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86 章 良医怪病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八六章 良医怪病

李寒秋望望天色,道:“时间到了,咱们先请那位冀大夫去瞧娟姑娘的病势再说。”

行入室中,那位冀大夫仍然靠在椅子之上打盹。

李寒秋行了过去,道:“大夫醒醒。”

冀大夫睁开双目,轻轻咳了一声,道:“看病人么?”

李寒秋道:“不错,在下先带你去看一位姑娘的病情。”

冀大夫站起身子,道:“老汉腹中有些饥饿了。”

雷飞冷哼一声,接道:“看过病人,咱们下厨给大夫做饭吃。”

李寒秋首先带着冀大夫、雷飞,直入娟儿的闺房。

娟儿卧在木榻之上,上面覆盖着一条棉被。

冀大夫伸出手去,轻轻揭开棉被,低声说道:“这位姑娘病了好久?”

李寒秋道:“她病的时日不长,似是中了毒一般。”

冀大夫啊了一声,不再问,伸手取过娟儿左腕,食、中、无名三指,按在娟儿脉穴上,闭上双目,不住地摇头晃脑,喃喃自语。

大约过了一盏热茶工夫之后,冀大夫突然放下了娟儿的左腕,道:“奇怪呀!”

李寒秋道:“什么事?”

冀大夫道:“一般有病之人,形诸脉象的都是虚弱无力,但这位娟姑娘,却似是神元充沛,无法容纳。”

李寒秋道:“那要如何疗治呢?”

冀大夫道:“疏导神元,收归己用。”沉吟了一阵,道:“似乎是除了用药之外,还有别的法子,不过,老夫只会下药。”

李寒秋道:“大夫,准备用什么药?

冀大夫道:“消元减热汤,先使她内腹中一股无处可行的神无之气消去,然后,再酌量用药。”

只听雷飞频频颌首,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冀大夫一皱眉头,道:“你明白了什么?”

雷飞道:“关于这位姑娘的病势。”

冀大夫道:“嗯!怎么样了?”

雷飞道:“应该把她内腑中涌集一股的真元之气,导向引行开?”

冀大夫一拍大腿,道:“对啦!不过,老夫可没有这份能耐。”

雷飞低声说道:“李兄弟,我和这位冀大夫先行退出去,你施展导引之法,看看能不能把娟姑娘充塞于内腑中的过剩元气,导入经脉之中?”

袄仔郑慌虏环奖惆桑俊

雷飞道:“此刻救人重要,你怎么还顾到这些男女之嫌。”

李寒秋道:“好吧!在下试试看,不论是否有成,在顿饭工夫之内,在下都将奉告两位。”

雷飞低声说道:“要仔细、耐心,不可操之过急。”

李寒秋点点头,行到娟儿榻前,扶使娟儿的身躯坐起,盘膝在娟儿身后坐下,暗中一提真气,缓缓伸出右手,按在娟儿的命门穴上。

雷飞微微颔首,缓缓走了出去,一面低声对冀大夫道:“大夫,那位娟姑娘怎么会得了这么一付怪症?”

冀大夫沉吟了一阵,道:“有钱人家,进补过剩,才有此徵,但那都是年岁较大之人。”语声一顿,接道;“那位娟姑娘年纪很轻,只怕她也不会进补。”

雷飞道:“那何以会有此徵呢?”

冀大夫道:“老夫也觉得奇怪,也许,她在山野之中走动,误食了奇药。”

雷飞暗道:“看来这位冀大夫,果然是一位饱学之士。”

两人在外面,等了一阵,李寒秋满头大汗地行了出来。

雷飞低声间道:“怎么样?”

李寒秋道:“有些转机,只是她内腑中元气过强,有如天马行空,不易驾驭。”

冀大夫道:“不要紧,只要能使她行气入经,慢慢就可适应了。”

李寒秋道:“在下休息一阵,再去试试。”

雷飞道:“好吧!咱们现在去看看那老人的病情如何?”

李寒秋道:“在下带路。”当先向前行去。

三人来到房中,冀大夫右手把在俞白风右脉上,良久之后,仍是一语不发。

雷飞低声说道:“大夫,你看出他的病情了么?”

冀大夫摇摇头道:“老汉还未看出来,这人的病势很怪。”

雷飞道:“怎么样了?”

冀大夫反口问道:“他可是病了很久么?”

雷飞道:“病了数年之久。”

冀大夫道:“期间可曾请人看过?”

雷飞道;“自然是有了,而且那人也还是一位名医。”

冀大夫啊了一声,道:“那位名大夫怎么说?”

雷飞道:“他和大夫一样,也是看不出病情来。”

冀大夫道:“谁说老汉瞧不出病情了?”

雷飞心中暗道:“好啊!这位冀大夫,这样大年纪,仍是有着很强的好胜之心,那倒是可以激他讲话了。”

心口念转,口中却说道:“这位冀大夫瞧出来了?”

冀大夫点点头,道:“瞧是瞧出来了,但这是不可能的事啊!”

雷飞回顾了李寒秋一眼,低声说道:“大夫尽管照医道说,咱们洗耳恭听。”

冀大夫道:“那位姑娘,大盈若亏,这位老兄台,却是大盈若亏。”闭上双目摇头晃脑了一阵,道:“这医道而言,不足胜有余,那位姑娘要大泻,这位老兄台要大补才成,这就使老汉有些不通了。”

雷飞道:“大夫说得甚有道理,我们这位病人,数年卧榻,食物甚少,自然是应该大补了。”

冀大夫道:“难在必须先治好他的病,才能进补。”

李寒秋道:“他是什么病呢?”

冀大夫道:“好像是中了毒。”

李寒秋道:“中毒?”

宾大夫道:“不错,一种很奇怪的毒,使他终日晕迷不醒。”

雷飞暗暗点头,忖道:“看来,这位冀大夫,医道上真还有过人之能了。”

但闻李寒秋道:“大夫,既然认出他中了毒,不知是否能够为他解除?”

冀大夫道:“这个,老汉无此能耐。”

李寒秋道:“为什么?”

冀大夫道:“除非你们能找出他身中之毒的余渣,否则老汉无法知晓他中的什么毒,就无法下药了。”

雷飞叹息一声,道:“这病人非要医好不可,如是大夫无法在极短时间中把他的病势医好,只好多留这里几日了。”

冀大夫吃了一惊,道:“你说什么?”

雷飞道:“在下之意,大夫一个月能医好他的病,就留一个月,如要一年,只好屈驾一年了。”

冀大夫道:“如若老夫无能医治好他们的病呢?”

雷飞道:“那就只好屈驾永远留在这里了。”

冀大夫脸色一变,道:“老夫知晓有强卖强买的人,却还没有见到强迫大夫治病的事。”

雷飞起身子,道:“大夫自己想想吧!这地方僻处深山,人迹罕至……”话未说完,却转身而去。

冀大夫望着那雷飞行出的背影,长长吁一口气,回目望着那病榻上老人出神。

李寒秋低声说道:“大夫不用担心,只要你尽到心力,我等绝不亏待大夫。”言罢,也起身而去。

雷飞早已在室外相候,举手一招,招呼李寒秋行了过去,道:“李兄弟,那冀大夫不错,看起来,实在还有一点医道,咱们逼他一下,也许能把他逼出一点方法来,你去瞧瞧娟姑娘,这地方由我照顾。”

李寒秋点点头,奔向娟姑娘的住处。

只见娟儿睁着双目,仰卧在木榻之上。

李寒秋道:“姑娘醒了?”

娟儿微微点头,欲言又止。

李寒秋看她神情,似是在极力忍受着一种痛苦,心中忽有所悟,暗道:“是了,她此刻仍然无法使那灵果神效化作的元气导归于经脉之中,我何不助她一行之力。”

心中念转,口中说道:“在下助姑娘一臂之力。”扶起娟儿,盘膝坐在她身后。伸出右手,抵在娟儿背心之上,暗提其气,一股热流,攻入了娟儿的命门穴中。

不知过去了多少时间,李寒秋巳累得满头大汗,才听得娟儿长长呼一口气,道:“多谢李兄了。”

李寒秋停下手,道:“成了么?”

娟儿道:“成了,真气归经,贱妾己盘坐调息,用不到再劳李兄之神了。”

李寒秋举手拭去脸上汗水,下了本榻,道:“姑娘快请坐息。”

娟儿突然想起了雷飞,道:“那位雷兄回来了么?”

李寒秋道:“回来了。”

娟儿道:“带来大夫没有?”

李寒秋道:“带回一位冀大夫。”

娟儿道:“丁佩和小月呢?”

李寒秋道:“未见回山。”

娟儿道:“这么看起来,她他定然是着了那谭药师的道儿了。”

李寒秋道:“很多事都要姑娘神志清明之时才能决定,姑娘还是早些坐息,待会儿咱们再谈。”

娟儿心中虽然急于知道一些内情,但她心中又知晓自己此刻不宜多言,只好强息忍下,温柔地点点头,闭上双目。

李寒秋低声说道:“姑娘乖乖地休息。”悄然退了出去。

雷飞迎了上来,低声说道:“娟姑娘伤势怎样?”

李寒秋道:“似是已大为好转了。”

雷飞点点头,道:“那很好,咱们眼下最为要紧的一桩事,是设法保护他们的安全。”

李寒秋点点头,道:“那谭药师极可能去而复返。”

雷飞道:“他可以不回来,咱们却不能不作此准备。”语声一顿,道:“小兄一直在为此担心,但又不敢说出,怕兄弟情绪不安,影响到那位冀大夫。如是他惊骇之下,医术上失了准头,那可是一桩大为麻烦的事,但现在好了。”

李寒秋道:“哪里好了?”

雷飞微微一笑,道:“兄弟你的‘七绝魔剑,足以对付谭药师,当然,咱们既要照顾娟姑娘,又要照顾那俞白凤,难免顾此失彼,所以小兄十分担心,如今娟姑娘人已清醒,复元有望,咱们自然不用担心了。”

李寒秋道:“现在咱们应该如何呢?”

雷飞道:“现在么?咱们应该在此地休息一下,不能去惊扰那位翼大夫,让他再仔细地瞧瞧病人,静静地想想,等待娟姑娘神智尽复,求证咱们心中所疑诸事。”

李寒秋望望天色,道:“如若一切如咱们理想一般顺利,大约两个时辰之内,娟姑娘可以调息复元。”

雷飞笑道:“咱们现在只有耐心地待待,不论那娟姑娘几时才能醒来,咱们也只有等待她了。”

李寒秋道:“看起来,雷兄很轻松?”

雷飞哈哈一笑,道:“最紧张担心的时刻已过去了。”

两人一面谈笑,一面等待,不知过了多少时间。

突闻一阵步履声,传了过来,惊动两人。

转目看去,只见那冀大夫手扶墙壁,步履踉跄地行了过来。

李寒秋急急奔了过去,扶住冀大夫,道:“大夫怎样了?”

冀大夫道:“老汉饿坏了。”

李寒秋道:“大夫请再忍耐片刻,在下立刻下厨,为大夫煮点食用之物。”

冀大夫扬着手,道:“老汉,老汉想到一个解毒之法了。”

雷飞急急行了过来,道:“什么法子?”

冀大夫道:“灵芝草,再配上两味草药,可解百毒。”又长长喘了两喘气,接道:“如若找不到灵芝草,那只好以毒攻毒了。”

雷飞道:“李兄弟,扶着他,我去替他拿吃喝之物。”

但闻冀大夫接道:“那以毒攻毒的法子,老汉虽然知晓,却是从未用过,我是只能口述,却是无法自己动手配制。”

李寒秋道:“大夫先请休息一会,等你吃过食用之物,咱们再谈不迟。”

冀大夫道:“不错,老汉是很饿了。”

片刻之后,雷飞端着一碗面走了进来。

冀大夫吃过了一碗面,又闭目休息一阵,睁开眼睛说道:“那以毒攻毒的办法,就是配制几种毒物,让他食用。”

雷飞道:“不会毒死人么?”

冀大夫道:“自然是有可能了,不过,除了这法子,老汉是再也想不出办法了。”

雷飞轻轻咳了一声,道:“大夫,不用急,药医不死病,你放心,只要你真的尽了心,我们会瞧得出来,绝不会使你为难。”

冀大夫道:“这话当真么?”

雷飞道:“自然是当真了。”

冀大夫道:“好,你要问什么?”

雷飞道:“你确定那老人是中了毒么?”

冀大夫道:“不错。”

雷飞道:“是不是有人给他服用一种慢性毒药,使他终日晕迷榻上,难以清醒?”

冀大夫道:“这要问你们了,好好的人,为什么要给他服用毒药呢?”

雷飞道:“在下只不过这么问问罢了。”语声一顿,接道:“如若在下等能够找出药渣,大夫能否瞧出他服用的是什么毒药?”

冀大夫点点头,道:“如若你们找得到,老汉自然可以瞧得出来。”

雷飞道:“好,大夫闭上眼休息一会吧!”

行出室外,举手一招。

李寒秋跟了出来,道:“雷兄有事?”

雷飞道:“此刻,咱们已无能为力,只有等待娟姑娘醒来,再作计议了,兄弟去照顾娟姑娘,我在此地守望、把风。”

李寒秋应了一声,重行走入娟姑娘的房中。

xmwjw 扫校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