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65 章 最喜妇人心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六十五章 最喜妇人心

这时,已有一个身着玄色衣服的美女,缓步行了出去,悄然站在金嬷之后,金嫲说完话退入后台,那玄衣女立时行向前台,欠身一礼道:“贱妾秀薇,哪一位登台赐教?”

她说话很简短,神色也很庄重,年龄也大了很多,大约在二十一二的样子。

李寒秋心中暗道:“这已是第九阵了,天色已入深夜,比过这一阵,只怕就到了休战时刻,难再比试下去。”

凝目望去,只见秀薇那清澈的双目,开合间光如冷电,不禁心头一震。暗道:“这丫头内功精深,已到了极高境界。”

忖念之间,忽见人影一闪,一个全身疾服大汉,跃上彩台。

这秀薇比起前面八女,更为美艳,年龄较大,也更成熟,只是她一脸严肃,使人有着艳如桃李,冷若冰霜的感觉。

只听她冷淡地说道:“阁下请通姓名。”

那大汉道:“八卦门下首座弟子姜旺……”

秀薇接道:“够了,你准备比什么?”

姜旺道:“掌法。”

秀薇道:“八卦掌在江湖小有名气,选掌法是你的看家本领了。”

姜旺道:“姑娘的口气很大”

秀薇一皱柳眉儿,道:“你出手吧……不出手你将失去先机。”

姜旺道:“如是在下胜了姑娘,姑娘是否……”

秀薇接道:“一切遵照合规,你胜了任你如何处置。阁下可以出手了,你如再不出手,我要出手。”

姜旺道:“在下恭敬不如从命。”扬手一掌,劈了过去。

秀薇也不闪避,左手一抬,横里扫出,隔开姜旺的掌势,右手一扬,推了过去。

这一招快速绝伦,姜旺回救不及,横跨三尺,避开掌势。

哪知秀薇动作奇快,姜旺身了还未站好,秀薇的掌势已然追踪而到。

只听蓬然一声,迎击在姜旺的前胸之上。

姜旺身子一晃,由台上直掉下去。

秀薇掌势的快速恶毒,使台下观战之人,个个心中震骇。

因为,那姜旺跃上台的身法,看上去并非弱手,但却在不足三合中,被那秀该打下了彩台。

李寒秋目光一转,只见那姜旺仰卧地上,双目圆睁,口角鲜血涌出。他似要讲话,但却又讲不出来。

只听一个冷冷的声音说道:“青竹蛇儿口,黄蜂尾上针,二物不算毒,最毒妇人心。”

秀薇冷笑一声,道:“什么人?”

只见人影一闪,一个身着灰布长衫,足登多耳麻鞋的中年人,飞身彩台之上。

秀薇冷冷瞧了那灰衣人一眼,道:“看你装着,颇似丐帮中人,但你衣服却洗得太干净了。”

灰衣人哈哈一笑,道:“姑娘很有见识啊!”

秀薇道:“通上名来,咱们可以动手了。”

灰衣人道:‘不用了,你胜了我,诵了姓名.未免砧污在下师长,待在下胜了姑娘之后.再行通报不迟。

秀薇冷笑一声,道:‘登台之人.非通姓名不可,你如不愿通报真实姓名,说个假的也好……

灰衣人淡淡一笑,道:“好!那你就叫我石二郎吧!”

秀薇右手一扬,道:“石二郎小心了。”呼的一掌,劈了过去。

灰衣人左手一抬,硬接掌势,右手一招“穿心拳”,捣了过去。

秀薇左手疾出,五指箕张,扣向那灰衣人的右腕脉穴。

灰衣人易掌为拿,反向秀薇腕上扣去。

这两人一搭上手,全是随机应变的毒辣招数,近身相搏。

秀薇冷哼一声,疾退两步。但她一退之后,立时又欺身而上,以迅雷的速度,双掌一齐攻到。

灰衣人双手左右分出,击向秀薇双手腕穴,迫得秀薇门户大开。

秀薇怒道:“好轻薄的招数。”一侧身,抡掌击出。

双方展开了一场激烈绝伦的恶斗,秀薇仍然是攻多守少。

转眼之间,两人已搏斗了二十余合。

忽然间,秀薇娇躯一侧,左肩探出,硬接了石二郎一掌。

但秀薇也借一缓工夫,右手急出,按在了灰衣人的前胸之上。

只听灰衣人间哼一声,身子摇了两摇,头下脚上的栽下彩台。

那秀薇却娇躯晃动,一连向后退了两步,肃立台上。

台下之人,都看得很清楚,那石二郎先击中了秀薇一掌,秀薇却在石二郎前胸一掌,但两人身受之伤,却是大不相同。

石二郎栽下彩台,口中流出鲜血,秀薇却仍然能站在台上。

只见金嬷缓缓由后台走了出来,道:“孩子,哪个胜了?”

秀薇道:“石二郎已失去再战之能,按照台规,应该是我胜了。”

金嬷道:“你中了一掌?”

秀薇道:“不错,但我却伤而无事,还可再战。”

金嫲道:“鸣锣三响,如是那石二郎仍不能起身再战,你才算胜了此阵。”

秀薇道:“听凭金嬷主张。”

金嬷望着台下的石二郎,道:“石英雄听着,依据台规,鸣锣三响如是阁下还不能起身应战,那就要认败了。”

说完话,举手一挥。

当的一声锣鸣,传人耳际,声闻全场。

凝目望去,只见那仰面而卧的石二郎,动也未动一下。

三声锣罢,石二郎仍是未动过一下。

金嬷一皱眉头,纵身跃下彩台,左手扶起了石二郎,右手按在石二郎鼻息之间,摇摇头,道:“孩子,你把人打死了!”

秀薇道:“相打无好手,我要不打死他,他要打死我了。”

金嬷举步一跨,肥胖的身躯,陡然登上彩台,回顾台下,道:“这位石英雄不幸亡故,秀薇胜了。”

但闻一个森冷的声音,接道:“这裁判不公平。”

秀薇道:“阁下何许人,有话请登上彩台再说如何?”

李寒秋暗自观察,心中已有些了然,此阵开始,将渐人悲惨之境,此后的花女,武功将一个比一个高强,手段也将一个比一个毒辣,登台比试之人,只怕是很难有什么好结果了。

但闻那森冷的声音应道:“好狂的丫头!”

随着那声呼喝,一个全身黑衫、手执拐杖的老人,飞上彩台。

这人肤色黑得出奇,黑得叫人无法分辨他的衣着脸色。

李寒秋目光转动,只见雷飞双目圆睁,似是很注意那黑衣老人。

再看江南双侠,也是全神贯注在那黑衣老人的身上。

台下,起了一阵轻微的骚动,不少相识之人,都交头接耳,低声交谈。

显然,那黑衣老人,是一位大有名望的人物。

秀薇望了那老人一眼,道:“这彩台上订有规戒,比试兵刃,都得从这台上兵刃架中取用,不准用私人所带兵刃,以昭大公。

黑衫老人冷笑一声,道:“你想和老夫动手?”

金嬷挥挥手,阻拦住秀薇,缓缓说道:“看来阁下只是心怀不平上台,并非是存有登台比武之意。

黑衫老人道:“老夫这把年纪.纵然天仙临凡.也难使老夫动心。”金嬷道:“这就是了,阁下觉着老身处置不公,老身倒要请教阁

秀薇道:“好!你可以出手了。”

陆坤原想自己报上姓名之后,对方必然会有些震动,哪知对方竟然若无其事一般,似是根本不知陆坤是何许人物。

这情景大出了陆坤的意外,也使得陆坤为之怒火高烧,冷笑一声,道:“你似是未听到过老夫的名号?”

秀薇道:“咱们比兵刃,还是比掌法。”

答非所问,似是根本未把陆坤放在心上。

陆坤右手一抬,手中拐杖蓬然一声,插入台上的木板之中,道:“老夫和你比掌,让你三招。”

秀薇道:“不用让,咱们凭本领,分出生死就是。”语声一顿,道:“如若让阁下先出手,阁下定是不肯了。”

右手一招,呼的一掌,劈了过去。

陆坤左手一挥,五指伸开,迳向秀薇的脉门之上拿去。

秀薇口中虽似未把陆坤放在眼中,但她心中却明白遇上第一流的劲敌,这一战是凶多吉少,必须全神应付。

当下一收掌势,疾退三尺。

陆坤也不出手追袭,站在原地,肃然说道:“老夫在五十招内,使你失去抗拒之能,如是你能在老夫手下走过五十一招,那就算你胜了。”

秀薇也不答话,身于一倾,欺进两步,右手五指松握,缓缓地击向陆坤。

这一招来势奇慢,显然,这一击中,暗藏阴谋。

陆坤一直盯在秀薇右手之上,直待拳势将要近身,陆坤才突然地一翻右手,迎了上去。

秀薇似是就在用心引诱那陆坤硬拚这一掌,眼看陆坤挥掌迎来,那缓慢的掌势,突然加快。

双方一来一往之间,势道快速无比。

只听蓬然一声,双掌接实。

双掌一接之后,秀薇陡然一吸气,向后避开。

陆坤冷哼一声,道:“小丫头原来练有大手印的功力,无怪一击之下,震伤石二郎的内腑,取他之命了。”

大手印的武功,乃藏边喇嘛特有的武功,以后传人中原,也多是男子练习,鲜有女子习此武功,这秀薇以女儿之身,习成此技,的确是一桩大为奇怪之事。

台下之人,全都听得一怔。

李寒秋心中暗道:“这秀薇出身紫薇官,难道紫薇宫和藏边喇嘛还有什么渊源不成?果真如此,江南双侠这秦淮花会,只怕是另有所图了。”

只听黑煞神陆坤冷笑一声,道:“姑娘仗以取胜的能耐,已经抖出来了,不知还有什么仗恃?”

秀薇道:“大名鼎鼎的黑煞神,也不过如此而已,这一掌,你也未能伤得了我。”

陆坤怒道:“你如自信大手印成就很高,再接老夫一掌试试。”

秀薇道:“再接你一掌,也未必能伤得了我,但如此托大,何以向天下英雄交代?”

陆坤怒道:“你接了这一掌之后,再说不迟。”

右手一挥,呼的一掌,劈了下去。

秀薇竟也当真一举右手,硬接了陆坤一掌。

这一击,关系着陆坤的一世威名,是以掌势奇猛,聚集了他全身功力。

蓬然一声大震,秀薇被震得向后退了两步,跌坐在地上。

陆坤冷笑一声,道:“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还有再战之能么?”

只见秀薇举起左手,抱住右腕,站了起来。

但见人影一闪,金嬷疾跃而出,道:“孩子,你败了。”

陆坤双目盯注秀薇的脸上,一语不发。

秀薇回顾了金嬷一眼,道:“我败了?”

金嬷道:“不错,按照台规,你要到胜者面前认败,听他吩咐。 秀薇无可奈何,回目望着陆坤欠身一礼,道:“贱妾已败,听凭处置。”

陆坤一挥手,道:“你下去疗伤吧!”

原来秀蔽右腕在强力震荡之下,腕骨已折,十分疼痛,但她竟然能够强自咬牙忍受,不发一声呻吟。

秀蔽缓缓转过身子,慢步行人后台。

金嬷望了陆坤一眼,道:“阁下准备如何?再打下去呢?还是就此收手?”

陆坤道:“现在是第几阵了?”

金嬷道:“第九阵。”

陆坤道:“你们原来安排几阵?”

金嬷道:“一十二阵,我们原想十二阵至少可比上四五日,想不到参与花会的高手如此之多,只在两夜间,就比了九阵,看来比过十阵,不会有问题。”语声一顿,道:“如是都像你黑煞神这等身手,也许今晚上我们就要比过十二阵了。”

陆坤冷冷说道:“那是说,不让再比下去了。”

金嬷道:“阁下错了。”

陆坤怒道:“老夫哪里错了?”

金嬷道:“开饭店岂怕吃得多,武功越强的高手,登台比试,我ff]越是欢迎,像陆大英雄这种人,平日我们请也请不到啊!”

陆坤道:“那你是想留老夫再比试了?”

金嬷道:“这个么,老身也不敢奉劝,刀枪无眼,万一伤了你,那又如何是好?”

陆坤缓缓说道:“既是如此,老夫就再打一阵试试吧!”

金嬷道:“这个悉凭尊便了。”闪身退入后台。

就在那金嬷退人后台的同时,那后台之内,缓步行出一个身着银灰衣服的少女。

陆坤仔细看去,只见那少女秀眉星目,美艳异常,果是比秀薇更见动人。

但她举止行动,也似是比秀薇更冷漠,平视而行,似是根本未瞧到陆坤一般。

直待行到了陆坤身前,才缓缓转动星目,望了陆坤一眼,冷冷说道:“贱妾明薇。”

陆坤道:“姑娘对老夫说话,也是这般无礼么?”

明薇冷笑一声,道:“这彩台上不分年龄,只凭武功,你能够打败我,再老气横秋不迟。”

陆坤道:“咱们比什么?”

明蔽道:“你是客,我是主,自然任凭挑选了。”

陆坤道:“老夫让你选吧!”

明薇道:“时光宝贵,老英雄自愿放弃,贱妾只好先选了。”

陆坤道:“姑娘选什么!”

明薇道:“剑。”剑宇出口,人已探手由兵刃架上,取了一柄长剑,握在手中,呛的一声,利剑出鞘。

那兵刃架距她停身处还有六七尺远,只见一抬手,兵刃便已到手。

台下人,不是久走江湖见多识广,就是身负绝技的高手,但竟然忽略了那明薇的取剑小节,只有极少人看了出来,替陆坤暗自担心。

陆坤道:“好!老夫奉陪。”

大行两步,由兵刃架上,取过一柄长剑。

他取剑时,脸上犹带笑容,但长剑人手后,忽然为之一怔。

原来,他伸手取剑之后,才想起那明薇适才取剑时,身子似是未动。

但闻明薇冷冷说道:“老英雄亮剑了。”

陆坤心生警觉,但已成骑虎之势,只好硬着头皮,抽出长剑。

明薇冷冷道:“你成名不易,出手可要小心了。”

陆坤心中暗道:“她取剑虽快,但年纪有限,量她功力未必强得过我。”

心念一转,豪气陡生,道:“姑娘先出手吧!”

明薇道:“好!长剑一探,闪起两朵剑花刺了过去。

陆坤但觉剑光一闪,寒芒分刺前胸两处大穴,不禁心头骇然,暗道:“好快的剑招。”右手一招,长剑划出一道寒芒,横里封去。

只见明薇一挫腕收回剑,随手一沉,刺向小腹。

她收剑发剑,快速无伦,陆坤推出的剑势,还未及收回,明蔽的第二剑已然攻到。

陆坤心中一震,骇然退后三步。

明薇如影随形,长剑吞吐,直袭咽喉。

她连发二剑,分攻陆坤上、中、下三盘。

陆坤横跨两步,长剑腕底翻云,闪起一片剑光,封住门户。

那知明薇长剑一闪,竟然刺向了陆坤握剑右腕。

这一剑攻袭的部位,奇妙异常,大大地出人意外,加上她出剑。@速,迫得陆坤又向后疾退二步。

剑芒闪过,刺穿了陆坤的右腕衣袖。

明薇连绵快速的剑势,不但使陆坤心生寒意,就是台下观战之人,也为之惊愕不已。

李寒秋暗暗忖道:“这丫头剑招如此之快,几乎不在我‘七绝魔剑’之下。”

心念转动,明薇又攻出八剑。

陆坤原想以深厚的内功,和明薇硬接硬拚几剑,那知明薇剑招轻灵迅速,陆坤长剑挥舞,竟然是和他剑势一接,旋又游开。

这时,陆坤已然被明薇快速的剑势,逼到彩台一角,只要他再向后面退上两步,就要摔下台去。

身置绝地,陆坤不得不振起反攻,大喝一声,全力横扫一剑。

眼看陆坤扫出剑势,就要击中明薇之剑,明薇突然一沉腕势,长剑错开,险险避过了陆坤扫出的剑招,人也向后疾退了两步。

两人交手数招,那陆坤始终未能反击,此刻挥剑一击,逼退强敌正想挺胸反攻,那知明薇突然一翻手,刺向陆坤右腕。

这一剑以静制动,巧妙极了,陆坤第二剑还未递出,明薇剑势,已逼上陆坤的手腕。

陆坤后无退路,封架已来不及,吃明薇剑锋一闪,刺中右腕。

明薇收剑而退,冷冷说道:“承让了!”

陆坤五指一松,手中长剑落地,黯然说道:“罢了!罢了!老夫世英名,想不到栽在你这位年轻的姑娘手中。”

言罢,纵身跃下彩台,隐没在夜色之中。

幻想时代扫校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