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杀手善哉》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杀手善哉

温瑞安

“放下屠刀之后做什么?”

“立地成佛。”

“立地成佛之后做什么?”

“拾起屠刀。”

江湖上,年轻一代杀手里的一流好手方柔石,有问于“大破寺”高僧圆寂大师。大师以一种已坐化了般的语态跟他说话。早知道答案如此,他宁可不问。

因为他本就不想“放下屠刀”。他只是想早些“立地成佛”而已。

他一直自认为自己是武林中真正有实力的好手。

他有一把利得不可收拾的刀,还有一套快到无法形容的刀法。他自少练刀,就是练非大成即大败的刀法。

他相信,刀法剑招,一定要走偏锋、行极端。因为刀和剑定的是生和死:不是敌人死,就是自己亡,所以不可能有中间路线可走。做人可以中庸,快刀好剑,必取极致!

他的刀是他的。据说,他那把刀,别人拿在手里,而向他人出击的时候,那刀锋却会回砍拿刀的人,除非弃刀,否则非把拿着它的人砍杀而不止休。他不用磨刀石来磨刀。

他用手。右手。他左手执刀,刀锋在右掌上磨。刀锋磨挲在他的掌心肉里,就像一只温驯的小猫,摩挲在它主人的脚下。

那刀发出奇异的光采,——或许那就是一种陶醉的样子。方柔石脸上也有一种陶醉的样子,彷佛在他手心里摩挲着的,是一位美丽女子的柔荑。他的刀已跟他的生命结为一体。

别人拿了他这把刀,只能杀死自己。他拿了这把刀,却能杀掉最厉害的敌人。这把刀仍在方柔石手里,方柔石就是名敌手难逢的顶尖儿杀手。

这把刀若不在方柔石手中,方柔石就是方柔石。方柔石在用着这把刀。这把刀在用着方柔石。这把刀好。

有一次,“铁甲将军”带领麾下七名将领围剿方柔石,方柔石一刀横扫,七个人,连同铠甲、甲、盔甲、金丝甲,还有铁枪、钢刀、铜牌、流星锤,一齐切断:七个人,十四段,以及一地断落了的重兵器。一刀杀七人,刀口不沾血。好刀。另一次,“杀手王”王空虚偷袭方柔石。方柔石背后吃了一记,未返身便连鞘回刺一刀。王空虚立退。七天后,忽然发现胸腹间有一种决堤的感觉,然后他听到刀锋敲在胃门的锐响,他还未来得及低头去看便已裂了膛,血溅七步,甚至不及发出一声哀呼。这一刀,竟蕴伏了七天,威力才完全发作。固然,王空虚的内力也委实惊人,但这一刀仍是一发不可收拾的要命。劲刀。

还有一次,“风云变色”朱看天,向以反应快、出招快、轻功快称绝于世,但既未听到刀风也未见刀光,身首便分了家,人头飞向半空,落下地来时居然还转着眼珠问了一句:“你没出刀,我的头又怎会——”快刀。方柔石佩着刀。这刀就似是方柔石的影子。刀佩着方柔石。方柔石就似是刀的影子。

刀名“屠佛”。

他武功高,刀法好,年纪轻。可是名气却不如何大。为了这点,他决意要杀最难杀的人。“一流刀”刘留留的刀法是当世最奇诡莫测的。他在人身前出刀,对方却在背后中刀。他攻下盘,对手却伤在上身。他收刀的时候,敌人反而中了他这致命的一刀。可惜刘留留却遇上了方柔石。“一流刀”遇上了“屠佛刀”。刘留留败。

九凶神僧原号“久空”,但他以拳、掌、指、禅杖、飞钵、方便铲、佛法、身法、性情为九大皆凶,是号“九凶”。武林中原就是凶人恶客满布之地,但谁都不及他凶。

可惜九凶神僧遇上了方柔石。九凶遇上那把屠佛的刀。凶僧死。方柔石击败了刘留留,再格杀了九凶神僧,又去找名满天下的“天敌”雷温虎决战。

“天敌”雷温虎是武林中最德高望重的人,他被誉为“天下无敌,唯天可敌”登峰造极的高手。也许只有早已亡故的“天下第一高大手”的名头才可以与之抗衡。

不过,高大手是已作古了的人。雷温虎却还活着。像这样的人,方柔石不找他还找谁去?

关心方柔石的都希望他不要去。人人都认为方柔石绝不是雷温虎的敌手。

方柔石也有自知之明。他自知若论正统刀法,他绝非雷温虎之敌。雷温虎在少年时,每学一种刀法,只要给他三天的时间,他便可以高于他的师父。

可是刀法不分正不正统,只看好坏。——能杀人就是好刀法。方柔石少习刀法,每学一门,都创出师门所无的奇招,到最后,全变成了他自己的绝招。

雷温虎的刀法擅于“留白题小诗”。方柔石的刀法则如“泼墨大写意”。方柔石也没有必胜的把握。对上雷温虎这样的名宿前辈,天下间任何高手都不可能再有必胜的把握。

可是方柔石却不得不挑战雷温虎。因为他太不出名了。

杀手无名。这绝对是一个事实。方柔石杀掉那么多好手,击败那么多高手,可是,他还是太不出名了。

他虽然已一一把别人打不倒的高手打倒,在江湖上的人,不是没怎么注意,就是认为这也没什么了不起,有的人认为他年纪太轻,有的人觉得他太幸运,有的人压根儿就当他还没上道。他跟武功再高的高手比拼,结果都是一样。他们不重视他以生命搏取的胜利。所以他只好找更高的高手决斗。

——虽然决斗的结果总是一样:要是败了就是死,要是胜了别人也没注意,但做为一个决斗者的生命,他已不能不决斗。他手握“屠佛”之刀。他已没有选择。

所以他向雷温虎挑战。决一死战。

“天敌”雷温虎不战。他不接受挑战。雷温虎早已金盆洗手,不入江湖多时。——他已名成利就,又何需拿生命去搏战。

方柔石勇于决战,却找不到敌手。在江湖上,江湖人依然漠视他的成就;在武林中,武林人仍然没把他看在眼里。——正如人在官场,不能无权一样;人在武林,也不能无名。

方柔石痛苦得几乎想杀了自已。他只好去问圆寂大师。“我是真正的高手,可是没有人当我是高手;大师,我该怎么办?”

“阿弥陀佛,施主,现今武林中最有名气的三大高手,你可知道?”“我知道,第一个是『天下第一』高大手。”“可是他已亡殁多时。他是在他死后才名动天下的。”

“第二个是『天菩萨』马宅。”“他已当了朝廷大官,掌管吏部大权。他已不必与人决战,便已威震天下。”“第三个是『天敌』雷温虎。”

“他已金盆洗手,息隐江湖,封刀挂剑,富可敌国,同样再也不卷入江湖纷争刀光剑影中。”“大师的意思是……”“你当然不会出名。”“为什么?”

“因为你人在江湖。”“我……”“而且你还没杀掉你最大的敌人。”“是谁……?”“你自己。”

“你的人还在武林,武林中人人争名夺利,谁会承认你过人之处呢?只要你的人还活着,还不断有着新的战役,便不会有人去正视你过去辉煌的战绩。高手二字,是别人的称誉,自称高手,是没意思的。高大手死了,与人无争,大家都自然追封他为第一高手。马宅当了权,不出江湖,大家都想攀附于他,而且也没了利害冲突,自然成了『天菩萨』。雷温虎退出江湖,袖手自得,大家反而念起他过往的建树和好处来,自然又成了『天敌』。先得置身事外,才能无欲则刚;一个竞争角逐的人,摇身一变,成了只提携后进的局外人,自然也变成了万家生佛。而你,仍在江湖上争名夺利,天天找人决战,人人也找你决斗,你击败的人不服你,击不败你的人更不认可你,所以你永远成不了大名,成不了大器,只能成为一个杀手,因为你没有击败你自己。”“可是……真正的高手,应该是从不断的决斗中证实自己的呀。”“错了。高手不战。”

“……不战而胜者才是高手?”“能杀掉自己才是高手。”“如何杀掉自己?”“放下屠刀……”

方柔石从此不涉江湖,皈依佛门,佛号“善哉”。

杀手方柔石,成了“善哉大师”。

失踪十年生死不知的方柔石,名满天下,名动八表,过去他的每一战,都成了江湖上的典范。

谁都在猜“刀临天下”方柔石的最后一战,是如何的灿澜、辉煌、夺丽,那鬼似的刀、魔似的刀法、神似的使刀者,是如何地脍炙人口,妇孺皆知。

他们都不知道,方柔石的最后一战,其实是:他要杀的,他终于杀到了——他杀了自己。

“刀临天下”方柔石不再重现江湖。他已成为武林中的一个神话:

一个“刀中之神”。武林中却又出现了一个决斗者。他披发遮脸,头戴深笠,从不仰首看人。他刀法极好,人人心惊——当然并没有多少人承认。

他不断的找人决斗,彷佛这样才能证实自己那一柄“弃刀”是“无敌之刀”。只不过,同样的,结果无论胜败,江湖上仍然忽视他的存在。

人人仍只敬羡当日在江湖上昙花一现的刀:屠佛刀。还有那惊鸿一瞥的刀客:方柔石。谁也不注意、不理会、不承认这个整天拿着一把“弃刀”、口念“善哉”找人决战的杀手。

方柔石终于获得了名气:——方法是先杀掉了自己。可是他又要证实自己仍然活着:

——所以杀手善哉继续决斗。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