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25 回 循迹见高僧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廿五回 循迹见高僧

轩辕琅摇了摇头,道:“兄弟未曾见到澄因大师!”他语音一顿,向岑小芳笑道:“你呢,可曾见到过那澄因大师?”

岑小芳凝思了一下,道:“妾身虽然未曾见到澄因大师,但师父好像提过他!”

石承先接道:“令师怎么说的?”

岑小芳道:“师父说,那澄因大师即将成为天香门总坛的镇坛法师,要我们对他不可无礼!”

葛天森在旁接道:“那是多久的事了?”

岑小芳道:“大约在五天前似!”

葛天森皱眉道:“姑娘那等昏迷不醒,想必是令师下手所为的了?”

岑小芳长叹了一声,道:“不错,只是……妾身并无怨恨师父之心。”

她说话之时,不自禁含情脉脉的看了轩辕琅一眼。

轩辕琅也向她报之以微笑,显然,他们俩对天香门掌门人,当真是并无怨忿之意。

葛天森点头道:“姑娘能够不忘根本,叫人好生敬佩!不过,在下还有一点不解!”

岑小芳道:“前辈有什么不解?”

葛天森道:“你师父忽然对你下手,那是已然不再顾念师徒之意了。”

岑小芳闻言,柳眉双皱,沉吟道:“不一定啊!家师的个性,十分奇怪,如果她当真不顾师徒之义,只怕早已将晚辈置之死地了!”

石承先暗道:“她说的不错,倘是真如葛天森所言,那她的师父又何必留她活在世上?”

葛天森却是淡淡一笑,道:“姑娘说的也有道理!”他话音微微一顿,目光在岑小芳身上一转,接道:“姑娘也没有见到澄因大师了!”

岑小芳道:“没有看见,不过……”她忽然沉思了一阵,幽幽一叹,接道:“据晚辈猜想,那澄因大师,只怕已然去了本门总坛了!”

石承先闻言,双目一亮,脱口道:“真的么?”

葛天森也甚是欣慰的接道:“姑娘这等想法,必然是有着很大的道理了?但不知姑娘怎知澄因大师,已然去了贵门总坛?”

岑小芳略一犹豫,又看了轩辕琅一眼,却未立即回答葛天森所问。

轩辕琅微微一笑,低声道:“芳妹,有什么所见,你尽管直说了吧!”

岑小芳脸上展露了一丝安慰的笑意,点了点头,这才向葛天森道:“晚辈听大师姊说到了那澄因大师,已由本门中州分坛护法蓝羽,暗中差人接到总坛!”

她话音方落,雷刚已忍不住大声道:“姑娘,你们总坛设在何处?”

岑小芳道:“本门总坛,就在这河南境内!”

石承先听了呆了一呆,暗道:“原来那天香门总坛,竟然也在中原……”

葛天森也显然甚感意外,怔了一怔,道:“贵门的总坛,也在河南?”

岑小芳道:“就在伏牛山抱虹岩!”

石承先暗自心中一动,忖道:“抱虹岩这地名很雅致,看来这天香门中,不乏文学之士……”

寻思间,听得葛天森接道:“贵门总坛,竟然设在伏牛山中,当真是出人意料得很!”

轩辕琅微微一笑,道:“葛大侠,本门总坛设在伏牛山抱虹岩,已有多年,武林之中,只怕尚无人知晓吧!”

葛天森道:“不错,如是连那神机堡主于逸也不知晓,武林之中知道的人自然不会多的了!”

敢情,葛天森在神机堡得于逸推重,是以,他说出这等话来,那正是表示,天香门总坛何在,连野心勃勃,耳目遍布天下的于逸都不知道的了!

雷刚在葛天森话音一落之后,立即大声道:“葛兄,咱们既然知道了那天香门总坛所在,何不快快赶去!”

葛天森闻言,却看了戴天行一眼,笑道:“戴兄,那澄因大师想必真的去了伏牛山了?”

他这话问的使人甚感奇怪,但戴天行却是冷冷一笑,接道:“不一定!”

戴天行话音一落,石承先却是心中一动,暗道:“他怎么会不相信呢?难道岑小芳还会说谎么?”

雷刚这时脸色一变,大声道:“戴老哥,你说这话可有什么道理啊?”

戴天行哼了一声,道:“当然有道理!”目光一转,射向岑小芳接道:“姑娘,那澄因大师去到天香门总坛之事,你并未亲眼见到,是么?”

岑小芳一怔,道:“晚辈果然未亲眼见到!”

戴天行冷冷接道:“姑娘是听你同门姊妹说出,那澄因大师,业已抵达了伏牛山么?”

岑小芳迟疑了一下,道:“正是如此!”

戴天行道:“她叫什么名儿?是怎生对你说的?”

岑小芳道:“晚辈的大师姊,名唤庄玉冰,她对晚辈提及,那澄因大师已然在蓝羽差人接送之下,到了抱虹岩。”

戴天行道:“姑娘相信她的话?”

岑小芳呆了一呆,道:“晚辈为何不信?”

戴天行冷冷一笑道:“照老夫的猜想,你那庄师姊,只怕说的也不是真话。”

石承先只听得心中大为诧异,暗道:“他必是听出了什么破绽,否则,又怎么会这等问法?”

葛天森似觉得甚为意外,笑道:“戴兄你说那位庄姑娘说的不是真话,那必然是别有所见了!”

戴天行道:“不错,我果然觉得不对……”他目光一转,向岑小芳道:“姑娘,你那大师姊向你说出这话时,是否在令师用迷魂禁制伤你之后?”

岑小芳道:“不是!”

戴天行道:“那是什么时刻?”

岑小芳道:“晚辈被家师怒责的前一日。”

戴天行笑道:“这就是了……”他目光在轩辕琅身上一转,接道:“老弟,你和这位姑娘在那伏牛山中之时,可曾暗暗计划过离去的事?”

轩辕琅略一沉吟道:“有过!”

戴天行点头道:“只怕你们商讨离去之事,你那位掌门姊姊早就知道了!”

轩辕琅呆了一呆,道:“怎么会?我和她商讨这事之时,并无他人在场啊!”

戴天行笑道:“人家不能偷听么?”语音一顿,接道:“姑娘,老夫认为,你那大师姊是诚心在骗你了!”

岑小芳怔了一怔,道:“怎么会?”

戴天行笑道:“为什么不会?如果老夫猜想的不差,你师父大概早已就对你有了戒心了!”

岑小芳看了轩辕琅一眼,沉吟道:“师父也不会有先知之明,为什么早就对我们有了戒心呢?”

轩辕琅也有些惑然不解,摇头道:“这事连我也想不明白了!”

戴天行哼了一声,道:“那有什么难解?其实,令师大概业已知晓你们有了逃走之心,才故意安排了那等机会,否则,你们只怕很难逃出伏牛山吧!”

岑小芳皱眉道:“这个……”

轩辕琅闻言,却是怔了一怔,道:“芳妹,这位戴大侠说的果然有些道理!”

岑小芳微微一呆,道:“什么道理?”

轩辕琅道:“如是掌门人未曾有着放我们离去之心,我又怎能那等轻易的将你背了出来?”

岑小芳道:“琅兄,你是说这次救我出来,一路之上,并无什么阻拦么?”

轩辕琅道:“不错!”

他语音略略一顿,接道:“起先,我还以为是自己十分小心,趋避得宜,才不会被他们发现,但经戴大侠一说,我才觉出,其中正是有着原因!”

岑小芳茫然接道:“什么原因啊?”

轩辕琅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这原因十分简单,那就是掌门人并未下令拦阻你我离山。”

岑小芳摇头道:“不对啊!”

轩辕琅皱眉道:“哪里不对了?”

岑小芳道:“琅兄,师父对我下了迷魂禁制,她知道举世之中,无人解得了她的手法,所以……”

轩辕琅笑道:“你如今不是不再受制了么?”

岑小芳感激的看了萧琼一眼,道:“琅兄,那只是天降奇缘,让我们遇上了这位萧姑娘,不然,迟早你还是要背我回山,向掌门人求情哩!”

轩辕琅闻言呆了一呆,道:“不错!我倒是忘了这一点了……”

戴天行在旁听得冷笑了一声,道:“两位不相信老夫的猜想,那也没有关系,反正日后你们总会明白!”

葛天森一直在皱眉沉思,这时忽然向戴天行道:“戴兄,你怎会想到那澄因大师未去伏牛山呢?”

戴天行微微的笑了一笑,道:“贤弟,你一向遇事都机智过人,怎的今天连这等明显的事都想不出来呢?”

葛天森苦笑道:“兄弟适才已然想了很久,却是真的想不出其中道理何在!”

戴天行道:“这也难怪,愚兄如果不是在甬道之中,瞧出了一点端倪,那也不会联想到澄因大师未曾前去伏牛山了!”

葛天森怔了怔,道:“甬通之中,莫非有人留下了什么蛛丝马迹么?”

戴天行道:“不错!”

葛天森道:“什么痕迹,才会引起了戴兄异想?”

戴天行笑道:“贤弟应是记得,那澄因大师,与愚兄的交情不坏啊!”

葛天森笑道:“这个兄弟明白,举世之中,澄因大师可算得上是你老哥的一位知己之交!”

戴天行笑道:“贤弟,你明白的还不够多,虽然,武林之中,都知晓老夫与澄因乃是至交好友,但又有几人知道,愚兄与他还有过生死与共的经历呢?”

石承先这时听得暗暗诧异,忖道:“这戴天行怎会如此絮絮叨叨的谈起家常来了?”

虽然他知道戴天行乃是在说明,为何不信澄因大师已去伏牛山之事,他竟然提到自己和澄因大师交情,自是少不得叫石承先心中着急!

他寻思之间,却听得葛天森笑道:“戴兄与澄因大师,几时共过生死呢?”

戴天行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说道:“说起来,那已是卅年前的事了!”

他脸上的神态,变的有些激动,显然是想起当年的事情,令他不禁神往!

雷刚瞪大着眼,一直在凝听着他们说话,这时却忍不住大声道:“戴大侠,你不要吞吞吐吐,快些说明那澄因大师去了何处,不就结了么?”

戴天行眉头一皱,看了雷刚一眼,接道:“三十年前,为了查访一个魔头的下落,澄因大师曾与兄弟远赴苗疆,深入瘴雨蛮烟之地!”

葛天森道:“是了!兄弟也记起来了,那一次你遇上了苗疆蛊王,险险回不了中原了!”

戴天行点了一点头道:“可不是!但愚兄与澄因大师却凭仗着暗中约定的许多记号,才脱了险境!”

石承先突然忍不住道:“为什么?老前辈怎会凭仗着暗号脱险呢?”

戴天行苦笑了一声,道:“那时我们已被苗疆蛊王分开陷在一处山腹之中啊!”他语音一顿,忽然沉吟不语!

石承先等了一会,不见他说话,不禁接道:“老前辈如何不往下说了?”

戴天行应声道:“不是老朽不说,只是想起当日的情境,老朽就有些不寒而栗!”

石承先道:“老前辈,那苗疆一带,可是有着很多的毒物么?”

戴天行道:“正是毒物太多!”

他长长的吁了一口气,接道:“当时我们被苗疆蛊王诱入一处很大的山洞之内,为数千万的各种毒物所困,如非我们事先带有雄精在身,只怕早就没有命了!”

葛天森道:“雄黄之精,可除万毒,你和澄因大师只要能沉着行动,大概不会受那毒物之害的了。”

戴天行苦笑道:“贤弟说的不错,只是,咱们为了要向那苗疆蛊王要人,才跟他打赌,故入山洞之中,谁知那山洞之大,和洞内叉道又多,直是使人如入迷魂阵一般,错非我们有着事先约定的各种暗号,又都刻在石壁之上,那一回就真的回不了中原了!”

石承先这才恍然道:“原来如此!但不知老前辈向那苗疆蛊王要的什么人?”

戴天行道:“那人乃是三十年前横行江湖的一名淫贼,人称笑面潘生的常如钩!”

石承先对“笑面潘生”常如钩的名号,虽是陌生,闻言不禁呆了一呆,道:“这人可是很坏么?”

葛天森笑道:“兄弟,此人可谓坏透了顶了!武林之中,没有一个人不恨他入骨!”

石承先道:“原来是个大坏人,但不知戴老和澄因大师,那次苗疆之行,曾否将这人性命除去了!”

葛天森笑道:“当然除去了!”

戴天行长叹了一声,道:“姓常的虽然除去了,但老朽和澄因大师,却险险赔上了两条老命!”

雷刚皱了皱眉,道:“戴大侠,你说了这半天,到底你在这甬道之中,看到了什么?”

戴天行接道:“那自然是澄因大师留下的暗记了!”

岑小芳似是有些不信,问道:“什么记号?”

戴天行道:“说明处境安全,被人救走的暗记!”

岑小芳道:“被人救走了么?”

戴天行道:“不错。”

轩辕琅呆了一呆,道:“什么人把他救走了?”

其实,他这句话只是信口而出,并非真的要问明那是什么人救走了澄因大师,但听在戴天行的耳中,却使他大为不快,冷冷的哼了一声,道:“老夫如是知道他是被何人救走,还用得着站在这儿与你们废话么?”语音一顿,向岑小芳道:“姑娘,那澄因大师显然不曾去伏牛山,而姑娘的那位大师姊却对你说出澄因大师已然去了伏牛山,这其中定然有着很大的原因了!”

岑小芳道:“老前辈说的如果属实,那想必是不会错的了!”

戴天行道:“姑娘,这中间的道理,老夫因为对天香门之事所知不多,无从臆测,但不知姑娘可曾想过,令师如此作为,究竟有着什么原因么?”

岑小芳怔了一怔,道:“这个……晚辈想它不出!”

戴天行目光转向轩辕琅道:“你老弟呢?可曾猜想过其中原因何在?”

轩辕琅沉吟了,一会儿,接道:“家姊行事,向来叫人难以捉摸,道理何在,在下一时也想他不出!不过……”他微微的一顿语音,接道:“如果那澄因大师果真被人救走,家姊如此作为,只怕还是为了想从在下和芳妹妹身上,找出澄因大师的下落!”

岑小芳愣愣的道:“那怎么会?妾身也不知道那澄因大师去了哪里了!”

戴天行冷冷一笑,道:“你当然不会知道!”

岑小芳道:“老前辈,既然晚辈并不知道那澄因大师下落,家师又怎的要从我们身上来查询呢?”

戴天行哼了一声,道:“这中间的道理,十分简单,你们如是叛离了天香门,少不得就会与九大门派的高手会合,那澄因大师若是真的被人救走,也不会脱出九大门派,是以,从你们身上,她就不难探得出那澄因大师的下落了!”

岑小芳这时才有些儿恍然大悟般哦了一声,但她摇了摇头,接道:“这该有多麻烦呢?

家师如是发动那埋伏在九大门派中的人去打听,岂不更容易么?“

石承先闻言,心中一震,失声道:“天香门在那九大门派之中,都埋伏有奸细么?”

岑小芳似是觉出自己说漏了嘴,把师门的隐秘泄给了外人,脸色一变,嗫嚅了半晌,方道:“石公子,妾身只是听得几位师姊这么说过,是不是真的派的有人,我并不知道……”

她这等推托之词,自是瞒不过在场之人,葛天森哈哈一笑道:“岑姑娘,你既然有着叛离天香门的胆量和决心,那也不必再怕泄露天香门中的隐秘之事了!”

一直未曾说话的萧琼,忽然接道:“不错,岑姊姊不用担心,你师父如是对你有什么举动,小妹定会相助于你!”

岑小芳感激的看了萧琼一眼,道:“姑娘对婢子的大恩,婢子已是终身难报,家师一身武功,有着鬼神不测之能,姑娘用不着为了婢子,冒那等风险啊……”

萧琼闻言笑道:“岑姊姊,你不要再口口声声婢子婢子,叫我听来好生难过!”语音一顿,接道:“听姐姐之言,你师父的武功,当真是很高的了!”

岑小芳道:“我师父武功,确是高不可测,婢子听得师姊说过,当今武林之中,能和家师一较长短的高人,不会数得出五位……”她依然自称婢子,不肯改口。

萧琼格格一笑道:“小妹不信!令师武功纵然高强,在小妹看来,那只是因为未曾碰到过真正的高手!”

岑小芳呆了一呆,道:“姑娘,你……千万不要存下与家师比量武功之心啊!”

萧琼笑道:“为什么?”

岑小芳道:“姑娘千万不可为了婢子,自蹈险境!”

萧琼格格笑道:“岑姐姐,你不说,小妹倒并未真想与你师父较量,但听你说的如此严重,小妹倒是有心想试上一试了!”

岑小芳脸色大变,忙道:“姑娘,使不得……”

萧琼笑了一笑道:“为什么?”

岑小芳道:“我师父确是武功极高啊……”

这时,轩辕琅也抱拳向萧琼一揖道:“萧姑娘救了芳妹妹,乃是在下夫妇的恩人,在下夫妇自然不能眼看恩人冒险,萧姑娘尚请三思!”

萧琼微微的一笑,尚未答话,葛天森忽然接道:“贤伉俪可知这位萧姑娘是什么人?”

轩辕琅摇了摇头道:“萍水相逢,即蒙大恩,萧姑娘是什么人,那也没有关系!”

葛天森笑道:“当然有关系,她要找你们的掌门人动手,自然有着她的本领了!”

轩辕琅闻言,怔了一怔道:“听葛大侠之言,萧姑娘必是哪位绝代高人的子弟了!”

葛天森道:“不错!”

岑小芳一脸焦急的神色问道:“葛大侠,萧姑娘是什么人的子弟?”

葛天森道:“姑娘,你应该明白,令师那迷魂禁制的手法,岂是常人能够破解?萧姑娘既然有着这等能耐,自然是对于令师的武功,有着相当的了解了!”

岑小芳道:“不错啊!妾身倒是忘了这一点!”

葛天森笑了一笑,接道:“姑娘和这位轩辕老弟,年纪都不很大,不知对武林中的掌故,知道得多不多?昔日在中原武林,曾经掀起轩然大波的‘勾魂灯阵’,贤伉俪可曾听说过?”

轩辕琅怔了一怔,道:“勾魂灯阵?”

葛天森道:“不错!”

轩辕琅道:“此事晚辈好像听到家姊说过!”

葛天森笑道:“令姊是怎么讲的?”

轩辕琅道:“家姊对那灯阵主人,极为推崇,言下之意,十分钦仰!”

葛天森道:“这就是了!眼下贤伉俪的恩人,就是第二代的灯阵主人!”

轩辕琅、岑小芳同时呆了一呆。

他们似是有些不信,眼前的这位蒙面少女,便是那大名鼎鼎的灯阵主人。

一时间,两人的目光,停在萧琼身上,一动不动,葛天森睹状,笑道:“贤伉俪莫非不信?”

轩辕琅忽然长长吁了口大气,道:“在下并非不信,只是……只是……意外得很!”

岑小芳却起身向萧琼福了一福道:“姑娘真的是灯阵主人?”

萧琼笑道:“小妹果然正是那灯阵主人!”

岑小芳突然上前,笑着把萧琼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很久,这才说道:“姑娘真是灯阵主人?”

萧琼道:“小妹怎会欺哄姊姊?不过,那往日进入中原的并非是小妹自己而已!”

岑小芳道:“我说呢,姑娘如是灯阵主人,又怎会这等年轻……”

轩辕琅也笑道:“原来昔日的灯阵主人不是姑娘么?这就难怪了!”

萧琼道:“当年进入中原,乃是家师!”

岑小芳嫣然一笑道:“姑娘,怪不得你能破解家师的迷魂禁制,婢子昔日听得家师说过,举世之中,只有那东海绿华山的灯阵主人,是唯一能够破解她各种禁制之人,姑娘既来自东海,我就不用怕了!”

萧琼笑道:“姊姊本来就不用怕啊!”

她语音顿了一顿,接道:“姊姊,倒是那位澄因大师的下落,不知是否真的在那伏牛山中?小妹尚望姊姊想个法儿,查探明白!”

岑小芳道:“姑娘乃是婢子恩人,既有吩咐,婢子怎敢不办……”她回顾了轩辕琅一眼,道:“琅兄,你……”欲言又止的摇了摇头,接道:“只怕琅兄不愿啊!”

她这等自言自语,只把轩辕琅听了呆了一呆,道:“芳妹有话,请说无妨!”

岑小芳迟疑了一下道:“琅兄,师父是你姊姊,你如回转伏牛山去,她大概不会对你下那毒手了!”

轩辕琅一怔道:“芳妹妹要我去见姊姊么?”

岑小芳道:“琅兄,这位恩人姑娘要查明澄因大师何在,琅兄如能回山一行,自然就可查探出眉目来了!”

轩辕琅沉吟了半晌,道:“芳妹妹这事只怕不妥啊!”

岑小芳道:“哪里不妥?”

轩辕琅道:“我和你私自逃出,即令是姐姐有意放行,此番再行回去,那也不可能问出什么机密来了!”

岑小芳柳眉一皱,低声道:“琅兄,你又没有回去试试,怎么知道问不出来什么机密呢?”

轩辕琅道:“我那姐姐的脾气,芳妹妹不是不知,如是我回转伏牛山,她必然不会再让我下山来了!到那时候我再想见到妹妹一面,只怕也不能够了!”

岑小芳脸色一红,低声道:“琅兄!你……何必这般儿女情长啊……”

轩辕琅闻言,俊面发赧,长长的叹息了一声,道:“芳妹妹,不是我儿女情长,英雄气短,实是我如回去,不但无益,反而有害啊。”

岑小芳还待再说,只见戴天行呵呵一笑,道:“轩辕老弟说的不错,他如回去,反而坏事,岑姑娘,你不用再劝他了!”

岑小芳一怔道:“他如不回去,又怎能查出那澄因大师何在?”

戴天行道:“不用查了!那澄因大师不在伏牛山?已是不容置疑之事,姑娘不用多说了!”

岑小芳看了萧琼一眼,苦笑道:“恩人姑娘,婢子有心回山,只怕白白送了性命……”

萧琼格格一笑道:“谁要你回去呢?姊姊,戴老既是这么说,你也不用再挂在心上了!”

葛天森这时向戴天行抱拳道:“戴兄,那澄因大师留下的记号,不知可曾说明了去向?”

戴天行道:“当然说明了去向,不然,我又怎会知道他不曾去了伏牛山?”

雷刚显然已是大大不耐烦,闻言大声道:“他到底去哪里了?”

戴天行淡淡一笑道:“去了哪里?雷兄问我,我又去问谁?”

雷刚听了呆了一呆,道:“你不知道?”

戴天行道:“本来不知道!”

雷刚跺脚道:“你既然不知道,为什么又说他不曾去了伏牛山?”

戴天行道:“澄因大师留下的暗记,指出的方向,不是伏牛山,他当然不会前往伏牛山了!”

雷刚一怔道:“那咱们如何去找他?”

戴天行笑道:“总会有办法!”他语音一顿,向葛天森道:“兄弟,咱们先下山到少林寺中准备一下,也好上路去找那澄因大师了!”

石承先闻言,心中一动,暗道:“昕他话中之意,那是早已胸有成竹的了!”

寻思间,只听得葛天森笑道:“戴兄想必早已有了安排的了!”

戴天行道:“这倒不是,不过,澄因大师既然留下了一处暗记,那就不会不留下第二处,咱们只要随着他留下的暗记,就会找出他的下落了!”

雷刚忽然一掌拍在桌上,大声道:“不错,咱们只要找得到澄因大师留下的暗记,那就不愁找不到他了!”

戴天行笑道:“雷兄,你大概不用再着急了吧!”话音一顿,人已站了起来,向外行去。

岑小芳看了轩辕琅一眼,道:“琅兄,咱们可要下山去么?”

轩辕琅沉吟了一下,道:“这个……只怕不方便吧!”

戴天行目光一转,霍地回身,笑道:“两位还想留在这石府之中么?”

轩辕琅道:“除了此地,在下又能避向何处?”

戴天行笑道:“那可不一定,照老夫看来,除了此地以外,你们似乎无处不可停留!”

轩辕琅呆了一呆,道:“戴老前辈,可是认为此间并不安全么?”

戴天行道:“不错!”

葛天森接道:“戴兄说的不错,这嵩山石府,对贤伉俪而言,那是不大安全的了!”

岑小芳怔了一怔,道:“琅兄,我们怎么办?”

轩辕琅皱眉道:“咱们只好也下山了!”

葛天森笑道:“两位如是别无他事,何不先随我等同去少林一行?”

轩辕琅道:“方便么?”

葛天森微微一笑,看了伽因大师一眼,道:“大师认为如何?”

葛天森老于世故,是以他不愿越俎代疱,而先向伽因大师请教。

伽因大师合十道:“少林子弟,甚是欢迎两位施主同往……”

敢情,这等情况之下不欢迎那也不行。

葛天森哈哈一笑,道:“大师代为应允,两位就不用再说什么了!”

这时,雷刚和石承先均已起身步出大厅。

萧琼向岑小芳笑道:“岑姊姊,你要不要入内去收拾一下?”

岑小芳道:“不用了!”

萧琼一怔道:“不用么?那房中的许多用物,你都不要了?多可惜……”人已举步向外行去。

岑小芳摇摇头道:“那房中之物,不是婢子带来的!”

她眼见萧琼业已转身向外行去,也就不再多加解释,看了轩辕琅一眼,道:“琅兄,咱们也一道走吧……”

一行八人,出了那嵩山别府,便下山直奔少林。

顿饭时光,已然抵达。

显然,那少林掌门大师,对他们前去少室转赴太室之事,甚为关心,一行人甫回寺中,掌门人已然迎了出来。

伽因大师把那经过的情形,说了一遍,并且为轩辕琅和岑小芳引见了掌门和慧因、灵因两位长老。

宏法掌门人倒没有多问什么,只告诉那知客僧人宏觉大师,在少林附近的农家,为轩辕琅夫妇准备一处居住之所。

戴天行等人在寺中用过了饭,并且准备了几桩应用之物,便陪同了石承先、雷刚、葛天森、萧琼四人,向东行去。

那四十八名灯娥,丫鬟,萧琼只带了四名,其余的四十四名少女,便也在少林寺的不远一处农村住了下来。

一行九人,在戴天行的引导之下,离了嵩山,竟是直奔郑县而去。

当晚他们便住在郑县县城之中。

次日一早,那戴天行天色未亮,就出了客栈,直到晌午时分方始回转。

雷刚似是被他这等行径弄得有些不解,但又不便向别人询问。

戴天行一回来,他便趋前急急问道:“戴兄,可是那澄因大师忘了留下记号了么?”

戴天行摇头道:“那倒不是,只是他留下的暗记,十分奇怪……”

雷刚道:“怎的奇怪?”

戴天行道:“如是照他留下的暗记,咱们只怕要再走回头路了!”

雷刚一怔道:“怎么回事?为何要往回走?”

戴天行道:“那澄因大师从嵩山至此,每隔五里路均有暗记,多指向东方,但到此间之后,就忽然变了方位,反指向西了!”

雷刚道:“那是为了什么?莫非澄因大师弄错了?”

戴天行道:“兄弟今日一早,就是为了想查明是不是澄因大师把方向一时弄错了,才在这城外跑了不下五十余里……”

葛天森笑道:“结果如何?”

戴天行道:“澄因没有弄错,他们显然是从郑县又改变了行程的方向,折回西边了。”

葛天森沉吟了一阵,道:“如此看来,那澄因大师莫非仍是被天香门中的什么人诓走了么?”

戴天行摇头道:“不一定,如是天香门中有人将澄因大师诓去,澄因大师又怎能有着那等闲暇的时间,从容留下暗记呢?”

葛天森道:“这也有理……”他语音一顿,接道:“戴兄,咱们要不要分途打探一下?”

戴天行笑道:“那倒不必了!反正澄因大师既然留有暗记,咱们总得随后追上去看一看!”

雷刚道:“不错,好歹咱们总得先将他找到!”

戴天行笑道:“只要那澄因大师留有记号咱们就不愁找不到他……”

说话间,葛天森已然唤来了店家,结清了帐目。

戴天行领着几人,出了郑县,当真的折向西行,但这一回不同的,却是沿着黄河南岸,向汜水方向行去。

一路之上,澄因大师依然留着暗记,第二天正午时分已然抵达了洛阳府。

戴天行当先进了府城,竟然找到了一家客栈住下。

用过了饭,石承先终于忍不住心中疑虑,皱眉问道:“戴老,咱们今日可是不再往前赶路了?”

戴天行道:“不错!”

石承先怔了一怔,道:“为什么?”

戴天行笑道:“那澄因大师留下的暗记,说出他就住在洛阳府!”

石承先道:“这事有些奇怪了!”

戴天行笑道:“哪里奇怪了?”

石承先话已出口,才觉得自己问的甚是可笑,那澄因大师,本是被人救走,自然什么地方都可以去了!

是以,戴天行一反问,他倒不好意思的苦笑了一声,低头不语。

葛天森接道:“戴兄,你说那澄因大师就在这洛阳府歇下来了?”

戴天行道:“不错!”他语音一顿,接道:“澄因在城外留下的暗记,说明他与同行之人,抵达洛阳,便不再前行了!”

葛天森道:“咱们如何才能将他找到?”

戴天行笑道:“这个容易……”

他忽然向石承先一笑道:“老弟,你先陪我出去一趟如何?”

石承先道:“晚辈遵命!”

戴天行要那葛天森等人暂在店中相候,领了石承先,向外行去。

两人出了店家,便向南城而行,一直出了城门,来到一处两山对峙的河口。

石承先只觉这一带山势虽然不高,但形势却是壮丽雄伟,笑道:“戴老,这是什么所在?”

戴天行笑道:“老弟,这儿就是龙门!”

石承先怔了一怔,笑声道:“伊兰山么?”

戴天行笑道:“不错……”语音一顿,忽然身形电射,直向一处山坡奔去。

石承先随在他身后,只见戴天行来到一处石洞之前,沉吟不语。

石承先举目望去,却见这一带石洞林立,戴天行立身之处,乃是一处较大的石洞。

戴天行沉吟了一阵,忽然抓头道:“奇怪……”

石承先暗道:“他为何如此茫然?莫非那澄因大师忘了留下暗记么?”

思忖之间戴天行已然向内行去。

这间石洞,深约五丈,两壁刻了不下百余尊佛像,但当中之处,却仅仅只剩下一座石台,那台上的佛像,不知怎地失去了踪影。

戴天行入洞之后,不停的四处打量,最后,立身那石坛之前,仔细的摩挲。

石承先心中虽然不解,但却未曾多问。

容得戴天行几乎把石坛的每一寸地方已察看得丝毫不漏,这才长长的吁了一口气,道:“原来如此了……”

石承先呆了一呆,脱口道:“戴老,那澄因大师可是就在此处?”

戴天行道:“不错,他就住在这里……”说话这间,已然伸手向那石坛之上扣去。

笃笃两声响过处,只听得一缕细如蚊蚋的声音,自那高约五尺的,宽达丈许的石坛之内传出道:“什么人?”

石承先心中一惊,忖道:“怎地这声音会从石坛之中传了出来?难道澄因大师竟会住在这块巨石之内?”

戴天行这时却大声道:“兄弟戴天行!”

话音一落,忽然听得一连串轧轧之声,不绝于耳,那巨大的石坛,竟然向旁缓缓移去。

石承先失声道:“原来这是一处暗门呀?”

戴天行笑道:“老弟,你可是觉得十分意外么?”

石承先道:“当真意外得很……”

石坛移动之际,两人的身前,已然露出一道宽有三尺左右的门户。

石承先睁眼向下望去,只见一条斜斜的阶梯,向下沿伸,尽他的目力,竟是看不出下面多深多远。

戴天行这时向石承先低声道:“老弟,八成他们是在这石洞之内了!”

石承先道:“咱们要不要下去瞧瞧?”

戴天行道:“咱们无法请他们出来,那自然只有入内探望一下了……”语音一顿,当先向下走去。

石承先紧紧随在他身后,一步一步的跨入地下。

这一条斜斜的石梯,大约有三丈远近,行至尽头,乃是一间占地丈许左右的石室。

一颗极大的明珠,悬在那石室的当中。

石承先打量了一眼,只见这间石室之内,空无一人,但在两侧的墙上,却可看出各有一个门户。

心中不禁暗道:“莫非他们住在那墙后的室内么?”

寻思间,戴天行已然吐气开声道:“在下戴天行,特来奉访,不知哪位高人救了澄因大师……”

余音未已,右手的石门,忽然大开。

只见一位年纪约在七十开外,秃头无须,满面红光的胖老人,缓步走了出来。

他行至戴天行身前,微微一笑道:“戴兄果然来了,真是可喜得很!”

戴天行脸上有着茫然神态,抱拳道:“澄因大师可在这石洞之中么?”

那老人笑道:“当然在!”他说话之间,目光在石承先身上一转,接道:“犬王戴兄追踪之术,果然是天下无双,老朽为澄因高兴,两位快请入内叙话。”横移一步,邀请两人进了那里间的石洞。

原来这一间乃是一处充满了禅堂气氛的书房。

石承先身入其中,首先是嗅到一股极为清雅的檀香气味,使人精神为之一振。

目光所及,这室内的布设,却又十分高洁。

两壁各有一座很大的书架,入门的对面,却是一张宽大的禅床,一名清癯的老僧,正坐在禅床之上。

靠左面,则是一张书桌,案上摆了一幅织绢,绢上已然朱墨点点,勾画出几棵古松,显然他们未曾来此之前,那秃头老人,正在作画。

戴天行一进石洞,就大步向那禅床行去。

他看了那位老和尚一会儿,忽然回头向老人道:“澄因大师可是入定未醒么?”

那老人道:“快了!再有盏茶时分,就该醒来了!两位且请小坐,待老朽去沏上一盏茶。”

说罢,不等两人谦让,便转身出了这间书房。

戴天行招呼石承先在那书案前面的石凳之上坐下,自己却站在禅床之前,注视着澄因大师。

不一会,那老人已然提了一壶茶来。

戴天行笑道:“打扰老丈了!”

那老人呵呵一笑道:“不敢,两位远道而来,没有什么招待,惭愧得很……”

他来了四碗清茶,这才又接道:“山居客来茶当酒,两位莫要见笑了!”

戴天行这时也走了过来,在一只石凳上坐下,笑道:“老丈救了澄因大师,定然是一位武林高人,不知怎么称呼?”

那老人已然坐到书桌之后,目光凝注在面前的书绢之上,闻言抬头笑道:“山野之人,早已忘了名姓,两位不弃,就叫老朽一声龙门山民可矣。”

戴天行闻言,怔了一怔,道:“原来是龙门老人……”

敢情,他对这位老人极是陌生。

龙门老人笑道:“山野草民,这等名号自是甚为恰当,至于老人二字,那是戴兄抬举了……”语音一顿,接道:“这位小兄弟怎么称呼?”

石承先眼见这老人一脸慈祥之容,而且又是救了澄因大师之人,是以心中对他十分敬仰,闻言连忙起身抱拳道:“晚辈石承先!”

老人笑道:“石公子老弟……”

戴天行接道:“老丈不肯说出姓名,戴某不敢多问,只是有一件事,戴某却是不解。”

龙门老人笑道:“什么事?”

戴天行道:“老丈与澄因大师,可是故交?”

龙门老人笑道:“算得上是,但也可以说不是。”

石承先闻言,呆了一呆,暗道:“这是什么道理?”

戴天行也似是被他说得一愣,干笑道:“老丈此言,叫戴某越发的不解了!”

龙门老人大笑道:“老朽未曾埋名隐姓之前,与澄因大师有过一段交往,自从改名龙门山民之后,那就未曾打过交道的了!是以,老朽才说两者皆可。”

戴天行皱眉道:“原来如此……”语音一顿,接道:“如此说来,老丈在隐居之前,必是一位叱咤风云的高士了!”

龙门老丈人长叹了一声,道:“虚名已随水流,戴兄不用再想套问老朽了……”

显然他是极度的不愿触及过去的事。

戴天行淡淡一笑,道:“老丈,在下适才所说不解之事,尚未说完哩!”

龙门老人:“戴兄请讲无妨。”

戴天行道:“澄因大师,在少林初祖庵被人劫持之事,老丈想必早已知晓的了!”

石承先暗道:“这位戴老怎的这等问话?他如是不知道,又怎会救了澄因大师?”

思忖之际,只见老人呵呵一笑道:“不错,老朽果然是早就知道了。”

戴天行道:“老丈远居这龙门石窟之中,又怎知嵩山少林动静?”

石承先一听,这才恍然,忖道:“原来戴兄话中有话……”

龙门老人闻言,却是一笑道:“这个么?说出来戴兄莫要见笑,老朽隐居之后,唯一交往的一位老友,乃是澄因大师的至友,澄因大师出事之日,他恰巧适逢其会的遇上,所以,老朽才会知道。”

戴天行道:“那位澄因大师的至友,不知是谁?”

龙门老人忽然面现为难之色,摇头苦笑道:“戴兄,这个人是谁?老朽无法奉告了。”

戴天行一怔道:“为什么?”

龙门老人笑道:“彼此约定不许说出,尚祈戴兄见谅才好!!”

戴天行沉吟了一阵,接道:“可是那千毒公主?”

龙门老人摇头道:“戴兄,老朽无法答复,当凭戴兄猜想便了!”

戴天行暗道:“他这是明明在掩饰什么了!”

但却也不便再问,只好笑道:“老丈,去至太室峰见过天香门中弟子之人,可就是老丈自己么?”

龙门老人笑道:“不错!”他语音顿了一顿,接道:“为了打救澄因大师,老朽不得不尔,戴兄可莫见笑啊!”

敢情,他对自己冒了齐逖之名,觉得甚是不安。

戴天行笑道:“事有权宜,那也不足为老丈的盛名之累……”

龙门老人摇了摇头,道:“虽然事属权宜,但……老朽总是心中不安的很,齐逖只怕为了这事,要挨上不少排头啊!”

戴天行笑道:“武林四大铁汉中的九环铁剑齐兄,老丈想必与他很熟的了!”

龙门老人笑道:“当然认识……”他忽然双目暴睁,石承先只见他那两眼之中,寒芒暴射,逼视着戴天行,呵呵笑道:“戴兄,你为何不放弃追查老朽来历之心呢?”

戴天行讪讪的笑了一笑,道:“老丈莫要见怪,戴某未能免俗,自是少不得想找出老丈的本来面目了!”

龙门老人笑道:“戴兄,不论老朽是谁,在眼下看来,那根本是无关紧要之事,戴兄大可不必再费心机了!”

戴天行笑道:“不错,戴某确定不再打算费心,查问老丈的昔日面目了!”他话音顿了一顿,接道:“有一件事,在澄因大师尚未醒转之前,戴某还想请教!”

龙门老人笑道:“什么事?”

戴天行道:“据那齐逖告知石老弟,他曾携有天香门掌门人轩辕姑娘的‘玉萍剑令’,却在登封城外,被人骗走,那人只怕不是老丈了!”

龙门老人笑道:“那骗走剑令之人,乃是一名侍女,老朽年逾七十,纵是易容改装,那也无法扮出一名天真少女,戴兄算是猜对了!”

戴天行笑道:“在下认为,那少女八成是老丈雇请来的,不知对不对?”

龙门老人笑道:“这个……你算猜对了一半!”

戴天行一怔道:“怎的只有一半!”

龙门老人道:“那位姑娘虽是为老朽骗来了‘玉萍剑令’,但她却不是老夫请来的人!”

石承先在旁听的呆了一呆,暗道:“莫非他还请了别人参与此事么?”

寻思间,戴天行也已愣愣的接道:“老丈,这事还有第三者介入么?”

龙门老人未置可否的嗯了一声,道:“为了打救澄因大师,多花上一些心思人力,那也是理所当然……”他话音稍为的顿了一顿,接道:“这位石老弟仪表非凡,不知是哪一位高人的子弟?”

石承先尚未答话,戴天行已然接道:“老丈,这位石老弟,可是一位武林大大有名的人物子弟呢!”

龙门老人微微一笑道:“但不知他是哪位朋友的门下弟子?”

戴天行接道:“哈哈狂剑甘老的传人!”

龙门老人怔了一怔,道:“甘布衣?”

戴天行笑道:“不错。”

龙门老人在石承先身上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会儿,笑道:“甘兄有了这等传人,当真可喜可贺的很啊……”

石承先这时却不能不抢先接道:“老前辈过奖了!”

龙门老人大笑道:“甘大侠眼界之高,举世之中,似已没有可以被他看中的年轻人,你老弟居然蒙他看中,当真是造化不小的了!”语音顿了一顿,又道:“记得在多年以前,老朽曾代他物色过一名弟子……”

石承先道:“可是那位卞师兄?”

龙门老人摇头道:“卞雄飞么?那种人老朽闭了眼睛,也会嗅得出他身上那股邪气!”

戴天行笑道:“不知老丈替那甘老物色的是什么人?”

龙门老人笑道:“那小子如今可也有了不小的名头了!虽然他不曾被甘兄瞧中,改投了武当门下,但目下却已然接掌了武当门户了!”

戴天行呆了一呆,道:“玄风道长么?”

龙门老人道:“不错,戴兄只怕想不到吧?那玄风道长昔日不被甘大侠看中,居然也能独掌一大门派,可见甘大侠的眼界该有多高吧?”

戴天行笑道:“老丈,其实这位老弟不但是甘大侠的弟子,而且是武林名家之后哩!”

龙门老人脸色一变,接道:“武林名家之后?”

戴天行道:“老丈可能猜得出来么?”

龙门老人想了一想,道:“武林名家之中,姓石的朋友,并不多见,莫非这位老弟乃是石啸风的后人?”

戴天行笑道:“老丈果然一猜便着……”

余音未已,只听得那盘坐在禅床之上的澄因大师,忽然微微一笑,道:“戴施主累你久等了!”

澄因大师忽然醒转,使得石承先精神一振,戴天行也打住原来要说的话,抱拳向澄因大师道:“老和尚,这些年来,久疏探候,瞧你这等神态,佛法武功,想必又精进一层了!”

澄因大师竟是合十长叹了一声,道:“老施主好说,老衲魔障未消,若非龙老施主及时相救,只怕是老衲眼下已成妖人阶下之囚,罪孽深重,哪里还谈得上佛法武功又精进一层啊!”语音一顿,目光转向石承先,刹那间,只见他脸色微微一变,接道:“这位小施主怎的有些面熟?”

石承先听得呆了一呆,暗道:“他怎会见过我?这不是奇怪么?”

凝思之间,龙门老人业已呵呵一笑道:“乾坤一剑的哲嗣,自是看来有些面熟了!”

澄因大师在龙门老人话音一落之间,陡然全身一震,双手合十,长长的吁了一口气,道:“终于来了啊……”

他似是自语,又似是感叹,但从他的话意之中,可以听得出,石承先之来找他,那已是他早已知晓之事。

戴天行皱眉道:“大师早就知道石老弟要来找你探听什么消息么?”

澄因大师闭目接道:“不错,老衲已然等他七八年之久了!”

石承先这时起身上前,抱拳深深一礼,道:“晚辈石承先,拜见老法师……”

澄因大师合十道:“不敢,小施主快快还坐,有话慢慢的讲……”

石承先依言回到自己的坐位,抱拳道:“晚辈前来少林,寻找大师之事,想必大师已然知晓了!”

澄因大师笑道:“老衲知道了!”他话音一顿,接着叹了一口气,道:“小施主,当时老衲在太室峰头,本可现身与你相见,只是……龙门老施主执意不允,老衲也就不好坚持了!”

石承先闻言,暗道:“原来他当时仍然留在太室峰上么?”一念及此,忙道:“晚辈手中,存有一纸字条,那想必也是大师亲手所留的了!”

澄因大师道:“不错!”

戴天行皱眉道:“老和尚,你这样做,当真是有些不该,累得这垃老弟,奔波千里,去找那于逸,险险儿陷身在神机堡中呢!”

澄因大师苦笑了一声道:“这果然是老衲的不对……”

龙门老人忽然笑道:“大和尚不用自责,说起来都是老朽要他如此……不过,当时那天香门属下之人太多,若非这么做,岂不是要把简、齐二兄的投靠计划弄开了么?”

戴天行沉吟道:“不错,老丈设想的甚为周到!”

龙门老人长叹一声,道:“天香门耳目,已然遍布武林之中,咱们行事,若不步步留心,便要落入对方算计之中了!”

戴天行点头道:“老丈说的是……”

石承先这时忍不住向澄因大师道:“大师,晚辈特来拜候之意,大师想必已是知晓的了!”

澄因大师道:“老衲既然等了小施主多年,那自然是早知小施主的来意了!”

石承先甚是激动的接道:“大师真是有心之人了!晚辈感激得很!”

澄因大师道:“小施主想必去过那嵩山少室峰顶了!”

石承先道:“去过了!”

澄因大师沉吟道:“小施主有何发现?”

石承先道:“晚辈虽然默察了当日情势,但因雷刚大叔语焉不详,是以晚辈不敢妄自臆断。”

澄因大师道:“雷施主可曾将当日各人所坐的位置,对你说过?”

石承先道:“说过了!”

澄因大师笑道:“这么说,小施主应知老衲当日所坐之处,应是最能瞧出轩辕施主曾经暗下毒手,对付令尊的了?”

石承先道:“晚辈正是有了这等想法,才会赶去少林叩见大师!”

澄因大师点了点头,慈详的笑了一笑,接道:“小施主没有想错,老衲果然是目击当日惨剧发生的唯一活在世上之人了!”

戴天行闻言一怔,道:“大师之意,还有别人也知晓的了?”

澄因大师道:“不错。”

戴天行道:“那都是谁?”

澄因大师长长的叹息了一声,道:“施主隐居不出,昔日嵩山的少室剑会,参与之人,你想必也不知晓的了?”

戴天行忽然大笑道:“那可不然!当日参与少室盛会的七位高手,戴某全都知道!”

澄因忽然一笑道:“是了!别人不说,石小施主也会对你说出的了!”

戴天行笑道:“大师想错了!老朽虽然隐居不出,但对武林之中的大事,可并未完全淡忘……”语音一顿,接道:“老朽那犬王庄少了别人的踪迹,但却少不了药王葛老弟的踪迹,有关武林的一切,葛老弟不论涓滴细事,都曾对我说过。”

澄因大师笑道:“不错,那葛施主!正是一位武林中手眼通天的豪侠之士,老衲倒几乎把他忘记了哩……”

忽然长眉一扬,接道:“戴施主,这一回你能离开犬王庄,重入江湖,只怕也是受葛施主之请吧?”

戴天行笑道:“不错!”

澄因大师略一沉吟,道:“葛施主现在何处?”

戴天行笑道:“洛阳城中等候消息!”

澄因大师道:“他不会来此的了?”

戴天行道:“眼下是不会来此的了。”

澄因大师长长的吁了一口气,道:“施主既是知晓那与会的七人,不知可曾想出,还有什么人能够知道当日惨案的实情?”

戴天行摇了摇头,道:“老朽倘是知道,那也不用到处寻找大师了!”

澄因大师沉吟了一阵,接道:“当日在少室峰头,坐在老衲身侧之人,乃是形意门的掌门人荆长虹施主……”

他似是自语一般,低低的说出这几句话,但语音略略一顿,却又大声向戴天行问道:“戴施主,那荆施主的下落,你可知晓?”

戴天行闻言,怔了一怔,道:“荆兄的下落么?他似乎很久不曾在武林中走动了!”

龙门老人本是闭目在房静坐,这时忽然双目暴睁,沉声道:“形意门的掌门,已由荆长虹独子荆天挺接替,据说那荆长虹已然物化了!”

龙门老人话音一落,澄因大师陡然脸色一变,低声道:“荆施主怎么死的?”

龙门老人道:“据那形意门发出的讣告,荆长虹乃是病死正寝……”

澄因大师道:“荆施主正值盛年,小小的病痛,只怕要不了他的性命!”

显然,澄因大师不信荆长虹会病死床榻之上。

龙门老人冷冷的接道:“不错,老夫也是不信!”

石承先这时忽然皱眉插口道:“大师,晚辈在少室峰头,也曾瞧出一点可疑之处……”

澄因大师道:“什么可疑之处?”

石承先道:“据雷大叔相告,那青城山的少山主姜弘,所坐的位置,似乎也……”他顿了顿话音,目光盯在澄因大师身上,接道:“大师乃是在场之人,不知晚辈的猜想,可有道理?”

澄因大师合十点头道:“小施主的眼力,甚是正确,那姜弘小施主,果然是位大有问题的人物!”

石承先闻言,心中咚的一震!

澄因大师居然指出那姜弘乃是大有问题的人物,只怕他当年就已经发现了什么惊人的举动了2 是以,他脱口接道:“大师之意,可是那姜弘便是暗算先父之人?”

澄因大师尚来答话,龙门老人已冷冷接口道:“除了那小子还有谁?”

敢情,他一口如此咬定,倒叫石承先呆了一呆。

澄因大师回眼瞧了龙门老人一眼,道:“老施主不曾在场,岂可一口咬定姜少施主便是暗下毒手之人?”

龙门老人怔了一怔,失笑道:“是啊!老夫果然冲动了一些,不过……大师不是也曾说那姜弘乃是大有问题之人么?”

---

旧雨楼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