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54 章 惊涛连绵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五十四章 惊涛连绵

那黑衣人还未来及答话,只听外面有人问道:“如若那十二美女,七日之中还选不到夫婿,那擂台可要暂作结束么?”

李朗道:“照兄弟的看法,我武林中,不乏英雄、豪杰,岂有选不出十二个人品、武功俱佳之人?”

那人又道:“如是那十二美女眼高于顶,万一选不上呢!”

李朗道:“兄弟是负责看护这座花场,对那十二美女选夫比武的规矩,知晓不多,明日夜间开台之时,自有人和诸位详细说明比赛办法,恕兄弟不再多言此事了。”目光转动,不禁一怔,道:“奇怪……”

他大概自知失言,“奇怪”两字出口,立时闭口不再多言。

李寒秋凝目望去,只见那黑衣人竟已不知何时走失不见。

他夺下的一把鬼头刀,却端端正正地插在地上。

李寒秋低声对雷飞说道:“这个人很厉害,单是忽隐忽现的身法就叫人莫测高深了。”

雷飞道:“咱们走吧!找个较清静的地方,休息一下。”

但见李朗抱拳说道:“纷争已解,诸位还请各归原位饮酒、吃茶去吧!”

四周群豪,自知再无可看的事,纷纷散去。

雷飞带着李寒秋行到花场一角,在两张竹椅上坐了下来。

一个女婢及时奉上了两杯香茗。

雷飞待那女婢去后,低声说道:“兄弟,你瞧出来没有?”

李寒秋道:“什么事?”

雷飞道:“这秦淮花会上布置得十分严密,咱们两人已经被人盯上了。”

李寒秋道:“咱们早些走吧,行向荒郊无人之处,把那盯梢之人宰了,明天换个面孔再来。”

雷飞道:“事情只怕不似你想的那样简单。”

李寒秋道:‘那要如何?”

雷飞道:‘消除他们对咱们怀疑之心。”

李寒秋道:“这个太难了吧?”

雷飞道:“那黑衣人替咱们挡了一阵,现在,整个会场中人,都已经开始行动,找那黑衣人的下落。”

李寒秋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说道:“雷兄,你注意到那受伤的吴恒没有?”

雷飞微微一怔,道:“没有。”

李寒秋道:“那人受伤很重。如若不能及时解救,只怕要废去一条左臂。不管他是否是江南二侠的人,但他在会场受伤,江南二侠总是不能不管,想不到,他竟也悄然溜走。”

雷飞还未及答,瞥见一男一女行了过来。

这秦淮花会,就武林各种聚会而言,表面上确是充满着自由自在的气氛,所有进入会场之人不受束缚,各个花场之上,都备有美酒茶点,随便食用,除了初登花场时,由女婢过来招呼一声之外,再无其他之人再来麻烦,花丛藤椅上,场心席位,随你选择,虽然暗中正有着很多人监视,但表面上,却是一点也瞧不出来。

雷飞和李寒秋早知内情,心中警觉,也特别的敏锐,眼看有人行了过来,立时住口不言。

那一男一女行到李寒秋和雷飞身前,缓缓在两人对面坐了下去。

雷飞和李寒秋闭眼假寐,躺在两张藤制躺椅之上。

那一男一女落坐对面,和两人相距也就不过是四尺左右。

一个女婢紧随而到,摆下了两杯茶和一盘细点后,悄然退去。

李寒秋微启双目,打量那男女一眼,只见那男的约二十五六,生得甚俊,女的不过十七八岁,一身青色劲装,貌仅中姿,但她身上交叉的镖袋,却引人注意。

李寒秋在江湖上走动不久,不知那交叉缥袋代表着什么?但却可从那镖袋数量中,证明她是一位极擅暗器的高手。

只听那男的说道:“大妹子,这地方好玩么?”

那青衣少女道:“好玩是好玩,但我心里害怕得很。”

那男的说道:“怕什么?”

青衣少女道:“泊姥姥追来。”

男的冷笑一声,道:“咱们已经逃了数千里,她哪里还会追上?我瞧你是太多虑了,像你这样终日里提心吊胆,生活得有何趣味?”

青衣少女低声说道:“小声些,对面有人。”

那男的笑道:“谁会管我们,你不用疑神疑鬼的多心了。”

青衣少女望了李寒秋和雷飞一眼,看两人静静地躺着未动,才轻轻叹息一声,道:“王大哥,为什么咱们一定要在人多地方出没呢?咱们能找个深山大泽,人迹不到的地方,过上一辈子,不是很好么?”

但闻那男的缓缓说道:“那日子太寂寞了,我如何能过呢?”

青衣少女道:“有我陪着你,怎会寂寞呢!”

那男的摇着头,道:“不成,不成,虽然有你陪着我,但那深山大泽之中,只有咱们两个人愁容相对。”

青衣少女皱了皱眉头,道:“你不是说过么?只要我陪你,什么事都可以不理会么?”

那男的瞧瞧女的,道:“话虽不错,不过,此刻时机不同了。”

青衣少女道:“哪里不同?”

男的叹道:“此一时也,彼一时也。那时,我对你说出此言,却也是有此存心。但咱们流浪这些日子之后,我又变了主意。”

那青衣少女冷笑一声,道:“王宝山,我还没有嫁给你,你已经对我厌倦了,是么?”

王宝山道:“在下过去一个人游荡江湖,逍遥自在,从来不用逃避别人的追杀,但自从和你相偕而行,就开始逃亡生涯,昼伏夜行,一日间数易衣着……”

青衣少女接道:“是你跪在我面前立下重誓,求我和你同走,如何能怪得我呢?”

王宝山道:“不错,那时我实未想到逃亡之苦如此的难受,当真是生不如死了。”

青衣少女道:“现在你要如何?”

王宝山道:“唉!你的武功和暗器手法,都不在同门之下,只要不是那老婆子亲自追到咱们,其他六人,自也是不用怕她们了。”

青衣少女摇摇头,道:“你要我和同门姊妹们动手拚命?”

王宝山道:“现在她们还未追上,待她们追上咱们的时候,再行动手不迟。”

青衣少女道:“不行,我绝不能和同门动手。咱们只有一个方法,那就是跑,跑得她们追不上,找不着。”

王宝山道:“这等亡命天涯的日子,我实在过不下去了。”

青衣少女两道森寒的目光,凝注在王宝山的脸上,道:“你要如何?”

王宝山怔了一怔,道:“没有什么啊!我是说咱们这等逃亡下去,不是办法。”

李寒秋暗中观察,把两人举动看得十分明白,两人一番问答之言,也听得十分清楚,看那王宝山对那青衣少女又讨厌又害怕的模样,心中暗暗好笑,忖道:“既是如此,又何必当初苦求人家私奔呢?””

但闻那青衣少女说道:“逃命不是办法,你有什么良策呢?”

王宝山道:“咱们可以找一个投奔之处,借他人之力,掩护我们。’”

那青衣少女沉吟了一阵,软化下来,道:“咱们投奔何处呢?又有什么人敢收留咱们呢?”

王宝山道:“眼下就有一处地方,只是咱们要设法建点功劳才成。”

那青衣少女摇摇头,道:“我想江南双筷,还不敢和我师父为敌。”

王宝山笑道:“这个我已经打听清楚了,如是我们在一月之前,投奔于他,他定然会把咱们捆了起来,送往令师之处。但此刻,大不相同了。”

青衣少女道:“为什么?”

王宝山道:“因为,他们现在正在大肆罗致人手,咱们投奔,自然会被他录用。不过……”

青衣少女道:“不过什么?”

玉宝山道:“以你的武功和暗器手法,投奔他们自是欢迎,但我必得设法立件大功,才能获得他们重用。”

李寒秋心中暗道:“听那王宝山的口气,似是那女的不但武功方面强过他,而且还是大有来历的人物。”

但闻那青衣少女说道:“你要立什么功?”

王宝山微微一笑,道:“这个么?要慢慢地看了。”

青衣少女一皱眉头,道:“你心中好像有些事,一直在欺骗着我。”

王宝山道:“没有啊!”

青衣少女轻轻叹息一声,道:“在我的感觉之中,你现在似是没有过去对我好了。”

王宝山道:“这个你千万不要多心,小兄对你还是一样。”

雷飞看两人谈话,渐涉儿女之情,低声对李寒秋道:“咱们走吧!”

李寒秋点点头,正待起身,瞥见花场女婢,带着两个大汉,行了过来。

雷飞和李寒秋都瞧出,立时将要有变故发生,准备站起的身子,又坐着未动。

只见那女婢带两人行向青衣少女跟前,道:“就是这两位了。”

那两个大汉齐声说道:“多谢姑娘带路。”

那女婢微微一笑,转身而去。

两个大汉伸手拉过两张椅子,在两人对面坐下。

只听其中一人道:“姑娘是来自雨花谷中么?”

青衣少女还未来及答话,王宝山却抢先说道:“两位是什么身份?”

那左面大汉低声说道:“我们希望先知道这位姑娘和阁下的来历,再说我们自己的身份不迟。”

王宝山道:“区区王宝山。”

左面大汉道:“原来是王兄,兄弟久仰了,这位姑娘是……”

王宝山道:“不错,她来自雨花谷中。”

左面大汉目光转到那青衣少女身上,道:“姑娘可是雨字排行,芳名雨春?”

青衣少女怔了一怔,道:“你们怎么知道?”

左面大汉淡淡一笑道:“在下等还知道,姑娘离开雨花谷,是不辞而别。,,

那青衣少女霍然站起身子,道:“是又怎样?”

只见寒光一闪,手中已多了一把宝剑。

李寒秋暗暗赞道:“这丫头好快。”

左面大汉接道:“姑娘不用生气,在下等并无和姑娘动手之心,还请坐下谈吧1”

雨春冷笑一声,道:“你们怎的知晓我的名字?”

左首大汉道:“令师飞函天下各大门户,捉拿姑娘,那函件中,并绘有姑娘的形貌、姓名,故而,我等能认出姑娘。”

王宝山道:“两位既非捉拿我等,那是用心何在?”

左首大汉望了王宝山一眼,笑道:“王兄,我们希望先和雨春姑娘谈出一个结果之后,再和王兄谈不迟。”

言词之中,分明对那位雨春姑娘十分重视,但对这位王宝山却又十分冷淡。

王宝山望望那青衣少女,满脸不安之状。

雨春轻轻叹息一声,道:“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先说明白吧!”

左首大汉道:“姑娘是来自雨花谷的雨春姑娘,不错了?”

雨春道:“是我。”

左首大汉低声说道:“我家主人,想请姑娘一叙,不知可否赏光?”

雨春道:“你家主人是何许人?”

左首大汉道:“姑娘见面之后,自然会明白了。”

雨春望了王宝山一眼,道:“你们有什么事,和他谈吧!用不到和我说了。”

左首大汉怔了一怔,道:‘他当真能代表姑娘么?”

雨春道:“不错,不论他如何决定,我都会听他的话。”

王宝山微微一笑,道:“雨春姑娘的脾气很坏,两位有什么事,只有先和在下谈了。”

那左首大汉低头在王宝山耳边低言数语,王宝山忍不住点头。

这一番附耳低言,不但李寒秋等听不明白,就是那雨春也无法听得两人谈些什么。

只见王宝山站起身子道:“春妹妹,咱们去瞧瞧吧!”

雨着站起身子,随在王宝山身后行去。

那左首大汉,抢在王宝山前面带路,右首大汉断后而行。

四人穿过花场而去。

李寒秋目光转动,看附近丈余内,并无别人,才低声问雷飞道:“你看明白了没有!”

雷飞点点头,道:“明了八成。”

李寒秋道:“开始之时,我还有些明白,后来,就糊涂了。”

雷飞道:“你不知雨花谷,也不知王宝山的为人,自然是很难了解了。”

李寒秋道:“兄弟还有一点想不明白。”

雷飞道:“什么事?”

李寒秋道:“咱们两人坐在此地,他们就没有瞧到么?”

雷飞道:“自然是瞧到了。”

李寒秋道:“但他们却全然不把咱们放在心上,不论什么事都谈了出来。”

雷飞道:“那王宝山原先是有意让咱们听到,但见咱们毫无反应,那就不再把咱们放在心上了。”

李寒秋道:“后来两人呢?”

雷飞道:“妙的是他们可能误会了咱们是那王宝山的朋友,或者认为咱们已经受了暗算,或者是………”瞥见一个花婢,急急行了过来,当下住口不言。

两人仰卧在竹椅之上,装作睡熟未醒,暗中却微启一目,监视那花女的举动。

只见那女婢低下头去,在雷飞脸上查看,似是要瞧瞧他是真的睡熟,还是装作。

雷飞无可奈何,只好紧闭双目。

这时,他已真的无法瞧到那花女举动了。但李寒秋却全神贯注那花女的举动。

只见她右手疾沉,直向那雷飞的右腿之上击了下去。

李寒秋无法瞧出她手中执有何物,口中急急叫道:“雷兄小心……”右腿抬起,踢向那女子右腕。

雷飞动作快速,听得李寒秋呼叫,立刻一提气,疾向一侧翻去。

那花女已然觉察出遇上高人,右手一转,拍向雷飞的右手,突然向李寒秋右脚迎去。

李寒秋早已想到她手中可能暗握利器,是以十分留心瞧看。

果然,只见她迎击过来的右手中,闪动着一点寒芒。

只听雷飞低声说道:“放手。”一指点中那花女背后穴道。

那花女就算武功高强,也无法挡受这两大高手围攻之势。

雷飞动作奇快,左手一指点中了那花女的穴道之后,右手已同时取下她襟前白绢,堵住那花女嘴巴,不让她呼叫出来。

两人动作虽快,但仍是怕人看到,李寒秋捏开她右手一看,果见她手中握着一枚钢针,收起钢针,低声说道:“咱们走吧!”

雷飞缓缓把那花女放在竹椅上,匆匆离开了会场。

幻想时代扫校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