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12 章 虎穴游龙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二章 虎穴游龙

那一直没有讲话,和庞飞、戴昆坐在一个席位上的青衫佩剑长髯中年,此刻却突然接口道:“那凶手如来,你又能够怎样?”

戴昆哈哈一笑,道:“在下要取他之命,赢得黄金美人归。”

青衫佩剑人冷冷一笑,道:“那倒未必,在座之人,只怕武功都不在你戴昆之下。区区么,第一个心中不服。”

戴昆回过脸来,仔细的打量了那青衫佩剑中年一眼,道:“阁下怎么称呼?”

青衫人道:“你戴昌是凭藉真才实学而来,在下亦非凭虚名混进此地,小名不见经传,不说也罢。”

戴昆冷冷说道:“也许在下听你之名,可想到和你师长之辈的关系。”

青衫人道:“阁下一定要问么?”

戴昆道:“非得闻名不可,免得招致误会。”

青衫人缓缓吁一口气,道:“小名拜师尊。”

戴昆道:“什么拜师尊?”

青衫人缓缓说道:“拜是拜神拜祖的拜,师是至圣先师的师,尊是尊师敬贤的尊。”

戴见和张子清,都不觉口中暗自念诵:“拜师等,拜师尊……”

拜师尊道:“两位有何指教?”

张子清和戴昆同时警觉,住口不言。四道目光一齐投注在拜师尊的脸上,上下打量。

张子清虽然觉出这人名字不大对劲,但却忍下未问。

但那追魂手戴昆却忍不住冷冷说道:“阁下这名很怪呀!”

拜师尊冷冷说道:“怪又怎样?”

戴昆和拜师尊相距很近,坐在原位不动,只要一伸手,就可击中对方要穴。

但两人只是互相以目光交投,暗作准备,颇有大战一触即发之势。

庞飞目光转动望了两人一眼,道:“那凶手未来,两位如若先动手,那可是大不划算的事了。”

拜师尊冷冷接道:“如若咱们先自行拚个死活出来,不用那白衣凶手来到,咱们就可以领取赏金了。”

言下之意,似是亦为那优厚的赏金而来。

张子清心中对他本极怀疑,闻言之后,心怀顿然放宽,目光扫了厅中群豪一眼,道:“诸位肯赏我们的脸是感激不尽,无论如何,兄弟都将有以酬报……”语声微微一顿,看看群豪反应,接道:“在下已然遣派出数十个精明干练的堡丁,侦察那白衣凶手的下落。据兄弟得到的消息,那凶手确曾向此地而来,在接近敝堡百里左右时,又突然消失不见,迄今数日,尚未发现他的行踪。”

徐天兴接口说道:“大堡主是否想到那凶手会易容混入堡中来呢?”

拜师等冷笑一声,道:“也许咱们这些人中,就有一个是那凶手化装的。”

张子清缓缓说道:“据兄弟查得往事,原子谦、柳长公、君天奉几位被杀经过,那凶手一直是未曾易容化装,而是大摇大摆地指名挑战。”

拜师尊道:“那凶手如若不曾易容化装混入此地,此刻哪里去了,难道他会遁天入地不成?”

张子清道:“这也是在下想晓得的事了……”目光转动,扫掠了群豪一眼,接道:“那凶手也许发觉了诸位到此助阵,知难而退;也许发觉了在下堡中形势险恶,改了主意……”

拜师尊冷冷接道:“不可能吧?”

张子清道:“拜兄有何高见?”

拜师尊道:“他来有来踪,去有去迹,只见来踪不见去迹,那是说,八成他已混入到贵堡之中来了,也许他现在堡中游览,勘查形势。”

张子清打了一个冷战,道:“拜兄是猜测之词呢?还是已有所见?”

拜师尊望了戴尾一眼,冷冷说道:“此刻,堡主这大厅之中,人人都有可疑。”

君中凤双目神凝,一直在注视着拜师等谈话神情,内心之中,泛起了一种莫名的感应,只觉这人似是见过,却又想不起那里见过。

张子清目光转动,回顾了一眼,道:“拜兄之言,也许是别有道理……”轻轻咳了一声,道:“戴兄……”

戴昆怒道:“什么事?大堡主可是认为在下是那凶手改装么?”

拜师尊道:“在那人未出现之前,厅中之人,谁都可能是凶手改装。”

戴昆冷冷接道:“我瞧阁下的神情、姿态,倒是很像是那凶手改扮。”

拜师尊双目中奇光一闪,望了戴见一眼,道:“阁下可是诚心想和在下过不去么?”

戴显道:“是又怎样?”

拜师尊道:“看来戴兄是已无法享受那黄金美人了。”

戴昆道:“阁下此言何意?”

拜师尊道:“不待那凶手到来,戴兄已经是没命了。”

戴昆道:“有这等事?”

拜师首缓缓站起身子,道:“阁下可以亮出兵刃了。”

戴昆霍然站起,双手合掌当胸,道:“阁下想动手么?”

张子清突然高声喝道:“不可动手。”大步行了过来,接道:“诸位来给我等帮忙,岂可自相残杀。”目光转到戴昆身上,又道:“请看在兄弟薄面上,戴兄请换另一个位置好么?”

生性冷酷,一向杀人不眨眼的戴昆,不知怎的,竟是被那拜师尊咄咄逼人的气势所震慑,竟然接口说道:“看在大堡主的份上,在下不和他一般见识就是。”

说话之间,当真的离开了席位。

张子清原想把戴昆让在自己席位之上,但临时又改了主意,把戴昆让到前面一桌。

那席位上的青袍老人,虽然未出言阻拦,但却面有不豫之色,冷冷地看了戴昆两眼。

张子清安排了追魂手戴昆,回头对拜师尊一拱手,道:“两位争执,都是为了敝堡,在下这厢有礼了。”

拜师尊缓缓坐了下去,道:“不敢当。”

张子清道:“拜兄一向在哪里走动,兄弟很少听过大名。”

拜师尊缓缓说道:“在下因那重赏而来,在哪里走动似乎无关吧!”

忽听君中凤啊哟尖叫一声!声震大厅,全厅中人,都被她叫得一怔。

紫施中年突然离位行了过去,一把抓住了君中凤的左臂,君中凤叫道:“是他……是他……”突然一闭双目,住口不言。

张子清道:“是谁?什么人?”

他一连喝间数声,竟然不闻君中凤回答之言。

紫施中年摇摇头,道:“她受了暗算。”

张子清大步行了过来,道:“死了么?”

紫抱中年摇摇头,道:“还有一口气在。”

张子清看了一下方位,目光环顾了四周,心中暗叫奇怪。

原来他心中觉着最为可疑的一个人,是那自称拜师尊的中年佩剑大汉,但细查君中凤站的方位,自己正是站在两人之间,不论拜师尊施展的什么武功、暗器,自己必有警觉,现下自己毫无所觉,那百分之百不是拜师尊。

目光转动,细看厅中形势、方位、距离,对那君中凤下手最为方便的倒是徐天兴和那姓蓝的青袍老人。

打量完厅中情形,张子清不由地暗抽一口气,伸手在那君中凤前胸接了一下,道:“陈管家何在?”陈管家应声而入。

张子清道:“带她下去,好好疗治,不得有误。”

陈管家应了一声,带着两女婢,行出大厅。

徐天兴眼望着君中凤被人挟出大厅,不禁黯然一叹,道:“大堡主,她伤得很重么?”

这时,张子清有着满室皆敌之感,那拜师尊说得不错,厅中所有的人,似是都可能和凶手有关。他忍耐着心中的震动、惊骇,淡淡一笑道:“伤得只怕不轻。”

徐天兴冷冷望了那紫施中年一眼,道:“她失声惊叫,也算不得什么大事,二堡主下此毒手,对付一位姑娘,未免是有些太过辣手了。”

张子清见他误会君中凤竟是那紫袍中年所伤,心中既是好气,又是好笑,缓缓说道:“徐兄,不要误会,那位姑娘并非我们兄弟所伤。”

徐天兴奇道:“不是二堡主,又是哪一位呢?”

张子清目光转动,缓缓扫掠了厅中群豪一眼,道:“自然是大厅中之人,哪一个,在下还无法指出。”

徐天兴目光转动,四顾了一眼,道:“什么人伤了那位姑娘,大丈夫敢作敢当,站起来和我徐某答话才是。”

但闻厅中一片静寂,听不到一点回声。

厅中诸位,竟是无人承认此事。

张子清暗暗忖道:“如若照适才的情形而论,除了那拜师尊绝对没有下手的机会外,那庞飞下手的机会也是不大,最方便的是徐天兴和那青袍老人,戴昆也很方便,但从心理上研判,拜师尊这姓名古里古怪,来路不明,嫌疑最大,但他却又是最无嫌疑的人。”

任他张子清老奸巨滑,面对此情,也是有些茫然不解,难下定论。

那徐天兴连呼了数声,不闻有人相应,只好又在原位坐下去。

戴昆突然站起身子,说道:“大堡主,可知那位姑娘是何物所伤么?”

张子清道:“如不是一种绝毒的暗器,就是一种至高无上的奇功。”

戴昆道:“大堡主没有看清楚么?”

张子清道:“她伤得很重,我没有时间多看。”

戴昆道:“大堡主不替她疗伤,就把她送下大厅,那是让她生死由命了?”

青袍老人接道:“如若大堡主不善疗伤,我等亦可相助一二。”

张子清道:“敞堡之中,有一位善疗伤势的名医,在下把那姑娘送去疗治了。”

戴昆道:“是否能治好呢?”

张子清道:“这个在下也很难说……”目光一转,扫了大厅一眼,道:“哪一位伤了那位姑娘,还望能够自行承认,其实,阁下不说,也是不难查得出来。”

厅中群豪又是默不作声。

张子清轻轻咳了一声,道:“蓝兄见多识广,不知有何高见?”

那青施老人道:“老夫看法,二堡主的嫌疑最大。”

张子清苦笑一声,道:“我们没有理由伤她,蓝兄再想想看,除了找们两人之外,还有何人?”

青袍老人目光投到拜师尊的脸上,道:“那一位呢?”

张子清道:“在下站在他和那姑娘之间,不论施展暗器的手法如何奇妙,也无法瞒得过在下。”

青施老人道:“除了你们两位堡主和那位拜师尊之外,大厅中,能够杀那位姑娘的人,已经是不多了。”

张子清道:“在下还可证明,那位庞兄也无法发出暗器,而使在下不能发觉。”

青施老人哈哈一笑,道:“又去了一个,那么凶手就是徐氏父子魏氏兄弟,以及老夫和这位戴兄了,是么?”

张子清道:“如若叫在下据实而言,那是不错了。”

徐天兴冷冷说道:“我为什么要杀她?”

张子清道:“在下并非说徐兄就是凶手,只是说有此可能而已。”

戴昆接道:“大堡主凭什么推断在下是凶手呢?”

张子清摇摇头,道:“戴兄误会了,在下之意,只是说那位拜兄、庞兄未施暗算,那暗施计算之人,是诸位其中之一,六人中的一个。”

戴昆道:“但照兄弟的看法是,两位堡主的嫌疑最大。”

张子清也不再多言,端起桌上酒杯,纵声大笑,道:“区区一个女人,死活何足借钱,在下所以论及此事,只有一个用心那就是觉着大厅中烛光辉煌,高朋满座,有着诸位这许多高人,竟然被人暗施算计,咱们竟是毫无所觉。”

徐天兴接道:“在下就不同意你大堡主的看法、做法了。”

张子清道:“请教有何高见?”

徐天共道:“那人既然已经知晓了老夫有代子求婚之意,但他匍暗施算计行凶,杀死那位姑娘,骨子里岂不是和老夫作对么?因此,大堡主不追究,老夫也要伸量一下他的武功。”

言下之意,那是说查出凶手之后,徐氏父子第一个就不会饶过那凶手了。

青袍老人道:“那人的手法,虽然迅快,瞒过了厅中眼睛,但他却无法改变那位姑娘受伤的方位,因此,在下只要稍为用心一些,不难查出是谁。”

张子清道:“请教高见。”

青袍老人缓缓站起身子,行到君中凤适才停身之处,冷峻的目光,缓缓扫掠过一周,道:“诸位是否记得那位姑娘站的位置?”

戴昆道:“阁下站的位置不错。”

青袍老人点点头道:“不错,不错,咱们几位行凶的机会最大。”

戴昆摇摇头,道:“蓝兄自认暗算了那位姑娘么?”

青抱老人淡淡一笑,道:“你外号称作追魂手,极擅细小的暗器,我们几人之中,以你的嫌疑最大。”

张子清举起酒杯,道:“不要为一个小丫头,扫了诸位的酒兴,来未来,我们兄弟敬诸位一杯。”

和那紫抱中年,一起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戴昆冷笑一声,说道:“蓝兄素来不喜女色,那等美艳女子,兄弟岂忍杀她。”

青袍老人说道:“照你的说法,咱们两个人嫌疑是最大了?”

张子清道:“此事已成过去,咱们从此不谈。”

徐天兴接道:“那位姑娘现在是死是活?”

张子清道:“兄弟此刻也不知晓。”

徐天兴道:“张兄可否问问?”

戴昆冷冷说道:“徐兄问她死活,难道你还未绝了代子求婚之念么?”

徐天兴正待反唇相讥,忽见一个青衣女婢,急急奔入厅中,低声对张子清说了两句话,又急急转身而去。

张子情面上展露出一片笑容,又斟了一杯酒道:“诸位请再尽此杯。”当先一饮而尽。

厅中众豪见那小婢匆匆来去,知她是报告那君中凤的消息,想到这消息定然是凶多吉少。

但那张子清出人意外的镇静,却使厅中群豪,都不禁为之心动,无法判定这消息是凶是吉。

徐天兴第一个忍不住,问道:“大堡主,适才那匆匆来去的丫头,可是传报那位姑娘的消息么?”

张子清摇摇头,道:“适才那女婢么?传的是另一件事情,和那身受暗算的姑娘无关。”

这一答覆,不但是大出了徐天兴的意料之外,厅中群豪,全都有着十分意外的感觉。

这当儿,突然又一个劲装少年,匆匆奔了进来,行到那张子清的身前,抱拳一礼,道:“启禀大堡主,已然找到了那《刘海戏蟾图》。”

这一句话,说得声音很大,厅中群众,个个都听人了耳中。

那青袍老人神情最为激动,突然站了起来,道:“大堡主,那《刘海戏蟾图》现在何处?”

张子清目光转到那劲装少年身上,道:“那图现在何处?”

那劲装少年低声应道:“第三密仓之中。”

张子清举手一挥,道:“好,你下去吧!”

劲装少年应了一声,匆匆退了下去。

青袍老人大有迫不及待之势,急急说道:“张大堡主,那幅《刘海戏蟾图》,可否拿出来给在下见识见识。”

张子清微微一笑,道:“现在么?”

青袍老人道:“最好是现在了。”

张子清道:“蓝兄请稍候一日,在下吩咐他们准备,明天,再拿给蓝兄看看如何?”

青施老人心中虽急,但也不便太过露骨,只好说道:“好,老朽等候就是。”

张子清目光转动,扫惊了厅中群豪一眼,道:“在下适才得很,到凶手已然在距敝堡百里之内,出现过一次,也许一两天内,即进入敝堡,诸位也许在此留上三五日,就可以和那凶手见面了。”

幻想时代扫校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