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一章

狂风怒啸!暴雨砸地!沉雷轰轰!大地,飞沙走石!一片迷离!风啸、暴雨,交织成一幅悲惨画面!夜!

是这样恐怖惊心!

是这样混沌凄凉!

突地,一抹闪光,照亮了大地南海之滨,有一条双桅小船,在惊涛骇浪中颠簸前进!船上仅有兄弟二人,大的年约十八九岁,小的约有十二三岁,两人已被怒涛暴雨,打得湿淋淋的正在拚命的掌帆把舵,随浪而行。

陡然!一波翻山巨浪,把小船掀了起来!

年幼的弟弟,对这滔天巨浪,早已心惊,一见船被巨浪卷起,惊心的叫道:“哥哥,咱们!怎……么……办……”

话未说完,一股海水冲入他的口中。

他的哥哥并没有听到他的惊叫之声,因为,他的叫声,早已被滚滚巨浪和划空的风啸之声,遮盖过去了。

年幼的弟弟,见哥哥不理自己,不禁心中大急,把海水吞入肚中,又自叫道:“哥哥,我们怎么办呀!怎么办呀……”

这时,船忽然降低,他的叫声,又被冲过帆顶的巨浪声遮住。

年长的哥哥,生怕弟弟被巨浪吞没,一见弟弟被滚滚巨浪撞击的身子乱转,不由心中大急,脱口叫道:“弟弟,再支撑些时候,我们很快就可以到嘉定府啦!”弟弟听到哥哥的话声,应道:“哥哥,我不行啦!我一点力气也没有啦!”年长的哥哥听了心中一震,叫道:“弟弟,无论如何,再忍耐一些时候,弟弟,你不记得爹说过,要替他老人家报仇,就要忍耐的吗?”

弟弟听到哥哥的话声,精神陡然一振,叫道:“对!对!

爹说过要我们忍耐,忍耐一定会成功!”

年长的哥哥,虽然以父仇激起了弟弟的天性拗劲,但他却感到一阵无比的难过,双目中,泪水泉涌而出,不由心中暗暗的祈祷道:“苍天,我求求你!求你保佑我的弟弟,苍天,我求求你,求你使风平浪静,使我们兄弟,平安到达嘉定……”

一股复仇的愿望,又支撑着两个年幼无知的孩子航行了半个时辰,渐渐地,已感到筋疲力竭了。

两人在这狂风暴雨、惊滔巨浪之下,已航行了五个时辰,任凭两人的毅力再大,也禁受不住巨浪狂飙的摧残,渐渐的手臂酸软,帆,舵,已把持不住了。

年幼的弟弟,虽然极力的忍受着,但他心中已感到绝望了!

巴炅耍∫磺卸纪炅耍蕴煅剑∧闳绦穆穑康某鸹姑挥斜ǎ闳绦娜梦液透绺缭嵘碓谡饷C4蠛@锫穑康惚S游颐茄剑〉乙ǔ穑〕穑〕穑〕穑 彼慕凶牛疵慕凶牛

但是,海仍然在啸,风,仍然在吹,暴雨,也仍然在倾泻不停……就在他说话、叫喊的刹那。

一道山崩似的巨浪挟着惊人锐啸,席卷而至。

年长的哥哥大吃一惊,方自脱口叫了一声:“弟弟当心!”

只见弟弟的身子已被巨浪卷起,人随浪花,消失在惊天的海涛声中。

年长的哥哥,心头如受锤击,只觉一阵天旋地转,身不由己摔倒在舵把之旁。

他心知势必葬身在这滔天巨浪中……会和弟弟一样,被巨浪卷在海底……但他仍然挣扎着,极力的叫着!

疤煅剑∧憔驼庋腥搪穑拷形颐切值芏荚嵘碓谡飧隹嗪V新穑课颐堑拇蟪鹚嫖颐潜ㄑ剑笄竽懔粝挛野桑∏笄竽恪煅剑 

他的叫声,不过是仅有的力气……一股不甘心的心愿,化成一股悲壮的力量,使他极力挣扎着……但,他的叫声,谁也听不到……只有风啸,海涛,暴雨,沉雷,交织成一个恐怖的夜晚除此之外,就是海水滚滚!别的,一无所有。

突地,双桅小船又被山一般的巨浪掀起!

它已失去了主宰,随着浪花,旋转而下。

但闻“砰”的一声,那旋转的小船,已被巨浪撞击粉碎!

一声惨厉锐叫,敢情这少年人也被巨浪吞食了!

风,仍在呼号。

海,仍在暴啸。

巨浪滔天,海水滚滚。

暴雨,沉雷,仍然挟着雷霆万钧之势,向大地示威!

天,是这样的无情。

夜,是这样的惊心。

海,是这样的残忍。

但,这残酷的时间,并不很长,就在小船被撞击粉碎后,狂风渐渐静止,暴雨沉雷,也随着消失了。

海,又现出它的碧绿色彩。

天,也恢复了它的面貌。

虽不时的有一拨拨乌云,遮住了皎洁的月光,但满天繁星,却在向大地扮幻着鬼脸。

转眼之间,太阳,已向东方的天际中,缓缓升起。

大地,一片光明。

一抹橘黄的阳光,透过婆娑的枝叶,照到南海之滨。

在一株垂柳影下的沙滩上,横卧着一个十二三岁的男孩子,全身湿淋淋的,衣衫褴褛,紧抱着一片木板!

从他那黄肿的脸庞上,知道这幼童受尽风吹雨打,千辛万苦,被海潮送到岸上。他已经死了吗?不!

那为什么他躺在这沙滩之上呢?……强烈的阳光,照在他的身上。

他紧闭着双目!

紧锁着剑眉!

紧咬着牙关!

看样子,他正在死亡的边缘挣扎着,他似已尽了最大的努力……他已被折磨的毫无人形,衣服一条条的散披在身上,暴露出斑斑的血肉!他已不知道什么是痛!什么是苦!

因为此刻的他,已是朦朦胧胧,进入迷糊状态之中……突然——一阵海鸥的锐叫之声,把他从昏迷朦胧中,唤醒。

他有气无力的,缓缓启开了昏花的双眸,只觉得眼前一片模糊,头晕目眩,使他启开的双眸,又自不禁的闭了起来。

他缓缓的蠕动了一下手臂,忽然觉得软软的,温暖暖的,自己并没有泡在海水之中,这不同的感觉,给他一股潜在力量,驱使他极力的挣扎,坐了起来。

他持命的揉着那双发花的双眸,极力的看着……渐渐的,视线也逐次开阔,眼前的景物,使他心里明白,自己并没有被那巨浪吞没。

一股激发的生命力量,使他奋力挣扎着站立起来。

他虽然知道自己并没有葬身在大海之中,可是哥哥呢?双桅小船呢?凝目望去:只见青波滚滚,海天相连,哪里有哥哥和小船的踪影?“哥哥已经被巨浪吞没了吗?如果没有死,为什么我看不到他呢?”

他默默的想着:“还有那条双桅船,是爹爹花了二十两银子买来的,爹说:要我和哥哥坐船去找和尚伯伯教我们武功,如今船不见了,哥哥也失踪了,叫我如何去找和尚伯伯呢?谁还会教我武功,替爹爹报仇呢?……”

想到这里,他急得眼冒金星,泫然欲泣!

尘世的一切,对他,都已不复存在,他,只觉得孤苦伶仃,无限凄凉!

但这幼童,乃是个性倔强之人,此刻,他虽然感到绝望,仍然没有流泪,也没有呼号!

他只是怔怔的望着大海,望着这大海的深处……阵阵秋风,吹飘着片片黄叶,此情此景,更为这海南之滨,平添了无限悲惨意味。

正当这幼童怔怔发呆的当儿……忽然听到了爹爹的声音,一句,一句的,嘱咐自己道:“余梦秋呀!你有着血海深仇,你有着重大的责任,爹爹,一定会保佑你找到和尚伯伯,助你报仇,只要你忍耐,听话,也就不辜负爹爹的一番期望之心了……”这番充满了爱的话语,在他脑中一闪而过,有如利剑一般,刺痛了这幼童的心灵,一幕幕的往事,血淋淋的呈现眼前,满腔伤心之泪,如泉水般,一涌而出,不由惨痛的失声叫道:“爹爹,秋儿一定听你老人家的话,一定要找到和尚伯伯,学好武功,替你老人家报仇!”

暗∏锒欢ú换峁几耗先思乙环鳎褪乔锒拦I交鸷#惨种锴壮穑晕磕先思以谔熘椋 

暗∧先思仪敕判陌桑∏锒淙恢皇O铝艘桓鋈耍欢ɑ崛棠吞啊∪裟谔熘橛兄颓肽先思野镏锒

说到这里,他已泣不成声……突然——他身后响起了一阵冷冷笑声。

这笑声来得太过唐突,余梦秋不禁吃了一惊。

他举手一抹脸上的泪痕,猛的转头看去。

只见一丈以外,站着几个顽童和两个彪形大汉,正指手划脚,挤眉弄眼的笑个不停。

忽见一个顽童手指着自己,咧着嘴笑道:“快看呀!这个小疯子衣服破了,多难看的人呀!”

余梦秋是天性倔强之人,一见人家耻笑自己,不由怒火陡起,正想喝骂那顽童几句,突然爹爹的声音,又在耳际中响起!

扒锒剑∧阋棠脱剑∫欢ㄒ幕埃褪侨思衣钅悖蚰悖膊灰故郑庋攀歉龊煤⒆樱 

余梦秋想起了爹爹的教言,不禁把一股怒气强压下去,哼了一声,转过头去,心里想道:“这些人真是岂有此理,……”

他虽然对这些人的讽言讽语置之不理,但不是疯子就是傻瓜的胡言乱语,仍然不断的传在他的耳中。

余梦秋越听越是有气,不由狠狠的一跺脚,喝道:“真是岂有此理!”

说罢,拖着蹒跚的步伐,顺着堤岸向东走去。

突听身后传来一阵喝骂声道:“小疯子,你骂哪一个岂有此理呀!”

四个年约十四五岁的顽童,跑到余梦秋的身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余梦秋气的目眦欲裂,怒道:“哪一个是小疯子,我看你们才是疯子哩!”

忽见当中的一个顽童怒骂道:“好小子,你敢骂我,真是胆子不小?我黑虎子若不好好的揍你一顿,你大概还不知厉害!”

说罢,呼的一拳击在余梦秋的胸口之上。

余梦秋本已筋疲力尽,毫无力气,这一拳,把他打的踉跄后退三步,一跤摔倒在地上。

懊挥杏玫亩鳎垢以谖液诨⒆用媲俺研椎狼柯穑磕阋晕八谰退懔寺穑棵挥姓饷幢阋耍 

一声呼哨,四个顽童扑击而上。

一时间拳打脚踢,把个倔强的秋儿,打的血迹斑斑,鼻青眼肿。

树旁的顽童,幸灾乐祸的拍手大笑道:“丑八怪没人爱,疯子疯子光屁股……”“快来看呀!那小疯子多难看呀!他的衣服也戴上眼镜啦……”

澳切》枳友Ч放览玻∥∥ 

昂诨⒆樱忝羌已墓氛嫫婀盅剑趺疵挥形舶停俊

八羌业墓凡坏挥形舶停移ü缮匣姑挥忻兀坑嗝吻镌缫驯徽馑母鐾缤虻耐坊枘哉停砩系钠粕揽悖凰旱姆鬯椋淙凰ё叛溃朕彰够鳎蛄Σ淮有模挥邪ご虻姆荻耍

黑虎子本是个性野的顽童,见梦秋在地上拼命的挣扎着,猛的一脚,向他屁股上踢去。

余梦秋早已不知东南西北,这一脚,直把他踢的滚出三四步远,哇的一声,口吐鲜血,昏厥地上。

黑虎子一见自己闯了大祸,惊叫一声,拔腿就跑!

其他的三个顽童,也看出苗头不对,跟在黑虎子的身后,拚命狂奔!

刹那之间……七八个顽童和两个彪形大汉,跑的无影无踪!

堤岸上,只剩下这个体无完肤的孩子——余梦秋。

他已不成人形……头发蓬张……满面血迹……褴褛的衣衫,也变成了碎片……不知为什么,苍天专和这可怜的孤儿作对,难道他不应该在这世界生存吗?他已失去了知觉……不知什么是苦,什么是痛!

他没有泪!

也没有呻吟!

只是紧握着双拳,紧闭着双目,神色冷漠地,默默躺在地上。

阳光,照在他的身上。

秋风,吹拂着他的碎衫!

世上的一切,对他已似毫无关系……此刻——他已是奄奄一息。

但他,却不肯放弃这最后的一口气。

谁不想生存?更何况是他……尤其是一个心愿未了的人,岂能默默地死去。

一股生命的潜力,又把他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但他,深怕这是噩梦,他心知自己已经死了,所以,不愿再睁开眼睛!

他忽然觉得心口在跳,手触之处,也是热烘烘的……同时耳际中,也听到“哗啦啦”,“哗啦啦”的海潮之声。

澳训勒娴拿挥兴缆穑俊

他不禁狠狠的咬了一下舌头……痛……痛,使他猛的睁开眼睛,不由失声叫道:“爹爹?我没有死!仇!仇!我要报仇!……仇……仇……”

他拚命的叫喊着!

一声,又一声!

直到他声嘶力竭,才双手支面,停止了叫声!

海风吹拂着他的凌乱长发,悲惨的遭遇,使他无所适从?他感怀往事,一幕,又一幕,在脑际中现出!

他心中一阵无比的难过,两行热泪,夺眶而出……“哥哥失踪了!如今剩下我一个人,叫我怎么办呢?……”

暗狄颐侨ゼ味ǜ液蜕胁形以醺稣曳兀俊叭绻也坏胶蜕胁某穑趺幢兀磕训勒馐澜缟希挥泻蜕胁趴梢园镂腋闯鹇穑俊

他想了一遍又一遍……反复的想着,想着,人也沉沉的睡去!

海水发出清脆的旋律,好像播送出催眠之曲……一抹阳光,爬过了西山头,映出万道彩霞……大地,是这等幽美、恬静!

突然一阵冷风,把他从憩梦中吹醒!

他觉得全身发抖,不由得连打了两个寒颤,吃惊的坐了起来。

定神望去!

青波滚滚,太阳已下西山了!

他突然想起刚才挨打的一幕情景,知道此地不宜久留,如果再不离开,就是不被人家打死,也会被活活饿死!

澳敲次业侥睦锶ツ兀客缤盐铱闯煞枳印⑸倒希鹑丝吹轿也灰彩且谎穑俊薄安换嵊腥送槲艺夥枳拥模绕湮艺庋虏徽谔宓牟蚁螅降子Ω迷趺窗炷兀俊彼恢氲南胱牛弁盼鞣降纳酵罚錾瘢

突然——他面上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笑容!

原来他隐隐约约的看到西山顶上,有座偌大的庙宇!

一缕淡淡轻烟,自庙寺之中,冉冉升入空际!

他如同在沙漠中获得甘泉一般,不禁高兴的叫道:“那山上不是有庙宇?庙里自然也有和尚伯伯啦!爹说过到嘉定府去找和尚伯伯,但,这里的和尚伯伯,不也是一样吗?和尚伯伯都是好心人,他教我武功,不是一样可以替爹爹报仇吗?“对!对!我这就去找和尚伯伯,他们知道我是个苦难的孩子,一定会答应我的!”

心念一决,毫不迟疑的爬了起来!

当他吃力的站起来后——突然觉得软绵绵的,四肢一点力气都没有,尤其是腰部、头部,奇痛无比!

他知道自己已经被人家打伤!但他仍然勉强的,忍耐着疼痛,蹒跚的向西山走去。

他不呻吟,也不叫痛,只是一步又一步的,慢慢走着!

当他勉强支持着疼痛,走到山下之时,已是筋疲力尽,走不动了!

举目望着面前的山道和满山的黄叶杂草,不禁踌躇不决,不知应该走哪一条路才好!天……又渐渐的暗了,马上就是黑夜的来临。

旷野风啸,一片凄凉景象。

他心知,此地不能久留,如果自己不能赶到那庙院,说不定会被猛兽吃掉。

一想到猛兽,不由心中冒出一股冷气,赶忙以手代足,向上爬去。

眼光到处,重山峻岭,树木林立,刚才的偌大寺院,已然不见!

心中不禁大为诧异,暗道:“怪!怎么那个寺院不见了呢?难道它会跑吗??……”

安换岬模换岬模∷略涸趸崤苣兀看蟾攀俏业难刍耍床磺宄恕

他一面想着,一面揉着眼睛,又向前爬去。

蓦地——苍林之中,走出一个年迈的樵夫,肩头扛着一捆干燥的树枝,哼着山歌,迎面而来。

余梦秋心中突地一震,暗道:“樵夫伯伯太辛苦啦!这大的年纪,还上山砍柴,难道他也和我一样,也是孤苦伶仃的一个人吗?……”

他一面想着,一面望着樵夫,倏然伏在地上。

那樵夫,一见迎面的山路上,伏卧着一个血迹斑斑的小孩,也不禁大吃一惊,猛然止步。

他定了定神,仔细的打量了秋儿一阵,问道:“小孩子,你伏在地上做什么呀!

受伤了吗?”

余梦秋强忍怨愤之气,说道:“嗯,受了一点小伤,没有关系!”

樵夫见他衣不遮肤、满脸血痕的狼狈之相,知他受伤不轻,不由恻隐之心油然而起,轻叹一声,道:“小孩子,别多说啦!我知道你受伤颇重,荒山深夜,猛兽成群,你一个人,难道不怕么?如果你愿意的话,就跟我一块下山吧!”

余梦秋听他要带自己下山,不由心中大急,叫道:“樵夫伯伯,我不能跟你下山呀!我要到山顶上找和尚伯伯呀!你……”

年迈的樵夫,不待他说完,叹息一声,道:“你也看破红尘,想出家当和尚吗?”

余梦秋根本听不懂他是什么意思,有气无力的叫道:“我一定要找和尚伯伯呀!

老公公,求你不要带我下山好吗?”

老樵夫又道:“你已经下了决心吗?”

余梦秋恳切的道:“我爹爹叫我找和尚伯伯,只有和尚伯伯才能救我。”

老樵夫听得大感奇怪,不禁问道:“你的爹爹为什么要这样做呢?你的家在哪里呀?”

余梦秋泫然欲泣的道:“我已经没有家了,我的家被海潮吞没了!”

老樵夫幽幽一叹,欲言又止。

余梦秋见他不坚持带自己下山,心境大宽,说道:“老公公!你的心太好啦!

但是我非要找和尚伯伯不可,请告诉我怎样才能找到和尚伯伯好吗?”

老樵夫想不到他小小年纪,就要出家当和尚,不禁长叹一声,道:“唉!你既然决心要当和尚,老夫也不便勉强带你下山,从这条路,走过前面的狭谷,就可以看到和尚庙了!不过,这条路猛兽很多,你要当心一点!”

说罢,又是长长一叹,肩着木柴,下山而去。

天,又暗了不少……荒山,一片冷暗凄凉……四野,笼罩着恐怖气氛!

余梦秋听说荒山之上,是猛兽聚集之地,心中早已大急,见那老樵夫一走,自己也拼命的往前爬去。

渐渐的,已感到精疲力尽!

但他为了要完成自己的心愿,仍然奋力的爬着!

踉跄跄,一跤一跤的摔着,用仅有的力气,挣扎着向前爬行!

他喃喃的念道:“老天呀……让我活下去吧!帮助我吧!

我……我还有许多事情要做呀……”

袄咸煅健闪野桑〈臀伊ζ“镂艺业胶蜕胁伞

暗剑∏锒ǔ穑 裟阍谔煊兄桶镏锒桑∏锒瓿尚脑秆剑【褪且锒溃惨娴顺鹧健闾搅寺穑俊

他一声一声的念着,眼泪也一颗一颗的滚着……嘴角间的鲜血未干,眼角间又汩汩出血……但他不理会这些,仍然用那双无力的小手,抓着乱石杂草,爬着……渐渐的,膝盖也擦破了!血红的嫩肉,露了出来……可是,他已失去了知觉,不知什么是痛,什么是苦,只是喃喃的念着:“仇!

仇!我要报仇……”

终于——他爬过了一道峻岭,到了一道狭谷之前。

举目一瞧。

只见怪石嵯峨,遍地杂草,不知这狭谷有多长多远……余梦秋怔了一怔,心想:“这谷中不会有猛兽藏身吧!如果被它们吃了,仇就不能报了……”

心里想着,不由冒出一股冷气!

忽然一道灵光从脑际中闪过。

隐隐约约的,又听到爹的声音:“秋儿呀!要忍耐呀!遇到困难的事情,不要怕难,要勇敢要听话,这样才是好孩子“对!对!”余梦秋毅然叫道:“爹说的对!秋儿一定听爹爹的话。”

他一面叫着,一面鼓起勇气,向前蠕动!心想:“就是有毒蛇猛兽秋儿也不怕,爹爹会保佑秋儿的!”

这样一想,精神陡然大振,猛一用力,人也站了起来!

眼看就要不支的他,此时,却精神抖擞,想着美好的远景,快步向前走着。

这道狭谷并不很长,余梦秋本是一个平常的小孩,自然无法看出这谷有多长,多远!他走了一阵,不大工夫,便越过谷口的尽端!

突地……一阵歌唱梵音划空传来。

他抬头一看。

只见山峰的顶端,射出一道红色火光,那歌唱之声,也是由山峰的顶上传播过来。

余梦秋毫不犹豫的循着火光,奔了过去!

渐渐的,他发现山顶之上,是座偌大的庙宇,那歌唱的梵音,越听也越觉悲壮!

他心里明白,知道这梵音,是和尚伯伯在念经,不禁为之自言自语道:“好啦!

到啦!找到和尚伯伯啦!……”

心念未了,蓦见眼前灰影一闪。

余梦秋大吃一惊,倏地止步。

定神瞧去。

不知什么时候,身前已站着一个灰袍僧人!

那灰袍僧人,一见他这副衣衫褴褛的惨相,不禁怔了一怔,问道:“小施主,你半夜来此,有什么事吗?……”

余梦秋不待他说完,“嘭”的跪在地上,说道:“我是来找和尚伯伯的,求和尚伯伯收我做徒弟……”

灰袍僧人闻言又是一怔,道:“我佛虽然慈悲,但不度无缘之人。小施主,你满身血迹,衣不遮肤,只怕……”

余梦秋本是聪明透顶之人,听他的话音,不禁心中一怔,脱口叫道:“和尚伯伯,请你答应我吧!你不答应,我就跪在这里不走了!”

灰袍僧人长眉一轩,叹道:“你既然有此心愿,就带你去见主持方丈,看看你的造化吧!”

说罢右手轻轻一拂,一股绵绵劲力,把秋儿托了起来,人也转身向峰上走去。

秋儿吃了一惊,忖道:“奇怪,他怎么右手一挥,就有一股力道把我托起来呢?……听他说要带我见主持方丈,看来那主持方丈的本领,一定比他还要大啦!如果答应收我做徒弟,爹爹的仇就可报了!……”

一股惊喜之心,使他心境大开,一见灰袍僧人已走出二丈以外,赶忙拔腿从后追去。

这时……他感到无比的甜蜜,未竟的心愿,也有了无限的希望……夜幕……笼罩着山野的一切……月光溶溶,他脸上也挂着难得一见的笑容。

那灰袍僧人虽是慢步而行,但,余梦秋却跑的气喘如牛,所幸这段路并不太远,越过一处窄小的隘道,便到了寺院之前。

余梦秋用手一抹脸上的汗水,定神向寺院望去。

只见这座偌大的寺院,是由红砖搭盖而成,院中花木扶疏,寺堂鳞次栉比,巍峨壮观,令人油然而生敬意。

庙门之上,横列着三个斗大金字——清心寺。

余梦秋,一心想着主持方丈答应自己留在此地,略一张望,立即跟随灰袍僧人,进入寺院之中。

灰袍僧人把他引至院中,转身向他说道:“小施主,你先在此稍待,老衲去去就来!”

说罢,也不待秋儿回话,人便转入通道之中。

这时——清心寺的众僧,作课已毕,见慈超大师带着这样一个狼狈不堪、血迹斑斑的小孩而回,不禁心中都大感奇怪,纷纷向秋儿投过惊异的一瞥!

秋儿见众僧都好奇的看着自己,心中感到无比难过,但,自己弄成这等惨不忍睹的怪象,又有什么办法呢?不自禁的低下头去。

他这一低头,不由大吃一惊!

只见自己的衣衫破碎不堪,身上血迹片片,皮肉已完全暴露出来。

用手一摸自己的裤子,不禁又是一惊!

原来娘给自己做的蓝缎夹裤,也有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窟窿,屁股后面,一道长长的裂缝,变成幼童穿的开裆裤了!

突感到脸上一阵燥热,赶紧的蹲下身子。

他这惊奇举动,引起众僧一阵哄然笑声,同时,大家也在窃窃议论……因为:这所寺院,有个规矩,凡是来到寺院的客人,都被引到客房,不知慈超大师为何要这小孩在院中等待,而且又是衣衫褴褛、血迹斑斑?……正在群僧窃窃私议之际!

突然,通道之中,走出了主持方丈、慈元大师和上院方丈慈超大师两人。

慈超大师向主持方丈合十说道:“就是这个衣衫褴褛、血迹斑斑的儿童!”

慈元大师双目神光一闪,凝眸在秋儿的身上打量了一阵,摇摇头道:“此子根骨虽佳,却非我佛门中人,而且华盖发暗,杀情两孽过重,若是收留下来,无疑自找烦恼!”

说至此顿了一顿,又道:“夜深山寒,叫他离去多有不便,留他过了今宵,明晨下山去吧!”

说罢,正待转身而去,蹲在地上的秋儿,突地跑到主持方丈身前,跪在地上祈求道:“和尚伯伯,求你答应收留秋儿吧!

秋儿一定听话!……”

慈元大师倏地面色一肃,道:“并非老衲不愿收留你。只因你不是佛门中人……”

秋儿闻言心中大急,又自祈求的说道:“和尚伯伯,求你答应我吧!只要你传授我武功,我什么苦都可以受,秋儿一定听话……”

他本要将爹爹的惨死、哥哥的失踪,一切经过说了出来,但,胸口中的怒气,压得他无法启口,话说了一半,人便感到一阵昏厥。

慈元大师庄重的说道:“我知道你身世可怜,遭遇悲惨,因为你我佛门无缘,就算老衲有收留你之心,却不能破了我佛戒律!”

秋儿知道和尚伯伯不愿收留自己,不禁心中一阵无比的难过,眸中泪水,突然泉涌而出……慈元大师倏忽轩动双眉,冷屑的说道:“我佛虽然慈悲,但不度无缘之人,小施主,你起来吧!”

秋儿的心中,如受锥刺,不由大声叫道:“和尚伯伯,你若是……不……答……应我,我就……跪在……这……里,不起来啦……”

慈元大师突地面色一变,冷声喝道:“这小孩,真是岂有此理……”

秋儿突地双臂一伸,抱住了慈元大师的双腿,祈求的叫道:“和尚伯伯,求求你发发慈悲心肠吧……”

慈元大师怒道:“好个顽皮的幼童,还不给我滚开!”

突地一股弹震之力,把秋儿弹摔出数尺以外!

秋儿本已筋疲力竭,完全靠一股希望的力量,支持着他,这一跤,摔得非常惨重,他几乎无法再爬起来。但他,仍然拚命的翻身跪在地上,极力的叫道:“和尚伯伯,你答应我吧!老天……老天呀……你劝劝他呀!可怜我……吧……帮助我……吧,我要报仇……仇……仇……”

一声,又一声,声音嘶哑微弱,使人无法听清他是在哭,还是在叫。

忽然慈元大师冷声一笑,道:“就算你跪上四天四夜,老衲也是不能收留你!”

说罢,拂袖而去。

慈超大师一看心中大为不忍,见师兄去后,走到秋儿身前,幽幽一叹道:“小施主,快起来吧!你缘尽于此,主持方丈是不会答应收你做徒弟的!”

秋儿有气无力,仰起了泪痕斑斑的小脸,摇摇头道:“不!

不!我不能起来,就是跪上四天四夜,我也心甘情愿……老天一定会感动和尚伯伯,他会收留我的……”

慈超大师闻言一阵感伤,本想安慰秋儿几句,忽的念头一转,暗道:“主持师兄,向来行事怪异冷傲,说不定,是考验他的毅力如何?……”

这样一想,不禁轻声一叹,道:“一切看你的造化吧!说不定主持方丈,也会留你的!”话未说完,忽听“当”的一声钟响,慈超大师幽幽一叹,转身而去!

群僧听到钟声,如奉论音一般,鸦雀无声的进入佛堂之中!

夜。

已深了!

乌云。

遮住了溶溶月光和闪耀的繁星!

倏忽之间……大地一片漆黑!

秋露寒霜,已湿透了秋儿的破碎衣襟,但他却毫无所觉。

山风吹拂着他满头蓬发,他毫无怨言的跪在地上,睁着两颗红丝满布的小眼,望着佛堂,默默发呆!

突地!

远处传来一阵儿啼鸟鸣,划破了夜空……叫声凄厉惊心,令人听来,不寒而凛!

秋儿听到叫声,不由得打了两个寒颤,人也从痴呆中清醒过来。

他突觉身上有些冷,但却没有挪动一下,只是僵挺的跪着,心里默念着……“老一呀!求你保佑我!帮助我!克服这四天的困难……”

胺鹱嫜剑∏竽阆粤榘桑「卸蜕胁盐沂樟粝吕此盍艘槐椋忠槐椋ソサ慕首刺小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一阵雄壮的歌唱之声和“砰砰砰”的脆响声,把他惊醒!

极力的定了定神,侧目瞧去:只见群僧,在佛堂之中,手敲木鱼,朗声诵经,寺院之中,时有僧人从他前面走过,对他,却是一眼不瞧!

这些,秋儿却不在意,他只是想着,老天使和尚伯伯回心转意,把自己收留下来,学到本领替父报仇。

四天的时光,转眼即过。

但秋儿却被折磨得不成人形了。

这四天当中,不但寺中的和尚对他一眼不瞧,而且滴水碗饭他都不曾用过,平时那副俊美的嫩脸,此时却瘦骨嶙峋,除了尚有一口气外,简直和死人差不多了!

他不知这些和尚伯伯为何对自己这等冷酷无情,难道人世间,都是这样吗?……“娘说过,和尚伯伯都有慈悲心肠,但这些和尚伯伯为何这样古怪呢?……”

澳训牢也皇侨嗣矗亢蜕胁己屯缤谎穑渴瞧凵婆露竦娜寺穑俊

他伏在地上,心里这样想着。

渐渐的,他心里起了很大的变化,眼睛里,射出愤怒的火焰……心头的怨气,突地化成一股愤恨力量,不自知的抬起头来,望着来来去去的和尚叫道:“有慈悲心肠的人都是这样冷酷狠毒!可见人世间没有一个好人了……”

突地——秋儿的身旁,响起了一阵苍老之声,说道:“小施主,你快走吧!这儿,是不会收留你的。”

秋儿转脸一瞧。

只见一个老和尚站在身旁,不禁气愤的哼了一声,说道:“老和尚,你不赶我走,我也会走的,哼!如果我秋儿不死,誓必报这凌辱之仇,我要把你们杀光,把这座寺院夷为平地!”

说罢,划动着小手,向寺外爬去。

老和尚见秋儿跌跌爬爬出了寺门后,叹息一声,转身而去。

秋儿拚命的爬着,拚命的叫着:“仇!仇!我要报仇!我要把人世间的坏人杀光,我要把这座寺院夷平……”

笆兰涿挥幸桓龊萌耍挥幸桓龊萌恕

坝校∮校〕说⒏绺缰猓渌模际腔档啊

愤恨的他,已失去理性,小心灵中,充满了血、泪、仇……秋阳照在他的身上,他像疯狗一样,爬着、叫喊着……不知觉间,他已爬过了两座山顶。

突然——一阵震耳欲聋的啸声,响自对面的峰腰之间。

秋儿也不知道什么声响,心中却感到奇怪,不自知的停了下来,定神望去。

但见黄光闪动,腥风过去,一个庞大猛兽,扑落他的身前。

当他看清这飞扑而至的庞大猛兽之时,不禁大吃一惊,霍地向后退了数尺。

原来是一只斑额吊睛,长相威猛的奇大老虎。

虎儿见他吃惊的后退,摇首翘尾,低声嘶啸,张牙舞爪,作势欲扑。

秋儿吃惊的叫喊道:“虎儿朋友呀!你不能吃掉我呀!我是一个可怜的人啊,我身负血仇,你吃掉我,仇就不能报了,我求求你,饶了我吧!”

他叫喊着,那虎儿却轻啸惊人的通了过来。

一个人在濒临生死边缘之时,自然会拼力挣扎,秋儿自然也不例外。

他见猛虎渐渐逼近,一股生命潜力的驱使,猛然的一跃而起……身子还没有站稳,突觉双目一花,一阵天旋地转,身不由己的跌倒地上。

他本已数日未进饮食,这挣扎的力量,只不过是昙花一现罢了,当他跌倒地上之后,心想这条小命要送在猛虎口里了但他,仍嘶声的叫喊道:“虎儿朋友呀!你不能吃我!不能吃掉我!放过我吧!

放过我吧,……”

他惊急的叫着,身子也拼命的后退,一个不慎……忽觉身后悬空,人便向山峰下滚跌下去!

削石碰破了他的头,荆棘刺破了他的腿,但他,仍然把持不住,向下滚翻。

那惊心的怪啸,缭绕在他的耳中,如同魔鬼一般,紧紧的跟随着他……秋儿万念俱灰,叫喊道:“完了!完了!一切都完了!就是虎儿不吃掉我,也会跌个粉身碎骨,爹爹的仇,不能报了,我秋儿也完蛋了!”

但闻“砰”的一声,秋儿跌在一个水潭之中。

所幸,这水潭并不深,他略一挣扎,便抓到一块突石爬到潭边。

他突觉全身奇痛,低头一瞧,腰腿间,鲜血汩汩而出,褴褛的衣衫上,刹那间,染了血红一片……他吃惊的叫道:“血!血!我的血!我会死吗?我会死吗?突然——那怪啸之声,又在耳中响起!

秋儿惊心的抬头一看!

只见那只斑额吊睛猛虎,不知何时,又到了水潭之旁。

秋儿知道自己无法逃过虎口,不禁幽幽一叹,道:“我是一个垂死的人了,你要吃就快点吃吧!反正我是无法逃走了!”

说罢,闭上双目,静待着死神的降临。

此刻——他脑际中空空荡荡一无所有,就是身上隐痛部分,他也毫无所觉。

阵阵山风,吹飘着他的破衫。

夕阳余辉,映射在他那瘦骨嶙峋的脸上。

一双小手,扶在地上,脸上,也没有一丝表情,活像一具僵尸般,挺伏在潭边的乌石之上。

不知过了多久——那怪啸之声,已听不到了,敢情那只万兽之王——虎儿已经离去啦!

他缓缓的睁开双目,伸了伸疲乏的双腿,打量四周的形势。

眼光到处,突地心头一跳!

那只威猛的虎儿,并未离去,正瞪着两只火眼金睛,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

秋儿的心情,先是无比紧张,但见虎儿并不像刚才那等凶狞惊心,渐渐的也就平静下来,有气无力的向虎儿问道:“虎儿!你为什么不吃我呢?你看我衣衫破碎,怪可怜吗?……”

但闻虎儿低啸两声,四腿一弯,伏卧石上,似是在学秋儿伏卧的样子。

秋儿心中大感奇怪,又遭:“虎儿!你懂我的话吗?”

虎儿闻言,突然点了点头!

这一来,却把个倔强的秋儿吓了一跳,付道:“奇怪!这个畜生怎么也懂人语?难道它是成了精的妖怪不成?……”

这样一想、不由心中冒出一股冷气,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但见虎儿并没有吞食自己之意,不禁又好奇的问道:“你当真不吃我吗?”

说也奇怪,那猛虎又点了点头!

这一来,秋儿的童心大起,缓缓的爬到猛虎的身旁,用手摸着猛虎黄白间杂的细毛,问道:“我和你交朋友好吗?”

猛虎低啸两声,翘尾点头,状极欢愉。

秋儿突地幽幽一叹,道:“你大概是太孤独了吧?尘世间,没有一个好人,就是有慈悲心肠的人,也是冷酷无情,我在垂死之前,能交你这个朋友,心里已经很高兴啦!”

说至此顿了一顿,又自叹道:“不过,我是活不久啦,最多也只有两三天了!

唉!我死了,仇就不能报啦!”

想到了仇,他的心中无比感伤,忍不住的泪水夺眶而出。

突地——山风送来一阵悠长清越的铮铮淙淙之声。

这声音奇特已极,有如歌姬曼舞一般,听得人荡气回肠,陶然欲醉。

那猛虎听到这奇异之音,陡然仰首一声长啸,啸音未落,突地咬起秋儿,向峰上冲去。

这陡然变化,秋儿不由大吃一惊,叫喊道:“你不是要和我做朋友吗?为什么又咬起我乱跑呢?你想吃掉我吗?……”

靶笊降资切笊仪锒闶峭甑傲恕

他拚命的叫喊着,那猛虎却一径飞跃着……他觉得,如腾空驾云一般,劲风呼啸,眼前一片模糊……渐渐的,风声转弱了,摇摆的身子也平稳了,不由慢慢的睁开了双眸。

眼光到处,猛的大吃一惊。

原来他已被放置在一块突立的乌石之上,那虎儿却走得无影无踪了。

这乌石,约有数尺方圆,平滑异常,悬空突立,惊险万状,秋儿伏身其间,早已吓得魂飞天外,惊叫出声!

这突石的前面,是万丈深壑,深不见底,后面白雾缭绕,一片模糊,左面垂帘瀑布,声惊天地;右面,削石如剑,恐怖惊心。秋儿从来未曾到过这等惊险的绝地,一看之下,怎能不叫他心惊胆寒,魂飞天外!

他知道自己到了绝地,一个失神,跌落任何一方,都非得摔个粉身碎骨不可!

他极力的压制激动的心情,但却无法平静下来。

疤煅剑∥裁匆勰ノ已剑∧愀嫠呶已剑「嫠呶已剑 

秋儿声嘶力竭的继续叫道:“我不能被活生生的困死呀!

我要报仇!仇!我要把尘世间的坏蛋杀光,我要以血还血,手刃亲仇……”

叫声越来越小,但他仍极力的叫喊着……他愤恨世上的一切,因为……他见到的,不是冷酷,就是寡情。

他虽然是奄奄一息,但悲愤的力量,仍在支持着他!

他紧闭着双眸!

神情木然!

但他,仍掀动着嘴角,似在说些什么……突然——一阵冷冰冰的话声,在他耳际中响起:“小娃儿!你想复仇吗?”

这突来的声音,又使秋儿睁开了紧闭的双眸。

游目一望。

只见白雾一片,不见一丝人影。

秋儿心中一震,暗道:“奇怪!分明是人的声音,怎么看不到一点人影呢?……难道有鬼不成?”

继而念头一转,心想:“鬼有何惧呢?自己除了仅有的气息之外,不也是和鬼一样吗?反正是快死的人啦!见见鬼不也是很好玩吗?……”

这样一想,心境顿即坦然,掀动着嘴角,冷冷问道:“你是人是鬼?在和我秋儿说话吗?”

那冷冰冰的声音,又在耳中响起道:“不错,我老人家是对你说话,你以为我是鬼吗?”

秋儿只听到声音,不见人影,不由心中大感奇怪,但他,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不由又冷声说道:“哼!我管你是人是鬼?这样藏头藏尾,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突然一阵冷冷笑声道:“就凭你这分胆识,就对了我老人家的脾气,哈……哈哈……”

秋儿根本就不懂这一句话是什么意思,冷声说道:“什么胆识不胆识,这世界上没有一个好人,就连和尚伯伯也是狠毒无比!”

澳训勒馐澜缟暇兔挥幸桓龊萌寺穑俊蹦抢浔纳粑实馈

秋儿冷峭的说道:“除了我爹爹和我哥哥之外,就没有一个好人!不过……”

他忽然想起了爹爹的惨死和哥哥的失踪,话说了一半,就住口不言。

那冷冰冰的声音,又在耳中响这:“不过怎么样呀?是不是你的爹爹被人害死啦?”

秋儿闻言吃了一惊,脱口问道:“奇怪?你怎么知道我的爹爹被人害死了呢?”

那冷冰冰的声音说道:“是你自己说的呀!”

秋儿不由心中冒出一股冷气,暗道:“怪事,我连他的人影都没见过,他怎么会知道的呢……”

心念未了,忽听那冷冰冰的声音又道:“你想复仇吗?”

秋儿定了定神,道:“当然要复仇啦!”

澳阌杏缕穑俊蹦抢淅涞纳粲治省

秋儿闻言冷峭的一笑,道:“就是赴汤蹈火,也是应该的呀!没有勇气,怎能替父复仇呢?”

那冷冰冰的声音忽的阴声一笑,道:“很好很好!你既然有勇气,就从上面跳下来吧!”

秋儿闻言大怒道:“跳下去不是摔死了吗?真是岂有此理!”

那冷冰冰的声音哼了一声,道:“你如果怕摔死,怎能复仇呢?我看你死了这条心吧!”

秋儿知道自己是垂死之人了,与其活生生的困死石上,倒不如跳下万丈深壑摔死的好。

心念一决,爬到石边,向万丈深壑中跳了下去!

此时——他的脑海中,只有一个“死”字,别的,一无所有。

世上的一切,和他都毫无关系,因为:他知道,很快就要离开这冷酷无情的尘寰了。

于是,他坦然的闭着双目,觉得自己连翻了几个跟头,直向深壑中栽了下去。

他心里虽然不怕,但知栽到谷底,势必摔个粉身碎骨不可。

陡然——一股软绵绵的反弹之力,把秋儿的身子,悬空弹起,他觉得自己下落的身子,忽然又上升起来。

这突然的变化,使秋儿吃惊不小,不自知的睁开了血红小眼,四周望去。

一看之下,心中又是一惊,原来自己又回到那乌石之上。

他不知所以的,伏在石上,惊心的忖道:“这是怎么回事呀?怎么又飘回来呢?难道真的有鬼不成?……”

忽的——一道灵光,从他脑际中一闪而过……“是爹爹在暗中帮助我吗?……”

忽然那冷冰冰的声音,又在耳中响起:“别胡思乱想啦,你就从我的‘云梯’”

上爬过来吧!”

秋儿听了心头又是一震,还未来得及开口,忽见当面的云梯如受风吹一般,忽化成一条坦坦道路,通到乌石之上。

抬头瞧去!

只见七八丈外的峰腰之上,现出了一个偌大的洞口,这“云梯”似是从那洞中铺设过来。

秋儿心中大感惊奇,但他却毫不犹豫的,向“云梯”上爬去。

但觉这“云梯”平平整整,竟和宽地完全一样!

奇特的心情,使他睁大了一双血丝满布的小眼,向下望去。

只见那些如剑的削石和声音惊天动地的垂帘瀑布,尽在身下,毫无疑问,秋儿身悬半空了。

他心中大感奇怪,暗道:“怪,死也死不了,难道那冷冰冰的声音,当真是人吗?……”

忖思间,突然一阵低沉的吼叫声,把秋儿吓了一跳,几乎从“云梯”之上,滚摔下去。

他不禁大吃一惊,暗道:“自己摔不死,却不能让怪畜把自己吃掉呀……”

心里想着,很快的爬到洞口之前。

抬头瞧去。

发现这峰腰之上除了四株年老的古松之外,就是乌光光的怪石,别的,一无所有。

正在他仰望着眼前的景物之时……忽然一只毛绒绒的尾巴,在他的脸上一扫而过。

秋儿吃了一惊,霍地滚爬出数尺之外转脸一瞧。

只见那只斑额吊睛猛虎,伏在洞口之旁,仰首翘尾,状极高兴,似对秋儿的来临,表示十分欢迎。

秋儿见它并无恶意,惊心略定,说道:“原来你也在这里呀!可把我给吓坏啦!”

虎儿低啸一声,忽的转身向洞内走去。

秋儿也毫不迟疑的跟着它向洞里爬去。

这洞并不深长,秋儿爬进去两丈远近,只见洞顶,高挂着一盏鹿皮油灯,照得洞中一片光明。

眼光到处,秋儿忽的大吃一惊,吓得惊叫出声。

原来,一个红发血面,吊睛歪嘴,似人似鬼的怪样人物,盘膝坐在蒲团之上。

秋儿不过是十二三岁的幼童,几曾见过这等奇丑无比的狰狞人物,惊叫声中,又吓得后退了数尺。

陡然——那盘膝而坐的狰狞人物,眼中射出两道似剑冷芒,逼视在秋儿的脸上。

微微一扫,开口问道:“你怕呀?”

这声音虽然很小,但却有如冰山上吹起的冷风一般,使人毛骨惊然!

秋儿虽然倔强,但也不禁连打了两个寒颤,付道:“自己是要死的人了!他就是鬼,又何必怕呢?……”

惊心略定,说道:“不怕!不怕!你到底是人呢?还是鬼呢?……”

他嘴里虽然说不怕,但声却发抖,话没说完,便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那狰狞人物忽的冷冷一笑,道:“你既然不怕,我老人家也不必吓你啦!”

说着话,把脸上的红发血面……人皮面具,取了下来。

这时,秋儿已看清蒲团之上,是坐着一位面如古月的年迈老者,把弄着手里的人皮面具,满脸笑意的看着自己。

秋儿心中一怔,暗道:“这个老公公真有点奇怪,为什么要带上那可怕的面具惊吓自己呢?难道他有意测验我的胆量吗?”

心念之间,脱口叫道:“老公公,你可把我给吓坏了!”

老者吟吟一笑,道:“秋儿!你喜欢老公公吗?”

秋儿突然福至心灵的纳头拜道:“秋儿是个可怜的孩子,老公公,只要你收留我,秋儿就感激不尽了!”

老者点头一笑,道:“你愿意做我的徒弟吗?”

秋儿“砰!砰!”连磕了三个响头,道:“秋儿愿意!”

他一路上,不是遭人谩骂、挨打,就是被人唾弃,现在这老者不但收留他,而且收他为徒,内心中不知是感伤?还是惊喜!小眼中,泪水滚滚而出!

扒锒鹄窗桑〈笳煞虿荒芮岬崴 

秋儿本是倔强之人,闻言擦擦脸上的泪痕,道:“秋儿遵命!”

那老者忽的冷冷一笑,道:“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徒弟啦!师父要把你造化成一代奇才,替师父完成一件未了心愿!”

说至此,从怀中取出一个红色小瓶,倒出一粒金丸道:“这是武林人物梦寐难求的‘万妙金丹’,师父费了五十年的心血,才炼成了六粒,别看这金丹甚小,却有起死回生的无穷的妙用,这一粒,你就服用了吧!”

秋儿爬到师父身前,双手接过了金丹,纳入口中。

老者见他把金丹服下,微微一笑,立即闭上双目。

金丹入肚后,化成一股清香气体,在秋几周身穿插游走,未消片刻,觉得全身畅舒无比,精神也为之陡然大振!

秋儿心中大感骇异,付道:“一粒小小金丹,就有这样大的妙用,看来师父一定是仙侠之流了……”

忖思之间,忽然师父说道:“秋儿,你知道师父为什么要叫你服用这‘万妙金丹’吗?”

秋儿定了定神,应道:“秋儿不知,请师父明告!”

老者冷冷一笑,道:“师父要把穷六十年心血,新近练成的‘三阳六阴两极神功’传授于你……”

秋儿不待师父说完,惊喜的插口问道:“这与服用‘万妙金丹’有什么相关呢?”

老者一敛笑脸,道:“你以为我那‘三阳六阴两极神功’任何人都可以学吗?”

说至此突地朗声一笑,又道:“要学这功力,不但要秉赋奇佳,而且还得有半甲子以上的内功火候,你对武功一道,一窍不通,自然更无法学习这种神功,师父为了要把你造成一代奇才,所以才叫你服用一粒金丹,这金丹妙用,足可抵挡半甲子以上的内功修为!”

秋儿听得心中窃喜,纳头拜道:“师父对秋儿这等爱护,秋儿一定尽心学习!”

老者冷冷一笑,道:“一切都要看你的造化了!”

自此以后,秋儿便随老者勤练武学。

要知,这位老者,正是名震江湖的一代老魔……三面人魔韩俊。

早在六十年前,他便以心狠手辣,震惊武林,不知有多少成名高手,毁在他的诡异武学之下。

是以武林人物,大发名帖,要联手把他除去。

哪知三面人魔机警异常,竟趁高手尚未来齐之时,把几个武林顶尖高手毁在掌下,自此而后,他也销声匿迹,不知隐在何处。

但,有谁知他就是势力遍天下的“天魔教”教主呢?时光如箭!

日月如梭!

三年的时间,匆匆已过!

余梦秋本是聪明绝顶之人,在三面人魔细心调教之下,不但长成一个潇洒英挺少年,而且也把师父的全部武学已练到八成火候!

这一日……三面人魔见秋儿在突石之上,把一套诡异绝伦的“夺魂七绝掌”练完之后,肃然说道:“秋儿过来,师父有话对你说!”

梦秋听到师父的话声,倏地身子一晃,凌空而起,半空中施了个“飞燕掠波”

身法,越过万丈深壑,飘落到师父身旁!

三面人魔突地面色一凛,道:“秋儿,你知道跟随师父已经几年了吗?”

梦秋心头一跳,应道:“秋儿跟随师父已经三年了!”

三面人魔阴声说道:“不错!这三年来,师父已把全部所学倾囊相授,现下,师父命你下山历练江湖,同时,为师父完成一件未了心愿!”

梦秋闻言,霍地跪到地上,说道:“徒儿下山,就不能和师父见面了了……”

三面人魔微微一笑,道:“傻孩子,师父并没有说不和你见面呀!待你把使命完成以后,师父自然会和你见面的!”

秋儿知道师父素极爱护自己,所交任务,一定非常重大,赶忙应道:“师父有话,尽管吩咐,秋儿敬遵谕!”

三面人魔突地从怀中取出一个包裹,凛然说道:“这包裹之中,有十个密封信柬,命你按址分别投递,同时在三日之内,把收柬之人毁在掌下!”

余梦秋对世人根本就不具好感,闻言大喜,应道:“秋儿遵命!”双手接过包裹,揣入怀中。

盎褂校 比嫒四Т酉钊∠乱豢椤按溆袢缫狻保拥溃骸罢馐潜久胖械男盼铮惆阉以诰鄙希阅憷方嵊心笠娲Γ 

余梦秋不知道这“翠玉如意”的妙用何在,问道:“师父!

这‘翠玉如意’有什么妙用吗?”

三面人魔长眉转动,冷峭的说道:“此物妙用无穷,将来自会明白,现下不准多问!”

秋儿从来没有见师父对自己发过脾气,闻言赶忙伏身拜倒,道:“秋儿错啦!

请师父息怒!”

三面人魔把“翠玉如意”挂在秋儿项上之后,说道:“起来吧!进洞收拾一下,你就下山去吧!”

说罢,转身入洞。

秋儿进洞收拾好了行囊,本要向师父告别。但见他老人家盘膝行功,不敢贸然惊动他,不禁跪在地上,连磕了六个响头,惆怅若失的走出洞外!

山风,吹飘着他的长衫,他紧锁剑眉,缓缓的走着……他不时的留恋回头,但,层层的重山峻岭,早已消失在云雾层中。

三年的荒山岁月,他已变得孤僻、沉默……新愁旧恨,却撩起他愤怒的火焰……因为——他的心目中,没有一个好人。

他所接触的,都是冷峻无情?他发誓,以血还血,手刃亲仇!

一幕幕的想着!不自知的加快了脚步。

蓦地里——一声锐啸,划空传播过来。

余梦秋听到啸声,倏然止步,抬头瞧去!

但见一条黄影,如同流星飞驰般,快速绝伦,迎面扑奔而来。

余梦秋目光异常锐利,一看之下,脱口叫道:“虎儿,我要下山啦,你怎么也到这里来呢?”

虎儿倏地扑落到秋儿的身前,怪啸两声伏在地上。

余梦秋和它三年相处,已知它的习性,见它伏在地上,笑道:“你想送我一程呀?”

虎儿点了点头!

余梦秋道:“好吧!既然你有此心,咱们就走吧!”

说着话,骑在虎儿的背上。

但听虎儿一声长啸,飞掠奔去。

这只猛虎,乃是通灵神兽,这一放腿飞驰,倏忽间,已翻越了数座山头,几十里山路!

余梦秋忽的心中一动,暗道:“三年前,虎儿送我到‘白云峰’,现下何不叫它把我送到‘清心寺’报那凌辱之仇呢?心念一决,说道:“虎儿,你把我送到清心寺好吗?”

虎儿突地怪啸一声,向正东驰去!

不大工夫,又翻过两道山涧、三个峻岭,到了一个峡谷之前。

梦秋蓦地跃下虎背,说道:“已经到了,虎儿,你回山吧!

谢谢你啦!”

虎儿低声吼叫了两声,状极幽伤的缓缓而去。

梦秋见虎儿幽幽而去之后,感伤的叹道:“虎儿都这样有情,为什么人却不如虎儿呢?……”

他话未说完,蓦听……身后。噗嗤"一笑。

余梦秋霍地一个转身,凝目一瞧,只见一个身穿紫装的妙龄少女,从峡谷中盈盈走来。

这少女,长得秀丽已极,凤眼,瑶鼻,头发鬓鬓,粉脸之上,轻起红潮,真是艳比桃花,美赛天仙,尤其那一双明媚照人的双眸中,透出一股凌人的英气。

姑娘见对方瞪着大眼瞧着自己,不禁嫣然一笑,倏然止步。

余梦秋一见对方是个少女时,不由心里忖道:“这女子实在有点奇怪!不知她笑什么?”

但见人家目盯着自己,不由喝问道:“你看着我干什么呀?”

那少女忽的惊声一笑,道:“奇怪!你不看我,怎知我看你呢?”

余梦秋剑眉一扬,道:“哼!岂有此理!”

紫衣少女突地笑容一敛,道:“你才岂有此理?我看你好像有点毛病!”

余梦秋本要发作,但心念一转,冷笑道:“我乃堂堂大丈夫岂跟你这女孩子家逗气。”

说罢,正待向峡谷里走去。

忽见紫影一闪,那少女面罩寒霜,挡在自己的身前,娇声道:“慢走!你把话说清楚点!”

余梦秋冷峭的一笑,道:“我没时间和你罗嗦!”

少女见他这等冷漠更是紧跟不舍!

余梦秋心中大感奇怪,暗道:“她这样讨厌的跟着我,岂不耽搁我的大事……”

心念之间,回眸一瞥,只见俏立在数尺之外,不禁突然停步转身,冷冷笑道:“你老是跟着我做什么?哼!真是讨厌!”

说完纵身一跃,消失在峡谷尽端!

他这等态度,顿使这美貌少女面色陡然大变!

但她……却没有即刻发作。

因为……她看到梦秋的项下挂着信物……翠玉如意。

这“翠玉如意”,怎么会到了他的身上呢?她默默的想着:“我一定要把它弄个清楚……”

这时——余梦秋已飞掠到密林之中,只见那少女没有跟来,倏地身形连闪,穿出密林,向清心寺奔去。

他此时的功力,异常深厚,起落之间,就有七八丈远近!

不大工夫,人便奔到清心寺前。

暗薄钡囊簧酉欤屏思啪驳某た眨

余梦秋冷峭的一笑,暗道:“丧门钟已经响了,庙里的秃驴,可别怪我心狠手辣……”

心里想着,缓缓向寺院走去!

蓦地!

一声佛号传入耳中,一个灰衣僧人,朗声叫道:“小施主,驾临寒寺,有什么事吗?”

余梦秋剑眉一扬,冷声说道:“余某要会见主持方丈!”

灰袍僧人诧异问道:“施主要见寒寺主持,有何见教吗?”

余梦秋冷声一笑,道:“余某要报三年前的凌辱之仇!”

灰袍憎人闻言吃了一惊,道:“你就是那个……”

话未说完,梦秋冷声一笑接道:“不错,我就是那个衣衫褴褛,满身血迹,跪了四天四夜,被你们主持方丈赶出来的幼童!”

陡听一声断喝,道:“什么人这样大胆,敢跑到清心寺撒野!”

人随话声,一个身披黄色袈裟的和尚,手持方便铲,走了过来!

余梦秋心中大怒,冷喝一声,道:“好大的口气,余某先会会高人!”

呼的一掌,直向黄袍和尚猛劈而去,同时左手也顺势向前一推。

势如山崩海啸,汹涌而至。

他盛怒之下,潜运两极神功猛击而去,威力之强,足可碎石如粉,撼动山岳!

黄袍僧人未料到这少年人出手的威力这等强猛,正待闪让,身子已被一股暗劲卷起,人连哼都没有哼出来,便向峰下摔去!

灰袍僧人也不虞有此,不禁大吃一惊!

网络图书扫校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