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34 章 江湖险恶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三十四章 江湖险恶

大约过了一盏热茶工夫之久,突见内室中火光一闪,立即熄去

那火光很微弱,如若不留心,很难发觉。

李寒秋心中暗暗忖道:“这火光大约是在被褥之下晃燃的。”

那火光一闪之后,一切重又归复沉寂。

又过去一盏茶工夫之后,内室中缓缓探入来一点火光。

火光很微弱,有如燃起一注线香,由内室中探了出来。

一股淡淡的幽香,飘了过来。

李寒秋虽未经历过这等事故,但他却听人说过,这似是江湖人物使用的毒香之类,赶忙运气闭住呼吸。

其实,他已经服用过药物,鼻孔内又塞有丸药,就算不运气闭住呼吸。也不会为那迷香所迷。

只见那探出的火光,愈来愈近,王昭手执毒香,缓缓行了出来。

眼下局势已极明显,那玉昭跟随两人到此,原是别有企图。

只见玉昭缓缓行入室中,突然晃燃了火折子。

李寒秋暗暗忖道:“这江湖上的险诈,真叫人防不胜防,如是我一人,实难防到这卑下的手段。”

心中念转,人却急急闭上双目,装出晕迷之状。

王昭高举起火折子,看了李寒秋和雷飞两眼,燃起了案上火烛。

只听门外传进一个男子口音,道:“昭姑娘,好了么?”

玉昭道:“好了。”伸手打开了两扇木门。

木门开处,只见一个身着劲装、背插长剑的大汉,缓步行了进来。

李寒秋微启双目望去,只见来人正是那“玉美航”中出现的青衫人。

玉昭目光转动,望了雷飞和李寒秋一眼,对黑衣人道:“他们是何许人物?”

黑衣人道:“目下还无法了然两人身份。”大步行到李寒秋身侧。

李寒秋虽然闭着双目,但却隐隐感觉到那人行近身前,心中暗自急道:“他如要点我穴道,这倒是一桩大为麻烦的事了。”

只听玉昭说道:“这位姓张的很老实,不要给他苦头吃了。”

那黑衣人应道:“我心中很怀疑一件事。”

玉昭道:“什么事?”

黑衣人道:“我想这两人可能脸上涂有易容药物?”

玉昭道:“为什么?”

黑衣人道:“那姓田的拿出的一颗宝珠,乃是深宫内苑之物,稀世奇宝,能够偷得皇宫之物,岂是普通人物?”

王昭道:“他是官府中人么?”

黑衣人道:“不是官府中人,亦是武林中有名独行大盗,所以,咱们必得仔细地搜查他们一下,看他们是否经过易容。”语声一顿,又道:“据闻,当今第一神偷雷飞,也到了金陵,但这几日却一直无法找到他的行踪。”

王昭接道:“你怀疑他是雷飞么?”

黑衣人道:“也许他不是,但咱们却不能大意。”

李寒秋背靠壁上,装着被迷香迷倒之状,把两人对答之言,听得极是清楚;同时,心中亦自暗作决定,如若玉昭和那黑衣人出手点他穴道时,即时出手反抗。

但闻王昭说道:“这两人是武林中人,决然是不会错了。不过。咱们此刻还不宜把“玉美”舫内情,完全暴露出来,对这两人的处置,要隐秘、快速。”

黑衣人道:“最好的办法,就是杀以灭口了。”

玉昭道:“不如点了他们穴道,设法送入方家大院,目下咱们还未了然他们身份,冒然杀以灭口,未免太过轻率。”

黑衣人应了一声,右手一挥,点向李寒秋左肩井穴。

形势迫人,李寒秋难再装作,身子一侧,避开一击,右手陡然翻出,疾向那黑衣人右腕之上扣去。

那黑衣人未想到李寒秋是装作中毒,李寒秋出手又极快速,黑衣人在骤然不及防之下,被李寒秋一把扣拿住右手腕脉。

李寒秋一招得手,人也挺身而起。

玉昭怔了一怔,道:“好啊!阁下是真人不露像。”娇躯一侧一掌劈来。

李寒秋右手加力一收,那黑衣人登时半身麻木,全无了抗拒之能,左手同时推出,硬接王昭一击,两掌接实,响起了一声蓬然轻震。

玉昭未料李寒秋武功如此高强,右手制住那黑衣人,左手仍能和自己硬拚掌力,不禁一呆。

李寒秋就在她一怔工夫,左手伸缩之间,点了那黑衣人两处穴道。

待玉昭警觉到时,李寒秋已然点中那黑衣人的穴道,双手齐施,疾向王昭攻去。

玉昭一面挥掌还击,一面冷冷问道:“阁下是什么人?”

李寒秋答非所问地说道:“姑娘的手段很毒辣。”

右手松开那黑衣人,双手连环迫击攻势,一招强过一招。

王昭在李寒秋强大的压力之下,已然没有了还手之力。

李寒秋原想速战速决,在十招之内,点中玉昭穴道。哪知王昭武功,竟然十分高强,李寒秋连攻了十几招,竟然未能点中那玉昭穴道,动中暗道:“这丫头武功不弱。”一面又加强了几分掌力。

玉昭已然应接不暇,李寒秋又加强了掌上力道,玉昭更有着招架困难之感。

只听雷飞冷冷说道:“玉昭姑娘,识时务者为俊杰,如其被伤,何不停手?”

玉昭己被李寒秋迫得没有还手之力,听得雷飞之言,心中更是慌乱,不由回头一顾。

就在她回目一顾,精神分散时,李寒秋趁机点中了玉昭的穴道。

雷飞挥手熄去火烛,道:“咱们得快些走。”

李寒秋道:“到哪里去?”

雷飞道:“回到小舟上去,那里看上去虽很危险,但实在较他处安全得多。”

李寒秋道:“这玉昭姑娘和黑衣人呢?”

雷飞道:“把王昭姑娘带上小舟,这黑衣人由小兄设法处理。”伏身背起那黑衣人,道:“咱们分头出发,绕回小舟,你带着玉昭姑娘。”

李寒秋道:“这个,这个……”

雷飞接道:“武林中人,本就不太受凡俗礼法约束,何况此时,时机迫促,快些背起玉昭。”

李寒秋无可奈何,只好背起了王昭。

雷飞打开窗子道:“快些走,如果发觉有人追踪,那就施下毒手,取那追踪之人的性命,至少要设法摆脱。”

李寒秋应了一声,道:“记下了。”纵身跃出窗外,借夜色掩护,绕

回小舟。

等约顿饭工夫之久,雷飞才匆匆回舟,手中拿着一个包袱。

李寒秋望了那包袱一眼,道:“那是何物?”

雷飞笑道:“两套渔装,明日,咱们要改着渔人衣服了。”

李寒秋道:“这小舟长不过五丈,宽不过六尺,这位玉昭姑娘要如

何处置?”

雷飞笑道:“小兄自有办法。”

伸手一试玉昭鼻息,道:“她一直没有醒过来?”

李寒秋道:“我一直未解她的穴道。”

雷飞道:“可以解开她晕穴,点她四肢穴道,我要问她几句话。”李寒秋依言施为,解了玉昭晕穴。

王昭长长吁一口气,似想坐起,但她四肢穴道仍然被点,未能坐起。

雷飞冷冷地说道:“在下等不想杀害姑娘,但如你不肯合作,迫我出手,那也是没有法子的事。”

王昭道:“这是什么所在?”

雷飞道:“秦淮河中,距那‘玉美舫’,不过二里之遥。”

玉昭缓缓说道:“你要问什么?”

雷飞答非所问,道:“姑娘身上,可是带有一把匕首,是么?”

玉昭道:“不错。”

雷飞道:“那把匕首,此刻已在那接迎姑娘那黑衣人的‘命门’穴中。”

玉昭道:“当真么?”

雷飞道:“在下从不说谎。”

玉昭道:“他的尸体呢?”

雷飞道:“在下已把他送人‘会武馆’中。”

玉昭吃了一惊,道:“什么?你送到‘会武馆’中?”

雷飞道:“不错,他命门穴上,仍带着姑娘施用的匕首。”

李寒秋亦是听得大为震动,暗道:“他几时取出了她身上的匕首,我却毫无所知,把那人尸体送人‘会武馆’去,又是为什么呢?”

只听玉昭长长叹息一声,道:“你这手段很恶毒!”

雷飞道:“如是咱们落于姑娘之手,被你迷香迷倒,此刻所受之苦,也许重过你姑娘十倍了。”

玉昭道:“你为什么不把我一起杀死呢?”

雷飞道:“那是咱们瞧出姑娘不似陷溺已深,无可救药的人。”

玉昭淡淡一笑,道:“你们想利用我,套我说出内情,是么?”

雷飞道:“姑娘如肯合作,那是最好不过。”

王昭摇摇头,道:“你们有什么毒刑具,尽管施用吧,从此刻起,我不再讲一句话了。”言罢,闭上双目。

雷飞缓缓说道:“你那位同伴身上,带着姑娘的匕首,不论那人是否为你所伤,但姑娘却是很难解说明白了。”

玉昭似是已拿定主意,闭着的双目,根本未睁动一下。

雷飞冷笑一声,道:“姑娘很倔强。”

玉昭仍是闭目静卧,一言不发。

雷飞轻轻咳了一声,接道:“不论姑娘如何沉着,或是用何等方法抗拒,那都不关重要,但在下有几点,必须先要对姑娘说明。”

玉昭浑如不闻,仍是闭目不睁。

雷飞一皱眉头,接道:“姑娘此刻仍是我们的敌人,既是敌人,那就讲不上有什么怜惜,一旦姑娘对我构成威胁,我们随时可以杀死!”娘。”

李寒秋凝目望望玉昭,只见她神情安详,似是根本不理会雷飞的威吓之言。

雷飞接道:“我们话已说明,姑娘要取何等态度,那是姑娘的事了。”

拉起李寒秋,行向船头,不再理会玉昭。

一夜匆匆而过,第二天,雷飞和李寒秋,都换上渔人装束。

李寒秋把很多渔网、渔具,都堆在玉昭身侧,如遇上警兆,只要一推渔具,就可以把玉昭身体掩起。

雷飞把小船摇到一处僻静岸边,道:“兄弟,你好好照顾她,我上岸去瞧瞧。”

李寒秋想到此地情景,随时可能发生危险,当下说道:“如是遇上变故,咱们如何见面?”

雷飞沉吟了一阵,道:“到现在为止,咱们还未启敌人疑窦。我想,除了特别的事故之外,一般而言,当不致发生变故;万一有变,咱们明晨在那座小庙中见。”

李寒秋道:“在下也希望没有变故,但有备无患。”

雷飞微微一笑,低声说道:“如你能设法说服那玉昭和咱们合作,对咱们帮助很大。”李寒秋摇摇头,道:“在下无此能耐。”

雷飞道:“慢慢试试看吧!”

李寒秋行入舱中,拿出两根钓竿,作成垂钓之状,又缓步行入舱中,道:“玉昭姑娘,可要进点食物?”

玉昭果然是有常人难及的坚毅,从半夜到天明,李寒秋就未见她睁过一次眼睛。

这次,王昭仍是不闻不理,仰卧舱中,有如一具僵冷的尸体一般。

李寒秋皱皱眉头,道:“在下在船头上钓鱼,姑娘如想进餐、饮水,招呼一下就是。”

玉昭仍是闭着双目,听而不闻。

李寒秋也不再理她,自行登上船头,执竿而坐。

他身上披蓑衣,头戴竹笠,盘坐船头,外表看去,似是一个很有定力的渔人,实则,暗中留心着四外情势变化。

半日匆匆过去,直等到中午过去,仍然不见动静。

那卧在舱中的玉昭,也始终未出一言。

日挂中天,烈阳如火,秦淮河上一片平静,岸上交错大道上,也不见一个行人。

李寒秋缓步行入舱中,望了王昭一眼,叹道:“姑娘穴道被点,不能行动,如若再不饮不食,又能够支撑多久呢!”

玉昭睁开双目望了李寒秋一眼,道:“人生百岁,终是难免一死,有何不同?”

李寒秋微微一笑,道:“姑娘终于说话了。”

玉昭怒道:“你这人坏死了。”

李寒秋长长吁一口气道:“姑娘由昨夜到今午,始终未说一句话,这份忍耐工夫,实叫在下敬服。”语声一顿,接道:“不过姑娘不肯说话,不进饮食的用心,无非是怕言多有失,泄露了心中隐秘,所以绝食以殉,是么?”

玉昭冷冷应道:“是又怎么样?”

李寒秋道:“如是在下不问姑娘胸中隐秘,似乎是用不着再绝食以殉了。”

玉昭道:“你讲的当真么?”

李寒秋道:“自然是当真了。”

玉昭道:“奇怪啊!奇怪。”

李寒秋被她说得不明所以,呆了一呆道:“奇怪什么?”

王昭道:“我被擒住,全无抗拒之能,一切听凭你们摆布,就是逼我说胸中隐秘,似乎也用不着对我这样好啊?”

李寒秋道:“应当如何?”

玉昭道:“严刑迫供。”

李寒秋淡淡一笑道:“姑娘并非十恶不赦之人,似乎用不着动刑逼供。”

玉昭望了李寒秋一眼,道:“你们究竟是何许人物?”

李寒秋微微一笑,道:“在下不问姑娘来历,姑娘最好也别问在下的姓名。”

玉昭道:“听起来,好像是很公平。”

李寒秋倒了一碗白水,端在手中,道:“姑娘一夜未进食物,喝杯水,总是需要吧?”

王昭确实想喝,但她仍然矜持着说道:“不用了。”

李寒秋道:“姑娘四肢穴道被点,头颈还可以动吧?”

王昭转过脸来,缓缓把一碗水喝个点滴不剩。

李寒秋放下手中磁碗,缓缓说道:“姑娘先休息片刻,在下替你热菜饭来。”

玉昭道:“不用了。”

李寒秋道:“咱们并无伤害姑娘之心,希望能保持体力。”

王昭道:“你很体贴。不过,我要告诉你,这些方法,都没有用,别想从我口中探得出半点消息?”

李寒秋叹息一声,道:“姑娘不要误会,在下并无此意。”

玉昭接道:“那你是天生情种,对待女孩子特别优待了。”

李寒秋摇摇头,道:“那也不是,在下做了一件过份的事,很对不起一位姑娘,因此心中极是不安。”

玉昭道:“所以,你对待女孩子就特别好些,是么?”

李寒秋道:“也许是吧!”

王昭道:“她很美,是吗?”

李寒秋目光转到玉昭脸上,瞧了一阵,道:“丑和美,似乎都和在下的内疚无关。”

玉昭道:“这么说来,你倒真是一位君子了。”

李寒秋道:“这些事,在下似乎不必答复姑娘了。”

玉昭转脸叹息一声,道:“你虽然是君子,但咱们还是敌对的立场。”

李寒秋淡淡一笑,道:“这方面在下的感觉,倒不似姑娘一般的强烈。”

玉昭道:“贱妾既然说话了,多说几句也是一样。”话声一顿,接道:“有几桩事情请教,但不知阁下是否愿意回答?”

李寒秋道:“那要看姑娘问些什么了。”

玉昭道:“自然是我切身的事。”

李寒秋道:“好,姑娘请问吧!”

玉昭道:“你们留我于此,不杀不放,准备如何处置?”

李寒秋道:“如果姑娘能够证明,在下等放了姑娘之后,姑娘不再置身于这场是非之中,在下立时放了姑娘。”

王昭道:“我被你们生擒在此,除了口舌之外,还有什么能够证明?”

李寒秋正待说话,突闻一声轻响,似是有人跳落甲板之上。

他想拉开渔具,掩起玉昭,但又想到可能是雷飞回来。

就这一犹豫,来人已然现身舱门口处。

只见来人身着蓝衫,眉目清秀,面相很熟,就是记不起在哪里见过。

这人望了李寒秋一眼,一拱手,举步行人舱中,笑道:“兄台忘了在下么?

李寒秋陡然想起,这声音颇似娟儿,当下说道:“你是娟……”

来人似是生怕李寒秋叫破身份,急急接口说道:“兄弟昨夜已和兄台见过一面。”

李寒秋想到昨夜和王昭同行时遇上的长衫人就是她了,这人女扮男装,来此相访,不知用心何在?

心中念转,口中却说道:“是的,娟兄此刻相访,不知有何见教?”

娟儿笑道:“没有什么大事,只是想探望一下兄台。”

李寒秋道:“原来如此。”

娟儿轻轻咳了一声,道:“就兄弟观察所得,兄台这艘渔舟,似已引起别人偷觑。”

李寒秋呆了一呆,道:“有这等事?”

娟儿点点头,道:“兄台可是有些不信么?”

李寒秋道:“多承娟兄关注,兄弟感激不尽。”

娟儿道:“日落时分,他们要来检查渔舟,兄台要小心应变,兄弟就此别过了。”言罢,抱拳一揖,转身下了渔舟。

李寒秋很想多留下娟儿一会,但因早知她是女扮男装,是以不便启口。

娟儿来得迅快,去亦匆匆,眨眼间,已走得踪影不见。

玉昭轻咳了一声道:“来人是谁?”

李寒秋道:“一位朋友。”

玉昭道:“相交很深吗?”

李寒秋道:“谈不上,相识而已。”

玉昭道:“他是男人?还是女人?”

李寒秋未料到她竟然这等单刀直人追问,不禁一呆,道:“姑娘的看法呢?”

王昭道:“我看他像是女扮男装。”

李寒秋淡淡一笑,避重就轻地答道:“姑娘怎么想,似都无关紧要。”玉昭微微一笑,道:“看来你是属于那种外似忠厚、内藏奸诈的人。”

李寒秋不答玉昭之言,心中却在暗自忖道:“那娟儿又怎知我等在这小舟上呢?何况,我又经过了易容改装,莫非她一直在暗中监视着我们,那她的用心何在呢?她由君中凤家中,跑到了方秀家中,都甘心为人之婢,其中又是为了什么呢?”

一时间,那娟儿的音容笑貌,盘旋脑际,挥之不去,只觉她行动如谜,不觉间激起了强烈的好奇之心。

但闻玉昭冷冷说道:“那人说日落时分,有人要搜查你们这艘小舟,你信是不信?”

幻想时代扫校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