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46 章 欢场变屠场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四六章 欢场变屠场

宝玉笑道:“他两人的绝招秘技,小弟也曾领教,若论招式之辛辣狠毒孙玉龙那一着‘吴刚所桂’,端的可算是江湖罕睹的了。”

熊雄道:“这厮就是仗着这一招‘吴刚所桂’,不知所断了多少成名英雄的腿……江湖中有两句咒人话,方兄不可不知。”宝玉道:“什么话?”

熊雄道:“有张缺德的嘴,水里丢了腿,偷上姑娘的楼,云里打破头。”

宝玉笑道:“这前面一句,想必是鱼传甲与孙玉龙两人,这两人武功家数虽不同,但攻人下三路时之招式,却当真各有巧妙。”

熊雄道:“不错,后面一句话,便说的是‘天上飞花’冷冰鱼和这‘半天云’单毅成了,冷冰鱼虽然凶,但单毅成那一招‘云中击电’,可也不是好玩的。”

宝玉叹道:“若论招式之凌厉霸道,‘云中击电’只怕还在‘天上飞花’之上,只是此招也就失之于霸气太重,是以灵巧不足。”

熊雄道:“‘吴刚所桂’和‘云中击电’这两招自然各有缺点,否则他俩也就不会败在方兄你的手里了。”

宝玉笑道:“吴刚所桂却是灵巧有余,霸气不足,这只怕便是因为孙玉龙身躯过于瘦小,但话说回来,他若非身躯瘦小,也使不出这样的招式了 ”

熊雄道:“但若是两人联手,同时使出这两招来,一个攻上,一个攻下,这又当如何?方兄你可曾想到此着?”

宝玉微微皱眉,沉吟道:“他两人若是联手同时使出这两招来,例当真教人难以应付。”

熊雄道:“这就是了,是以方兄千万大意不得。”

语声微顿,突又沉声道:“说曹操,曹操就到,那两个小子果然已来了。”

只听单毅成了破锣嗓子已在嚷道:“熊老大,你说完了么,让咱们和方大侠聊聊如何?”

熊雄低声道:“方兄可要我……”

宝玉含笑截口道:“无妨,熊兄只管走吧!”

熊雄犹疑了半响,终于走了,眼睛却膘着单毅成与孙玉龙,口中也不住在喃喃低语道:“小心些,莫要自已搬砖,砸着自己的脚,还是省省事吧!”

他这话自是说给单毅成与孙玉龙听的,但这一高一矮,两个在江湖中素来不好惹的人物,此番却装做没有听到。

孙玉龙笑道:“月余不见,方大侠风采越发神俊了,小弟闻得方大侠在泰山上威风八面,着实也欢喜的很。”

单毅成笑道:“只怕咱们这两块不成材的废料,竟被人关起来了,没有赶上泰山的热闹,也没能瞧见方大侠的威风。”

孙玉龙笑道:“纵末瞧见,也能想象的到。”单毅成笑道:“所以咱们两人便忍不住前来向方大侠道喜。”

这两人正都是“嘴里叫哥哥,腰里掏家伙”的角色,嘴里说着好听的话,暗中却已先占了有利之地,成椅角之势,对宝玉左有夹在中央。

宝玉只作不知,微笑道:“两位此刻便是特地赶来揍小弟的么?”

孙玉龙笑道:“哪里的话,在下……”

宝玉道:“两位若是将小弟捧得高高的,再摔下来,小弟可生受不起。”

单毅成格格笑道:“方大侠说笑了。”

宝玉大笑道:“说说笑话,本是好的。”

孙玉龙、单毅成也大笑道:“是极是极,方大侠说的好!说的好……”

三个人同时大笑,真像是情投意合,大家都开心得很,但此刻劳有第四人走来听听,便可听出这笑声中实是充满杀机。

大笑声中,单毅成与孙玉龙,同是早已抢在机先之事,在偷偷打着眼色,但两人的一举一动,却也末逃过方宝玉的眼里。

孙玉龙成名的兵刃, 亦名列当今武林十三种外门兵刃之中, 江湖中人称之为“流星赶月飞龙斧”。

顾名思义,这“飞龙斧”和“流星锤”自有些相似,乃是两柄雕着龙纹的银斧,却用条长达三文的银链连任。

这“飞龙斧”的招式,可以攻远,亦可以取近,双斧分持,进身肉搏,单斧随出,三丈外取人性命。

此刻,这“飞龙斧”正松松的挂在他腰畔。

单毅成使的却是“单柄金爪锤”。

他这“金爪锤”,也是与众不同,锤大如爪,金光闪烁,柄长却长途五尺七寸,一锤击下,重逾三百斤。

此刻,这金爪锤亦在他手畔。

两人兵刃,虽然全都还未在掌中,但像他两人这样的武林高手,要亮出兵刃,当真只不过是弹指间事。

在亮出兵刃的同一刹那,他们那谅无动地,追魂夺命的一招杀手,也立刻便可以击出。

笑声,仍在继续着。

而星月已无光,繁花也已在笑声中失色。

孙玉龙斜斜的站在方宝玉左前方约莫三尺三寸处,赤手空拳的方宝玉,若要挥掌伤他,身子便要向左探出一尺开外。

而他身子微俯,短斧一挥,使可所断宝玉的双足。

但宝玉身子若是向左探出,站在宝玉右前方四尺外的单毅成,一招“云中击电”击下,宝玉便无法兼顾。

这实是最有利的地势。

这两人果然不愧高手,还未出手时,便已占得机先。

只因以宝玉此刻所站的地位,万万无法在同一刹那间向他两手出手,更无法在同一刹那间将他两人制佳。

是以宝玉只有等着他两人先攻。

是以宝玉便要想出个法子,能在一刹那间,闪过单毅成的一招“云中击电”,孙玉龙的一招“吴刚所桂”。

笑声,只不过继续了喝下半盏茶的工夫。

但这短短片刻,却又宛如十分漫长。

花丛中,已有些娇柔的花朵,被笑声震得飘飘落下。在锤的金光、斧的银光中,更显得分外凄艳。

这是黎明前最最黑暗的一段时候,锤的金光与斧的银光,在这无边的黑暗中,也显得分外凄艳。

宝玉,正卓立在这凄艳的落花与凄艳的光芒间,他的脸,也似蒙上了’一层圣洁而又神秘的光辉。

他仍在笑着,左手正轻抚着他那有如玉石雕成的平滑下额,右手则轻松的垂在腰畔。

这时,“多臂熊”熊雄已带着四、五个人奔了出来,这些人里除了吕云等人外,竟还有小公主。

他们听见这异常的笑声,瞧见这异常的情况,远远便停住脚步,熊维目光转处,脸上突然变了颜色,失声道:“不好!”吕云道:“什么事? ”熊雄道:“以方宝玉此刻所摆的架势,左面下部空虚,绝难挡得住孙玉龙的一招‘吴刚斩桂”,右面却是上面大露空门,更难招架单毅成的那招‘云中击电’,他……他……他怎会做出这样的傻事?”

小公主突然冷冷道:“到现在为止,我还未见过方宝玉做出任何一样傻事来。”

熊雄道:“但……但现在……”

语声未了,金光银芒,突然交击而出。令人大出意外的是,银芒闪动的“飞龙斧”,竟未使出那招“吴刚斫桂”,竞使出了那招“云中击电”。

而金光闪闪的“金爪锤”,却击出了那招“吴刚所桂”,这两人竞将自已得意的绝招杀手,互换击出。

熊雄失声惊呼。

只见单毅成身躯半蹲半伏,金爪锤带着一片金光,一般劲风,斜击宝玉右膝上一寸七分处。

他身高腿长,本不适使出此等攻人下路的招式,但此招被他使来,他锤势的凌厉霸道,恰巧补了这一招本身刚猛之不足。

而孙玉龙身形已掠起七尺,“飞龙斧”已脱手飞出,带着半截银链,当真有如一道银电一般,直击宝玉头顶。

他身躯短小,本也不适使出此等招式。

但此刻他身跃凌空,脱手飞出的“飞龙斧”,被银链带动,更是灵动自如,也恰巧弥补了这一招本身灵巧之不足。

何况“飞龙斧”仅长三尺二寸,使出这一招“吴刚所桂”时,飞斧也不能脱身,此刻换了长达五尺七寸的“金爪锤”使出这一招来,威力范围,便凭空增加了两尺五寸,武林高手相争,一寸之差错,都可判出胜负,何况两尺五寸。

而三尺二寸的“飞龙斧” , 加上五尺银键,也比“金爪锤”长了两尺五寸,“云中击电”的威力,自也大增。

两人此番互换招式击出,自不如使出本身招式之纯熟,而以斧使锤招,锤使斧招,也不免有些生硬。

但如此一换之后,这两招不但各增了灵巧与霸烈,而且更变得奇诡异常,这两招当真是换得巧妙无穷。

笑声还未停绝,惊呼之声方起

金光斜挥,银光下击。

金光银芒,已将宝玉身形完全笼罩。

这是快如电光火石的一刹那,容不得宝玉霎眼,容不得宝玉喘气,胜负生死,就要在这一刹那中判出。

宝玉身子突然一偏,本自轻抚下额的手掌,便挥了出去,也未见他使出什么手法,但这只手掌却已抓任了“飞龙斧”的斧柄,也未见他使出什么气力,但孙玉龙身子已被他带落下来。

宝玉己轻轻松松地将“飞龙斧”移到右手,右手轻轻一挥,只听“当”的一响,“飞龙斧”已击上了“金爪锤”。

锤斧交击,火星四射。

身子凌空的孙玉龙,也已被宝玉扯落下来,只固施银链本已缠在手上,他根本无法放手。

他身子随着宝玉手掌牵动之力,宛如流星般斜斜坠下,“砰”的,竞撞上了单毅成,两人头颅撞在一齐,连哼都未哼,便双双倒下。

宝玉却已退到三尺开外,脸上还带着笑容。

他的招式看来是那么轻松,那么自然,像是顺水推舟,全不费力,但却能将两招不知费了多少气力才创出的杀手完全破坏。

他的招式看来是那么缓慢,但却在一霎眼的工夫里,使当今武林两大高手一齐躺了下去。

别人根本弄不清他招式是如何施出的。

熊雄目定口呆,喃喃道:“奇怪奇怪……”

小公主道:“你如今该总知道他不做傻事了吧!”

熊雄也不答腔,却向宝玉奔了过来,一把抓住宝玉的膀子,道:“方兄,方少侠,我如今才知道你武功实比我想象中还高出十倍,我虽然知道你必能将他两人击败,却委实未想到你胜得如此轻松。”

宝玉微笑道:“只不过是看来轻松而已,在当时我出手只要差错一分,慢了一分,如今躺下的便该是我了。”

他一笑又道:“其实这还得感激熊兄。”

熊雄摸了摸头,道:“感激我?”

宝玉道:“若非熊兄先就告诉我他两人已曾互相研究武功许久,小弟方才便不会以那种身形架势迎敌了。”

熊雄苦笑道:“方兄你方才那身形架势又有何巧妙? 在下委实更不懂了,在下方才本还在为方兄担心。”

宝玉笑道:“方才我左掌若非在肩头以上,他飞斧击下时,我便赶不及抢得他斧柄,那时我便只有左纵,或者后退,我若左纵,虽可避过金爪锤,但右肩势必要伤在飞龙斧下,我若后退,膝头便要被金爪锤打碎。

他叹息一声,接道:“是以这半分时间之差,便已将胜负之势完全扭转,方才我的生死之别,也有如在刀口边缘。”

熊雄听得更是目定口呆,讷讷道:“如此说来,你莫非早巳猜出孙玉龙击出的一招必非‘吴刚斫桂’,而是‘云中击电’么?”

宝玉笑道:“方才我听了你的话,就已想到两人既在那黑牢中商议了那么久,便绝不会只是各出杀着,联手而攻,只因这两人惧是心机繁复之辈,他们既觉商量了那么久,商量的结果,便绝不会如此简单。”

熊雄笑道:“不错……此点我方才怎会想不到。”

宝玉道:“他两人此回再来与我较量,出手自然必定要令我大出意料之外,才能取胜,是以那时我便已想到,他两人极有可能互换招式击出,但在两人还未来到魏面前之前,我实也不敢完全确定。”

熊雄道:“你如不能确定,又怎会……”

宝玉截口笑道:“但等到两人在我面前站稳时,我便已确定了。”

熊雄道:“唉!我还是不懂。”

宝玉道:“那时他两人俱在放声大笑,那单毅成笑时肩头动也不动,而孙玉龙却笑得连身子都动了起来。”熊雄奇道:“这又与两人出手有何关系?”

宝玉道:“笑时身子摇动,自是下盘不固,这就表示他真气却已提起,他若要攻文下路,又怎会将真气提起?”

熊雄笑道:“不错,要使那一招‘吴刚所桂’,下盘必须稳如盘石,下盘既不稳,自不会再使‘吴刚所桂’的。”

宝玉道:“两人联手,孙玉龙既不攻我下路,单毅成攻的便必定是我下路,是以我立刻便判定他两人必定要互换招式击出。”

他微微一笑,接道:“这道理其实也简单得很。”

熊雄长笑道:“道理虽简单,但你若不说破,我一辈子也想不通,更何况在当时那种四面危机的情况之中。”

匡新生、赵剑明等人,心中也不禁暗暗叹息。

只因他们此刻已知道,自己纵可特武功练得炉火纯青,但这种随机应变,当机立断的功夫,却是一辈子也学不会的——这是一种直觉的反应,智慧的本能,要成为绝代的武林高手,这就是必须具备的条件之一。

只听王大娘的娇笑声自屋子里传了出来:“各位都请进来吧,容贱妾备酒,为方大侠庆功。”

琥珀色的美酒,翠绿的酒杯。

王大娘谈笑风生,少女们娇笑迎人。

众人虽本觉自已和方宝玉实有段距离,难免自羞自愧,但几杯酒落肚,也就渐渐脱略形迹起来。

酒是纯净的,既没有迷药,更没有毒药,少女们的娇笑是动人的,既动人心,更动人情。

宝玉微笑瞧着,瞧看这欢乐中的变化……

最先是王大娘悄消退入后室。

然后,一个少女出来,悄悄拉了拉高冠英和匡新生的袖子,悄悄耳语两句,高冠英与匡新生也进入后室。

自然,有两个少女也跟了进去。

于是后室中便传出一连串轻微的步履踏地声,兵刃破风声,以及王大娘的娇笑声,赞好声……

半个时辰后,又有一个少女走出来,悄悄通知了赵剑明与吕云,吕云有些扭捏,却终于还是随赵剑明走了进去。

又是兵刃破风声,娇笑赞好声。

又过了半个多时辰,从室中传出孙玉龙与单毅成的语声,这两人醒来后竞还未走,竞被悄悄延入后室。

相同的声音,也是半个多时辰。

后室中不再有声音,进去了的人也不再出来——他们已付出了代价,他们已去享受应得的欢乐了。

前面这花厅里,只剩下微微含笑的方宝玉,满面不屑的小公主,赔着笑脸的李名生,以及五六个少女。

自然,还有“多臂熊”熊雄。

他暗里虽在和方宝玉搭汕说话,但眼睛却不住瞧向那扇通向后室的门——也正是通向欢乐的门。

他已开始有些坐立不安起来。

小公主冷冷地瞧着他,忽然唤道:“熊大侠。”熊雄楞了一楞,方自赔笑道:“有何见教?”

小公主道:“这地方熊大侠想必是常常来的?”

熊雄道:“不常来……不常来……只来过四次。”小公主笑道:“四次? ……嗯! 确实不多,但只怕己足够让熊大侠将掏心窝的本事都奉献出来了,也就难怪王大娘不再问你要。”

熊雄脸已红了,道:“咳咳,这酒不错。。

小公主娇笑道:“你真会打岔,你的武功别人已都学会了,这次只怕就要请你在外面坐坐了,眼瞧着别人一个个都做了入幕之宾,你心里怎样?”

熊雄脸更红了,油油道:“我……这……”

只听王大娘娇笑道:“没有这样的事,王大娘虽然不是大方的人,但对熊大侠这样的老朋友,还不致如此小气。”

笑声中她已被拾了出来,轻轻拧了挎一个少女的脸,笑道:“鬼丫头,你和熊大侠也不是陌生人了,怎地只知道在这里干坐着,还不侠陪熊大侠进去。”

那少女娇笑道:“我怕熊大侠这次不要我了。”

熊雄脸已红到耳棍子,道:“我……我……”

那少女纤手已技着他衣袖,腻声道:“走呀!”

宝玉忍不住笑道:“熊兄只管前去。”

王大娘截口道:“是呀!你只管走吧,还害的什么躁,这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方少侠还有我陪着,你就放心走吧!”

熊雄自然走了,他早就想走了。

王大娘瞧着宝玉笑道:“我本当方少侠知道我做的是这种事后,必定会勃然大怒,甚至放火烧了我的房子,哪知方少侠却若无其事。”

宝玉微微笑道:“在下虽非小人,却也非道貌岸然的老夫子,缠头买笑,四海不禁,既是两厢情愿,我又何苦来煞风景。”

王大娘拍掌道:“对!这才是真英雄的本色,方少侠你若非大英维,也不会对孙玉龙和单毅成两人如此客气了。”

宝玉道:“他两人可受了伤么?”

王大娘格格笑道:“伤是没有伤,只不过头顶上多了个大疙瘩。”

小公主冷笑道:“亏得他们还有脸耽在这里。”

王大娘道:“这你倒错怪他们了,全是我死拖活拉,才将他们拉住的,他两人非但不好意思见方少侠,别的人也不好意思见了,过一阵子只怕还是要悄悄溜了。”

小公主道:“你呀!你一心只想偷别人的本事,他两人既已将本事留下了,就算现在走,你也不会拉了。”

王大娘笑道:“你倒真会猜我的心事,我……”

宝玉突然截口道:“这些年来,王大娘你所得自然已不少了,却不知大娘你将各门各派的绝艺集于一身,究竟有何打算?”

王大娘赶紧笑道:“唷!方少侠这话可问得太厉害了,我哪敢有什么打算,我自从在黄鹤楼受了那次教训后,难道还敢在江湖中兴风作浪不成?”

宝玉道:“哦?”

王大娘道:“我只不过想让这些女孩子多学些本事,她们都是孤女,都可怜得很,多学些本事,将来就可不再受人欺负,至于我……”

她叹了口气,接道:“我这老残废,已是半死的人了,什么打算也没有了,只是过一天算一天,等着进棺材了事。”

宝玉道:“哦?”

王大娘笑道:“我说的可是真话,方少侠难道不信?”

宝玉缓缓道:“但愿果真如此,否则……”

他微微一笑,任口不说——虽是微笑住口,但这“否则”之后的含意,那份量可当真有千钩之重。

王天娘赔笑道:“方少侠你只管放心,江湖中有方少侠这样的人物在,我着还想动什么坏心思,我可真是瞎了眼了。”

宝玉笑道:“这话说过便罢,不知大娘可否将万老夫人请出来?”

王大娘道:“她呀! 嘿!早已睡得人事不安 就可怜她又老又胖,让她多睡一会儿吧,其实方少侠你也真该歇歇了。”

小公主打了个呵欠,道:“不管她怎样,我好歹可要去歇歇了,王大娘,你的床可得让给我,别的床……别的床太脏。”

说到“太脏”两宇,她的脸红了,少女们的脸也红了,就连方宝玉的脸,也不觉微微红了起来。

王大娘笑啐道:“你这小妮子,你懂得什么? 丫头们,扶这位于金公主到我床上去……方少侠,你呢?”

宝玉沉吟道:“我还有个义弟,在……”

王大娘笑道:“方少快,你也未免太小瞧我了,这种事我还会要方少侠你操心吗?你瞧,李名生不是已走了许久了么?”

宝玉道:“不错。”

王大娘道:“我知道你那义弟老实得很,生怕我这些鬼丫头逗他,就叫李名生拿了肉,提了酒,陷他在那里喝酒聊天了。”

宝玉笑道:“大娘当真是想得周到。”

王大娘道:“人的身子,究竟不是铁打的,方少侠你只管去好生歇一阵子,到了午时,我会去唤醒你的,就算方少侠有要紧的事,也不在乎这半日。”

于是又有个少女,将宝玉带到一间雅室,宝玉一进去,赶紧关起了门——他委实有些怕。

他不是怕别的,他只是怕这少女的娇笑、媚眼……他只怕这少女也要留在这房里,不肯走了。

宝玉一关起了门,这少女面上笑容立刻消失不见,伸手轻轻一按,竟有一道铁闸无声无息,缓缓落下。

然后她立刻转身奔回花厅。

王大娘此刻亦是满面秋霜,沉声道:“铁闸落下了么?可曾惊动了他?”

那少女道:“铁闸刚上过油,半点声音也没有。”

王大娘道:“你和小七去将那十四口黑箱子全都提到车上,小三和小九去套马,然后你们四个便将火种预备好。。

那少女道:“是……但……但……”

王大娘皱眉道:“还有什么事?”

那少女道:“但咱们这么就将这地方毁了,不太可惜么,那姓方的又没对咱们怎样,咱们又何必如此。”

王大娘冷笑道:“你懂得什么? 舍不了孩子打不了狼,要想成大事,还在乎这几间破房子……哼!姓方的一来,我就知道咱们在这里耽不下去了,你听他说的那几句话,笑里藏刀,有多厉害?”

那少女赶紧赔笑道:“他再厉害,可也没你老人家厉害,你老人家只不过烧了几间房于,他可要将小命也烧死在这里。”

王大娘道:“你知道就好……姓方的一死,中土武林中,还有谁是咱们娘儿几个的对手?……你赶紧去吧!”

那少女道:“是”

四个少女走了,还剩下三个。

王大娘嘴角泛起一丝狞笑,道:“咱们从谁开始?”

一个少女道:“我瞧那破锣嗓子最不顺眼,就从他开始好么?”

王大娘道:“好,就是他……他在哪里?”

那少女道:“他在二姐屋里。”

王大娘道:“咱们走……丫头们,你们且瞧瞧大娘的手段,这些时咱们受那些臭男人的气,可不是白受的。”

茅屋,疏落的建在小溪旁,茅屋与茅屋间,阻隔最少也有丈余,茅屋四周,都有花树围绕着。

走进这些茅屋里的人,就好像列了一个单独的小天地中,几乎谁也不愿意再走出这温柔乡了。

却不知此刻这温柔乡已变作夺魂窟——此刻在这温柔乡里的人,真的谁也休想活着出来了。

花香四面,软语销魂。

第二间茅屋中的“半天云”单毅成,早已忘记了方才失败的难受,亦不知东方之既白。

突然,房门“砰”的开了。

单毅成大惊之下,自床上跃起——此时此刻,他自床上跃起,那模样的狼狈,自是可想而知。

但他见到进来的只是王大娘,又不禁松了口气,苦笑摇头道:“大娘你何苦……”

一句话未说完,匹练般的剑光已划了过来。单毅成大惊闪身,道:“你?”

他身子闪得虽快,怎奈王大娘已对他身法了如指掌,他要往哪里躲,那剑光早已等在那里了。

这次他一个宇还未说完,剑尖已插入他咽喉。

鲜血,飞激而出,溅在雪白的床单上,就像是牡丹花似的,而单毅成不正也是死在牡丹花下?少女们又惊又喜,道:“好快,一剑就了帐。”

王大娘望着单毅成的尸身,冷笑道:“这些人只道我绝不会在短短半个时辰里,学会他们的武功奥秘,是以全都将他们压箱底的功夫老老实实告诉了我,却不知我根本并非要学他们的武功,只不过是要摸清他们的武功路数———他对我武功一无所知,我对他武功却了如指掌,我若还不能一剑令他了帐,这些年可真是自混了。”

少女惊笑道:“当今江湖的武林高手,你老人家岂非至少知道其中一半人的武功家数,这些人难道都要被你老人家……”

王大娘冷冷道:“不错,这些人正都将要一一死在我手里,但现在我还不忙……现在咱们再去找那一个。”

(王家铺子提供)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