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34 回 神犬索魔踪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卅四回 神犬索魔踪

黑衣少女缓缓上前,拜见了天香姥姥,天香姥姥摆摆手,笑道:“姑娘就这儿坐下吧!”

拍了拍身旁的位子,要梅芸姑坐下。

梅芸姑倒也很大方的坐下,目光一转,笑道:“石姥姥,这些人可都是前来拜望掌门人的么?”

天香姥姥心中暗道:“你这是明知故问,装的很像那么回事啊!”但她口中却道:“是啊!老身请姑娘前来,就是为了他们各位!”

梅芸姑道:“姥姥,这几位都是些什么人?”

天香姥姥道:“他们么?那几位大和尚,中间就有一位是澄因大师!”

梅芸姑笑道:“原来少林长老了,妾身未曾早一步出迎,真是罪过得很!”

天香姥姥微微一笑,接道:“姑娘,那两位乃是江湖上极负盛名的二王,犬王戴大侠和药王葛大侠!”

梅芸姑淡淡一笑,道:“妾身见过两位……”

戴天行、葛天森笑了一笑,还了一礼。

天香姥姥指着龙门老人道:“这位老弟,自称龙门老人,似是大有来头,姑娘快快上前见过!”

梅芸姑怔了怔,依言上前见过。

龙门老人冷冷一笑,道:“罢了!轩辕萍现在何处?”

他这等口气,只把梅芸姑听得一愣,柳眉耸动,接道:“掌门人不在抱虹岩,尊驾这一趟,只怕白跑了!”

龙门老人脸色一沉,正待发作,天香姥姥已然干咳了一声,道:“梅姑娘,这位年轻的孩子,乃是老身的侄孙石承先!”

梅芸姑的脸色,一直都很镇定,但耳中听到石承先三字,却是脸上神色一变,道:“石公子?”

天香姥姥道:“怎么?梅姑娘认得老身这小孙儿?”

梅芸姑道:“晚辈不识石公子,但石公子之名,妾身在掌门人口中听到过!”

天香姥姥道:“轩辕姑娘跟你提过这孩子么?”

梅芸姑道:“提过。”

天香姥姥道:“她怎么说的?”

梅芸姑沉吟了一阵,道:“掌门人说,石公子乃是哈哈狂剑的弟子,他的武功,足可克制九大魔功,要我们见到他,千万不可与他动手。”

天香姥姥笑道:“说得好,有道理……”语音一顿,向石承先道:“孩子,这位萧姑娘是什么出身,你给介绍一下可好?”

石承先道:“孙儿遵命!”

他目光向梅芸姑一转,接道:“梅堂主,武林中昔日有位极美的少女,武功极高,每次进入中原,都必轰动一时,而且以迷魂灯阵,胜过了无数高手,这位少女的来历,堂主可知道么?”

梅芸姑呆了一呆,道:“灯阵主人么?这位萧姑娘莫非便是……”

石承先道:“不错,萧姑娘正是第二代灯阵主人!”

梅芸姑似乎有些不信,但却又不得不信!

她盈盈上前一礼,道:“妾身见过萧姑娘!”

萧琼嫣然一笑,还了一礼,道:“梅姐姐不必多礼,小妹初履中原,今后还望多多指教。”

梅芸姑笑道:“姑娘好说……”她语音一顿,回到座位之中,向天香姥姥道:“石姥姥,石公子等人前来,不知道有何贵干?”

天香姥姥道:“自然是要见掌门人了!”

梅芸姑道:“掌门人不在啊!”

天香姥姥笑道:“掌门人在与不在,只是姑娘一句话,所以,他们不信!”

梅芸姑微微一笑道:“姥姥,晚辈虽然敢欺骗别人,只怕也不敢欺骗你老和金婆婆啊!”

鬼母笑道:“姑娘好说了!老身算得什么?不过,老身却有一句话,要你明白!”

梅芸姑道:“婆婆有何见教?”

鬼母道:“石家孩子前来抱虹岩,乃是找那掌门人相询一桩大事,如是掌门人在,姑娘最好是转告一声!”

梅芸姑道:“婆婆,你这不是强人所难么?掌门人不在,晚辈又有什么法子?”

鬼母冷笑道:“老身不信!”

梅芸姑道:“金婆婆,晚辈说的是实话啊!”

天香姥姥忽然笑道:“梅姑娘,那赵玉芬带了人下山而去,可是奉你之命?”

梅芸姑的脸色一变,但瞬即笑道:“不是!”

天香姥姥目光一寒,道:“姑娘,你不说实话,只道老身问不出来么?”

梅芸姑道:“姥姥,那赵大妹子,实在不是晚辈所差令下山的!”

天香姥姥道:“什么人叫她下山的!”

梅芸姑道:“掌门人自己!”

天香姥姥道:“掌门人几时差遣的?”

梅芸姑怔了一怔道:“这个晚辈不明白了!”

天香姥姥脸色一沉道:“你不知道?”

梅芸姑道:“晚辈确是不知道,不过,姥姥不必怀疑,掌门人差遣她们何去,晚辈却是约略的知道一些。”

天香姥姥道:“那很好,她们去了哪里?”

梅芸姑道:“掌门人要她们去至祁连!”

天香姥姥一怔道:“西去祁连山?”

梅芸姑道:“不错。”

石承先闻言却是吃了一惊,脱口道:“梅堂主,她们前往祁连作甚?”

梅芸姑道:“这个么?妾身却是不明白了。”

鬼母眉头一皱道:“不对啊!石大姊,掌门人如是要派人去祁连,那也不会……”

石姥姥沉吟道:“大妹子,你可是认为那赵姑娘等人,怎会在今日方始离去,而不与掌门人同时离去?”

鬼母道:“正是如此!”

天香姥姥道:“大妹子,梅姑娘这句话,说漏了,不知大妹子可曾听出其中道理了?”

鬼母道:“哪里漏了?”

天香姥姥道:“轩辕萍八成尚在伏牛山中,而且,她差赵姑娘下山,不过是今日临时所决定的。”

鬼母道:“真的如此么?”

天香姥姥道:“大概错不了!”

葛天森这时笑道:“不错,姥姥所见,晚辈甚有同感,那轩辕掌门人,八成尚在山上。”

梅芸姑脸色,显得不安,但却摇头道:“姥姥,掌门人不在山中,乃是晚辈亲自见到她离去……”

葛天森笑道:“梅堂主,轩辕掌门人莫非不可去而复返么?”

梅芸姑呆了一呆道:“葛大侠怎说的这等肯定?难道……”

她忽然住口不语,显然是怕自己再说漏了口。

鬼母忽地脸色一沉道:“梅姑娘,掌门人如是在伏牛山中,你最好明白说出!”

梅芸姑道:“金婆婆,掌门人的行踪,属下确是不知,你何必动怒?”

鬼母道:“老身不是动怒,乃是不愿被人所欺!”

梅芸姑苦笑道:“金婆婆,属下纵然有天大的胆子,那也不敢欺骗你老啊!”

天香姥姥不等鬼母再说,却是笑道:“大妹子,瞧梅姑娘这等神色,只怕她真的不知掌门人何在了。”

鬼母道:“大姐,赵姑娘下山而去,明明是奉掌门人之命,这怎能说掌门人不在山上呢?”

葛天森忽然笑道:“金婆婆,晚辈有一句话,说将出来,金婆婆莫要见怪!”

鬼母道:“什么话?”

葛天森道:“轩辕掌门人就算此刻仍在伏牛山中,她如是不肯露面,只怕咱们也没有法子,你老纵然生气,那也是枉然了。”

鬼母道:“你相信梅姑娘之言?”

葛天森道:“不相信又将如何?”他语音一顿,接道:“依晚辈之见,不如不问,想那轩辕萍迟早总会现身。”

鬼母道:“那是说咱们不如静以观变了么?”

葛天森道:“正是如此!”

鬼母叹了口气,心中似是甚为不愿,但又无可奈何,只好住口不语。

石承先心中,却想着那赵玉芬为何前去祁连之事,当下接道:“葛兄,那轩辕萍派人前去祁连,不知究竟为了什么?”

葛天森笑道:“这事可信,也可不信,祁连山很大,除了四绝谷,她们也可能另到别的地方,贤弟不必担心他们胆敢不利甘大侠了。”

石承先道:“葛兄,兄弟并不是担心他们胆敢不利于家师,只因兄弟在想,那轩辕萍这般行止,总不会没有目的!”

葛天森道:“不错,事情少不得要有目的,但贤弟大可放心令师安全!”

石承先道:“葛兄,兄弟对家师安全,并未担心,只不明白,这轩辕萍如此作为,又是为了什么?”

葛天森笑道:“也许乃是疑兵之计!”。

雷刚忍不住大声道:“什么疑兵之计?”

葛天森道:“调虎离山,想把我等引往祁连!”

天香姥姥失笑道:“葛大侠,轩辕萍想把我们引离伏牛山么?”

葛天森道:“不错!”

天香姥姥道:“那又为了什么?”

葛天森道:“从容布置,不使我等发现什么痕迹!”

天香姥姥道:“不对啊!”

葛天森道:“哪里不对了?老前辈,咱们这一次前来,事先未曾漏过风声,是以那轩辕萍并不知晓,只怕这伏牛山中,定然留有许多不能让我等发现的物证……”

鬼母大笑道:“是啊!老身先前怎的未曾想到!”

天香姥姥也笑道:“大妹子,事情当真如同葛大侠所说,咱们可就千万不能离开伏牛山一步了。”

鬼母道:“可不是?”

葛天森接道:“不过,晚辈还有下情未说呢!”

天香姥姥道:“葛大侠还有什么话未讲?”

葛天森道:“咱们纵然不走,只怕轩辕萍也不会露出破绽,是以,依晚辈之见,倒不如将计就计!”

天香姥姥一怔道:“将计就计么?这……”

葛天森笑道:“是啊!”

石承先却诧声道:“葛兄,咱们这等事怎可当着许多人说出来呢?”

葛天森忽然神色一整道:“兄弟,不是你提起来,我倒真的忘记了。”

石承先甚为不解,心中暗道:“葛兄为人,甚是谨慎,为何今日行事,竟是这等荒唐呢?”

寻思未已,澄因大师已然合十道:“葛施主,法不传二耳,你的将计就计之计,只怕已然行不通了。”

葛天森道:“大师说的是,在下一时不慎,竟是思虑不周,看来这等将计就计之计是行不通了。”

龙门老人也有些意外,脱口道:“葛老弟,你今日行事,不嫌有点失常么?”

葛天森道:“老丈,一个人难免不有失常之时,晚辈但愿只出这一次错误……”语音一顿,向戴天行笑道:“戴兄,兄弟有一桩事想向你请教了。”

戴天行道:“什么事?”

葛天森道:“那赵姑娘的去向,如是要去追查,不知是否可以查得出来?”

戴天行道:“天下哪有戴某查不出去向之人!”

葛天森笑道:“戴兄,你真能追踪到她的去向?”

戴天行道:“当然了!”

葛天森道:“那很好啊,兄弟想请戴兄辛苦一趟了!只要戴兄找得到那赵姑娘行踪,许多事都可迎刃而解了。”

戴天行道:“兄弟一人去么?”

葛天森道:“那当然不会!”目光转向石承先道:“石贤弟,你得去一趟!”

石承先一怔道:“要兄弟去么?”

葛天森道:“贤弟不去,戴兄就算找到了他们,恐怕也得不到结果,如果葛某料的不错,那赵姑娘的武功,戴兄不一定赢得了他们!”

石承先道:“既是有了这等顾虑,兄弟随同戴老走上一遭便是。”

龙门老人皱眉道:“葛老弟这事妥当么?”

葛天森道:“怎会不妥呢?那赵姑娘前去祁连,如是另出疑兵,咱们只去两人,与眼下大局也无损害,何况,石兄弟去上一趟,说不定会将甘大侠请出来……”

天香姥姥道:“这倒可能!”

萧琼忽地嫣然一笑道:“葛大哥,我也去行么?”

葛天森笑一笑,道:“姑娘要去,未尝不可,只是,你如一走,咱们岂不少了一位绝大的帮手?”

萧琼笑道:“此间高手如云,多我少我,没有关系,倒是石兄和戴老只两人,岂不是力量十分单薄么?”

葛天森笑道:“使得,你陪着戴兄前去,也无不可,石贤弟,你认为如何?”

石承先本想拒绝,但他看到萧琼那股等待的脸色以后,却是说不出口了!

当下苦笑了一声,点头道:“这等劳动萧姑娘,却是叫兄弟不安得很!”

萧琼笑道:“石兄,你不用这等客气,小妹陪你同去,另外也有目的啊!”

石承先忽然想起,她曾经说过,她进入中原,乃是要寻找一名远亲长辈,而此事必须见到自己的师父甘布衣才能知晓。是以笑道:“是了,在下明白了!”

戴天行目光一转道:“葛兄,老朽几时启程?”

葛天森道:“当然越快越好了!”忽然向拳痴古不化道:“古兄,那赵姑娘从什么路径下的山?”

古不化道:“打前山而去!”

葛天森道:“前山共有几条下山的路径?”

古不化道:“一条。”

戴天行道:“如是只有一条路,那就简单了!”语音一顿,向天香姥姥道:“石姥姥,那赵姑娘日常用过衣物,可否借上一件给戴某瞧瞧?”

石姥姥一呆道:“要那个作甚?”

戴天行笑道:“戴某的两只爱犬,嗅觉十分灵敏,如是能有赵姑娘用过之物让它们闻上一闻,一路赶去,也许少费不少手脚。”

天香姥姥道:“原来如此!”她掉头看了梅芸姑一眼,道:“梅堂主,你意下如何?可否派人前去赵姑娘住处,取两件衣物前来?”

梅芸姑道:“属下遵命!”转身便要离去。

鬼母忽然喝道:“梅堂主,你自己去取么?”

梅芸姑道:“赵姑娘的卧室,别人也难以入内,自然只有晚辈自己前往了。”

鬼母道:“老身看来,姑娘不用去了。”

梅芸姑道:“金婆婆,你不要属下去取,又怎生拿得到赵姑娘的衣物?”

鬼母道:“老身前去便是!”

梅芸姑皱了一皱眉,但却并未反对。

鬼母向戴天行道:“戴大侠,你最好是随同老身同去,也免得多跑一趟。”

戴天行道:“在下遵命。”

两人起身,便向厅外行去。

天香姥姥望着梅芸姑笑道:“姑娘,掌门人可是刚刚离去不久么?”

梅芸姑没有料到,天香姥姥竟然又会问到掌门人的去向,不禁呆了一呆,道:“姥姥,掌门人去向,属下委实不知,多问也是无益啊!”

天香姥姥道:“姑娘,老身只是问你她是几时离去!”

梅芸姑道:“这……掌门人大约是今日方始离去。”

天香姥姥笑道:“这就是了!老身猜得到,她是不会早走的!”

石承先这时正和萧琼交首低语,葛天森看了他们一眼,忽然向龙门老人道:“老丈,他们追踪那赵姑娘,也许不是三数日可以回来,在下想和老丈商量一件事,不知老丈可肯……”

话音未已,龙门老人已然笑道:“什么事?可是也想下山一行?”

葛天森道:“不错!”

龙门老人道:“老弟要去何处?”

葛天森笑道:“这个……且等他们走后,咱们再研究研究吧!”

龙门老人笑了一笑,不再追问!

这时,鬼母已和戴天行走了回来。

天香姥姥笑道:“找到了么?”

鬼母道:“找到了!戴大侠并且拿了一方绢帕儿,想必很有用处。”

戴天行笑道:“女儿家的东西,脂粉气太重,只怕不容易分辨,带上一条绢帕方便些……”话音一顿,向石承先道:“老弟,咱们该走了。”

石承先拜别了天香姥姥和一干人众,便和戴天行、萧琼两人,起身而去。

他们顺着前山,下了抱虹岩。

戴天行打怀中放出二犬,由他们领路,出了伏牛山。

第二天黄昏,三人已然出了潼关。

敢情,他们没有错,那赵姑娘当真是向着祁连山的方向行去。

第四天,他们已然踏入了甘肃境内。

一路没有变故,戴天行的两只名犬,也十分顺利,嗅着赵玉芬的行踪,跟了下来。

但是他们过了凉州,事情却是大大的起了变化。

戴天行的二犬,竟然不再前进,只在凉州城外的一处寺宇之前,团团转个不停。

石承先看得心中大感奇怪,不过,他并没有说什么!

但萧琼却不然了,她柳眉一扬,笑道:“戴老前辈,这是怎么一回事?”

戴天行皱眉道:“这两个家伙,把人追丢了!”

萧琼道:“怎么会?咱们一路行来,不都是很顺利么?怎的到了祁连山,却会把人给追丢了呢?”

戴天行笑道:“这也正是老朽不解之处了。”

他一面说话,一面将绢帕取了出来,凑在二犬鼻前,嗅了又嗅,拍了拍两只狗,笑道:“小乖乖,你们给老夫加点油啊!”

那一白一金二犬,闻了绢帕以后,伏在地上闻了好久,忽然叫了一声,直向那喇嘛寺内奔去。

戴天行脸色一变道:“快来……”当先飞步跟了过去。

石承先萧琼互望了一眼,一言未发,随在戴天行身后,直奔喇嘛寺内。

这座寺院不大,但却修建得十分富丽,金瓦红墙,甚是肃穆。

山门紧闭,那两只灵犬奔到山门之前,便狺狺不休,举起前爪在山门上抓个不停。

萧琼一怔道:“戴老前辈,那赵……姑娘莫非躲在这寺院之中么?”

戴天行道:“可能!”当下举手便向山门叩去。

呀的一声,山门应手而开。一名中年黄衣僧侣,当门而立。

戴天行尚未说话,那小白小金二犬,已然窜入了山门之内。

那中年僧人脸色一变,回身扬手,便向二犬拍去。

戴天行冷冷一笑道:“大和尚,你少白费气力了!”话音一落,人已跨入门内。

这黄衣僧人大喝一声道:“你们是什么人?还不与我出去?”当胸一拳捣去。

戴天行举手一格,笑道:“老夫进庙烧香,大和尚怎可这等对待施主?”

那黄衣僧人武功不弱,戴天行挡开了他的拳势,黄衣僧人略一转身,竟是连环劈出三招。

戴天行向石承先道:“老弟,你接住,老朽要入内去了。”

石承先应了一声是,连出二指,将那僧人迫退。

戴天行一闪身,抢入了山门天井之中。

但是,只听得一声铜罄入耳,十丈之外,突然一字排开十名僧人。

当中的一人,年约五十上下,手中抱了一根降魔杵,冷冷的望着戴天行,喝道:“施主是什么人,竟敢前来本寺滋事?”

戴天行道:“老朽前来寻人,大师怎么称呼?”

那僧人道:“贫僧法雨,乃是本寺知客。”

戴天行道:“贵寺住持,可在寺内?”

法雨道:“住持大师,向例不见外客,有什么事,施主向贫僧说明,亦无不可。”

戴天行道:“老朽前来寻找天香门中的赵姑娘,她可是落脚贵寺之中?”

法雨道:“没有!”语音一顿,忽然大喝道:“不许伤人,否则……你们就后悔不及了。”

敢情石承先这时已将那位中年僧人制住,法雨怕他要了中年僧人性命,是以连忙出声喝阻。

石承先大笑道:“在下如是杀了他,岂非污了在下双手?”

说话间,已和萧琼走了过来。

戴天行脸色一沉,道:“法雨,你说赵姑娘不在寺中,老夫却是不信。”

法雨道:“出家人的寺院,怎会有那堂客在内?施主此言,不怕辱没了佛门弟子么?”

戴天行道:“老夫爱犬已然入内,赵姑娘藏身之处,立即可以查出,和尚,你不肯承认,那是枉费心机了!”

法雨一怔道:“你……施主是何方高人?”

戴天行道:“犬王戴天行!”

法雨呆了一呆道:“原来是戴施主,贫僧失敬了!”双手合十,向戴天行深深一礼。

戴天行笑道:“不敢,那赵姑娘现在何处?贵寺住持,不知又是哪位长老?大师可否代为引见?”

法雨笑道:“敞寺住持,乃是出身少林的宏德大师!”

戴天行一怔道:“宏德大师?他……几时当了这凉州相国寺的住持了?”

法雨笑道:“算来已有五六年了!施主可是与本寺住持很熟么?”

戴天行笑道:“见过面,算不得挺熟……”

语音未已,只见那两只灵犬已飞奔出来。

戴天行一伸手,将二犬抱起,回顾石承先一眼道:“老弟,找到了!”

石承先道:“找到了么?”

戴天行笑道:“她们大概还未离去,只消入内,必可将她们找出来了。”

石承先笑道:“那敢情好,咱们就入内瞧瞧……”身子一侧,便向大殿行去。

法雨身后的一列僧人,忽然刀剑并举,阻住去路。

石承先剑眉一扬,喝道:“闪开!”双手一分,迎面的三名僧人,已然倒了两个。

法雨心中一震,道:“小施主好强的掌力!贫僧奉命在此守候,未得贫僧应允,小施主是莫想闯得过去了!”

石承先道:“在下不信!”右手一挥,又有一名僧人摔倒。

萧琼格格一笑,纤手连挥,那九名僧人,又倒了三位。

法雨大吃一惊,喝道:“两位施主怎可伤人……”

石承先冷笑道:“你们挡住我们去路,在下只不过点了他们穴道,那又有什么不可?”

说话之间,萧琼已然将剩下的三名僧人,一一点倒。

法雨脸色大变,怒道:“你们是诚心前来生事的了?”

萧琼冷笑道:“是又如何?”

法雨怒道:“凉州相国寺,在西北道上,也是大有名望,你们如此大胆,那是不把本寺放在眼中了。”

石承先道:“大师,贵寺的住持如是在内,你最好是领我们前去相见,否则,只怕你也无法担的了关系!”

法雨怔了怔道:“什么事贫僧脱不了关系呢?”

石承先道:“大师真的不明白么?”

法雨道:“贫僧正是一点内情不知!”

戴天行道:“你只消引我们去见住持,别的事,你都可以不必过问了!”

法雨沉吟了一下,道:“贫僧必须先去请示……”身子一转,便向后殿大门行去。

戴天行、石承先和萧琼竟是随在他身后,也进了大殿,那法雨并未阻止,自行先向后殿行去。

石承先自然也要跟入内里去了。

但戴天行却摇手道:“且慢,老弟,咱们先在这里等一等,如是法雨不出来,咱们再入内找他便了。”

石承先自是不好多说,当下与萧琼两人将先前被自己点倒的僧人,一一拍活穴道,那九名僧人倒也奇怪,醒来之后,不但凶态全无,而且个个都是一脸恭敬之色,向二人合十顶礼,从容退去。

石承先倒也未曾觉出其中有什么不对,但萧琼却在九名僧人退去以后,笑道:“这些和尚好生古怪,怎的忽然间变得这么客气来了?”

经她一说,石承先也觉得可疑,皱眉道:“可不?若非姑娘提起,在下倒真是忽略了!”

戴天行笑道:“老弟,这事不难明白,只消咱们见到那位住持之后,自然就可分晓。”

石承先正想问明其中原故,忽然间,那法雨大师已从殿后走了出来。

他双手合十一礼道:“住持大师,有请三位入内一叙!”

戴天行道:“有劳领路……”

四人鱼贯转入后殿。

穿过了两重院落,来到一处静院。

花木丛中,露出一角红墙,法雨大师当先走过去。

石承先略一打量,这才发现,那角红墙竟是一处精舍,法雨大师已然走了进去。

戴天行招呼了石承先等二人,紧随着法雨身后,跨上台阶,只见那小小的佛堂之中,坐的一位红衣僧人,正是宏德和尚。

戴天行一步踏入佛堂,宏德已欠身而起,低声道:“老施主,小僧不知你老大驾光临,未曾出迎,尚乞恕罪!”

戴天行见他面带重忧,心中甚是吃惊,但口中却道:“大师好说,少林一别,已有三十多年,大师已不似当年那等年轻了!”

敢情昔年戴天行在少林作客之时,宏德只不过二十来岁,如今已然年近六十,自然是苍老了许多。

宏德大师合十道:“老前辈好说……请坐!”

戴天行招呼了两人在蒲团中落坐,这才笑道:“大师,老夫无事不登三宝殿,今日前来,却是有事请教。”

宏德大师道:“老前辈请讲便是!”

戴天行道:“天香门有位赵姑娘,可在此地?”

宏德大师脸色一变,道:“没有啊!”

戴天行大笑道:“老夫别的功夫不行,但对这寻人踪迹,却是有着过人之能,老夫既然认定他们在此,那是必然不会错的了!”

宏德大师道:“老前辈只怕看错了吧!佛门寺院,怎会藏有少女呢?”

戴天行忽然冷笑道:“大师,你不承认,老朽可少不得要搜查了!”

宏德大师合十道:“老前辈,贫僧说的乃是实情,老前辈要搜查,那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戴天行大笑道:“大师,老夫远从河南追来,自然不会轻易放手的了!”语音一顿,接道:“何况,老夫那两只灵犬,已然在贵寺找到了她们!”

宏德大师看了法雨一眼,沉吟道:“法雨你到外面去看看!”

法雨闻言,应了一声是,大步向外行去。

宏德大师这才长长叹了一口气,道:“老前辈,那天香门害得小僧好苦啊!”

石承先闻言呆了一呆,暗道:“莫非这位大师是被天香门所挟制,在这西北道上为虎作伥么?”

寻思间,只听得戴天行道:“你何出此言?”

宏德大师低眉合十道:“贫僧于二十年前,奉了师父之命,前来接掌相国寺方丈,十五年中,安然无事,但五年前的佛诞之期,本寺却出了大事!”

戴天行道:“什么大事,莫非那天香门找来此寺了?”

宏德大师道:“不错!”他长叹了一声,接道:“这也怪贫僧武功不济,才会将佛祖的基业,容那凶人霸占……”

戴天行道:“目下这相国寺中,可有天香门的手下驻扎?”

宏德大师道:“有!不过,他们不常露面!”

他语音刚歇,只见法雨快步走了进来,神色慌张的低声道:“启禀方丈,那……秦施主来了。”

宏德大师变色道:“法雨,快将三位施主领入里间静室躲藏一刻……”

法雨刚刚应得一声是,门外已然出现一位白衫佩剑的中年文士,只见他大声道:“不必了!秦某人已然到此,你们想隐瞒秦某,那已迟了。”

宏德大师脸色一变,失声道:“秦施主……”

这白衣文士叫秦无非,乃是西北道上有名的人物,武林中称他“寒梅剑客”,一身武功,确是不俗。

他进了佛堂,却是目光在石承先身上不住打量。

戴天行却是淡淡一笑道:“老夫只道是谁,原来是‘寒梅剑客’秦兄,真是幸会了!”

秦无非修眉一扬,笑道:“可是戴兄么?犬王大名,兄弟如雷贯耳,今日得见,果然是幸会得很。”语音一顿,指着石承先道:“这位老弟英华内蕴,不同凡响,不知又是何人?”

戴天行笑道:“石啸风的哲嗣,秦兄可曾听人说过?”

秦无非道:“石承先?”

戴天行道:“不错!”

秦无非笑道:“将门虎子,确是不凡!”

石承先略一抱拳道:“石某见过秦大侠!”

秦无非笑道:“不敢!”目光一转,盯在萧琼身上,接道:“这位姑娘怎么称呼?”

戴天行道:“迷魂灯阵主人,萧姑娘!”

秦无非脸色蓦地一变,失声道:“灯阵主人?”

萧琼也敛衽为礼道:“晚辈萧琼!”

秦无非在神色上显得有些不安,但他却强自按捺住心中惊凛,掉转话头,向那宏德大师道:“大和尚,他们几位可是你派人请来的么?”

宏德对他似是又厌又怕,闻言道:“不是啊!”

秦无非道:“不是你大和尚相邀,他们怎会来了呢?”

宏德道:“这个……贫僧不知!”

他竟是推说不知,自也出人意料。

秦无非脸色一沉,正想再问,犬王戴天行已然大笑道:“秦兄,这事你倒不用责备宏德,老夫来此,乃是为了找人!”

秦无非道:“找什么人?”

宏德道:“戴老施主乃是要找赵施主!”

他如此接口,乃是暗示那赵玉芬果然在这寺中了。

戴天行笑道:“不错,老夫正是追踪赵玉芬而来。”

秦无非冷冷一笑道:“犬王追踪之能,冠绝天下,兄弟自是不能不信了!”

戴天行道:“秦兄,你何不把他们请出来一见?”

秦无非摇头道:“办不到!”

萧琼忽然接口道:“为什么?”

秦无非道:“赵姑娘除了总坛而外别人怎能召唤差遣?”

萧琼道:“这也不是召唤差遣,只不过是要你把她请出来而已!”

秦无非摇头道:“请也不行!”

戴天行道:“这么说,那是要老夫自己把她们从隐藏之处找出来了?”

秦无非道:“戴兄追踪之术,天下驰名,要找出她们,那当然不难的了!”

戴天行冷冷的哼了一声道:“秦兄,你以为老夫找不到她们么?”

秦无非道:“兄弟不是此意……”

石承先一直没有说话,这时却忍不住大声道:“秦大侠,你在天香门中,担任的什么职位?”

泰无非怔了怔,道:“你……老弟怎的想到这个了?”

石承先道:“在下就是想请教一番,也好决定你是否真的不敢去请那赵玉芬。”

秦无非笑道:“在下在天香门中,只不过是一名分堂的堂主而已。”

石承先道:“什么分堂?”

秦无非道:“陕甘分堂。”

石承先道:“那是说你没有骗人了!一个陕甘分堂堂主,自然是不敢得罪掌门人心爱的弟子了!”

秦无非道:“老弟说的不错,秦某正是不敢随便惊动赵姑娘!”

石承先笑向戴天行道:“戴老,看来咱们只有自己去找才行啦!”

戴天行笑道:“老朽也是这么想!”说话之间,伸手拉出二犬。

秦无非脸色一变,道:“戴兄,你……真要找出赵姑娘的下落么?”

戴天行大笑道:“老夫难道还会假的么?”

秦无非道:“戴兄,有一句话,兄弟少不得要先行说将出来。”

戴天行道:“什么话?”

秦无非道:“兄弟想劝戴兄,最好不要找那赵姑娘!”

戴天行道:“为什么?”

秦无非道:“这个戴兄只怕惹她不起!”

戴天行道:“老夫果然有此顾虑,但你莫要忘记,戴某同行之人,却是个个都比她强!”

秦无非忽然叹了一口气道:“戴兄这么说,兄弟又复何言?”

显然,他不好再说什么了。

戴天行放出二犬,向石承先和萧琼道:“两位请同去吧!”

其实,不但石承先,萧琼两人起身,随在戴天行身后行去,连秦无非、宏德和法雨,也都跟了过来。

戴天行一马当先,跟着那二犬,出了方丈室。

穿过了花圃,那二犬竟是向着左侧的一处塔楼奔去。

秦无非眉头暗皱,但却没有说话。

一行人,到了那高仅三丈的骨塔之前,戴天行忽然回头向秦无非笑道:“秦兄,你还想说什么吗?”

秦无非道:“兄弟无言可说。”

戴天行笑道:“秦兄既然不肯把那赵姑娘唤出,老夫少不得只好冒失了!”

敢情,此刻那二犬已然向骨塔之内钻去。

戴天行却也跟了进去。石承先,萧琼也俯身要想入内。

宏德大师忽然合十道:“施主,这塔乃是本寺历代方丈存骨之所,里面空地不多,两位倒是不用入内了。”

宏德话音甫落,戴天行已然疾射而出。

随在戴天行身后,却出现了三名白头老妪。

石承先大为意外,怔了一怔道:“戴老,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戴天行这时双眉耸动,盯着三名老妪,喝道:“你们怎么不打招呼就动手伤人?”

原来戴天行在进得骨塔,尚未瞧清楚塔内是什么光景,就被三股极为强劲的掌风,逼的退了出来。

那三名老妪闻言,却是未发一言,只冷冷的瞧着戴天行,挡在那骨塔的门前。

戴天行见她们不答自己之言,心中大是恼怒,大喝一声道:“你们可是哑吧么?”

三名老妪依然不闻不语。

戴天行似是十分气恼,呼的一拳,擂了过去,口中骂道:“老夫也还你三拳……”

眨眼之间,当真攻出了三招,虎虎拳风,只震的三名老妪的白发,四下飞扬。

但那三名老妪却是不曾还手,也不曾退开。

戴天行的三拳,到了她们身前,竟是如同泥牛入海,不见踪影。

戴天行脸色一变道:“你们……莫非全都练就了护身罡气了么?”

那三名老妪依然一言不发,彷佛泥人、塑木雕一般。

秦无非忽然哈哈大笑道:“戴兄,兄弟曾经要你莫前来,你却不听劝告,这不是自找难看了么?”

戴天行道:“她们是什么人?”

秦无非道:“她们么?天香门中的护法三鬼!”

戴天行怔了一怔道:“难道她们就没有一个名姓?”

秦无非道:“没有!不过,她们昔年在武林道上,也大有名头!”

戴天行沉吟道:“三个没有名姓的老妪,那又是什么人?……”寻思之间,忽然失声叫道:“老夫想起来了!她们莫非是桃花三妖?”

秦无非道:“不错,犬王戴兄,果然眼皮子不浅,天香门护法三鬼,却正是昔年桃花三艳!”

敢情她们昔年自称三艳,但在白道人眼中,却是叫她们三妖,其人行径,不难想得出来了。

石承先低声道:“戴老,这三个老婆子武功不弱么?”

戴天行道:“她们武功也不比老朽高明,但因她们练过一种别出心裁的护身真气,是以一般的掌力,当真是伤她们不了!”

石承先笑道:“原来如此!但不知要用什么掌力,才能击破她们护身真气?”

戴天行道:“正道中天心五雷掌,和九大魔尊的武功,都是她们的克星!”

石承先笑道:“是了!天香门能够收服她们,那必然是因为轩辕萍正好克制了她们之故!”

戴天行道:“可能正是这样!只是,眼下对咱们而言,这三个老妖,倒也甚为讨厌……”

石承先笑道:“戴老莫非认为咱们破不了她们三人的护身真气吗?”

戴天行苦笑道:“不错!”

石承先淡淡一笑,尚未说话,萧琼已然接道:“老前辈,我有法子可以克制她们。”

戴天行道:“姑娘有何妙策?快快说出来。”

当着敌人面前,要自己人说出破敌之策,如就常理而言,那岂不是大出常轨了么?

不过,倘如稍一深思,就不难体会得出来,戴天行这番用心,乃在想用言语惊退这三名老妪,免得一旦动起手来,如若破不了她们的真气,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萧琼一派天真,闻言笑道:“戴老,我师父的武功之中,有套指法,专破各种护身真气,且由晚辈试上一试可好?”

她不曾说出指法的名称,使得戴天行心中不觉大感踌躇!

沉吟了一下,接道:“姑娘要试,亦无不可,只是,千万得知机而行……”

言下之意,是要萧琼特别当心。

萧琼嫣然一笑道:“晚辈知道……”莲步轻移,缓缓上前,向那三名老妪笑道:“你们小心了!”纤手一指,疾快的发出一指。

乍一看去,这指力并不怎么犀利,但那三名老妪在指力即将沾身之际,竟是脸色大变,同时失声惊叫,飞快的向后退去。

秦无非看得吃了一惊,脱口道:“勾魂打穴指,这位姑娘真是灯阵主人么?”

犬王戴天行一见萧琼刚自出手,便将三妖吓退,不由得大笑道:“谁说不是!”

萧琼这时移步上前,向那三位仍在发呆的老妪喝道:“你们还不让开么?”

原来那三妖虽然吓的退了一步,但仍挡在通往那骨塔的入口之处。

桃花三妖互看了一眼,由当中的那位一挥手,竟是同时飞身而起,直向寺外跃去!

眨眼之间,失去了踪影。

三妖不言不语的撤走,自是大出秦无非意料,顿足喝道:“你们怎可不战而退?掌门人知道了,不怕责怪下来么?”

但三妖早已远去里许之外,秦无非喝叫之声,空自在林木间回应。

戴天行举步上前,直向那塔内行去。

秦无非一脸焦虑之色,意待阻止,却又不敢造次。

石承先、萧琼,却是随在戴天行身后,走进塔内。

这座小塔,内里的空间不大,三人入内,竟是再无转身之地。

塔内的四周,摆满了瓦罐,其中装的多是历代高僧的。

骨灰,迎面之处,则摆了三只上下合起的缸。

戴天行略一打量,皱眉道:“奇怪,这塔内如是只有这么大地方,那岂非是极不合乎常情了么?”

石承先道:“戴老,晚辈认为,这中间必有什么隐秘的通路……”

萧琼道:“不错,戴老,你瞧那正面的那个大缸,显得比左右两个要光滑不少。”

戴天行笑道:“是啊!它似是光滑得多多……”说话之间,人已走了过去。

他双手端起上层那口缸,轻轻向上一提,竟然随手而开,阵阵寒风,打那缸中透出。

石承先伸头向下望去,果然正是一条秘道的入口。

他向萧琼招了招手,容得戴天行将那巨缸放在一旁,三人便鱼贯向那地下的秘道入口跳了进去。

这时,宏德大师和秦无非也走了进来。

秦无非目光向宏德大师电射,冷冷笑道:“大方丈,你这个祸事,可闯的不小啊!”

宏德合十道:“施主,他们自己寻来此处,又与老衲何关?施主此言,叫老衲好生奇怪!”

秦无非冷笑道:“你不用推诿,掌门人知晓之后,你定然要负责任了!不过,眼下你尚有赎罪的机会……”

宏德道:“什么机会?”

秦无非道:“动令全寺僧人,抬土堵住此处入口!”

宏德一怔道:“你……要将他们闷死地道之中?”

秦无非道:“不错!”

宏德道:“那赵姑娘呢?她不是也在其中么?”

秦无非道:“为了整个天香门存亡,区区也管不得她们了!”

宏德大师摇头道:“老衲不敢遵命!赵姑娘乃是掌门人心爱弟子,如若伤了她的性命,老衲岂非罪加一等?这事万万不可!”

秦无非道:“大师不允么?”

宏德道:“老衲万难从命!”

秦无非道:“既然你不应允,区区只好自己动手了!”

宏德一怔道:“施主一人之力,怎能堵得了这座地道呢?”

秦无非冷笑道:“容易得很,在下只消将这骨塔推倒,就可堵住这条秘径了!”

宏德大师失声道:“那怎么行?”

秦无非道:“为何不行?”

宏德大师道:“这座骨塔,乃是本寺历代主持藏骨所在,而且还有开山二祖肉身!施主毁了此塔,岂不是毁了他们法身么?”

秦无非冷笑道:“那是你们的事与区区何关?”说话之间,突然便向塔外行去。

宏德脸色一变,大声道:“施主不可冒失……”转身随后跟了出来。

秦无非冷笑了一声道:“大师,在下决定的事,任何人也更改不了……”右手一抬,便向塔身按去。

宏德大师忽然沉声喝道:“住手!”双掌一错,当胸便向秦无非拍去。

秦无非眼见宏德大师竟然对自己动起手,倒是有些意外,收回右手,怒道:“你胆子不小啊!”

左手一挥,接下了宏德大师的掌力。

宏德大师冷冷接道:“施主迫得老衲动手,那也是没有法子的事!”呼的一声,又是一拳捣了过来。

秦无非知道宏德大师乃是少林第二代宏字辈中的第一高手,见他这一拳发出,却也不敢大意,左手一切,右手还击了两掌!

顿时,两人打在一起。

那法雨这时领了寺中十多名僧侣,远远站在丈许之外掠阵,脸色甚是沉重,只要宏德稍存不支,他很可能要上前相助。

秦无非武功不错,但要想三招两式便将宏德大师击败,却也不能。

是以,两人倒也打得一个旗鼓相当。

却说戴天行等三人进了地道之后,顺着石级,向下走去,约莫深入十丈左右,眼前忽然有了灯光。

戴天行老成持重,一见灯光,顿时不再向前。

他向两个人打了一个手势,十分小心的向前走去。

只见那灯光乃是在地道尽头的一间石室中传出。

丈许之外,虽然瞧不真切那石室中的一切,但却已听到隐约的笑声。

敢情,那正是几名少女的巧笑。

戴天行略一止步,用传音之术向石承先道:“石老弟,如是那室中便是赵姑娘,一旦动起手来,你可要狠得下心肠才好!”

石承先道:“晚辈明白……”

萧琼却是用那传音笑道:“戴老,晚辈呢?可要出手对付别人?”

戴天行道:“那……要看看情势再说!”

说话之间,三人已然行近那间石室了。

原来这地道的尽头,便是一道石门,通往那石室,这时室门只开了一条缝,故而只见灯光,看不见内中情景如何,也不知室中有多少敌人?

戴天行等三人在门前略一调息,当下由戴天行伸手,向那石门之上拍去。

呼的一声,石门忽告大开。

凝目望去,只见门内坐了五六名少女,个个都似被突闯进来之人,而吃了一惊。

戴天行进了门来,冷冷一笑道:“哪位是赵姑娘?”

那六名少女霍然立起,其中一人冷笑道:“你们是什么人?”

戴天行沉声道:“老夫是谁,你们不必过问,如果你是赵姑娘,老夫要你回答几个问题!”

那少女道:“你这老头儿好不讲理啊!”

戴天行道:“老夫哪里不讲理了?”

那少女道:“你既然是找人,总不能不说出自己是谁吧!”

戴天行还未说话,石承先已大声道:“这位老人家,乃是武林二王之一的犬王戴老前辈!”

那少女怔了一怔,道:“犬王戴天行么?”

戴天行冷哼道:“不错!你们之中哪位是赵姑娘?”

这时,一位身穿黑色罗裳,长发不髻,脸形甚为清瘦的少女,低声一笑道:“妾身便是姓赵,不知尊驾找的赵姑娘叫什么名字?”

戴天行道:“她是天香门掌门的弟子,似是唤作赵玉芬吧!”

姓赵的少女,嫣然一笑道:“那就是妾身了!尊驾既不相识,不知找我作甚?”

戴天行冷笑道:“轩辕萍现在何处?你想必是知道的了!”

那赵玉芬冷冷一笑道:“你们从什么地方来的?如是打抱虹岩而来,家师现在何处,又何必问我?”

戴天行道:“你不知道么?”

赵玉芬道:“妾身远在千里之外,自然是不知道家师现在何处的了。”

戴天行道:“姑娘说的甚是有理,但老夫却是不信!”

赵玉芬冷笑道:“你不信那也是没有法子的事了!妾身离开抱虹岩时,家师就已出去了。”

石承先暗道:“她这句话,也许可信……”当下向戴天行道:“戴老,如是她不知轩辕萍的下落,咱们何不问问她来此目的何在?”

戴天行道:“不错,咱们先问问她们此行目的也好!”

那赵玉芬不等戴天行说话,却接道:“妾身的行止,难道你们也要管么?”

戴天行道:“姑娘最好说将出来,免得多费唇舌!”

赵玉芬道:“妾身如是不说呢?”

戴天行冷笑道:“只怕由不得你不说!”

赵玉芬道:“犬王之名,妾身甚是敬仰,但如尊驾这么咄咄逼人,妾身就不见得会答允!”

石承先忽然接道:“姑娘,这儿接近祁连,姑娘来此,必然有原因的了!”

赵玉芬道:“不错,妾身正是有事而来!不过这与你们无关,妾身所以不必告诉你等为了什么。”

石承先笑道:“为了不伤和气,在下尚盼姑娘莫要过分固执。”

赵玉芬道:“你是什么人?你为何这等关心呢?”

石承先道:“在下石承先,家师就住在祁连山中,你们来意不明,在下当然是过问的了!”

赵玉芬忽然笑道:“你就是石公子么?意外得很!”

石承先道:“你知道在下?”

赵玉芬道:“石公子大名,妾身早就知晓了,今日幸会,很高兴啊!”

石承先道:“姑娘既知在下之名,尚望姑娘能够坦诚相告,姑娘等此行,用心何在?”

赵玉芬道:“这个……如是换了别人,妾身倒是不便说出,不过,既是因石公子相询,妾身如果不说,那就不合情理了!”

石承先道:“姑娘好说了,在下恭候指教!”

赵玉芬道:“石公子,妾身来此,乃是为了想寻找一桩事物。”

石承先道:“什么事物?”

赵玉芬道:“妾身寻找之物,乃是九大魔尊留下的一只兵刃。”

石承先道:“什么兵刃?”

显然,石承先大感意外之下,语音就有些焦急了。

赵玉芬道:“石公子,那九大魔尊中的‘天残玉女’凌九姑遗下了一只瑶琴,她那一身‘天残追命魔音’功夫,若无此琴,威力就要减低一半。”

石承先暗道:“这事倒也听得师父说过,但那凌九姑的‘追命琴’据说已被自己师祖毁去,她们想找,那岂不是水中捞月一般么?”但他口中却道:“追命琴尚在祁连么?”

赵玉芬道:“不错!据家师告知,那只瑶琴,尚在祁连山中!”

石承先听赵玉芬说,她此行目的是为了寻找“追命魔琴”而来,不由怔了怔,道:“姑娘找到了没有?”

赵玉芬道:“没有,妾身尚未去祁连,便被你们寻到,又哪里能找到那瑶琴呢?”

戴天行道:“姑娘,你还要不要去找?”

赵玉芬道:“师父之命,妾身怎能不去找?不过,妾身明白,眼下既被三位找上门来,妾身只怕无法将那瑶琴取到手中了!”

戴天行道:“姑娘倒也有些自知之明!”

石承先却道:“姑娘你打算几时动身?”

赵玉芬道:“若非被三位找到,妾身预备明日便即动身了!”

石承先笑道:“姑娘,在下有一句话,说将出来,尚望姑娘莫要见怪!”

赵玉芬笑道:“什么话?公子请说无妨!”

石承先道:“姑娘似是不用去祁连了。”

赵玉芬道:“为什么?”

石承先道:“据在下所知,那只‘追命魔琴’早已被在下师祖毁去了!”

赵玉芬笑道:“谁说的?”

石承先道:“家师说的。”

赵玉芬道:“错了!那只瑶琴并未被毁。”

石承先道:“先师祖亲手毁去,那自然是不会错了!”

赵玉芬道:“石公子,令师祖毁去的乃是凌九姑仿造之物,此琴真品却是尚在人间!”

石承先道:“有这等事?”

赵玉芬道:“公子莫非不信么?”

石承先道:“在下果然是不信!”

赵玉芬道:“这也难怪公子不信,家师说,若非她已然获得可靠的线索,却也像公子一般的不信哩!”

石承先道:“令师自己来了没有?”

赵玉芬道:“没有!”

石承先道:“这样的大事,令师怎可不亲自前来呢?姑娘,这话叫人好生难以相信了!”

赵玉芬道:“公子说的不错,只是,家师却另有比这更为重要之事,自己不来,自属应该了!”

石承先沉吟道:“有什么事比这更重要呢?赵姑娘,你……为何吞吞吐吐,不愿说出?”

赵玉芬道:“石公子,家师行事,向来神出鬼没,妾身等又是晚辈,自然不好过问了。”

戴天行忽然冷笑道:“石老弟,别信她一派胡言,此事衡情度理,都有些不通!”

赵玉芬道:“你们不信,那也没关系,妾身乃是看在石公子的面上,才愿说出哩!”

戴天行道:“姑娘,你们如是真的为了寻取那等珍贵的魔琴,不嫌人手太单薄了一些么?”

赵玉芬忽然冷冷的看了戴天行一眼,道:“你是不信姑娘这些话了!”

戴天行道:“不错。”

赵玉芬道:“不是妾身瞧不起这位犬王,追踪之术,也许妾身不如你,但如是动起手来,只怕你不会比我强到哪里!”

戴天行失笑道:“姑娘可是要向老夫挑战?”

赵玉芬道:“不敢,倘是尊驾有心赐教,妾身定当奉陪!”

戴天行哈哈一笑道:“那很好……”当下向石承先道:“老弟,老夫有些不信她们之言,如若不考验一下她们的武功,心中疑念委实难以破除。”

石承先道:“前辈要与赵姑娘一战么?”

戴天行道:“不错。”

石承先道:“此地甚是窄小,如要动手,最好是上去再打!”

赵玉芬道:“石公子说的对,咱们不妨上去,到那寺院的空地上,一决雌雄!”双目一转,向身旁一女道:“收拾一切,咱们上去之后,就不用再下来了。”

那几名少女应了声是,便侧身进了左侧的一道门户。

石承先暗道:“原来这里面还有容人藏身之地……”

寻思间,赵玉芬已领先由那石级中向外行去。

石承先等人随在身后,走了出来。

穿出骨塔,只见塔门之外,一场极为惨烈的打斗,仍在继续。

宏德大师和秦无非仍然未曾分出胜负。

赵玉芬柳眉一扬,看了看激斗中的两人一眼,忽然娇叱道:“你们给我住手……”只见她纤手一扬,发出了一股指风。

宏德大师和秦无非倒是十分听话,未等指风袭到,便已各自劈出一掌,飞身后退五步。

秦无非身形落地,立即抱拳道:“姑娘怎么出来了,属下防范不周,致令惊动了姑娘,真是罪过得很……”

赵玉芬摇头道:“秦堂主,这不是你的错,他们的武功甚高,你挡不住他们,乃是在常理之中……”语音一顿,向宏德大师道:“大师因何与秦堂主动起手来了?”

宏德大师道:“这个……秦施主心狠手辣,意欲推倒此塔,将姑娘一行活埋地窖之内,老衲执意不允,方始与他动起手来。”

赵玉芬闻言,双眉一聚,向着秦无非沉声道:“秦堂主,宏德大师所说,可是真的?”

秦无非脸色微变,接道:“属下决无加害姑娘之心,这事纯系出于误会!”

赵玉芬道:“秦堂主,你……唉,我明白了,你莫非是怕我被他们擒去么?”

秦无非道:“属下不敢这么想,只是本门隐秘,向来不容外人探悉,掌门人令谕,属下时时记在心中,故而他们一旦入内,属下就不得不作那宁为玉碎的打算!”

他果然说得甚是冠冕堂皇,振振有辞!

但赵玉芬却听得心中一寒,暗叫了一声好险!

不过,她表面上却未露出什么,只淡淡一笑道:“秦堂主忠耿可嘉,妾身见到师父之时,定然代你说明……”

说话之间,忽然飘身而起,右于一抬,业已在那秦无非的双肘关节之上,各自拍了一掌。

秦无非大吃一惊,失声道:“姑娘,你这是为何……”

赵玉芬缓缓退了一步,笑道:“秦堂主,今日如非宏德大师出手阻拦,妾身此刻只怕已埋在地窖之中了!”

秦无非穴道被制,全身无法行动,只急得满脸通红,大声道,“姑娘,属下并无加害姑娘之心啊!”

赵玉芬道:“这个么,妾身倒是知道,只是,你这人心地太过歹毒,连我都能狠得下心来杀害,焉知你有朝一日,会不会也害到掌门人身上呢?是以妾身只好先将你拿下问罪了!”

秦无非哭丧着脸,叫道:“姑娘,这是天大的冤枉,这宏德明明私通外敌,姑娘怎的不向他问罪哩?秦某忠心为主,却是落得这等下场,岂不叫人寒心么?”

赵玉芬笑道:“宏德之罪,我并没说过不问啊!”语音一顿,回头向那业已收拾完毕,排列在塔门之外的五女道:“秦堂主叛迹昭彰,立即废去武功,擒去总坛发落。”

五女中走出两女,大步去到秦无非身前,一左一右,将秦无非挟起,向前殿而去。

赵玉芬看了宏德一眼,道:“大师,你的功过,容后再谈!”

宏德大师淡淡一笑道:“老衲乃是出家之人,功过二字,根本不在心上,施主爱怎样发落,都没关系!”

赵玉芬笑了一笑,转身向戴天行道:“尊驾准备怎生动手?”

戴天行大笑道:“但凭姑娘吩咐,老夫听命便是!”

赵玉芬道:“妾身用剑,我就用剑和尊驾较量一番!”

戴天行道:“老夫用宝剑与你较量便是!”

戴天行向石承先借过长剑,赵玉芬已然走到院中相候。

赵玉芬抖了抖手中长剑,道:“戴大侠,咱们是否不到生死不分胜败,还是限制一个招数,点到即止?”

戴天行笑道:“老夫与姑娘虽然处于敌对位置,但你我并无深仇大恨,自然是不用分出生死的了!”

赵玉芬道:“如此说,咱们只消点到即可了!”

戴天行道:“不错,咱们可以百招为限,如果仍未分出胜负,那就算了!”

赵玉芬笑道:“你们三个人,如若尊驾与我不分胜负,不妨换一个再打也成。”

石承先笑道:“姑娘口气不小,既是姑娘有意与我们三人一搏,那戴老之战,大可不用举行了,就由在下与姑娘走上五十招如何?”

赵玉芬哈哈一笑道:“当然好!只不知戴大侠同不同意?”

戴天行闻言笑道:“老夫没有意见,只要石老弟这么作,老夫夫复何言?”语音一顿,便把长剑还了石承先,接道:“老弟,老夫这一场让贤了!”

石承先接剑一笑道:“多谢老前辈……”他大步走到赵玉芬身前三尺站定,微微笑道:“姑娘,在下想跟姑娘商量一件事!”

赵玉芬道:“什么事?”

石承先道:“五十招之内,在下若是胜得了姑娘,在下却希望姑娘答应一件事?”

赵玉芬笑道:“好啊!但不知要妾身应允什么?”

石承先道:“说出魔琴所在,在下等和姑娘一道去取来。”

赵玉芬笑道:“你想夺取那魔琴么?”

石承先笑道:“不错,在下正有此意!不知姑娘应不应允?”

赵玉芬笑道:“公子既是有了决定,妾身不同意也不成的了!”

石承先道:“姑娘答应了?”

赵玉芬道:“但愿石公子莫要落败,否则要妾身下手杀你,只怕十分为难的了!”

石承先道:“姑娘好说了!”右手长剑一挥,退了一步,接道:“姑娘请!”

赵玉芬嫣然一笑道:“妾身有僭了!”刷的一剑,直向石承先刺来。

石承先从容举剑,向上一挡。但那赵玉芬的剑势,却在石承先举剑之时,忽然一沉,斜斜的削向石承先左肩。

这一招变招,十分之快,充分表现出赵玉芬的剑法,快捷招式,不在甘布衣的“惊虹快剑”之下。

石承先身形一闪,避开了赵玉芬下削的剑势,脱口道:“好剑法,在下要好好讨教一番了!”说话间,回手攻出了三招。

这三招剑势之快,比那赵玉芬有过之无不及,赵玉芬一连用七招三式,方始避开了石承先的剑招。

石承先从容出剑,一招快似一招,十招下来,赵玉芬已无还手之力。但赵玉芬并非弱者,只见她剑势一变,突然间光华大盛,宝剑有如游龙般悬空而来。

石承先脸色一变,失声道:“雷音鬼剑么?”

阵阵雷鸣之声,打那赵玉芬剑上传出。

赵玉芬冷冷一笑道:“不错,石公子,你最好小心一些,否则,五十招不到,你就活不下去了。”

石承先闻言,忽然豪情大发,笑道:“姑娘,在下并非夭折之相,雷音鬼剑却吓不倒我……”顿时长剑一转,直向赵玉芬剑芒中刺去。

两人这一各抢机先,只看得宏德大师连连念佛不已!

敢情,这两种剑法招式之狠,当真是世间仅见!

戴天行失声道:“老夫幸而未曾首先抢着出手,否则百招不到,老夫必将伤在这丫头手中了!”

萧琼笑道:“戴老,这赵姑娘的剑法虽然狠毒犀利,但却也有弱点!”

戴天行道:“什么弱点?”

萧琼道:“每招变化俱是三式,是以显得有些呆板,倘若遇到出剑更快之人,就要招招受制了!”

戴天行道:“姑娘一言,倒叫老朽如同醍醐灌顶,这赵姑娘的剑法,果然呆板了一点……”

萧琼笑道:“雷音鬼剑在九大魔功之中名列第四,也不过如此,看来这九大魔功也无甚么惊人之处了!”

戴天行道:“姑娘,话可不是这么说,雷音鬼剑只因遇上了石老弟的剑法,才会显得这等束手束脚,如是换了别人,只怕情景就不同了。”

萧琼道:“不错,不错,若非石大哥的剑法正好克制于她,只怕结果就不同了!”

两人说话之间,石承先和赵玉芬已然动手三十余招。

石承先虽然占了上风,但如想一举将那赵玉芬击败,却也不易。石承先似是也已瞧出这等情况,只见他剑眉一扬,大喝一声道:“姑娘,还有十招了!”

赵玉芬笑道:“不错,十招之内,公子如是仍胜不了妾身,那可就要听任妾身处置了!”

石承先大笑道:“丈夫一言,如白染皂,姑娘,你可要小心了……”话音一落,忽然剑招又是一变,寒光电掠而起,三丈之内,但觉剑气制人。

赵玉芬粉脸一变,手中长剑连变七式,却是无法挡得开石承先凌空下击的剑招。

只听得尖叫一声,一片黑衫已然飞飘而落,几点鲜血,洒向半空。

赵玉芬的身子,宛如风中杨柳,一阵摇动,终于一跤跌落在地。

石承先剑光一敛!从容的一笑道:“姑娘承让了!”

这等变化,似是大出在场观战之人意料之外,本是一个胜算不在百招可分的局面,石承先竟然化腐朽为神奇,剑势一变,就将对方伤在剑下,这等剑招,可真是人间少见了!

戴天行忍不住大笑道:“石老弟,这一招剑法可真是妙到极点,旷古绝今了!”

萧琼也咯咯笑道:“石大哥,这招剑法可真是那‘无尘九剑’中的一招么?”

石承先闻言一怔道:“姑娘,你怎知无尘九剑?”

敢情,石承先适才这招剑法乃是他祖师白无尘,为了制服九大魔主所创的九招剑法之一!

萧琼一笑道:“师父对我说的啊!”

石承先长长的吁了一口气,暗道:“是了!这必是恩师向她说的了!”当下笑道:“姑娘,这一招剑法果然是无尘九剑之中的一招!”

这时赵玉芬已缓缓的站了起来,她花容惨淡,长剑跌在一旁,右手握着左臂伤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在石承先身上转动不已!

石承先微微一笑,道:“赵姑娘,在下未到五十招,伤了姑娘,尚望姑娘莫要反悔!”

赵玉芬皱眉道:“妾身自是不会反悔的了!不过,那魔琴所在之处,十分险恶,谁能先到手,那就是谁的了!”

石承先听得呆了一呆,道:“姑娘这话叫人好生不解了!”

赵玉芬道:“哪里不解?”

石承先道:“姑娘,你是知晓那魔琴所在,如是凶险,自是知道怎生趋避的了!”

赵玉芬道:“公子之意,那是妾身占了便宜了?”

石承先道:“不错。”

赵玉芬道:“倘是妾身愿意先让公子下手去取呢?”

石承先沉吟了一阵,暗道:“谁先动手,显然更是危险,她故作大方,那是越发的叫人疑心了……”寻思之间,不禁失笑:“姑娘大方得很啊!”

赵玉芬道:“公子武功高过妾身,妾身如是不放得大方些,那不是自找苦吃么?”

石承先明知她必然是在弄鬼,但一时之间,却想不出什么言词,可以驳倒对方,是以迟疑了一下。

但犬王戴天行却是笑道:“石老弟,赵姑娘既然这等客气,咱们如是不答应,那岂不是太过矫情了么?”言下之意,正是要石承先应允于她。

石承先猜想戴天行这么讲,中间必有原因,当下接道:“戴老既然同意,晚辈自无异词了。”

赵玉芬笑道:“公子答应了?”

石承先道:“在下似是别无选择余地了!姑娘但请说出那魔琴所在吧!”

赵玉芬道:“公子,咱们还要一道前去啊!到了那里,妾身自会告知公子!”

石承先道:“几时动身?”

赵玉芬道:“但随公子方便就好!”听她这等口气,真是柔顺得很,哪里像是武林中的人物?

石承先道:“这就动身如何?”

赵玉芬道:“好啊!”当下向身后的几名少女交代了两句,转向石承先接道:“公子,请上路!”

石承先笑道:“这……有劳姑娘引路才成!”

赵玉芬格格一笑道:“是啊,妾身却是忘了未曾告诉公子,那魔琴的所在,公子并不知晓……”笑声未已,人已向寺外行去。

那几名少女,只有二人随在她身后跟去。当下,石承先、戴天行和萧琼,便也向那宏德方丈告辞,随在赵玉芬身后而去。

几人出了相国寺,只见赵玉芬果真是向祁连方向而行。

---

旧雨楼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