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十章

余梦秋听到这突来的笑声大吃一惊——

余梦秋大吃一惊,霍地一松追云叟的左腕,疾退数尺!

但听这刺耳惊心的“嘿嘿”笑声,忽高忽低,似有一定的旋律般,阴气森森,慑人心魂,缭绕耳际之中!

这当儿……

不但余梦秋觉得突然,就是追云叟和玄机子,以及身受创伤的百惠大师,及宏元和尚,也都心里震骇,全身的汗毛根根直竖起来!

他们都觉得这动荡心魄的怪笑,异常耳熟,几乎同时惊叫:“红衫怪客……”

一股冷气,也打从心底里直冒出来!都不禁机伶伶打了几个冷颤!

余梦秋心中猛然一震,暗道:“果然是他老人家来了……”

心想之间,仍然聚精会神的留意那笑声!

可是——

追云叟的心里,却更惊异不止了……

心想:“现下这一个娃儿,老朽等都不是敌手,如果那红衫怪客现身,这条老命只怕保不住了……”

心念未了,那慑人心魂的“嘿嘿”笑声,戛然而止!

他们知道笑声一止,就是红杉怪客现身之时,因而,剧烈跳动的心,几乎从口里跳了出来!

瞬息之间,他们的命运就有了安排,所以他们的心里更是惊惧不安……

玄机子、追云叟都是名重武林的当代高人,然而在此情形之下,由于压制不住激动的心情,反而缩手缩脚不知所措了。

就在这时——

突然一阵“沙沙!沙沙!”的脚步声,传到众人耳际之中!

追云叟和玄机子的心中,又是猛然一震,瞪着惊惧眼神,循声瞧去!

他们只觉得这“沙沙”的脚步声,如同铁锤一般,“砰砰”的击在心坎上,脚步之声越近,心里觉得越痛……

余梦秋没有移动半步,仍然凝神倾听……

可是——

他的脸上,却现出一副奇特的表情,说不出是惊?是喜?

他斜耸着剑眉,使人莫测高深……

说也奇怪!

那“沙沙”的脚步声,虽然越传越近,但没有看到一丝人影!

突然——

那脚步声,却忽然停在追云叟和玄机子的身前!

两人心头一凛,下意识的后退了三步!

然而——

他们两人的眼前,仍然是空荡荡的,没有半点人影!

这一来,两人大为惊骇,暗叫:“怪!怪!……”

此刻——

两人顿时惊惧已极,早已忘记了身边的强敌——余梦秋。

只要余梦秋略一抬手,两人便会伤在他的掌下。但他,并没有这样做,他仍然凝神注视着笑声的来处!

蓦然间——

又是一声阴沉笑声,划空传来!

余梦秋心中刚自一怔,突然两声“哇!哇!”惨叫。

侧目一看,只见追云叟和玄机子已七窍流血栽倒地上,在两人的顶门之上,插了一柄明晃晃的小剑!

余梦秋愣了一愣,脱口叫了一声:“师父……”

叫声未落,突见一条红色人影,冲天而起,快的如同闪电惊虹般“哧”的一声,射到他的身前!

余梦秋一看果然是师父驾到,赶紧的跪到地上,还未来得及开口,突听一声冷喝:“秋儿快走!”

一把被师父提了起来,只觉得如腾云驾雾一般,“哧”的一声向前掠去!

这不过是刹那间的事情。

余梦秋被三面人魔刚刚拖走——

云雾缭绕的断悬之中,突然“哧”、“哧”冲出两条人影!

这两人的身形快如闪电,简直使人无法分辨,但听“哧”“哧”两声风响,一前一后,落在断崖之上!

前面的人影身材较为纤小,显然是个女子。

她那嫩美的脸蛋儿,显得非常憔摔,两只剪水双眼,也是红肿肿的,似有无限幽伤……

她——正是寻找梦秋的翠萧仙子。&;&; 在她的身旁,站着一个身穿袈裟的年迈僧人,此人正是极受武林同道敬仰的少林掌门广元大师。

两人游目一扫,几乎同声的“唉”了一声!

显然躺在崖上的少林弟子,已使两人大感意外!

广元大师泫然长啸一声,起落之间,已掠到宏元大师的身旁!

宏元大师一见掌门师兄,忍不住说了一声:“红衫怪客……”余话未完,但觉一阵天旋地转,人便昏了过去!

广元大师心中猛然一震,转脸一看!

只见百惠大师满脸血迹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广元大师虽然定力深厚,此时也禁不住气冲牛斗,脑门之上,如受锤击,霍地跃到百惠大师身前,一把扶着他摇摇欲坠的身子,问道:“老友伤势如何?”

他的声音有些颤抖,雪白的银发,也根根竖起来,他已是气愤已极了!

百惠大师叹道:“追云叟和玄机子已经……”

八懒恕绷礁鲎只姑挥兴党隼矗阍笫σ芽吹叫雍妥吩欺帕饺说哪悦胖希鞑辶艘槐骰位蔚亩探#蛔∧宽鼋粤眩痪谐錾

这当儿:

翠萧仙子也飘然来到百惠大师的身旁,她看了一下曾被自己救过的追云叟和玄机子,忍不住的问道:“大师,这怎么回事?”

百惠大师长叹一声道:“他们已经死了,死在红衫怪客的暗剑之上……”

他话未完,翠萧仙子失声叫了一声:“什么?……”

显然她心里大感奇怪,更不相信这件事是身中寒毒、跳落断崖的余梦秋干的。

百惠大师叹道:“老袖等先是和一个身穿红衫的少年交手,唉!这个跟头也栽大了,不数回合,我和宏元大师便身受重创,栽倒地上!”

他说至此,仍然心存惊悸的停了一停,接道:“后来,两位老友,便毁在三面人魔的短剑之下,老袖只听那少年喊了一声师父,便红影一闪,那少年人也不见了……”

翠萧仙子已确定这件事是三面人魔亲自干的,百惠大师说的少年人,也一定是自己要找的秋弟弟了——

当下忍不住的问道:“大师可知他走的方向吗?”

百惠大师道:“他们好像是向崖下的崖谷间掠去……”

他的话犹未完,翠萧仙子已焦急无比的娇躯一闪,“哧”的一声,电掣掠去!

她急欲找到心爱的秋弟弟,同时,想当着梦秋的面,把三面人魔的败德乱行揭露出来,使秋弟弟知道他的师父的确是个“混世恶魔”。是以,她这飞掠之势,快速无比。刹那间,已掠到涧谷之外!

凝眸四周一望,但见重山峻岭,青葱一片,哪里有三面人魔和梦秋的人影!

这一来——

顿使她感到茫然!

眼望着当面的弯曲山径,一时之内,竟不知如何才好!

突然——&;&; 她心中一动,暗道:“我何不先掠到当面的峻岭上瞧瞧,说不定会发现秋弟弟的踪迹……”

心念一决,展开身形,向上攀跃过去!

这座峻岭,虽然峭险高拔,但,凭翠萧仙子一身超凡入圣的功力,攀到山顶并不太难,纵跃之间,已掠到半山之上!

片刻之后,她已掠到山顶!

轻风吹拂着她的红色长衫,她凝神远眸,低头游望……

她仍然没有发现秋弟弟的踪影,心里不禁大感奇怪,暗道:“三面人魔的身法再快,也不会在瞬息之间便和秋弟弟走得无影无踪,难道他们已离开了嵩山不成……”

那样一想,顿觉得惆怅若失……

然而——

当她想起梦秋是自己仇人的徒弟时,又气得咬牙切齿的责问自己道:“我为什么爱上他?爱上这个仇人的徒弟……”

她的双眸又红了,眼泪又涔涔的流了下来!

她心里非常矛盾!越是如此,她愈是觉得少不了梦秋,因为,梦秋潇洒的影子,已把她一颗芳心牢牢吸住……

渐渐的——

泪水已湿透了她的半片衣襟,她,仍然极力的观望着,甚至于想有奇迹出现——梦秋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

再说余梦秋被三面人魔紧扣着一只右手,掠出了回谷,翻过了三座峻岭,仍未有停步之势,而且面色之间,也大异往昔的冷峭无比,不禁使梦秋大感奇怪,暗道:“他老人家拉着我这样飞奔是什么用意呢?……”

忽然——

一个可怕的阴影,从脑际中闪电而过,他惊惧无比的瞥了三面人魔一眼,骇异不已忖道:“难道师父已怀疑自己对他不忠实吗?如若不然,怎么这样气势汹汹的不理睬自己呢?”

心想及此,一股冷气直冒出来!

忽然——

耳际中响起了师父的声音,问道:“秋儿,你想些什么”

余梦秋心中一震,脱口说道:“师父不理睬秋儿大概已生秋儿的气了……”

三面人魔“嘿嘿”冷笑,没有回答!

余梦秋心头一凛,忖道:“师父一定是生气了!……”

突听师父喝了一声:“起!”

但觉身形冲天而起,低头一看,只见身子已飞临到一道约七丈的山洞之上。

三面人魔拉着梦秋,若无其事一般,轻飘飘的越过山洞,落在对面。

但——

他的身形并未停留,三起三落,已到了一片密林之前!

三面人魔突地松了梦秋的右手,嘿嘿冷笑一声,道:“师父先去办一件事情,你在此稍等!”

话音未落,红色一闪,已飞跃到高拔四丈的林梢之上,脚踏树叶,宛如流水行云,闪电而去!

余梦秋不禁怔了一怔,忖道:“奇怪,不知师父有什么要事这样匆忙,使人百思莫解……”

突然一声暴喝,打断了他的思潮!

随着喝声,一阵划空劲风,向梦秋的后背击到!

余梦秋心中一震,猛一回头,只见一道白光,电闪而至!

当下脚步一滑,曲指弹出一缕指风,向来袭的暗器迎去!

但听“砰”的一声响,那袭来的暗器,已被震落地上。

余梦秋早已看出那突袭来的暗器,是一柄锋利的飞刀,不由晒然哼了一声,冷冰冰喝问道:“什么人这样胆大,竟敢暗施偷袭!”

一语甫落,但见十余条人影,身驾飒风,飞掠到他的身前!

这十余条人影掠到梦秋的身前,突然一分,竟把他团团围住!

余梦秋心中大感奇怪,只见来人都是年约五旬以上,每个人都目射冷芒,怒目圆瞪,逼视着他!

从他们锐利的目光中,已看出来人都是修为极深的武林高手。

余梦秋被他们看得心头火起,冷哼一声喝问道:“余某和你们素昧平生,不知你们暗剑伤人是何居心?”

忽见一位长髯垂胸,年约七旬以上的秃头老者,冷笑一声,道:“阁下若不故弄玄虚,暗剑伤人,那‘龟甲秘录’,怎会被你偷走!”

他话虽说得不疾不徐,但那两道利剑似的锐目,却紧紧盯在梦秋的俊脸之上。

梦秋闻言大怒,喝道:“余某几时偷了你的‘龟甲秘录’?

你怎可血口喷人!”

秃头老者怒声叱道:“若不给你点颜色看,你还不知道武林四老的厉害!”

呼的一掌猛劈而出。

余梦秋是天生拗性之人,见他不分皂白贸然出手,暴怒异常,冷喝一声,道:“武林四老吓不住我余梦秋,就你们四人全部出手,余某也不会看在眼里!”

身子斜跨二尺,让过了对方威猛一掌!

秃头老者突然大笑一声,正待再次出手——

他身旁的冷面尊者倏然闪了出来,说道:“孙老前辈暂请息怒,让晚辈先收拾这后生娃儿!”

膝不弯,腿不曲,倏然射到梦秋的身前!

余梦秋嘿嘿冷笑一声,说道:“尊驾口气不小,好像手底下有点分量,余某倒要见识见识!”

他神态冷傲已极,不但冷面尊者那副毫无表情的面上挂不大住,就是其他的人,也听得怒火陡起!

冷面尊者冷声喝道:“好狂的娃儿,先接我一掌试试!”

右手起处,一轮劲风随手劈山!

他盛怒之下,举手一掌,已运了十成功力,劲风呼呼,掌力如涛,端的威猛。

余梦秋哂然一笑,道:“接你一掌也没什么大不了!”

左手随意一挥,掌势虚飘飘的,使人看来毫无一丝力道!

冷面尊者心中暴怒,厉喝一声:“胆大的娃儿竟敢目中无人!”

喝声未落,陡觉一股绵绵不断的无形潜力压过来,冷面尊者大吃一惊,霍地潜运真力,左臂猛然推出!

哪知——&;&; 他左掌刚出,那股极大的压力,忽然消失,但他因用力过猛,身子陡然向前一栽,若非他及时稳住身形,几乎一头栽在地上!

这一来,冷面尊者顿觉羞愤难当,抬头一看,只见对方面带不屑的看着自己,不由杀机陡起,厉叫一声,呼呼呼连劈三掌!

余梦秋冷笑一声,身子忽地施出“三步无形”闪电三旋,已欺到冷面尊者的右侧,让过他的威猛三掌!

这一下——

不但冷面尊者大骇,就是围在四周的十余名高手,也看得暗自心惊!

尤其是那位自称武林四老的秃头老者,竟然没有看出这位偷窃自己“龟甲秘录”的红衫少年,用的什么身法?这等诡异莫测!

冷面尊者虽然惊心,掌势却未停留,一看对方欺到右侧,猛然一招“八方风雨”,闪电击到!

余梦秋见他招势狠毒,专袭周身要穴,不由心中大怒,厉喝一声,道:“不知死活的东西,竟敢猝施杀手!”

身形电掣一滑,左掌五指箕张,陡然一招“金影缚龙”,向冷面尊者右腕扣去?

冷面尊者招式落空的同时,突觉眼前红影一闪,便失去了对方的人影,不由骇然大惊,正待闪身暴退,忽听一声慑人心魂的嘿嘿笑声起自身侧!

冷笑之声使他刚自一愣,右腕已被对方突然扣住!

这当儿——

武林四老中的东山老叟孙起云,已看出苗头不对,正要亲自出手,忽听一声冷喝:“躺下!”

但见冷面尊者,身不由、己的“砰”然一声,口角流血栽倒地上!

东山老叟见冷面尊者毁在一个不见经传的娃儿手里;心中大怒,长啸一声,闪电扑击攻到!

就在他出手的同时——

两条身影夹劲风,飞扑而来。

这两人正是冷面尊者的同门师弟,飞云手吴刚和断魂手邱成!

两人绕到余梦秋的身前,大喝一声,“呼呼”各自猛攻一掌!

余梦秋哂然冷笑一声,身于一晃,快步三旋,疾逾电光石火,倏然让过了三人的威猛攻势!

东山老叟冷喝一声,倏然一招“力撼五岳”,掌夹排山之势,如影随形扫击而到!

要知东山老叟被誉为武林四老,一身武学自然非同小可,他眼见余梦秋出手一击便伤了冷面尊者,心中暴怒已极,是以,施出绝学,要将余梦秋重创当场!

余梦秋虽然没有把在场之人放在心上,但见对方的掌势威猛惊人,自然也不敢心存大意,当下脚步,滑飘数尺!

哪知——

他身形尚未站稳,突觉身后劲风陡起,知道有人暗施偷袭,不由大怒,冷喝一声,反手一掌迎击过去!

这一掌,他乃盛怒出手,奇劲的掌力,宛如利剑一般,

斑辍钡囊簧恋缁鞯剑

但听“轰隆”一声巨响!

接着一声“哇呀”惨叫……

那突施暗袭之人,被余梦秋的奇特掌力,震摔出七八尺远,口喷鲜血了弊当场!

这不过刹那之间,又有一人毁在余梦秋的肉掌之下了!

东山老叟气得几乎吐血!

从没有一人,敢在他的面前这样毫无顾忌的出手伤人!

更没有人和他交手之时,敢分散心神反击他人!而且又是这样心狠手辣,冷做绝伦!

东山老叟国射冷芒,突然香绽春雷“轰”然暴喝一声,身形疾逾奔电,向余梦秋当头扑到!

余梦秋见对方扑击之势,宛如巨鹰搏免一般,把自己视如无物,不由杀机陡起,冷傲地哼了一声,暗道:“若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大概还不知道我余梦秋的厉害!”

这电光石火的一瞬,东山老叟的凌厉攻势,已攻到他的顶门之上!强劲的排空掌力,激得他衣袂乱飞!

余梦秋“哈哈”一声大笑,滑步三转,快如奔雷一般,“哧”的一声,闪到了东山老叟的背后!

这一下——

在场之人无不哗然大惊,替东山老叟捏了一把冷汗!

说时迟,那时快!

就在余梦秋欺到东山老叟身后的刹那——

东山老叟身躯忽地一旋,右手猛然一招“天外来云”,向余梦秋击到,同时右手掌势一收,身子也倏然上升数尺!

余梦秋见他运掌攻敌,变换这等神速,也不禁心头一震,猛提一口真气,突然上升一丈,“呼”的一声,对方的掌力已从脚下掠过!

他本是天生拗性之人,让过对方一掌后,心中暗道:“他敢把我视为无物,难道我不能把他当做老朽吗?”

倏然身子一旋,头下脚上,使了个“毒龙导穴”的招式,双掌风声雷动,反向东山老叟,当头扑下!

东山老叟本想诱使对方攻来,再淬施杀手,现见他果然不知厉害的飞扑攻到,不由暗自冷哼一声,心道:“看你这次还跑得了吗?”

呼的一声,闪电劈出,同时身躯凌空斜落,左掌也疾出一招“狂飙陡起”,向余梦秋迎击过去!

要知任何武学高超之人,若非功力已臻化境,决难凌空闪招攻敌发掌,东山老叟不但凌空发掌,而且奇猛的掌力已笼罩了三丈方圆,显然他一身功力已达不可思议的最高境界!

余梦秋哂然冷哼一声,双掌摹然地一分,奇劲的排山掌力,夹着惊人的锐啸,划空击到!

但听“轰隆”两声撼天动地的巨响,震得在场人耳鼓“嗡嗡”,树叶籁籁下落!

余梦秋被震得旋空连翻了三个跟头,飘落到七八尺外,一阵耳鸣眼花,血气翻动,几乎站立不稳!

东山老叟虽然功力深厚,也不禁被余梦秋这排山一掌,震得双臂酸麻,脚落实地后,踉跄退出了六七步远,才拿桩站稳!

这虽是间不容发的一瞬!&;&; 但两人彼此心中明白,对方是出道以来,罕见的敌手!

这当儿——

虎视眈眈的断魂手邱成和飞云手吴刚,见机不可失,倏然身形一闪,快如闪电一般,向余梦秋挥掌攻到!

余梦秋和东山老叟对了一掌,却未受伤,眼见两人联手攻来不禁杀机大起,冷哼一身,身子一滑,陡然一招“金钩锁龙”,箕张的五指,抓到断魂手的腕脉之上。

断魂手邱成吃了一惊,招式尚未收回,已被余梦秋一把扣住!

但听一声冷喝:“躺下!”

断魂手突然一阵剧痛,“吧嗒”一声,口角流血,栽倒地上!

余梦秋收拾了邱成,身形并未停留,左掌起处,一股厉风向吴刚击到!

吴刚吃了一惊,身形刚自飘开——

余梦秋已“哧”的一声,欺到他的身前。箕张的五指,宛如利剑一般,“哧”的一声插入他的脑门之上。

但听他一声惨叫,七窍流血,躺了下去!

余梦秋方自收拾了二人,突听一声震天大喝:“今天老朽若不把你这个心黑手辣的娃儿毁在掌下,誓不为人!”

东山老叟盛怒之下,倏然欺身逼了过来!

围在四面的十名高手,也目毗欲裂的缩小包围,向前欺近!

余梦秋见他们越逼越近,不由火冲牛斗,倏然长啸一声!

啸声凄厉刺耳,惊人心魂,在场之人,无不听得心神飘荡,毛骨惊然,都不禁骇然止步,再也不敢逼近分毫!

东山老叟一声暴吼,压住了余梦秋的啸声,厉声喝道:

靶」碚宜溃 

双掌挥处,已化成数条掌影,绵绵攻到!

他知道对方年纪虽轻,一身武功却非比等闲,再次出手立即展开赖以成名的“玄天掌法”,着着指袭对方的周身要穴!

余梦秋见他再次出手,自然不会和他硬拼,他知道若是自己的真力消耗殆尽,在十多名高手伺机之下,决难讨得好处,当下身躯一旋,倏然展开“遁形迷影”身法,让开来势!

两人再次交手,都是大展所学,刹那间,已交织成一道红灰相间的彩霞,使人难分敌我!

围在四面的高手,都不禁看得眼花缭乱,心中暗暗称奇!

他们都没有想到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娃儿,竟然身负这种奇绝武学,像东山老叟那等功力之人,居然对他无可奈何!

当下都凝神极目注视斗场,静观其变!

余梦秋和他对拆了十数招后,忽然心中一动,暗道:“师父怎么还不回来?他老人家把我带来此地,是为应付他们吗?

突然——

一道灵光从他的脑际闪过,暗道:“大概他们说的‘龟甲秘录’,一定是被师父窃去,看我穿着一身红衫,把我误为偷窃秘录的人了……”

他这一分散心神,身形立即慢了下来,东山老叟何等厉害,自然不肯放过这大好机会,倏然冷哼一声,双掌起处,已把梦秋笼罩在奇劲的掌风之中!&;&; 余梦秋突觉劲风四周笼罩而至,不禁大吃一惊,再想抢制先机,已经来不及了!

这当儿——

四面的高手已看出东山老叟抢制先机,一个个精神大振,不约而同的向前欺近!

东山老叟豪气陡起,大喝一声,双掌起处,十股锐风猛向余梦秋的上中下三路袭到!

余梦秋心中一震,身形刚自一旋,但听“噗噗噗”三声轻响,红衫之上已被东山老史的指风穿了三个洞穴!

这一下,顿使梦秋骇然大惊了,因此,也激起了他的硬拼之心,但听他暴喝一声,双掌击出如轮,“呼呼”连劈了两掌!

哪知——

他掌势甫出,东山老叟已疾如电光石火般,滑到他的左侧,双掌挥出,右手一招“扫断金梁”,猛劈而出,左手五指箕张,利剑似的锐风已向梦秋的天顶袭到!

他这二招一式,都是疾逾奔雷,余梦秋纵然武功了得,只怕也无法兼顾两方安然躲过!

间不容发的一瞬!

突听一声娇叱:“秋弟弟不要心慌,姐姐前来助你!”

斑辍钡囊簧环缦欤惶鹾煊翱斓梦薹ㄊ谷朔直媸前灯骰故侨擞埃蚨嚼羡诺谋澈蟮缟涔サ剑

东山老叟吃了一惊,心想若是伤了窃取秘录之人,自己也势必伤在来人的掌下,为势所逼,只好收回双掌,旋身飘退!

侧目一看——

只见一个美貌少女,已无声无息的俏立在那窃取秘录的少年身旁,只见她双眸又红又肿,不知是何缘故?

余梦秋听到娇叱之声,知道是心爱的翠萧仙子驾到,禁不住叫了声:“翠萧姐姐!”

可是——

当翠萧仙子落到他的身旁,眼见她的双眸又红又肿,不由心中一震,脱口问道:“姐姐你怎么啦?……”

他忽然觉得自己跳落断崖,虽然没有摔死,却大大伤了她的心,话说了一半,便倏然住口。

翠萧仙子嫩颊一红,轻声说道:“只要你没有受伤,姐姐就放心了!”

说着话,倏然瞥了梦秋一眼,神态之间,生怕她心爱的秋弟弟受了什么重伤似的。

余梦秋心中大为不忍,轻叹一声,道:“都是弟弟不好,害的姐姐伤心……”

这时——

围在四面之人,不禁对这一双少男少女,感到莫测高深,一个个瞪着异样的眼神,瞧着两人!

东山老叟眼见两人的亲热神情,知道他们正是热恋中的人儿,但心中却震惊不已,忖道:“怪!怪!不知哪里来的这样多身穿红衣的人,一个个都武功高绝,貌美如花,却心狠手辣

他见翠萧仙子瞪着双眸瞧着自己,不由心中大怒,喝道:

芭薅阄蜗蛭依先思抑枋┥笔郑俊

翠萧仙子轻声说道:“为势所逼,事出无奈,请老前辈多包涵!”

她话说得如出谷黄驾一般,清脆悦耳,好听极了!

翠萧仙子本想问明交手的原因,哪知她话声未落,余梦秋大喝一声,已向东山老叟凌空扑到!

东山老叟冷喝一声,身子一转,斜飘数尺!但他让开来势之后,身形并未停留,接着疾出两招,猛攻对方!

余梦秋早已把他恨入骨髓,嘿嘿冷笑一声,滑步转身,还了两掌,口里也阴气森森的晒道:“今天我余梦秋若不把你这块老骨毁在掌下,誓不为人!”

东山老叟双掌疾出如电,从容拆解了来势之后,也不屑的冷声说道:“我老人家和你心意相同,只怕你这俊生娃儿不是我老人家的敌手!”

人随话声,倏然大展所学,全力猛攻而上。

刹那间——

人影纵横,身影翻飞,两人打得已难分难解了!

就在两人交手之间,四面的高手,也向翠萧仙子缓缓欺来,大家似乎知道这个美貌少女艺业高绝,虽然缓缓欺近,但没有一人淬然施袭!

翠萧仙子心悬梦秋的安危,这些人欺到她身前,她竟然毫无所觉,只是瞪着一双剪水双眸,盯着斗场中的梦秋。

但听“轰隆隆”巨响,梦秋和东山老叟已相互对了一掌。

翠萧仙子心中一震,只见两人各自踉跄后退了四五步,显然两人功力悉敌,旗鼓相当!

此次交手,和刚才又不相同,攻拒之间,都是劲风呼啸,威猛无畴!

三回合之后——

狂飘陡起,飞沙走石,两条旋回飞舞的人影,已笼罩在弥漫天际的沙石之中。

翠萧仙子见梦秋拒攻的身法手段,不禁芳心一动,暗自称奇!

忽然间——

她想起百惠大师说梦秋和三面人魔在一起,可是不知为何又出了三面人魔的人影,又不禁使这位聪明绝顶的姑娘,纳闷不解!

就在她凝神遐思之际——

斗场中已起了变化,余梦秋招式故意一缓,露出空门,想诱东山老叟见机进招,自己则以迅雷之势,展开锁龙手法,把这位享誉多年的老人毁在掌下。

东山老叟虽然机智多端,却没有料到他是诱敌之计,以为他久战之下,功力不继了!当下身躯一滑,猛然一招“天针定南”,急锐的指风,点向梦秋的气海穴。

余梦秋这一诱敌进招,却使翠萧仙子大吃一惊,娇躯一晃,冲天而起,忽地一招“金钩挂月”,向东山老叟凌空击去。

她情急之下,出手一击,使出了全身的劲力,凌厉的指风,发着“嘿嘿”的响声,划空击到。

哪知她招式甫出,突然一股劲急如轮的劲力,向她侧背袭到。

翠萧仙子吃了一惊,已觉出这突来的力道,非同小可,赶紧收回掌势,悬空一个倒飘,飘到七尺以外!

侧目瞧去!

只见一个独腿老者,蓬头垢面,扶着一根铁拐,站在一丈以外。

翠萧仙子恨他贸然施袭,娇叱一声,闪电攻到。

独腿老者冷若冰霜的呼了一声,身子一转,借闪让之势,胁下的拐杖已猛然劈出!

翠萧仙子娇躯一晃,铁掌挥处,连攻了三招。

独腿老者见她出手的招式凌厉无比,也不禁任了一怔,但他却不避不闪,拐杖回挥之间,已把翠萧仙子的招式从容化解。

围在四面的高手,见独腿老者突然现身,都不禁面露喜色,但大家仍然是屏息凝神,见视斗场,鸦雀无声!

翠萧仙子见对方的拐势怪异,不由怒火突起,双掌起处,“落英缤纷”、“蕊萼联辉”,连施双绝,硬把独腿怪人逼退数尺。

独腿怪人冷哼一声,拐影挥扫之间,又把翠萧仙子逼了回去!

两人便这样忽进忽退,谁也无法逼退对方,一时之间,相持不下。

然而——

翠萧仙子却心悬着梦秋的安危,再者对方是罕见敌手,又不敢分散心神,顿时急出了一声冷汗!

这当儿——

余梦秋见对方果然见机进招,不由心中窃喜,就在对方的指风,堪堪击到气海穴时,突地身子一旋,展开“三步无影”奇绝身法,“哧”的一声,闪到对方的右侧!

东山老叟刚自一震,右掌未及收回,梦秋疾出一招“金索

缚龙”,扣住了他的右腕!

梦秋扣住了他的右腕,脚下猛跨一步,左手向旁一带!

东山老叟被他猛的一带,几乎栽倒地上。这一来,却激起了他的杀机,认为这是他生平之中唯一奇耻大辱,不由大喝一声,呼的一掌向梦秋的前胸击到。

余梦秋本是毫无阅历经验之人,没有料到有此一着,知道纵然毁了他的一只右臂,自己的前胸之上必然结结实实的挨上一掌,说不定一命可能毁在他的掌下,权衡利害,霍地松了他的右腕,斜飘一丈以外。

他的身形尚未站稳……

突然间——

一声游丝的阴恻恻话声,传到他的耳际之中。

扒锒煜蜃蟛嗔种型死矗Ω冈诎抵薪佑δ悖 

余梦秋听到话声,心中一震,但见翠萧仙子和独腿怪人,打的难分难解,忍不住传音向她说道:“师命难违,请恕弟弟先去一步了!”

人影掣电一掠,已飘到五丈以外!

围在四外的高手,怎肯让他轻易离去,但听几声暴喝,早有三人凌空追击而至!

翠萧仙子听到梦秋的话声,不禁吃了一惊,刚自飘退数尺,抬起头来,突听三声凄厉惨叫,那追袭梦秋的三人,头上已插上一柄短短的小剑,“吧嗒”一声,摔在地上!

然而——

梦秋的身影,却在惨叫声中掠至密林,悄然消失了。

东山老叟想不到他临去之时,还伤了几位门下弟子,不禁

气的暴跳如雷,身形一晃,飞掠追去!

独腿老者突然冷冷喝道:“让他去吧!”

东山老叟听到喊声,倏然止步,转脸一瞧,只见师兄驾到,忍不住的长叹一声,走了过来。

他知道这位年逾百岁的师兄,自七十余年前断了右腿之后,便极少在江湖走动,甚至连自己也很少和他见面,此次突然现身,知道不无原因。当下躬身叫了一声:“师兄!”

人便退到独腿老者的身旁!

可是当他看到面色戚然的翠萧仙子时,冷哼一声,喝道:

澳隳切暮菔掷钡牡艿茏吡耍挡坏弥缓昧粝履阏馔薅耍 

他喝叫之声,虽然很大,但翠萧仙子却是充耳未闻!

原来翠萧仙子见梦秋去后,一颗芳心如受重击一般,破碎了……

她本想紧紧追去!

可是——

幽伤的她,却是疲惫不堪了!

连日的神伤,使她精力消耗殆尽!

她所以能和独腿老者,对拆了二十几个回合,完全靠一股精神力量支持着她,梦秋走了,她的精神力量,也跟着崩溃了

她虽然心跟着梦秋——然而——她却无法再追赶梦秋了

她心里非常难过,但却没有流泪。

只是眼巴巴的望着梦秋消失的密林,默默念着:“秋弟弟,你虽然走了,姐姐的心永远跟着你,只要你心里有我这个姐姐,就是姐姐为你而死,也是心甘情愿……”

鞍笔翟谔按罅耍湎粝勺游税っ吻铮肝吻锒溃袷郎夏芄徽页黾溉耍亢慰鏊哪恐械陌耍故浅鹑说牡茏樱

独腿老者突然干咳一声,朗声说道:“姑娘,老朽有句话要请问一声!”

他这一句话,似有着无上威力,翠萧仙子突觉心头一震,人便从极度忧伤中,清醒过来!

她向独腿老者和东山老叟微微一瞥,道:“有话请说吧!”

独腿老者一扫先前的冷傲神色,道:“敢问姑娘可是金姥姥的门下弟子?”

翠萧仙子先是怔了一怔,继而肃然说道:“‘金姥姥’乃是晚辈的授业恩师!”

独腿老者轻声一笑,又道:“那飞掠而去的少年人可是三面人魔的弟子?”

翠萧仙子愣了一愣,道:“不错!不知老前辈有何指教?”

独腿老者肃然说道:“指教二字实不敢当,不过,本门的镇山之宝‘龟甲秘录’,已被一个身穿红衫的怪客窃走!”

翠萧仙子冲他轻声一笑,道:“老前辈可是怀疑那窃取‘龟甲秘录’之人,是我的秋弟弟?”

独腿老者略一沉思,道:“老朽只不过猜猜而已!”

话声甫落,东山老叟恨声接道:“若非你那秋弟弟干的,只怕当今世上,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人来!”

他一面说着,狠狠的瞪了翠萧仙子一眼!

翠萧仙子不怒反笑,问道:“老前辈这句话似乎对我的秋

弟弟成见颇深,何以见得窃取‘秘录’之人,一定是我的秋弟弟?”

东山老叟见她言词锐利,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才好!

翠萧仙子又道:“若是老前辈怀疑的是个身穿红衣之人,窃取了你们的镇山秘录,那只能算是巧合,当今世上,只怕不止秋弟弟一人穿红衫!”

她说至此微微一顿,接道:“老前辈,你们误会了,这件事我敢以生命担保,决非梦秋弟弟干的!……”

她话犹未完,独腿老者,反问了一声:“误会?”

安淮恚 

翠萧仙子接道:“若是晚辈猜想不错,这件事很可能是三面人魔干的!”

独腿老者双目越瞪越大,脱口说道:“何以见得?”

翠萧仙子幽幽一叹,道:“自秋弟弟涉足江湖以来,晚辈便始终忽隐忽现跟随着他,日前他曾被困在少林寺的冰府寒宫之中,被我救出之后,他又羞愤的离开了我……”

说至此,翠萧仙子已是眼泪盈眶,她强压内心的哀怨,缓缓又道:“待我发现他时,他正是和老前辈们交手之时,这不过仅半日的时光,纵然他有分身之术,也无法窃取老前辈的镇山之宝……”

此言一出,东山老叟愧然一叹,道:“如此说来,是老朽错怪了你的秋弟弟了!”

罢馊绾文芄掷锨氨材兀俊贝潴锵勺佑挠慕拥溃骸八兴洞砹耸γ牛侨嫒四У牡茏幽兀俊

说起三面人魔,她气得咬牙切齿,暗自骂道:“总有一天我要把三面人魔,碎尸万段!”

独腿老者听她如此一说,心中顿即释然,不禁对她的超人机智,大为赞赏,但却不知她的秋弟弟为何投在三面人魔的门下……

翠萧仙子见两人盯着自己,不由俏面一红,道:“老前辈若无甚其他吩咐,晚辈可要走啦!”

说完,轻摆柳腰,缓缓向前走去。

她走了几步之后突然止住脚步,回转身向独腿老者问道:

八盗税胩焱肀不姑挥星虢汤锨氨驳拿拧

独腿老者,突然大笑一声,道:“若是见到你授业恩师,就说独行客问候她好!”

昂谩弊忠宦洌斑辍钡囊簧艘鸦梢惶鹾谙撸恋缍ァ

翠萧仙子听到“独行客”三个字,心头就是一惊,还没来得及开口,他已走得无影无踪了!

不禁怔了一怔,道:“原来他就是鼎鼎大名的独行客老前辈,刚才若非他手下留情,我恐怕已伤在他的龙头铁拐之下了

原来她常听师父说起此人,知他一身功力已达不可思议的境界,现见他突然走了,连道歉都来不及,不由心中愧然不安!

这时——

东山老叟已把射在翁全义头上的短剑取在手里,只见这小剑约有三寸长短,锋利异常,但这短剑之上光滑如镜,并没有什么独门标记。&;&; 他忽然心中一动,走到翠萧仙子的身旁,问道:“姑娘知道这独门暗器的来历吗?””

说着把手里的短剑递到翠萧仙子的手里,显然他怀疑这柄小剑,是梦秋的独门暗器。

翠萧仙子心领神会,仔细的看了一下,道:“这是三面人魔的独门暗器,而且这明晃晃的小剑。专射对方的天门顶。”

东山老叟双目刚自翻了一翻,翠萧仙子又道:“这小剑上虽然没有标记,但那震撼武林的‘人头怪帖’,却是显然的证明,凡是接到怪帖之人,死了之后,头上不也插着这样的小剑?”

东山老叟大吃一惊,脱口叫了一声:“什么?”。

翠萧仙子见他惊骇的神情,莺声说道:“人头怪帖便是三面人魔的独门标记,老前辈若是找到三面人魔,自然就会找到‘龟甲秘录’了!”

说完,抬头看了一下天色,把剑放在东山老叟的手里,笑道:“天色已经不早了,请恕晚辈告辞了!”说完,缓缓向密林走去。

她觉得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知道若不调息养神,实难追上念念不忘的梦秋,何况他现在和一个身负绝学的魔头在一起,时间一长,说不定梦秋会在师命难违之下,又做出投帖杀人之事。

一念及此,快步走到密林之中,选了块巨石,坐了下来,屏除杂念之后,立即行功调息!

要知翠萧仙子的一身功力,尽得金姥姥的真髓,此时,她虽然疲惫不堪,但功行周天之后,立即觉得精神大振。

片刻间—一

秀发之上,已罩起了一层白雾,胸前也冲起了两团白色小球,旋转起舞。

不大功夫——

白色圆球消失了。

白雾也散了。

但她的身上却发出了阵阵的清香。

她那俏美的玉容,也恢复了往常的艳丽光彩。

此时——

她睁开了双眸,扫视了一下密林,暗道:“不好,秋弟弟已经走远了!”

世上的一切,除了梦秋之外,别的,好像和她没有关系,只有梦秋使她念念难忘……

于是——

她展开身形,掠出了密林。

为了立即要把梦秋找回自己的身旁,她游眸望了一眼,一溜烟似的顺着奇峰小径,向前奔去。

她这一放腿飞奔,身法何等神速,未消片刻,已越过五座峻岭,六处密林,到了一道狭长的幽谷之前。

她知道这样毫无把握的遍山飞驰,希望虽渺茫但并不灰心,她想,一定会发现梦秋的踪迹。

纵然那是不可能的事,就是走遍天涯海角,她也愿意这样做。

她凝眸向谷内一瞥,立即纵身一掠,进入谷中。

这狭谷之内,怪石嵯峨,杂草遍地,除了很少的野花相杂

其间外,别的,一无所有!

突然——

她听到了一阵凄凄琮琮的幽细之声。

凝眸一瞧,只见一道幽幽细水,自高处缓缓流下来。

翠萧仙子娇躯一转,向细水的高处走去!

她刚刚走过一道嶙峋的小径,眼光到处,不禁大吃一惊!

原来她看见两个青衣人横卧在血泊之中,死状之惨,完全一样,每个人的顶门之上,插着一柄明晃晃的小剑。

翠箫仙子一看之下,知道是三面人魔干的,不禁切齿的恨声说道:“这魔头若不早点除去,将来不知有多少无辜毁在他手里……”

她走到两具尸体之前,只见他们的嘴角之上,仍有鲜血缓慢流下,不由心中一震,忖道:“看样子三面人魔刚从此处走过不久,说不定仍然在狭谷的附近……”

于是——

屏息凝神,向前搜去!

她知道三面人魔的一身功力非同小可,是以,异常小心搜索前行!

这座狭谷本不很宽,眼光到处,谷中景物一览无遗,根本就没有三面人魔和梦秋的人影!

她想可能他们是从此处经过,纵然他们脚程飞快,也不会走出多远……

不知觉间——

翠萧仙子已走到狭谷的尽端。

凝眸望去!

只见前面现出一道七八丈宽的深壑!

她眼望着无际的青山,怔了一怔,暗自称怪!

她想不通三面人魔和梦秋为何走这荒僻的山径?

但——

她却知道不无原因,于是——

倏然香肩一晃,冲天而起,半空中使了个“剪燕吸水”的身法,“哧”的一声,掠过了万丈深壑!

她下意识的觉到,三面人魔的突然现身,对梦秋有着极大的影响,说不定从此以后再也见不到秋弟弟了……

这样一想,心中大急,猛然纵身掠向前,一头奔过去!

她奔行之势,虽然神速无比,但两只锐利的眼神,却注意着四外的一切!

不大功夫——

已翻越七八座山头!

仍然没有发现三面人魔和梦秋的身影!

这时——

已是夕阳西下,一道灿烂的橘黄彩霞,映着碧绿的天际,但好景不长,转眼之间,已经夜色四合了!

翠萧仙子不由芳心大急,身形一闪,又自向前掠去!

眼光到处——

两峰夹持着一个长长的通道,除此之外,别无他路可走。

她刚一沉吟,立即向前奔去!

哪知——

她刚自闪到两峰夹持的通道之前,突见一具尸体躺在路旁,不禁吃了一惊,霍然止步!

这具尸体也和刚才所见的一样,除了七窍出血,天顶上也插了一柄明晃晃的小剑!

很显然的,三面人魔是由此地过,被他看到的人,都难逃过一死!

翠萧仙子芳心呼的一震,倏然娇躯一闪,向前掠去!

她很快的掠过了这狭长的通道,前面突然出现一片石笋密林!

凝眸一望,只见这石笋密林的后方,是一道排天石壁,别的,一无所见!

翠箫仙子沉吟有顷,正要向前走去,冷不防石笋林里“哧”的射出一条人影,手里哗啦啦一响,一件奇形兵刃,向她当头打到!

翠萧仙子心头一震,娇躯向侧一滑,那袭来的兵刃已然落空!

她冷眼一看,来人穿着一身发着亮的灰皮衣,除了两只骨碌碌运转的双目之外,使人无法分清是男是女,抑是老少!

翠萧仙子怔了一怔,正要开口喝问为何向自己偷袭之际,灰皮衣人竟然一声不响的挥动“钢鞭”哗啦啦横扫而至!

翠萧仙子不禁心中冒火,冷哼一声,娇躯忽的一旋,右掌起处,反向来袭的钢鞭抓去!

她出手的招式何等神速,灰衣人心头刚刚一震,鞭头已扣在她的手里!

翠萧仙子虽无意伤他,但心中却恨他贸然出手,扣住鞭头之后,一股内力循着鞭身传了过去!

灰衣人正想贯足真力硬夺回来,突然一股弹震之力,震得他右臂酸麻,不自禁的松开了手!

翠萧仙子冷哼一声,柳眉一挑,叱问道:“你为何向我突然施袭?”

灰衣人突然“嘿嘿”冷笑一声,猛的一掌,劈了过来!

翠萧仙子想不到他兵刃被夺还敢出手,娇叱一声,左腕一抖,手中的钢鞭,如同丝绳一般,哗啦啦缠到灰衣人的身上!

就在她抖手缠住灰衣人的同时——

突听“刷刷刷”三声连响,石笋林里,又跳出三个蓝衣人来!三人也是一声不响,挥动钢鞭,急似旋风一般,若点若扫攻了过来!

翠萧仙子娇喝一声:“鼠辈敢尔!”

一抖手中的钢鞭,把灰衣人提了起来,突出一招“横架金梁”,一甩缠住的灰衣人,向三人迎了过来!

三人大吃一惊,一人收势不住,但听“哇呀”一声惨叫,灰衣人已被三人打了个脑浆迸裂,死在当场!

这一下——

三个蓝衣人怒火陡然,三条钢鞭,掠似怪蟒一般,上下飞腾,织成一片光芒,向翠萧仙子猛攻而至!

翠萧仙子根本没有把三人放在心上,直待威猛的攻势欺近身前之时,娇躯忽的一转“哧”的一声,从钢鞭空隙中穿了出来,美妙绝伦的飘落到石笋之上!

蓝衣人虽然看出对方的身法奇绝,仍然挥动钢鞭,追袭而到!

翠萧仙子因有要事在身,不愿和他们缠斗,想露一手怪绝的身法,使他们知难而退,哪知他们竟不可理喻,不禁心中大怒,右掌起处,五股锐风,“带着划空长啸,向三人点袭而到!

三人哪知厉害,正要挥鞭相迎,忽听“哧”的声响,肩头之上,却被划了一道长长的口子,鲜血流了出来,直痛的三人大叫,转身飞奔!

翠箫仙子眼望着三人逃跑而去之后,并未追赶,身形一闪,向排天石壁间掠去!

哪知——

她的娇躯刚动,突觉一股强劲的掌风向背后击到!

这掌风来的太过突然,顿使翠萧仙子吃了一惊!

但是——

她乃身具上乘功力之人,掌风尚未临身,倏然娇躯一挺,上升了一丈,但听“呼”的一声,那强劲的掌风已从脚下滑过!

翠箫仙子尚未滑落!

忽听“哧”的一声,一个身穿黑衣的人影,从石笋之下跳了出来!

翠萧仙子目光何等锐利,从此人闪动的身法中,便知他一身功力已臻上乘境界!

黑衣人飘落到石笋顶上,身形倏地一闪,嘴里响着阴恻恻的骂声,向翠萧仙子飞扑面至!

他人尚未扑到,双臂陡然一伸,两条黑压压的奇形兵刃,挟着划空锐啸,交叉猛刺过来!

翠萧仙子芳心陡然一震,只见当胸攻来的兵刃,竟然是古怪绝伦,诡异惊人!

原来此人用的兵器,如同巨蟹的双钳,可以随意开合,而且和他的奇服上样,黑漆如墨,不过锋口之上发着绿色光彩,分明是毒液浸淬而成!

最怪的是——

他这一对钳般的兵器,并非拿在手里,而是活生生的截去双腕之后,再把兵器接到肉上!

翠萧仙子虽然胆识过人,但却没有见过这等古怪的兵器,当下斜飘数尺,让过了来势!

黑衣人突然阴森森冷哼一声:“姑娘想逃吗?嘿嘿!可没这么容易!”

人随话声,“刷”的一声电射刺到!

翠萧仙子听他口词轻薄,冷叱一声,长袖一甩,凄厉的掌风迎了过去!同时左手一抖链子鞭,哗啦啦点向对方的景门穴!

黑衣人吃了一惊,未料到对方的招式这样迅速惊人,霍地一作身躯,硬生生的飘到五尺以外,才让过对方的奇疾攻势!

但他仍然不动声色的阴声一笑,道:“你不但貌美如花,而且一身功力也是同样凌厉绝伦!”

翠萧仙子不待他说完,冷笑一声飞扑过去,纤掌起处,左手五指弯曲如钩,抓向对方的天顶!

黑衣人冷喝一声“来的好!”右臂划了个弧形,身子一转,若拉着点的反攻姑娘的乳泉穴!

翠萧仙子不由俏面一红,杀机陡起,厉喝一声:“无耻臭贼!”

娇躯霍地一旋,“哧”的一声,滑到对方的左侧,右掌猛的一翻,翻转之间,五指锐风如剑,闪电般击向对方的后背!&;&; 黑衣人招式甫出,突觉双目一花,失去了对方的人影,正要旋身出钳,“哧”的一声,五股锐风,如同利剑一般,刺入他的后背之中,登时标出几股鲜血,惨叫一声,仰声栽向石笋之下。

翠萧仙子心知这石笋林里,必然还有埋伏,击毙双钳怪人之后,凝神运目四周一望!

这时——

大地寂静已极!

只要有一丝轻微的动静,都难逃过翠萧仙子的一双耳目!

过了片刻,仍然没有一点动静!

于是——

她踏着石笋,向排天石壁间走去!

眼光到处!

突然发现那石壁之上,现出一个宽大的洞口!

洞内漆黑一片,甚难辨出景物,她不禁心中一动,暗道:

罢馍蕉粗冢厝煌缸殴殴郑舴俏壹弊耪已扒锏艿堋

心念未了——

蓦地一阵阴森森长笑从山洞里传了出来!

这笑声刺耳惊心,令人听来毛骨悚然!

翠萧仙子这等功力深厚之人,也不禁听得机伶伶打了个冷颤,愕然一愣!

骤然——

她突觉这刺耳的笑声,和梦秋投帖时的笑声完全一样,不禁心头一震,暗道:“秋弟弟当真也在这山洞里吗?”

继而念头一转,道:“我既然来了,不管秋弟弟是否在这山洞之中,何不进去瞧上一瞧……”

心念已决,倏地纵身一跃,飘到山洞前!

略一沉吟,追入洞中!

洞内阴风阵阵,寒气逼人,翠萧仙子虽然胆识过人,也觉得有些恐怖惊心。

当下——立即以罡气护体,凝神运目,向前走去!

她本有黑暗视物之能,运目一看,不禁心头一震!

原来这山洞硕大无比,洞口虽小,然而山洞的里面,最少也有十数丈宽!

她略一扫视,立即又向前走去!

突然——

昂渎÷ 币簧笙欤

翠萧仙子吃了一惊,循声一看,只见洞口已被一块巨石封住!

这一下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不禁激的她杀机大起,正待开口——

突听一阵阴恻恻笑声自洞的深处传来!

翠萧仙子冷叱一声:“无心臭贼,竟敢暗中搞鬼,有本领何不现身让姑娘见识见识!”

人随话声急速地向前掠去!

她刚刚转过了一个大弯,突见一抹微光照射过来!

定睛一看,只见这山洞与天相接,前面却有一个天然生成的螺旋空地!在空地心中,有数十根石笋,高低不等,参差不齐,一个青衣人影,卓立在石笋之上!

此人和先前的几人一样,从头到脚,除了两只精光湛湛的

双眸之外,其他部分完全包在青色衣中。

翠萧仙子恨他们故弄玄虚暗中搞鬼,娇叱一声,身形起处,疾如闪电一般,飘到石笋之上!

青衣人见她身法快捷,灵巧绝伦,也不禁心头一惊,但他有恃无恐,阴声一笑,冷声喝道:“你好大的胆子,伤了我手下三人,还敢跑到‘风雷洞’来,我看你活的不耐烦啦……”

翠萧仙子闻言大怒,身影闪处,挫腕一掌扑击过去!

青衣人“嘿嘿嘿”一声冷笑,身躯一闪,倏然飘退到左侧的石笋之上!

翠萧仙子一掌落空,倏地娇躯一旋,如影随形,挥掌击到!

青衣人突地向侧一滑,身躯已到石笋之下,口里冷喝一声:“躺下!”

翠萧仙子脚下的石笋,陡然向下沉去!

这一下翠萧仙子不禁大吃一惊,顾不得伤敌,娇躯一晃,倏地身形向另外一块石笋飘去!

就在她身躯悬空的刹那,全部石笋沉了下去!那青衣人影,也陡然消失!

翠萧仙子猛然提气上升数尺,双眸迅速的向四周一掠,娇躯一转,飘落到数尺外的乌石之上!

她知道这螺旋空地上透着稀奇,飘到乌石上后,仍然提住一口真气,全身的重量虚飘飘的,宛如一片轻叶!

哪知——

当她蓄势戒备,凝眸四望的刹那——

陡听脚下“轧轧”一阵巨响,乌石突然裂开,一道红光闪处,“噗”的一声,射到她衣衫之上!

翠箫仙子虽有罡气护体,不会伤到肌肉,但这一下子,可使她大吃一惊!真气一散,跄踉向下摔去!

鞍舌币簧壳训胍黄嗾又校

翠萧仙子又是一惊,娇躯猛一转动,正要提气上升,哪知身子已被污泥吸住,不但没有办法拔出身来,反而向下沉了一尺!

这一下——

她知道上了一个恶当,若是再要挣扎,无疑越陷越深,将被活生生的窒息而死,当即镇静下来,思考脱身之法!

她一身功力本已达最高境界,略一沉思,立即提气揉升,果然揉运之间,已脱身而出,只是双脚仍然被泥沼吸住!

这当儿——

隐在暗中的青衣人,不禁看得大吃一惊,想不到瞬息之间,她竟脱出了泥沼之外!

翠萧仙子凝眸一扫,只见这一片泥沼约有七八尺方圆,凭自己一身功力不难安然脱出,当即一提丹田真气,向前揉进。

突听一声冷叱:“蛰龙何在?”

泥沼的右侧陡然现出十数条,长约二丈,形如守宫,全身发着莹莹绿光的爬虫,瞪着火眼金睛,张牙舞爪,其疾如飞的,扑了过来!

翠萧仙子虽久居深山,见过不少奇禽异兽,可是像这等庞大的怪兽她却没有见过,不禁猛然大吃一惊!

顷刻之间——

这些飞扑欲噬的“蛰龙”距离她已不到二丈了!&;&; 但听一声“吱吱”怪叫,两头蛰龙,已经张开门板似的阔嘴,锯齿似的獠牙,穿越泥浆,猛冲过来!

翠萧仙子心中一急,“呼”的一掌迎面击出!

她情急之下,击出的力道非同小可,“呼呼”的掌风到处,“砰”的一声大响,扑过来的两条蛰龙,带着一片污泥,“吧嗒”一声摔到泥沼之旁!

这两条蛰龙虽被她奇劲的掌力击毙,然而她这一发功,身于立即陷到污泥之中,居然下沉一尺,双漆没入淤泥之中!

她不由心头骇然,知道若再发几掌,整个身子就会完全陷入泥沼,糊里糊涂的死在泥沼之中了!

一念及此,不禁幽幽一叹!

就在她万念俱灰的当儿——

十余条蠢然无知的蛰龙,动的污泥四溅,“刷刷……”飞扑过来!

翠萧仙子大吃一惊,猛然提气向上一升,双掌疾出如风,呼呼连挥四掌!

掌风到处,怪叫盈耳,十余条蛰龙,已被她击毙了六条!

然而——

她的娇躯,除了香肩之外,已全部陷入泥沼之中!

剩下的蛰龙,并不因它的同伴死去而有何戒惧,相反的,扑噬之势更猛,一个个翘尾仰首,张牙舞爪,扑击而至!

翠萧仙子长叹一声:“天亡我也!”

正待三次挥掌,突见那些飞扑面来的蛰龙,怪叫声中,全部跌陷泥沼之中!

就在蛰龙陷入泥沼的同时——

一条红影,阴恻恻冷笑声中,从翠萧仙子的头顶上闪电而过!

翠萧仙子心中一震,忍不住的叫了一声:“三面人魔!”

原来她发现红影全身赤红,不但红发披肩,甚至脸上也是带着一副血红色的面罩!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于是——

一股愤慨的力量,使她不自知的双肩一伸,猛的提气向上升去!

她这一升之势,使出了全身的力量,“哧”的一声,竟然从泥沼中拔了出来!

翠萧仙子心中一振,半空中摔腰卷腿,疾如流星一般,掠到泥沼边上!

她身形尚未落下,脚尖轻轻一点,施出师门绝学,“御风虚渡”身法,闪电追去!

她刚刚转过一道大弯,突听到一阵“哧哧”连响,暗光闪处,一条红影已掠至洞外!

翠萧仙子豪气陡发,娇喝一声,两起两落陡然射出洞外!

眼光到处!

只见石笋林立,早已失去了红衣人影!

翠萧仙子心中大感奇怪,暗道:“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哪全身赤红的人影,不是三面人魔?……”

那么他是谁呢?

为什么救我?……

是秋弟弟?

想到了秋弟弟,她芳心大振!继而一想,那不可能,如果

是梦秋的话,一定会招呼自己!但那慑人心魂的笑声,却又非常像他,一时间,顿把这位聪明绝顶的姑娘,陷入五里雾中。

再说余梦秋跃至左侧林中,只见师父向自己招了招手,转身向前飞奔!

他不知师父为何这样匆忙,但又不敢多问,只好跟着师父向前飞奔!

两人的身法都快速无匹,刹那间,已奔出了数十里山路。

余梦秋自见到师父,就觉得有点突然,现见他越过了几十个山头,仍然没有停步之势,不禁心中大感奇怪!

正想开口说话,突听师父晒然的哼了一声,接着右侧连响了两声惨叫,侧目一看,只见两个青衣人已七窍流血躺在地上,顶门之上,插了一柄明晃晃的小剑!

余梦秋心中刚自一震,一只右手已被师父扣住,只听他冷哼一声,道:“你跑不动了吗?”

话如冷水一般,使梦秋听得毛骨悚然!

他赶忙一敛心神,应道:“秋儿……”

他说了一声“秋儿”,因不知如何回答才好,一时间,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

三面人魔冷哼了一声,拖着梦秋,又向前掠去!

梦秋已是噤若寒蝉,哪里还敢做声,惊惧无比的跟着师父向前飞奔!

不大功夫——

三面人魔拖着梦秋到了一道峭险绝伦的石壁之上。

三面人魔游眸望了一望,倏然止住了脚步,松开了梦秋的右腕!

余梦秋霍然跪了下来,口里叫了一声:“师父!”

三面人魔冷哼了一声,问道:“旬日之前,你可曾到神府仙洞?”

两只锐利的双目,如同火炬一般,射到梦秋的俊脸上。

余梦秋心头一凛,说道:“秋儿并不知那神府仙洞在何处

昂担 比嫒四Ю渖鸬溃骸澳悴豢善燮Ω福 

原来旬日之前,神府仙洞之中,突然出现了一张“人头怪帖”,因此,三面人魔怀疑是梦秋所为!

吧窀啥础蹦耸侨嫒四毙拗氩坏阶约航坛龅耐降埽尤坏ǜ野炎约赫鸷澄淞值木晏兜阶约旱纳砩希谒肜矗闹泻沃故瞧撸蛑毕氚衙吻锘罨畹谋性谡葡隆

现下——

见梦秋战战兢兢不似有叛师的神态,但他仍然冷声问道:

澳愕闭婷坏焦窀啥础俊

梦秋应道:“秋儿当真不知‘神府仙洞’在何处……”

要知三面人魔乃是机狡万端之人,纵然梦秋说的是肺腑之言,他仍不会相信,于是——

从怀里取出一个方盒,倒出了一粒清香扑鼻的红色小丸,哼了一声,道:“这个小九,你拿去服下吧!”

说着,一双锐目暴射冷芒,盯着梦秋的小脸,他若不吃下这红色小丸,大有一掌击毙他的可能!

梦秋心中猛然一震,他知道这清香扑鼻的红色小丸,一定透着古怪,但他又不敢违拗师父的心意,当即将小丸接到手中!

三面人魔突然阴森森冷笑一声,道:“秋儿,吃下去吧!

师父要把你调教成一个举世无双的当代奇人!”

余梦秋心中又是一震,口里说了一声:“谨遵师命!”

立即把红色小丸纳入口中!

就在他刚刚把小丸纳入口里的刹那——

突听一声震天大喝:“小娃儿吃不得,那是‘蚀骨毁容丹’

网络图书扫校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