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45 章 疑云难解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四十五章 疑云难解

无量大师闭目沉思了良久,说道:“这事情确是有些诡奇,如果雷施主没有说错,确不似穴道被点。”

李寒秋道:“使人不解的是,为什么要在他们脸上涂了很厚的一些药物?”

无量大师道:“那涂在脸上的药物,也许用心在使他们形貌改变。”

李寒秋道:“不错!使他们改变脸色、容貌…”突然放低声声音,愕然接道:“改变成一个颜色……”

雷飞点着头,自言自语地说道:“如若他们再穿上同样的衣服,那就教人无法分辨了。”

无量大师似是也被两人口述的诡异情形所震动,圆睁双目,眼神炯炯地说道:“两位几时离开那茅舍?”

雷飞道:“午时之前。”

无量大师道:“这确实是个叫人难解之谜,而且充满阴森的气氛。”

雷飞道:“在下还有一个不祥之感。”

无量大师道:“什么不祥之感?”

雷飞道:“也许那些人,就是昨夜进入林中的人,包括了你们少林弟子。”

无量大师怔了一怔,道:“大有可能。”语声顿了一顿,道:“两位可曾将此事传扬出去?”

雷飞道:“没有,在下等第一次告诉两位。”

无量大师道:“两位可有朋友迷失于树林之中么?”

雷飞道:“有一位。”

无量大师道:“两位此刻作何打算,是否有冒险救那朋友之心?”

雷飞道:“在下默察情势,种种诡变,似非三五人之力能够操纵,恐也非江南双侠能力所及。”

无量大师接口道:“你说江南双侠并非首脑,是么?”

雷飞道:“最低限度,在江南双侠背后,还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支持。”

无量大师道:“所以,你才找上老衲合作?”

雷飞摇摇头道:“在下只是把此讯告诉大师,你们少林派乃武林泰山北斗,如何对付,那是你们少林派的事了。”言罢,转身欲去。

无量大师急急说道:“雷施主请留步。”

雷飞回过脸去,道:“大师还有什么吩咐?”

无量大师道:“雷施主找到老衲,只为了讲这几句话?”

雷飞道:“自然是还有别的事情。”

无量大师道:“何以不肯说明?”

雷飞笑道:“在下不忍眼看江湖上杀劫丛起,因此,特来告诉大帅。”

无量大师笑道:“你可是想把此事告诉我之后,就撒手而去?”

雷飞道:“但是在下并非是来求大师合作。”

无量大师微微一笑,道:“想不到大名鼎鼎的雷飞,气量竟是如此狭小!

雷飞笑道:“在下一向不愿求人。”

无量大师道:“咱们公平合作。”

雷飞道:“好吧!大师请吩咐。”

无量大师道:“老袖准备今夜之中,追查两个弟子下落,不知阁下是否愿去?”

雷飞道:“大师是否已找出一点蛛丝马迹?”

无量大师道:“老袖已请人去查了。”

雷飞道:“只怕未必能查得出来。”

无量大师道:“别人也许无能,但他却有些不同。”

雷飞道:“什么人?”

无量大师道:“追风手陈家奇。”

雷飞道:“闻名久矣!无缘相识。”

无量大师道:“等他回来之时,老袖替你们引见引见。”目光转到张钦脸上,道:“你去备些酒菜,再替老衲准备一盘素果,我要和雷施主长谈。”

张钦应了一声,匆匆出了花厅。

片刻之后,张钦亲自带着四个男仆,捧着酒菜、素果而来。

几个男仆摆好桌子,放好酒莱,悄然退出厅去。

无量大师目光转到张钦的脸上,道:“你也坐下来吃一点吧!”

张钦欠身应道:“弟子谢坐。”

无量大师举起酒杯道:“老袖虽然不常到燕赵行走,但对雷施主的事迹,却是知晓得十分清楚。”

雷飞微微一笑,道:“当今少林寺中,有四位高僧,经常在江湖上行走,锄奸除恶,积修善功,号称四大罗汉,大师是其中之一了?”

无量大师道:“老袖因灵慧不足以闭关自修,才奉命在红尘积修善功。至于四大罗汉之称,那是武林传言,岂足凭信。”

雷飞道:“大师过谦了。”举杯一饮而尽。

酒席之上,雷飞并未把李寒秋的身世说明,也未提起他是七绝魔剑的传人。

好在李寒秋的生性不喜露锋芒,冷落一侧,斟酒自饮,看两人纵论江湖大事,反有着轻松之感。

酒过三巡之后,雷飞放下酒杯,说道:“大师准备如何行动?”

无量大师道:“老袖等那位陈施主回来之后,了然内情,再行决定行动。如若那陈施主能够确然知晓小徒的行踪,老袖准备亲去勘查一番,如若无法说明小徒行踪,只有慢慢打听了。”

雷飞道:“好!大师如有行动,在下亦当奉陪一行。”语声微微一顿,接道:“就目下形势而论,在江南双侠背后,似是还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支持,大师德高望重,如若肯出面领导,登高一呼,金陵城中的武林人物,必可在大师的领导下,联合一致……”

无量大师摇摇头,道:“雷施主把老袖估计得太高了,老衲何许人,又能有多大能耐,岂能使金陵城中武林人物尽皆服我呢?”

雷飞轻轻叹息一声,道:“大师有所不知。”

无量大师道:“老袖这里领教了。”

雷飞道:“大师弟子陷身于密林之中,但同时,和大师弟子一起陷身之人,无计其数了。”

无量大师道:“你好像很清楚。”

雷飞道:“在下并非是推想之言,而是行有所见,言有所本,此刻,云集于金陵城中的各派领导人,只怕都有着和大帅一般的苦衷,但他们的德望,不足以号召天下,又恐怕传出去之后,有失面子,只好隐忍不言了。”重重咳了一声,接道:“这是他们心中的痛苦,无处宣泄,大师登高一呼,必可使他们望风来归。”

无量大师道:“只怕老袖还没有这份德望。”

雷飞正容说道:“如若大师没有这份德望,在下也不致来此求见了。”

无量大师正待答话,瞧见一个劲装大汉,奔人厅中,道:“陈大侠回来了。”·

无量大师道:“快请他进来。”

那大汉应了一声,转身而去。片刻之后,带着一个三旬左右的瘦削中年人,行入花厅。

李寒秋转眼看去,只见那人一袭天蓝长衫,双目中神光炯炯。

无量大师对来人极为看重,起身合掌说道:“有劳陈施主了。”

追风手陈家奇欠身还了一礼,道:“在下无能,致叫大师失望。”

无量大师微微一怔,道:“怎么回事?”

陈家奇道:“在下在那密林寻找了甚久,除了发现有些搏斗痕迹之外,竟是一无所见。”

李寒秋忍不住道:“你可曾找过那三间茅舍了么?”

陈家奇道:“找着了,不过那茅舍中已一无所有了。”

雷飞道:“久闻陈大侠追踪之能,天下第—……”

无量大师接道:“老袖忘记替两位位引见了,这位是雷飞,雷施主。”

陈家奇道:“目下江湖之上,很少有人能够做得干净,不留下一点可资追索的痕迹。”

雷飞道:“陈兄可是指少林门中两位失踪弟子而言?”

陈家奇道:“不错!在下正是指他们的行踪。”

雷飞道:“陈兄心中是否已存有可疑人物?”

陈家奇道:“有!不过说出来很难叫人相信。”

无量大师道:“什么人?大家都是自己人,说说无妨。”

陈家奇道:“会武馆主和江南双侠,诸位能相信么?”

李寒秋暗道:“根本就是这几人在捣鬼,还有什么不相信呢。”

但闻雷飞哈哈一笑,道:“不错!在下查来查去,也是这三个人。”

陈家奇道:“那还好,在下很怕查错了。”

无量大师点点头,道:“就老衲明查暗访所得,也是这几人可疑……”语声一顿,又道:“陈施主既然无法在林中找出证明,咱们只有设法进人江南双侠的宿住之地去看看了。”

陈家奇道:“这个在下倒打听清楚了,他们宿住在方家大院,和会武馆主的家中。”

无量大师道:“好!老袖先到方家大院中瞧瞧。”目光转到雷飞的脸上,接道:“雷施主是否要和老袖同去一趟?”

李寒秋道:“不能去。”

无量大师道:“为什么不能去?”

李寒秋道:“因为那方家大院中,布满了机关。”

无量大师道:“阁下如何知晓?”

李寒秋道:“在下去过那方家大院,曾被因在那里。

无量大师道:“那机关很厉害么?”

李寒秋道:“很恶毒,在下被困那里,几乎死在方秀手中。”

无量大师道:“李施主可否把经过的详细情形告诉老油?”

李寒秋沉吟了一阵,把经过之情,很详细地说了一遍。自然,其间仍有很多保留的地方,隐下未言。

无量大师一皱眉头道:“如此说来,那方家大院中整个建筑,都是早有准备的了。”

李寒秋道:“是的!那建筑像一座古堡,到处都是机关暗器,叫人防不胜防。”

无量大师原本对李寒秋很不注意,但听他说出进人方家大院之后,突然对他注意起来。当下说道:“李施主年龄不大,平时很少在江湖走动,是么?”

李寒秋道:“在下出道不久。”

无量大师道:“施主何以和江南双快结仇?”

李寒秋道:“上一代的恩怨。”

无量大师道:“原来如此。”语声微微一顿,接道:“令尊的姓名,不知是否可以见告?”

李寒秋道:“李清尘。”

无量大师道:“施主是李清尘的公子?”

李寒秋黯然说道:“是的!”

无量大师道:“令尊和老袖相交甚久,以后,听说他被人害死,老地打听甚久,始终找不出真正的凶手是谁。”

李寒秋道:“先父含冤的事,武林中知晓之人不多。”

无量大师道:“你此刻可曾查明凶手?”

李寒秋道:“查明了。”

无量大师道:“什么人?”

李寒秋道:“江南双侠。”

无量大师先是一怔,继而轻轻叹息一声,道:“你今年几岁了!”

岸凰辍!

无量大师凝目思索了半天,道:“令尊被害之时,你的年纪还小。”

李寒秋道:“是的!那时晚辈还不解人事。”

无量大师道:“令尊的太极剑法,在剑术中独成一格,可惜他没有传给你。”

李寒秋道:“晚辈自然尽我之能,设法找出先父尚存人间的太极剑法。”

话到此处,无量大师不再多问,李寒秋也未再多言。

目光转到雷飞脸上,道:“雷施主,那方家大院中机关虽多,但咱们如能小心一些,那就不致有何凶险了。”

雷飞道:“大师可是很想去看看?”

无量大师道:“百闻不如一见,不论那江南双侠的为人如何,但他们能有今日之名,绝非幸致,老袖想持帖拜会,看他们如何举动。”语声一顿,接道:“如若雷施主肯和老袖同行,那是更好不过了。”

李寒秋道:“明里拜会,还不如暗中查访,方家大院客厅、内室,都布满了机关。”

无量大师淡淡一笑,道:“我想他们江南双侠,还不敢明目张胆地加害老衲。”望着雷飞接道:“雷施主意下如何?”

李寒秋眼看那无量大师很自负,也就不再多言。

但闻雷飞应道:“在下亦觉出明查不如暗访。”

无量大师道:“追风手陈施主都无法追查出一点蛛丝马迹,何况他人?”

雷飞道:“在下想不明白,大师去见那江南双侠,用心何在?”

无量大师道:“一则,老袖要观察一下他们神情,是否确如诸位所言。如若瞧出有些内情,老袖就开门见山地问他们要人,看他们如何答复?”

李寒秋心中暗道:“只怕你看错了江南双侠,有你的苦头好吃。”

雷飞轻咳了一声,道:“大师以自身的威名,和少林派在江湖的声誉,想迫那江南双侠就范,是么?”

无量大师道:“事逼如此,老袖也别无他法了。”

雷飞沉吟了一阵,道:“如是在下不去呢?”

无量大师道:“老衲和陈施主同去。”

雷飞目光转到陈家奇的脸上,道:“陈兄意下如何?”

陈家奇道:“无量大师对我有救命之恩,叫在下同去,自是不容推辞。”D

雷飞道:“大师在去方家大院之前,最好先行把进人方家大院一事,通知现在金陵的贵派门下弟子。”

无量大师道:“此言何意?”

雷飞道:“使他们有所准备,万一有需用他们之处,也好使他们及时相援。”

无量大师道:“原来如此。”语声一顿,接道:“诸位请在花厅小坐,老袖和陈施主去去就来。”

雷飞道:“可是要去方家大院么?”

无量大师道:“不错!迟则三更,早则二更,老袖就可以和这位陈施主回来。”

说完话,站起身子,大抽一拂,人已离开花厅。

陈家奇苦笑一下,紧追无量大师而去。

幻想时代扫校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