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74 章 霸王请客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七四章 霸王请客

钟弃子回头看去,只见金嬷大步而出。

李寒秋暗中留心察看,感觉台下四角,似是都有人在蠢蠢欲动。

只听钟弃子缓缓说道:“什么事啊?”

金嬷道:“阁下准备把三英姑娘带往何处?”

钟弃子道:“在下胜了她,为什么不能带她走呢?”

金嬷微微一笑,道:“不错,你胜了她,三英应该归你所有,这是我们立下的比武规章,自然是不能食言。不过,我们那规章之中,还有一条规定,那就是胜了人,要参加我们会中的婚礼大典。”

钟弃子道:“在下说过了不参加你们婚嫁大典。”

金嬷道:“但是,我们并没有答应啊!”

钟弃子微微一笑,道:“有道是嫁鸡随鸡,这位三英姑娘,既然已为我所有,似乎是用不着诸位再费心了。”

金嬷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我等既然立下了规矩,凡是登台比武之人,都该遵守才成,阁下如要例外,要我等如何向人交代?”

钟弃子道:“那是你们的事了,和在下无关。”

李寒秋心中只听得大感奇怪,暗道:“这是怎么回事呢?这钟弃子英雄气度,不似喜爱女色之人,怎会这般迫不及待要带她离开呢?难道是那三英姑娘,暗用传暗之术,求他的不成?”

但见金嬷脸色一变,冷冷说道:“阁下此言差矣!我们举行这秦淮花会,使下天英雄得配佳人,立意不为不善。不过,希望参与之人,都要遵守规矩才成。”语声一顿,接道:“自然,对于不守规矩的人,我们也早已安排了对付之策。”

钟弃子冷冷说道:“金嬷之意呢?”

金嬷接道:“老身之意,希望钟大侠能够遵守我们的规章。”

钟弃子道:“如若在下不肯遵守,那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后果?”

金嬷道:“我等将倾尽全力,阻止阁下离此。”语声微微一顿,接道:“秦淮花会,已比武十二阵,前十一阵,虽然小有风波,但还可说得过去,如是这最后一阵,闹出什么不欢之局,那就使整个花会,为之减色不少了。”

钟弃子道;“金嬷既然知晓此事,希望多多忍耐一下。”

金嬷道:“钟大侠为何不肯忍耐一下呢?”

钟弃子长长吁一口气,道:“在下有一个性格,说出口的话,从来不肯更改。”

金嬷道:“咱们立下的规矩,也绝不能因你钟大侠一人更改。”

钟弃子神色肃穆,缓缓说道:“这么说来,那是难免冲突了?”

金嬷道:“破坏我们花会规章,不是比武,咱们不会和钟大侠单打独斗。”

钟弃子道:“那是说,诸位准备施展群攻了?”

金嬷道:“可以这么说,钟大侠如要动强,咱们不能不全力应付。”

钟弃子目光转动,扫拣了四周一眼,冷冷说道:“金嬷,这花会中究竟是何人作主?你?还是江南双侠?”

李寒秋听他突然直接地叫出了江南双侠的名字,不禁心中一动暗道:“难道他这番大闹花会,是有预谋而来,如若他是为挑江南双侠这座花场,实该助他一臂之力才成。”

但闻金嬷冷笑一声,道:“这似乎和阁下无关吧?老身也不想回答你。”

只听三英姑娘低声接道:“放开我,你本领再大一些,也无法冲出此地。”

原来,前日比武中走了一人,是以,花会中又经过一番布置,船位也经移动,利于防守、封锁。

只是,移动过船位,又经过了一番精密的布置,不特别留心,很难看得出来。

今宵是最后一夜,也是江南双侠计谋安排的最后成败机会,在这花舟的四面,都已布下高手和充分的应变准备。

自然,这些安排,除了几个首脑、重要人的物之外,就是那些花女们,也不知晓。

三英言外之意,钟弃子如何能知,但这句话,反而激起钟弃子豪壮之气,哈哈一笑,道:“这么说来,你们早有准备了?”

金嬷道:“不错,我们对那些奉守规矩的人尊敬有加,而且还善尽保护之责,但对那些有意破坏花会的奸邪之徒,却也并不畏惧,纵然他身怀绝技,我们也能对付。”

钟弃子双目神光闪动,冷冷瞧了金嬷两眼,目光转到三英姑娘身上,缓缓说道:“你已败在我手中,不论你们的戒规如何,你已应该把我视作你的知己和世间最为亲近的人,是么?”

三英姑娘只觉那双目中炯炯的神光,直似利剑一般,刺入了人心深处,怔了一怔,道:“不错啊!”

金嬷冷厉地接道:“错了,在未行婚拜大礼之前,你还是你,他还是他,彼此是漠不相关。”

三英轻轻叹息一声,道:“金嬷说得是。”

钟弃子口中虽然在和两人谈话,实则一对神光充足的眼睛,一直在暗中留心着台下四面的举动。

但闻金嬷重咳了一声,道:“老身想不通一件事。”

钟弃子道:“什么事?”

金嬷道:“阁下为什么急在一时,不能耐受片刻的婚典?”

钟弃子道:“你们立下这戒规就不对,为什么一定要人参与婚典呢?”

金嬷回首一顾,只见内台中火光一闪而逝。

这正是他们约好的信号,暗示各处准备,都已妥当了。

金嬷冷笑两声,道:“阁下快请放开三英姑娘,老身还要照应那些守规的新人们,准备大典,无暇和阁下多言了。”

钟弃子突然放声大笑,道:“这是你们早已准备好的圈套啊!”语声一顿,神情突传肃然,道:“虽然你们有着很充份的准备和多方埋伏,但你们不要忘了,这场中还有着无数高手,我不信你们布置在四面实力,能和在场的高手对抗。”

显然的,钟弃子这几句话,已有了很大的挑拨作用,引起了台下很多武林高手的疑心,一阵交头接儿低语。

金嬷望台下形势,心中暗暗一震,忖道:“看样子,这钟弃子的挑拨,已在引起了轻微的混乱,如若一个处理不当,立时将引起了全面的大乱,必得耐心应付才成。”

心中念转,口中说道:“钟大侠这番话说得很奇怪,在下有些不明白,你个人的狂妄越规,不肯遵守我们立下的比武戒规,和与会之人何干?十二花女,个个如花似玉,身手不凡,登台选婿,众目所睹,这又和圈套,何关呢?”

果然,金嬷这番话,也发了很大的力量,广场中又恢复了暂时的平静。

金嬷眼看激动的群众情绪大见缓和,微微一笑,又道:“钟大侠,是非自有公论,阁下妄图挑拨起群情纷扰,只怕是用心难逢。”

钟弃子回顾了三英一眼,道:“姑娘,对不住了。”

左手一收,把三英挟在胁下。

三英已被点了穴道,早已无抗拒之能。

钟弃子右手执刀,高声说道:“在下不希望闹出惨剧,但也不愿屈服于诸位的威迫之下。”

金嬷目光转到钟弃子的身上,缓缓说道:“阁下这等气势,不觉着太过凌人么?”

钟弃子脸色严肃,缓缓说道:“你当真想拦阻在下么?”

金嬷道:“老身负责管理花女,自然不能置身事外了。”

钟弃子道:“金嬷既然要管,在下希望你自己要估量一下。”纵身直向台上飞去。

金嬷右掌一抬,砰的一掌劈了过去。

钟弃子冷笑一声,身子一侧,竟然用右肩硬接一掌。

但闻砰然一声,金嬷一掌硬打在钟弃子的右肩上。

钟弃子身子一晃,人向金嬷身侧冲了过去。

金嬷虽然击中了钟弃子一掌,但人却被震得向后退了一步。

金嬷脸色一变,左手一抬,从兵刃架上抓过了一声长剑,大声喝道:“钟弃子,不要走。”长剑一振,连人带剑直向钟弃子扑了过去。

寒芒疾闪,点向钟弃子的后背。

李寒秋看那金嬷飞跃而落的身法,心中暗暗忖道:“这妇人身子如此肥胖,武功却是不弱。”

只见钟弃子回手一刀,响起了一声金铁交鸣之声。

凝目望,只见那金嬷停身在三丈开外,手中宝剑,已然脱手而去。

钟弃子却仍然站在原地,神情肃然地说道:“金嬷,在下和人动手,只让两次,我已两度对你手了留情,你如再不知进退,不要怪在下刀不毒辣了。”

金嬷攻出了一剑一掌之后,已然知晓了这钟弃子确有着人所难及的武功,自己决非他之敌,如再行出手,势必自取其辱。当即木然站在当地,不言不动。

钟弃子仰天大笑一声,放步向前行去.

三英已然完全丧失了反抗之能,只有任那钟弃子抱着而行。

金嬷竟是不敢出手拦击。

这时,突闻一人高声说道:“花会至此已完,再无美女比试,咱们留在这里瞧什么呢?”

这一声呼喝,果然发生了强大的效用,立时有一群看热闹的人,起身向外行去。

这是一股庞大的势力,江南二侠虽然有着精密的埋伏,也不敢出面阻挡。

李寒秋也站起身子,大步向外行去。

雷飞借着混乱的人群,行到李寒秋身侧,低声说道:“兄弟,我已经挑乱了他们的会场,咱们可以混出去了。”

李寒秋一面行走,一面暗留神着他举动,追随保护。

江南双侠,果然是有着人所难及的沉着,眼看着群豪向外行去竟是不肯派人拦阻,神态悠闲,若无其事。

李寒秋随着群豪,出了花场,低声对雷飞说道:“这钟弃子武功虽然高强,究是人单势孤,只怕他一人也无法逃出那江南二侠的属下追袭。”

雷飞道:“怎么?你可是想结交为友?”

李寒秋道:“此刻咱们正和江南二侠作对,凡是江南二侠的仇人,和咱们都算朋友。”语声微微一顿,道:“还有,我想瞧瞧看,他为何定要带三英姑娘离开,而且不惜动武,这其间只怕是大有文章。”

雷飞微微一笑,道:“好吧!”

那钟弃子一直拖着三英赶路,是以走得不快。

两人加快了脚步,片刻之间,已然行到了钟弃子的身前。

这时,离开花场的群豪,大都已经散去,夜色中,分向不同的方向而行。

跟随在钟弃子身后的,只不过七八个人左右。

突然间,响起了两声惨叫,划破了黑夜的沉寂。

两声惨叫甫落,又是两声响起,连绵传入耳际。

李寒秋霍然停下脚步,低声对雷飞说道:“他们追来了,不知使用的什么手段,片刻间,连伤四人。”

原来,夜色幽暗,李寒秋和雷飞虽然听到了那惨叫之声,却看不到人如何死去。

这时,那钟弃子也停下了脚步。

李寒秋低声说道:“雷兄,他手中拖着三英姑娘,如何和人动手?”

雷飞道:“咱们先看看情形再说。”

说话之间,两条人影,已直向两个奔了过来。

李寒秋、雷飞并肩向后退了两步,让开去路,凝目望去,只见那奔行之人,正是钟弃子,和三英姑娘。

那三英似是仍未屈服,钟弃子左手还拖住她右腕。

钟弃子冷冷喝道:“什么人?”

右手刀光一闪,直向李寒秋劈来。

李寒秋又向后避开两步,避开一刀,道:“咱们无意和阁下为敌,亦非花会保镖,阁下对付敌人要紧。”

钟弃子收住刀势,打量了李寒秋和雷飞两眼,缓缓说道:“两位既非是非中人,还望早此离开,江南二侠只怕已派出高手,对付在下了。”

李寒秋缓缓说道:“阁下随来同伴,可是已经有了伤亡?”

钟弃子缓缓说道:“在下只有一人,没有同伴随来。”

李寒秋道:“适才那些伤亡惨叫之人呢?”

钟弃子道:“想来都是和两位一般,喜爱看热闹的人了。”

说话之间,突见人影闪动,几条人影,疾奔而来,耳闻衣袂飘风之声,人已到了几人身前。

李寒秋转眼看去,只见来人正是徐州韩涛滞着四个劲装大汉。

四个劲装人一律手执厚背鬼头刀。

韩涛却是身着长衫,手中提着一把长剑。

显然,他来得十分匆急,随手抓了一件兵刃而来。

四个手执鬼头刀的大汉,疾快散布开去,团团把几人围在中间。

韩涛目光转动,打量了几人一眼,缓缓说道:“原来阁下还有同伴接迎。”

钟弃子冷冷地望了韩涛一眼,道:“这些人,都和在下无关,我们素不相识。”

韩涛望了李寒秋和雷飞一眼,果是未曾见过的人物,也未放在心上,当下说道:“在下徐州韩涛,钟兄似是很少在江湖之上走动?”

钟弃子冷笑一声,道:“徐州韩涛,在下倒听过阁下的大名。”

韩涛淡淡一笑,道:“钟兄武功高强,刀法奇异,适才兄弟在台上,目睹奇技,心中敬佩不已。”

钟弃子道:“好说,好说。”目光转动,扫掠了四个大汉一眼,缓缓说道:“韩三侠带着这多高手,追赶在下,不知有何指教?”

韩涛一抱拳,道:“江南二侠一向喜爱结交朋友,钟兄这等英雄人物,更使我们倾慕不已。”

钟弃子轻轻咳了一声,道:“韩二侠的意思,兄弟还是有些听不明白。”

韩涛道:“方大侠已在宅中设下了酒席,恭候大驾。”

钟弃子道:“咱们素不相识,在下如何能够叨扰呢?”

韩涛道:“四海之内皆兄弟,钟兄如若愿和我等结交,还望随同在下等一行。”

钟弃子淡淡一笑,道:“如若在下不去呢?”

韩涛一皱眉头,道:“在下希望钟兄能够和兄弟同往一行。”微微一笑,接道:“钟兄有什么事,在下相信都能够完全解决。”

一面说话,一面望了三英一眼。

但闻三英缓缓说道:“去吧!韩三侠对你这样客气,那是少有的例外了。”

韩涛接道:“以钟兄这等人才,咱们极愿结交,自然也不能和常人一般的,定要参加什么婚礼大典了。”

李寒秋冷眼旁观,看那韩涛似是曲意和钟弃子结交之态,心中暗道:“这钟弃子如若被他们拉去,那是对武林一大威胁。”

只见钟弃子仰脸望着夜空,沉吟了良久,才缓缓说道:“韩二侠的盛情,在下是感激不尽,不过,在下已和人有约,方府之行,只有延后数日了。”

韩涛似是有着无比的耐性,淡淡一笑,道:“钟兄和何人有约,约在何处相会?”

钟弃子道:“明日午时,和我相会。”

韩涛哈哈一笑道:“不会延误,我等绝不强留钟兄,在下奉了方大侠之命而来,还望钟兄能够赏脸,兄弟可以指天立誓,我们邀约钟兄会晤,绝无半点恶意,只是想和钟兄淡淡,交你这个朋友。”

只听三英柔声说道:“钟大侠答应吧!贱妾实不愿钟大侠为贱妾闹出不欢之局,但望钟大侠能赴方府一行,贱妾亦可毫无牵虑,堂堂正正,跟着你钟大侠走了。”

李寒秋心中暗道:“方家大院,机关重重,如赴会于方家大院之中,那可是进了龙潭虎穴,任你钟弃子武功高强,只怕也难以离开那方家大院了。”

心中念转,但却强自忍下,未说出口。

只听钟弃子道:“韩三侠这等盛情相邀,钟某如若坚持不去,那未免有些不近人情了,不过,在下必须先去通知那位同伴一声才成。”

韩涛奇道:“有人伴钟兄同来?”

钟弃子道:“不错,韩二侠先行请回,在下去通知那位朋友一声,五更时分,在下到方家大院和两位相晤就是。”

韩涛道;“钟兄那位朋友,现在何处,为何不请他同去?”

钟弃子道:“在下那位朋友,素来不喜和外人见面,韩二侠不用多费心了。”

韩涛脸色一变,道:“这么说来,钟兄是一定不肯觉脸了。”

钟弃子冷冷说道:“韩二侠相邀,发乎情,在下答不答应,止乎礼,如是韩三侠定要强迫在下答应,那不是邀请,而是逼迫在下就范了。”

韩涛冷笑一声,道:“江南二侠,在武林之中小有名气,如若钟兄这等一味坚拒,未免是太不给情面了。”

钟弃子冷笑一声,道:“韩兄,如是这般多心,咱们就不用谈了。”

韩涛仰脸长啸一声,道:“钟兄可知你此刻的处境么?”

钟弃子道:“怎么样?”

韩涛道:“钟兄请仔细地看看。”

钟弃子转眼望去,只见四外火光闪动,片刻之间,亮起四支火把。

火把耀照之下,只见四面人影动,不下数十个,显然已陷入了重重名围之中。

钟弃子冷冷说道:“原来,韩二侠邀请在下之意,旨在使你们有着从容布置的机会。”

韩涛道:“兄弟是诚心结交,钟兄如是现在答允,时犹未晚。”目光一掠李寒秋和雷飞,接道:“如若这两位是钟兄的朋友,不妨同往一行。”

钟弃子望了李寒秋和雷飞一眼,道:“我和他们素不相识。”

韩涛微微一怔,望着李寒秋和雷飞一眼,道:“两位是干什么的?”

雷飞抢先答道:“在下等只是参观花会的热闹而来,和这位钟兄素不相识。”

韩韩涛望望雷飞,又望望钟弃子,道:“钟兄意下如何?”

李寒秋转目四周高举火把,已然缓缓向几人逼来,行近到两丈开外,布成了一个严谨的阵势。

韩涛轻轻咳了一声,道:“就目前情势而论,阁下实无法带走三英姑娘了。”

钟弃子目光转动,打量了一下四周形势,缓缓说道:“看清形韩二侠是要强迫在下就范了?”

韩涛微微一笑,道:“韩某是诚心相邀,但如钟大侠非拒人于千里之外,不可,说不得我们只好动强了。”

钟弃子冷冷说道:“看你们准备得充分,这秦淮花会分明是一个陷阱。”

李寒秋心中暗道:“好啊!你现在才知道。”

xmwjw 扫校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