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41 章 私仇公愤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四十一章 私仇公愤

深入十余丈,却未见一点动静。

李寒秋心中暗道:“如若这林中果有埋伏,怎的现在还未见发动呢?”

忖思之间,突闻嗤嗤几声破空之声,传了过来。

但见雷飞挥动手中的衣服,带起一片强风。

李寒秋也挥动长剑,以补雷飞不足。

雷飞停下脚步,低声道:“从此刻起,咱们已经步入了寸寸杀机的险地,要特别警觉一些。”

李寒秋道:“不劳关怀……”突然长剑一挥,击向右侧。

但闻砰的一声,一把柳叶飞刀,吃长剑击落实地。

雷飞轻轻一抖手中衣服,数枚子午追魂钉,跌落在地上。

原来,他用衣服封打那暗器,有许多暗器,被卷入了衣服之中。

李寒秋在夜暗密林之中,视线不明,回手一击,拍落了一柄飞刀,全凭藉听风辨位之能,以及奇准快速的剑招。

只听雷飞轻轻叹息一声,道:“七绝魔剑果非虚传。”

李寒秋长剑一探,挑起落在前面的柳叶飞刀,仔细瞧了一眼,道:“刀上无毒。”左手取过飞刀,扣在手中。

雷飞道:“李兄也精暗器么?”

李寒秋道:“世人只知家师剑法精奇,人所难及,却不知家师亦精此道,只是他不屑使用罢了。”

雷飞道:“如此说来,兄弟亦精此术了?”

李寒秋道:“我发暗器的手法,只怕还不如击打暗器的手法。不过,情势不同,他们隐在暗处,使用暗器偷袭,咱们只有挨打的份了;而且那暗器不到一丈之内,无法听出它的声音、方位,再加夜色掩护,根本无法瞧出他们的方位,咱们吃亏太大了。”

雷飞道:“你要以其人之道,加诸其人之身,咱们也用暗器对付他们?”

李寒秋道:“小弟正是此意。”

雷飞摇摇头,道:“咱们不能再冒险,早些退出密林为宜。”

李寒秋道:“为什么?”

雷飞道:“飞刃、飞镖发出时夹带破空金风,咱们或可对付,但他们如若施用梅花针一类暗器那就很难应付了。”

李寒秋道:“雷兄说的是,不过,那洪不发还在这密林中。”

雷飞道:“强敌在这密林之中设下埋伏,处处陷阱,步步杀机,并非凭藉武功和人拚搏,在此中求生,智计尤重过武功,洪不发久经大敌,我瞧他至多受伤……”

李寒秋道:“他如受伤,咱们该找到他再出去才是。”

雷飞道:“太冒险了,咱们还是先离此地,等天亮之后,再来不迟。”

李寒秋道:“好吧!雷兄既是有此想法,咱们在林外村舍休息一下,等天亮之后再来。”

雷飞道:“还是由小兄开路。”说罢,依来路,缓缓回向林外。

李寒秋仗剑随后而行。

两人一路退出密林,竟未再受袭击。

倾耳听去,静夜中,再不闻一点声息,似是一切都恢复宁静。

雷飞回顾了一眼,道:“李兄弟,咱们就在这附近找一处地方休息一下,明晨再人密林,查访洪不发的下落。”

李寒秋道:“就依雷兄吩咐。”

心中却是暗暗忖道:“夜入密林,杀机四布,武林中本有逢林莫入的规戒,但那洪不发却因贪念大炽,灵智闭塞,冒险人林。”

只听雷飞轻轻叹息一声,道:“看来,今宵这一场纷争的结果,很可能发展成一场武林中全面的冲突,如若武当和少林门下弟子,今宵有着很大的伤亡,这两大门派,决然不肯忍受。”

李寒秋心中一动,暗道:“我要报父母的大仇,凭仗恩师奇绝一时的剑法,伤了很多牵入其中的人物,似这等冤冤相报,杀伐不息,那是永无了结之日了!”

一念及此,孕育心中十余年的仇恨之火,突然间大为消减,口中却缓缓说道:“今宵咱们是目睹各种变化之人,日后,武林因今宵之事,而形成一场大火拚时,咱们应当挺身而出,作证说明才是。”

雷飞目光投注到李寒秋的身上,脸上是一片惊奇,显然,对李寒秋这番话,大感意外。

李寒秋微微一笑,道:“就事论事,理当如此,雷兄觉着小弟说得不对么?”

雷飞道:“我只是觉着有些奇怪。”

李寒秋道:“可是小弟这一番话,和平日有些不同么?”

雷飞道:“不错!似乎是你的想法,已不局限于个人恩怨之内,扩大为先天下之忧,行仁侠矣!”

李寒秋道:“雷兄过奖了。”也不再多解说。

说话之间,行到一片草丛旁侧。

雷飞道:“咱们就在此地休息吧!也可监视着往来于林中之人。”

李寒秋道:“悉凭雷兄之意。”

雷飞当先坐下,说道:“咱们分头休息,小兄先行守望。”

李寒秋想到明日人林时,极可能有一番搏斗,必须要设法保持体力,也不谦辞,闭上双目,运气调息。

李寒秋与雷飞轮番坐息醒来,天已五更过后,东方泛白。

这当儿,突然有两条人影,联袂而来。

雷飞轻轻一拉李寒秋,闪身躲人草丛中。

两条人影,先后从草丛旁侧行过,直奔林中而去。

李寒秋看得清楚,其中一人,正是娟儿,另外一人,却是二十一二岁的俊美少年。

突然间,平静的心田中,微波泛动,一股莫名的惆怅,泛了上来。

雷飞眼看李寒秋双目盯注在两人背影之上,目光一瞬不瞬,直待两人消失不见,仍然望着两人的去向出神,心中大为奇怪,忍不住说道:“李兄弟,识得两人么?”

李寒秋如梦初醒,急道:“我认识其中一个。”

雷飞不再多问,起身说道:“别人已经抢了先着,咱们也该去了。”

李寒秋应声而起,两人向林中奔去。

这时,天色已亮,远远望去,林木苍翠,已非昨宵夜间的恐怖景象。

两人行近林边,已不见昨夜留在林边的两具尸体。

显然,已有人连夜收拾去了尸体。

雷飞低声说道:“虽是朗朗白昼,但咱们也不能太过大意,要小心戒备才成。”

李寒秋点点头,道:“此番该由小弟带路了。”闪身入林。

雷飞紧随身后,向林中行去。

两人一口气深入二十余丈,既未见何警兆,亦未遇上暗袭。

李寒秋回顾了雷飞一眼,低声说道:“雷兄,这是怎么回事呢?”

雷飞道:“也许他们已经逃离了此地。”

语声甫落,突闻几声尖风刺耳,两支弩箭,急如流星而来。

李寒秋身子一侧,啪地一声,击落了两支长箭,道:“雷兄,咱们过去仔细搜查一下如何?”

雷飞摇摇头,道:“不行!也许咱们一直未在他们的包围圈中,此刻,他们已布置妥当,引诱咱们涉险。”

李寒秋道:“很有道理,雷兄之意,该当如何对付?”

雷飞道:“早晚都得进入他们包围圈内,只不过咱们得有较为充分的时间思考,先决定应付方法,然后,才能掌握主动。”

李寒秋道:“不错!雷兄想是早已胸有成竹了?”

雷飞道:“谈不上胸有成竹,拙意是,咱们保持稍远的距离,一面探道,一面觅敌,最好能生擒他们两个,是说服他们,还是用刑逼供………”

李寒秋道:“逼问他们强敌首脑为谁?”

雷飞道:“也可以引诱他们主脑人物,在咱们抉择的地方决战。”

李寒秋道:“好!兄弟带路。”

雷飞道:“慢着,这番一定要让我走在前面。”

李寒秋道:“为什么呢?”

雷飞道:“就搜敌观察而言,在下自信比你李兄弟稍高一筹。”

李寒秋道:“好吧!就让你走在前面。”

雷飞略一沉吟,道:“林木密茂,咱们不能大声呼叫,也不能用手示意,唯一的通讯之法,就是凭藉音响。”

李寒秋点点头,道:“说得是。”

雷飞道:“咱们现在商量几个简单的声音通讯之法,用作连络。”

说是研商,实际上都是雷飞规定。

李寒秋记熟了各种音响通讯之法,转向南面搜去。

雷飞当先而行,一面说道:“李兄弟,听到声音,再向前面行进,先试几次,看看配合得如何?”

李寒秋点点头,道:“好!”站在原地不动。

雷飞身影一闪,顿时消失不见。

片刻之间,突闻几声卜卜之声,传了过来。

李寒秋倾耳听了一听,微微一笑,横向西边跨出十步,才向前面行去。

行了五丈,停下脚步,凝目四望,哪里有雷飞的踪影,不禁心中一动,暗道:“难道我听错了那传音之意么?”心中念转,举手互击五响,三快两慢。

原来,这也是他和雷飞规定连络的信号之一。

哪知,五掌过后,仍然不闻雷飞的回应之声。

李寒秋警觉到情势不对,不再传讯连络,缓步向前行去。

这虽是青天白日,但因林木茂密,枝叶相接,也是看不清两支外的景物。

穿过一片特密的林木,到了一片较为开阔之地。

李寒秋长吁一口气,正待再发音响试试,瞥见白影一闪,一物飞来。

他已经全神戒备,留心四外,当下举剑削去。

但闻唰的一声,那飞来之物,正好吃长剑削断。

凝目望去,原来是一条白色索绳。那白索打了一个圆结,由两丈外一棵大树上飞了下来,套人头颈,李寒秋眼明剑快,一剑斩断自索。

李寒秋抬头望着那大树,冷冷说道:“阁下可以现身了。”

只听一声轻笑,由大树上传了下来,一条人影,穿出茂枝、密叶直飞而下。

李寒秋凝目望去,只见那现身之人,年约四旬开外,一身深绿色疾装劲服,身体十分瘦小,但双目炯炯,一脸精悍之气,背上背着一柄单刀,手中还握着一段白索。

那瘦小汉子冷冷说道:“阁下出剑很快,不知是哪一门派中人?”

李寒秋道:“咱们似乎是都不愿回答对方问话,还是先动手分出胜败再说,阁下亮兵刃吧。”

那瘦小汉子不再多言,侧的一声,抽出背上单刀,也不再多问,一招“迎风斩草”劈了过去。

李寒秋长剑偏出,斜里一挥,逼开单刀,长剑一转,侧的一剑,刺向右腕,瘦小汉子吃了一惊,暗道:“好快好毒的剑招!”急急向旁侧闪去。

李寒秋似是已料到他闪避的方位,一上步,长剑一振,疾快刺出。

这一剑闪电而至,那瘦小汉子脚步还未站好,李寒秋剑势已到,划上右臂,匆匆间急施出铁板桥,全身向后仰卧下去。

李寒秋冷笑一声,道:“撒手!”

剑锋中途一转,斜斜削下,划破了那瘦小汉子的执刀右臂,迫得那瘦小汉子撒手丢刀。

李寒秋迫得那瘦小汉子丢了手中兵刀之后,长剑忽然一转,剑尖抵在那瘦小汉子的前胸之上,冷冷说道:“阁下如果想活命,最好是不要挣扎。”

口中说话;手中长剑,却随着轻轻向前一送,刺入那瘦小汉于胸前肌肤之中。

那瘦小汉子果然不敢挣扎,仰卧在地上不动。

李寒秋冷冷说道:“希望你在回答我问话之时,不要说一句谎口。”

那瘦小汉子缓缓说道:“那要看阁下问什么了,此间之事,在下知晓不多。”

李寒秋微笑说道:“你能否回答出来,我有眼会看……”语声一顿,接道:“你和江南双侠相识吗?”

那瘦小汉子点点头,道:“彼此相识甚久了。”

李寒秋道:“阁下到此,也是受江南双侠之邀而来了?”

瘦小汉子点点头,道:“不错!”

李寒秋道:“那江南双侠现在何处?”

瘦小汉子道:“这个在下就不清楚了。”

李寒秋手腕微微一震,剑尖流动,那瘦小汉子前胸上划了一道两寸多长的血口,说道:“阁下如果真不怕死,那就不用说了。”

瘦小汉于急急咳了两声,道:“天亮之前,在下还见过江南双侠,但他们是否已经离开,在下此刻实是不知道。”

李寒秋道:“那江南双侠在这密林布置的什么机关,阁下总知晓一些内情?”

瘦小汉子沉吟了一阵,道:“据在下所知,这林中设了很多陷阱,但究竟如何一个分布之法,由那些人管理,在下是当真不知。”

李寒秋突然放低了声音,道:“阁下是何身份?”

瘦小汉子道:“兄弟受那江南双侠召请,不便不来。”

李寒秋突然收了长剑,接道:“阁下可以起来了。”

瘦小汉子一抱拳,道:“阁下怎么称呼,日后咱们再遇上时,也好回报今日之情。”

李寒秋冷冷说道:“我只是给你一个脱身的机会,并未允准放你离开。”

那瘦小汉子道:“虽然如此,在下仍然很感激。”突然提气站了起来。

但见寒芒闪转,李寒秋长剑转动,正好封住那瘦小汉子的去路。

那瘦小汉于已吃过李寒秋剑上的苦头,哪里还敢恋战还手,当下一吸气,陡然转过身于,向后奔去。

李寒秋动作快速,又挡住了那人去路。

那瘦小汉子连转了数个方向,均为李寒秋剑光所阻,只好停了下来,道:“阁下是何用心?”

李寒秋冷笑一笑,道:“你昨夜之中,施用暗器,伤了几个人?”

那瘦小汉子摇头说道:“在下未伤一人。”

李寒秋冷笑一笑,道:“你这一生中,总伤过人吧?”

那瘦小汉于怔了一怔,暗道:“我如果说未杀过一人,别说他不肯相信,就是自己也很难相信了。”

当下说道:“杀是杀过,只是不多。”

李寒秋道:“够了,杀一个,你也应该偿命。”喇的一剑刺了过去。

这一剑快速无比,那瘦小汉子问避不及,剑锋掠胸划过,衣破皮绽,鲜血涌出。

李寒秋长剑回转,剑尖指在那瘦小汉子的咽喉之上,道:“你既杀过人,我今日杀了你,自不算伤天害理了。”

那瘦小汉子心中既是害怕,又是奇怪,暗道:“武林中彼此相搏,杀上几个人,极为平常,算得什么丧天害理呢?”

但闻李寒秋接道:“此刻,你只有一个求生的机会。”

瘦小汉于道:“什么机会?”

李寒秋道:“说实话及听命行事,先说你叫什么名字?”

瘦小汉子道:“在下叫毒鸦马保。”

他已被李寒秋剑势震住,连绰号也说了出来。

李寒秋道:“你现在替我带路。”

马保道:“到哪里去?”

李寒秋道:“江南双侠停身之处,和你们这密林中发令中心。”

马保道:“好!在下带路。”转身行去。

李寒秋喝道:“站住!”

马保果然不敢再跑,停下脚步道:“兄台还有何吩咐?”

李寒秋道:“对付小人不能以君子相待。”飞起一脚,踢中了马保的左膝穴道,接道:“你还可以走,但却不能跑快,你如中途背信,借着密林脱身,那是自己找死了。”

马保心中暗道:“瞧不出这年轻人,倒是个老江湖了。”心中念转,人却向前行去了。

李寒秋右手执剑,追在马保身后而行。

幻想时代扫校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