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35 章 借刀杀人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三十五章 借刀杀人

李寒秋心潮被玉昭打断,回顾了玉昭一眼道:“照在下的看法是应该相信。”

王昭听他的口气,似是在和自己商量什么事情一般,毫无敌意,心中暗暗好笑,说道:“你可是向我请教么?”

李寒秋道:“姑娘来自他们之中,自然是对他们了解较深了。”

玉昭道:“你自己是毫无主见?”

李寒秋道:“那倒不是。在下之见,你那同道,被姑娘匕首杀死,尸体又送人‘会武馆’中,想来已把此事当作一件重大之事办理。因此.我想他们必然要有一次大规模的计划行动,就算他们未对这小舟起疑,也将会顺便搜查一番。”

王昭道:“你此时应该如何?”

李寒秋道:“目下还未想出应变之道,待那位田兄回来之后,再作计议。”

玉昭道:“他不姓田,你也不姓张,你们都是用的假姓。”

李寒秋道:“不错,我们都是用的假姓,正和姑娘玉昭之名一样,也是假名。”

玉昭道:“也许这小舟,此刻已在他们监视之下。”

李寒秋点点头道:“姑娘说得不错。”

玉昭淡淡一笑,道:“你这人很沉着。”李寒秋道:“在下经历风浪很多,所以,纵然被他发觉,也不要紧。”

玉昭道:“你也很自然。”

李寒秋目光盯注在玉昭的脸上,答非所问地接道:“他们如若找上此舟,难免会有一场激烈的恶斗,那时,在下恐无能保护姑娘了。”

玉昭道:“你这话的用意是想先杀掉我?”

李寒秋摇摇头,道:“不是。”

突见人影一闪,雷飞已跃飞人舱。

李寒秋道:“外面情势如何?”

雷飞道:“很混乱,也很紧张,昨宵里数番冲突,伤了不少人。”

李寒秋接道:“都是些什么人?”

雷飞道:“妙的是,大家都是不愿暴露出真正的身份,糊糊涂涂地打,糊糊涂涂地死。”

李寒秋奇道:“为什么呢?”

雷飞道:“好像是大家都在阻拦对方。”

李寒秋道:“这确实很奇怪。”

雷飞望了玉昭一眼,道:“这姑娘怎么了?”

李寒秋道:“好多了,不过,咱们最好能及早把她移开。”

雷飞道:“为什么?”

李寒秋道:“咱们这一叶渔舟,似是已经引起人家的注意,万一有何变故,留她在此舟中,只怕不妥。”

雷飞道:“你听到的风声,还是看出了苗头?”

李寒秋道:“听到警告,再加上推判,咱们这艘渔舟,很可能已在人监视之下。”

雷飞目光一掠玉昭,接道:“兄弟准备把她移向何处?”

李寒秋沉吟了良久,道:“如若咱们放了她,会不会影响到大局呢?”

雷飞微微一愣,道:“你是说放了她?”

李寒秋道:“不错,如果她不会妨害大局的话。”雷飞淡淡一笑道:“兄弟,你瞧出来一件事么?”李寒秋道:“什么事?”雷飞道:“关于这位玉昭姑娘的身份?”

李寒秋道:“怎么样?”

雷飞道:“如若我的看法不错,那‘玉美舫’可能就由她主持。”

李寒秋瞧了玉昭一眼,道:“姑娘,不管你是否相信,在下都要把心中之话说明。”

王昭道:“好,你说吧!”

李寒秋淡淡一笑道:“我们无意伤害姑娘,只要姑娘不帮助江南双侠,我也不愿问姑娘来历,只要你答应离开金陵六个月。”

王昭沉吟了一阵,道:“兵不厌诈,愈诈愈好,我可以佯装答应你,但我也不想骗你。”

雷飞突然失声一笑,道:“好啊,你们谈得很友好。”

李寒秋却正容说道:“这么说来,姑娘是非要和那江南双侠合作不可了?”

玉昭道:“我并不喜江南双侠的为人,但我却无能自主。”

李寒秋道:“那是说姑娘非要逼迫在下,相互为敌不可了?”

王昭道:“那是你的事了,我不想求你,也不能说得太多。”

雷飞淡淡一笑,道:“兄弟,不用多问了。眼下最为紧要的事,咱们想一个御敌之策。”语声一顿,道:“照我所得,目下的金陵城,已经很难找出一片干净地方,除非咱们能及时离开金陵。‘会武馆’主持召开的英雄大会将届,天下英雄,集会金陵的人物,也是越来越多。”

李寒秋接道:“如果他们只是为了参加英雄大会而来,那就不致于增加金陵城中的纷扰,且可收镇压之效。”

雷飞摇摇头,道:“兄弟的话听起来虽有道理,不过情势已然无法遏止。就小兄所见,有很多武林高手,似乎都是易容改装而来,他们来此的用心,似非在参加英雄大会,显是别有图谋?”

李寒秋道:“他们图谋什么呢?”

雷飞道:“这就是暗流汹涌之源,目下我未查明白。”

李寒秋心中一动,暗道:“难道这些动乱,都和那荒祠中丁佩有关么?”

心中念转,口中却未说出。

雷飞目光一掠玉昭,道:“在下有一事想告诉姑娘。”

王昭道:“我被生擒,又遭点中穴道,似乎不愿听也得听了。”

雷飞冷冷说道:“在下不是怜香惜玉之人,姑娘逼我过甚,区区一样能下得毒手。”

玉昭望了雷飞一眼,不再多言。

雷飞道:“姑娘那位同伴尸体,被在下送人‘会武馆’中,并未有很大反应,今日的‘会武馆’仍是酒客满座,却未有人谈起昨宵之事。”

玉昭道:“这和贱妾何关?”

雷飞道:“姑娘很沉得住气。”语声一顿,道:“那说明了‘玉美舫’‘会武馆’和‘江南双侠’,有着很密切的勾结,相互济恶,狼狈为奸。”

玉昭目光转动,望了雷飞和李寒秋一眼,道:“就算你们猜对了,但说出去,也是无人相信。”

雷飞缓缓说道:“在下并非此刻要人相信,但他们总有知晓的一天。”目光转到李寒秋的脸上,接道:“兄弟,咱们要赶快离开小舟,只是这位玉昭姑娘,很难处置了。”

李寒秋沉吟了一阵,道:“如若咱们杀了她,那未免有些太过份了。”

雷飞道:“放了她又太危险。”

李寒秋突然举手一抹,拭去脸上的药物,神情肃然地说道:“玉昭姑娘,记清楚在下的形貌,冤有头,债有主,以后你要报复,找李寒秋就是。”双手挥动,拍活了玉昭穴道。

玉昭缓缓坐起身子,仔细地瞧了李寒秋一眼,笑道:“你生得很英俊动人。”

李寒秋一皱眉头,道:“姑娘,现在可以走了,重回‘玉美舫’,或是离开金陵,回归原籍,悉凭尊便。”

玉昭缓缓站起身子,道:“释放之恩,贱妾日后必有以报。”举步向舱外行去。

协飞望着干王昭默默不语。显然,他对李寒秋这举动未必满意,但也未出言去阻止。

只见玉昭行出舱外之后,突然又退了回来。

李寒秋奇道:“姑娘何以不走了?”

王昭神色严肃地说道:“在这渔舟之外,已有监视你们的人了。”

雷飞道:“有这等事?”举步向舱外行去。

玉昭急急说道:“田大爷不可造次。”

雷飞停下脚步,道:“什么事?”

王昭道:“这舱中现有小窗,阁下可以启开一线垂帘,向外瞧看。”

雷飞依言,揭开窗上垂帘,向外看去,果见一艘轻舟,停泊在六七丈外,甲板布伞高张,坐着一个年迈的老人,青衫白髯,神态十分悠闲。

轻舟之后,一个头戴竹笠的梢公,坐在船尾。

雷飞轻轻一皱眉头,道:“姑娘说的可是那艘船么?”

玉昭点点头道:“不错,除那艘小舟之外,我想在这周围,必然还有布置。”

雷飞登上渔舟之时,还未见此船。

玉昭道:“渔舟早被监视,只是两位不觉得罢了。”

李寒秋道:“如果难免一战,似也不用顾虑太多。”

玉昭接道:“贱妾不知两位借此渔舟来栖身,作用何在?但既想隐秘行踪,现在还不宜出手。”

雷飞目光转到了玉昭脸上,道:“姑娘之意呢?”

王昭道:“距离二里外,有一片亩许大小的苇林,那里渔舟甚多,此时,又正值捕捉鱼虾,贱妾之意,能够混人其中,或可避过他们监视。”

雷飞略一沉吟,道:“姑娘主意甚好,咱们过去瞧瞧。”目光一转,望着李寒秋道:“李兄弟,最好还是改去本来面目,免得暴露身份。”

李寒秋想到江南双侠早已认识自己,如果被他们瞧出身份,必然将调动所有高手围捕追杀,易容自然可逃避暴露身份。

心念一转,也不答话,依言重又在脸上涂上了易容药物。

雷飞整理渔人装束,一面问道:“姑娘可认识那些人么?”

玉昭道:“不认识,但我可以断言是监视你们的人。”

雷飞已然整好衣服,道:“如若那苇林边设有埋伏,我们岂不是自投虎口了?”

王昭道:“不相信我,你就别去。”

雷飞不再答话,行出舱外,摇桨驶舟。

玉昭目注李寒秋涂好易容药物之后,淡淡一笑,道:“渔舟混人捕鱼群舟之中,再设法进芦苇林中,然后弃舟登陆。”

李寒秋道:“姑娘呢?我们留在这渔舟之中……”

玉昭接道:“那位田大侠说得不错,只有隐秘才能使你们安全。”

李寒秋冷冷地望了玉昭一眼,欲言又止。

王昭举手理一下长发,道:“你心中也许不服气,但实情确实如此,不论你武功何等高强,但也无法和云集于此的无数高手对抗,就算你们是铁打金刚,但也只不过是两个人啊!”

李寒秋冷漠地说道:“多谢姑娘指点了。”

玉昭淡淡一笑,道:“看起来,你为人很别扭。”

李寒秋缓缓说道:“在下原本只找江南双侠,但却想不到此刻却卷人了另一场漩涡之中。”

王昭道:“那已经够了,江南双侠,也就是这漩涡中的主要人物。”

李寒秋不再答话,目光凝注在船外水面上,呆呆出神。

玉昭沉声说道:“看起来,你和江南双侠有着很深的仇恨。”

李寒秋道:“不共戴大的杀父之仇,够不够深呢?”

王昭淡淡一笑,道:“有一句话,贱妾该不该讲?”

李寒秋道:“什么话?”

王昭道:“说起来,有一点交浅言深。目下金陵情势,已形成武林中一场惊天动地的大变,江南双侠为了自保,不得不施尽手段,推动这一场风暴,很多有心人,都很自然卷人这场是非之中。”

李寒秋道:“何谓有心人?”

玉昭道:“有心人三个字,包罗很广,贱妾也很难替它下个定义。”沉吟了一阵,接道:“这么说吧,有些人想借这一场风暴得偿私欲,有f而人却想借它了断一些恩怨,还有些人想借机找出江湖上的混乱之源也有些人想借这番动乱混水摸鱼,也有些人想参与其间看看热闹。””

李寒秋道:“听姑娘口气,似乎是和江南双侠很熟悉?”

玉昭道:“见过几面,谈不上熟悉。”

只听雷飞的声音传了进来,道:“小心了。”

李寒秋正待推窗查看,突闻一阵急快木浆划水之声传了过来。

一艘快舟,疾掠而过。

李寒秋只觉那快舟上,有一对炯炯的眼神,冷电一般,投注过来。

因为那人掠舟而过,一瞬即逝,而且面貌隐在窗中,只可见一对炯炯眼神。

出人意外的是,那快舟掠过渔舟之后,一直行去,未再回头。

回目望去,只见王昭拨开渔网,缓缓走了出来,道:“那快舟之上,是怎么样一个人物!”

李寒秋道:“未看清楚,只见到一对炯炯的眼神。”

玉昭启窗望去,只见那快舟早已行到十丈之外,当下说道:“我想他未看到我。”

谈话之间,渔舟已然行人芦苇林中。

小舟穿着芦苇而行,近岸之后,停了下来。

雷飞缓步行人舟中,脱下渔装,道:“玉昭姑娘,可要留在这小舟之中么?”

玉昭道:“我如和你们同行,不出五里,必将有人出面阻拦你们。”

雷飞道:“只我们两人走,也未必就很平安。”

玉昭道:“至少你们会减去不少阻力。”

雷飞目光一掠李寒秋道:“兄弟,咱们走吧!”

玉昭道:“慢着!我还有一事请教。”

雷飞道:“什么事?”

玉昭道:“你是不是神愉雷飞?”

雷飞淡然一笑,道:“姑娘的看法呢?”

王昭道:“我想你应该是。”

雷飞道:“好!那就算是吧!”

玉昭挥挥手,道:“两位珍重,恕贱妾不送了。”

雷飞和李寒秋飞身跃下小舟,脱弃渔装,并肩向前行去。

幻想时代扫校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