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78 章 公子多才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七八章 公子多才

对那韩公子,雷飞和李寒和都听得那娟儿说过,两人同时听得心中一动,凝神倾听。

罗公然默察两人的神色,似是已瞧出两人心头的震动,缓缓接道:“大约两位也听过那韩公子之名了?”

李寒秋道:“听是听过,只是不知详情,还望老前辈,能够指教一二。”

罗公然道:“方秀、韩涛,都是极善心机的人,方秀尤深,他们借侠义之名,行匪盗之事,至少还有大部份武林同道不晓内情,就是老夫,也不过两年前才知晓内情。”

李寒秋道:“事实上,他们已作恶三十年,家父就是因为发觉了他们的隐秘而遭杀害。”

罗公然道:“那位韩公子一直不知晓方秀、韩涛所作所为,但他知晓伯父、父亲有着很多的仇人,但在他心目之中,认为这些人都是因为方秀、韩涛因为侠结下的梁子,因此在他心中,有着一种维护两人安全的义务。”

李寒秋接道:“那位韩公子,既是聪慧天伦之人,难道就瞧不出方秀和韩涛的作为么?”

罗公然道:“那韩公子自幼在严密防护下长大,虽然才华过人,但人间的险恶,他却是一无所知,方秀、韩涛又极力把恶迹隐瞒起来,不让他看到,他自然是很难明白了。”

雷飞道:“老前辈这等称赞那韩公子,想来,那位韩公子定然有特殊之能了?”

罗公然点点头,道:“他不但聪慧绝伦,过目成诵,学武方面,亦有着举一反三之能,但最重要的不是天赋,而是创造之能。”

他的神情突然间,变得十分严肃,缓缓接道:“两位当记得昔年诸葛武侯制造的木牛流马吧?那位韩公子,能够制造出无数的奇妙机关,和出人想像的奇妙暗器。”

雷飞怔了一怔,道:“有这等事?”

罗公然道:“自然,方秀、韩涛也尽其所能地培养他,替他聘请无数名师,指点他的武功,但就老夫所知,从没有一个人,能够教过他六个月,就自动辞馆而去。”

李寒秋道:“听老前辈的赞扬,实叫晚辈怦然心动,希望能会会韩公子了。”

罗公然仔细打量了李寒秋一眼,低声说道:“七绝魔剑’一向为武林中人所畏惧,有人称他为第一毒剑,自然是有他的玄奇之处,如是单以武功而论,那韩公子未必能是‘七绝魔剑’之敌。”

李寒秋微微一笑,道:“老前辈之意是说,如是我们动起手来,不限于比剑一种,在下就不是那位韩公子的敌手了?”

罗公然道:“亦非此意,但如再假以时日,那韩公子必将有更特殊的成就。”

雷飞道:“就在下记忆,从未听过老前辈如此称赞过人?”

罗公然道:“滔滔人世,能够受老夫如此颂扬之人,确也不多。”

雷飞轻轻咳了一声,道:“这么说来,老前辈和那韩公子十分熟识了?”

罗公然摇摇头,道:“韩公子并不认识老夫,但是老夫却从他的几位传技师父中,知晓了详情。”

雷飞沉吟了一阵,道:“如是老前辈说得不错,搏杀那江南双侠之前,必要先除去那韩公子了?”

罗公然道:“先除去韩公子?”

李寒秋道:“是的,江南双侠杀了我的父母,我要让他们尝尝老而失子的味道,尤其是他们在那孩子身上,寄与了无比的希望。”

罗公然摇摇头,道:“此事只怕不易。”

李寒秋道:“老前辈担心在下非他之敌?”

罗公然道:“除非你能在三五招内杀死韩公子,否则你就没有机会和他单打独斗。”

雷飞道:“那是说韩公子在一种很严密的保护之下了。”

罗公然道:“就老夫所知,那韩公子确然不知江南双侠的作为,但江南双侠却是心里明白,他们结了很多仇家,因此对那韩公子保护得十分周密。”

雷飞望了李寒秋一眼,点头说道:“多谢老前辈指教了。”

罗公然沉吟了一阵,笑道:“这次两位和老夫一场会晤,把老夫留在两位心目中印象,一举完全毁去了。”

言罢哈哈大笑,自斟自饮,连喝了三大杯酒。

雷飞淡淡一笑,道:“咱们获得了不少内情,那也算未虚此行,不过……”

罗公然道:“不过什么?”

雷飞道:“在下也知晓一些内情,不知是否该奉告老前辈?”

罗公然道:“老夫极愿听闻。”

雷飞道:“江南双侠举行秦淮花会,老前辈想是早知道了?”

罗公然道:“老夫也曾受邀,但老夫已习惯于清静生活,不愿赶热闹,故而未去。”

雷飞道:“老前辈隐居于此,可是已为江南双侠知晓了么?”

罗公然道:“他们只知此地居住一位武林中人,但不不知老夫是何许人。”

雷飞道:“原来如此。”

谈话之间,突然一阵轻微的卜卜之声传入耳际。

罗公然脸色一变,推杯而起,说道:“两位稍坐片刻,老夫去去就来。”

雷飞低声说道:“大约有人进入了他的禁地。”

李寒秋道:“什么人呢?”

雷飞微微一笑,道:“希望是江南双侠的人。”

李寒秋道:“为什么?”

雷飞道:“如若他出手伤了江南双侠的人,他就无法置身事外了。”

李寒秋四顾了一眼,低声说道:“咱们未见这罗老前辈之前,雷兄心中对他十分敬慕,是么?”

雷飞道:“他本是极具声望的大侠,武林中人个个对他敬仰,却不料此刻竟似变了另一个人般,胆小畏事。”长长叹息一声,道:“也许他真的是老迈了?”又道:“李兄弟有何高见?”

李寒秋道:“在下觉着这位罗老前辈隐居于此,别有用心。”

雷飞道:“不会吧!他已隐居于此十余年了。”稍一沉思,接道:“奇怪的是,他隐居于此之后,就立下禁律,武林中人,不得接近他居住之地十丈内,违者必受重惩,开始之时,自然有人不信,也有人不服,后来,凡是入他是定的禁地之人,全照他立下的‘禁规’惩罚,别人也就不敢再冒犯于他了。”

李寒秋道:“江湖上人可知他立下的禁律么?”

雷飞道:“这个,小兄也不清楚了,不过,就小兄所知而言,大约都不知他的身份。”

李寒秋道:“这地窖筑建坚牢,规模宏大,绝非他独力所能成立。”

雷飞道:“小兄亦有同感。”

李寒秋道:“那是说,他隐居此地之前,已然知有这座地窖了。”

雷飞双目一瞪,道:“不错啊!”

李寒秋道:“十丈内划为禁地,不论在这地窖中做什么?别人也是无法知晓了。”

雷飞道:“是的,他选择这样一处地方隐居,和这地窖有关了。”

李寒秋道:“这地方就在金陵近郊,谈不上清静,更说不上逃尘避世,住在这等终日不见阳光之地,也谈不上什么舒适了。”

雷飞正待接口,突然冷森的笑声道:“年轻人太好奇了?”

这笑声阴森无比,有如寒冰地狱中吹出的寒风,听得人毛骨悚然。

转头望去,只见一个面色惨白,白发萧萧的老妪,手执黑拐杖,站在壁角门口处。

这老娘出现得太过突然,雷飞和李寒秋全都不禁为之一怔。

大约是她久住地窖之故,脸上那片非人所应有的惨白,衬着一身黑衣、黑拐杖,更增加了不少诡异和恐怖。

雷飞镇静了一下心神,拱手说道:“老夫人。”

黑衣老妪冷漠一笑道:“你们可是感觉着那位罗公然隐居于斯,很奇怪,是么?”雷飞道:“好奇之心,人皆有之,我等不过是随便谈谈罢了。”

黑衣老妪道:“那是说,两位对此已动了怀疑之心?”

雷飞心中暗道:“这老妪脾气是极为暴躁,不知她是那罗公然的什么人?如是和她冲突起来,只怕要造成恨事,不如忍让一二的好。”

心中念转,口中说道:“罗老前辈早已退出了江湖,不论他隐居何地,都无不妥。”

在他心中想来,这几句说得圆滑无比,那老妪再也无语病可挑。

哪知那老妪冷笑一声,道:“你怎么知他退出江湖?”

雷飞怔了一怔,暗道:“这是诚心找碴了。”

人却重重咳了一声,道:“老夫人不用生气,那罗老前辈就要转回来。”

黑衣老妪一顿手杖,道:“两位有什么话说,对我说也是一样,不用等那罗公然了。”

李寒秋一皱眉头,忖道:“这位老夫人大概是有点疯病,才这般处处找碴。”

雷飞强自忍下胸中之气,道:“老夫人和罗老前辈怎么称呼?”

原来,这老妪口气咄咄逼人,雷飞恐怕李寒秋忍不下引起冲突,先把这老妪的身份问明最好。

那老妪冷笑一声,道:“好啊!我不问你们,你们倒问起我来了。”

雷飞一抱拳,道:“在下雷飞。”

黑衣老妪目光转到李寒秋脸上,道:“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李寒秋道:“在下李寒秋,请教老夫人。”

黑衣老娘摇摇头,道:“你这点年纪,老身告诉你,你也不知道,那就不用说了。”

李寒秋暗道:“好啊!句句话强词夺理。”转过脸去,不再看她一眼。

黑衣老妪冷哼一声,道:“两位离开此地之后,最好忘去此事,忘去此地。”也不待两人答话,转身而去。

雷飞待那老妪背影远去之后,低声对李寒秋,道:“罗公然隐居于斯,也许就为她之故。”

李寒秋正待答话,突然闻步履之声传来,只有住口不言。

但闻步履声,直入室中,罗公然满脸怒容,行了进来。

雷飞低声道;“老前辈,看到了什么人?”

罗公然遭:“大概是江南双侠的手下。”

李寒秋道:“他们找入庙中来了。”

罗公然道:“是的,擅闯了老夫立下禁令。”

李寒秋想:“是江南双侠的属下,不想和他们结仇,也是不成了。”口中却说道:“这一来,老前辈岂不要和江南双侠结仇了么?”

罗公然转目盯住在雷飞脸上,冷冷说道:“那岂不是正如了你的心愿?”

雷飞被罗公然一语点破,倒有着不好意思之感,淡淡一笑,道:“老前辈住金陵很多年,都未和江南双侠冲突,此番因为我等,树此大敌,我等实是罪深孽重了!”

罗公然长长叹了一口气,道:“老夫豪气大减,隐居于斯,实有苦衷。”

李寒秋道:“可是跟那位夫人有关?”

罗公然脸色一变,道:“你们见过她了?”

其实李寒秋话说出口,心中已经大为不安,只是出口之言,已无法收回。

罗公然逼问了一句,李寒秋只好硬着头皮说道:“不错,我们见到一位穿黑衣,面色苍白的夫人。”

他生性高傲,觉着事已至此,不愿再多作解释。

雷飞却接了一句,道:“我等在此坐谈,她自行走了出来。”

罗公然沉吟不语,脸上神色更是变化不停。

李寒秋、雷飞都无法预测他下一步要如何,不得不暗中运气戒备。

罗公然沉吟了良久,突然抬起头来,说道:“这也不能怪到两位头上,只怪老夫太疏忽了,我不该带你们来此。”

雷飞、李寒秋相互望了一眼,彼此默然不语。

但闻罗公然长长叹一声,道:“两位心中,定然十分怀疑,是么?”

雷飞看那罗公然怒气已消,心中暗道:“那老妪只怕和他有着很大的关系,心中虽想知晓内情,但却不便动问。”

哪知罗公然却似有心要发汇出内心的愁苦,望了两人一眼,接道:“两位心中对于现身之人,定然觉着十分奇怪,是么?”

雷飞道:“好奇之心,人皆有之,但每一个人都有一些无法告人之秘,那也是人之常情了。”

罗公然道:“两位是否愿意知晓详情呢?”

雷飞道:“不知是否方便?”

罗公然道:“老夫原本不便把此秘宣诸于江湖之上,但既然被两位知道了,那就不如索性告诉两位,老夫也好一吐胸中郁闷。”语声微微一顿,道:“雷兄见多识广,武林中事无所不知,但不知是否知晓黑魔女其人?”

雷飞道:“黑魔女?数十年前,名动江湖的一代女魔?”

忽然觉着不对,正待改口,那罗公然已接口说道:“不错,你刚才见到之人,就是三十年前叱咤风云、纵横江湖的黑魔女,一代红颜,也无法留住逝去的年华。”

李寒秋道:“她可是有病么?”

罗公然道:“不错,她有病,这场病,把我也拖到此地,住了十几的。”

雷飞只觉此中之情,错综复杂,又想问,但却又勉强忍了下去。

罗公然目光炯炯望了两人一眼,道:“雷兄大约知道,黑魔女行凶江湖上,也正是老夫在武林中走动的时候。”

雷飞道:“我生也晚,未赶上三十年前的热闹,但晚辈却听人谈过此事,那黑魔女凶名正著时,却突然消失于江湖之上,是否和老前辈有关呢?”

罗公然道:“有关,也种下今日老夫陪她过着这不见天日生活之因。”

雷飞道:“可是那黑魔女伤在老前辈的手中?”

罗公然长长叹息一声,道:“正是如此,我听到黑魔女的凶名,就找了上去,在一场拚斗中,我行险胜了她,当下就劝她立时洗手,不许再在江湖之上伤人。”

雷飞道:“所以,她避世居留于斯?”

罗公然摇摇头,道:“不是,我在警告她之后,她也反警告我说,我已经受了很重的内伤,不过,这伤无法在立刻之间感觉出来,要我觉得不舒适时,再去找她。”

雷飞道;“老前辈当时可否觉出受了伤呢?”

罗公然道:“没有,我如觉出受了伤,必然早设法医治了。当时认为她是讨点面子,也未放在心上。哪知过了三月之后,突然觉着不适,只好找向金陵而来。”

雷飞点点头道:“可就是这地方么?”

罗公然道:“不错,老夫我来此处,那黑魔女似是早有预感,间然早在外面等候,我随她进入这地下秘窖之中,想不到喝了她招待的一杯茶,间自中了迷药。”

雷飞道:“老前辈又中了算计?”

罗公然道:“不错,当我醒来之时,黑魔女也在旁侧,她告诉我伤势很重,必得好好养息不可。”

突闻啪的一声,竹枝点地之音,传入耳际。

转眼看去,只见那黑衣老妪重又出现在内室门口之处,脸上微带怒意,冷冷说道:“你答应不把此事告诉他人,为何要讲给他们听了?”

罗公然站起身子,迎了上去道:“你来坐坐吧!这两位都是武林中后起之秀。”

黑魔女望了李寒秋一眼,答非所问地道:“他们几时离开这里?”

言下之意,似有逐客之心。

罗公然道:“不会超一个时辰。”

那黑衣老妪沉吟了一阵,点点头,转身而去。

雷飞低声说道:“我等如是留此不便时,就此别过。”

罗公然摇着头,挥手低声说道:“不要紧,既来之,则安之,江南双侠只怕还有属下在外面监视,两位如求方便,倒不如等天色入夜之后再走。”

其实,雷飞和李寒秋都对他和黑衣女之间的事,最为关心,希望听得结果出来,但却不好多问。

那罗公然也绝口不再谈论那黑魔女的事。

雷飞轻轻咳了一声,道:“如若老前辈已杀死了江南双侠的人,只怕我等不用等到天黑了。”

罗公然道:“你是说,他会派遣高手,找来此地么?”

雷飞道:“正是如此。”

罗公然道:“他们容忍了老夫很多年,为何不能多忍两年?”

雷飞道:“因为他早知此处划为禁地,竟然遣人找来,那说明江南双侠已无意再对你容忍下去。”

罗公然听得一怔,道:“有道理。”

李寒秋突然接口说道:“此时距离天色入夜,还有多少时光?”

罗公然若有所觉地叹息一声,道:“两位可是想到老夫适才之言么?”

李寒秋道:“老前辈答允那位夫人,我等在一个时辰之内离去,自然不能失信于她了。”

罗公然沉吟了一阵,道:“她身罹奇症,老夫不能顶撞于她,使她不乐,两位不要放在心上。”

李寒秋道:“如是一个时辰之后,她再来问起老前辈,老前辈又如何答覆呢?”

罗公然轻轻叹息一声,道:“不要紧,一个时辰之内,她即将酣睡过去。”

李寒秋道:“不会醒来么?”

罗公然道:“会,但她必须要一段很长的时间,才能醒来。”

李寒秋道:“她醒来时,天巳入夜了?”

罗公然道:“也许又将天亮时分了。”

李寒秋原希望逗他讲出黑魔女的内情,两人为何要留这地窖之中,哪知罗公然一直装作不懂,李寒秋问一句答一句,绝不再谈黑魔女的事。

雷飞似是突然间想起了一件重大的事般,急急说道:

奥蘩锨氨玻肀驳壤肟说刂螅鹑巳缛粑势鹄锨氨玻业仁欠窀盟蹈侵兀俊甭薰坏溃骸安荒芩担戏蛟诖艘皇拢兰淙酥篮陀儆谩!

雷飞点点头,道:“晚辈明白了。”

罗公然长长吁一口气,欲言又止。

雷飞心中暗道:“看来他却有不能畅所欲言的苦衷,我等想尽了方法,引他开口,但他始终不再接言,我等似是不应再存此望了。”

心念一转,搬过话题,道:“老前辈,今后江湖中事,只怕要和江南双侠牵缠在一起了?”

话题转变,罗公然精神也为之一振,道:“何止今夜,很早前,就开始了。”语声一顿,道:“不过,江南双侠并非主脑,他们只不过受人利用罢了。”

雷飞道:“以江南双侠之才,在下不信他们不知道是受人利用?”

罗公然道:“他们自然知道。”

雷飞道:“明知受人利用,江南双侠又很乐意为人效命,在下也是有些难信。”

罗公然道:“江南双侠自然有他们的打算,如是说那些人在利用江南双侠,江南双侠又何尝不是借人之力呢?”

雷飞道:“过去,江南双侠一直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借侠名掩护他们为恶,于加利用那会武馆,同恶相济,所以武林同道对他们的恶迹,知晓者不多,但这一次却有些不同了。”

罗公然道:“这一次怎样?”

雷飞道:“据在下所知,这一次他们囚禁了很多大门派中人,所以,这一次秦淮花会之中,不见各大门派中人。”

罗公然道:“这消息确实么?”

雷飞道:“确实,晚辈得自主府中人传出。”

罗公然神情肃然地说道:“如是你说得不错,那是江南双侠已然准备完成,全面发动了。”

雷飞接道:“也许他们是被人逼迫,奉命行事。”

罗公然点点头,道:“所以,他们已经不把老夫这禁地放入眼中了。”

雷飞道;“如若他们真敢囚禁了九大门中人,那无异已准备正面和武林中人为敌,老前辈自然是也要多多小心了。”

罗公然点点头,道:“老夫明白。”

雷飞道:“适才老前辈又伤了他的人,只怕近日之内,江南双侠要兴师问罪,老前辈最好能够迁地为良。”

原来雷飞对这地窖中事,仍然觉着有很多隐秘,但自己又不便再直接相问,这番话一则是诚心相劝,再者也希望看看罗公然的态度,如若他肯迁地为良,那他隐居于此可能为情所困,既是居不安,自是应该移居他处,如是他仍不肯迁移,这其间,也许别有文章了。

但见罗公然沉吟了良久,道:“老夫会郑重考虑此事,多谢两位相告。”

雷飞心中暗道:“这人老谋深算,我和李兄弟都斗他不过。”站起身子,抱拳一礼,道:“我等要走了。”

罗公然道:“时光还早。”

雷飞接道:“晚辈想来想去,还是先走一步的好。”

罗公然道:“为什么?”

雷飞道:“因我等来此,才引起江南双侠遣人来此,我等离去之时,最好也让江南双侠遣来之人看到,那时,他们亦将误会,人是我们所伤,或许不致于恨老前辈,老前辈亦可安居在此了。”

罗公然沉吟了一阵,道:“办法倒是不错。”

雷飞道:“多承夸奖,我等告辞了。”

罗公然道:“看来老夫是无法留得住两位了。”

雷飞转身而行,直向外面行去。

罗公然道:“好吧!两侠既然坚持要走,老夫送两位一程。”

站起身子,向外行去。

李寒秋、雷飞紧随身后而行。

罗公然送两人出了暗门,雷飞低声说道:“老前辈请回吧!”

罗公然轻轻叹息一声,道:“三五天后,也许老夫……”

突然住口不语,轻轻带上暗门。

雷飞、李寒秋相互望了一眼,大步向外行去。

xmwjw 扫校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