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七章

这话声来的太过突然,顿使领袖武林的广元大师猛吃一惊,不由朗声宣了一声佛号,霍地袍袖一拂,冲天而起,循声飞扑过去!

慈空方丈以及宏元、惠超转头一望,都不禁大吃一惊!

原来,就在广元大师身躯凌空的刹那——

一倏红色人影,闪电般闪了一闪,倏然消失在重重耸立的屋脊之间。

惠超大师心头一凛,脱口叫了一声:“红衫怪客!”

他这一声叫喊,顿使这座领袖武林的寺院,充满了恐怖紧张气氛!

慈空、宏元不由心头猛震!而且陡然变色!

转眼一瞧——

广元大师已掠过数层大殿,飞跃到最高的钟楼之上!

但见他衣袂飘风,扫视整个寺院。

然而——

那红色人影,却已无影无踪了!

这不过是瞬息间的事情——

可是,被困在“罗汉阵”的毒妖狐、俏书生已脱出了重围!

原来,那围攻毒妖狐和俏书生的十八僧人,听到那突来的笑声之时,都不禁心中一震,大吃一惊!

那变动不休的“九九罗汉阵”,因而也微微一滞。

毒妖狐和俏书生何等厉害,怎肯放过这大好机会,各自施展上乘身法,电闪般穿出阵外。

阵式中的十八僧人,突觉微风飒飒从身旁掠过,定眼看时,毒妖狐和俏书生已抗到五丈以外。

这当儿——

惠超大师已经发觉,不由大喝一声,纵身追去!

十八罗汉虽知对方武功之高举世罕见,但仍奋不顾身的纷纷追扑而上。

俏书生冷哼一声,呼呼连劈两掌说了声:“快退……”

强猛的掌风过处,已把十八罗汉迫住!

毒妖狐冷叱声中,纤掌一扬,卷出一股无形潜力,直向惠超击去,并冷声叱道:“你是想死!”

惠超大师知道对方的武功远在自己之上,哪里还敢硬接,身子一转,斜斜飘出一丈以外!

毒妖狐恨声道:“姑娘不报此仇誓不为人,总有一天把少林寺夷为平地!”

人影闪处,已和俏书生双双向寺院之外跃去。

惠超、慈空、宏元三人,被这刹那之变,搞得怒火大起,暴喝声中,正待率领罗汉阵内诸僧扑过去,突然——

一阵宏亮的钟声,传播过来!

三人听到钟声,心头大掠,顾不得再去追赶毒妖狐等二人,霍地身形一闪,纷纷纵跃正殿之前。

抬头瞧去!

只见广元大师面色肃穆,卓立钟楼顶上。

忽听一声宏亮的佛号,传入耳中,只见通道之上走来三人。

中央一位面目慈祥的僧人,正是峨嵋掌门百惠大师。

左面是昆仑掌门玄机子,右面的一个是点苍老人追云叟!

三人面色严肃,步履快捷,倏忽间已来到宏元大师身前。

百惠大师合什为礼,向宏元问道:“有什么事故发生么?”

宏元大师急忙还礼说道:“只怕那名撼江湖的红衫怪客,已在本寺出现。”

百惠大师、玄机子、追云叟三人,闻言不由大吃一惊,愣在当场?

原来他们三人昨日才到少林寺,想不到红衫怪客竟会跟踪而至!

玄机子收敛心神,肃然说道:“既然那红衫怪客跟踪而来,咱们也算不虚此行了……”

话犹未完,突然一阵慑人心魂冷冰冰的笑声,传入几人耳中。

这笑声不但冷如冰针,刺得人心头发寒,而且是由四面八方传播而来,饶是在场几人都是武林中顶尖高手,也听不出这怪异的笑声,究竟出自何处!

宏元大师骇异之下,脱口叫了一声:“什么人……”

几人同时旋身游目四望!

然而——

四周除了围困毒妖狐和俏书生的十八僧众之外,根本就没有丝毫人影!

这一下子,顿使六人面色大变,骇然心惊。

他们猜想,这冷笑之声,必然是出自红衫怪客的口中……

红衫怪客的出现,无疑又带来了无边的杀劫……

墓地,一阵飒然风声划空而至!

六人心中一震,几乎同时旋身!

原来是广元大师飞掠而回!

玄机子收敛心神稽首为礼,问道:“掌门大师,有什么发现吗?”

广元大师合什还礼,苦笑道:“说来惭愧得很,来人武功高不可测,只见红影一闪便不见了……。”

话未说完,忽听正殿之中传来一声阴沉的冷笑道:“我老人家已在这里候驾多时,你们为何不来接待客人……”

广元大师心头一震,身子一旋,闪电般掠入殿中。

凝目一看,只见供奉台上,端坐着一个红衣人,只见此人面向佛像,使人无法辨认他的面目。

这时——

惠超、宏元、慈空和少林寺贵宾追云叟、玄机子、百惠大师等,也都掠入殿中,六人左右一分,形成包围之势。

广元大师宣了声佛号,说道:“施主莫非就是名撼江湖的红衫怪客吗?”

此言一出,情势顿现紧张,在场之人,个个心头鹿撞,面孔变色!

尤其追云叟、玄机子、百惠大师三人,他们已领教过红衫怪客的厉害,此时一颗忐忑不安跳动的心,几乎要从口里跳了出来!

这当儿,大殿中一阵寂然,空气益发显得肃杀紧张阴沉逼人。

只要红衣人一个旋身,恐怕就有人溅血当场?

是以,大家都功行双掌,鸦雀无声。

怪!

哪红衣人的确有点古怪!

他对众人的来临,竟似浑然不觉,广元大师的问话,也似没有听到,仍然端坐供奉台上,一动不动!

红衣人不言不语,不是好的征候!

气氛因而显得恐怖异常,饶是在场之人都是名重武林的顶尖高手,也不禁有些心战胆寒!

广元大师一敛心神,朗声说道:“施主既然在我大殿现身,又何必故弄玄虚……”

突然,红衣人摆动了一下右肩,发出一阵凄厉长笑!

这笑声刺耳惊心,宛如夜枭悲啼一般,听得人毛发皆竖!

追云叟和百惠大师,见他右摆,以为他要出手,霍地疾退了数尺!

宏元大师心头怒火突起,厉声叱道:“施主若再相应不理,可别怪贫僧出手无情!”

哪知——红衣人仍然似充耳不闻,静坐不动!

这一来,的确出乎宏元大师的意料之外!

就是修为深厚的广元大师也觉得骇然心惊!

追云叟和玄机子的脑海里同时起了一个问号?

他们以前见过的红衫怪客,和现在端坐供奉台上的红衣人有点不同!

因为——

以前的红衫怪客,除了血红色的长衫之外,甚至毛发面孔都是一色血红。

可是眼下的红衣人,却是光秃秃的脑袋……

就在两人心中狐疑的刹那——

突听宏元大师厉喝一声,呼的一掌猛劈而去!

这一掌威猛绝伦,呼呼的掌声,宛如巨浪排空一般,直向端坐供奉台上的红衣人撞击过去!

他掌势刚出,忽见那红衣人的左手缓缓的摆动了一下,宏元大师突然心中一震,霍地又把击出的掌势收回。

原来他听追云叟和百惠大师说过红衫怪客的厉害,抬手投足之间就可制人于死,眼下的红衣人动作又是这等古怪,生怕对方猝施杀手,赶紧又把掌势收回。

他这种大异往常的动作,顿使大殿中猛然一惊!

广元大师一敛心神,念了声佛号,朗声说道:“施主既然不屑与老袖照面,请恕老衲贸然无礼了!”

说着倏然欺进数尺!

那红衣人仍然端坐不理,甚至连身子也未挪动一下。

这情景,广元大师再也无法容忍,冷笑一声,身子突然滑到红衣人的背后,右手疾如闪电,搭在对方腰际间的‘命门’穴上。

众人见广元大师出手,都不由胆气一壮,向前欺近!

广元大师冷笑一声,说道:“施主再不开口,休怪老衲手下无情了!”

说着,右手之上已贯足真力。

只要他内力一弹,红衣人就会毁在掌下。

但他,并没有这样做!

因为——

他已把对方的生命控制在掌下,而且——

他在想:这名震江湖的红衫怪客,是位什么人物?

于是,他冷笑一声,侧目一望!

不看还好,一看之下广元大师猛吃一惊,霍地疾退了数尺!

原来那端坐在供奉台上的红衣人,竟是广元大师的弟子元超!

这时,惠超已发觉红衣人是师弟元超,不由叫了一声:

笆Φ埽 

身子一晃,纵身飞跃过来!

他本想责怪师弟几句,忽然发现他双目紧闭,面色铁青,不禁吃了一惊,把已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来!

这突然的变化,在场之人,无不愕然一呆!

但大家的心中明白,元超和尚已被人点了重穴。

广元大师没有想到红衣人竟是自己心爱的弟子,顿觉怨气难平,羞愤难当。

要知少林派领袖中原武林,从来没有碰到过这种事情!

如今,连人家的面目都没有看到便被捉弄的心惊胆跳,若是传遍武林,少林派有何面目立足江湖!

广元大师一念及此,不由长叹一声,道:“这个跟头栽大

啦……”

话声甫落,蓦地,一阵慑人心魂的笑声,划空传来。

这笑声异常低沉,先是在数十丈外,倏忽间,已到了寺院之中。

大殿中的几人,只觉得这突来的笑声,冷如寒冰,恐怖惊魂,赶快收敛心神,暗自忖道:“莫非这怪异笑声,是出自红衫怪客的口中?”

心念转动之间,众人几乎同时旋身扫视殿外。

此时——

广元大师已把惊慑之心化成一股怒火,朗朗宣了声佛号,倏然掠至院中。

侧目瞧去!

只见刚才围攻毒妖狐和俏书生的十八弟子,一个个呆立地上,看样子似被点了重穴!

这一来!

顿使这位少林掌门杀机陡起,不觉脱口一声长啸!

这当儿——

殿中数人也都掠到院中,一个个目射精光扫视四方。

突然——

一声阴森森长笑,道:“想不到领袖武林的少林寺,竟然都是些徒具虚名的秃驴,嘿嘿!我老人家不过是略施手法,便摸不着头脑了?”

随着话声,一株高大的松柏顶上,赫然出现了一条红色人影!

广元大师心头一震,问道:“尊驾是什么人?……”

安淮恚∈俏遥 焙焐拦挚鸵踱男ψ沤拥溃骸跋氩坏郊肝徽泼呕姑挥型俏艺夂焐拦挚停 

说完又是一阵阴森长笑!

广元大师念了声佛号,道:“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施主杀人无数,难道不怕永坠轮回吗?”

红衫怪客倏然暴喝道:“住口!”

他双目冷芒电闪阴声接道:“臭和尚,少在我老人家面前说教,告诉你,若是不服,尽管联手攻来!”

随着话声,只见他双袖一振,宛如天降彩云般,轻飘飘的落在地上。

玄机子和追云叟等不禁心中一震,各自功行双掌,蓄势戒备!

广元大师突然冷笑一声,道:“好大的口气,施主这等目中无人,难道老衲还怕你不成?”

说着双目之中倏然射出两道精光,缓缓向前欺进!

红杉怪客视若无睹的阴恻测说道:“你不怕我,嘿嘿!

我老人家也不会怕你,不过,我老人家要看你这个自鸣得意的少林掌门,到底凭些什么本领领袖中原武林!”

话音未落,左手突然向上一抬!

广元大师以为他要抢先出手,不禁心中一震,倏然止住脚步!

但听“吧嗒”声响!

一枝粗逾儿臂长约六尺的松枝,已到了红衫怪客手中!

也未见他如何用力,只是右手微微一抖,那松枝上的杂技枯叶,都纷纷坠落地上。

广元大师看的心中一震,暗道:“怪不得他这样盛气凌人,原来一身功力已达意念之境,今日之事,只怕十分辣手了

要知——

武林之中,身负这种“吸铁断金”手法之人,便不多见,何况他又练得这样出神入化、超凡入圣?

广元大师纵然定力深厚,也不禁怔了一怔,脱口说道:

笆┲髡庵帧辖稹址ǎ钜烀罹像氖峙宸

红衫怪客冷笑一声说道:“臭和尚少说废话,若是害怕,就给我老人家磕上一百个响头。”

他话未说完,宏元大师已按捺不住心中的怨气,暴喝一声,呼呼连劈两掌!

这两掌是他全身功力所聚,奇劲的掌风,翻山倒海般席卷而至!

红衫怪客仍然阴笑连连的竟似浑然不觉!

宏元大师冷笑一声,暗道:“好狂的小子,我不相信你能受得了我这开山一掌!”

霍地向前跨了两步,双掌猛然一推,劲力突然加大了二成!

红衫怪客倏然冷笑一声,手中的松枝忽的虚空一点!

说也奇怪!

那奇劲的掌风,随着他一点之势,竟从身旁滑了过去!

宏元大师心头一震,忖道:“这是什么功夫?”

正想二次运掌,忽然一声大喝,道:“你不是他的敌手,快些退下!”

广元大师身形闪处,已挡在他的身前!

但听风声飒飒,追云叟、玄机子、百惠大师三人,也掠到广元大师的身旁!

情势犹如箭在弩上!

大战一触即发!

红衫怪客举止从容,竟未把当前的几人放在心上。

倏然阴森森的一声长笑,向广元大师逼了过去!

广元大师已是气愤填膺,大喝一声,说道:“先接老衲一掌试试!”

随着喝声,右掌平胸推出!

红杉怪客阴恻恻说道:“臭和尚,你是找死!”

尾音未落,左掌已闪电击出!

两人的掌力虽然没有一丝风啸之声,但潜力过处,沙土四扬,草木萧萧!骇然惊心!

忽听一声“噗”然轻响!

广元大师心中一震,向后退了一步。

红衫怪客忽党左掌一麻,也自后退了三步。

但,这一支掌,彼此的心中都已明白!

广元大师虽然知道自己的功力略逊半筹,但若合几人之力,纵然对方的武功了得,也不敢硬挡锋锐。

一念及此,大喝一声,道:“再接老袖几掌试试!”

呼的一掌猛劈而去!

红衫怪客何等人物,早已明白对方的心意,本想出手重创对方,忽然心中一动,暗道:“久闻少林寺高手如云,机关密

布,若是硬打硬闯,说不定会中了他们的圈套,何不先把他们的虚虚实实弄个明白后,再相机出手?”

就在念头转动之时,追云皮和玄机子也挥掌进袭!

但听劲风划空生啸,三股奇劲的掌力,已攻到身前!

红衫怪客突然阴森森一声长笑,看似出手硬接,哪知他身子忽的一旋,竟借着这三股掌力,向后掠去!

广元大师未想及此,霍地挫腕收掌怒声喝道:“看你能逃到哪里!”

身子一长,凌空而起,双掌转动之间,追扑过去!

追云叟、玄机子和百惠大师三人各自呼喝一声,腾身疾追!

这四位高人的身法虽快,但红衫怪客身法更快,只见红影一闪,已掠过了耸立的大殿!

广元大师气的面色铁青,双袖一拂,疾如电光石火般,纵跃而起!

眼光到处,除了罗汉堂前的数名弟子之外,红衫怪客却已无影无踪了!

他真不相信对方的身影在这刹那之间,便会突然消失!

可是,眼前的事实,却使他心头大震!

这当儿——

追云叟和宏元大师等六人也都飞跃过来!见广元方丈若有所思的站在地上,都不禁大吃一惊!

追云叟游目向四周一望,惊心的忖道:“红衫怪客果然厉害无比,竟然在这刹那间走得无影无踪了!”

惠超大师也不由怔了一怔,眼望着授艺恩师一瞬不瞬!

宏元大师收敛心神,脱口说道:“红衫怪客端的有点邪门,说不定已隐在暗中!……”

广元大师长叹了一声,道:“少林寺虽然不是龙潭虎穴,但却不容他说来就来,说去说去,纵然他武功了得,也逃不出老衲的手掌!”

追云叟突然冷笑一声:“红衫怪客的出现江湖,已经带来了一片腥风血雨,若不及时除去,武林中永无宁日了!”

广元大师又向惠超说道:“徒儿,快些传言门下弟子,严防禁守各处要冲,若是发现红杉怪客,立即钟声传警!”

惠超应了一声:“谨遵恩师令谕!”

立即传命而去!

广元大师倏然面露笑容,向追云叟、玄机子、百惠大师说道:“三位老友请随我来!”

长笑声中,当先带路向海心院走去!

宏元和慈空三僧点头一笑,各自走去!

红衫怪客的突然消失,使这座肃杀紧张的寺院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然而——

红杉怪客当真已离开了少林寺吗?

纵然他武功已达超凡入圣的最高境界,也不会在越过大殿的刹那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那么?他又到哪里去了呢?

宏元大师说的对。

红衫怪客并没有离去,而是隐在暗中!

原来红杉怪客早已默查过少林寺的形势,他一越过大殿,

便迅疾无比的向四周看了一眼!

但见“罗汉堂”前,并排站着数名僧人,但都是面向寺院之外。

红衫怪客何等人物,身形一转,倏然施出绝世轻功“迷形遁影”身法,闪电般掠过了僧人的头顶!

奥藓禾谩鼻暗纳怂淙灰烟角岱珈镆斓乃耐疵挥兴亢寥擞啊

红衫怪客掠过了几名僧人的头顶,奇快的身形,就像长了翅膀似的,疾然向前飞射过去!

他的身形虽快,但却身轻如叶,就在他下坠之时,陡然凭空轻按了一下右掌,身形门到佛像之后!

凝目瞧去!

只见这“罗汉堂”宽大无比,佛像的前面,有十八个罗汉,巍然卓立。在佛像的右侧,有个便门,门上有个横匾。

红衫怪客忽然心中一动,觉得那横匾是个绝好的隐身之处!于是——

他毫不考虑的身形一闪,向横匾上跃去!

这横匾约有三尺宽、四尺长,只要四肢一缩,任何人都可隐在横匾的后方。

哪知——

当他的身子刚刚越过横匾,向下滚落之时——

鼻际间,突然嗅到一阵如兰似麝的芳香!

他心中方自一震!

忽觉五股锐风,直袭五官!

这种出其不意的一袭,顿使红衫怪客大吃一惊!

他虽然发觉是横匾后的人突袭而至,但因匾后的空间太小,实在无法闪避!

为势所通,只得面孔一侧,右掌突然疾封上去!

那五股锐风疾如闪电,他在无可奈何的情形之下,忽觉右脸一阵火辣辣的生痛,敢情已被击中。

红衫怪客心头微微一凛,暗道:“此人指力如此高明,若是被他击中五官、要穴,纵然自己武功深厚,也难免受创当场

这一下子,若是换了别人,最少也会弄个满面青紫,偏偏打到红杉怪客这个厉害人物,仅觉得面上一阵生痛而已!

这不过是电光石火的刹那——

红杉怪客的念头刚起,右手却疾如电光石火般,抓住了对方一支软绵绵的手腕!

他五指一扣,身躯已压在对方的身上。

但觉对方的玉腕和身体,都是软绵绵的柔若无骨!

这种感觉再加上那绮丽的芳香,不必再看,他知道藏匿后方的人,必是女子无疑!

那横匾后的空隙,本来很小,但对方匿在后面,使人无法发觉,可见这位芳香袭人的女子,必然身材纤小。

红衫怪客五指微一用力,但觉对方的身子一震,似是非常痛苦!

这时——

大地已一片黑暗!

横匾后的空间本小,更是黑如墨漆!

但他——

却有黑夜视物之能,一双神目,倏然向下一瞥!

果然!

他身下伏着一个身穿雪白罗衣的女子,此时——

她那雪白罗衣上,已被匾后的积尘弄得污色斑斑!

红衫怪客一看之下,心中就忽然一震!顿觉那如兰似麝的芳香异常熟悉!

再向那女子的脸上一看之时——

不禁大吃一惊!

原来这女子的脸上蒙着一方面罩,竟是那不辞而别的黛姑娘!

这一下,大大的出乎红衫怪客的意料之外!

他本想向黛姑娘开口说话,忽然发觉自己现下正是易装后的红衫怪客之时,不禁心中怦然一震,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因此,他扣着黛姑娘的右手也不敢放松,生怕她出掌反击!

可是,黛姑娘却有点吃不消了!

她的右手腕被人家牢牢扣住,左手本可突然施击,但因红衫怪客五指上沉重真力已使她全身发麻,呼吸迫促,右腕腕骨巨痛如裂,哪里还能出手伤人!

红衫怪客也发觉自己用力过大,她万一受不住叫出声来,岂不招来一场麻烦?为势所迫,只好歉愧的点了黛姑娘的哑穴,卸去了二成指力。

黛姑娘已痛的香汗涔涔,被他又点了哑穴,不禁恨恨的瞪了易装后的梦秋一眼,心中骂道:“总有一天,姑娘把你碎尸万段。”

梦秋虽然看不清她面上的表情,但心中却很明白,知道她一定把红杉怪客恨之入骨,不禁恨自己为什么不先把实情告诉她,害得她无端受苦,和自己作对,而且使自己也觉得心中不安!

他越想越觉得对不起黛姑娘,这是他毕生中的唯一遗憾!

不自禁的幽幽一叹!

黛姑娘听到他的叹声先是怔了一怔,继而觉得羞愤难当,怒目瞪着他那奇丑的面目,心中冷冷哼了一声,暗道:“姑娘若不是一着失机,非把你这混世魔王毁在掌下不可?”

把头别向一旁!

余梦秋方寸之间紊乱已极,歉愧、遗憾,一齐涌上心头。

他越感到难过,越是不敢瞧黛姑娘,本想让黛姑娘好好的安静一下,但匾后的空间太小,不容他移动分毫!

突然!一阵沉重的脚步声传播而来!

余梦秋心中微微一震,施展内家传音之法,说道:“姑娘怨我无心冒犯,现下已来了很多和尚,我如离开此处,只怕要被发觉,事出无奈,尚请原谅。”

他这种传音之法,只有黛姑娘可以听到,就算身旁另有他人,虽然近在咫尺,也是无法听见。

黛姑娘被他制住,既不能动弹,也无法说话,因她的面上罩着面罩,饶是梦秋的眼力锐利,也无法看出她面部的表情,到底黛姑娘会不会原谅他,谁也无法知道。

余梦秋把五指的力量又减轻了一成,以免黛姑娘疼痛难耐,然后暗自叹了一口气,凝神听去!

只听得一声阴沉沉的声音说道:“不错,红杉怪客就是投帖杀人的混世枭雄,听师父说,红衫怪客是三面人魔的化身,三面人魔重现江湖,确实非同小可,要不然,师父也不会这样紧张了……”

忽听一声冷笑,朗声说道:“想不到那红杉怪客竟敢跑到咱们少林寺来。若是他再现身,就让他知道咱们的厉害!”

余梦秋听的眉头皱了一皱,暗自冷笑之间,已猜想出此人说话时的神情是何等的高傲,不由心中一动,暗忖:“待我余某现身之时,他这大言不惭的秃和尚,便登极乐了!”

素受天下武林敬重的少林掌门,功力都比他略逊一筹,这两个小和尚自然不会放在他的心中。

他正在寻思如何应付这领袖天下武林的少林派时,蓦觉身下的黛姑娘,右腕用力一挣!

余梦秋的功力已达出神入化之境,反应之灵敏,何等快捷,就在黛姑娘挣动之时,他的手掌立即扣紧!

可是,当他看到黛姑娘的明眸中,射出两道逼人的冷芒之时,不禁又缓缓的卸去了一成真力!

黛姑娘心中虽然憎恨红衫怪客的狰狞歹毒,但她觉得他有点怜香惜玉之情,一本想开口骂他几句,因穴道受制,苦于无法言语!

忽听一个宏亮的声音说道:“师兄,那红杉怪客是个什么人物?”一个略为沉重的声音说道:“我也没有看到,听追云叟和峨嵋百惠大师说,是个面目狰狞、武功怪异的杀人魔头!”

那宏亮的声音嗯了一声,又道:“可惜小弟坐关,错过了这个机会,如若不然,哼!叫他尝尝‘金禅神功’的厉害!”

那沉重的声音说道:“师弟,且莫视同儿戏,那红杉怪客早已震惊了整个武林,否则那身为一派掌门之尊的百惠大师。

玄机子等,也不会兼程赶来!”

那宏亮的声音笑道:“小弟是恨那红衫怪客太过胆大,师兄切莫认真……”

隐在横匾后的梦秋,忽然觉得这宏亮的声音非常耳熟,但一时间却想不出这发话之人是谁!

忽听那沉重的声音说道:“你正是坐关时间,自然不知江湖的险诈之事,今后行事,一定要小心谨慎,将来你就会明白!”

宏亮的声音应道:“师兄的教诲小弟自当遵从……”

他话未说完,忽听大殿之外,一声大喝问道:“罗汉堂有什么可疑之处吗?”

那发着沉重声音之人说道:“弟子等已查了一遍,并无可疑之处!”

忽然一阵冷笑道:“只要那红衫怪客再次出现,嘿嘿!这少林寺便是他的葬身之地!”

说完又是一阵嘿嘿冷笑!

余梦秋已从话声中听出此人是宏元大师,不禁心头大怒,暗道:“我若不把你毁在掌下,誓不为人!”

他本是天生拗性之人,虽知此时不便现身,但他扣握黛姑娘的右手,却不自知的劲力骤增!

黛姑娘本来就没有动弹,现下被他一加内劲,痛的芳心欲碎,涔涔的汗水也变成豆粒大小的汗珠儿,籁籁而下。

余梦秋吃了一惊,赶紧把右手的劲力卸去,左手轻轻擦着

黛姑娘脸上的汗水,传音说道:“姑娘……我实在无意冒犯于你,请你原谅……”

他不传音还好,这一传音,黛姑娘突觉羞愤难耐,因为无法还手,直气得她两行清泪夺眶而出!

余梦秋心中怦然一震,暗自责道:“余梦秋呀!你为什么不把一切告诉黛姑娘呢?你太糊涂了,太莫明其妙了,也太没有勇气了……”

他觉得心境异常紊乱,气愤之下,狠狠的咬了一下舌头!

痛!使他从错综复杂的情绪中渐渐平静下来!

可是!黛姑娘身上的如兰芳香,却使他觉得难过无比,甚至于不敢再瞧黛姑娘一眼!

这一会的工夫,宏元大师已和众僧离开了罗汉堂!

黛姑娘一阵激动之后,也平静下来了!

此刻——

殿内一阵寂然。

沉闷的气氛,两人都可以听到彼此的“嘣嘣”心跳声。

黛姑娘被他压的透不过气来,但又无法反抗,不禁凤目一翻,恶狠狠的瞪了梦秋一眼!

余梦秋脑海里转了一转,暗道:“真怪!她为什么也到少林寺来,难道也和这些和尚有仇吗?”

心念转动间,不禁瞧了身下的黛姑娘一眼!

但见她眸射怒光盯着自己,不禁心中微微一震,又自忖道:“难道她已发现我的秘密了吗?……不会!……绝不……”

心里想着,两只眼神也落在黛姑娘的脸上。

尽管两人的心境不同,想法不同,但!两人的面上却是完全一样,毫无表情!

忽然!黛姑娘的脑海里掠过一个可怕的念头!

如果这个红衫怪客,真是月娥妹妹的杀父仇人,那么,他一定是个淫恶之徒,现下自己完全受制,毫无一丝反抗力量,万一来个辣手摧花,我该怎么办呢?

她眼望着余梦秋易装后的血红面庞,不禁越看越怕,一颗激烈跳动的心,几乎从口腔里跳了出来!

余梦秋忽然觉得她心跳的速度加快,虽不知她想些什么,但从她那水晶似的眸子里,已看出了几分,心中大感不忍,连忙传音说道:“我知道你非常恨我,尤其像你这样美丽的姑娘,面对着一个被人称为杀人魔王的古怪人物,不过,世上的事情,往往会出人意料之外,姑娘,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我并非你那月娥妹妹的杀父仇人,那是误会,完全是误会!”

他的话说得非常激动,黛姑娘只听得芳心陡然大震!暗道:“他如果不是月娥妹妹的仇人,为什么和月娥妹妹说的红衫怪客一模一样呢?这事不是有点奇怪吗?”

她心里想着,两只眼睛也不停地转动着。

余梦秋凄然一叹,又道:“江湖之上,虽是波谲云诡、千变万化,但有许多事情都是巧合,分明不是你做的,但人家却偏偏怀疑是你!”

这句话他似自言自语,又似对黛姑娘而说,顿使这位聪明的姑娘心中微微一震,暗道:“他分明是说他不是月娥妹妹的仇人,那他为什么要穿这种奇装异服呢?”

忽见红衫怪客嘴角微动,传音说道:“姑娘,是你一个人到少林寺吗?少林寺的和尚,和你有仇吗?”

他虽知道黛姑娘穴道受制,无法言语,却想从她的表情中看出来!

黛姑娘双眸转了一转,心里冷笑一声,付道:“这红衫怪真是有点罗嗦,哼!如果梦秋弟弟在我的身旁,一定会把他给打跑了!”

想到梦秋,黛姑娘的心里突然觉得难过无比,现下,自己的娇躯被这怪人压着,如果叫梦秋知道了多难为情呀!

一念及此,气的凤目一瞪,心里骂了一声:“真倒霉!”

立即把头偏向一侧!

余梦秋心里不由微微一震,暗道:“大概她又生气啦,唉!

为势所逼,又有什么办法呢?”

突然!大殿之外,传来一阵话声说道:“奇怪!现在已是二更天了,怎么那红杉怪客还没有出现,恐怕他已经溜走了吧!”

一个苍老之声说道:“溜走?嘿嘿!哪有这么容易,咱们少林寺机关密布,高手如云,就算他有通天本领,也休想离开!”

余梦秋听到两人的谈话,不由心中冷笑一声,暗道:“好大的口气,哼!我若不把你们少林寺搞个天翻地覆,誓不为人!”

倏然向身下的黛姑娘传音说道:“姑娘,请你暂时委屈一下,我红衫怪容尚有事待办,不得不先离开片刻,待我返回后,再解开你的哑穴,和你离开此地!”

说完,抬头一看,只见一抹月光,射入殿内,四周一片寂静,没有一丝人影!

红衫怪客,倏然一松黛姑娘的玉腕,红影闪动之间,已掠到大殿门前!

忽然!他的耳际响起一阵“沙沙”的脚步声!

侧目瞧去!

只见四个身穿红色袈裟的僧人,快步走了过来!

红杉怪客心中微微一震,倏然向殿内的墙壁上贴去!

哪知,他的身子刚刚靠在墙壁之上,忽听“砰”的一声巨响,大殿的正门突然关闭起来!殿内登时一片漆黑!

这突然的变故,顿使红衫怪客大吃一惊,念头尚未转动——

突然一阵破空之声,向他的顶门射来!

红衫怪客猛一低头,但见白光一闪,“叭”的一声射在墙壁之上。

凝目一看,原来是把三寸长的利剑,幸他武功高绝,应变及时,如若不然,只怕已伤在那突来的利剑之下了。

这不过是刹那间的事情。

他刚刚躲过了突来的利剑,忽觉一股劲风直袭后背!

他不由心中一凛,暗道:“原来这罗汉堂里埋伏重重!”

身子倏然一旋,向右斜飘数尺!

就在身子转动的同时——

耳际突然听到一阵“当当当”的急促钟声!

这钟声宏亮刺耳,竟使红衫怪客心中一震!暗道:“不好!

他们已经发觉我被困在罗汉堂了……”

心念转动之间,但见白影闪闪,由四面八方飞射过来!

红衫怪客倏然冷笑一声,双掌旋疾劈出!

强猛的掌风过处,但听“噼噼啪啪”一阵乱响,那飞射而来的利剑,悉数被震落地上。

他愤恨殿内埋伏的和尚对自己猝施杀手,把利剑震落地上之后,登时凝目如电,四外扫视!

但见殿内一片寂静,除了佛像之前,站着十八个木头和尚之外,其他一无所见!

红杉怪客冷哼一声,正待挥掌向那些神情木然的和尚劈去

忽听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和人潮声向大殿涌来!

不禁心中一震,暗道:“来了!杀不尽的秃和尚原来是早有准备……”

突然间!劲风陡起,强猛的掌力,由四面八方笼罩过来!

红衫怪客心中一凛,霍地双袖一拂,强劲的罡风,向四外扫去!

他情急之下,劲力何等威猛,那笼罩而来的掌力,竟被他的威猛罡风逼了回去!

这当儿——

大殿的正门已响起一阵“轧轧轧”的连响!

红衫怪客微微一怔,掌势霍地一收,倏然身形跃起!

他的身形快如闪电,挫腰弯腿,忽的一翻,人又掠回横匾的后方!

黛姑娘知道殿内已起变化,正自凝神倾听之间,突见红影一闪,那红衫怪客又压在她的身上了!

红衫怪客的身子刚刚隐在匾后,殿门忽然大开,宏元大师和慈空方丈率领着十余名弟子跃入殿内!

宏元大师双目精光电闪,四周扫了一眼,吃惊的叫道:

捌婀郑≡趺椿崦挥腥擞啊

这时,慈空方丈也露出惊异之色,不禁愣在当场!

要知,这罗汉堂的十八罗汉厉害无比,虽然是木制,但是机关一开,任何人都无法脱过劫运。

眼前的事实,果然十八罗汉曾经发动攻势,然而——

大殿之中,除了十八罗汉之外,根本就没有其他的人影,同时,这座名震武林的罗汉堂坚逾精钢,任何人被关在殿中,都无逃走的可能!

可是!这等离奇古怪的情形,怎能不使宏元、慈空看得骇然心惊!

突然——

大殿之外响起一声大喝:“什么人?”

这叫喝之声,又使宏元、慈空两位高僧心中一震,身形门处,几乎同时跃出殿外!

但见灰影一闪,追云叟电射而来!

连云叟目光异常锐利,早已看出宏元面上的惊骇神色,脱口问道:“大师有什么发现吗?”

宏元大师摇了摇头,苦笑道:“我们迟到了一步……”

追云叟闻言一惊,暗道:“这红衫怪客果然厉害,名震江湖的罗汉堂对他竟毫无办法。”

他心里虽这样想,却不动声色的微微一笑,道:“红衫怪客既然已经出现,说不定又隐在暗中,咱们连袂四周搜查一下

如何?”

宏元大师点头应了一声:“好!”

立即派了两名弟子,监视着罗汉堂,自己则和慈空方丈跟随追云叟,连袂搜索而去!

奉命监视罗汉堂的弟子,一个叫惠仁,一个叫惠通,两人都是惠字辈的一流高手。

两僧见宏元大师的人影消失后,相互招呼一声,双双跃人罗汉堂内!

大地,又恢复了原有的寂静!

一抹月光,照着山野的一切!

表面上,这座名重武林的少林寺和往常一样,然而——

暗地里,却因红衫怪客的来临,显得非常的紧张。

这时,隐在横匾后的红衫怪客,心中主意已定,他想以迅速手法,把这座领袖武林的寺院,搅个天翻地覆!

他已发现刚才攻他的飞剑、掌风,是那佛像前的十八罗汉所发,而且,那十八个罗汉,都是木制偶像!

根据此点,他已判断出少林寺的大殿布满了陷阱!

红衫怪客艺高胆大,这些他全不放在心上,主意一定,传音向黛姑娘说道:“姑娘,你暂时先休息一下,待我把事情办完,再来解你的穴道……”

他一语未完,忽听“砰”的一声巨响,大殿的正门突然关闭!

原来惠仁、惠通两僧,知道这“罗汉堂”无疑天罗地网,纵然红衫怪客能化成飞鸟,也无法逃出殿外,是以——

两僧怀疑红衫怪客仍然隐在罗汉堂里,但因对方的武功高绝,故而按动机关,闭了正门之后,便双双隐在佛像的后面!

哪知,两人的身子尚未隐好,忽觉轻风飒然,身子突然一麻!

这突然的变化,顿使二僧大吃一惊!

转头一瞧!

赫然一条红影,发着慑人心魂的冷笑,站在身后!

两人吓的张口结舌,双目发呆,咧着大嘴,却发不出声来!

红杉怪客倏然冷哼一声,道:“秃和尚,你们若是想活,快点把殿门打开!若是暗中拨动机关,嘿嘿!我老人家就送你们先上西天!”

惠仁、惠通虽是少林寺惠字辈中一流高手,但却没见过像红衫怪客这样的狰狞面孔,震惊之下都不禁相互望了一眼!

红衫怪客见两人相应不理,心中大怒,阴声说道:“不给你们一点颜色看看,你不晓得我老人家的厉害!”

说着右手一抬,在惠仁的前胸、双肩之上,曲指弹了一弹!

他这一弹,看似轻描淡写,但惠仁和尚却吃不消了!

只觉心如刀割、奇痛无比,两只肩膀,又酸又麻,刹哪间,便痛得摔倒地上,遍地乱滚!

他已被点了重穴,虽然痛苦无比,但却叫不出声来。

片刻之后——

红衫怪客突然向惠通说道:“快点把殿门启开,如若不然,他便是你的榜样!”

惠通和尚早已吓的魂飞天外,眼见师兄痛苦的神情,赶忙向红衫怪客点了点头。

红衫怪客冷哼了一声,道:“你若是暗中搞鬼,拨动机关,

我就叫你一命归阴!”

惠通和尚心中一想,又自点了点头,缓缓的移动脚步,向佛像之前走去。

红衫怪客紧紧跟在他的身后!

惠通和尚走到佛像之前,停住了脚步,回头向红衫怪客一瞧!

红衫怪客阴恻恻的冷笑一声,没有说话。

但这冷笑之声,却如夜枭悲鸣一般,听的惠通和尚汗毛直竖起来!

惠通和尚脑海里转了一转,忽然右手一伸,向供台下的把手抓去!

但听“噗”的一声,惠通的身子陡然向下落去!

红衫怪客大吃一惊,身子一闪疾退了数尺!

他知道已上惠通的恶当,说不定,这罗汉堂的机关,已经全部发动!生怕对方再次搞鬼,疾退数尺之后,立即行功蓄势,以防机关偷袭!

忽然——又是一阵轻响,惠仁和尚的身子随着“噗噗噗”的连响,突然向下滑去!

同时——

他刚才立身的位置,突然也显出一个洞穴,数道白光闪现,电射而出!

红衫怪客心中微微一震,暗道:“这少林寺果然是步步机关、寸寸陷阱,若非自己早有准备,只怕已中了他们的诡汁了

心念方了,蓦听——

一阵惊急无伦的“当当”钟声传入耳际!

红衫怪客心中一震!喝道:“不好!他们已闻惊知变了,若不及时离开此地,只怕黛姑娘要受牵连了……”

一念及此!心中大急,登时汗水淋淋,”湿透了血红的面具!

他本是聪明绝顶之人,略一沉思,忽然一道灵光从脑际中一闪而过。

暗道:“刚才我是在正门的右侧触动了机关,关在殿中,现下何不在正门的左侧试上一试。”

同时,潜运真力,双掌向墙壁上缓缓一推!

心念之间,倏然身子一掠,贴在左侧墙壁之上。

果然,一阵“轧轧轧”连响,殿门缓缓启开!

不由心中大喜,身子一闪,掠到殿门之旁,双目神光一扫

只见大殿之外,已站立着十数名和尚,正自凝神运目,盯着殿内!

红衫怪客倏然阴森森的长笑一声,双掌忽然猛劈而出!

同时,身子一旋,突然变化成数条红影分向不同的方向掠去!

他知道大殿之外的暗影中,可能隐藏着不少高手,是以,施出“幻形遁影”身法,使对方眼花缭乱,不知红衫怪客潜隐何处?

但听一声厉叫哀号,显然已有数名少林弟子,伤在他的威猛掌风之下了。

红衫怪客的身法,确是快逾闪电,势如奔雷,群僧的喝叫

之声未落,他已没隐在暗影之中了。

几个身受轻伤的僧人,暂时忘记身上的隐痛,因为——

红衫怪客的倏然出现,已使他们心惊胆寒,愣在当场了!

红衫怪客的一身功力,的确出神入化,群僧只觉得红影一闪,便失去了踪影,就凭这分超凡人圣的旷世神功,领袖武林的少林寺,恐怕也找不出第二个人来。

这不过是瞬息间的事情!

红衫怪客的身子刚自隐在暗中!

突然一声宏亮的佛号,划空传来!

随着佛号的尾音,少林掌门广元大师与追云叟、玄机子,百惠大师、宏元、慈空等已飞掠到罗汉堂前!

广元大师双目神光一扫,念了一声“阿弥陀佛”,凛然说道:“血债血还,我若不活捉那红衫怪客,今生誓不为人……”

说完,立即命门下弟子,把受伤人抬到悔心院去!

广元大师领袖武林以来,从未遇到过这等事情,他不禁越想越气,顿觉胸中一口怒气难平,突然启口长啸一声,啸声凄厉激昂,声传四野,历久不衰!

只听得在场之人,心气悲壮,泫然欲泣!

隐在暗中的红杉怪客,先是微微一怔,继而心中窃喜!

他知道广元大师已大动肝火,只有如此,他才可以达到各个击破的最终目的!

忽然啸声戛然而止,广元大师凛然说道:“老袖决不相信那红衫怪客能脱出我的手掌!”

微微一顿,又道:“诸位请随我来!”

但见人影翻飞,六人连袂飞掠而去!

红衫怪客见众人离去,也从暗处现身,紧随其后追去。

追不多远,前面一片密林,遮住了广元大师等人的身影。

红衫怪客脚下一点,急向林中掠去。

刚一进入林中,突然从暗处跃出无数僧人,各个怒目而视,缓缓逼近红衫怪客,将他紧紧围在阵中。

红杉怪客哪曾把这些人放在眼里?只是他急欲追赶广元大师等人,不愿与他们多做纠缠,于是猛一提气,身形倏地升起,欲从众人头顶蹿过。

此时,只见一胖大僧人猛喝一声,双掌齐挥,如狂飙般的掌风,向红衫怪客卷来。

红衫怪客吃了一惊,暗道:“不好!我若被他的掌风击中,就是不死,也得身受重伤……”

继而念头一转,忖道:“我何不硬接他一掌,纵然受伤,也可能脱出阵外……”

电光石火的瞬间!

挥掌直劈过去!

他虽然身在半空,但出手一招,仍然掌力如涛,威猛惊

但听“轰”的一声巨响!

响起了一声厉叫……

红衫怪客凌空的身子,也被那突来的劲急掌力,震的向后飘退!

他不禁心头一震,暗道:“不好!”

猛的一提丹田真气,身形倏然向上升去!

他知道生死存亡在此一举,若是脱不出重围,势必又被困在阵中……

正待向前掠去——

蓦听身后一声断喝:“谁?”

随着喝声,二条人影从一块突出的大石后方,闪身纵出!

红衫怪客微微一怔,侧目一望!

只见来人是两个身穿黄色袈裟的和尚,不禁晒然冷哼一声!

忽听二僧之一,断声喝道:“什么人这等胆大,竟敢闯入这‘枫林’禁地!”

红衫怪客见他声色俱厉的大呼小叫,不由心中冒火,冷叱一声:“住口!”

身形一闪,飞扑过来!

二僧大吃一惊,几乎同时挥掌!

掌势甫出,但觉眼前人影一闪,便失去了对方的身影!

两僧骇然一惊,脑海里陡然闪过了一个可怕的人物——红衫怪客。

就在两僧惊恐不已的刹那——

忽然一阵阴森森的低沉笑声,响自二人的耳边!

两憎心中猛然一震,正欲旋身挥掌,突觉腰际一麻,纷纷栽倒地上!

红衫怪客收拾了二僧之后,冷笑一声,双肩轻晃,向前掠去!

他的身法,快捷无比,起落之间,已到密林的尽端!

游目望出!

只见密林的右侧是一片嵯峨的怪石,怪石的后面,便是一片亩地大小的花圃,那便是少林寺的悔心院了!

红衫怪客心内冷笑一声,忖道:“久闻少林寺高手如云,严若禁地,今日看来,也不过如此而已!”

正待纵身向前掠去,忽然——

微风送来一阵低沉的话声说道:“红衫怪客已到本寺,说不定会随时出现,咱们兄弟可得小心一点……”

红衫怪客心中忽然一动,暗道:“他们居然在这些怪石之间,也设下明桩暗卡,哼!既然被我发现,何不把他们除去!”

心念至此,倏然身形一晃,循声掠去!

忽听一阵低沉有力的话声说道:“红衫怪客虽然手段狠毒,但我们林寺也非善与之地,说不定现在的红衫怪客已陷入咱

他话声方落,突然——

一阵阴恻侧的笑声:“红衫怪客当真已陷入你们的机关之中了吗?……”

这突来的阴森森话语,顿使突石后的两名暗卡大吃一惊!

异口同声喝了一声:“什么人?”

拔依先思冶闶呛焐拦挚停 闭馍衾淙绾纾仁欠⒆允咧猓惨粢宦洌训搅苏饬矫倭职悼ǖ纳砗螅

两僧大吃一惊,几乎同时旋身!

背后,赫然出现了一个全身血红,甚至连须发也是血红的红衫怪客!

两僧虽然听宏元大师说过红衫怪客,但却没有见过他的真面目,现在一看之下,登时魂飞天外,张口结舌,叫不出声

来!

红衫怪客倏然冷笑一声,双掌闪电拍出!

两僧早已六神无主,自然无法躲过他这闪电一击!但听闷哼声响,两僧口吐鲜血,踉跄倒地。

红杉怪客出掌震毙两僧之后,倏然身形一晃,从怪石的重重暗影中,闪电飞掠而去!

他的身法何等快速,身形晃动之间,已到了花圃之前!

阵阵的山风,送来了浓郁的花香……

他觉得精神陡然大振,游目略一张望,立即进人花圃之中。

哪知——

他刚刚进入花圃以内,忽觉眼前一片汪洋!

不由大吃一惊,霍地飞跃而起,疾退三丈!

定神一看!那弥漫的汪洋,已不知去向,自己却立身于峭拔奇险的重重峻岭之中!

这一来!的确出乎了红衫怪客的意料之外,他不禁又惊又怒,呼呼连劈两掌。,

奇劲的掌风到处,宛如石沉大海,飘然而去!

红衫怪客的心中大感骇异,暗道:“奇怪!我这一掌分明是向当面的重岭而发,怎么竟会毫无反应……”

心念之间,呼的一掌,又自猛劈而出!

同时!身子也随着掌势向前跨了两步,凝神运目瞧着掌声的方向。

这一掌,仍然和先前一样,没有反应,掌风飘然而去!

这一下子,纵然他胆量再大,也不禁骇然心惊了!

他脑海里转了一转,怔道:“这一掌的威力,最少也笼罩了三丈方圆,为何掌力到山岭之上,虚飘飘的毫无反应呢?

此时,内心里已大为震惊!眼望着四周的崇山峻岭,愕然不知所措。

就在他惊惧不已之际——

突然——

一阵冷笑之声,说道:“想不到你红衫怪客也会被我们困在‘梅花阵’中,嘿嘿!这座梅花阵,便是你的葬身之地!”

红衫怪客心中一震,回头望去,但见山岭重重,根本没有一僧人影!

就在他回头的一刹那——

忽然他的身后,又响起一阵厉喝之声说道:“你这杀人不眨眼的混世魔王,不会想到有今天吧……”

红衫怪客心中一凛,旋身一瞧,又是没有人影!

但这铿锵的厉喝之声,却是荡漾耳际,历久不绝!

红杉怪客心头转了转,突然冷笑一声,说道:“虽然你们少林寺三步一暗卡,五步一机关,但我红杉怪客却没有看在眼里,现在我虽然陷入‘梅花阵’中,但你们却未必困得住我!”

他的话音未落,忽然一阵嘲笑讥讽之声,由四面八方传播过来:“好大的口气,红衫怪客,你体自命不凡,明年今日,便是你的忌辰了。”

红衫怪客冷哼一声,说道:“只要我老人家脱出这小小的‘梅花阵’,便把少林寺夷为平地!”

说完,他心中忽然一动,突然坐在地上。

这时——

那谩骂嘲笑之声,虽然不断传来,但他却似充耳未闻,如同老僧入定一般,闭目沉思!

他知道唯一办法就是设法脱困而去,若是枉自着急,不但消耗精力,说不定会招来杀身之祸!

是以,心情一定,立即平心静气想着脱困之法。

现下,他已猜出四面的崇山峻岭,和刚才的汪洋一样,都是幻影,若非如此,自己的掌力绝不会飘空而去,毫无反应。

于是,他静静的想着、想着……

忽然一阵阵轻风送来了阵阵花香!

陡然间,一道灵光掠过脑际!

他心中猛的一震,暗自怔道:“余梦秋呀!你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刚才陷入阵中之前,不也闻到这阵阵的花香吗?

心忖至此,他微微一顿,暗道:“如果没有风,自然也闻不到这浓郁的花香了,若是我顺花香的来处掠去,岂不立即脱出阵外……”

心念至此,精神陡然大振,暗自说了一声,天助我也!

双掌呼的一声向地上铲去!

他这一铲之势,威猛绝伦,但见劲风呼啸,沙石飞扬,他的面前已现出一条长长的深坑!

当他出掌之际——

身形倏然凌空,半空中身子一旋,随着弥漫的沙土飘然而出!

突然一股强猛的掌风,迎面直袭而来!

同时,一声断喝道:“好小子,你想逃走吗?可没有那么容易!”

红衫怪客心中冷笑一声,倏然身影一闪,也自向前掠去!

他知道少林寺中不乏武林高手,是以,飞掠的身法不但快速,而且不带丝毫衣袂飘风之声!

他刚自掠到一丛密林之前,忽听身后“刷”的一阵风响!

心中一震,猛一回头!

原来一条枯枝落在身后!

继而一声刺耳惊心的“咕咕”怪叫,划空传来!

那怪声有如鬼哭神泣,使人听来毛骨惊然!

红杉怪客虽然修为深厚,也不禁心泛抖悸,霍然一惊!

的确!这枯枝落得太过突然,正欲凝目上瞧——

只见密林的枝叶上,站着一只乌毛夜枭,正闪动着火红双眸.伸颈一望!

红衫怪客一敛心神,冷哼了一声,暗自忖道:“讨厌的东西!”

心念一动,杀机陡起,悬空的身子忽的向下一翻,顺掌风的来处,呼!呼!呼!连劈三掌!

这三掌疾如闪电,势如奔雷,奇劲的掌风到处,又响起了三声惨叫!

随着惨叫之声,身子一转,飘落实地!

凝目一望!

只见树影婆娑,十数名少林和尚,站在树下,幸好自己脱出阵外!

守在阵外的和尚,见红杉怪客倏然从天而降,都不禁大吃

一惊,顾不得受伤的同伴,纷纷大喝一声,联手猛扑而上!

红衫怪客阴侧恻冷笑一声,身子倏然一旋!

群僧吼声如雷,挥掌之间,卷起一阵劲风!

就在这刻不容缓的刹——

忽见红影一闪,红衫怪客的身形顿杏!

群僧无不哗然大惊,纷纷叫着:“红衫怪客逃走了……”

一面传报掌门人,一面又惊惧不已的联手搜查!

他们这种惊恐不已的情形,却使隐在暗中的红衫怪客感到好笑,暗道:“没有用的东西,我余梦秋岂是善与之人……”

心念间,身形一闪,陡然向悔心院掠去!

他的身法何等快速,起落之间,已掠到侮心院前!

眼望着耸立夜空的高大寺院,心中冷笑连连的暗道:“嘿嘿!我余梦秋不把它夷为平地,誓不为人!”

正待纵身向前掠去,忽见高约十丈的“钟楼’”之上,陡然飞出一条人影!

此人身法快比闪电,飞掠的身形,已划起条黑线!

红衫怪客的目力虽然锐利过人,但也没有看清那人的真面目,不禁心中一震,暗道:“此人是谁?若是少林寺的和尚,倒是一个劲敌,我何不先把此人除去……”

心念转动之间,倏然身形晃晃循着对方飞掠的方向,追扑过去!

这虽是瞬息之间——

然而!那条奇疾的人影,却已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红衫怪客心中微微一惊,隐住身形游目扫去!

只见三丈以外,是一片绿荫草地间杂着数株老年古松,除此之外,别的一无所见!

红衫怪客心中一动,暗道:“那人的身法再快,也不会在这刹那间,消失得踪影不见,大概他可能隐在当面的古松之上……。

他艺高胆大,纵然对方轻功高绝,隐在暗中,他也没有放在心上,倏然身形一晃,飞掠一株苍松之上!

他游目一望,只见几株古松之上并没有人影,不由心中大感奇怪!

突然!一阵破空之声飞射而来!

这突如其来的划空风声,顿使红衫怪客吃了一惊,猛一侧首,只听“噗”的一声,一把明晃晃的飞刀,插在树干上。

红衫怪客心中刚自一震!但听噗!噗!噗!三声轻响,又向后背电射打来!

红衫怪客冷哼一声,猛一族身,呼的一掌,双掌吐劲扫出

奇劲的掌风到处,已把电射而来的飞刀震落地上!

这一下子,激的他怒火陡起,冷哼一声道:“什么人这样胆大,敢向我老人家偷袭,何不现出身来,让我老人家见识见识!”

久久,未见丝毫反应。

红衫怪客,杀机陡起,凝目一扫,只见一株苍松之下,隐隐现出一条人影,不由阴恻恻冷笑一声,道:“朋友,既然不愿现身,可休怪我老人家出手无情了!”

随着话声,呼的一掌,猛劈而出!

他恨对方向自己暗施偷袭,是以——

网络图书扫校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