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九章

翠萧仙子突然双眸一花,两行清泪夺眶而出,不禁幽伤无比的哀怨道:“秋弟弟,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呢?……纵然姐姐伤了你的心……说错了话,你也不应该这样呀!秋弟弟……秋弟弟!……叫姐姐孤苦伶什的一个人活在世上,有什么意思呢!……”

她幽幽的喃喃着,两行涔涔而下的眼泪,已湿透了她的衣襟!

叭恕笔歉星槎铮慰鎏露涎碌拿吻锸撬钅畈煌男纳先恕

悲痛不已的她,望着云雾缭绕的断崖,柔肠寸断。

她知道梦秋跳下这深不见底的断崖,一定会摔个粉身碎骨

于是——

抑制不住的激动,使她痛哭失声:“秋弟弟……都是姐姐害了你……不应该在你的面前骂你的师父……秋弟弟……你原谅姐姐吧……”

她拚命的叫着:“秋弟弟!……你听到姐姐的话吗?姐姐会听你的话……只要你回到姐姐的身旁……”

一声又一声的叫喊着——

阵阵的山风,吹拂着她的血红衣衫,悲痛的她,已是茫然不知所措了……

不知过了多久——

突然,一阵沙沙沙的轻微脚步声,随风传播过来!

随着沙沙的脚步声,忽然出现了数十条人影!

这些人影都似如临大敌一般,缓缓向翠萧仙子的身前欺进!

翠萧仙子已到了欲哭无泪的昏然地步,对渐渐欺到她背后的人影根本毫无所觉,她的心里只是牵挂着跳落崖下的梦秋

这数十条人影已很快的欺到她的身后,相互打了个手势形成两面包围之势!

他们似是知道翠萧仙子的厉害,怕她猝然施袭,一个个都睁着那双精光灼灼的锐目,直向着翠萧仙子的背影,蓄势戒备!

这时——

翠萧仙子早已失去了往昔的逼人英风,只要有人轻轻一推,她便会栽向那断崖之下!

然而!

没有一个敢这样做,他们只是全神戒备,谁也不敢再向前欺近半步!

翠萧仙子无限幽伤的默念道:“秋弟弟!只要你回到姐姐的身旁,姐姐永远不再离开你,你说什么姐姐都会听!你要姐姐怎么做,姐姐就怎么做!……”

她喃喃的默念着,希望梦秋忽然间从云雾缭绕的深崖中冲出来!

纵然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她也愿意期待着……

此刻——

围在她身后的人影,都不知她在做什么?心中都大感奇怪,她越是位立不动,他们的心境越是紧张万分!

翠萧仙子愈想心里愈是难过,她恨三面人魔,更爱梦秋,不由黯然一叹,横心默念道:“秋弟弟已经走了,留我一个人活在世上又有什么意思,唉!我也和他一块去吧!……”

心念未完,突然一声宏亮的佛号划空传来!

翠萧仙子大吃一惊,人也从过度悲伤中清醒过来。

转头一瞧,只觉得一片模糊,隐隐约约有数十条人影站在三丈以外。

她心中猛然一震,忖道:“哪里来的这样多人?

再凝眸一看,不由恍然大悟,原来那数十条人影都是些秃头和尚!

此刻——

她陡然想起仍然身在嵩山,不由恨恨的向三丈外的和尚扫了一眼,暗道:“哼!如果没有这些和尚,梦秋也不会葬身断崖,我翠萧仙子非把这些和尚杀光,替秋弟弟报仇不可!”

她悲愤之下,把满腔的忧伤化成怒火,移动脚步向三丈外的和尚逼去!

要知翠萧仙子一身武功,已达出神入化的最高境界,她虽在过度悲伤,精力大损之下,这些和尚,她仍然没有看在眼里!

少林寺的和尚见她向前欺来,都不禁心头大骇,个个行功蓄势全神戒备,只要她猝然施袭,便联手反击!

翠萧仙子何等人物,早已看出他们的心意,双眸一翻,陡然射出两道逼人的神光,欺近的脚步也忽然加快!

群僧见这位红发红面,身穿血红长衫的狰狞怪客越来越近,都不禁心惊肉跳,激动的心几乎从口里跳了出来!

他们都知道红杉怪客的厉害,虽抱着联手硬拼之心,但却都是提心吊胆!

恐怖!

紧张!

每个僧人都惊惧万分!

这当儿——

翠萧仙子已经离他们一丈远近了,她仍然从容不迫的一直欺近!

死亡的气氛已笼罩在他们的身上!

群僧面对着这个莫测高深的红衫怪客,无不心胆俱寒、魂飞天外!

他们知道只要对方欺到自己的身前,便立刻判定生死,纵然大家联手,也未必能逃过死亡的劫数!

是以——

群僧都鸦雀无声,数十双眼睛,紧盯着翠萧仙子移动的身子一瞬不瞬。

这时——

断崖上寂静已极,一抹暗淡的月光,透过乌云,映到地上,使这座往昔罕见人迹的千回谷,平添了一副凄凉的景象!

翠萧仙子那双血丝满布的红肿眼睛,倏然一掠,冷哼一声暗道:“就凭你们来对付我翠萧仙子,哼!还差的远哩!”

这样一想,心里就有气,欺近的娇躯,陡然向前滑进数尺!

群僧大吃一惊,几乎惊叫出声!

每个僧人都怀着大难临头的心情,忙敛心神、全神戒备!

翠萧仙子见他们这样惧怕的神情,不由暗自冷哼一声。付道:“这样胆小如鼠,还配和我翠萧仙子交手吗?”

忖思之间,突听一声震天大喝道:“红衫怪客,你再贸然欺近,可休怪少林寺僧人以众凌寡了!”

随着这似雷喝声,五条人影,掣电般挡在群僧的身前!

翠萧仙子微微一瞥,没有答言,倏然间娇躯一滑,平飘到五人的面前。

五人大吃一惊,几乎同时飘退!

翠萧仙子冷然一笑,说道:“想不到领袖武林的少林掌门,也是这样胆小如鼠!”

原来这五条人影,正是少林寺主持方丈广元大师和追云叟、玄机子、百惠大师,以及上院主持宏元大师。

广元大师刚自心头一震,宏元大师却按捺不住心头怒火,暴喝一声,双掌闪电击出!

翠萧仙子冷叱一声,道:“好大的胆子,大概你不想活啦!”

广元大师闻言又是一惊,厉声喝道:“师弟快些住手!”

宏元大师听到师兄的喝声,吃了一惊,赶紧收回攻势,跨到师兄的身旁。

他不知广元大师为何喝住自己,怔了一怔,愣在当场!

翠萧仙子正待出手反击,见宏元和尚收掌后退,也不禁微微一怔,暗道:“大概那老和尚恐怕他不是我的对手才把他喝退,我倒要看看他们能玩些什么花样?”

广元大师突然念了声佛号,说道:“女施主是什么人?为何与红衫怪客的装束一模一样?”

此言一出,翠萧仙子也不禁微微一震,低头一看,只见自己穿着一身血红衣衫,顿即恍然大悟,暗道:“自己过于悲然,倒忘了这一身装束,原来他们把我当成了三面人魔!”

想起了三面人魔她心中就怒火陡起,向广元大师狠狠的盯了一眼,怒道:“我高兴穿什么就穿什么,你管得着吗?”

广元大师见她不是红衫怪客,自然不会和她结怨,闻言朗声—笑,道:“施主穿什么,老袖自然管不着,不过,红衫怪客是个两手血腥的狠毒人物,姑娘和他打扮的完全一样,行走江湖实在多有不便!”

昂撸∥揖筒恍牛芬Ш淖佣喙芟惺拢 贝湎粝勺铀渲档氖鞘登椋裉匀豢褡鑫薇龋

广元大师不怒反笑,朗声说道:“姑娘如果不信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不过老衲所说全属实情!”

这时——

群僧对这位与红衫怪客穿着一模一样的姑娘,也不禁大感诧异,惊奇的望着她,目瞪口呆!

广元大师和追云叟、玄机子、百惠大师三人都是见闻广博之人,知道她与红杉怪客有着密切的关系,但因她口词锐利,又不便过于追问,都不禁呆在当场!

宏元大师因对红衫怪客恨之入骨,被师兄喝退之后,愣了一愣,暗道:“奇怪!不知道这位姑娘易装成红衫怪客是何原因?若非师兄喊我住手,我当真把她当成那温世魔头了……”

他心里这样想,嘴里却道:“姑娘,你这一身装束,最容易使人误会,刚才我几乎把你当成红衫怪客!”

翠萧仙子冰冷冷的瞥了他一眼,道:“我现在不也是红衫怪客吗?”

她的话冷冰冰的使人听来不寒而惊!

宏元大师怔了一怔,道:“话虽不错,姑娘却不是老衲等所找之人!”

翠萧仙子突然冷笑一声,道:“你们是找我那秋弟弟吗?”

此言一出,在场之人,无不心头一震!广元大师脱口问道:“施主的秋弟弟是什么人?”

翠萧仙子厉声说道:“红衫怪客!”

广元大师吃了一惊,问道:“你的弟弟怎会是红衫怪客?”他知道红衫怪客是三面人魔的化身,听翠萧仙子这样一说,有如丈二的金刚般摸不着头脑,虽知其中必有蹊跷,一时间却不禁坠入五里雾中!

翠萧仙子怒道:“是就是,怎么样?如果不是你们这些臭和尚,我的秋弟弟也不会跳下断崖!”

她的话声有些抖颤,显系气愤已极!

广元大师心头一震,忽然想起来俏书生和毒妖狐坚持说余梦秋是自己门下弟子的一幕情景,暗道:“这事端的有点奇怪,难道他说的秋弟弟,就是俏书生要找的余梦秋……”

这念头在他脑海里一闪而过,仍然不动声色的问道:“施

主的秋弟弟可是名叫余梦秋!”

翠萧仙子怔了一怔,道:“你怎么知道?”

她忽然想起余梦秋冒充少林弟子,约毒妖狐来少林寺的情形,一不禁幽幽一叹,凄然说道:“他现在恐怕已经……”

话说了一半,悲从心来,籁籁的泪珠儿滚滚而下。

广元大师眼望着莫测高深的翠萧仙子,忽然心中一动,暗道:“如果我判断不错,余梦秋必然与三面人魔有着重大的关系,这位易装红衫怪客的姑娘,若不是余梦秋的姐姐,可能是他的爱人,否则,她决不会干冒大险,以三面人魔的化身出现在嵩山……”

他越想越对,见翠萧仙子落泪伤心,不由悲天悯人的叹道:“我佛有灵,望你秋弟弟能化险为夷,转危为安……”

翠萧仙子忽然心中一动,不待广元大师的话完,一擦脸上的泪痕,接道:“老和尚,有无通往崖底之路?”

广元大师摇头叹道:“此谷千回百折,无路可通,崖下又是峻峰突出,滑不留足,如果姑娘身具‘凌空虚渡’上乘轻功,不妨一试……”

翠萧仙子见他话未完便倏然住口,不禁急切的问道:“如何走法,大师快说?”

她心中虽然甚急,言词之间,却不像刚才那样冷漠!

广元大师用手一指断崖,说道:“这断岭的右方有座突出的峭峰可做落足之点,凭借峰旁的嵯峨怪石,或许能抵达崖底

翠萧仙子顺着广元大师手指的方向一瞧,只见白云缭绕一片茫茫,不禁黛眉一锁,凛然说道:“你说的可是实话?”

广元大师倏地面色一肃,道:“老袖有生以来从未打过诳语!”

翠萧仙子知道这位领袖武林的少林掌门不会信口开河,不禁心中暗道:“我若不相信他,他一定不开心,我何不要他陪我一行……”

心念一定,娇声说道:“我并非不相信你,因为谷中的形势不太熟悉,最好请大师陪我去一趟。”

广元大师怔了一怔,暗道:“这丫头端的狡猾,我若不陪她去,她一定会说我胆小,何不借此机会看看这丫头到底凭些什么本领,敢冒充震撼武林的红衫怪客!”

心里虽这样想,口里却说:“老袖陪你一行,并无问题,不过……。”

翠萧仙子见他慨然应允,心中大喜,说道:“大师放心好啦,只要你陪我前往,翠萧仙子已经心满意足了!”

说着话,倏然取下了脸上的血红面罩,露出了一副美丽的面孔!

群僧本来就对她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又凶又娇的感到莫测高深,现在,见她露出了美丽的面孔,纵然修为深厚,不禁看得怦然心动!

广元大师也未料到这个冒牌的红衫怪客,这样年轻、漂亮,暗自赞道:“果然天生丽质,艳绝尘寰,而且双眸神光内蕴,一身功力,显然已达深奥境界……”

倏然朗朗大笑一声,转脸向身旁的玄机子、追云叟,和百惠大师说道:“三位老友请先回悔心院,老袖最迟明日午后返

说完也不待三人答言,又向翠萧仙子笑道:“姑娘请随我来!”

双脚一拂,倏地掠到断崖的右端!

他凝眸向崖下一扫,身子一晃,平飘而起,宛如彩凤一般,“哧”的一声,穿入云雾缭绕的深崖之中!

就在他身子疾向崖下射出的刹哪——

翠萧仙子香肩微微一动,突然冲天而起,她轻理着散披在额前的秀发,宛如一片随风飘荡的枫叶般,轻悠悠地飘入崖中的云雾里!

她这种独特怪异,而且进入神化境界的上乘轻功,顿使在场之人看的大为惊奇,就是见闻多广的追云叟、玄机子、百惠大师也不禁目瞪口呆!

宏元大师脱口惊叫了一声:“怪!”同时心底里也冒出一股寒意,暗道:“我刚才若是和她交上了手,恐怕又要吃苦头了

一向以轻功高绝闻名天下的追云叟,也不由惊奇的叹道:

跋氩坏揭桓龆曜笥业纳倥簧砉ασ汛镎獾绕婷畹木辰纾闲嗷盍苏獍涯昙停芩憧艘淮窝劢缌恕

千回谷的事虽然过去了,但少林寺的僧人,却都怀着惊惧焦急的心情等待着掌门人的归来!

再说广元大师穿入云雾中后,霍地展开“凌空虚渡”上乘轻功,越过了四丈宽的悬崖,飘落在峭峰之上!

他知道这些终年被云雾缭绕的峭峰滑不留足,是以落在峰顶之后,仍然口提真气,平衡住身形!

忽听一阵衣袂飘风之声,他微一侧目,只见翠萧仙子已穿过云层,宛如天降仙女一般,轻飘飘地落在他的身前!

广元大师不禁心头一震,他虽已料到这位自称翠萧仙子的姑娘功力不同凡响,却想不到她的轻功造诣这样超凡入圣,曼妙绝伦,不禁惊奇的愕然一愣!

翠萧仙子急于找寻梦秋,飘落在广元大师的身旁后,说道:“请问大师如何才能到达崖底?”

她望着四周一面说,一面四处张望!

广元大师一敛心神,说道:“只有循着峭峰、突石,才可到达崖底,不过这些峻峰突石都是滑不留足,姑娘务请小心才是!”

一语甫落,人便纵身一跃,向四支外的突石跃去!

翠萧仙子眼望着那些发着乌光的怪石,黛眉微微一皱,然后娇躯一晃,紧随着广元大师身后,飘身跃了过去!

广元大师虽知翠萧仙子的轻功高绝,但心中却想看看她高到什么程度,是以跃到突石上之后,霍地双袖一拂,宛如一支巨鹤般,闪电向前掠去!

翠萧仙子见他飞跃的身法这样快速,不禁心中微微一震,暗道:“他端的这样快,是想测验我的轻功吗?”

忖思间,只见广元大师已跃出了七丈以外,越过了三块突石!

翠萧仙子心里冷笑一声,倏然身子一晃,电射而出,竟展开师门绝学“御风”身法,宛似天马行空一般,凌空追过去!

她这种身法甚是快速,广元大师刚自跃到十丈以外,已被她追了个首尾相接!

翠萧仙子虽已追到他的身后,但他仍未发觉,掠行的身子毫不停留的一径飞跃!

翠萧仙子也不惊动他,只是轻飘飘的跟在他的身后!

要知翠萧仙子的一身功力已达意念克敌之境,是以她这种“御风”身法,一旦施展出来,便轻若飞絮一般,不带丝毫破空风声,像广元大师那样耳目灵敏之人也是难以察觉!

倏忽间,广元大师已掠出二十余文,他心里一动,暗道:

白萑凰峁Ω叱参幢啬芨蒙衔遥 

心念未了,忽听耳际响起一阵脆生生的娇声说道:“大师,什么时候才能到达崖底呀?”

广元大师心头一震,霍地稳住了身形,猛一回头,只见翠萧仙子理着飘散的秀发,站在自己的身后!

这一来,广元大师不禁由衷的佩服道:“姑娘的武学真是莫测高深,老袖佩服已极!”

翠萧仙子微微一笑,凝眸向崖下望去!

只见崖下的形势甚是险峻,而且峭石丛立,如同石林,使人望而生畏,无法辨出崖底的景物!

翠萧仙子芳心一震,脱口问道:“崖底这样峭险,秋弟弟只怕已摔得粉身碎骨了……”一念及此,水灵的眸子里,禁不住落下了几颗泪珠儿!

广元大师也不由轻声一叹,道:“这崖底的确是峭峻奇险,说不定你的秋弟弟会化险为夷……”

他不知如何安慰她才好,话未说完,便倏然住口!

翠萧仙子幽幽一叹,道:“事情已到了这步田地,只好下去看看了……”

说着,娇躯一晃,闪电般向下掠去!

广元大师心中一震!脱口叫道:“姑娘小心点,那些怪石

他话犹未完,忽见翠萧仙子的娇躯一斜,从一块怪石上翻了下去!

这一来——

顿使广元大师大吃一惊,要想营救已来不及,不由惊叫了一声:“糟糕!”

突见翠萧仙子的娇躯一转,但听“噗”的一声,她的右手,已硬生生的插入一块青石之上,栽下去的身子,也猛然稳住!

虽然她已稳住了栽向崖底的身子,也不禁惊出了一身冷汗!

广元大师惊心之下,不由朗声宣了两声佛号!

翠萧仙子右手猛然一推,稳住的身子也悬空弹起,这一次的教训,她再也不敢大意,猛提一口真气,斜飘到一块巨石上!

广元大师迅捷的跃到翠萧仙子的身旁,问道:“你受伤了吗?”他神态间,流露出十分关切的情意!

翠萧仙子摇了摇头苦笑道:“虽然没有受伤,却把我给吓坏了……”

广元大师说道:“现在已到了安全地带,下面便是崖底了!”

翠萧仙子闻言精神陡然一振,凝眸向下一看,果然已到了崖底,而且景物和崖顶之上迥然不同。

原来崖底之下,长满了奇花异草,和那些乌光磷峋的怪石交杂其间,更显得分外绮丽!

翠萧仙子无心观赏景致,略一张望,忽的纵身一跃,落到崖下!

广元大师也跟着飘落下去,他游目一望,慈眉一皱,道:

罢庋碌字潞奔思#赡苡卸旧呙褪蓿媚锴蛐⌒摹

他见翠萧仙子神情十分焦急,黯然一叹,便倏然住口!

这些翠萧仙子并没有放在心上,她要在崖底之下找到梦秋,希望找到的秋弟弟和往昔一样,那样潇洒英挺……

于是——

她毫不迟疑地脱口说道:“大师你搜索前面,我查看后面,不论有什么发现,以啸音传讯好了……”

先说的话声,是在广元大师身前,尾音一落,人已走的无影无踪了!

广元大师心情沉重的长叹了一声,也自向前搜去!

翠萧仙子因急于找到梦秋,是以非常仔细的向前搜索,每到一处密草丛石间,便提心吊胆的查看,这样搜索了约顿饭时光,仍然没有发现梦秋的影子!

这一来——

她不禁心中大急,双眸中泪水盈眶,幽伤的叹道:“怎么找不到他的影子呢?纵然死了也该有个尸体呀……”

忍不住哀怨,泪珠儿又滚了下来,她想:“不管如何,都要找到心爱的秋弟弟,就算他摔个粉身碎骨,也要找到……”

她极力压抑着心里的悲痛,瞪着两只血丝满布的红肿眼睛,又自向前找去!

突然——

一阵极其低微的声响,传入她的耳中!

翠萧仙子心中一震,循着那声音,走了过去。

转过一块巨石,忽见一股悠悠泉水,向下流去,同时耳际里又隐约听到一阵“轰隆隆”的怪异之声!

她心中大感奇怪,倏然纵身一掠,向前奔去!

她因好奇之心大动,想看看那怪异之声到底是些什么?

哪知她身形刚动,突然发现身前的不远处有一片血红衣衫,不禁大吃一惊,伏身捡了起来,仔细一看,发现这一片衣衫,正是梦秋所穿之物,不禁芳心猛然一震,脱口叫道:“秋弟弟……”

她知道梦秋可能会摔落此处,赶紧揉了揉红肿的眼睛,极目望去。

这块洼地虽然不平,但翠萧仙子仍能一览无遗,但见这不到二丈方圆的地上,除了些杂草碎石之外,根本就没有梦秋的人影。

八闭婷挥兴に溃裨颉

她心里想着,身子不停的向前走去,弯过了一道峭峻的石峰,忽听“轰隆隆”的巨响盈耳,抬头一看,只见一个声惊天地的垂帘巨瀑自高不见顶的峻峰之上疾泻而下,激起的水花汇成一个水潭!

这飞天巨瀑以下,除了水潭,便是怪石,别的一无所有,翠萧仙子只看得黛眉一蹙,忖道:“怪了,秋弟弟不会摔死,也必定身受重伤,怎么找不到他的人影呢?……”

突然——&;&; 一个可怕的念头从她脑际中一闪而过,不禁打了个寒颤,暗道:“难道这崖底下,当真有什么毒蛇猛兽不成……秋弟弟被它吞噬了吗?”

摹然间——

一阵惊急的啸声,使她大吃一惊!

倏地娇躯一晃,疾如流星飞泻般,顺着啸声的来处奔去。

刹那间——

她已飞掠出数十丈远,飘落在一块磷峋的青石之上。

凝眸一瞧,心中又是一惊!

只见广元大师双袖拂动如轮,正和一个身发绿光的三头巨蛇打的难分难解!

那三头巨蛇,怪异无比,身长丈余,头似笆斗,尤其中央那只三角头上,长着一只紫色血冠,使人看来,凶恶已极!

翠萧仙子忽然想起师父说过当今世上有一种“千年冠蛇”,长着三只怪头,能喷射毒雾,伤人一丈以外,而且它皮坚似钢,任何利器休想伤它分毫!。

倏见这只怪蛇和师父说的完全一样,不禁吃惊的叫道:

按笫焱耍馐恰旯谏摺绻て鹚囊靶裕崤缟涑龆疚砩巳恕

一语未完,突见那怪蛇中央头上的血盆大口一张,“噗”的一声,喷出一股粉红色的水雾!

这水雾更是奇怪,起先好似一团气球,但刹那间,突然化成片片红云,径向!”元大师罩去!

翠萧仙子大吃一惊,脱口叫了一声:“畜生敢尔!”

猛然一招“天克地冲”,双掌疾出如电,分向三头怪蛇和那毒雾变成的红云击去!

她这一招乃情急之下全力施为,强猛的掌风到处,已把毒云卷向天际,她生怕一掌无法把毒蛇击退,是以击向毒蛇的右掌,划起一股匝地狂飙,猛击过去!

昂洹钡囊簧范旧撸驯痪硭こ鏊恼梢酝猓

广元大师纵身飞跃到翠萧仙子的身旁仍骇异不已,叹道:

跋氩坏侥嵌旧咭训搅伺缥砩巳说牡夭剑舴枪媚锛笆背鍪郑像目忠焉硎苤厣耍 

突然——

那三头毒蛇发出一股刺耳的怪叫,身挟劲风,飞扑过来!

翠萧仙子心中一震,呼的一掌迎击过去!

哪知她掌势刚出,三头怪蛇突然长尾一甩,绿光一闪,没入三丈外那峭峰间的凹地之中。

翠萧仙子刚自不明所以的怔了一怔,忽然觉得身后的峻岭间,响起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不禁心中一震,脱口叫了声:

扒锏艿埽 

纵身一跃,猛向七八丈高的峭峰上跃去!

这座峭峰,完全是青石堆成,峰顶光秃秃的寸草不生,翠萧仙子跃到峰顶,根本就没有发现人影!

她突觉一阵头昏目眩悲切的叹道:“难道秋弟弟当真死了吗?……”

扒锏艿艿氖迥睦锶チ耍勘荒侨饭稚叱粤寺穑扛詹诺慕挪缴俏业幕镁趼穑俊

泪!

又从她的红肿眸子里流了出来……&;&; 难过,伤心的她——

身子摇摇欲坠……

然而——

余梦秋真的死了吗?

他觉得对不起翠萧仙子,更不愿做一个杀人老魔的徒弟,何况他自己已身受寒毒,在无法自处的情况下,他跳落断崖,自然是想解脱内心的痛苦!也唯有如此,才是真正解脱的方法!

于是——

他毫不犹豫的向崖下跳去!

他想!

罢庋淖糟薅溃翟诓腥塘耍湎艚憬阋欢ɑ岷苌诵摹牵怯惺裁窗旆兀克形伊绞盅龋质歉錾比死夏У耐降苣兀俊Ω杆淙徊缓茫鞘撬氖虑椋矣嗝吻镒懿荒芰舾雠牙胧γ诺淖锩健

这样一想,他心里觉得十分安慰,纵然自己摔死,也于心无愧了……

但觉耳边劲风呼呼,身不由己的连翻了几个跟头,猛然向下栽去!

陡然间——

想起了爹爹的惨死,如果他死了有谁能为他爹爹报仇?

他心中猛然一震,惊出了一身冷汗,赶紧提了一口真气,双手一振,想平衡一下疾泻栽下的身子!

双臂刚刚张开,忽然“嗷”的一声,顿觉右臂一阵刺痛,猛然旋身一看,只见右臂上已被巨石刺破,鲜血淋淋而出!

余梦秋吃了一惊,真气立散,正想再次提气缓住下落的身形,忽觉一股奇寒的冷气冲上心头,不禁连打了几个冷战,暗道:“我余梦秋,真的要完蛋了,这一下子非得摔得粉身碎骨不可……”身子如同巨石一般,向下坠去!

捌送ā币簧艘阉さ揭桓鏊吨校

余梦秋大吃了一惊,只觉得一阵刺骨冰冷,人便坠到潭底!

他不自知的“咕!咕!咕!”连喝了三口潭水,赶紧的划动双手,向上游去!

所幸这水潭只不过二丈深浅,瞬息之间,便游出水面!

他的头刚刚从水中冒了出来,忽然听到一阵声动天地的“哗哗……”巨响,只见一股巨大的湍流洪瀑自高不见顶的怪峰之上冲泻下来!而且水势甚急,激起了一片水雾浪花。

余梦秋心头猛的一震,正待向潭边游去,忽然觉得双手发抖,全身软绵绵的一点力气也没有,身子也缓缓的向下沉去

这时——

他已知道自己受伤颇重,不禁颓丧的暗道:“想不到我余梦秋没有摔死,却活生生的溺死在这刺肌冰寒的水潭之中

纵然求生的本能潜藏在他的心灵深处,他却无法挣扎!因为他几乎到了全身僵挺的地步!

他已是万念俱灰!虽然知道这样死去太不值得,也只剩下等死的份儿了!&;&;

于是——

他眼望着那急泻而下的瀑布幽幽一叹,慢慢的闭上了双眸!

突然——

他下沉的身子,似是被一股力道托了起来,觉得如腾云驾雾一般,向上升去!

余梦秋大吃一惊,猛的一睁双眸,只见自己坐在一堆发着奇香的花丛之前,而且那声惊天地的巨瀑之声,也不复所闻了!

这一下子顿使余梦秋大感奇怪,游目四望,只见眼前一片青葱,景色异常绚丽,暗道:“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冥冥之中,真有神灵吗?……”

他忽然想起师父叫自己跳下万丈深壑的一幕情景,不由暗道:“是师父救了我吗?……”

他想那是不会的,如果是师父救了自己,一定会和自己见面,但那又是谁救了自己呢?

忽然间——

他发现一堆杂草之中,似是坐着一个人……

余梦秋心中一震!揉了揉眼睛,仔细一看,果然是一个人,但此人长相奇特无比!他大吃一惊!

只见那人闭着双目,脸上露出一道深长的疤痕,瘦骨鳞峋,面无血色,稀疏蓬乱的长发,散技在肩上,使人看来,简直和一具僵尸相差无几!

余梦秋惊心之下,忖道:“这也是个人吗?……”

他心里虽这样想,知道自己这条命是被人家救回来的,不禁吃力的移动到那怪异的老者的身前,躬身施了一礼,道:

巴肀灿嗝吻镄还锨氨簿让鳎 

那怪异老者,连眼皮都没有动一下,似乎没有听到余梦秋的话……。

余梦秋心中猛然一震,又道:“晚辈余梦秋拜见老前辈!”

那怪异老者,没有一点反应……

余梦秋心中大感奇怪,暗道:“这位老前辈真有点古怪,难道他是哑巴……”

他心里想着,又向老者深施一礼,提高嗓门道:“请老前辈赦过余梦秋不知之罪。”

他一连说了三声,那老者,仍然闭着双目没有理会他。

这一来,顿使他感到有点为难,暗道:“他当真听不到我的话吗?”

但见他双目深陷在眼眶之中,脑海里转了一转,忖道:

笆畔梗馕焕险叽蟾攀歉鲱垦欺虐伞

他觉得一点不错,把那老者仔仔细细看了几眼后,便移动沉重的步子,向前走去!

他本想问那老者这是什么地方,却感到那是多余的了。

正自向前走了四五步,忽听一声冷喝:“站住!”

余梦秋吃了一惊,觉得那声音,似乎有着无上的威力,证了一怔,止住了脚步,忽听那冷喝之声,又道:“没有礼貌的东西……”

这喝声使梦秋觉得如同置身在冰天雪地之中一般,心中冒出一股冷气,赶紧的转回身来!

眼光到处,那杂草堆中,早已失去了那怪异老者的人影,

这一下子,大大出乎了梦秋的意料之外,惊心的忖道:“奇怪!

那怪异老头子喊住了自己,为何他却走了呢?难道他不是人……是鬼……。”

想到了鬼,他全身突然起了一片鸡皮疙瘩,不禁连连后退了三步!

他虽然不相信这世界上有鬼,但确信不会有人生存在这深崖之中,于是,他又怀疑自己到了阴曹地府!不自禁的咬了一下舌头!

痛!

使他大为震骇,下意识的又向后退了几步,额角之上也冒出了冷汗!

他惊心之下,霍地一个旋身,突见那怪异老者竟然无声无息地坐在他的身前,仍然是闭着双目!

这一来,梦秋已知道当面这位老者是位身负绝学的高人,不自禁地跪在地上拜道:“余梦秋拜见老前辈,请老前辈恕不知之罪!”

说话之间,“砰!砰!砰!”连磕了三个响头!但那怪异老者,仍似没有听到,相应不理!

余梦秋见他不理睬自己,不禁拗劲大起,忖道:“这老头子端的古怪已极,喊住了自己,却又不加理睬,不知他是何用心?”

他霍地站起身来,狠狠的瞪了对方一眼,暗道:“怪老头子,真是岂有此理!难道我余梦秋还怕你不成……”

忖思之间,忽见那怪老头,嘴角微微一动,发出一股冰冷的声音责问道:“你在骂我吗?”

余梦秋心中一震,想道:“奇怪,他怎么知道我心想之事……”脱口说道:“余梦秋犯不着骂你……”

一语未完,那老头冷声接道:“量你也不敢!”

余梦秋本是偏激之人,闻言大怒,正待开口骂他几句,忽然想起这条命是被他救回来的,纵然他冷傲无比,也不必开罪于他,何况自己已是身受重伤快死的人了!

一念及此,忍不住的幽幽一叹!

那怪异老者听到了他的哀怨叹声,突地睁开了闭着的双目!

他那两只眸子,如同火炬一般,照射在梦秋的身上,转了一转,问道:“小娃儿,你有什么伤心的事么?”

他的话,说的非常缓和,不像刚才那样盛气凌人,但他那双奇光四射的眸子,却有无上的威力,使人不自觉间油然生出敬意!

余梦秋被他看的心中一震,说道:“我已经是快死的人了,告诉你也没有什么用处!”

那老者端的古怪已极,听他这样一说,似乎有很大兴趣,咧嘴一笑,道:“很好!很好!就是你死了我也愿意交你这个朋友,现在你总可以告诉我老人家了吧!”

余梦秋听他说的不伦不类,倏然一叹低下头去!

怪老头子问道:“小娃儿你是不是不想穿那套红衫怪装啦!”

此言一出,余梦秋大吃一惊,不自禁的脱口说道:“这也是其中原因之一,不过……”他忽然发觉自己失言,便倏然住口!

安幌氪┚屯严吕春美玻凑饧路依先思叶运裁挥行巳ぃ 

他说着,两只发着奇光的眸子,紧紧的盯在梦秋的脸上!

余梦秋心头一震,觉得这老头子不但古怪,而且十分天真!

怪异老者,皮笑肉不笑的嘿嘿又道:“你看我有点古怪吧?

还苯袷郎希褂腥吮任腋殴帜兀俊

余梦秋听得莫名其妙,问道:“请恕小辈愚蠢,听不懂老前辈话中的道理!”

拔宜耘艿秸饫锢匆蛔×嗄辏闶钦飧龅览恚腥瞬辉缸瞿羌虑椋捶亲霾豢桑鐾曛螅钟械愫蠡冢庵治ケ沉夹牡耐次簦皇潜任腋殴致穑俊

怪老头子说至此微微一顿,又道:“就拿你说吧!分明长着一副俊美的面孔,自己却偏偏带上那副狰狞可怕的面具,想想看,不是比我古怪吗?”

他每一句话如同利剑般,深深的刺在梦秋的心上,他又惊又奇,一时间愕然愣在当场!古怪老头子,瞥了余梦秋一眼,突然冷声说道:“小娃儿你看……”

说着,双手一撩长衫,忽然露出一双齐膝而断的双腿!

余梦秋猛然心惊,不禁“啊”的惊呼出声!

古怪老头子,倏然嘿嘿冷笑了一声,道:“大丈夫立身行事岂能轻易言‘死’,我老人家双腿已断,尚且洁身自爱活在世上,难道你年纪轻轻的,真想去死不成?”

他话说得非常激动,闪电似的锐目,紧紧盯在余梦秋的血红面具上,脸上的深长疤痕,也显出了血红的色彩!

余梦秋心中猛然一震,暗道:“我余梦秋何尝想死,只因寒毒已侵入内腑,又有什么办法呢?……”

他心念及亲仇,自然更不愿糊里糊涂的就此死去,不禁幽幽叹道:“一个人在他的事情没有完成之前,自然不愿意撒手而去,我余梦秋虽然身受寒毒,自然不例外!”

古怪老头子倏然嘿嘿一声冷笑,道:“这样说你是想活了?”

余梦秋怔了一怔,暗道:“这老头子端的有点古怪,不知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忖思间,忽听那老头子说道:“你若是想活那也很容易,只要你答应替我做一件事,我便助你逼出寒毒,同时还传授你几招绝学!”

余梦秋听得大感奇怪,脱口问道:“不知老前辈要晚辈所做何事?”

澳阆却鹩χ螅也拍芨嫠吣悖 

余梦秋听完先是微微一怔,继而说道:“只要老前辈把侵入内腑的寒毒逼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古怪老头嘿嘿一声大笑道:“很好很好!咱们一言为定,我老人家先把你内腑的寒毒逼出来后,再告诉你!”

说着缓缓的伸出了他那瘦若鬼爪的右掌!

余梦秋刚自怔了一怔,忽听“格格”一阵连响,那怪老头子的右掌,陡然暴长了三尺,抵到了他的胸前!

余梦秋大吃一惊,正待向后闪退,忽听那古怪老头子冷声说道:“还不快些去除杂念行功调息,我老人家又不是吃人的魑魅,你怕些什么?”

他闻言恍然大悟,知道这位性情奇特的老前辈,要以本身的功力修为,助自己逼出寒毒,当下感激的望了老头子一眼,静坐下来!

古怪老头子嘿嘿冷笑了一声,潜运数十年修为的功力,发出一股热流,直向梦秋的内腑攻去!

刹那间这股热流,已在他全身要穴运行了一遍!

余梦秋先是没有异样的感觉,然而功行周天之后,陡觉精力大为振奋!

他知道内腑的寒毒,已被全部逼出,霍地睁开双眸!

只见那怪老头子的额角之上,现出了豆粒大小的汗珠儿,面色也变成灰紫之色,心知这好心的怪老头子消耗真元使我起死回生,实在恩同再造,晚辈永铭肺腑终生难忘!但见老前辈双目紧闭,知他在行功调息,当下也不敢再惊扰于他。

半晌——

古怪老头儿睁开了眼睛,看了梦秋一眼,问道:“小娃儿,你觉得如何?”

梦秋恭身应道:“老前辈惠予援手,内腑的寒毒已全部退出来了!”

说完,立即取下脸上面具,露出了俊美的脸孔!

怪老头子点头一笑,道:“江湖上的事情虽然是波谲云诡,惊险万状,然而任何一个光明的人物,从不以假面目示人,最多他不让对方知道他是谁而已,更不会像你穿着这一身奇装异服,使人看来胆战心惊!”

说至此,他忽然面色一肃,又道:“现在我老人家先把‘三步无影’身法的要领口授于你,按照我口述的要诀参悟练习!”

说完,他一面口授要诀,一面指导梦秋练习!

初时,梦秋尚觉不出这套“三步无影”身法的奇异之处,渐渐的越学越难,饶他聪明绝顶,也费了足足两个时辰的光景,才勉强记住!

怪异老头儿见他已能运用之后,又把一招“五岳锁龙”的奇绝手法传授给他。

这招“五岳锁龙”手法,共有五个不同的变化,每个变化之中又暗藏了两个招式,一旦施展开来,端的是捕风捉影、莫测高深!

余梦秋万万没有想到会逢凶化吉,因祸得福,心中自然是十分欢愉!

怪老头儿也没有想到这位俊美的小伙子,在短短的四个时辰之中,便把自己费了四五十年而参研出的绝学融会贯通、运用自如。

惊喜之下,说道:“很好很好!难得在短短的几个时辰当中,便把我老人家呕血之学,融贯相通,现在我老人家就把托付之事,告诉于你!”

余梦秋心中大喜,冲口说道:“老前辈请说,晚辈力之所及,自当全力以赴!”

怪异老者正色说道:“我要你以这两种旷世绝学,会一位当代老魔!”

余梦秋心中一震,问道:“此人是谁?”

按巳苏腔倭宋依先思宜戎耍 

罢飧隼夏б欢ㄊ歉鲂暮菔掷钡娜宋铮 

安淮恚∷坏暮菔掷保倚募埔彩歉呷艘坏龋蹦晁臀依先思掖蛄巳烊梗参捶殖鍪じ海窳希驮谒窖悦鞯飨⑵讨保闯梦也槐竿皇┌迪淙晃壹笆狈⒕酰瓷嗽谒囊徽小謇追质亩纠闭惺街隆!

怪异老者说至此,倏然一叹,眼望着天际,追索往事地叹道:“所幸天不绝我,虽然双腿齐断,自崖上摔下,却跌到水潭之中,保全了我老人家一命……”

余梦秋怒火陡起,厉声说道:“那魔头端的狠毒,我余梦秋非要把他碎尸万段不可……”

他气得咬牙切齿,恨不得立刻就把那魔头除去!

怪异老者干咳了一声,说道:“六十年来,你是我唯一期望之人,不过那魔头的一身功力已臻化境,而且从来不以真面目示人,将来你遇到他时千万要小心……”

余梦秋不待他说完,心中微微一震,问道:“那魔头是谁?”

怪异老者凛然说道:“他是心狠手辣的三面人魔!”

余梦秋大吃一惊,面色陡变,脱口反问了一声:“三面人魔?”

怪异老者也不禁微微一怔,道:“不错!你认识他吗?”

双眸中射出一道冷芒,逼视在梦秋的脸上,对梦秋的惊愕神色,他感到十分诧异!

余梦秋万万没有料想到他的仇人会是自己的师父,因而确信师父过去的一切诚如翠萧仙子所说的一样,是个“混世老魔”了!

然而——

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不是一个忘恩负义之人,但,他已答应了这老人的要求,叫他怎么办呢?

他恨师父的所作所为,更痛恨自己为何是一个魔头的徒弟

困扰……

难过……

他心里充满了矛盾,一时间愣在当场不知如何是好……

怪异老头儿何等厉害,他已从梦秋的神色中看出了一个大概,但他仍然不动声色的追了一句:“你认得三面人魔吗?”

余梦秋心中因痛恨师父过去的所作所为,故而他觉得更不应该欺骗这位已断去双腿的老人,当下一敛心神,肃然说道:

叭嫒四峭肀驳氖Ω福 

他一面说着,一面察看对方的反应,生怕这一句话激起了对方的怒火。

怪老头儿轻声一笑,道:“这个,我老人家已经料到了!”

余梦秋心中猛然一震,脱口问道:“老前辈何以知道?”

怪老头倏然嘿嘿笑了几声,道:“你脸上的表情不是已经告诉我老人家了吗?”

余梦秋怔了一怔,正待开口,怪老头儿,面色一敛肃容说道:“就因为你是他的徒弟,我老人家才让你替我做这件事情!”

余梦秋突觉得一股怨气难平,长啸一声,朗声说道:“我恨我自己为何是个魔头的弟子,但老前辈要我叛离师门,或做出不利于我师父的事情,那也绝不可能,现在我余梦秋已无话

可说,就请老前辈断去我的双腿吧……”

昂担 惫掷贤范渖鸬溃骸澳闼淙皇俏页鹑说耐降埽依先思胰床换岚亚氨驳亩髟顾愕侥愕耐飞希庖坏悖愦罂煞趴硇暮美玻〔还依先思胰床荒芷桨拙攘四阋幻谀懔教卓跏郎窆Γ 

余梦秋双眼一翻,正色说道:“除了有关师父的事情之外,赴汤蹈火,晚辈在所不辞!”

怪老头儿虽然定力深厚,仍免不了有些激动,但对梦秋这分超人的胆气和志节却深为赞佩不已,想不到心黑手辣的三面人魔,竟然调教出这样一个杰出的徒弟。

他冷哼了一声,说道:“我要你到‘天上之天’取一粒‘紫府仙果’,然后再到‘冰中之冰’取一个‘玉冰寒蚕’,同时约你的师父在六个月后的月圆之日,来这千回谷岩底,和我老人家了却六十年前的旧债,并且你要当着三面人魔的面,把‘玉冰寒蚕’和‘紫府仙果’交给我!”

余梦秋只听得愕然一愣,暗道:“这位老前辈端的古怪,那紫府仙果和玉冰寒蚕,都是武林人物梦寐欲求的仙品,教我如何找法,若是当着师父的面交给他,岂不引起师父的疑心

心里虽这样想,口里却毅然说道:“晚辈完全遵命!”

怪老头儿突然大笑一声,道:“很好很好!咱们后会有期!”

话音未落,倏然划起一条黑线,电闪而逝!

余梦秋望着他消失的方向,怔了一怔,暗道:“此老不但一身武功莫测高深,而且出的题目也是奇难无比,事情已到了这等地步又有什么办法呢?唉,纵然无法获得紫府仙果和玉冰寒蚕,也只好全力以赴了!”

这样一想,心境大宽,倏然纵身一跃,飘落到一块发着乌光的黑石上。

他游目望一望,霍地展开身形顺着岩石向上纵去!

刹那间,他已掠到云雾层中。

这时,正是旭日初升,大地一片绚烂景色!然而这云雾层中,却是茫茫一片,使人难辨东西!

余梦秋凝神运目四周一扫,霍然纵身一跃,冲天而起!

他想自己是从云雾镣绕的岩壁上跳落下去,脚下的怪石,距离岩壁一定不会太远!于是,他猛提一口真气,向上冲去!

他这一跃之势,已有四丈高低,云雾缭绕的断岩也不过三丈左右,自然冲出云雾层外!

眼前突然一亮,一片绚丽景色尽收眼底!

余梦秋心中大喜,低头一瞧,只见一道修长的岩壁出现眼底,当下双袖一摆,宛如风车般,轻飘飘的落了下去!

他知道嵩山之上机关密布,埋伏重重,他已经上过一次恶当,自然十分小心,是以脚落实地后,立即凝目观望!

突听一声大喝:“什么人?”

但见七个秃顶和尚,随着喝声掠了过来。

原来这七个僧人,是惠超大师和六个同门师弟,他们见掌门和翠萧仙子到岩下去后,过了一宵仍未返回,心里自然焦急不安,是以在此地敬候掌门佛驾。

就在他们焦急万分的当儿,忽见岩中冲出一红色人影,而且此人既不是掌门玉驾同赴岩底的翠箫仙子,又不是那面目

狰狞的红衫怪客,七僧不禁大感奇怪,是以大喝一声飞跃过来!

余梦秋内心里本就痛恨少林寺的僧人把他团在冰府禁宫之中,一见七僧人飞跃过来,勃然大怒,喝道:“小爷是什么人,你们管得着吗?”

说话之间,晒然不屑一顾的瞥了七僧一眼!

惠超大师只觉得他长的虽英朗照人,但却是冷做无比,而且身上穿着一袭和红衫怪客一模一样的血红长衫,不禁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问道:“尊驾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从断岩之下跃了出来?”敢情他怀疑梦秋就是掌门和翠萧仙子要找的人了!

余梦秋冷哼一声,道:“这个你还不配问!”

惠超大师也不禁心头冒火,怒道:“好大的口气,如果佛爷一定要问……。”

余梦秋突然冷笑一声,喝道:“那要看你们凭些什么!”

惠超大师暴声喝道:“嵩山圣地,岂容你这小娃儿撒野,先接佛爷几掌试试!”

呼呼两掌猛劈而出!

余梦秋视若无睹的冷笑一声,说道:“接你几掌也未必能奈何了我!”

双掌倏然一推,随手卷出两股无形潜力!

惠超大师见他漫不经心的随手一挥,心中大怒,暗道:

罢馐悄阕约赫宜涝共坏萌耍 毙哪钪洌蝗挥旨恿硕烧媪Γ⒓驳恼品纾衙腿换鞯剑

哪知——

他的掌力和对方的潜力相接之时,突觉心头一震,惠超大

师大吃一惊,刚自暗道了一声:“不好!”忽听一声冷喝:“还不给我躺下!”

昂洹钡囊簧尴欤莩笫θ缤舷叩姆珞莅悖忄忄猓

退出了一丈以外,口吐鲜血,栽倒地上!

六僧大吃一惊,暴喝一声,猛扑面上!

掌风杖影,都带着划空锐啸,猛击而到!

余梦秋冷笑一声,喝道:“没有用的秃驴,竟敢以多为胜!”

人随喝声,倏然展开怪老头儿传授的“三步无影”身法,捷如闪电般,旋到六僧的背后!

他见怪老头儿传授的身法果然灵巧奇奥,不由心中一动,暗道:“我何不试试‘锁龙’手法的威力如何?……”

心念之间,霍地疾出一招“金索缚龙”,直向当面僧人的左腕扣去!

他这一招果然灵验无比,抬手之间,已扣住了对方的左腕!

余梦秋毫气大发,冷哼一声:“躺下!”

芭椤钡囊簧挥ι缘梗

剩下的五僧大吃一惊,正待运掌挥杖,突觉眼前红影一闪,每人的前胸之上,都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掌,口角流血栽倒地上!

这不过瞬息间的事情,七个少林高僧,都身受重创了!

余梦秋冷然笑道:“就凭你们那些鬼魅伎俩,也配在我余梦秋的面前现丑,哼!真是不识好歹!”

话音未落,突听一声暴喝:“何方狂徒,竟敢伤我门下弟子!”

四条人影,疾如天马行空般,向崖旁的回谷间闪电而来!

余梦秋的耳目何等锐利,四人尚未来到近前,他已看出四人正是宏元大师、追云叟、玄机子、百惠大师!

禁不住傲然一笑,暗道:“这四个家伙原是我余梦秋手下的败兵之将!”

人影晃动之间,四人已掠到梦秋的身前!

四人眼见梦秋穿着一身血红长衫,都不禁心头一震,不知这位眉清目秀、神采翩然的俊美少年,为何穿着这惊人心魂的奇服?

余梦秋见四人面色惊异的瞧着自己,不由晒然的哼了一声,问道:“你们看什么?”

四人吃了一惊,只觉得他的声音和那名震江湖的红衫怪客完全一样,冷冰冰的使人心冒寒气!

追云叟一敛心神,问道:“尊驾是什么人?”敢情他怀疑面前的梦秋就是名震江湖的红杉怪客了?!

余梦秋嘿嘿冷笑一声,反问道:“你认识我吗?”

此言一出,追云叟心头一震,他觉得梦秋的话声越听越像红衫怪客,禁不住骇异不已的后退了两步!

宏元大师性情最是急躁,起初他也觉得当面的少年有点像红衫怪客,但听他的话声,并不像红衫怪客那样“慑人心魂”,不由冷声喝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余梦秋见他们那骇然的神色,禁不住大笑一声,道:“告诉你们,嘿嘿!我……就是我!”

宏元大师怒火陡起,双目中射出两道逼人的光采,叱问道:“是你伤了我门下的弟子吗?”

他这句话问的有点多余,但内心却感觉到这少年冷傲得一无复加!

余梦秋一瞥躺在地上的七僧,冷声说道:“是又怎么样?”

笆蔷鸵稚弦幻 

宏元大师说着,呼的一掌,猛劈而出!

他恨梦秋那副目空一切的冷傲神色,是以出手一击,用了九成功力,想一击之下,把梦秋毁在当场!

余梦秋见他贸然出手,杀机陡起,大喝一声:“该死的秃驴,竟敢猝施杀手!”

反手一掌迎击过去!

宏元大师见他竟敢出手硬接,暴怒异常,大喝一声,左手又疾出一掌!

这一掌比第一掌更为威猛,强劲的掌力,如同巨浪排空一般卷了过去!

梦秋冷叱一声:“秃驴找死!”

突然收回了右掌,身子陡然弯弯曲曲的向前一滑,倏然闪到宏元大师的身后!

宏元大师突觉红影一闪便失去了对方的人影,不禁大吃一惊,刚刚暗自道了一声不好,忽听一声冷喝:“躺下!”

芭椤钡囊簧ι缘沟厣希

若以宏元大师的功力,即使摔在地上,也可以一跃而起,哪知余梦秋人影滑动之间,已点了他的“志堂”穴,纵然他功力深厚,也只剩下了呻吟哀号的份儿了!

追云叟、玄机子和百惠大师都不禁大吃一惊,几乎同时挥

掌猛攻!

余梦秋晒然一笑,喝道:“想不到名震江湖的掌门人,也会联手欺人……”

人随喝声,“三步无影”快步三旋,已让过了三人的奇劲掌力,接着身子又是左三右三的滑了一滑,又回到原地!

他这种身法奇绝无比,快的竟使三人没有看清他是如何闪动,便让过了威猛的一击!

三人都是经验丰富之人,眼见对方身法诡异,都不禁大为震惊,几乎同时旋身暴退!

余梦秋冷笑一声,喝道:“三位掌门要逃走么?嘿嘿,可没这么容易!”

昂佟钡囊簧擞耙簧粒咳黄鄣饺说拿媲埃

但他并没有抢先出手,只是面带冷笑,注视着三人。

追云叟、玄机子和百惠大师三人皆是江湖中的顶尖高手,而且极受武林同道的敬仰,几曾受过这等凌辱,眼见这位不见经传的少年,冷傲无比的注视自己,都不禁心头火起,暗自抱定了一拚之心!

余梦秋存心激怒三人,冷声说道:“三位都是武林中极享隆誉之人,难道忍心见好友受伤而不救吗?”

三人只气得怒目圆睁,暴怒异常,但面对着武功高绝、莫测高深的少年,却不敢贸然出手。

余梦秋嘿嘿一声冷笑,又道:“以三人的名望身份,见死不救,将来传遍江湖,不知有何面目见人!”

玄机子早已按捺不住心头的怒火,暴喝一声,疾出一招“风雷交加”,向余梦秋的当头劈了下去!

他这一招,乃是成名绝学,双手起处,风雷俱发,端的威猛绝伦,慑人心魂!

玄机子刚一出手,追云叟也转动双掌当胸击出!

百惠大师长袖一拂,已卷出一股无形潜力,紧跟在迫云叟的掌力之后,滚滚而攻到!

三人这一出手,真是石破天惊,声震八方,饶是余梦秋艺业惊人,也不禁心头一震,暗自赞佩!

不由大喝一声:“来得好!”

身子滴溜溜一旋,飘到百惠大师的身侧,口里说了声:

昂蜕心阋步游乙徽腥绾危俊

呼的一掌,向左肋攻到!

百惠大师心头一凛,不及把掌势收回,挫步斜身,斜飘了五尺!

余梦秋刚自冷笑了一声,忽听身后风响,知道有人施袭,“哧”的一声,身子左弯右转,如同灵蛇一般,不但让过了身后的袭击,而且又滑到了玄机子的身前!

玄机子心中一震,猛的一掌,电闪劈出!

哪知他掌势刚出,余梦秋身影一旋,“哧”的一声又欺到追云叟的右侧!

追云叟突见右侧红影一闪,知道对方欺到,不待他追到身前,呼的一招“乌云当顶”,斜劈而至!

余梦秋冷哼一声,身影一闪,“三步无影”’三步一旋,倏然化成一条红线,疾如惊虹闪电一般,在三人的绵绵攻势中,翩飞起舞!

刹那之间,四条人影,已交织成一道绚丽的彩霞,使人难

辨敌我!

这当儿——

身受重创的宏元大师已看得目瞪口呆,想不到这位弱冠少年,竟然身负这等奇奥的武学,一时间,竟忘了身上的痛楚!

一轮旭日已从东方的天际升到了四人的顶上,虽不时被引刻的追云叟、玄机子和百惠大师,三人的额角已现出了汗水,每个人的面色也变得惨白无比,显然他们是越打越怕了!

他们想不到对方不但身法奇绝,就是出手一击,也是诡异绝伦,三人纵然见识多广,竟然也看不出对方的来路!

最使人惊骇的是,对方一味躲闪游走,似未全力出击,若是对方大展所学,说不定三人已重创当场了?

因而——

三人大感凛骇,渐渐的,招式也越出越慢!

余梦秋突然冷喝一声:”三位的绝学业已领教,请接余某几招试试!”

冷喝声中,倏然一掌,向玄机子当胸劈到!

玄机子大吃一惊,哪里还敢硬接,身影一晃,暴退数尺!

余梦秋攻向玄机子的一招本是虚招,一见他向后暴退,冷笑一声,突然“哧”的一声滑到百惠大师的身旁,霍地一招“五钩困锁”,向百惠大师的右腕扣去!

百惠大师突觉眼前红影一闪,一只右腕已被余梦秋一把扣住!

这一下顿使他大吃一惊,正待劈出左掌——

忽声一声冷喝!

罢泼庞窦萸胄菹⒁换岚桑 

芭椤钡囊簧聿挥杉涸缘沟厣希偈保さ谜馕坏贝呷耍诮橇餮沟夭黄穑

玄机子和百惠大师的交情最是弥笃,见百惠大师受伤倒地,顿时眼冒金星五内欲裂,不由长啸一声,纵身扑击而至!

余梦秋冷叱一声:“牛鼻子找死!”

班邸钡囊簧ば湟环鳌A枥鞯恼品纾媸志沓觯

他这一拂之势,潜运了“三阴六阳两极功力”,存心在一击之下,把这位昆仑掌门毁在当场!

哪知他掌势刚出,忽觉劲风临头,他知道追云叟暗中施偷袭,不由杀机陡起,暴喝一声,一引玄机子的威猛掌力,挫腕一划,直向身后的追云叟击去。

昂洹钡囊簧雍妥吩欺呕セ髁艘徽疲

两人都被对方的奇劲猛力,震的踉跄后退了三四步,才稳住身形!

余梦秋冷笑一声,向追云叟叱道:“暗剑伤人算不得什么好汉,追云叟你接我一招试试!”

身子倏然一掠,欺到追云叟的身前,举手一招“玉带缠龙”,向他的左手扣去!

追云叟已抱定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之心,是以一见红影一闪,呼呼两掌电击而出!

余梦秋冷哼一声,直待对方的掌力逼到身前之时,霍地身子一旋,红影一闪,已到了追云叟的左侧。

追云叟大吃一惊,正待闪身后退,突觉双目一花,一只左腕已被梦秋扣住!

玄机子一见老友受制,大喝一声,一招“金针断梁”,向梦秋的背后点到!

余梦秋脚步一滑,反手一带,追云叟已痛不可耐的挡在他的身前!

玄机子一招落空,正要再次出手,只见老友全身抖颤,似是痛苦难当,不禁怔了怔,收住了身形。

余梦秋冷笑一声,说道:“久闻江湖中传言九大门派都是光明正大,门户严禁,想不到今日一见,原来都是些徒具虚名之辈,追云叟,你先休息一阵子吧!”

话音未落,突然一声阴森森刺耳的笑声划空传来!

网络图书扫校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