”

司空摘星笑道:“狗屎一吃一大堆,臭虫吃了也会飞。”

陆小凤故意装作听不见,瞪着他身上的缎带,道:“你偷了我一条,还了我两条。”

司空摘星道:“我这人一向够朋友,知道你忘了替白己留下一条,就特地替你找了两条。”

陆小凤道:“你是从哪里找来的?”

司空摘星道:“莫忘记我是偷王之王。”

陆小凤道:“难道你把司马紫衣和唐天纵的偷了来?”

司空摘星笑了笑,忽然伸手向前面一指,道:“你看看前面来的谁?”

远方又有两条人影掠过来,左边的一个人身形纵起时双肩上耸,好像随时都在准备掏暗器,用的正是唐家独门轻功身法。右边的一个人身法却显得很笨拙,好像因为硬功练得太久,若不是唐天纵特地等他,他早已远远落在后面。

老实和尚道:“卜巨,”来的果然是卜巨,看见陆小凤,他脸上又露齿中带着讥消的微笑,好像是在向陆小凤示威你不给老子缎带,老子还是来了。

他身上居然也系着条缎带,颜色奇特,在月光下看来,忽而浅紫,忽而银灰,无疑也是用变色绸做成的。这种缎带本来只有六条,陆小凤身上两条,老实和尚、木道人、司空摘星各一条,再加上他们两条,已变成七条。

六条缎带怎么会变成七条?多出来的这条是哪里来的?>巨已得意扬扬的走上桥头,唐天纵脸色铁青,连眼角都没有看陆小凤。陆小凤知道就算问他们,他们也不会说,何况这时他已没时间去问。

太和门里,已窜出条人影,背后斜背长剑,一身御前带刀侍卫的服饰,穿在他身上竟嫌小了些,最近他显然又发福了。但他的身法却还是很灵活轻健,正是大内四高手中的殷羡殷三爷。

他的脸色也是铁青的,沉着脸道:“我知道诸位都是武林中顶尖儿人物,可是诸位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可不是茶馆,诸位要聊天说笑话,可来错了地方。

他的人一来,就先打了顿官腔,大家也只好听着。这件事他们担的关系实在很大,心情难免紧张,脾气也就难免暴躁些,何况,这里的确也不是聊天说笑的地方。

殷羡脸色总算和缓了些,看了看这六个人,道:“现在诸位既然已全都到了,就请进去吧,过了大月台,里面那个大殿,就是太和殿。”

木道人道:“也就是金峦殿?”

殷羡点点头,道:“皇城里最高的就是太和殿,那两位大爷既然一定要在紫禁之颠上过手,请位也不妨先上去等着。”

他看了看卜巨,又看了看其中一个连腰都直不起来的白发老头子,冷冷道:“诸位既然敢过来,轻功当然全都有两下子,可是我还得提醒诸位一声,那地方可不像平常人家的屋顶,能上去已不容易,上面铺着的又是滑不留脚的琉璃瓦,诸位脚底下可得留点神,万一从上面摔下来,大家的娄子都不小。

卜巨的脸色很沉重,已笑不出来,司空摘星好像也在偷偷的叹气。陆小凤一直到现在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

现在他刚想开口,殷羡忽然道:“你暂时别上去,还有个人在等着你。”

陆小凤道:“谁?”

殷羡道:“你若想见他,就跟我来。”

他双臂—振,旱地拔葱,身子斜斜的蹿了出去,好像有意要在这些人面前显露一下他的轻功。

他的轻功确实不弱,一蹿之势,已出去二四丈。陆小凤远远的在后面跟着,并不想压伎他的锋头,殷羡更有心卖弄,又一个翻身,竟施展出燕子飞云纵的绝顶轻功。

谁知他身形刚施展,突听“哩”的一声,一个人轻飘飘的从他身旁掠过,毫不费力就赶过了他,却是那连腰都直不起来的白发老头子。

一进了太和门,陆小凤的心情就不同了,非但再也笑不出,连呼吸都轻了些。天威难测,九重天子的威严,还是他们这些武林豪杰不敢轻犯的。

就连陆小凤都不敢。丹埠下的两列品级台,看来虽然只不过是平平常常的几十块石头,可是想到大朝贸时,文武百官分别左右,垂首肃立,等着天子传呼时的景象,陆小凤也不禁觉得身子里的血在发热。

世上的奇才异士,英雄好汉,绞尽脑汁,费尽心血,有的甚至不惜拼了性命,为的也只不过是想到这品台上来站一站。

丹据后的太和殿,更是气象庄严,抬头望去,闪闪生光的殿脊,仿佛矗立在云端。

太和殿是保和殿,保和殿旁,乾清门外的台阶西边,靠北墙有三间平房,黑漆的门紧闭,窗子里隐约有灯光映出,黯淡的灯光,照着门上挂的一块白油大牌,上面赫然竟写着四个触目慷心的大宇,“妄人者斩J ”

殷羡居然就把陆小凤带到这里,居然就在这道门外面停下,道:“有人在里面等你,你进去吧J ”

陆小凤立刻摇了摇头,苦笑道:“我还认得字,我也不想被人斩掉脑袋。”

殷羡也笑了笑,道:“我叫你进去,天大的干系,也有我担当,你伯什么?”

陆小凤看着他,看起来他倒不像要害人的样子,可是到了这种掌管天下大事的内阁重地,陆小凤也能不特别谨慎,还是宁可站在外面。

殷羡又笑了笑,道:“你是不是想不出谁在里面等你?”

陆小凤摇摇头,道:“究竟是谁?”

殷羡道:“西门吹雪。”

陆小凤怔厂怔,道:“他怎么会进去的?”

殷羡四下看了看,压低声音,道:“我们也都在他身上下了注,对他当然不能不优待些,先让他好好的歇着,才有精神去接佐那一招天外飞仙。”陆小凤也笑了。

殷羡又道q “这地方虽然是机密重地,可是现在皇上已就寝了,距离早朝的时候也还早,除了我们这些侍卫老爷,绝不会有别人到这里来!”他带着笑,拍了拍陆小凤的肩,又道:“所以你只管放心进去吧,若有什么对付叶孤城的绝招,也不妨教给他两手,反正我们都是站在他这边的。”

刚才他虽然官腔十足,现在却像是变了个人,连笑容都显得很亲切,而且还替陆小凤推开了门。

陆小凤也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轻轻道:“几时你有空到外面去,我请你喝酒。”

屋子并不大,陈设也很简陋,却自然有种庄严肃杀之气,世上千千万万人的生死荣辱,在这里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决定了。

无论谁第一次走进这屋子,都无疑是他一生中最紧张兴奋的时候。陆小凤悄悄走进来,心跳得也仿佛比平时快了很多。

西门吹雪正背负着双手,静静的站在小窗下,一身白衣如雪。他当然听得见有人推门进来,却没有回头,好像已知道来的一定是陆小凤。陆小凤也没有开口。

门已掩起,灯光如豆,屋子里阴森并潮湿,他只觉得手脚也是冰凉的,很想喝杯酒。这地方当然没有酒,但却也不知道有多少人的辛酸血泪。

陆小凤在心里叹了口气,终于明白自己并不是天下烦恼最多的人,天天要到这屋子里来的那些人,烦恼都远比他多得多。

西门吹雪还是没有回头,却忽然道:“你又到我那里去过?”

陆小凤道:“刚去过。”

西门吹雪道:“你已见过她?”

陆小凤道:“嗯。”

西门吹雪道:“她……她是不是还能撑得佐?”

陆小凤勉强笑了笑,道:“你也该知道她并不是个柔弱的女人,三英四秀江湖中名头,并不见得比我们差。”

,他脸上虽在笑,心却已沉了下去。决战已迫在眉睫,决定他生死命运的时刻就在眼前,可是这个人心里却还在挂念看他的妻子,甚至连他的剑都放了下来。

陆小凤几乎不能相信这个人就是以前那个西门吹雪,但他又不禁觉得有些安慰,因为西门吹雪毕竟也变成个有血有肉的人了。

西门吹雪霍然回过头,看着他,道:“我女I 是不是朋友?”

陆小凤道:“是。

西门吹雪道:“我若死了,你肯不肯替我照顾她?”

陆小凤道:“不肯。”

西门吹雪的脸色更苍白,变色道:“你不肯?”陆小凤道:“我不肯,只因为你现在已变得不像是我的朋友厂,我的朋友都是男子汉,绝不会末求生,先求死。”西门吹雪道:“我并末求死。”西口吹雪冷笑道:“可是你现在心里想的却只有死,你为什么不想想你以前的辉煌战迹,为什么不想想击败叶孤城的选于?”

西门吹雪瞪着他,过了很久,才低下头,凝视着桌上的剑。他忽然拔出了他的剑。

他拔剑的手法还是那么迅速,那么优美,世上绝没有第☆个人能比得上。

司马紫衣拔剑动作虽然也很轻捷巧妙,可是和他比起米,却像是屠夫从死猪身上拔刀。

陆小凤忽然也问道:“我是不是你的朋友?”西门吹雪迟疑看,终于点了点头。

陆小凤道:“我说的话,你信不信?”西门欧雪又点了点马L 陆小凤道:“那么我告诉你,我几乎已有把握接佐世上所再则得的出手‘击,只有一个人是例外。”

他盯着西门吹雪的眼睛,慢慢的接着道:“这个人就是你。”

西门吹雪凝视着手里的剑,苍白的脸上,忽然露出种奇异的红晕。灯光似已忽然亮了些,剑上的光华也更亮了。

陆小凤立刻觉得有股森严的剑气,直迫他眉捷而来,他知道西门吹雪已恢复厂信心。

对一个情绪低落的人来说。朋友的一旬鼓励,甚至比世上所有的良药都有用。

陆小凤目中已露出笑意,什么话都没有再说,轻轻的转身走了出去。

门外月明如水。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