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13 章 重金聘敌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三章 重金聘敌

这时,那自称拜师尊的青袍佩剑的长髯大汉,突然站起身子,道:“张大堡主,可是衷心想见那凶手么?”

张子清道:“他要来,终归要来,在下能早些见他最好。”

拜师尊道:“那就不用等到明日。”

突然脱下青衫,露出一身白衣,则地一声,抽出长剑,放在木桌上,举手一抹,长髯尽脱,缓缓揭下了人皮面具,道:“在下就是诸位口中的凶手了。”

他在大厅之中,群豪目光睽睽之下,从从容容,恢复了本来面目,一身白衣,和那冷肃、英俊的面容。

张子清想不到自己四处召请高手相助,不计名望,只求身负真才实学的人,进入铁花堡来助战,以拒强敌,却不料自己竟把强敌引入了铁花堡来,辛辛苦苦,花费不赀,设立的机关、埋伏,一点阻拦强敌的作用也未发挥,反而被自己恭恭敬敬地接了进来,这人的机智,自非常人能比。

他心中虽然害怕,但却力持镇静,淡淡一笑,道:“你就是那连杀柳长公、原子谦和君无奉的凶手么?”

白衣人冷然一笑,道:“不错,今日我要杀你张子清和黄少堂。”

张子清故作镇静地哈哈一笑,道:“你既然进入铁花堡,我们已跑不了,时间长的很,不用急在一时了。”语声微微一顿,接道:“在未动手之前,老夫想先问你几句话。”

白衣人冷漠一笑,道:“那要看你问什么,和我高不高兴回答。”

张子清目光环顾了大厅一眼,道:“这些人都是你的助手了?”

白衣人冷笑道:“我为什么要他们相助,何况他们也帮不了忙。”

张子清听出厅中群豪,不是他的助手,心中轻松了甚多,当下道:“阁下总该有一两位朋友陪同而来吧?”

白衣人似是已窥出那张子清的用心,淡淡一笑,不再答话。

张子清轻轻咳了一声,道:“谅你一个人,也不敢来。”

白衣人冷笑一声,突然伸手抓起桌上长到,迅快地一挥,在身泛起了一圈剑光。

他动作快速,快得令人根本无法看得清楚。

只听一阵波波轻响,五枚泛现蓝芒的毒针,落在地上。

这些人大都自力过人,清晰地看到了五枚毒针。

白衣人冷峻的目光,转注到戴昆的脸上,道:“是你发的毒针?”

戴昆道:“不错。”

白衣人道:“用心何在?”

戴昆道:“取你性命。”

白衣人目光扫掠了整个的大厅一眼,道:“我来找张子清、黄少堂报仇,诸位都是与此事无关的人,最好是置身事外,免得受此牵连,自招麻烦上身。”

戴昆缓缓说道:“阁下已知我等是贪图重赏而来,你如杀死了两人,咱们找哪个领赏要钱?”

白衣人道:“我杀死他们之后,两人集敛的古宝、古画,已成了无主之物,诸位能取好多,就取好多了。”

徐天兴道:“在下不要珠宝黄金,只要那位姑娘如何?”

白衣人冷冷说道:“那是你的事了,和在下何干?”

徐天兴道:“在下之意,是希望阁下不要从中作梗,挺身救人。”

白衣人缓缓说道:“在下只是说明此事,和诸位无干,最好是不用多管,但如有人一定要插手多管,那也只好听凭自便了。”说着话,起身离位,在众目睽睽之下,大步行入厅中,接道:“张子清,你下来受死吧!”

张子清目光转动,望了群豪一眼,哈哈大笑,道:“这凶手未曾出现之前,诸位都一个个说得神气活现,不是要生擒于他,就是要取他之命。此刻凶手在诸位眼前,但诸位却又一个个噤若寒蝉。”

青袍老人接道:“那也许是因为你大堡主悬赏过薄之故。”

张子清道:“蓝兄要什么?”

青袍老人道:“那幅《刘海戏蟾图》。”

张子清道:“兄弟一定奉送。”

徐天兴道:“那位姑娘呢?兄弟代子未婚,大堡主还未答允。”

张子清道:“好!如若那位姑娘还活着的话,在下就一定送给徐兄为媳。”

那白衣人神态冷静,站在一侧,动也不动,有如早已胸有成竹一般。

但闻那戴昆高声说道:“大堡主对别人都许下重赏,在下呢?”

张子清道:“戴兄要什么?”

戴昆道:“兄弟要的只怕你张堡主无法答应。”

张子清道:“只要兄弟力所能及,我是无不答应。”

戴显道:“在下想要那位姑娘,可借你大堡主已然答允送人为媳了。”

张子清道:“戴兄喜爱,兄弟答允再替你找上一个如何,保证不在那位姑娘之下。”

戴昆冷笑一声,道:“那我姓戴的不会自己找么?”

魏氏兄弟和庞飞一直未曾接言,但两人却仍坐在原地未动。

白衣人只待他们语声稍为静了下来,才说道:“张子清,你行入厅中和我动手呢?还是我追过去?”

张子清哈哈一笑,道:“你是那李清尘的遗孤么?”

白衣人道:“我不想答覆你的问话,此刻的时间很宝贵。”

一面说话,一面举步向张子清身前行去。

张子清心想已答允助拳人大部所求,自然是应该有人贪图重利,抢先动手才是,但是大出他意外的是,所有的人,都静坐不动。

他忍了又忍,仍然忍耐不住,道:“蓝兄,你那《刘海戏蟾图》还要不要?”

青施老人道:“为何不要?”

张子清道:“有功才能受禄,蓝兄坐在那里不动,兄弟就是愿意相送,蓝兄只怕也不会要了。”

青袍老人突然离位而起,喝道:“站住!”

白衣人停下脚步,目光一转,道:“你对我讲话么?”

青袍老人道:“不错。”

白衣人道:“阁下有何见教?快些说吧!”

青袍老人道:“阁下可否等等再出手,让这位大堡主去替咱们取上一幅《刘海戏蟾图》来。”

白衣人冷冷说道:“我不想等。”

仍然举步对那张子清行去。

青施老人身影一闪,拦在了张子清的身前,道:“阁下未免太不给人面子了。”

白衣人道:“你快亮兵刃,小心了。”

青袍老人道:“老夫先以双掌,试试高招。”

白衣人冷笑一声,道:“好!”唰唰两剑,刺了过去。

但见白芒闪动,那青袍老人冷哼一声,向后退了两步,面色铁青,左肩上鲜血涌出,顺着青袍流下。

白衣人一举手间,就伤了那青袍老人,顿使厅中群豪,脸色为之大变。

张子清神色严肃,双目圆睁,望着那白衣人。

他极力在控制着激动的情绪,维持着镇静,但他却无法完全掩饰住流露于神色的恐惧、惊慌。

他早已知晓这人的厉害,但他未想到这太厉害到如此程度,只一举手间,就使武林中第一流的高手,伤在剑下。

只见那青袍老人脸色凝重,右手深入怀中,摸出一粒丹药,吞了下去,缓缓说道:“七绝魔剑。”

白衣人伤了那青施老人之后,神色间仍然是那种特有的冷漠,缓缓说道:“在下再声明一句,我来此,只是要报父母大仇,不愿多伤无辜,不论诸位来此的目的何在,用心何在,那都和我无关。”目光一掠戴员,接道:“我也不计较诸位对我暗施的毒外。但任何人想阻拦我报仇的事,那就不要怪我剑下无情。”

他说话的声音,十分平静,但平静中却自有一股震慑人心的力量。

黄少堂轻轻咳了一声,附在张子清耳际间低语一阵。

张子清点点头,黄少堂突然转身向外行去。

白衣人冷冷喝道:“站住!”

黄少堂果然不敢再走,停下了脚步。

白衣人淡淡说道:“你是黄少堂了?”

那紫抱中年道:“正是区区。”

白衣人道:“你想走出大厅逃命是不是?”

黄少堂摇摇头,道:“不是。”

白衣人道:“你匆匆而去,意图何为?”

黄少堂道:“咱们堡主还有两位对付阁下的高人,在下想请他们前来。”

白衣人仰天大笑三声,道:“你怎么知道他们一定能帮助你?”

黄少堂心情逐渐平静,道:“如若你不怕,那就让在下请他们来此。”举步向前行去。

只听那白衣人喝道:“我还没答应你。”

喝声中白影一闪,烛火中寒芒连闪。

只听一声惨哼,一切又归静止。

抬头看去,只见那黄少堂一条左臂,齐腕间被人斩断,血流了一地,掉在地下的左手,仍然不停在颤动。

这一剑,快速诡奇,只看得人眼花撩乱,大厅中都是高手,但却无一人看清楚那白衣人是如何伤了黄少堂。

黄少堂暗中咬牙,强忍着断腕之疼,末呻吟出声。

大厅中一片死寂。显然,厅中高手,都已经为白衣人恶毒的剑招震慑。

许久之后,才听得戴见轻轻叹息一声,道:“阁下怎么称呼?”

他一连问了数声,却无一人理他。

武林中人讲究的是面子,戴昆受此侮辱,忍不住心中怒火,忘记了死亡的威胁,目光一掠那白衣人,厉声喝道:“你耳朵聋了么?”

白衣人淡淡一笑,道:“你跟哪一个讲话?”

戴显道:“你!”

白衣人冷冷说道:“有何高见?”

戴昆道:“我问你的姓名?”

冷笑一声,白衣人,道:“我可以不告诉你吧?”

戴昆右手一深怀中,高高扬起。

厅中群豪都知他善用淬毒暗器,但却不知手握何物。

白衣人冷漠地说道:“戴昆,你敢再发出一次暗器,我就斩断你左右双手。”

戴昆怔了一怔,目光一掠徐氏父子、魏氏兄弟,高声说道:“如若咱们联合出手,那是不难对付他了。”

徐天兴和魏氏兄弟,相互望了一眼,却是不肯接言。

厅中群豪,原本都有战志,但见那白衣人出手击落戴昆暗器,和剑伤青袍老人,及斩断黄少堂一碗的手法之后,都为之惊愕不已,谁也不敢抢先出手。

白衣人神态冷漠地站在原地,似是等待厅中群豪出手,但见群豪心存顾忌,竟无一人敢于出手,才冷冷一笑,道:“张子清,厅中之人,大都贪图重利而来,自然不会真的替你卖命,你不用等待了。”

张子清想不到自己建设铁花堡,准备了二十年,但强敌到来时,竟然是毫无作用,内心之中说不出是一股什么滋味。

心中念转,口中却应道:“阁下要我如何?”

白衣人淡淡一笑,道:“自然是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了。不过,我给你保命的机会,我杀了柳长公、原子谦两家数十四,鸡犬不留,替君夭奉留下了一个女儿,但我都给他们保命的机会。对你也是一样,你亮兵刃吧!”

张子清眼看大局一变如斯,势非自己出手拚命保命不可了,当下说道:“在下料不到阁下易容而来,故而未带兵刃。”

白衣人道:“你用的什么兵刃?”

张子清道:“吴钧剑,一种奇形的外门兵刃。”

白衣人道:“你可是想去取兵刃么?”

张子清道:“你如一定要我还手,在下只好去取兵刃一拚了。”

白衣人右手一扬,长剑还入鞘中,道:“不用取兵刃了,我以双掌拚你双掌如何?”

张子清心中暗喜道:“他以剑招恶毒见长,却从未听过他掌上功夫,他以双掌和我拚斗,那是弃长用短了。”

他乃老奸巨滑之人,心中虽喜,但却不肯形诸于神色之间,缓缓说道:“如若老夫败在你双掌之下,那是死而无怨了,但如老夫侥幸胜得你呢?”

白衣人道:“你如胜我,我立时离开铁花堡,三年内不再找你报仇。”

张子清道:“老夫风烛残年,能否再活三年,还难预料,三年之约,倒也公平。”

白衣人接道:“但我还有一个条件。”

张子清道:“什么条件?”

白衣人道:“当年你们杀我家人,用的是满门诛绝,不留活口,我既报仇而来,自然是如法泡制,我知你有一子二女,三个孙儿。令正已死,死不记仇。二个女婿只算半子,我仇不及异姓,一并放过。你几个姬妾,无一扶正,我也饶了她们。外孙儿女,只有你一半血统,也不在我诛杀之列。但你一子二女,我是绝不放过。我早已打听清楚,这些人都在铁花堡中,要他们一并来此,既可为你助拳,也免我伤及无辜。”

张子清征了一怔,道:“你知道很多。”

白衣人道:“我打听得很清楚。”

目光一转,凝注到黄少堂的脸上,道:“还有你黄少堂,命中无子只有一女,加上令夫人,满门只有三口,带她们一起来吧!”

张子清苦笑一下,道:“你从那里问明白此事,老夫等隐居此地二十寒暑,这些事,除了我铁花堡中之人外,江湖上也很少知道,你怎能打听得如此?”

白衣人道:“那自然是你们铁花堡中之人讲的了。”

张子清道:“什么人?”

白衣人摇摇头,道:“恕不奉告。”语声微微一顿,接道:“现在可以集中到厅中来了。”

张子清强振精神,道:“阁下和在下之约,还未履行,咱们未比掌法之前,还难预料鹿死谁手。”

白衣人冷冷说道:“我如用剑,你没有半点机会,但我和你对掌,你却有着很大的生机。”

张子清双掌一错,道:“阁下如此大方,在下愿让先机。”

白衣人道:“我给你比掌的机会,那是我不愿多费工夫搜查你们这铁花堡。”语声微微一顿,道:“因为,那也许化费很多时间。”

张子清道:“如若在下不肯把家人集中此厅呢?”

白衣人道:“你就失去了留给你的生机,我没有时间再和你们比掌。”唰的一声,又抽出了还入鞘中的长到,道:“那我必须用剑,我要设法留下时间搜杀他们,那也许还将牵连很多无辜的人。”

张子清面色苍白,望着那白衣人半晌答不出话。

显然,他无法决定如何才对。”

黄少堂目光一掠徐天兴、魏氏兄弟等,高声说道:“诸位受邀而来,个个都口出大言,气吞河岳,大有生擒活剥那凶手之概。此刻,人在诸位之前,但各位竟噤若寒蝉,可笑啊!可笑啊!”

徐天兴、戴昆等被黄少堂言语讥笑得满脸通红,相互望了一眼,一齐齐离坐而起。

白衣人目光回凉了几人一眼,道:“你们想帮忙,最好是一起出手。”

戴昆、魏氏兄弟、徐氏父子和庞飞也不答话,但却齐齐举步向那白衣人欺了过去,布成了一个半圆形的合围之阵。

张子清看那白衣人出手几剑之后,心中已经明白,纵然今日在场上人,一齐出手,只怕也难阻拦那白衣凶手,但他此刻亦是心无主意,只有拖过一刻是一刻了。

黄少堂眼看群豪在自己言语相激之下,竟然都起身布成合围之势,大有出手之意,心中暗是欢喜,付道:“如若我等合围而匕或许可以和他一拚。”

但转念想到自己断腕一事,生子之中,从未见过那等快速的剑法,自己一身武功,还未用出,竟然已被人斩下一腕,又不禁为之气馁。

幻想时代扫校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