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八章

出手一击威猛无畴,强劲的掌风,有如巨浪排空一般,划空生啸,电闪扫去!

掌风到处,只听“轰隆隆”一声震天巨响!

红衫怪客大吃一惊,他忽然发现击出的掌力,不是击在人的身上,而是击在一块石头之上,不由脱口惊叫一声:“不好!

我又中了少林寺的机关了。”

心念未了,忽听一声山崩地裂的暴响!

蓦觉脚下一空……

身形直坠而下——

红衫怪客骇然心惊,在间不容发的情况下,霍地双袖一沸,缓住下降之势!

他本是机警过人,下降之势一缓,猛然一提丹田真气,向上升去!

突然!

一股冷气冲入心头!

但觉寒飙罩体,刺骨生寒,不由连连打了两个冷颤,真气一散,身子继续向下落去!

红杉怪客不禁心头凛然,赶忙闲住周身要穴。

这当儿——

他疾泻的身子,已落下了十一二丈。

他知道若不及时脱出这寒风习习的地窖,说不定会在这深不见底的地窖中摔个粉身碎骨!

是以,闭住要穴之后,猛的一提真气,向上冲去!

凝目向上一瞧,不由又是一惊!

原来地窖口上,已是白光闪闪,交织成一片银色剑网,纵然能冲出地窖,也会被那封窖口的剑雨,斩成肉泥!

目前情况,激的他心头火起,暴喝一声,呼呼两掌向上击去!

同时——

左脚一点右脚脚面,使了个“掠梯入云”身法,人随掌风向上冲去!

情急之下,他一冲之势快速异常。

倏忽间,已上升了八丈有余!

他知道生存死亡在此一举,不待身子再次下落,霍地一提真气,向上冲去,右手猛然一招“天克地冲”,向那密封洞口的剑雨劈去!

哪知,他掌势刚出,忽听“砰”的一声暴响,地窖之口突然关闭!

这刹那之变,顿使红衫怪客猛然大惊!

念头尚未转出——

他已被自己劈出的强劲掌力,震的身子连翻,一头向下栽去!

此时——

他已是万念俱灰!

他恨自己糊涂,既然知道少林寺机关密布,埋伏重重,为何不探查清楚之后再行下手!

纵然死不足惜,也是太过冤枉……

求生本能人皆有之,何况他大仇未报,使命在身!

于是,他猛的一提丹田真气,双手一张,想缓住跌落的身子!

然而——

事实却恰恰相反,他不但未能缓住身形,而且下降速度更加加快,只觉耳边冷风呼呼,悬空连翻了几个跟头,向下栽去!

这一来,他不禁骇然大惊,刚自暗道了一声:“不好……”

突觉头晕眼花,“吧嗒”一声,结结实实的摔落地上!

但听他惨叫一声,口吐鲜血,人便晕死过去!

他死了吗?没有人知道!

他——

只是伏卧在地上,口角溢血,一动也不动!

不知过了多久——

忽然觉得全身发冷,不由得连打了几个冷颤,猛一睁眼,只见眼前一片漆黑,手触之处,冰冷奇寒,不禁大吃一惊,双手用力一撑,想站起身来!

哪知身子尚未站起,突觉内腑一阵剧痛,身不由己的又摔倒地上!

他忽然想起了刚才的一幕情景,不由脱口惊叫道:“完了,完了!我……我受伤了……”

他极力地挣扎着,可是——全身一点力气也没有……

这时——

他已发现自己受伤颇重,不由泫然欲泣的长叹一声,道:

巴炅耍∫磺卸纪炅耍氩坏轿矣嗝吻锎蟪鹞幢ǎ崴兔谡獠患烊盏牡亟阎小

他知道自己的一条命,已掌握在少林寺和尚的手里,此刻,任何一个僧人,都可以把他毁掉!

因而——他情绪激动,脑海里也是紊乱异常。

猛然间,他想起黛姑娘被自己点了重穴,尚困在罗汉堂的横匾之后,不由惭愧的幽幽一叹,哺哺的说道:“黛姐姐我余梦秋太对不起你啦,你虽然不知道红衫怪客就是我的化身,但我却惭愧的无地自容,我本想救你,可是我已无能为力了,我不但受了重伤,而且是一个垂死的人了,求你原谅我吧……”

镑旖憬悖锏艿懿⒉皇悄隳窃露鹈妹玫某鹑耍绻焐拦挚驼媸撬某鹑耍且欢ㄊ俏业氖Ω溉嫒四Я耍裕∫欢ㄊ撬蹦晁褪谴┝苏馍砗焐娣菩劢馐撬约焊嫠呶业摹

他不知道师父为什么命自己行事时,要穿上这一身血红的奇服,害得自己变成了黛姑娘和娥姑娘的仇人!

否则,也不须点了她的重穴,害得她隐伏在横匾的后方无法移动,这不等于师父害的吗?

师父为什么这样古怪莫测呢?甚至于命自己行事也不告诉自己原因呢?

这一切他实在想不通!

但他却觉得,如果师父真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混世魔王”,自己就不应该做他的弟子,纵然落个叛师之名,也不能遗憾终身……

一念及此,心境似乎平静了不少!

可是——

当翠萧仙子的倩影出现在脑际之时,他不禁又黯然一叹,道:“你虽然对我一往情深,唉!我却不值得你那样爱护,现下我是一个快要离别尘世的人了,请你把我忘记吧……”

他心中虽有点激动,却觉得一切都有了安排、于是——

他安慰的笑了,像是一头懒惰的狗,闭着双眸,蜷伏在地上!

半晌——

他忽然觉得全身发冷,直似置身在冰窖一般,冻得他汗毛直耸,牙齿交战!

他不禁大吃一惊,暗道:“不好!这地窖之中为何这样奇寒刺骨,难道另有机关不成……”

心念间,猛一用力,坐了起来!

凝眸一望,四周一片漆黑,看不到一点东西。

他知道自己的处境十分危险,若不先抵住这逼人的冷气,待少林寺的和尚现身之时,说不定已冻成僵尸了。

于是,他功行百穴,闭目调息!

他刚才虽然摔的十分惨重,但因他早已封闭百穴,并未伤及内腑要害,是以,行功周天之后,额角上已隐现汗珠。

他本是身具上乘功力之人,略一行功,立时把袭人体内的寒气通了出来,腹部的隐痛也悄然消失!

这一来,他觉得精神陡然大振,霍地一跃而起,再次运眸四望!

但因这地窖之中阴暗异常,纵然精力恢复不少,也无法把整个地窖看得清楚,只是这地窖寒气袭人而已……

他不禁心中一震,暗道:“少林寺的和尚,果然歹毒无比,竟然想把我活生生的困死在地窖之中……”

他心里想着,缓缓的移动脚步,向前走去!

这地窖里阴暗得伸手不见五指。

但——他仍不停地继续向前摸索。

余梦秋已知道少林寺机关的厉害,一面凝神运目,打量着四处,一面功行双掌,蓄势戒备!

突然——

他脚下一绊,身子一斜,几乎摔倒地上!

余梦秋大吃一惊,霍地疾退三尺,本能的举起右掌劈了过去!

他虽然功力没有完全恢复,但出手一击却是非同小可,强劲的掌风到处,响起了一声轰然巨响!

余梦秋心中猛的一震,觉得被掌为震碎的石屑,冷寒无比,用手一摸,不由失声叫道:“冰!冰!原来这是个‘冰府地窖!’……”

这时——他更感到骇异不已!

他知道要脱出这个冰府地窖,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他必须设法脱身,如若不然,将被冻饿而死!

因此——

他又小心谨慎的向前控去!

走了一阵,仍然没有发现一丝线索可供他安然脱困!

这一来,他不禁心中大急,暗道:“难道我余梦秋就被他们活生生的困死在这冰府地窖里吗?……”

他心中一急,灵智顿闭,呼呼两掌朝前击去!

掌势刚出,忽听脚下“轧轧轧”响了一声,不由心中一惊,猛然又把击出的双掌收了回来!

伏身一瞧,不禁心中猛然大震!

原来是一具嵌在冰地上的骷髅。

他一敛心神,村道:“想不到领袖武林的少林派,居然以这冰府地窖困死过人,真是心狠手辣、歹毒无比,若我余梦秋能脱出此地,不把少林寺夷为平地,誓不为人……”

他心头冒火,手也不知不觉的举了起来,直向前劈去。

掌风到处,忽然响起一阵惊天动地的“噗噗噗”暴响,余梦秋大吃一惊,脱口叫道:“完了!完了!若非是地窖倒塌,不然是机关发动,我余梦秋看来要断送在这冰府之中了。”

惊叫一声未落,那震天暴响已经停止,突然一抹光亮,从左侧射了过来!

余梦秋以为是少林寺的和尚来了,不禁心中一震,一个旋身,倏然举起了双掌!

凝神一瞧,哪里有和尚的人影,只见发着光亮的冰墙之上,现出一个长形的门来!

眼光到处,不由心中凛然剧跳,他凭借着那一抹光亮,只见四面的冰墙之上,现出了四个长形的门!

这时——

他已看清了冰府的形势,四周光滑如镜,约有二丈方圆,

活像一只水桶一般,把自己围在其中!

因目力所限,无法看出冰府的高度,根据摔伤的情形判断,最低限度也有五十丈深浅!

他双目电闪一掠,立即向那透出光亮的长形门内瞧去,但因光线颤抖,洞内弯弯曲曲,无法看出光亮的起处,但他根据光亮的强度,臆测出必然是从底层反映出来。

他猜测这四个长形门内,可能都有厉害的机关,否则必有毒兽。

忽然一道灵光,从脑际里一闪而过,他点了点头,暗道:

罢馑母龆此淙荒飧呱睿笊南M丛谡馑母龆蠢铮肫浠钌谋Ф溃共蝗缑跋找惶降暮谩

心念一决,立即功行双掌,缓缓向洞内走去。

他因上过少林寺机关的恶当,是以走入冰洞以后,非常小心!

顺着亮光的来处转了一个小弯,忽然前面现出一道并排的石阶,余梦秋心中一动,暗道:“这石级有点奇怪,不大不小,恰好塞住通路、不定就是机关……”

心里想着,脚下却已踏在冰阶之上。

但觉冰阶平稳如山,不禁暗笑自己太过胆小了……

哪知——

他抬起的右脚,尚未落在第二道冰阶之上,忽觉左脚下的冰阶陡然一沉,接着耳际中响起一阵“轰隆隆”暴响。

余梦秋心头猛然一震,霍地一提真气,纵身掠到最高的冰阶之上!

他知道这阵暴响,一定是那长形门关闭了,不由得恨骂

道:“少林寺的和尚果然歹毒,冰阶之下也装着机关、”,

心念未了,耳际之中,忽然听到一阵刺耳惊心的急锐叫声!

这叫声怪异无比,顿使余梦秋惊然心惊!

猛一回头,赫然一只金光闪闪的怪兽,出现在眼前!

余梦秋惊叫一声,几乎从冰阶之上摔落下来!

忽听一声尖锐怪叫,那金光闪闪的怪兽,身挟劲风飞扑面至!

余梦秋几曾见过这等怪兽,心头一凛,呼呼两掌猛劈而出!

掌风到处,但听一声锐叫,那怪兽已被卷飞出去。

这怪兽如毒蝎,长约五尺,笆斗似的头上,顶着一个血色毒冠,全身上下金光灿烂,饶是梦秋胆量过人,也不禁有点触目心惊!

巨蝎被梦秋的掌力卷摔出去之后,立即发出一阵慑人心魄的怪啸,仰首翘尾,瞪着两只火眼金睛,直盯着梦秋作势欲扑!

梦秋惊心之下,知道凭一双向掌,决难把它毁去,微一侧目,只见左侧有个深不见底的洞穴,不由心中一动,暗道:

昂尾话阉频侥巧疃粗小

心念未了,忽听“噗”的一声,那金光闪闪的毒蝎,身挟劲风又飞扑过来。

余梦秋疾出一招“风声雷动”缓住怪蝎的来势,右掌呼的一招“奇峰突出”,强猛的掌风到处,已把怪蝎的身子卷进洞穴之中。

游目一望,只见那洞穴的后方,现出一块突出的巨冰,那闪动的光亮也是由巨冰的后面反射出来。

他略一沉思,倏地身形一闪,向那突出的巨冰之上掠去!

他的身子刚刚停在巨冰之上,忽听“刷”的一声轻响,巨冰的前面,陡然冲出一块巨板,向他身上压了过来!这巨板来势威猛,快如闪电,余梦秋不禁又是一惊!

但他乃是身负绝学之人,就在巨板快要压在身上之时,猛提一口真气,使了个“回风三转”的身法,人便翻跃回来。

但听“砰”的一声响,那巨板磕在洞穴之上。

余梦秋气极,恨声骂道:“少林和尚真正该杀,竟想以巨板把我震落到洞窖之中喂那怪蝎,真是毒过蛇蝎,狠似豺狼

他本是天生拗性之人,怒火已起,便不顾厉害的掠到巨冰之上,同时冷声说道:“我余梦秋就不相信这些不起眼的玩意儿,能把我困住……”

他跳到巨冰之上,再也没有其它的变故发生,不禁冷冷一笑,凝目瞧去!

但见前面是一片水潭,水潭的右面,现出一个高可及人的洞中之洞,那光亮便是由那小洞中射出!

余梦秋身形一闪,掠过了水潭,便到了那小洞之前!

他脑子转了又转,暗道:“亮光既然从小洞里射出,说不定里面机关重重,或许这小洞便是逃出冰府的唯一出路……”

他脑海里转了一转,正待以身试险进入小洞的刹那——

忽听“轰隆隆”一阵震耳巨响,接着眼前的光亮也悄然消失,登时阴气笼罩,恐怖惊心,眼前一片漆黑!   余梦秋大吃一惊,暗道:“不好!只怕机关已经发动了!

心念未了,突听一震讥骂嘲笑之声说道:“红衫怪客,嘿嘿!你想不到也会有今天吧!告诉你,不出三天便会冷冻而死!”

余梦秋听得心头冒火,冷笑一声说道:“好大的口气,要想围住我红衫怪客,嘿嘿!可没有这么容易!”

话声甫落,忽然一阵冷笑之声由身回传来说道:“瓮中之鳖,还敢口出大言,嘿嘿!纵然你武功通神,也休想脱出这冰府禁宫半步!”

余梦秋只听得怒火中烧,但因四周一片漆黑,却无法看到对方的人影,不禁气得他冷笑一声喝道:“贱和尚何必故弄玄虚暗中搞鬼,有种就现出身来让我红衫怪客见识见识!”

他知道这冷府禁宫非同小可,在敌暗我明的情势之下,如果对方发动机关,随时都有性命之虞。说完,立即功行双掌,蓄势戒备!

忽听一声冷笑道:“怪小子,要叫你死可是易如反掌,不过不能让你痛痛快快的死去,告诉你,嘿嘿!我们少林寺要把你这杀人不眨眼的‘混世魔头’,活生生的困死此地!”

说罢,又是一阵哈哈大笑之声!

余梦秋空自气得七窍生烟,但却无法发作出来!

他虽觉得那话声来的十分奇怪,但因洞内一片黑暗,又无法测知话声来自何处!不禁怔怔地站在当地愕然发呆!

讥骂之声过后,洞内一阵寂然,余梦秋虽然胆量过人,此时此地,也禁不住心头发毛,冷汗淋淋,得在当地一步也不敢挪动!

红衫怪客被困在冰府禁宫,早已轰动了少林寺!

坐在海心院的广元方丈等良然十分欣喜,尤其追云叟、玄机子、百惠大师三人更是大喜过望。

百惠大师朗声念了一声佛号,说道:“我佛有灵,红衫怪客被困,广元大师功德无量。”

广元大师哈哈一笑,道:“百惠大师,咱们都是同脉一源,何必过谦,若非大家同心合力,困住红衫怪客却不是一件容易之事!”

他说至此微微一顿,又道:“我那冰府之宫,虽然不是什么龙潭虎穴,但红衫怪客要想脱困而出,却比登天还难!”

说完,几人都不禁哈哈大笑!

追云叟手捋银须,说道:“久闻贵寺的冰府禁宫厉害无比,大师何不痛痛快快的说个明白,让老朽等增些见识!”

广元大师哈哈一笑,道:“冰府禁宫并不像江湖传说的哪样凶险!但被困之人,要想脱出重围,却是枉费心机!”

他游目在玄机子和百惠大师的脸上一掠,接道:“冰府禁宫乃是百年寒冰堆砌而成,当年老袖的受业思师,自雪山千丈冰层之下,提回一头‘火眼金蝎’,便放置其中,除此之外,便是一条险阻重重的窑洞通路,不知其中奥妙之人,永远无法脱身而去。”

追云叟哈哈一笑,问道:“江湖传言百年前的天狼老魔,便是死在那冰府禁宫之中,不知是否属实!”

广元大师点头一笑,道:‘不错!那名震江湖的天猿老魔被困在冰府之后,活生生的冰冻而死!”

这时——

悟元大师进入大殿之中,走在广元大师身前,胸前合什恭身说道:“弟子已查过冰府禁宫红衫怪客虽因在其中,仍然穷凶极恶的,赫赫不可一世!”

广元大师泰然一笑。说道:“纵然他身负旷世奇学,七日之内也必僵冻而死!”

话音未落,突然一阵刺耳惊心的阴恻恻笑声传入大殿之中!

这笑声来得太过突然,顿使大殿中的几位当代高手大吃一惊!

笑声戛然而止,一阵阴森森的声音说道:“好大的口气,我红衫怪客不见得那么容易被你们困住!”

广元大师心头猛然一震,不待对方的话完,身形一晃,倏然掠身至院中!

追云叟、玄机子、百惠大师面色陡然大变,身形晃动之间,几乎和广元大师同时跃落在院中!

拾头瞧去!

只见一个全身一色血红的人影,卓立在大殿顶上!果然是那被困在冰府禁宫的红衫怪客!

四人一看之下,不禁心头骇然,尤其是广元大师真不相信眼前的红衫怪客竟能毫无损伤的安然脱困!

但眼前的事实,饶他知道冰府禁宫的厉害,也不禁茫然不知所以了!

追云叟、玄机子和百惠大师三人都大为震骇不已!他们虽不知冰府禁宫中有些什么厉害机关,但凭对方这种安然脱困的本领,纵然四人联手,恐怕也非对方的敌手!

这不过是极短的刹那——

惠超大师已率领十八个红衣僧人,跃落院中。

同时——

少林寺的各代高手,也把这座海心院围了个水泄不通!

红衫怪客游眸一扫,阴恻恻笑道:“想不到领袖武林的少林派,不是以人多为胜,就是暗剑伤人,我红衫怪客既然能脱困而来,自然不会怕你们,不过,嘿嘿!像你们这样大惊小怪,劳师动众,将来传遍江湖,不知以何面目再会天下英雄!”

他话说得不疾不徐,令人听来,含有无上的威力,那分从容的神态,根本没有把名重武林的少林寺看在眼里!

广元大师心头一震,知道少不了一场生死搏斗,不由念了一声佛号,说道:“施主杀人无数,难道不知血债血还的因果报应?”

昂靡桓鲆蚬ㄓΓ 焙焐拦挚屠湫σ簧拥溃骸跋氩坏搅煨湮淞值墓阍笫σ不崆看识崂恚〖热蝗绱耍液焐拦挚途图都度绾窝梗俊

人随话声,轻悠悠的飘落地上!

这时——

在场之人,无不大惊失色,个个行功戒备,以防这杀人魔头猝然施袭。

站在百惠大师身旁的惠超大师已举起了右掌,只要广元大师一声令下,立即率领十八罗汉出手抢攻!

红衫怪客阴恻恻冷笑一声,道:“久闻掌门大驾的‘班若禅功’独步武林,何不让我见识见识!”

说着话,缓缓向广元大师欺去!

广元大师见他向自己挑战,不由把心一横,朗朗大笑一声,道:“施主有此心愿,老油自然成全于你!”

澳恪弊指章洌舻囊徽泼屯贫觯

红衫怪客竟似没有看到,仍然阴笑连连向前欺近!

广元大师一身功力何等高深,见对方这样目空一切,不由心头冒火,冷喝一声,左掌虚空推出!

这一掌和第一掌迥然不同,第一掌是劲力威猛,掌势劲疾,第二掌却是虚飘飘的,使人看来似乎没有一点劲力!

但在红衫怪客看来却是大大不同,他见广元大师挥掌之间,能发出两种大不相同的力道,也不禁微微一震!

说时迟,那时快,但听红衫怪客阴森森的笑声向惠超大师说道:“你替我接一掌吧!”

左掌倏然一翻,翻转之间,已把广元大师的威猛掌力,引向惠超大师击去,就在左掌翻转的同时,右手也向广元大师轻轻一推!

惠超大师全神贯注在恩师身上,听到红衫怪客的话声,不禁吃了一惊,要想躲避,时已不及,连忙挥掌相迎!

昂洹钡囊簧尴欤莩笫Ρ徽鸬悯怎暮笸肆巳剑舴撬砗蟮暮煲潞蜕蟹鏊厝辉缘沟厣希

就在这惠超挥掌的同时——

红衫怪客右手向前一送,阴侧恻笑道:“‘班若禅功’果然不同凡响,不过你的火候尚欠三分!”

此言一出,追云叟等三人不由大吃一惊,凝目一瞧,只见惠超大师面色铁青!

追云叟心头一震,正想暗中助广元大师一臂之力,但听他闷哼一声,双肩摇摇摆摆,向后疾退两步!

这一来——

在场之人无不哗然大噪,尤其追云叟等三位当代高手,更是骇然不已!他们想不到对方功力之深,居然能把广元大师的“班若禅功”逼回之后,再把他震退!

就凭这分超凡入圣的功力,在场之人,恐怕没有一个是对方的敌手。

广元大师被震退之后,不由杀机陡起,吼叫一声,道:

霸俳永闲湟徽剖允裕 

人随吼声,挥掌飞扑而上!

要知广元大师乃是极受武林同道敬仰之人,他几曾受过这等凌辱,盛怒之下,挥掌如风,全力相拚!

红衫怪客倏然冷笑一声,说道:“死到临头尚不自知,纵然你们全部出掌,我红衫怪客丝毫不惧!”

身子电掣一旋,让过了广元大师的威猛双掌!

广元大师知道对方武功奇绝,双掌落空之后,立即展开“班若掌法”,舞出朵朵掌花,全力抢攻!

这套奇诡的“班若掌法”,乃是少林派镇山绝学,平时,广元大师极少使用,因今宵的情势不同,对手又是个凶悍魔头,是以大展所学,全力猛攻!

他的掌法虽然诡异绝伦,但对方的身法更是怪异惊人,尽管攻势密密麻麻连绵不绝,但对方却如穿花彩蝶般,从容游走,饶是他掌力威猛,也伤不了对方一根毫毛。

广元大师和他交手十数招后,不禁越打越急,相反,对方

的身法越来越奇,偶一出手,、便把广元大师逼得连连后退不迭!

这一来饶是广元大师的“若班掌法”厉害,也不禁越打越心寒了。

他忽然心中一动,暗道:“奇怪,先前我和这魔头支掌之时,功力也不过略逊半筹,为何数小时后,他变得这等厉害?”

心念一分,连遇险招,倏忽间,已被红衫怪客逼得团团乱转无法还手。

追云叟、玄机子、百惠大师三人,一见老友连连遇险,顾不得自己的身份,各自大喝一声,挥掌联攻而上!

红杉怪客阴恻侧冷笑一声,道:“很好很好,我红衫怪客能同时会会当今武林中的顶尖高手,实在福分不浅……”

他话犹未完,“呼呼呼”连出三掌!

这三掌威猛绝伦,饶是三人的扑势劲疾,也不敢硬挡锋锐,身子一转,纷纷闪身暴退。

广元大师盛怒已极,疾出一招“风雷并发”,掌拳兼施,猛然抢攻。

他刚一出手,追云叟的劈空掌力也自右侧攻到。

红衫怪客虽然艺高胆大,但面对这几位当代高人,也不敢稍存大意,身子向左一转,让过两人的快攻,右掌若劈似点,宛如惊虹电闪一般,向百惠大师攻到!

百惠大师心头一震,呼的一掌猛推而出。

哪知——

他的掌势甫出,红衫怪客阴笑一声,“刷”的一声,飘到玄机子的身旁,左掌划出一招“撒花盖顶”,当头罩下。

玄机子吃了一惊,右掌闪电疾出一招“玄鸟划沙”反削对方的左腕,左手则挥出一凌厉的掌风,直击对方的前胸。

这两招劲疾无比,纵然对方武功了得,只怕也难躲过这闪电一击。

红衫怪客身子滴溜溜的一转,右掌已收回,左掌虚空一按,身子如同闪电一般凌空而起。

玄机子以为他要躲避自己,右掌一翻,强劲的掌风,猛然追袭过去。

哪知他的右掌刚自一翻,突觉一股无形潜力压了过来,这一惊非同小可,左掌劈出硬接来势。

忽听红杉怪客冷喝一声:“回去!”

昂洹钡囊簧┫欤

玄机子被震得踉跄后退数尺,双肩酸麻,气血翻动,身子摇摇摆摆,几乎拿桩不住!

这不过是电光石火的一瞬,广元大师、连云叟和百惠大师的围攻刚刚落空,玄机子已被震得面色铁青,无力还手了!

这一下子,可把广元大师气得三尸暴跳,七窍生烟。

但听他长啸一声,双掌挥动如轮,绵绵攻到。

追云叟和百惠大师也自展开各自得以成名的绝学,奋力抢攻!刹那间——风声雷动,巨力并发,五丈以内,完全笼罩在强劲的掌风之中。

这当儿——

早有少林寺的僧人把玄机子扶下!

惠超大师略一调息,体力业已恢复,率领十八罗汉,各按方位,围在四周,只要红衫怪客脱出三人的攻势之外,立即挥

运阵法,出手抢攻。

宏元大师和慈空方丈都已闻讯赶到,两人跃至大殿顶上,遥遥相对,似乎另有所图?

广元大师等围攻了二十余招之后,仍然无法重创对方,不禁气得喝声如雷,心神浮动。

要知三人都是名震一时的人物,打了半天不但没有碰到对方一根毫毛,甚至连人家的身影都分不出,这等情形,不要说三人暗自心惊,就是围在四周的少林和尚,也是骇然不已。

但听红衫怪客阴森森冷笑一声,身子陡然一旋,化成了三条人影!

三人刚自一惊,但见红影翻动,挟着劲风,环攻而到!

这一来,可使三人心胆皆凉了,他们想不到对方功力之高,竟然已达幻影迷形的境界,惊心之下,霍然挥掌暴退。

红衫怪客倏然冷笑一声,双臂电闪一论,挥掌追袭过去。

但听追云叟哼了一声,踉跄跄,疾退了数步,显然他已被红衫怪客的无形潜力震得把持不住。

广元大师和百惠大师心头刚自一惊,突觉一股极大的潜力压了过来。

两人已领教过对方的厉害,哪里还敢硬接,各自纵身一跃冲天而起,半空中拧腰卷腿,飘退到二丈以外。

惠超大师早已把一股惊惧之心,化成怒火,就在广元大师飘身后退的刹那,暴喝一声,率领十八罗汉围扑面上。

红衫怪客双眸神光电闪一扫,晒然说道:“嘿嘿!久闻‘罗汉阵法’名震江湖,我红衫怪客能见识见识,也不虚此行!”

说话之间,已潜运罡气,把周身之外形成一道无形的钢墙。

十八罗汉围扑到红衫怪客一丈左右之时,霍地暴喝连声,环绕着红衫怪客穿插游走。

要知道“十八罗汉阵”乃是按金本水火土五个方位,颠倒变成,外含八卦,内蕴五行,阴阳相生,正反连克,纵然是精通神算奇术之人,一旦困入阵中,也无法安然脱困。

这阵的最大妙用是敌不动我不动,敌若动,我则动,而且敌方的攻势愈是猛烈,这“罗汉阵”的反应也越是厉害,是以,十八罗汉把红衫怪客围住之后,并不抢先出手。

红衫怪客,早已久闻“十八罗汉阵”的威名,他存心要看看这“罗汉阵”的妙用何在,虽见对方围困住自己,也不抢着出手。

但见十八个红衣和尚,越转越快,刹那间——四面八方都是红色人影。

红衫怪客忽的心中一动,暗道:“他们这种运行的身法,似是按五行连锁的方式围住自己,我若发动攻势,连锁的威力必然发挥,我何不试它一试……。”

心念转动之间,倏地身子一转。

果然,就在他身子转动之间,红衣僧人,霍地欺到他身前。

红杉怪客突地长啸一声,旋转之间,身子凌空而起。

他这啸声不但疾锐刺耳,而且有股说不出的慑魂威力,十八罗汉虽然按照阵式环欺而至,也不禁听得心头惊然!

因而——

他们欺进的身形也不禁为之一缓。

但听红衫怪客阴恻恻一声冷笑,呼呼两掌猛劈而下。

这两掌威力之大,已笼罩了两丈方圆,他存心看看十八罗汉如何架住自己的威猛掌力。

十八罗汉大喝声中,挥动禅杖,舞成一片绵绵的样影,红衫怪客的掌力虽猛,但在十八罗汉禅影化解下已悄然消失。

红衫怪客心中微微一震,暗道:“‘罗汉阵法’,果然妙用无穷。”心念之间倏然飘落地上。

他的身形刚刚飘落,十八罗汉已挥动禅杖环攻而至。

但觉劲风呼呼,十数条排杖,挟着雷霆万钧之势,由四面八方笼罩过来。

红衫怪客冷笑一声,双掌疾出如电,随手卷出两股无形潜力,迎击四面杖影。

哪知——

他掌势甫出,忽觉一轮疾急的力道,向助下攻来,不由心中一震,霍地旋身运掌。

凝目一瞧,但见红影一闪,击出的右掌已经落空。

这时——

红衫怪客已知道“罗汉阵”的厉害,纵然他精通神算之学,一时间,也无法测知罗汉阵的深奥变化,不由心中一动,暗道:“我和他们这等打法,实在太不划算,何况……”

他心念未了,忽觉劲风临头,反手一掌,猛劈而出。

来势甫出,脑际中忽然闪过了一道灵光!

就在这时,四面的十八罗汉,吼声如雷,交互攻到。

红衫怪客冷笑一声,身形一闪冲天而起,他知道“罗汉阵”的妙用无穷,必然有人追袭,是以拔起三丈高后,一提真气又自上升了二丈!

奥藓赫蠓ā彼淙槐浠喽耍钣梦耷睿寺藓旱墓αΓ次薹ㄔ酒鹑闪杩兆废缓醚郯桶偷耐湃思彝殉稣笸猓

红衫怪客阴笑连连的一个翻身,倏然落到大殿前的苍松顶上!

他眼望着地上的和尚,冷声笑道:“‘罗汉阵法’也不过如此而已!先让你们多活几天,待我红衫怪客把事料理之后,再清算旧债。”

他正待飞掠而去,忽听“刷”的一声响,抬头一看,只见一片白色网影当头罩来。

他知道这是名震江湖的天网阵,如果被它抓住,纵然功力通神也无法脱身,但见天网的幅度,越来越大,不由心中一震,倏然冷喝一声,身形一闪,掠身大殿的房檐之下。

他到檐下身形并未停留,随手一掌震碎房檐飘落大殿顶上!

借转身飘落之势,已经看清宏元、慈空二僧站在大殿顶上!不由心头冒火,身形一闪,呼的一掌向宏元劈去!

宏元大师大吃一惊,他曾吃过红杉怪客的苦头,哪里还敢硬接,连忙一个倒翻向房下落去!

红衫怪客冷喝一声,正待向慈空方丈扑去,忽听一阵暴喝,广元大师和玄机子等十数名高手电闪飞跃过来。

他心中一动,知道若是再被他们围住,恐怕难以脱身,不如早走为妙,于是阴恻恻一笑,冷冷说道:“让你们这些秃驴

多活几天,嘿嘿!下次我红杉怪客现身之时,便是你们超度之日!”

话声未落,只见红影一闪,划空而去。

待广元大师脚落殿顶之时,红衫怪客已走得无影无踪了!

广元大师仰脸长叹一声,说道:“这一次咱们可栽到底了

玄机子也自摇头叹道:“想不到红衫怪客居然这样厉害,唉!这场武林浩劫只怕鬼不了……”

广元大师感慨万千的说道:“他这一去,又不知什么人要遭殃,自此而后,若不把此人除去,武林中将永无宁日了!”

说完又自长叹一声!

这时——

追云叟和百惠大师也跃上殿顶,他们两人虽被红衫怪客震得气血浮动,但却没有受什么重伤,此刻听两人感叹不已,追云叟插口说道:“那魔头既然走了,咱们也该商量个万全之策才是呀!”

他这句话,顿把广元大师从感伤的情绪中唤醒,不由一敛心神,笑道:“追云老友说的对,老衲是拚上一条命,也要设法把那魔头除去!”

说完,立即和追云叟、玄机子、峨嵋掌门大师纷纷飘下殿顶,进入大殿之中!

众僧尼掌门人走后,也都相继离去!

这时——少林寺又恢复了往昔的平静。

然而——红衫怪客的魔影,却深深的印在少林寺每个和尚的脑中。

再说被困在冰府禁宫的余梦秋,他怔怔的站在小洞之前,既不敢以身试验,贸然闯入,又不敢挪动一下身子,在此伸手不见五指的暗洞之前,不禁暗自心中着急,冷汗也从他那血红的面具之下流了出来!

他恨自己太过大意。

但——现下又有什么用呢?若不离开这冰府禁宫,诚如那僧人所说,很可能冻僵而死!

一念及此,不禁连打了两个冷颤,全身的毛发也跟着竖立起来!

他心里想,自己不能这样糊里糊涂的死去,如果死了,父仇由谁来报?

想到了父仇,他不禁气得紧咬钢牙,猛一跺脚,喝道:

鞍樟耍萑晃矣嗝吻镂薹ㄍ焉矶ィ膊荒鼙凰腔罨罾溃 

心想间,倏然身形一闪掠到洞口之前。

他凝目向洞内扫视了一阵,不由缓缓的闭上了双目,默默祈祷道:“爹爹,求求你老人家保佑秋儿,不要被那些隐在暗中的和尚发现,使秋儿安然脱困……”

他默默的祈祷完毕之后,霍地功行双掌,喝道:“生死存亡在此一举了……”

正待进入洞中,突听“轧轧轧”一声轻响,一抹光亮向洞中射了过来!

余梦秋吃了一惊,他以为是少林寺的和尚又施暗袭,当下身形一晃,后退了数尺!双眸神光闪闪的盯着洞口忖道:“只要你们敢现出身来,我余梦秋便把你们毁在掌下……”

心念未了,但见人影一闪,一个全身血红的奇异怪人,倏地站在洞口!

余梦秋一看之下大吃一惊,只见此人的一身装束和自己完全一样,不由心中一震,脱口叫了一声:“师父!”

红衫怪客,倏然摆了摆手,示意余梦秋不要出声,接着身形一闪,飞身抗到余梦秋的身前!

余梦秋见师父摆手示意,不禁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正要恭身行礼。红杉怪客忽的右手一抬,便把余梦秋夹在胁下,倏然身子一晃,直向小洞口抹去。

梦秋的心里先是感到奇怪,继而似有所悟的暗道:“大概这小洞之内机关重重,如若不然,师父决不会这样认真……”

但觉师父的身躯忽高忽低,耳际中轻风飒飒,显然师父对这禁宫小洞,也不敢心存大意!

他见师父对自己这样爱护,尤其身临绝地之时,师父冒险相救,这分情意就是变成犬马,也难报答万一,不由心中一阵感愧,忖道:“师父对我太好啦!纵然人家说他是‘混世魔头’,可是他老人家并不像他们说的那样坏呀!自己对师父心存不恭敬,实在太不应该了……”

他本是毫无城府之人,这样一想,内心里感到难过无比。

他偷偷瞧了师父一眼,但因师父的脸上也挂着一个面具,竟无法看到他老人家慈颜,不由心里感叹一声,暗道:“已有数月没有看到师父的尊容了?”

红衫怪客也低头瞧余梦秋一眼,左手轻轻在他那红发上摸了一下,眼神中流露出无限关切之情!

余梦秋会心的一笑,不知他是感激,还是惭愧,眨了眨大眼,倏然闭上了眼睛。

这座小洞幽暗异常,约顿饭时光,才掠身出了洞外!

红衫怪客离洞三数丈后,吁了一口气,但见余梦秋双眸微阖,不禁哑然一笑,又纵身向前掠去!

这时——

余梦秋已听到阵阵风吹树叶之声,心知师父已把自己带至洞外,不由心中大喜,猛然睁开了双眸!

果然——

满天星斗,一片绮丽的山景,在月光映照之下,呈现在自己的眼前!

余梦秋本想叫师父停住,把一切经过告诉他老人家,但见师父的身法,飞行的奇快无比,不由心中忽然一动,暗道:

罢忉陨街希挡欢ǖ酱Χ加猩倭炙碌拿髯悼ǎ裨颍褪腔芈穹Ω刚庋魃髯匀徊晃拊颉

心念至此,忽然嗅到了一阵似兰如麝的香气,他心里不禁大感奇怪,只觉得过香气非常熟悉,但一时之间,却想不起在哪里曾嗅到过!

忽然他心里一动嗯了一声,忖道:“对了,对了,这香味可能是那可恶的和尚布下的什么花阵,自己曾上过一次恶当,被困在花阵之中……”

他想起被困的情景,气得咬牙切齿恨恨的暗骂了一声:

案盟赖耐郝浚 

红衫怪客的身法快速已极,不大工夫,已夹着梦秋,飞奔出十数里山路!

从他那飞掠的速度来看,一时间,仍无止步的迹象。

红衫怪客虽夹着一人飞掠而行,但身法仍然轻巧快捷,可是被他夹在胁下的梦秋,额角上已经呈现汗水了!

他不敢惊动师父,但他却感到安全无比,此刻,他没有必要再挂着那副血红的狰狞面具,于是他缓缓地取了下来,用左手擦着脸上的汗水!

突然——

他的左手碰到了师父的右胸。他觉得师父的有胸前,挂着一个软绵的物体,用手一摸,不禁吃了一惊,哪里是什么软绵的物体,竟似少女的玉峰!

这一下子顿使余梦秋大感震骇,左手尚未撤回,忽觉身子一沉,“扑腾”一声,摔落地上!

余梦秋心头一凉,身子尚未站起,忽听一阵银铃似的娇声,带着斥责的口吻,说道:“你!你这人怎么动手动脚的,这么不老实呀!”

余梦秋心头猛然一震,俊面不由涨得通红,但觉话声十分耳熟,一时间却又清不出此人是谁?不由脱口说道:“对不起,对不起!你是谁?为什么打扮的和我一样?”

那红衫怪客冷冷说道:“我是谁你管得着吗?难道世界上只有你一人可以穿着红色怪服,别人就不能穿吗?”

话锋虽然锐利异常,但神态之间,却是十分端庄。

余梦秋听到话声,忽然若有所悟问道:“你……你……你是翠萧仙子?”

红衫怪容忽的态度一转,凄然说道:“不错,是我,你还没有把我忘记?”

话声说出,令人听来,似有无限伤感!

其实——

翠萧仙子自见到梦秋之后,便深深的爱上了他,梦秋的一切,她都觉得和自己的一模一样,纵然梦秋不听她的劝告,三番五次的违背她,甚至和她动手,她都以最大的忍耐,克制自己,为的是心上人回心转意,明了自己的一番爱心。

因此——

她经常的以几种不同的身份出现,并委婉的规劝梦秋,不要制造杀劫!暗地里,也在保护着他!

此次,梦秋在少林寺出现,她早已了如指掌,梦秋被困,她也看在眼里,自然她更关心着梦秋的生死!

她不愿任何人受三面人魔的欺骗,做他的替死鬼,更不愿一个青年人在武林中疯狂的杀人,何况梦秋是她内心深处最爱的人!她虽知余梦秋是杀父仇人的弟子,内心里也痛恨过他,并且暗地自我责问为什么爱他?可是毕竟她仍死心塌地的爱着他!

爱是这样伟大!

这样神秘!

这样使人不可捉摸!

甚至爱上了仇人的弟子!

所以——

当余梦秋被困在少林寺的冰府禁宫之时,翠萧仙子甘冒奇险,易装成为红杉怪客,把梦秋从绝望的深渊中救了出来!

此时——

余梦秋把她当做了三面人魔,无意中碰到了自己的玉峰,内心里何尝不愿意让心上人,尽情的抚摸……

只是,一个从未接触过男人的少女,必然有着害羞之心,尤其梦秋这种突然的动作,使翠箫仙子大感意外,下意识的,把余梦秋摔在地上。

可是——

可是——

当梦秋“扑腾”的一声摔在地上之后,她心里又感到有些后悔,责怪自己为什么不让他尽情的抚摸呢?

余梦秋见这位和自己装束一样的红衫怪客,竟是翠箫仙子时,不禁吃了一惊,大感意外!

但他内心的深处,却深深的责备自己,太过荒唐了,就算是自己的师父,也不应该这样毛手毛脚呀!

此刻——

翠萧仙子的面上,虽然戴着一副血红狰狞的面具,但余梦秋的一双眼睛,却好似瞧出她悄脸上的不快,觉得这种举动,实在太不应该,情不自禁,油然生出愧歉之心!

他知道——

他必须把握这个机会,向翠莆仙子表示歉意!

因为——他的心中,也对翠箫仙子生出敬爱之心!

同时他已深深的体会到,翠萧仙子内心发出的“爱’”远超自己之上。

何况她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现下——

翠莆仙子的话声幽幽,神态凄然,他不禁忍不住脱口说道:“过去都是秋弟弟的不对,请你原谅我吧!”

他像是乞饶似的,面色歉然,话声委婉凄凉!

翠箫仙子听得心一震,幽幽道:“只要你心目中还有我这样一个姐姐,我就心满意足了……”

说着话,把梦秋轻轻的扶了起来!

余梦秋见她再无责备之意,反而使他觉得歉疚更深,愧然说道:“姐姐,你对我太好啦,秋弟弟纵然是铁石心肠,也不敢忘记姐姐呀!”

他紧紧的握着翠萧仙子一双玉手,话声激动而颤抖!

翠萧仙子听得芳心“砰砰”直跳,两只水灵的眸里,射出了欣然的光采,轻声问道:“你说的是真心话吗?”

这句话连她自己都感到问的多余,但她内心的深处,却愿意听到梦秋说出她愿意听的话来!

鞍笔钦庋钠婷睿质悄茄奈萝埃萑淮潴锵勺又烂吻锏男囊猓蚕M芰髀冻隼矗

余梦秋幽幽说道:“姐姐!我内心惭愧已极,若是我说的不是真心话,便遭天诛……”

暗孛稹绷礁鲎只姑挥谐隹冢湎粝勺雍鋈幌苏埔谎铮伦×嗣吻锏淖欤榧钡乃档溃骸扒锏艿埽沂撬底磐娴难剑阍趺凑庋险妫 

她口里这样说着,可是内心里却感到十分受用,无比的甜美!

余梦秋眨了眨大眼,道:“不管姐姐想法怎样,秋弟弟永远爱你……”

此言一出,翠箫仙子突觉芳心一阵激动!

她眼见余梦秋的认真态度和坦诚的面色,不禁若羞似喷的倏然低了头,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要知一个少女对任何人垂青之后,滚滚的涟漪,永远嵌在她那若醉若痴的仓坎之上,她们总是希求着,听到心上人的真心话,纵然是吞吞吐吐、隐隐约约的,她们也愿意揣猜捉摸。

然而——

当她们的心上人把话送到她们的内心的深处时,她们却感到不好意思了。

为什么?

这是一种自然的道理,也是一种自然而然的反应。

翠萧仙子是个豆蔻年华的少女,在这种情形之下,自然也不会例外!

余梦秋见她低头不语,不禁脱口问道:“姐姐,我说错了什么话吗?”

翠莆仙子倏然抬起头来,“噗嗤”的笑出了声,两只水灵的眸子在梦秋的脸上转了几转,并没有回答他的问话!

余梦秋被她看的俊面一红,笑问道:“姐姐,你看什么呀!”

翠萧仙子双眸一转,柔声说道:“我看你呀!哼!有点调皮!”

暗髌ぃ 庇嗝吻锓次柿艘痪洌潭慊腥淮笪颉2唤院@镒艘蛔嫔徽档溃骸敖憬悖矣幸患虑榍肭竽悖 

翠萧仙子不知他要说些什么,问道:“你先说给姐姐听听!”

安恍胁恍校 庇嗝吻镆∫⊥方拥溃骸澳阋却鹩ξ遥 

昂冒桑 贝湎粝勺有Φ溃骸敖憬愦鹩δ悖 

余梦秋道:“请你以后不要再易装成奇服怪人吓唬我好吗?”

翠箫仙子嫣然一笑,并未回答,可是心里却在想,我所以多次易装,还不是怕你任意杀人,在暗中保护你,想不到你居然调侃起我来了……

她本想取笑余梦秋几句,忽见他面色铁青,不由芳心一震,暗自责了一声:“我怎么这样糊涂!”

继而大眼一转,说道:“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

梦秋不待她说完,问道:“姐姐生气了吗?”

拔以趺椿崮兀俊贝湎粝勺蛹鼻械挠值溃骸拔铱茨忝嫔啵赡茉谀潜铮辛撕荆萑荒隳诠浚峙潞疽亚秩肽诟耍 

余梦秋微微一怔,正待开口,忽觉胸内冲出一股冷气,不由心头一凉,机伶伶打了个冷颤!

翠箫仙子的一双锐眸何等灵敏,见梦秋打了个冷颤,芳心不由为之一震,脱口说道:“咱们走吧!可能你内腑的伤势已经开始发作了……”

说完,也不待梦秋答言,忽然把他抱起来,娇躯一晃,向前奔去!

她抱着梦秋,刚刚转进一道幽谷,突然一声阴沉冷喝

罢咀。 

翠箫仙子吃了一惊,一稳身形,把梦秋放了下来,忽然又是一阵阴沉刺耳的尖锐话声,道:“三面人魔,老娘已等你六十年了……”

随着话声,但见一条黑影一闪,倏然来到两人的身前!

此人的身法快速已极,来到两人的面前,竟然不带一丝划空风声。

两人侧眸向来人一看,不由心头又是一惊!

原来此人长的丑恶已极,粗眉、塌鼻、厚唇、歪嘴,黑如锅底的脸上,还长了一脸大麻子,若非她比常人多了一口气,简直和厉鬼相差无几!

翠萧仙子乃是聪明透顶之人,知道这麻脸老妇和三面人魔有不同的关系,不由向她打量了一阵,暗道:“这麻脸老妇一定不是个等闲人物,她既然把我误为三面人魔、我何不将计就计,先把她的来意弄清楚再说。”

她心里在转着念头,梦秋的心里也感到有点奇怪!

他追随三面人魔三年,从来没有听师父提起过此人,现见这麻面老妇,竟把翠箫仙子当成自己的师父,而且言语之间,似乎与师父亦非泛泛之交,这等情形,怎能不使他心中费解!

忽然!

他脑海中想起了一件事情。暗道:“莫非此人就是在少林寺的钟楼之上电闪而逝的黑色人影……”

这时,麻脸老妇见两人盯着自己瞧个不停,不由哼了一声,向翠萧仙子忙问道:“韩俊,别人不认得你,老娘可认识你,怎么?你不认识老娘了吗?”

余梦秋本对她这副三分不像人,七分倒像鬼的长相,就没有好感,听她乱喊师父的名字,不由声色俱厉的气道:“你是什么人?”

麻面老妇阴恻恻的冷笑一声,说道:“小娃儿,你要问老娘是谁?先把师承门派和你的名号报给老娘听听,老娘衡量一下,看看你够不够分量!”

余梦秋闻言大怒,正待发作,忽被翠箫仙子一把扯到身旁,同时耳际中听到一阵细若蚊虫的娇声,说道:“秋弟弟不要鲁莽,一切由姐姐应付!”

余梦秋不知她搞什么鬼,闻言怔了一怔,忽听那麻脸老妇,冷声问道:“韩俊,他是你什么人?”

翠箫仙子向梦秋瞥了一眼,倏然阴笑一声,说道:“他是我的徒弟!名叫余梦秋!”

余梦秋愣了一愣,暗道:“她怎么也冒充起我的师父来了?”

麻脸老妇阴森森的笑了一声,道:“哼!怪不得他这样恶声恶气的,原来是你这老不死的徒弟!”

说着话,向梦秋瞥了一眼道:“韩俊,快叫你那宝贝徒弟走开,六十年了,咱们也好诉诉离情……”

她第一句话,说得声色俱厉,可是第二句话。突然变得不胜依依,令人听来,前后判若两人,敢情她对三面人魔一往情深!

余梦秋只听得心头冒火,冷声喝道:“臭婆娘快些住嘴,我师父怎么会爱上你这种满脸大麻子的女人!”

此言一出,麻面老妇不禁气的毛发直竖,正待发作,忽听“韩俊”冷声喝道:“你不准多嘴!”

余梦秋怔了一怔,大感奇怪!心想:“翠萧姐姐真是有点邪门,不知她冒充我师父是何用心,而且声音也是学的那样逼真……”

他心里虽这样想,可是知道她这种做法,不无原因,索性

呆在她身旁,看看她如何应付这麻面老妇。

麻面老妇突然冷笑一声,道:“好呀!六十年不见,想不到你调教出这样一块目无尊长的材料来,老娘今宵非替你教训他一顿不可!”

说着,倏然向梦秋欺来!

翠箫仙子霍地挡在梦秋的身前,阴声一笑,道:“老相好别生气啦,看在咱们过去的交情上,就饶他这一次吧!”

说着,向那麻面老妇躬身行了一礼!

麻面老妇哼了一声道:“若非是你的徒弟,换了别人,哼!

老娘就让他尝尝‘冰魄离魂掌’的味道!”

说完,狠狠的瞪了梦秋一眼!

翠箫仙子笑了一笑,道:“别气啦,犯不着和小一辈的孩子们动火。”

梦秋不禁听得又好气又好笑,双眸翻了一翻,暗道:“翠萧姐姐原来想赚我的便宜,待会儿我非讨回来不可……”

麻面老妇突然凄楚的笑了一笑,道:“好呀,你这负心的家伙,有了徒弟就把老娘忘啦,你知道老娘为你受的千辛万苦,年华虚度,空守独帏的滋味吗?”

她话声颤抖,狠狠的盯了翠箫仙子一眼,忍不住叫了一声:“负心郎!”两行清泪夺眶而出!

翠萧仙子本与三面人魔有着不共戴天的深仇,听她话声幽幽,知道她深爱着三面人魔,不由心中一动,暗道:“这是一个大好机会,何不运用一番,使她由爱变恨!”

主意一定,脱口说道:“过去的就让它过去了罢……”

一语未完,麻面老妇突的面色一变,问道:“你是什么意思!”

翠莆仙子微微一笑,道:“事过境迁,我韩俊已是行将朽木之人了,空谈过去,有何补益,从此而后,把我忘记了罢!”

麻命老妇气的冷哼一声,厉声说道:“果然是个负心的汉子,过去的一切,原来都是假的!……”

翠萧仙子不待她把话说完,接着说道:“事已至此,多说无益,请恕我韩俊失陪了!”

话声未落,突地一把架着梦秋向前掠去!

麻面老妇也想不到六十年不见的韩俊居然这样毫无情意,说走就走,不禁气的杀机陡起,阴森森长笑一声,厉声叱道:

耙胱呗穑靠擅挥心敲慈菀祝 

人随话声,倏然掠到翠萧仙子的身前,挡住了她的去路。

翠萧仙子仍然不动声色的轻笑一声,道:“韩某已经把话说明,你还有什么话说吗?”

麻面老妇嘿嘿一声冷笑,阴森森的说道:“好个负心的家伙,你既然对老娘无情,老娘就要留下你们两个性命!”

她话如冷冰,令人听来不寒而栗!

翠箫仙子本是要激起她愤恨之心,闻言轻声一笑,道:

按蠹壹扔星榉忠怀。陀Ω煤镁酆蒙ⅲ位鹗翟谔挥幸馑迹 

麻面老妇突然阴森森的长笑了一声,道:“原来六十年前你所说的话都是骗我的,六十年后,你的惊魂帖出现江湖,还不是想独霸武林,哼!别人怕你三面人魔,嘿嘿!老娘可不怕你,今宵非把你这无情无义的狗贼,毁在掌下不可!”

她越说越气,话音未落,呼的一掌猛劈而出!

忽然——

他脑际中闪过一个念头,暗道:“难道翠箫仙子和师父有仇?如若不然,她为什么冒充自己的师父,撩拨那麻面老妇呢?……”

忖思间,忽听一声闷哼,酣斗中的两条人影霍地一分,翠萧仙子已掠身退到一丈以外!

余梦秋吃了一惊,运目一看,只见那麻面老妇瞪着两只血红的眼睛,恶狠狠的盯在翠箫仙子的身上,但她那又黑又丑的面色上却现出一副痛苦的神情,显然她已身受创伤!

忽听翠萧仙子冷笑一声,说道:“你虽被我伤了‘凰池’、‘志堂’两处要穴,依你的功力,休养月余即可复原,念在过去的情分上,韩某不想伤你,你快走吧!”

麻面老妇双眸中突然射出两道冷芒,狠声喝道:“好狠毒的家伙,不但不念旧情,反而出手伤了老娘,老娘的一条命也不要了,你索性把老娘毁在你的掌下吧!”

突然身躯一晃,又自飞扑过来!

翠箫仙子怒声叱道:“你真想死吗?”

双掌起处,已卷出一股无形潜力!

麻面老妇身子刚自闪动,忽被一股无形阻力把自己的身子挡住,正待再次纵身,突觉身心一震,立时被一股柔和的震弹之力,弹震回原地!

这一来,尽管麻命老妇把三面人魔恨的无以复加。也不禁大为吃惊,知道对方若下毒手,自己这条命已保不住了!但她仍然恨声恨气的叱道。“三面人魔,有你无我,老娘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叱声未落,人已跃出三丈以外,但见黑影一闪、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余梦秋望着那麻面老妇的人影消失后,转脸向翠箫仙子瞥了一眼,困惑不解的问道:“姐姐,你为何要冒充……”

翠萧仙子不待他说完,抢着说道:“这些,我都会告诉你,咱们先离开此地吧!”

说着娇躯一晃,飘到余梦秋的身旁,右手起处,扶着余梦秋的右边,倏然向前奔去!

余梦秋本想先弄个明白,听她这样一说,到了嘴边的话,也自咽了回去,索性看看这位神出鬼没的翠箫仙子说些什么?

但觉耳边轻风呼呼,刹那间,已掠到一座山顶之上。

翠箫仙子游眸一望,焕然娇躯一晃,扶着余梦秋向右奔去。

翠箫仙子的一身功力何等高深,她扶着梦秋,仍然奔行得快如轻风!

余梦秋只觉得如腾云驾雾一般,倏忽间已掠过三座密林。

二道幽谷!

他见翠萧仙子扶着自己一直前奔,毫无停留之势,不由忍不住的脱口问道:“姐姐,咱们要到什么地方?”

翠箫仙子娇声一笑,道:“你说好啦!”

余梦秋也不禁轻笑一声道:“我感到有些累了,就在这里休息一会儿吧!”

翠箫仙子应了一声好,立即稳住了身形,侧眸一瞧,原来已到了一道狭长的断崖之上!

余梦秋长长的呼了一口粗气,问道:“姐姐,请你告诉我

为何乔装我的师父?”

翠箫仙子,取下了面罩和假发,倏然露出了一副俏丽的脸庞,但她那美绝尘寰的面庞之上,却有着一股愤慨的表情!

余梦秋目光何等锐利,纵然此时内腑的寒毒已经开始发作,仍然把翠箫仙子的神情看的十分清楚,不由诧异的问道:

敖憬悖阍趺蠢玻训赖艿苡炙荡砹嘶奥穑俊

翠箫仙子摇了摇手,突地眨了眨大眼,落下了两颗晶莹的泪珠!

余梦秋大吃一惊,正待开口,只见翠箫仙子一抹脸上的泪水,说道:“三面人魔是你的师父,却是我的仇人!”

她说至此脸上突地现出一抹杀机,但瞬息间,又恢复了平静神色,幽幽说道:“三面人魔是个任性嗜杀的混世魔头,我因不愿见你被他利用,同时也为了武林正义,所以才三番五次的阻你杀人!”

余梦秋早已料到她可能与师父有着仇隙,是以闻言后,并不吃惊,但他却奇怪像翠萧仙子这等武功高不可测的人物,为何爱上仇人的徒弟……

忖思间,忽听翠箫仙子又道:“我所以易装成三面人魔,最主要还是为了救你!”

她说到这里,便把大闹少林寺的情形,概要的向余梦秋说了一遍!

余梦秋这时已恍然大悟,自然也明白她刚才冒充自己师父的用意,无疑是激起那麻面老妇由爱变恨,使她与师父结仇!

可是,当他明白了真情之后,内心中却感到难过无比!

他知道翠箫仙子爱护自己,是要自己脱离开师父,不要再

受他的利用!

但是!师父是自己的唯一亲人,自己的一切可说都是他的赐予,万一背离了师父岂不留个“叛师”罪名!

现下——

深爱着自己师父的仇人,万一被师父知道了他决不会放过自己,说不定还连累了翠萧仙子!

然而——

翠箫仙子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此次若不是她冒险相救,这条命岂不送在那冰府禁宫之中,我若是违拗她的情意,岂不是个无情无义的狠心之人!

可是——

总有一天翠萧仙子希望手刃亲仇,万一她和师父交上了手,自己夹在中间,又该帮助谁呢?

他呆呆的想至此处,不由长叹一声道:“一切都由天定,唉!我余梦秋有什么办法呢?”

翠箫仙子不知他话中之意,不禁脱口问道:“秋弟弟,你说什么?”

余梦秋忽觉得全身一冷,不由得打了个寒颤,暗自点了点头道:“姐姐,我求你一件事情好吗?”

翠萧仙子怔了一怔,道:“你要说什么就说罢,只要姐姐能够办到,都会答应你的!”

余梦秋笑了一笑,道:“这样就是我死了也会安心的!”

说至此,他觉得自己实在难以处在师父和心爱的翠箫仙子两人之间,如今自己已是身受寒毒之人,早晚都脱不了一死倒不如跳下悬崖,摆脱这场是非恩怨的好!

一念及此,向翠萧仙子道:“姐姐,请你原谅我——”

翠箫仙子没有想到一向倔强的他,会向悬崖下跳去,不禁大吃一惊:正想出手阻止,但见余梦秋的身子,已消失在云雾缭绕的悬崖之中了!

网络图书扫校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