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79 章 魔剑扬威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七九章 魔剑扬威

两人出得庙门,只见艳阳初转,时光还早得很。

李寒秋长长吁一口气,道:“看来,只怕难免一场恶斗了。”

雷飞低声说道:“如若打了起来,兄弟尽管施下毒手好了,咱们不能和他们缠斗。”

李寒秋道:“兄弟知道。”

雷飞道:“小兄带路,咱们保持着一些距离。”快步向前行去。

李寒秋四顾一眼,不见敌迹,紧随两步追上雷飞,道:“雷兄,我觉着那位罗前辈很奇怪。”

雷飞道:“不错,我想他隐居此地必然另有作用。”

李寒秋道:“为了那黑魔女?”

雷飞道:“也不尽然如此。”

李寒秋道:“为什么?”

霍飞道:“如若是为了那黑魔女,世间尽多可以居住之地,为什么要住在这地方呢?”

李寒秋道:“雷兄说得是。”

雷飞轻轻叹息一声,道:“我想奇怪、神秘处在那地窖之中。”

李寒秋道:“何以见得?”

雷飞道:“在未见那黑魔女之前,我还未存此想,见着那黑魔女后,我才想到了这事不对了。”

李寒秋道:“这地窖之中的隐秘,也和那黑魔女有关么?”

雷飞道:“那罗公然侠名卓著,你只想到咱们初来时,我对他的尊敬,那就不难想到他的为人,他隐居于此,划为禁地,事已出常情之外,只因他为人侠肝义胆,使人无法想到别处,不过,咱们进入那地窖之后,我越想越觉得情形不对,世间尽多山明水秀之区,为什么要住到这样一座地窖之中呢?”

李寒秋道:“也许他和那黑魔女在一起,怕在武林中喧腾众口,才住在这样一处地窖之中。”

雷飞道:“如若他们找一处深山大泽之中,住了下来,那岂不是更为隐秘些?”

李寒秋道:“雷兄这么一说,在下也觉着有些道理了。”

突闻雷飞低声说道:“有埋伏,快退开去。”

李寒秋一停脚步,雷飞却突然快走了两步,拉长了两人间的距离。

就这一瞬工夫,道旁一株大树上,突然飘落下两个劲装大汉。

李寒秋心中暗道:“原来他们躲在树上,倒是出人意外得很。”

目光转动,只见四野一片空寂,不见行人。

只听雷飞冷冷说道:“青天白日,朗朗乾坤。两位拦人去路,可是想抢东西么?”

左面一个大汉冷笑道:“咱俩想抢人。”

李寒秋突然抢先两步,冷冷说道:“就凭两位么?”

两个大汉齐应道:“怎么?阁下觉得我们两人不够?”

李寒秋道:“好!你们亮兵刃吧!”

两个大汉一怔,一齐从身上抽出单刀。

李寒秋道:“你们小心了,我要在两合之内,伤你们两个人。”

雷飞心中暗道:“那‘七绝魔剑’恶毒无比,不知他练到了几分火候,倒要见,见识见识。”心中念转,向后退了三步,凝神观战。

只见李寒秋缓缓握着剑把,冷冷说道:“两位小心了。”

陡然间寒光一闪,长剑出鞘。

两个大汉同时举起手中单刀,向上一封。

只见一阵寒芒交错,紧接着响起了一声惨叫。

那左首大汉子中单刀,连同一条右臂,一齐落了在地上。

雷飞低声赞道:“好快的剑法。”

赞声未了,又是一声惨叫,传入耳际。

凝目望去,只见两个大汉,都中剑倒地,手中单刀,丢弃置于地,不禁为之一呆。

以雷飞武功之高,竟然未看到李寒秋如何杀伤了两个执刀大汉。

只见李寒秋,就左首大汉身上,拭去封上血迹,还剑入鞘,道:“咱们走吧!”

雷飞望了两个受伤大汉一眼,低声说道:“‘七绝魔剑’,果然厉害,这两人伤得如何?”

李寒秋望了两个受伤大汉一眼,低声说道:“只怕要落下残废之身。”

雷飞长叹一声,道:“有一件事,小兄本不当问。”

李寒秋道:“不妨事,雷兄只管请说。”

雷飞道:“李兄弟能否控制剑势,使它不致于伤人?”

李寒秋道:“剑招递出,小弟也无法控制,除非小弟在发动之初,心中就有准备,不想伤人。”

雷飞放步向前行去,一面说道:“兄弟,目下江南双侠虽然已自暴恶迹,但就此刻金陵形势而言,咱们还是势孤力单,无法和他们抗拒,因此,咱们必得想一个法子,制服江南双侠才成。”

李寒秋道:“什么法子?”

雷飞道:“生擒那韩公子。”

李寒秋道:“听那罗公然讲起韩公子的才能。在下也颇有一会的意愿,只是那韩公子深居简出,防护森严,会到他只怕不易。”

雷飞道:“小兄只是想到此策而已,自然不是要立刻做到。”语声微微一顿,接道:“目下咱们只有两条路可走。”

李寒秋道:“哪两条路?”

雷飞道:“李兄弟如能暂时忍下心头的激怒,咱们可以暂避江南双侠的锐锋。”

李寒秋一皱眉头,道:“雷兄之意,可是说咱们暂时离开金陵?”

雷飞道:“不错,江南双侠准备了很多年,一旦发动,自然是锐不可挡,但他们的阴谋和狰狞面目,也暴露于江湖之上,再过一段时间,必为江湖中人所了解,那时,江南双侠即将为江湖上众矢之的了。”

李寒秋沉吟了一阵,道:“走着看吧!希望能有一个使在下和江南双侠有一场比试的机会,只要伤得他们一个,也算不虚此番金陵之行。”

谈话之间,突见前面尘土飞扬,似乎是无数快马,迎面奔来。

雷飞停下脚步,道:“大队强敌赶到,咱们改个方向走吧!”

李寒秋目光转动,只见正南正北方,都是尘土飞起,显是强敌已然分由不同的方向赶了过来。

雷飞轻轻咳了一声,道:“李兄弟,咱们只有向来路折回了。”

李寒秋双目中神光一闪,道:“在下想那来路之上,也有强敌埋伏。”

雷飞笑道:“李兄弟之意,可是想和他们决斗一场?”

李寒秋缓缓说道:“雷兄意下如何?”

雷飞沉吟了一阵,道:“好吧!咱们找一处好战场,不过,不能太过恋战,见好就收,破围而出。”

目光转动,回顾了一眼,只见正南方里许之外,有一片平阔的草地。放腿身前奔去,一面低声说:“李兄弟,正南方那片空阔这地如何?”

李寒秋道:“好地方。”也随着放腿向前奔去。

两人行到那草地上,停下脚步。

李寒秋低声对雷飞道:“雷兄,暂时不用相助兄弟,五丈外有一株老榕树,雷尼请暂且隐身树上。”

雷飞微微一笑,接道:“你要独斗他们?”

李寒秋道:“兄弟一人出手,心中没有顾忌,如若小弟力有不逮时,再请兄台出手相助。”

雷飞略一沉吟,道:“好吧!不过,兄弟也离那老榕树近些,你剑招虽然奇幻绝伦,但江湖上经验不足,也许他们战你不过,暗施算计,如若小兄目力所及,也好及时提醒于你。”

李寒秋道:“好。”退近榕树三丈之处,横剑而立。

正东方几匹快马,疾如流星一般,当先而至,七个劲装大当并肩驰到李寒秋停身的草地之上。

相距李寒秋两丈左右时,齐齐勒缰下马,抽出单刀,但却并不向前迫进。

李寒秋望了七人一眼,也肃立未动。

不大工夫,正南、正北两方,也有十余快马,疾马而至。

三方合计,不下二十余人,团团把李寒秋围了起来。

李寒秋挺剑而立,环顾了四周一眼,冷冷说道:“诸君之中,哪一个可以当家的,请出答话。”

只见三个大汉,齐步而出,道:“阁下口气不小。”

李寒秋目光一转,扫掠了三人一眼,都不相识,冷笑一声,道:“你们都是江南双侠的属下?”

最左首一个留着山羊胡子的长衫人接道:“不错,咱们都是方府中人,朋友怎么称呼?”

李寒秋扬了扬手中长剑,道:“诸位都还不够资格问我姓名,我和你们无怨无仇,也不愿伤你们,你们可以退走了。”

只听一阵哄然大笑,响彻荒野。

原来,李寒秋口气太过托大,但又非江湖上有名之人,别人觉着他吹牛离谱,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但闻一个粗豪的声音传了过来,道:“这小子老气横秋。”

李寒秋冷冷说道:“我已经警告过你们了,不教而杀为之虐,我已经话先说明,诸位不肯听,那也是没有法子的事了。”

左首长衫人突然向前一步,一举手中单刀,道:“朋友,吹牛的事,当不得真,既不肯通名报姓,只好委曲阁下,跟我走一趟了。”

李寒秋道:“到哪里去?”

左首长衫人道:“方家大院。”

李寒秋道:“你如不想死,应快回去,找方秀和韩涛来此会我。”

长衫人单刀一探,横里斩出一刀,道:“朋友你也太狂了。”

李寒秋一闪身,唰的一剑,刺了过去。

但见寒芒一闪,那人应声惨叫,右面一条臂,和单刀一齐落地。

他出手一剑,伤了对方一个领队,顿然使全场中人为之一呆。

李寒秋冷笑一声,道:“在下长剑无情,诸位如仍不知见机而退,这就是你们的榜样了。”

居中一个黑衣大汉,瞪着一双大眼睛,没有看清楚一个同伴怎么伤在李寒秋的手中。呆了一呆,突然一挥单刀,道:“大家上!”

但见刀光连闪,七八个大汉一齐出手,分由四面八方向李寒秋攻了过去。

刹那间刀光闪闪,分进合击,集中攻向李寒秋。

李寒秋冷冷喝道:“你们找死!”闪身迎进,挥剑还击。

只见他剑光闪转,在那刀光人影中穿梭走动,只听得响起一片惨叫之声。

片刻之后,刀光敛收,十几个围击李寒秋的大汉,都已倒卧地上。

尚有几个未和李寒秋动手的人,都惊得呆呆地站在一侧。

这些人虽都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但也从未见过今日这等惨烈的场面,上了十几个人,无一能够逃出剑下。

李寒秋望了横躺在地上之人一眼,冷冷说:“哪一位还不眼气,只管出手。”

他一连呼叫数声,竟无一人敢出口回应。

李寒秋冷笑一声,接道:“在下已经尽量手下留情,这些人无一死亡,但却伤中要害,能否养息好,更看他们的造化了。现在,诸位可以把他们带回方家大院,告诉方秀,日后他如犯在我手中,绝不会留他活命。”

这时,余下之人,都已为李寒秋的剑势镇住,哪个还敢多言,抱起受伤之人,放在马上,牵马而行。

走了一丈多远,才有一个黑衣劲装大汉回过头来,抱拳一揖,道:“阁下可否留下姓名?”

李寒秋冷笑一声,道:“可以,区区李寒秋。”

那人啊了一声,回在就走,越走越快,片刻之后,已走得踪影不见。

雷飞跃下榕树,轻轻叹息一声,道:“‘七绝魔剑’果然是恶毒无伦。”

李寒秋道:“雷兄可是觉着兄弟的杀孽太重了么?”

雷飞道:“这些人在方府之中听差,那也不知作了多少坏事,别说伤了他们,就算杀了他们,那也不算什么罪过,不过,小兄指的是这恶毒的剑招。”长长吁一口气,接道:“李兄对这套‘七绝魔剑’习练很熟了吧?”

李寒秋道:“家师对我的评语,学得了它十之七八。”

雷飞道:“十之七八,难能可贵了,只要李兄弟能够再练两年,不难登上十全十美之境,不过,不过……”

李寒秋接道:“雷兄有什么话,但请吩咐,不用多虑。”

雷飞道:“小兄之意,是说你在和人动手之时,能否控制剑势,不要伤人。”

李寒秋摇摇头,道:“现在还不能。”

雷飞道:“假以时日呢?”

李寒秋道:“小弟无法预料。”

雷飞道:“那是说凡是和你动手的人,不死必伤了?”

李寒秋道:“如是对方武功高强,一样可以伤我。”

雷飞轻轻咳了一声,道:“兄弟,你知道,人家称我神偷,一个人被加一个偷字,就算侠偷、仙偷,也算不得什么好人了,但我看你那剑法,确实奇厉得近乎惨酷了。”望了李寒秋一眼,接道:“小兄自幼在江湖之上走动,见过的惨烈之战无计其数,但我均能够视若无睹,可是,今日看你这番搏斗,却使我触目惊心,生出不忍卒睹之感。”

李寒秋抬头瞧了雷飞一眼,欲言又止。

雷飞道:“也许咱们相处这段时日,我对你生出了情意,因此,有些交浅言深。”

李寒秋摇摇头,道:“我知道,这剑法太过恶毒了。”

雷飞道:“你心中明白就好,古往今来,从没有一个以残酷的剑法,博得武林千秋万世英名,成大功,立大业的人,也无一个嗜杀成性。”长长吁一口气,接道:“咱们要找江南双侠,那是因为他们阴谋恶毒、杀人太多,但如咱们使别人感觉到,比那江南双侠更为可怕,还有什么人肯帮助咱们呢?”

李寒秋缓缓垂下头去,道:“雷兄说得是。”

雷飞道:“你既然不生气,那是足证你把我看成了真正的朋友,小兄多言几句了。”

李寒秋道:“雷兄尽管说吧!兄弟洗耳恭听。”

雷飞望了那满地血迹一眼,道:“这几日咱们相处,我发觉你并非生性冷酷的人,只是你习练魔道中的邪剑,把你练得变了性格,每当你和人动手时,面上就浮出一种冷漠肃煞之气,你连伤十余人,神情看不出一点悲天悯人的慈怀,好像你应该杀,对方应该伤,而且伤的又都是关节要穴。”

李寒秋道:“小弟练剑之初,家师就告诉我,习练‘七绝魔剑’,首要心若寒冰,才能习练有成。”

雷飞道:“但你现在练成了。”

李寒秋怔了一怔,道:“是的,我已经练成了。”

雷飞道:“既是出手就要伤人,那就尽量少出手,如是非要出手不可,那就尽量少伤人,杀一儆百,也就够了。”

李寒秋一抱拳,道:“多谢雷兄指教。”

雷飞微微一笑,道:“就凭你这一句话,足证你的天生善性,尚未全为魔剑所迷,多从修养上下功夫,也许能够别走蹊径,由‘七绝魔剑’中,变化出一套更深奥的剑术出来。”突然哈哈一笑道:“其实,未和那些人动手之前,我鼓励你不要手下留情,咱们处境险恶,留一分善心,咱们就多一分危机,但我看到你和人动手之后,却又不禁劝你少些杀孽。”

李寒秋道:“兄弟明白。”

雷飞道:“那很好,咱们走吧!”

李寒秋道:“咱们要到哪里去呢?”

雷飞道:“你伤了江南双侠许多人,又报了姓名,他们必将尽出精锐,对付咱们,因此,咱们不宜在金陵停留了。”

李寒秋道:“离开金陵?”

雷飞道:“是的,江南双侠已经恶迹暴露,但还未到皆曰可杀之时,再过些时日,兄弟总有杀他的机会,那时,你再杀他们不迟。”

李寒秋道:“唉!兄弟如若杀了江南双侠,就从此不再用剑和人动手。”

雷飞一面举步而行,一面笑道:“你已经摆脱不了江湖上事物了……”

xmwjw 扫校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