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49 章 铁口论相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四十九章 铁口论相

这时,夫子庙正是热闹时分,行行色色,百艺杂陈。李寒秋目光转动,果然发觉一个高挑灯笼之下,坐着一个老态龙钟的青衣人,坐在一张小木桌后面,灯下布招上写出田铁口,直言论吉凶。心中暗道:“这雷飞的化装之术,果然是高人一等,如不是和他先行约好,实不易识得出来。”当下走了过去,道:“请问相金如何算?”

那老人打量了李寒秋一阵,道:“一百一十文钱。”

相约暗记符合,李寒秋就坐了下去,伸出左手。

那老人握住了李寒秋的左手,拿起钢尺,低声说道:“七日后,就会武馆那一年一度的英雄大会。今日午后,又有很多武林人赶来此地,形式又很复杂。”

李寒秋点点头:“雷兄可曾瞧出江南双侠有何动静么?”

雷飞道:“江南双侠日落之前,联袂赶往秦淮河,为了怕引人疑心,我未追去查看。第二批武林人物涌到,金陵城又成乱局,这对咱们大有帮助。”

李寒秋道:“咱们应该如何?”

雷飞突然扬起手中铜尺,接道:“论君之相,富贵极品……”

只听一个清朗的声音道:“娟儿,咱们看看相么?”

那娟儿两个字,有如铁锤击胸,使得李寒秋平静的心情,突然起了剧烈的震动。

转目望去,只见一个身着玄衣的少女,和一个身着天蓝劲装的英俊少年,并肩站在桌旁。

李寒秋只觉睑上一热,心头同时泛起一阵剧烈的跳动。

敢情那女的正是救过自己的娟儿。

如非他戴有人皮面具,无论如何都难掩饰住脸上的表情。

雷飞轻轻咬了一声,用金陵口音道:“两位要看相么?”

娟儿微微一笑,露出一口整齐小齿,道:“不看相自然不会站在这里了。”

雷飞道:“相公、姑娘,不知是哪一位要看?”

那身着天蓝劲装少年道:“娟儿,你先看看吧!”

娟儿摇摇头,道:“我不要看,看相的都是随口胡说八道。”

雷飞摇摇头,道:“姑娘,话可不能这么说。别人是不是胡说八道,我不知道,但我田铁口可是字字句句,都是根据相理而言。”

娟儿本来脸带笑容,此刻,笑容突失,双目眨动,打量了雷飞一眼,道:“相书上说的未必全对啊!”

雷飞道:“对不对一试便知。”

那天蓝劲装少年低声说道:“娟儿,不要和这等人一般见识。”

目光转到雷飞脸上,道:“请给在下看相吧!”

雷飞装模作样,抬头打量了那天蓝劲装少年一阵,道:“阁下是出身富豪之家,幼年极受宠爱……”语声一顿,道:“这相公,老汉说得对是不对?”

劲装少年点点头,道:“你看下去吧!”

雷飞道:“这两句是奉送之言,不收相金。如是这两句说得对,你相信了我田铁口,我们再谈下去,如果你不相信,老汉也不勉强。”

劲装少年笑道:“在下不是说过了,你看下去就是。”

雷飞轻轻咳了一声,道:“论公子之相,五百两黄金不多。”

劲装少年笑道:“五百两黄金,未免要得太多了吧?”

雷飞道:“老汉不过说说罢了,公子请出左手给在下瞧瞧。”

那少年伸出手去,雷飞举起手中铜尺,左量右量,比划了半天,道:“公子相是富贵极品,可是,可是……”

劲装少年笑道:“大丈夫问祸不问福,有什么话,尽管请讲就是。”

雷飞道:“公子如不见怪,老汉才敢直言。”

劲装少年道:“我不怪你。”

雷飞道:“公子的祖德不好,一股隐隐的煞纹,冲克生命、荣华……”

李寒秋暗自运气,准备那蓝衣少年突袭雷飞时,自己好出手相助。

那知事情大出人意料之外,那蓝衣少年竟然有着过人的修养,只是淡淡一笑,道:“再看下去。”

雷飞暗中察颜观色,看他确无怒意,才轻轻咬了一声,接道:“如若在下瞧的不错,公子大富大贵,却为祖德断送。”

这几句话大概是说得太重,那蓝衣少年不禁脸色一变。

雷飞吃了一惊,急急运气戒备,以防那蓝衣人出手施袭。

只听那娟儿轻轻叹息一声,道:“你这位走江湖的算命先生,胆子很大啊!”

雷飞道:“老汉一向是铁口直断,这位公子,又问祸不问福,老汉只好是有一句说一句了。”

只见那蓝衣少年摇摇头,道:“娟儿,不要怪他。”目光转到雷飞脸上,道:“你说我祖德不修,那是指很久以前,三代以上了?”

雷飞摇摇头,道:“小老儿不敢讲了。”

蓝衣少年道:“为什么?”

雷飞道:“讲出来,恐怕公子爷要生气。”

蓝衣少年道:“我要生气,那就早已生了,怎会等到此刻?有什么话,你只管说吧!说错了也不要紧。”

雷飞又拿起铜尺,在那蓝衣少年手上划了一阵,突然抬头说道:“公子贵姓?”

那蓝衣少年道:“在下姓韩,难道姓氏也和相法有关么?”

雷飞点点头,道:“生辰姓名,不能说全无关系。”

蓝衣少年不再答话,凝目望着雷飞,看他手中铜尺,比来比去。

大约过了一盏热茶工夫,雷飞放下那蓝衣少年的左手,道:“公子说过不生气,老汉斗胆直言,令祖的败德之事,可由你公子算上不及三代。”

蓝衣少年一皱眉头,道:“那是说不是我爹爹,就是我爷爷了?”

雷飞故作为难之状,道:“这个,这个,大概是差不多吧!”

蓝衣少年伸手从怀中摸出一锭黄金丢下,牵着娟儿匆匆而去。

李寒秋望着两人远去的背影,呆呆出神,那人虽然是牵住娟儿之手,但李寒秋感觉,却如同牵去了自己的心一般。

雷飞望了那丢在木桌上二的黄金一眼,怕不有五两多重,心中暗道:“这小于很大方啊!”

眼看夜景初闹,游人渐多,当下匆匆收了摊子,行到李寒秋身侧道:“走!咱们喝两盅去。”

李寒秋如梦初醒般,紧随在雷飞身后而去。

雷飞走到一座卖货的摊前,把手中东西一放,道:“店东人,请看着,我要是明早还不回来,这东西就送给你了。”

也不管那人答不答应,东西一放,大步而去。

李寒秋随在身后,又转了两条街,到了一座很大客栈前面。

雷飞低声说道:“今晚上,咱们就在这里。”大步直向里面行走。

直穿进二重院庭,到了一座跨院前面。

这座跨院,在这座大客栈中,似是自成一格,紧紧关着木门。

雷飞举手在门上轻轻击了两掌。

李寒秋心中暗想:“他举手敲门,那是这跨院早已住的有人……”

忖思之间,木门呀然而开。

只见一个年十四五岁的青衣童子,当门而立,打量了雷飞和李寒秋一眼,道:“你们找什么人?”

雷飞道:“药师在么?”

那童子摇摇头,道:“你们明天一早来吧!”

砰然一声,关上木门。

李寒秋低声问道:“什么药师?”

雷飞道:“当今武林中第一大夫,不管什么疑难杂症,无不着手回春,只是生性古怪,不喜和武林人物交往。”

李寒秋道:“你认识他!”

雪飞道:“认识,我无意中看到这门前留下暗记,才知道他到了此地。”

李寒秋道:“咱们找个地方住,明天一早再来。”

雷飞微微一笑,道:“这地方最安全。”

李寒秋道:“但人家不在家,咱们怎可冲进?”

雷飞道:“他留下暗记,约人到此相晤,怎会不在家呢?只不过是他不想接见咱们而已。”

李寒秋道:“他既然和你相识,为什么又不肯接见?”

雷飞道:“那童子不认识我啊!”

李寒秋道:“此刻咱们应当如何?”

雷飞道:“想法子冲进去。”

李寒秋道:“不怕激怒那药师么?”

雷飞笑道:“就算激怒了他,也比住在别处安全。”

李寒秋皱皱眉头,不再多问。

雷飞侧耳在门上听了一阵,道:“咱们进去吧1”一提气越墙而人。

李寒秋心中虽然有些不愿,但也无可奈何,只好一提气,随在雷飞身后而人。

只见一座小院落中,摆了两列盆花,一座精致的瓦舍中,不见一点灯火。

雷飞行到精舍门前,举手在门上连叩五响。

只听一个清冷的声音道:“门未上栓。”

雷飞一伸手,推开术门。

李寒秋凝目望去,隐隐可见幽暗的厅中盘坐着一个人。

雷飞轻轻咳了一声,道:“谭药师,久违了。”

厅堂中又传出那清冷的声音道:“你是雷飞?”

雷飞道:“正是在下。”

那清冷的声音道:“你胆子很大,夜暗之中,也敢闯进来。”

雷飞一抱拳,笑道:“谭药师不肯接见,在下只有闯进来碰碰运气了。”

谭药师冷笑一声,道:“那人是谁?”

雷飞道:“在下一位很知己的朋友。”

谭药师道:“老夫下午才到此地,行动隐秘,鲜为人知,怎的你立刻知晓呢?”

雷飞道:“药师可是约一位朋友在此相会么?”

谭药师道:“老夫倒忘了你有辨识暗记之能……”语声一顿,接道:“你们进来吧!”

雷飞轻轻一扯李寒秋的衣袖,两人一齐行了进去。

谭药师伸手指指厅中木椅,道:“两位请坐吧!”

雷飞和李寒秋齐齐抱拳应道:“谢坐了。”

这时,那适才开门的童子,缓步行了出来,左手中捧着一个木盘,木盘上放着两个玉杯,行到两人身前,右手高举着一支蜡烛。

李寒秋不知那童子用心何在,但他觉出了必有用心。那童子似是在使那强烈的烛火,照射在雷飞和自己的脸上。

待到李寒秋和雷飞各自伸手取去五杯,那童子才放下火烛退去。

谭药师轻轻咳了一声,道:“两位都经过易容了么?”

雷飞道:“江南双侠势力庞大,我等不得不略避其锋。”

谭药师道:“雷飞,你素知老夫,我是向不愿和生人相见,除了重大事情外,又不喜和人谈古论今,对你是例外中的例外了。你找我有什么事,可以据实明说了吧?”

雷飞:“在下想请教药师和那江南双侠是朋友还是敌人?”

谭药师道:“目前我们是井水不犯河水。”

雷飞道:“药师到此,可是要参观那一年一度的英雄大会么?”

谭药师道:“老夫把毕生精力,都用在采药之上,素无争名之心。”

雷飞道:“那是来观赏秦淮花会了?”

谭药师微微一笑,道:“也许会顺便观光一下。”

雷飞道:“这么说来,药师到此,主要的是为那灵芝了?”

谭药师沉吟了~阵。道:“不错。”

雷飞点点头,道:“为那灵芝,已有很多武林高手送掉性命,药师想已知道了。”

谭药师摇摇头,道:“老夫不知……”语声一顿,接道:“你问完了吧?”

言下之意,无疑在下逐客令了。

雷飞装着不懂,道:“咱们想借药师这后院厢房借行一宵,不知是否可以?”

谭药师沉吟了良久,道:“老夫如不答允,未免太小气了。但你们住此,必得答允老夫一个条件才成。”

雷飞道:“什么条件?”

谭药师道:“老夫今夜有客人来,两位不能从中惊扰。”

雷飞道:“这个自然。”

谭药师道:“好!你们请到左面厢房中住吧!”

雷飞应了一声,伸手取到玉杯,打开杯盖,捞出一枚形如枣子大小的青果,吞了下去。

李寒秋跟着雷飞也打开杯盖,取出一枚青果,放入口中。

谭药师道:“如是明晨两位要走,只管请便,不用再见我辞行了。”

雷飞站起身子,应道:‘也许我们明天还要借住一日。”

谭药师道:“老夫并非是好客的人.两位如能不借住,那是最好没有了。”

雷飞道:“到时间咱们再行商量。”一抱拳,向外行去。

李寒秋一切举动,都照着雷飞行事,也跟着行了出去。

雷飞直行人左面厢房之中,低声对李寒秋道:“李兄弟,这些天来,咱们一直没有放开胸怀地好好休息一次,今夜可以好好大睡一场了。”

李寒秋点点头,道:“适才,咱们进食那玉杯中的青果,不知何物?”

雷飞笑道:“吃起来像不像青果呢?”

李寒秋道:“不太像。”

雷飞笑道:“那根本就不是青果啊!这谭药师最不喜欢和武林同道来往,除非他有用你之处,或者被你撞上。但如见了他的面,他必以自制的药果待人。据说这药果分有三等,那最上等的药果,不但味美可口,而且还可以延年益寿,增长功力;就是那最下等的药果,也有益血补气,强身壮筋之用。”

李寒秋道:“咱们适才吃的药果,是最上等呢,还是最下等?”

雷飞呆了一呆,道:“大约是最下等吧!”

李寒秋微微一笑,也不再多问。

雷飞轻轻咳了一声,道:“兄弟,你为人君子,非礼勿视,非礼勿听,小兄也不愿让你作违背心意的举动,你今天只管放心睡觉。”

李寒秋道:“你呢?可是想准备偷听别人的谈话么?”

雷飞道:“不错,我先瞧瞧那来人是谁,如是正人君子,那就罢了,如若不是好人,咱们不存害人之意,也该有防人之心才成。”语声一顿,道:“何况谭药师太重要,如若他倒向江南双侠,不但对整个江湖都大大有碍,对你报仇的事,也是一大阻力。”

李寒秋道:“好吧!雷兄的江湖经验、阅历,无不强过兄弟,一切由雷兄作主就是。”

雷飞道:“好,你就睡觉吧!”

幻想时代扫校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