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33 章 怜卿甘作妾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三十三章 怜卿甘作妾

玉昭随在雷飞身后,行了里许左右,停下脚步,道:“田大爷,你要把贱妾带往何处?”

雷飞缓缓说道:“姑娘希望回到何处呢?”

玉昭道:“如若贱妾没有记错,田大爷似是说过,要送贱妄回家。”

雷飞微微一笑,道:“深更半夜,姑娘一人如何走法?”玉昭道:“田大爷之意呢?”

雷飞道:“在下之意,今日已晚,姑娘请和在下同回客栈信宿一宵,明晨在下雇一辆马车,送姑娘回家就是。”

玉昭道:“这个,这个……”

雷飞哈哈一笑,道:“姑娘心中可是有些害怕么?”

玉昭道:“田爷以价值连城的宝珠,替贱妾赎出烟花,依照情理,贱妾是应该献身相报,但贱妾仍然是……”

雷飞笑道:“姑娘把我看成什么人了?有这位张兄弟和在下同时奉陪姑娘,姑娘尽管放心。”

王昭淡淡上笑道:“路途很远么?”

雷飞道:“不算很远,姑娘如是走不动,要我那位张兄弟扶着你走就是。”

李寒秋暗中察看,只见那玉昭表面上似极柔弱,实则全无畏惧之约定,自他们在暗中监视保护。”

心念及此,不自觉地转别四顾一眼。

玉昭缓缓靠厂过来,道:“张大爷,扶着贱妾赶路好么?”

李寒秋道:“这个,这个…?”

玉昭道:“贱妾出自风尘,和一般深闺千金自然不同,张大爷不用顾忌到男女授受不亲的世俗礼法了。”

李寒秋还待推辞,雷飞已哈哈大笑,道:“张兄弟不用推辞了,以玉昭姑娘之美,可当得貌如春花之誉,张兄弟怎能拒美人青睐呢?”

李寒秋暗道:“他这般劝我,不知是何用心?”当下伸出手去,扶着玉昭而行。

那王昭全身直靠过来,似是想偎人李寒秋的怀中,但李寒秋却只肯扶着她右臂;不让偎人怀中。

玉昭微微一笑,道:“夜暗人稀,景物模糊,张大爷还怕人家瞧到么?”

李寒秋道:“君子不欺暗室,夜色愈是深浓,咱们要愈是自重才成。”

玉昭缓缓说道:“张大爷很像君子啊。”

李寒秋冷漠地说道:“作人本份。理当如此。”

玉昭道:“张大爷如此拘谨,怎也会涉足风月场中呢?”

李寒秋道:“赏花散心,逢场作戏,自是无伤大雅的事。”

玉昭叹道:“烟花女于,就是如此的可悲,路柳墙花供人赏玩,不论是何等人物,只要肯花二两银子,就可以随手攀摘。”

李寒秋接道:“但姑娘现在已经从良了,从此之后,母女团聚,应事人伦之乐。”

玉昭叹息一声,道:“张爷信不信命运呢?”

李寒秋道:“在下觉着人力当可和命运一争。”

玉昭道:”但贱妾却是迷信命运,自然难为良人妇。”

李寒秋道:“这话怎么说?”

王昭道:“贱妾自幼经人相命,说我红颜命苦,难免要沦落风尘。唉!田大爷不惜宝珠,赎回我自由之后,只怕贱妄无法安享天伦乐趣。”

李寒秋道:“那要你看了,我那位田兄,聚资丰厚,既不惜价值连城的宝珠替你赎身,自然会对你别有安排。除非你自甘下贱,留恋风尘,当不会再沦落烟花了。”

两人只顾谈话,抬头已不见那雷飞行向何处。

玉昭停下脚步,道:“那一位田大爷呢?”

李寒秋运足目力望去,果然不见雷飞踪影,心中大为奇怪,暗道:“他把我丢在此地,不知是何用心?”

只听玉昭长长叹息一声,道:“难道他生气了?”

李寒秋道:“生什么气?”

王昭道:“田大爷也许看我举止轻薄,含怒而去。”

李寒秋道:“我那位田大哥乃是谦厚之人,姑娘不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玉昭道:“那他竟然丢下我们而去,原因何在呢?”

李寒秋道:“也许他别有要事,先走一步。”

玉昭接道:“也许他故意替我们造此机会,成全我们。”

李寒秋道:“可惜的是,在下已有家室。”

玉昭微微一笑,道:“怜卿甘作妾。”

同时,向李寒秋怀中紧靠过去。

李寒秋接道:“姑娘自重,在下不是轻薄人。”双手用力,推开了玉昭身子。

突然间,步履声响,一个长衫人大步行来,经过李寒秋时,故意放慢,回眸一笑。

李寒秋只觉他笑容十分熟悉,似是在哪里见过,但一时却又想它不起,不禁呆呆地望着那人背影出神。

玉昭轻轻咳了一声,道:“你认识他?”

李寒秋如梦初醒,急应道:“似曾相识,但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玉昭笑道:“风月场中。”李寒秋摇摇头,道:“不瞒你姑娘说,在下今宵是初度到此等场所。”话说出口,已知说漏了,急急住口不言。

玉昭道:“我说呢,你怎么不解风情,原来初度涉足。”

李寒秋心中虽然想转圈,但却又想不出如何措词,只好默然。

玉昭不闻李寒秋接口,又道:“张大爷知晓你们宿住的客栈么?”

李寒秋怔了一怔,道:“这个,在下怕记不清楚了。”

玉昭道:‘记得那客栈招牌么?”

李寒秋心中暗暗急道:“那雷飞走得无影无踪,临去之际,也未有一句交代之言,不知为了何故?”

心中念转,口中却说道:“那客栈似乎是叫作,叫作……”

玉昭听他说了半天,仍然说不出客栈的名字,不禁微微一笑。道:“怎么?那客栈名字你也忘了么?”

李寒秋道:“记不起来了。”

玉昭道:“你既然不知那客栈在哪里也不知那客栈叫什么招牌;此刻,咱们要到哪里去?”

李寒秋心中自问道:“是啊!我要带她到哪里去呢?”

口中却应道:“我想他一定是遇上了熟人,咱们在此地等他一会如何?”

王昭笑道:“贱妾是田大爷花钱赎出风尘,就是要贱妾在这荒野之中露宿一宵,贱妾也是口无怨言。张大爷,你这话说得未免太客气了。”

李寒秋心中更是不安,轻轻咳了一声,道:“咱们等一会,如是他还不回来,在下自然要妥为姑娘安排,绝不会让姑娘在荒野之中露宿。”

玉昭缓缓坐了下去,道:‘咱们坐在这里等他吧!”

李寒秋无可奈何,也跟着坐了下去,道:“姑娘父母仍住在杭州么?”

王昭道:“三月之前,仍住杭州,此刻是否还在,贱妾就不知道了。””

李寒秋道:“万一姑娘父母迁居,不在杭州,那便如何是好?”

玉昭道:“贱妾是田大爷花钱赎身,如老父母迁居不在原地,只好听凭田大爷安排了。”

只听暗影中有人应道:“此话当真么?”

李寒秋抬头看去,只见雷飞正在大步行了过来,满脸笑容,停在两人身前。

玉昭低声说道:“自然是句句实言了。”

雷飞道:“这么说来,在下当真得送姑娘去趟杭州了。”

王昭道:“如若田大爷不送贱妾,贱妾一人也是不敢独行。”

雷飞抬头望望天色,道:“时光不早,咱们也该回到客栈去了。”大步向前行去。

李寒秋生怕雷飞再走得没了影儿,紧紧追在身后。

行了一阵,忽听玉昭叫道:“两位走慢一些如何?贱妾追不上了。”

李寒秋回目望去,夜色中,只见玉昭远落在两丈开外。

雷飞低声说道:“这丫头不好对付,咱们要小心一些才是。”

李寒秋点点头,驻足等候,直待王昭追上,才举步行去。

雷飞当先带路,行到一座客栈前面,停了下来。

李寒秋抬头看去,只见那高挑灯笼上写着“三合客栈”四个大字,心中一动,暗道:“原来他刚才故意走失,大概是安排这客栈而来。”

这时,已是三更过后时分,店中客人,大部安歇。雷飞带着两人,直向客栈中行去,进人了跨院之中,直奔上房。

李寒秋看他十分熟悉,似是久居于此的客人一般,心中暗道:“这人果然厉害,片刻之间;竟然找好了宿住之处。”

雷飞推开房门,当先走了进去,道:“玉昭姑娘,我和张兄弟合住一间客房,姑娘也要委屈一下了。”

玉昭道:“不要紧,贱妾只要有一席之地,坐上一夜,也就是了。”

雷飞掩卜房门,晃燃火把子,点起火烛,笑道:“里面一间,让给!”娘,我和张兄弟,就在外面坐息一宵。”

玉昭道:“这个,叫贱妾心中如何能安呢?”

雷飞道:“是非只为多开口,烦恼皆因强出头。在下如是没有那一颗明珠,也不会替姑娘赎身了。”

玉昭欠身说道:“贱妾终身难忘此恩。”

雷飞挥手笑道:“姑娘不用多礼,请入内室去吧!”

王昭不再谦辞,掀起垂帘,行人内室。

雷飞举手一挥,熄去火烛,低声说道:“要警觉一些,不要中了这丫头的道儿。”

李寒秋道:“雷兄之意,可是说她今夜会对我们下手?”

雷飞道:“很难说,我看她十分沉稳,绝非好与人物。而且,她在那王美舫中,身份不低,咱们各自分居一处,万一她施展迷魂药物时,也不致一网成擒……”语声一顿,接道:“不论发生什么变化,非不得已,不可妄动。”

李寒秋点点头,两人各居一个屋角,倚壁而坐。

半个更次过去,内室毫无动静。

李寒秋凝神倾听,内室中传出了一阵阵低微鼻息之声,似是那玉昭已经熟睡,心中暗道:“这丫头大约也瞧出了我们不是一般商旅,既当真跟随我们而来,必然早已有备了,彼此都有严密的戒备之心,却又都要装得若无其事,雷飞这番带她来此,不知是用心何在?难道明日真要送她回杭州么?”

忖思之间,突闻得一声轻微的步履声,传人耳际。

这声音轻微得隐隐可闻,如非有极好的内功和全神贯注,决然无法听到。

李寒秋暗吸一口真气,凝神戒备。

倾耳听去,那声音又静止不闻。

这时坐在对面屋角的雷飞,突然站起了身子,轻步行了过来。

他举动小心,听不出一点声息。直行到李寒秋身前两尺,才蹲下身子,缓缓递过来三粒丹丸,暗施传音之术,道:“兄弟,服用下一粒药物,把另外两粒,塞入鼻孔之中,沉住气,静观变化。”

李寒秋接过药物,还未及问话,那雷飞已然站起身于,悄悄退回原位。只好依言服下一粒丹九,将另外两粒塞人了鼻孔之中。

幻想时代扫校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