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42 章 茅舍疑云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四十二章 茅舍疑云

深行二十余丈,一路上竟然未遇上施袭之人。

李寒秋心中大为奇怪,忍不住问道:“这沿途之上,何以未见埋伏?”

马保道:“大部分人,都已撤走。”

又行三丈左右,景物忽然一变。

只见一片半亩大小的开阔草地上,搭建着几幢茅屋。

马保手指那茅屋道:“那几座茅舍,就是江南双侠的停身之处,也是这密林埋伏的发令之所。”

口中说话,人却隐在树后,不肯前行。

李寒秋道:“你怎么不走了?”

马保道:“不能过去。”

李寒秋道:“为什么?”

马保道:“因为那几幢茅舍之内,住有几位暗器高手,只要行近茅舍三丈之内,绝难生还。”

李寒秋道:“阁下不是江南双侠邀请而来的助拳人么?”

马保道:“不错啊!但未得召唤,一样不能接近那茅舍。”

李寒秋心中一动,暗道:“如果是几幢茅舍,绝不会防卫得那等森严,难道那茅舍之中,还藏有什么隐秘不成?”心中念转,油然而生探看茅舍之心。

当下说道:“但你如不去,一样要死。”

马保摇摇头,道:“看你精奇剑招,必出身正大门派,杀一个毫无抗拒之能的人,实非英雄行径,何况在下腿上穴道被点,行动不便,去则非死不可。”

李寒秋微微一怔,暗道:“他说得也是道理。”

当下说道:“如是我解开你腿上穴道,你去是不是?”

马保摇摇头,道:“在下不想去,也希望你不要去。据在下所知,那茅舍中施用暗器之人,不但手法高明,而且暗器种类繁多,有毒沙。毒针,叫人防不胜防,在下不去。而且,在下也劝你阁下不要去。”

李寒秋冷冷说道:“我是非去不可,而且你也得去,别忘了,你是我的俘虏,不是朋友,我随时可以杀你。”

马保道:“你这人,好像对生死之事,一点也不重视。”

李寒秋道:“你仔细想想,去则还有几分生机,不去则非死不可。”

马保无可奈何,道:“好吧!你解开我的穴道。”

李寒秋抬腿一脚,踢活了马保的穴道,缓缓说道:“你可知晓那茅舍中放的什么?”

马保摇摇头,道:“在下从未去过。”

李寒秋道:“那你又怎知那茅舍中住有暗器高手?”

马保道:“江南二侠说过。”

李寒秋愈相信那茅舍中可能就是存放的灵芝,即非灵芝,也是极为重要之物,探视之心,更为坚定,当下说道:“你拿起兵刃,护身开道,我在你后面紧随而行,也可保护于你。”

马保冷笑一声,道:“照在下的看法,你只怕连自己也保护不了。”

他口中在顶撞,人却突然闪过大树,缓步向前行去。

李寒秋果然紧随在马保身后而行。

茅舍中一片静寂,似是茅舍中根本无人。

马保走得很慢,每行一步,必然观察良久,才走第二步。

李寒秋道:“你走得这等慢法,几时才能走近茅舍?”

马保冷冷说道:“在下正在计算这段距离。”

李寒秋突然伸出手去,一掌拍在马保背后。

马保不由自主地向前行了两步。

李寒秋左手伸出,抓住了马保,道:“不用害怕。”

大步向前行去。

果然,行近三丈之内,茅舍有了反应。

但闻一声冷笑,由那茅舍传了出来,道:“两位如再向前行一步,立时要你们横尸当地。”

李寒秋低声说道:“向前走啊!这是最后的一次告诫你,再不听话,我就不再多话,挥剑取你之命了。”

马保仍然不肯向前行进,口中却缓缓说道:“他们已然瞧出在下是受了胁迫,如若没有瞧到,只怕早已发出暗器了。”

李寒秋道:“那很好啊!他们既然瞧了出来,自然不会施放暗器伤了你。”

马保道:“但如咱们再向前面行进,激怒了他们,那就很难说了。”

李寒秋心中暗道:“这人很怕死,看来是非得施用非常的手段,才能迫他就范。”

左掌扬起,抵在马保背心之上,道:“你如再借词推托,我就震断你的心脉,用你作为阻挡暗器的盾牌了。”

马保无可奈何地说道:“好吧!不过,在下希望阁下有个承诺。”

李寒秋道:“什么承诺!”

马保道:“如若在下带你行到那茅舍之前,幸而未死,阁下准备如何对付在下?”

李寒秋道:“放了你。”

马保道:“君子一言。”

李寒秋道:“驷马难追。我既然答应了,那就铁案如山,绝不反悔。”

马保道:“咱们一言为定。”突然纵身一跃,直向茅舍冲去。

这一跃,足足有一丈二三尺远。

李寒秋振袂而起,紧迫在马保身后。

就在两人脚落实地,还未站稳时,那茅舍中同时响起了几声怒喝,暗器如蝗,纷纷飞出。

李寒秋目光一掠那飞来的暗器,十分庞杂,飞镖、袖箭、三棱镖、铁蒺藜、没羽飞蝗石等,不下十数种之多。

心中暗暗吃惊,道:“看来马保说得不错,这茅舍中人,都是暗器能手。”

只见马保挥动手中单刀,刀光霍霍,拨打暗器,口中却高声喊道:“在下奉了方大侠之命来此,有事奉告诸位。”

这几句话,果然发生了很大的效用,室中暗器,陡然停下。

只听那茅舍中传出一个冷漠的声音道:“阁下既是方大侠差遣而来,何以不见施用连络的暗记?”

马保道:“方大侠正有急事,匆匆交代在下一声,就离开而去。”

一面却低声对李寒秋道:“咱们以最快的速度,冲进茅舍。”

李寒秋还未及答话,马保已纵身而起,直向茅舍扑去。

只听茅舍中连声怒喝,暗器又纷纷打出。

月光下,只见几缕细小的银芒一闪,马保向前扑进的身子,陡然跌摔在地下。

显然马保已然为一种极细小、恶毒的暗器所伤。

这不过一瞬间时光,李寒秋施出燕青十八翻的功夫,掠地旋转,冲向茅舍,左手一探,抓起了马保,疾快无伦地接近了茅舍。

那数幢茅舍,本开有很多的窗户,暗器纷纷从窗口打出。

但李寒秋奔近茅舍,靠在壁间,那暗器反而无法施袭了。

低头看去,只见马保双目紧闭,面门上中了一枚细如绣花针的暗器,伤处色呈青紫,显然,那针上喂有剧毒。

前胸上,中了一支纯钢的短箭,深人肌肤。

李寒秋暗暗叹息一声,忖道:“也许他身上还有毒针之伤,但却为衣服掩去,无法瞧到。”

当下左手用力,一掌拍在马保的背心之上。

马保缓缓睁开双目,望了李寒秋一眼,苦笑道:“在下未死在你的剑下,但却未出我所料,死在了毒针之下。”

李寒秋道:“马兄请忍耐片刻,在下冲人茅舍中,找那施放毒针之人,替你讨取解药。”

马保道:“不用费心了,这梅花计上,淬有奇毒,在下已经死定了。”

李寒秋道:“试试看吧!”

放下马保,站起身子,右手执剑,突然一个转身,绕到一座茅舍门前。

这三幢茅舍,相对而立,李寒秋冲到南面一座茅舍门前,身体立时暴露在北面茅舍的窗口之下。

但闻嗤嗤几声金风破空之声,数枚暗器,急袭而来。

李寒秋长剑振起,划出一道银虹,击落一柄飞刀及一枚白虎钉,飞起一脚,踢在木门之上。

但闻蓬然一声大震,木门应声而开。

一把铁蒺藜,闪电而出。

李寒秋早已想到,当那木门启开之后,必有暗器射出,是以一脚踢开木门,并未立刻冲人,直待一把铁蒺藜飞出之后,才举剑护身,冲入室中。

这不过是一瞬间的工夫,李寒秋仗剑冲人茅舍的同时,一蓬银丝,由北面茅舍中疾飞而出。

一步之差,使李寒秋避开了绝毒梅花针。

且说李寒秋冲入茅舍,抬头看去,只见这室中共分有内外两间,两个穿着劲装的大汉,神情冷肃地并肩站在一处暗角。

两个人四只手中,分别都扣有暗器。

在内外两间分隔的门口处,垂着一条灰色的垂帘。

李寒秋心中暗道:“这两人站在一起,施放的暗器,来自同一方向,倒可减少我对付暗器上的不少麻烦,但不知那灰色垂帘之后,是否还隐藏有暗器高手。如若帘后藏得有人,乘我全神对付前面两人之时,他在后面施袭,那可是防不胜防了。”

心中念转,人却缓缓移动身躯,退到一处屋角。

但见两个穿着劲装大汉的人,冷然一笑,道:“阁下是什么人?”

李寒秋道:“在下不是和两位攀交而来,用不着通名报姓,两位手中扣着的暗器,何以不发呢?”

他虽然对暗器不太畏惧,但见两人手中扣制的暗器,隐入掌指之中不见,想来必是十分细小之物,是以不敢大意,太过欺近两人,故而想先激怒两人,逼他们打出手中暗器,然后再以快剑,击伤两人,再行搜查全室。

果然,两个劲装大汉,吃李寒秋言语激怒,齐声喝道:“好狂的口气!”喝声中,四手一齐扬动。

四件暗器,同时飞出,两枚铜箭,两枚铁莲花,分取四处要穴。

李寒秋冷笑一声,陡然迎着暗器而上,长剑挥动,击落一枚铁莲花、一枚铜箭,身子侧转,随着避开另外两枚。

两个劲装人,想不到李寒秋行动如此之快,第一道暗器出手,第二道暗器还未来得及取出,李寒秋已冲到两人身前,长剑斜削,斩落了右面大汉一条手臂。

左面那大汉呆了一呆,还未来得及闪避,李寒秋长剑已然倒转而至,削断了左面那大汉一条右腿。

他连出两剑,伤了两人,剑招恶毒无比。

李寒秋眼看两人已无还击之能,立时飞起一腿踢倒了左面大汉,右手长剑平伸,啪的一声,击在右面大汉背上,两人同时跌摔地上。

击倒两人之后,李寒秋转身一跃,扑向内室,长剑挑动软帘,闪人室内。

目光到处,不禁一呆。

原来内室之中,并排躺着六个劲装大汉,脸上都用白纱蒙起,不知是被点了穴道,还是已经死去。

李寒秋缓缓伸出长剑,想挑起一人脸上的白纱看看,突然一阵嗦嗦之声。传人耳际。

回头看去,只见那断臂人正挣扎而起,向室外行去。

李寒秋冷笑一声,疾跃而出,横剑挡住去路,冷肃地说道:“你不怕死?”

那大汉摇摇头,默默不语。

他虽未讲话,但神情之间,显然已回答李寒秋的问话。

李寒秋长剑探出,冷冷说道:“既然怕死,那就快些退回原位。”

那断臂大汉,果然依言退回原处。

李寒秋缓步行了过来,道:“你们各有职司,两位只怕很难希望他们来此救你。”

两个受伤人相互望了一眼,默不作声。

李寒秋道:“两位如若有视死如归的豪气,不怕兄弟出手伤害,就可以不答覆在下的问话。”语声一顿,道:“但如两位很怕死,那就不同了,最好答覆在下的问话。”

两个受伤大汉,四道目光,一齐投注在李寒秋的脸上,仍是未发

李寒秋冷冷说道:“那室中诸人,都是何许人物?”

那断臂大汉道:“那些人身份很杂,有武当派中人,也有江洋大盗,至于他们的详细划分,我等也不知晓。”

李寒秋道:“两位不知晓,何人知晓?”

断臂人应道:“江南双侠。”

李寒秋沉吟了一阵,道:“他们脸上,为何蒙上一层白纱?”

这一次,由那断腿之人接口道:“一则要隐去他们本来的面目。二则,他们脸上,都涂有一种药物。”

李寒秋心中一动,暗道那江南双侠还有侧隐之心不成?

心中念转,口中却问道:“涂的什么药物?”

断腿人道:“这个,在下就不清楚了。”

李寒秋四顾了。眼,道:“你们这三幢茅舍之内,厂都是用作收押敌人的么?”

断腿人道:“我们守护这一幢的茅舍中,全是收押的敌人,至于其他二幢中藏些什么,在下等确不清楚。”

李寒秋看两人伤处,仍然不停有鲜血涌出。

当下说道:“两位请先包扎一下伤势。”

两人身上都带有药物,闻言自行忍痛敷药。

李寒秋借势侧身倾听,竟不闻另外两座茅舍中有何反应,心中暗道:“大约他们奉有严命,非不得己,不得离开守护的茅舍。”

他冷静下来,经过了一番思考之后,突然觉着这室中的情形,十分诡奇,那些人已经死去,似乎是用不着再在他们脸上涂上药物,也不必停尸在这茅舍中了,如是这些人还活着,为什么要在他们脸上涂有药物,覆上白纱?

心中疑念横生,回头望了两个包伤大汉一眼,道:“有一事,在下不解,想请教两位一二。”

这两个大汉心中已然明白,逃走的机会已完全绝望,逆他之言,只有死亡一途,两人心思一样,齐齐抬头说道:“什么事?”

李寒秋道:“两位施放暗器的手法不错,定然是出身名家门下了,不知何以甘为那江南二匪,作为看守门户的爪牙?”

两人茫然说道:“江南二匪?”

李寒秋道:“就是江南二侠,他们名依实盗,称他们为江南二侠,未免有辱侠字了。”

二人啊了一声,道:“原来如此!”

李寒秋冷肃地说道:“两位奉命守护这荒凉的茅舍,必有作用了?”

两人相互望了一眼,默不作声。李寒秋回顾了内室一眼,道:“则是和那些尸体有关?”

两人微微点头,仍未答语。李寒秋忽然想起了马保,心中忖道:“我答应了救他,不能失信于他。”

当下说道:“你们两人之中,那一位施用梅花针?”

两人齐齐摇头,道:“在下等都未施用。”

李寒秋道:“何人施用此物?”

突见两人面现惊怖之容,齐齐挣扎欲起。

李寒秋心中警觉,回目望去,只见一座窗口之处,探人一个人头。

只见人头突然缩回,紧接着双手一扬,两点寒芒,破空飞来。

李寒秋长剑一挥,当当两声,两枚急射而来的蛇头白羽箭,尽为剑光击落。

就在击落两枚暗器的同时,响起了两声惨叫。

那出现的人头突然隐失不见。

回目看去,只见那断腿和断臂人,面门上各自插着一支蛇头白羽箭。

原来,那人先对李寒秋打出两枚暗器,使李寒秋心神一分之际,又发出暗器,分取两人。

李寒秋伸手摸去,两个断去腿、臂之人,都已经气绝而逝。

再看两人伤处,各呈一片青紫,显然,那蛇头白羽箭,乃是经过剧毒淬炼之物。

李寒秋心中大怒,冷笑一声,仗剑奔近室门,拉开木门,冲了出去。

抬头看去,只见室外人影全无,连那马保也不知去向。李寒秋打量一下对面茅舍形势,如若由前门直攻,身体要暴露在数处窗口之下,在室中暗器群攻之下,实是不易对付,忖思了良久,决定忍下,来又退回房中。

望着两具尸体,李寒秋不禁黯然一叹,忖道:“我应该顾虑及此才是,早先把他们两人移人一处死角,暗器就不致伤到他们了。”

这时;李寒秋已无法再从两人口中,探问出任何事物,只有独力设法揭穿这室中的隐秘了。

心中念转,缓步行到那内室中去。

长剑伸出,挑开一个尸体脸上的白纱。

凝目望去,只见那白纱之下的脸上,涂满了深紫色的药物。

李寒秋蹲下身子,伸出右手,试探那人鼻息之间,只觉那人气息虽然微弱,但却十分均匀,有如睡熟过去一般。

他连挥长剑,挑开了六人脸上的白纱,只见六人脸上,一般模样,都涂满了深紫色的药物,而且一个个都有均匀的呼吸。

李寒秋虽然聪慧,但面对着这等诡奇的情势,也有些茫然不知所措。

沉思良久,又把白纱挑起,掩在六人的脸上,暗道:“眼下之策,只有设法另行攻入一座茅舍中,一查究竟,留下一个活口,问明内情,这些人究竟是怎么回事。除此之外,只有设法离开此地,找着雷飞,把所见之情,说给他听,他经验广博,无所不知,或可推想出原因何在了。”

念转意决,长长吸一口气,行出茅舍,突闻一个冷漠的声音喝道:“两位快请停步,再要向前行进,那就别怪在下施放暗器了。”

幻想时代扫校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