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10 回 东山再起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回 东山再起

这是个非常奇怪的宴会,被请的客人,不知道主人是谁?

而且客人也故作神秘,每个人都穿着宽大黑袍,脸上也蒙了一块黑色的面纱。

但宴客的地点,却是充满诗情画意的洞庭肪。

洞庭肪是一处有名的酒肪,供应时鲜、水产,酒肪上的大师父,手艺精致,远近驰名。

被请的客人只知道自己的号码和约定的时间及地点。

神秘的是主人请的是吃宵夜。

客人不多,只有五个。

五个人都依照着约定的时间,赶到了不同的地点。

那是洞庭湖畔,一个僻静的地方,不远的水域中停着一艘小舟。

八月初一的夜色,一片黝暗,二更时分,已是难见到一丈外的景物。

宽大的黑袍。罩头的黑纱,深深的夜色,使这次宴客的约会更显得神秘、诡异,而又带点阴森的味道。

小舟未点灯火,但却传过来一个清冷的声音,道:“贵客是……?”

耙缓拧!备系桨侗叩囊桓龊谂廴耍沟偷幕卮稹

小舟迅快的摇驰过来,船上又响起那清冷的声音,道:“请上船。”

黑袍人身子飘起,跃落船上。

看他上船的姿势,腿不屈膝,脚未走动,只是一提气,人就轻飘飘的落在船上,分明是有着极深的武功造诣。

船上人也穿着黑色的衣服,送上来一个牛头面具,道:“戴上它,这就是你的代号。”

黑袍人由蒙面黑纱中透出两道冷电一般的目光,凝注在那个牛头面具上,似是受到了极大的屈辱,不肯伸手去接。

耙缓牛鹦】凑飧雠M访婢撸墙裢硎鬃蟊觯魃习桑∧慊岬玫侥阆胍亩鳎摇

而且怎么样,那黑衣人未说下去,因为,你会得到你想要的东西,已具有了强大的说服力,黑袍人接过面具,戴在头上。

小舟立刻迅速的向湖中驰去。

洞庭舫一向在洞庭湖岸边停靠,今晚却缆起锚,停在一处辽阔的水域中。

小舟靠近洞庭肪,舟中的人立刻被两个少女接人舱中。

舱中倒是灯火通明,只是窗、门都被很厚的黑色帷幕遮住,外面无法看到。

但闻快舟划波之声,四艘小舟,飞驰而来,靠近了洞庭舫。

迎客的少女带进来四个穿着宽大黑袍的人。

牛头人最关心的一件事,是看看来人,是否也戴着面具。

面具的双目处,是两个空洞,透过黑纱,可以看得十分清楚。

不错,四个人和他一样,都戴有面具,分别是马、羊、驴、猪。

牛头人心暗忖道:看样子,我真是今夜的首座客人。

舱中灯火通明,五人相互观看,但却无法看出他们心中是何感受?因为面具加上蒙面黑纱,无论如何凌厉的目光,也无法看到他们脸上的神色、表情。

盎队』队∥逦欢际呛苁匦诺娜耍谙路浅8屑ぃ衷谇敫靼此澄蛔掳桑 

原来,舱中早已摆好了六张太师椅,黄缎子坐垫,配着四壁黄绫幔壁,看来是十分高贵。

因为整个大舱,平常摆有五六十张桌子,现在却很空旷,除了六张太师椅外,再无摆设。

没有吃饭的桌子。

原来,五人接到的通知是,今夜以最名贵的佳肴招待,山珍、海味、荤素皆备,希望诸位品尝。所以,来的人,都未吃饭,此刻腹中颇有饥饿之感,不见餐桌食具,倍增饿意。

转头看去,只见那说话的主人,倒是未带面具,眉眼、双耳,都看得十分清楚。

但看了等于没看。

因为人世间不可能有那么白的人。

原来那主人,穿了一件如雪白袍,白色的鞋子,头上还有一条白色带子,扎着头发,全身上下,除了头发、眉毛是黑色外,一片纯白,一张脸白得和袍子一样,似是那张脸就是制袍的白布剪下来做的一样,叫人分不清皮肤和衣服。

白衣人冷然一笑,露出一口尖利的白牙。道:“为了便于此后称呼,又能不泄漏诸位的身份,五位头上戴的面具,也就是诸位代号,牛头是牛先生,马头是马先生,羊、猪、驴,就是杨、朱、吕、三位先生,请诸位牢牢记下,再次会面时,请诸位自己先将面具戴上,以掩去本来面目。”

霸勖且讶淌芰思蟮那琛迸O壬担骸安恢滥愦鹩ξ业氖拢欠衲芗纯潭蚁郑俊

他大概是怕从声音中,泄露出身份,故意改用假音说话,声音由牛头中传了出来,听得人汗毛直竖。

暗比唬⒖潭蚁帧卑滓氯司偈只セ魅疲甯錾碜呕埔碌慕棵郎倥髋跻桓龌贫凶俞U诘哪鞠恍辛顺隼矗直鸾桓と恕

五个人都迫不及待的打开匣盖,但又似怕别人看到,用身子遮着,瞧看了一阵,似是都很满意,合上匣盖。

白衣人笑一笑:“东西不错吧!”

五个人没有答话,但却用点头表示了满意。

他们极尽小心,掩饰自己的身份,能不说话,就尽量不开口。

白衣人点点头,道:“我很守信诺,希望诸位也不要忘掉今日之会,天下至美的佳肴,早已备齐,包括很多都是诸位没有吃过的东西……”

五个人齐齐摇头,似要告辞,不准备吃东西了。

白衣人哈哈一笑,道:“我花了一年的工夫,才准备这些美味,岂可不吃,那将是诸位一生大憾事,东西已交到诸位手上,何必急在一时呢?为了方便诸位用餐,我也有准备,现在诸位看场迎宾歌舞,即刻分头进餐。”

五个人摇头拒绝。

但白衣人却不理会,举手挥动,立刻响起了动人的音乐。

五个身着红纱外衣的少女,已随着音乐出现,优美的舞姿,一下子就吸引住了五人眼光。

但闻乐声一变,五个少女的舞步忽见急快。

那是无比诱惑的舞步,玉腿飞扬,柳腰款摆。

不知何时,五个少女身上的红纱外衣,已经退去,全身几乎全裸,只有一片手掌大小的莲花,掩遮住小腹以下。

刹时间,乳送臂浪,随着扬动的粉红莲花,使人目波五色,如饮醇酒。

五个人都有深厚的定力,但竟然把持不住,不自主的全神凝注那动人的艳舞。

白衣人微微一笑,忖道:看来,他们已经陷入了迷魂阵中,定力消退,无法自主了。立刻又作出了一个手势。

但闻乐声一变,五个少女分向五人奔去。

她们动作迅快,奔到五人身侧,已然被上了红纱外衣。

红纱飘动,羊脂般的肌肤,玲珑的娇躯,若隐若现,五个黑袍人早已引起的欲望情焰,此刻更觉强烈。

但闻娇媚的声音,传入耳际,迎了去:“我们吃饭去。”

五个少女同时伸出纤巧的玉手,各拉一个,向前行去。

舱门大开,五艘中型画舫,早已泊在洞庭肪旁,步入舱中。

舱内早已摆好佳肴美酒,而且别无一人。

五个黑袍人进入舱中之后,五艘画舫,分别驰动,各奔一方,片刻之后,已然互不相见。

湖面上一片幽暗,舱中却火烛融融,景物清明。

当然,那红纱美女依偎身侧,也看得更加清楚了。

那是极少见的绝世美女,眉目如画,娇态横生。

只见她莲步轻移,行近窗口,拉上窗帘,顿时内外隔绝,才缓缓的除下红纱外衣,行近牛先生的身侧,娇声笑道:“这艘画舫之上,只有你我两人,不用带这牛头面具了。”

一伸手取下面具,紧接着去揭牛先生的蒙面黑纱。

耙¢值娜四兀俊迸O壬沂旨渤觯圩×松倥淖笸蟆

他虽早已心动神摇,但还怕泄漏身份。

少女嫣然一笑,那两个摇橹的人,都在船尾,那处和前面隔绝,他们看不到什么,也听不到什么声音。

右手一挥,抓下了牛先生的蒙面黑纱,也拉下了他包头黑巾。

一下子露出了本来的面目。

乖乖,竟然是一个光头和尚。

这和尚方面大耳,慈眉善目,如若身披袈裟,看上去定然是一位有道的高僧。

只是他穿着黑色的宽大棉袍,脸上红晕似火,看上去就有点诡异了。

那少女格格一笑,倒了两杯酒,道:“大师,干杯。”她双手各端着一杯酒,一杯给和尚,一杯自己喝,双手并用,两人也同时喝下。

俺圆税伞鄙倥闷鹂曜樱幌伦牒蜕谢忱铮Φ溃骸罢庾郎系氖碳央龋贩押芏嗍奔洌耪移氩牧希笔劳豕参幢爻怨怀允翟诳山琛!

她口中说话,筷子却不停的举动,夹起菜肴,放入和尚口中。

大和尚似是已失去控制自己的能力,任由那少女摆布、折腾。

他一生茹素,哪里吃过这种山珍、海味,只觉香透肺腑,味入肝肠,其香嫩鲜美,是想也想不到的感觉。

酒能乱性,何况大和尚早已被那场香艳之舞,激起了压制数十年的情焰,两杯酒下肚,更觉欲念高涨。

酒中有鬼,早已下了助长激情的药物,眼前美女如花,衣履尽去,绝美的胴体,在怀中婉转扭动,腹中药力发作,心似火烧就算大和尚修炼精深,也忍受不住这内外交迫的压力,顿觉热血沸腾,双手在那少女身上乱摸起来。

少女媚眼如丝,娇笑连声道:“你好坏哦!大师父就不怕数十年的清修、童身,毁在小妹我的身上么?”

她笑得妖艳,一双柔若无骨的玉手,捧住了大和尚的双颊,媚目深注,似是引起他的焚身欲火。

大和尚一点灵慧不昧,尽管全身如陷火窟,但却停下了双手小妖女吃了一惊,暗道:这和尚还真有一点道行,莫让他悬崖勒马,尽弃前功。立刻送上了湿润的樱唇……

这种挑逗,如火加油,大和尚那一点没昧的灵慧,立刻被被再度高涨的欲念掩没,口中吼了一声,反手抱紧了少女。

少女吁一口气,嫣然一笑,道:“大师父,连饭也吃不下了是么?”

和尚口中发出深沉的声音,圆睁双目,哪里还像有道高僧的样子,简直是一头欲火高涨的色狼。

小妖女满足的笑一笑,道:“看来,要小妹慈悲慈悲你了,不过。你可要记着,不能始乱终弃……”

大和尚不住的点头,就像烈阳下的行人,挥汗如雨,急需那一口清凉的冷水。

少女牵着大和尚,推开另一扇舱门,步入其中,那里有一张大床,锦帐绣被,布置的如同新房。

大和尚一抬手,把少女投入床中,和身扑了上去……

但闻小妖女口中发出娇嗲的声音,道:“大师父,我叫盈盈,记着啊!你答应过我不能始乱终弃啊……”

压制了数十年的情欲暴发了,是那么疯狂……

他尝试到从未有的快乐,蚀骨消魂,如登仙界……

但也毁了他数十年的清修之身,一夜之间连破了荤色二戒。

这就是欲海,一旦陷身其中,任你金刚罗汉,也将沉沦应劫,受尽磨难。

大和尚在画舫中住了三天,三天时间,完全生活在酒色之中。

酒是好酒,菜是陆海奇珍,色是年轻美丽的少女……

第二天,大和尚就完全清醒过来,他痛悔犯下了戒律,但又无法抗拒盈盈姑娘的诱惑,这就只好装作还未完全清醒的样子,坐享口腹之欲和无限的温柔。

其实,第二天的酒菜中,就已经没有激情的药物。

大和尚保持完全的清醒,让他心甘情愿的沦入欲海,以利日后的控制。

大和尚装作的神情,盈盈完全明白,但并未揭穿。

而且,第二天的盈盈姑娘,也有了很大的改变,完全没有了妖艳的味道,代之而起,像一只依人小鸟,有着无限的温柔。

大和尚被妖艳迷惑,也被这温柔征服。

三天很快的过去,盈盈送和尚登岸,大和尚回头盯在盈盈的脸色上,双目是一片依依惜别的样子。

他没有开口,但神色却流露出期待后会的约定。

盈盈姑娘也是一片依恋的神色,道:“记着答应过我的话……”

大和尚点点头。

盈盈一闭双目,挤下来两滴泪水,道:“三日恩爱,如鱼得水,我会想念你的!大师父!一年之内,不论情形如何困难,我都要想办法再见你……”

也许是大和尚就在等这句话,期待的后会之约,点点头,转身而去。

这是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但却没有传入江湖,因为知道的人不多,除了当事人心中留下了一缕痛悔和怀念之外,江湖中一切如常。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明月在天,清辉流照,但日理万机的皇帝,还没有休息。

他贵为天子,拥有四海,但却似也有着很大的烦恼,静静的坐着,望着屋顶出神。

两个当值的太监,相互望了一眼,左首一人躬身说道:“皇上,夜深了,龙体悬万民安危,请多保重。”

皇上嗯了一声,答非所问,道:“传王统领来见我。”

两个太监怔了一怔,不敢违旨,急急向外奔去。

片刻之后。

摘星手王彤一身墨色劲装,匆匆行入了御书房中。

王彤叩见皇上,皇上却摆摆手,命房中的太监退出书房,低声道:“卿家请起。”

王彤站起身子,道:“皇上有何示谕?”

鞍Γ〈巴庠律缁恢裣蜗Γ俊

鞍嗽率摹蓖跬溃骸熬旁率澹褪侨髦鼗靥斐娜兆印!

皇上点点头,道:“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怎么没有一点消息呢?”

王彤道:“侍臣立刻带人南下查问,如若他们敢背弃约定,侍臣将召集中原武林高手,直捣魔窟……”

暗侗认ⅲ抟巡辉冈俚鞔缶髡鳎膊荒苋盟乔崦晟瞎称嗽肌k薮湍阌裼∫环剑苤剂降溃煜赂鞲⒅莸牟犊欤使涛馈⒍Ц呤郑文愕鞫辖蔽淞置排桑灿赡阏餮∪耸帧

顿了一顿。

皇帝又道:“朕只希望三公主早回京师,以慰朕思念之情。”

笆牵∈坛剂⒖绦卸

巴跚浼摇

巴跬凇!

皇上接道:“朕已调援库银五十万两,由你取用,不足之数,可由朕赐你的玉印——向各地州府征用,朕知道,江湖中人花费甚大。”

盎噬虾穸鳎坛几嫱恕!

王彤回到了住处,立刻招来韩涛、燕飞,吩咐韩涛严守皇宫,自己带了燕飞、赵保、陈宏,四骑快马,连夜南下,直奔开封。

他没有调动锦衣卫和东厂的高手,时限未到,他不想把事情闹的太复杂,何况,这些高手,也未必能对付魔教中人……

解铃还需系铃人,他决定先找马文中马巡抚。

快马疾进,日夜兼程,王彤进入巡抚府时,只有赵保、陈宏相随。

原来,燕飞奉了王彤密令,找天下第一追踪高手江千里去了。

马文中似是已经得到快报,王统领刚进府门,马巡抚已亲自迎了出来,道:“贵客,贵客,请入书房待茶。”一面抱拳作揖,一副毕恭毕敬的神情。

两人早已相识,而且,还交过手,那一战虽然闹的惊天动地,但马文中仍保下河南巡抚的位置,王彤帮了很大的忙,马文中心中的感激,倒非虚伪做作。

书房中早已摆好了香茗茶点,马文中一挥手,两个侍候在侧的书童,躬身退了出去。

王彤回顾了两个从卫一眼,赵保、陈宏也跟着退出书房。

王彤举起茶杯喝了一口,未来得及开口,马巡抚已抢先道:“王兄,快两年不见了,对王兄的诚信、义气,兄弟是铭感在心。”

鞍Γ⊥跄承攀爻信担餐硇忠谎猿闲盼希窀鍪前嗽氯赂鲈掠Ω檬侨骰爻娜兆樱硇置挥型桑 

罢獾却笫拢绾文芄煌茫值茉诹礁鲈虑埃亚才烧远毯吐砣缎形饔颍咚撬突厝鳌

顿了一顿。

马文中又说:“我想,他们不致变卦,唯一的麻烦,可能是算法上的差异。”

王彤任了一怔,道:“这话怎么个说法?”

巴跣值乃惴ㄊ枪鞅宦澳翘焖闫穑曛谑蔷旁率澹Ω冒讶怂腿胫性

顿了一顿。

马巡抚又说:“兄弟担心的是,他们的算法,公主进入西域后,住足了两年,才算期满,然后再送三公主回归天朝。”

王彤呆了一呆,道:“这要相差多少时间?”

坝Ω糜腥鲈碌牟钜臁甭砦闹锌嘈σ幌隆

接着又道:“这一点兄弟也早想到了,所以,才派赵二堤和马三兼程赶往西域,以他们日夜兼程的行速计算,十天之内,也该有消息传回来了。”

他说的倒也在情理之中,王彤叹息一声,道:“皇上思念三公主之心甚切,他忍受了近两年的思念,才召我问起此事,希望这三个月的差别算法,不要引起皇上的误会才好。”

这几句话,有很大的威胁性,皇上误会了,那可能又将引起大军西征的危险。

马文中急得一脸焦虑,道:“三兄,这要你美言一二了,触怒皇上,非同小可,咱们两年前的一番心血,岂不是白费了。”

王彤点点头,道:“这两年来,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天朝银两充足,兵戎再起,只怕不是你我兄弟的力量,能够罢息干戈了”是是是……“马文中道:”干万不可再起征伐,王兄务请尽力斡旋,好在十天之内,定有确实的回音,三兄亦可上覆圣意了。“

靶值芫×Χ噬鲜ッ鳎箍啥嗳倘鲈碌乃寄钪啵堑P牡氖恰蓖跬钏嫉溃骸把映さ娜缕诼魅匀晃椿靥斐值苋绾文艿5钡闷稹!

巴跣炙档糜欣恚迷谥挥惺欤灰远檀乩慈范ㄏⅲ衷偕细词ペ鸵膊怀佟!

叭绻⒉缓媚兀俊蓖跬舳⒆盼食б痪洹

马文中脸上的神情肃然的道:“真有变化,文中定然会向王兄交代。”

昂茫∥揖统械H鲈碌氖奔洳钜欤焓庇斜洌硇肿急溉绾蜗蛲跄辰淮俊

马文中苦涩的道:“我跟你同赴西域,当然要选出精锐相从,他如果变脸动手,兄弟只能保证,我一定战死在王兄之前。”

耙谎晕ā蓖跬溃骸靶值芫驮诳夤Ш蚴铡!

马文中吁一口气,笑道:“王兄,兄弟已交待厨下,准备了三兄喜欢的几道小菜……”

昂茫⊥跄尺度拧!

王彤走一趟相国寺,但见景物依旧,人事全非,原主诗心印大师果然已于前年辞去方文之职,一杖随身天涯飘零,不知所终。

新任方丈寒月禅师,是一个四十出头,精神健旺的中年和尚,寺中也来了一批新的僧侣,都是三十左右的健壮僧人。

王彤心中明白,那是少林寺中派来的精锐之师,寒月禅师亲自接见了王彤,但双方并未多谈,王彤献上了千两银子的香油钱,立刻辞出。

他不认识寒月,寒月也不知道王彤的身份,他亲自迎见王彤,是因为王彤出手太大方,入寺随喜,施舍出千两纹银,是十分少见的豪客。

王彤行动谨慎,担心马文中在寺内派有暗探,匆匆来去,连杯茶也未喝。

但出了相国寺,王彤立刻发现了燕飞留下的暗记。

那是他和燕飞的约定,连赵保、陈宏也不明内情。

王彤悄然留下回应的记号,带着赵保、陈宏在寺外逛了一阵,返回巡抚府中。

他这次南下开封,就留宿巡抚府的客房之中。

一则是马巡抚诚意相留;二则是王彤也希望了解一下巡抚府中的情形。

他知道武林中声名喧赫的姬重天,不但交出了一本随身携带的武林奇书,而且,人也被马文中收罗手下。名动江湖的转龙手张不空,也被马文中所罗致。这些人都是江湖上叫人头疼的人物,不知马文中如何安排他们,两年多来,从未在江湖中出现过。

王彤想在暗中察看一下,这些人是否都留在巡抚府中。

但经过了五天的暗中观察,这些人仍是行踪不见。

王彤强自忍下,没有提过两人,也没有问起马文中,训练的五百名侍卫高手,安置在什么地方?

马文中深藏不露,连一批手下也都隐藏的形迹不明。

但此刻,三公主回来的事情,最为重要,其他的,都只好慢慢再说。

然而。

王彤也不是简单人物,在这两年中暗里派出了内宫侍卫,在江湖上秘密查访,竟然找不到魔教人物的活动迹象。

两年来,江湖上出奇的平静。

王彤很希望早些见到江千里。

他知道,江千里不但极擅追踪踩迹之术,而且,熟知江湖中各种隐密,消息之灵通,世无其右。

他心中念头转动,辗转床第,竟难成眠,直到天色大亮,才沉沉睡熟过去,醒来时,已经是日上三竿,马文中由陈宏、赵保

陪着早已在厅中等候。

王彤匆匆盥洗一下,急步出厅,叱责赵保、陈宏,怎不早些传报。

安荒芄炙恰甭砦闹屑奔苯拥溃骸笆俏也灰蔷淹跣值暮妹巍!

王彤叹息一声,道:“说起来,真是惭愧,兄弟昨夜想起了三公主的事,竟是难于成眠……”

拔抑馈甭砦闹兴担骸靶值芤灿辛饺顾话材耍裕辉绲玫搅搜断ⅲ滩蛔【屠醇跣至恕!

笆遣皇钦远袒乩戳恕

白畛倜魈焱砩喜诺健甭砦闹械溃骸靶液糜醒断⒋矗值芤恢痹诘P模障奁诮欤挥邢ⅲ绾蜗蛲跣纸淮!

叭魇欠窈驼远桃煌乩础蓖跬奔蔽实馈

昂孟袷侨鞯姆锛菀哑鹕矶晗傅那樾危蟾乓远袒乩春螅呕崆宄

昂茫『茫『眉耍值芙裉旆趴那榈娇飧浇咦撸魈炱穑蚱鹁裼尤鞯姆锛荨!

马文中微微一怔,笑道:“王兄,可要兄弟奉陪。”

安挥茫挥茫闶且皇≈ぃ怀龈茫酱φ鸲抑幌氡阕扒崞铮纯纯飧す偶#姓员!⒊潞炅礁龈啪凸涣恕!

昂茫⊥跣终饷此担值芫筒环钆懔耍绮鸵驯福值芘阃跣忠黄鸪园桑 

出了开封巡抚衙门,王彤立刻吩咐赵保、陈宏,留心四周景物,注意是否有人跟踪。

两人听得微微一呆,暗叫了两声惭愧,王彤和马文中称兄道弟,看上去相交甚深,但骨子里竟仍然是彼此提防,各有布局。

赵保、陈宏二人立刻振起精神,迅快的闪到两侧,不再紧随王彤身后,远远相随,目光却分别扫视可疑的人人物物。

内宫中的侍卫,都受过盯梢和防人追踪的训练,所以,赵保、陈宏行动起来,倒也驾轻就熟。

两人这一留心观察,果然发觉了一个可疑的人物,暗暗追踪而来。

陈宏冷笑一声,忖道:“看来统领就是统领,比我们高明多了,竟然预知马巡抚派了盯梢的人。”

赵保打出手势,要陈宏去告诉统领,已发觉了有人盯梢,一面翻身迎向来人,来掩护陈宏的行动。

但见来人加快了脚步,直行过来。

赵保暗中骂道:“好小子,暗里不行,准备明干了,凝神戒备。”

但闻一个低微的声音,传入耳际,道:“赵老弟,我是燕飞,请告诉头儿,中午时分,又一村三号客房中见,请你们吃黄河鳗鱼。”

赵保微微一怔,燕飞已转身绕入另一条街道。

又一村,是开封地面上最有名的大饭庄,红烧黄河鳗鱼,远近驰名。

三号客房,是一座小巧的跨院,整座的院落中;只有一间宴客的房间,有很好的私密性,但也是又一村中最贵的一处宴客厅堂。

王彤在城中绕了一个大圈子,近中午时,才踏入又一村三号客房。

厅堂中的特号大圆桌上,早已坐了一位须发苍然的老者。

王彤凝注老者,竟是看不出一点破绽,如是在路上相遇,绝对看不出他的身份,忍不住叹息一声,道:“江兄的易客手法,果然是江湖一绝……”’但闻那老者低声笑道:“二叔,我是王重山,江前辈说我最易露出马脚,所以,把我化装成一个老人。”

王彤微微一笑,道:“你们都来了,黑罗汉呢?”

靶『蜕性谡饫铩比擞吧炼荻ズ崃荷戏陕湎缕咔缮Φ溃骸罢饬侥旮沤氨玻肥茄Я瞬簧俣鳌!

王彤点点头,道:“江千里呢?”

靶值茉诖恕币桓鲂稳绶棺锛频幕乙氯耍觳叫腥胧抑校Φ溃骸奥砦闹惺游胰缛庵兄ぃ赜敝罂欤孕值艿男卸坏貌恍⌒囊恍!

就是这一阵说话的工夫,他已经把一件灰布大褂给翻转过来,竟成一件蓝缎子团花马褂。

好家伙,衣服翻转过来,人的气势,也跟着大变,形似店伙计的人,变成一个衣着高贵的富家翁。

王彤不能不佩服了,一件衣服,在江千里的玩弄中,竟有着如此大的作用。

当然,这件衣服,也经过了细心设计,一面是灰色粗布,一面是名贵的团花缎子。

王彤笑一笑,道:“江兄这份神出鬼没的本领,就算马文中尽出精锐高手,也是找不出一点痕迹了。”

江千里微微一笑,道:“马文中是个十分高明的人,但看他用人的手法而言,就足以叫人心服了。”

王彤道:“江兄是指……”

江千里道:“巡抚府的总捕头,自韩涛随你北上之后,竟由转龙手张不空取而代之,他是贼中之贼,由他主持,捉拿宵小,真是手到擒来,别处效用如何不去说它,汗封府地面上,却已经宵小绝迹,唉!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德政,重现今日开封,马文中的政绩,已经广为传诵,德被辖区了。”

奥砦闹芯哂械牟呕勰芰Γ徒袢辗饨罄舳裕羌厥獾囊桓觥蓖跬担骸八缦胛伲崾呛霉伲莞笕胂啵不岚丫笫拢卫淼糜刑醪晃桑豢上В錾砦饔蚰Ы蹋换嵋恍奈恕⒍倭艘欢佟

王彤接着道:“江兄,这两年来,江湖之上,可有魔教中人活动?”

拔掖磐踔厣胶秃诼藓海山先氪ǎ谘艄赝A税朐轮茫乒誓咔刖┦υ诠赝馔A袅礁鲈拢牍啬舷隆

王彤打断了江千里的话,道:“你们经过京师了?”

笆牵∧鞘蔷鸥鲈虑暗氖铝恕

拔裁床患乙幻妗蓖跬行┡獾乃档溃骸敖郑皇前盐业备雠笥芽戳耍俊

江千里道:“我在观察江湖中的形势,行动以隐密为主,如果在京师中拜会你王统领,那岂不是把我们的行动,昭告天下么?”

王彤沉吟了一下,道:“官身不自由,这也罢了,不知你们发觉了没有?”

罢庖惶颂鎏鐾蚶锏男谐蹋乒舜蟀敫鲋泄粒谷幻挥蟹⒕跏裁纯梢傻氖隆

顿了一顿。

江千里又道:“不过,我心中一直有些怀疑?”

这时,燕飞大步行了过来,赵保、陈宏。紧随身后。

江千里笑一笑,道:“大家请坐,小和尚吩咐他们上菜。”

王彤低声道:“你怀疑什么?”

澳Ы讨腥耍Ω糜兴卸模裁淳谷怀良盼奚苯Ю镄σ恍Γ溃骸耙埠茫M悄芏嗟纫荒辍!

燕飞接道:“为什么?”

江千里道:“那时小燕子就十八岁了,入师门三年,也可以出师了。”

燕飞心中大喜,忍个一年,就可以看到儿子了。

燕夫人也早随燕飞入京城,这两年来,燕飞夫妇最多的话题,就是小燕子,尤其燕夫人,思儿心切,每天都哭它一场,一直在暗中抱怨,不该把儿子交给江千里带走。

但除了在家里之外,燕飞绝口不谈小燕子的事,连王彤也非常佩服燕飞那股忍情耐性的稳健精神。

叭辏甑氖奔洌凰愠ぃ⊙嘧佑帜苎У绞裁炊髂兀俊

王彤说出了心中的想法。

这也是燕飞心中的疑虑,恨不得立刻看到他,但也希望儿子有真正的成就,成为武林中第一流的高手。

笆Ω覆煌谭ú煌苯Ю锏溃骸靶⊙嘧犹焐凶詈玫牧肺滟鞲常灿錾狭颂煜伦詈玫氖Ω福偎担⊙嘧影萑胧γ攀保丫辛讼嗟钡奈涔 

靶⊙嘧右残泶匣劬溃曛锌赡苎Щ崃撕芏嗥姘碌恼惺酰诠Φ慕常匆铣さ氖奔洳判邪。 

江千里道:“我说他是最好的师父,包括了他具有的精奇的医学知识,王兄,相信兄弟的话,小燕子的师父是一位学究天人的高人,他的才慧能耐,不是我们能想得到的……”

目光转注到燕飞的脸上,接道:“燕老弟,小燕子的师父,替他取了一个名字,叫作燕春风。”

罢饷趾芎茫啻悍纭啻悍纭毖喾尚σ恍Φ溃骸按悍缪嘧臃桑嘧哟创悍纭!

熬褪钦飧鲆馑肌苯Ю锏溃骸八Ω概滤蹦跆兀∶悍纾M苋绱悍绻常拱倩ㄊ⒎拧!

王彤叹息一声,道:“江兄,我转弯抹角,花子半天工夫,你却是口风奇紧,说不得我就单刀直入了,那人究竟是谁啊?”

叭郑掖鹩恍孤┧拿郑院螅残硇⊙嘧踊岣嫠吣悖 

王彤略一沉吟,道:“不说也罢,兄弟另有要事,向江兄请教?”

熬撇松侠戳恕苯Ю镄Φ溃骸霸勖浅怨偬赴桑 

店伙计送上酒菜,几人匆匆用过,江千里挥退店伙计,道:“可是有关三公主的事?”

安淮怼

王彤又道:“马文中两个多月前,已派赵二堤赶往西域,今复到讯息,三公主已起身东进,不过详细情形,要明晚之前,赵二堤赶回开封,才能了解……”仔细说出了事情经过。

江千里沉吟了一阵,道:“如果事情真会这么顺利,那真是天下苍生之幸,也许,马文中作官太久了,深受中原儒学陶冶,具有中原汉人无信不立的精神。”

翱此祷吧袂椋凰谱魑保衷冢跄匙畹P牡氖橇郊铝耍 

江千里道:“那两件事?”

耙皇悄Ы瘫承牛豢辖换谷鳌蓖跬担骸岸牵魇艿搅撕艽蟮纳撕Γ耸掠指萌绾危俊

江千里沉吟了一阵,道:“第二个可能较大,三公主不但受到了很大的伤害,而且,也感染了魔性,放入皇宫,对皇上也构成了很大的威胁。”

王彤点点头,道:“两年前,三公主行往西域时,曾经谆谆嘱咐在下,如若发觉她感受魔性,忘却本来时,要我立刻出手杀了她……”似是言未尽意,却突然住口不言。

江千里已感觉到王彤的话未说完,不过,却没有开口追问,沉思了一阵,道:“你能下得了手吗?”

安荒埽 蓖跬担骸拔疑绷巳鳎煞噶眨慌乱鲋锞抛澹裕值苷饬郊路⒊睿虢种傅阒傅恪!

拔蚁耄阋丫辛舜蛩悖厦髂弁酰慌乱苍缬惺ペ桶湎铝恕!

鞍Γ】蠢矗裁词露嘉薹鞴帧

顿了一顿。

王彤又道:“不错,皇上授于我调动各地捕快的大权,也可以约请武林中所有的帮派遣人助拳,也授下了五十万两银子的费用,不足之数,还可以向地方官府支用,如是魔教违反了约定,那是逼我调动举国的刑捕高手,邀集武林同道,和小西天雷音寺,拼个生死存亡了,当然,马文中也必须在敌友之间,作个抉择……”

江千里笑一笑,道:“好厉害的皇帝,紧接着将是调集大军,远征西域,我看魔教违约扣人的机会不大。”

叭绻且延辗⑷鞯哪裕慈缭及阉突靥斐跄掣萌绾斡Ω赌兀俊

江千里道:“暂忍一时,全力戒备,保护皇帝的安全,当然,要把部分内情,委婉的奏明皇上。”

耙院竽兀俊蓖跬溃骸白懿荒芤恢闭庋某畔氯ァ!

鞍崖砦闹型舷滤H鞯陌踩比唬哺涸鸺嗍铀男卸

昂冒旆ā蓖跬Φ溃骸拔蚁肓撕眉柑欤兔挥邢氲嚼寐砦闹姓夤闪α俊!

江千里笑道:“这都是一时的救急办法,你第二步行动是利用圣谕,要江湖上几个大门派,各派出若干武功高强的人,集中在京师戒备,这样的安排,维持个一年的安静,大概应该可以了。”

澳且荒曛竽兀俊蓖跬溃骸鞍旆ㄋ浜茫匆参薹ㄍ涎犹谩!

澳鞘焙颍⊙嘧映鍪α耍羰悄诠涛溃比徊荒茏印 ”江千里笑道:“让小燕子对付三公主!”

罢飧觥蓖跬袂橛淘サ乃担骸靶⊙嘧右桓鋈司湍芏愿度髅矗俊

耙残硭梢远愿赌Ы蹋比唬遣皇撬桓鋈说牧α浚还亲钪饕牧α俊

江千里又道:“你们大概都已经知道,三公主有一身精绝的武功,尤其是剑术上的造诣,非常精湛。”

王彤呆了一呆,接道:“江兄对三公主的事,是否有更多一些的了解?”

笆恰苯Ю锏溃骸拔曳蚜瞬簧俚墓し颉4蛱鏊氖Ω甘撬!

笆撬俊蓖跬奔钡淖肺省

耙坏婪珊绻跺缭隆

江千里接着道:“三十年前,她已有武林中第一快剑之称。”

罢饩湍压至恕蓖跬涣尘鹊乃档溃骸暗鞒>由罟趺窗菰诠杜赖拿畔履兀俊

罢夥矫婷矗拷橙嘶姑挥写蛱宄!

坝刖幌埃ざ潦晔椤=郑淞种忻挥心悴恢赖氖隆鼻椤巴跬笪鄯乃担骸闭庑┪淞置匦粒闶窃趺刺教降模俊

敖橙说呐笥讯啵椅艺獯蟀肷乃暝拢荚诮凶叨拧⑺苑浅H怂芗傲耍慵群芘宸遥尘退餍栽俾襞淮危跣挚芍兰е靥旖桓砦闹械囊槐疚淞制媸椋鞘裁绰穑俊

安恢溃 蓖跬溃骸敖郑挥迷俾艄刈恿耍艺饫镌缫丫逄逋兜亓恕!

按舐奘丁!

江千里接着道:“风雷刀薛老人,穷数十年精力,苦苦寻觅不得的刀中绝学,未料,竟然落到了姬重天的手中,可惜他酒醉被擒,下入大牢,转龙手张不空,化身狱卒牢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没有到手,却被马文中轻轻易易的取到手中,看来,官场中人的智谋,绝非江湖中人能够及得的。”

王彤简直听呆了,愣了半天,才叹了一口气,道:“这怎么得了啊!马文中出身雷音寺,武功玄奇,已是高不可测,学会大罗十三刀,天下那还有人是他敌手?”

八园。∧阏嬉宋髡鳎匦胍劢袈砦闹校辽僖惨3种辛ⅰ苯Ю镄σ恍Γ溃骸爸劣诖舐奘叮淙话缘牢薇龋卜俏奕丝傻校鞯慕7ǎΩ媚芎退晦崭呦隆

翱墒牵魇欠褚驯挥斩浴蓖跬尴抻锹堑牡溃骸盎股形纯芍。≡跄芤形壑俊

澳蔷椭缓眉耐啻悍缌恕!

靶⊙嘧樱皇且桓鍪怂甑暮⒆影 蓖跬溃骸霸偎担淮邮θ辏苡卸啻蟪删停俊

拔蚁肴髯匪嬉坏婪珊绻痘墼拢膊换嵊刑玫氖奔洌残砘共坏饺辍苯Ю镄σ恍Γ溃骸巴跣郑乱阎链耍币辔抻茫矍白钪匾囊患拢翘捉袈砦闹校淙怀錾砝滓羲拢铱春兔晒趴珊梗嘤凶派詈竦墓叵担么缶鞣サ囊徽校运沽艽螅还荒馨压依锰簦悦馄仁顾銮榧币黄吹哪钔罚郧椋咧岳恚偌由暇俟缶髡鞯耐玻鲋兄睿婧跻恍模跣郑米晕骋茸咭徊搅恕!

王彤急道:“你怎么能走……”

耙坏┞砦闹姓熘宋颐堑男凶伲亟闳ψ飞蔽遥鞘保词雇跣治蚜耍慰觯一挂ノ涞鄙秸野琢承〉朗浚潮愎鄄煲幌陆系那槭疲乙恢辈惶嘈拍Ы讨腥嘶岚幢欢鲜邓担跣郑馐窃诎锬闫搪贰!

王彤点点头,道:“好吧,希望你能早些回来,有些事,还要江兄帮我拿个主意了。”

江千里微微一笑,起身而去。

王重山、黑罗汉,对王彤抱拳一礼。追随江千里离去。

罢獠耪嬲切凶呓蓖沤Ю镆言度サ谋秤埃跬尴薷锌乃担骸拔鸸种厣揭侨ナ涛溃潘涡刑煜拢荒曛洌妥吡税氡谏胶印!

燕飞低声道:“统领,我是追随身侧,还是留在外面接应?”

澳悴挥酶医哺Ц耍敕ㄗ诱觳煲幌拢砦闹邪鸭е靥彀仓迷谑裁吹胤剑惺虑橛晌颐窃级ò导橇纭!

笆牵∈粝乱蚕茸咭徊搅耍 

燕飞快步离去,王彤也带着赵保、陈宏,回转巡抚府中。

海天风云阁扫校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