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十三章

他万万没有料到这几人会汇合在一起,而且正当大敌当前之时突然现身,纵然他机诈万端,并不惧怕,也不禁愣了一愣,怔在当场!

可是——

当七人看清两人不但穿着一模一样,而且也都挂着一副相同的狰狞面具之时,却不禁大吃一惊!

他们虽然知道这两人之中,必然有一个假的红衫怪客,但在无法分辨的情况下。都不禁怔在当场!

这时——

红衫怪客的心里,也在打着主意!

他知道七人突然现身,自然是志在三面人魔!

他虽然认识七人,但在此时此地,却又不能暴露自己的真面目,也正因此,他知道万一七人来个群攻群打,这的确是一件辣手的事情……

他虽然不惧七人联合出手,但知道三面人魔是个机诈万端之人,万一让他趁机逃走,岂不是白费一番苦心?

何况他此次离开了潜修数十年的养心之所,就是为了要揭开这魔头的面目之谜。

但是——

一时之间,他却想不出一个完善之策……

这当儿——

老辣阴沉的三面人魔,心中已打定了主意!必要之时,先求脱身,同时他要看看这个易装成自己的红衫怪客到底是何人!

心念一定,忍不住的阴森森笑了两声!

哪知,就在他自鸣得意冷笑的当儿——

红衫怪客也是阴森森冷笑了两声!

原来红衫怪客,在无法可想的时候,忽然一道灵光闪过脑际,暗道:“三面人魔鬼计多端,他知道情势不对,必然先求脱身,必要之时,只好相机行事了……”

是以,三面人魔的冷笑之声方起,他也跟着冷笑了两声!

这一来,又使七人心头一震,大吃一惊!

原来两人不但穿着一样,就是笑声,也是完全相同,尽管七人都是江湖中一等一的顶尖高手,也不禁骇然不已了!

可是——

七人的心中却有一个相同的问号,不知那个假的红衫怪客,为何不露出真面目,共同对付这个两手血腥的“混世魔头”?反而也是这样阴气森森的慑人心魂……

这时——

翠萧仙子和余梦秋两人,不禁面露难色!

两人知道,若以七人之力,对付一个三面人魔,纵然不能把他毁在掌下,也足以立于不败之地!

然而——

在真假人魔难分的情势下,万一走上混战一途,那很可能给三面人魔造成了有利的机会,说不定会有人血洒荒山。

因此,两人也感到十分奇怪,不知那红衫怪客为何在这紧要关头之时,仍然不以真正面目示人?

这虽是极短的刹那——

四海一君却不禁大冒肝火了!

他眼望两个难分真假的红衫怪客,冷笑一声道:“你们两人,哪一个是真的三面人魔?”

此言一出,情势顿形紧张,众人怒目圆睁,蓄势戒备,只要知道哪一个是三面人魔,便立即出手把他毁在当场!

三面人魔倏然阴森森冷笑了两声,游目一扫七人,沉声反问道:“你看哪一个是真的三面人魔?”

说着侧目冷冷瞥了红衫怪客一眼。

四海一君闻言大怒,笑喝一声道:“不管哪一个是真的三面人魔,若再不表示身份,可休怪我等人多势众贸然无礼啦!”

三面人魔阴森森一笑道:“我老人家又不是三岁孩童,你们人多势众就吓得了人么?嘿嘿!”

四海一君不禁被他激的火冒三丈,正待反言相激——

忽听一阵风响,六人霍地一分,已把这两个使人难以分辨的红衫怪客围在当中!

他们都是抱着一拼之心而来,纵然难辨真假,也不能让他们轻易离去,但他们知道三面人魔是个身负绝学的魔头,在对方没有贸然出手之前,六人虽把两人围在当中,但却没有抢先出手。

红衫怪客见六人把自己围了起来,知道大战一触即发,忍

不住的阴森森长笑一声,向三面人魔说道:“大丈夫敢作敢为,阁下赫赫不可一世,为何在这几位武林同道之前,不敢承认自己就是三面人魔?”

七人闻言心头一震,十几道锐利的眼神,一齐逼射到三面人魔的脸上。

三面人魔倏然嘿嘿一阵冷笑,双目中突然射出两道令人不敢逼视的冷芒,一扫七人,最后把眼神落在红衫怪客的脸上,阴森说道:“阁下既然是冒牌红杉怪客,为何在这紧要关头不以真面目示人?”

七人闻言又是一怔,不禁又把眼神落在红衫怪客的身上!

但七人的心里明白,知道三面人魔从来不以真面目示人;这一句话点中了他的伤口,如果此人是假的,自然会以真面目示人。

哪知——

红衫怪客阴森森冷笑一声,道:“三面人魔,你休想在这些武林同道的面前故弄玄虚,告诉你,要想鬼计得逞,除非你能把我脸上的面具取下来!”

三面人魔阴森森冷笑一声道:“你以为我办不到吗?”

红衫怪客也自阴森森冷笑一声道:“此生只怕你只有妄想

话犹未完——

三面人魔陡然刺耳惊心的阴森森笑了一声,身子一旋,突然向他的面前抓到!

他这一突然出手,顿使广元大师等几人,大吃一惊。

在这间不容发的电光一瞬——

但见红影闪动,红衫怪客已疾如风驰电闪一般,滑到数尺以外!

他闪的快,攻的更快,身影闪处,划起一条红线,凌空扑击而下!

三面人魔冷哼一声,闪让之间,身子一旋,陡然化成数条人影,由四面八方围攻而到!

红衫怪客倏然冷笑一声,喝道:“通影幻形身法,有什么了不起,别人怕你,嘿嘿!我老人家却不在乎你!”

凌空而下的身子,倏然一转,转动之间,有如风车一般,也自化成了几条虚幻的红影!

这一来——

顿使在场之人,都不禁者的心惊了!

他们都没有想到这两个难辨真假的红衫怪客,说打就打,而且身法手法,都是这等奇妙绝伦,莫测高深!

最使大家心惊不已的是,交手不到二合,就使人看的眼花缭乱,觉得斗场之中,如同有七八对难以看清的红影,在缠斗不已!

而且,尽管他们两人打的难分难解,却没有一丝划空风声,只见人影翻飞,掌影纵横,交织成一幅绮丽的画面。

这当儿,翠萧仙子已把余梦秋放了下来,两人并肩而立,注视着斗场。

同时,两人的心里也在想着,万一三面人魔和那红衫怪客打个筋疲力竭,广元大师等猝然出手,在无法分辨真假的情况下,误伤了红衫怪客,这便如何是好……

正当两人暗自为红衫怪客着急之时——

忽听一声“轰”然暴响,两条缠斗不已的红衫,陡然分开,彼此似乎被对方的奇劲掌力,震退数步!

两人分开之后,谁也没有再抢先出手,只是全神戒备,蓄势以待。

此时,三面人魔并不惧怕四海一君等七人,唯一使他担心的,就是当面这个冒充自己的红衫怪客!

他知道这个冒牌家伙,是生平中难遇的敌手,若不设法把他除去,对自己的确是个最大的障碍!

他把目一扫七人,忽然计上心头,暗道“哼!我若不叫你们这些不知死活的家伙,知道我韩某的厉害,誓不为人!”

心念一定,不禁得意的阴森森冷笑了两声!

红衫怪客何等厉害,早已知道三面人魔机诈万端,见他一扫七人,立即发觉他在打着歹毒的念头,当下也自阴森森冷笑一声,道:“三面人魔,你别以为你鬼计多端,就可以安然逃走,告诉你,今天便是你归天之日!”

三面人魔突然冷哼一声,道:“三面人魔,你休要在几位武林同道的面前,血口喷人。”

此言一出,红衫怪客不禁吃了一惊,暗道:“这家伙果然狡猾无比,居然叫我三面人魔……”

他心里想着,口里却恨声说道:“哪一个是三面人魔,你想在这几位武林同道面前,故弄玄虚吗?”

三面人魔冷笑一声道:“是真是假休逞口舌之利,纵然你鬼计多端,却逃不过这几位武林同道的锐目!”

他一面说着,一面察看着这几个人的表情,心里也在打着歹毒念头!

红衫怪客被他激的怒火大起,冷喝一声道:“你是想和这几位武林同道来对付我吗?嘿嘿……”

三面人魔闻言心头微微一震,暗道:“这家伙果然厉害,他竟然猜透了我老人家的心思!”

这念头,在他脑子里一闪而过,当下阴森森道:“我要这几位武林同道,看看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随着话声,右手伸处,竟把那副狰狞面具取了下来!

几人心头一震,凝目一看,只见此人长的五官端正,面色肃然,令人看来油生敬意!

这一下,可是大大出乎红衫怪客的意料之外!

他想不到这魔头居然这等阴险,为了对付自己,竟然又以假面貌欺骗在场之人!

但他心里明白,就是自己说出来,在没有以真正面孔示人之前,他们也不会相信,何况自己在没有揭开三面人魔的真正面孔之前,又不能先行暴露身份!

他游目一扫在场之人,见他们一个个怒目圆睁逼视自己,知道他们已上了三面人魔的当,一股怒火,冷笑一声道:“好一个居心难测的三面人魔,你别以为这套把戏可以骗得了人,哪一个不知道你有三个不同的面孔,今天你纵然鬼计得逞,嘿嘿!总有一天我老人家也要揭开你的真正面目!”

他喝叫声中,四海一君等七人,已向他缓缓逼近!

三面人魔见计谋得逞,冷笑一声道:“阁下大可不必装作神秘,你既然口口声声说不是三面人魔,为何不把面具取下来,让大家看看,哼!难道你见不得人吗?”

他口词锋利逼人,顿把红衫怪客激的怒火冲天,冷喝一声

道:“总有一天我老人家要取下你的脑袋!”

澳阕詈媚苋∠挛业哪源 

三面人魔阴森森的说着,也自向前通来!

这时,翠萧仙子见几人都向红衫怪客逼去,不禁芳心忽的一动,道:“秋弟弟,你说那个红衫怪客是真的三面人魔?!”

余梦秋道:“我看未必!”

翠萧仙子怔了一怔,道:“何以见得?”

澳呛焐拦挚退圆豢弦哉婷婺渴救耍赜心蜒灾 

翠萧仙子又道:“那么你是说那露出面孔的老者是三面人魔啦?”

余梦秋道:“我那魔头师父有三个不同的面孔,除了我曾看到一个之外,其他的两个我都没有见过,说不定他就是我的魔头师父!”

翠萧仙子觉得他的话也不无道理,正待要开口——

忽听一声大喝,天南一雕身影闪处,呼的一掌,向红衫怪客猛劈而出!

这一掌是他全身的功力所聚,出手一击威猛绝伦,强劲的掌风,带起一片呼呼之声!

霍大头这一出手,四海一君也自冷喝一声,双掌起处,卷出一股无形的潜力,向红衫怪客袭击而到!

两人出手一击,都是疾如闪电,奇劲的掌风,有如巨浪排空一般,浪涌卷到。

红衫怪客早已全神戒备,眼见两人猛攻而至,不由冷笑一声道:“两位大侠不明察秋毫,实在令人痛心,你们已经上了当啦!”

身躯倏地一滑,斜飘出数尺以外,让过两人的威猛掌势!

以红衫怪客的一身奇绝功力,要想离去并非十分困难,但他眼见三面人魔的鬼计得逞,却怕这几位武林俊秀,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玩火自焚,是以让开之后,仍然卓立当场,没有及时离去!

然而,四海一君闻言不由杀机陡起,忍不住的怒声喝道:

笆碌饺缃瘢阏饣焓滥坊垢衣襞谏啵宜暮R痪舨话涯慊僭谡葡拢牟晃耍 

人随话声猛然欺身而上,双掌挥处,疾如闪电一般,当头劈下!

红衫怪客阴森森冷哼一声,怒道:“四海岛主,你若不信我老人家的话,嘿嘿!总有一天你上了当,就全明白了!”

说着,身形陡然一旋,旋动之间,又自让了开去!

哪知,他身形尚未站稳,忽听一声暴喝,追云叟、玄机子,以及矮驼二叟、天南一雕几人,也都相继出手。

这几人都是盛怒之下,全力施袭,掌风到处,已卷起了一遍沙土!

红衫怪客何等人物,眼见情势对自己大是不利,知道多说也是无益,当下身子一闪,疾如闪电一般,从几人掌风中,旋飘到二丈以外!

三面人魔早把他恨之入骨,自然不会轻易放过,身形闪处,如影随形追扑过去,口里也冷哼喝道:“阁下还想跑吗?

嘿嘿!只怕没有这么容易!”

话落人至,双掌疾挥如轮,呼呼呼,连攻三招!

这三招诡异绝伦,指风如剑,骤袭红衫怪客的璇玑、风

府、丹田三大要穴!

红衫怪客冷哼一声,脚下陡地一滑,让过来势,双掌挥动之间,还攻两掌!

三面人魔旨在困住他,不让他轻易逃去,而且想借四海一君等七人之力,先消耗他大部精力,自己再猝然施袭,重创于他,眼看他掌势怪异,电射而到,仍然不肯和他硬接,身躯一闪,人便斜飘到数尺之外!

这当儿四海一君等人已缓开手脚,但听一阵似雷的暴喝,七人又围扑面上!

七人扑击之势,威猛已极,陡起的狂风,有如山崩般,令人看来心胆俱裂!

三面人魔见七人各自大展所学,环攻而至,心中大喜,暗道:“今天我让你们拼个两败俱伤!嘿嘿,我老人家也可省了不少手脚!”

他心里虽然这样想,但仍然不动声色的阴声喝道:“各位武林同道,万万不能放过这个魔头……”

一言未完,忽听红衫怪客阴声喝道:“三面人魔,你想借七人之手,把我老人家除去吗?嘿嘿,那是梦想!”

他这叫喝之声,不但阴沉刺耳,而且字字有力,震得在场之人耳鼓嗡嗡!攻势也为之一缓!

但那有如山崩般的威猛掌力,仍然向他身上扑去!

电光石火的一瞬,红衫怪客身形陡起一旋,有如魅影一般,噗的一声,冲天而起!

他的身形刚自凌空,七人的威猛掌力。“砰”的一声,击在地上,登时间,碎石四扬,地上已现出一个深达半尺宽约五尺的土坑!

三面人魔目光何等锐利,虽然沙土四扬,他已看到红衫怪客冲向半空,生怕他借势通走,厉喝一声,凌厉追击而至!

红衫怪客早已料到三面人魔会凌空追击,就在他掌势闪电拍出的当儿,身子陡然一转,斜飘两尺,右手忽地一招,猛劈而出,同时左手也蓄势胸前,行功待敌!

这凌空出手快速绝伦,三面人魔的掌势刚自落空,他的缤纷掌影,已夹着锐风当头击到!

这一下,顿使三面人魔大吃一惊,凌空的身子猛的往下一沉。悬空倒翻,向左射去!

红衫怪客冷笑一声,蓄势胸前的左掌,陡然一招“满膛开花”,疾如闪电猛拍而出!

三面人魔乃是个老谋深算、机警无比之人,他知道一着失机,对方定会猝然施袭,当下,一提真气,疾射的身子陡然向上升去!

哪知,他身子上升了不过二尺,红衫怪客的奇诡掌势,已向他背后追袭而到!

三面人魔骇然大惊,在骤不及闪的情势下,正待拼着冒险旋身,硬接一掌的当儿——

忽听一声大喝,一股奇劲的潜力,从他背后倒划过去!

三面人魔心头猛然一震,霍地一沉丹田真气,脚落实地!

他双脚刚自落地,忽听一声闷哼,只见天南一雕,踉跄后退了四五步,口角流血,向后倒去!

这陡然之变,在场之人无不大惊,广元大师念了声佛号,身形闪处,已把天南一雕抱在怀中!

红衫怪客见天南一雕虽然解了三面人魔的危难,却伤在自己的“乾元功力”的反震之下,心中大是不忍,脱口说道:

翱旆鏊飨⒁幌拢浔晃业恼屏φ鹕耍次奚O眨 

他虽是出于至诚一片好意、但在四海一君等六人听来,却认为他有意轻薄,几如利剑一般刺伤了几人之心,盛怒之下,也不管对方的武功了得,纷纷暴喝一声,挥掌猛攻而上!

登时狂风陡起,掌影翻飞,又把红衫怪客围了起来!

三面人魔有生以来从未碰到一人能在他手里走过十招,想不到这个冒牌货几乎把自己毁在掌下,他不禁越想越气,老羞成怒,就在四海一君和矮驼二臾出手的当儿,阴森森冷笑一声,拣到红衫怪客的身旁,双掌起处,夹着锐风,猛劈而下!

红衫怪客虽然几乎把三面人魔毁在掌下,但他也已施出仅有的绝学,现下见三面人魔又飞扑攻到,自然不敢大意,何况四面仍有六名当代高手环击而到!

当下,身躯一转,倏然化成数条人影,从几人威猛掌风的空挡中,电闪向外掠去!

他的身法虽快,但三面人魔攻的更快,只听他阴森森冷喝一声,如影随形追扑过去!

红衫怪客心头一震,倏地身子飘忽的一晃,施出举世难见的“迷影”身法,看似他向右闪去,人却疾如电光石火般,向左掠去!

他权衡利害,知道若不先求脱身,时间一长,自己纵然功力深厚。但在不便还手的情况下,说不定会落入三面人魔的鬼计中。

当下身子一旋,掠到翠萧仙子的身旁!

翠萧仙子大吃一惊,左掌起处,猛然一招,直向红衫怪客的前胸挥去。

同时,右手一拉梦秋的左手,双脚猛一用力,娇躯向后射去!

哪知,她的娇躯刚自移动——

忽听一阵细若游丝的话声,传入耳鼓之中:“快和那娃儿离开吧!时间晚了可就来不及啦!”

翠萧仙子心头一震、她知这话声,正是那红衫怪客以传音入密的上乘功力告诉自己,当下身形并不停留,右手微一加劲,拉着梦秋直向林中掠去!

两人刚刚进入林中,忽听喝声如雷,但见四海一君和广元大师诸人,又向红衫怪容环扑攻到!

这一次出手比刚才更见猛恶,每人都大展所学,猛攻对方!

尤其是三面人魔,双掌挥动如山,带起凌厉劲力,全力抢攻,令人看来猛恶已极!

刹那之间,红衫怪客已被罩在陡起的狂风之中了!

翠萧仙子见几人这一全力抢攻,不禁替那红衫怪客大为担心,一时间,怔在当场,神情未然!

余梦秋也看的眼花缭乱,一颗激动的心,几乎从口里跳了出来,但他已负有伤,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这当儿,红衫怪客已被七人一轮猛攻逼的心头火起,冷哼一声,挥掌反击,身躯转动之间,“刷刷刷”疾出三掌!

这三掌奇诡绝伦,出掌之间,又把四海一君和广元大师、玄机子三人,逼退数尺之外!

此时,他若乘势迫袭,最少也可能有一人伤在他的掌下,但他却不愿这样做,如果换上三面人魔那可就不堪设想了!

但三面人魔的一身武功仅比他不过略逊半筹,尤其他那一身颠倒运行的怪异身法,使人莫则高深,红衫怪客纵然恨不得立刻把他除去,但在这几位当代高手环攻之下,也不敢分散心神!

这不过是刹那之间!

四海一君和广元大师、玄机子三人虽然被他逼退数尺,然而,前后左右的三面人魔、追云叟和矮驼二叟,却已猛攻而至!

四人都是全力相拼,而且也都是抱着重创对方之决心,是以,攻势神速绝伦,威猛无比!

红衫怪客眼见几人越攻越猛,而且都是拼命的招式,他在不便重创六人的情势下,觉得只有先行离开才是上策!

当下,他打定了以进为退的主意,身躯陡然一旋,身挟劲风,向追云叟迎面扑去!

追云叟心头一震,霍地身子一闪,向左让去!

就在他身子闪动之间——

忽听“刷”的一声,红衫怪客已从他身旁闪电掠过,同时耳际中听到一阵阴森森的话声说道:“你们已经上了三面人魔的当啦,在你们不明真相之前,为势所逼,我老人家只有失陪了!”

话声一落,但见红影一闪,划空而去!

几人都没有料到他说走就走,走的竟然这等神速,就是想追也追不上了,不禁都怔在当场!

翠萧仙子见红衫怪客一走,七上八下的心也倏然平静下来,她正想开口说话,忽然想起了红衫怪客要自己快些离去的话,不由心中一震,脱口说道:“秋弟弟咱们也走吧!”

余梦秋闻言一怔,还没来得及开口,翠萧仙子忽的把他抱在怀中,纵身向前掠去!

余梦秋以为她忽然想起了自己的伤势,才这样情急,本想问她几句,但见她面色肃然,若有所思,不便惊扰于她,索性双眸一闭,贴在她的怀中。

他知道自己的病情惨重,不由心中一叹,暗道:“我已是快死的人了,能死在心上人的怀里,总算死得其所了……”

但听耳边劲风呼呼,敢情翠萧仙子,已展开身法,一股劲的飞驰了!

翠萧仙子这一放腿急奔,却又触起了梦秋的心思!

他觉得那红衫怪客的一身武学,实在令人莫测高深,尤其在当代数名顶尖高手环攻之下,说去就去,而且又是那等神速奇妙,当真令人不敢想象!

叭绻矣姓庋谋玖於嗪醚健

他心里这样想着,他又觉得非常奇怪。

澳呛焐拦挚臀尾灰哉婷婺渴救四兀克闭嬗心蜒灾穑空庥质俏裁茨亍

这的确是一个谜……

除非他本身揭开这个谜,否则,只怕当今世上也没有第二个人知道……

这时,不但余梦秋这样想,就是广元大师、四海一君也是这样想……

两人眼看着这位被红衫怪客称为三面人魔的老者,也有些不解,但心里明白.知道其中似乎不无原因……

三面人魔见红衫怪客逃走之后,心中得意的暗道:“纵然冒牌家伙鬼计多端,嘿嘿!也逃不过我三面人魔的神机妙算!”

他平时是极端怪异之人,眼见四海一君和广元大师望着自己,不由心中杀机陡起,暗自忖道:“我三面人魔若是不把你们这些自命武林正宗的家伙杀光,哼!我誓不为人!”

他心中虽然这样想,但却不动神情的朗声一笑,道:“那魔头一日不除,武林中便永无宁日,现在他虽已逃去,说不定会卷土重来,各位武林同道,且请小心为上!”

说罢,游目一瞥矮驼二叟和玄机子、追云叟四人,心里暗道:“我老人家告诉你们小心些,哼!待会儿伤在我的‘夺命剑’下,休怪我心狠手辣!”

广元大师朗声念了声佛号,笑道:“施主所言甚是,刚才若非施主及时以真面目示人,老衲等定会被其所骗,把施主当成心狠手辣的三面人魔!”

三面人魔闻言心中大怒,暗道:“这家伙竟敢骂我,哼!

老夫第一个先把你除去!”

他乃是机诈万端之人,仍然不动声色的说道:“好说好说,那魔头的确是个心狠手辣的家伙,我之所以装成他怪模怪样,就是想把他除去!”

他一眼看到南天一雕端坐在一旁,不由心中一动,毒念立生,倏然从怀里取出一个红色小瓶,倒出一粒清香扑鼻的绿色小丸,说道:“这位朋友因救老朽的危难身受震伤,老朽十分难过,这是一粒‘还神九’,吃下之后,或许对他大有帮助!”

这几位当代豪侠,听他一说“还神丸”,都不禁吃了一惊!

想不到武林人物梦想的“还神九”,会在这位不见经传的老者手里出现!

广元大师接过了灵丹,脱口问道:“敢问施主,那‘九天尊者’胡老前辈是施主什么人?”

三面人魔心头微微一震,他想不到自己随便一言,这老和尚却认真起来,当下装模作样的轻声一笑,道:“九天’老前辈正是老朽授业恩师,他老人家已在六年前仙逝而去了!”

要知九天尊者在百余年前已名满江湖,提起九天之名,武林人物无不敬仰,后来不知为了何故,他老人家突然绝迹江湖,如今虽然事隔百余年,但武林同道对九天老前辈,仍然十分敬仰!

三面人魔虽然信口开河,但几人都是深信不疑,无形之中,对三面人魔的怀疑之心大减,反而油生敬慕之心。

三面人魔何等机警,几人的敬慕之情,他已查觉出来,当下悠地一叹,道:“家师的一身奇特武学,可说独步天下,老朽太过愚蠢,十年苦学,不过十得其一,说来惭愧得很,否则,那红衫怪客武功再高,只怕早已横尸荒山了……”

说罢,面色黯然,心中似是十分痛苦。

四海一君本想请教他的姓名,但见他面色黯然,不禁把到了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

广元大师念了声佛号,道:“施主的一身武学,老衲由衷佩服,三面人魔武功纵然了得,若是大家联手对付,不难把那魔头除去!”

说罢,手持“还神丸”走到南天一雕霍大头身旁,把绿色

的小丸放入他的口中。

广元大师刚把小丸纳入霍大头口里——

忽听一声冷喝:“吃不得,那是‘清香离魂丸’呀……”

几人听到喝声大吃一惊,霍大头震惊之下,正要把小丸吐出——

哪知——

绿色的小丸已化成一股清凉之气,冲入他的肚中。

这虽是刹那间的事情——

一条红影,却疾如闪电一般,划空飞掠而来!

三面人魔心里猛然一震,他知道那红衫怪客去而复返,奸计败露,杀机陡起,忽的探手取出七把短剑,身躯一晃。晃动之间,以满天星斗的奇诡手法,分向四海一君等七人的天顶射去!

那电射而来的红影神速绝伦,三面人魔飞剑刚自甩出,红衫怪客已飞身掠到五丈之内,双掌起处,两道强劲的潜力,把电射而至的满天飞剑,震落地上。

三面人魔大吃一惊。

他知道时光一闪即逝,此时不走,便难脱身了。

就在红衫怪客把他的“夺命飞剑”震落地上的当儿——

身躯一晃,“刷”的掠到八丈之外,两起两落,便已消失不见!

这突然之变,顿使在场之人心头大惊!

转脸瞧去——

那鬼计多端、居心歹毒的三面人魔,早已无影无踪了!

这一下——

大家顿即恍然大悟,知道已上了三面人魔的一个恶当,若非这位不肯以真正面目示人的红衫怪客及时现身,说不定都会在不知不觉中,毁在三面人魔的手里!

翠萧仙子听到红衫怪客从传音人密的上乘功力催促自己快与余梦秋离开,立即醒悟过来,于是抱起梦秋,以绝妙轻功纵身飞掠,途中不敢有片刻稍缓。

大约一个时辰,两人进入一座山谷,只是两边山峰陡峭,林木茂密,杂草丛生,走进山谷深处,脚下已无路径。她拒着梦秋披荆斩棘,顺着山势向上攀登,只觉得越走越远,但她脚下仍不稍停,一连翻过几座大山。

梦秋所中“蚀骨毁容丹”的毒性再次发作,痛是身体拦颤不止,头上冒汗,但他咬紧牙关,不哼一声。

翠萧仙子见他如此痛苦,心都要碎了,更是不顾劳累而奔走。走向哪里,她心中茫然不知,但看着梦秋毒性发作越来越厉害,她不敢停下脚步,只是一味的飞奔。

过了盏条时间,梦秋渐渐地平息下来。此时,翠萧仙子已娇喘吁吁,香汗淋淋,她将梦秋轻轻放在一块岩石之上。

梦秋心中十分不忍,动情地说道:

按湎艚憬悖愦艺饷春茫裆袷勒娌恢跹ù穑 

翠萧仙子娇嚷道:

扒锏埽毂鹚嫡庑I晕⑿菹⒑螅勖窍日乙淮Π采硪簟!

忽然,她把话顿住,侧耳倾听,修地欢快叫道:

扒锏埽闾辛魉 

梦秋果然也听到潺潺的流水声,两人无比兴奋,立即循水

声走去。穿过一片密林,突见一块巨岩悬空伸出,巨石下四进一块,可容数人。水从巨石上流下,一道小小瀑布形成一道水帘,刚好将山洞遮住。水帘下是一个清潭,水潭面积不大却深不见底,水从潭边岩隙中溢出,顺山势淙淙流去。二人一路奔波,十分饥渴,掬水而饮,只觉潭水甘甜清冽,令人全身舒畅。

密林之中夜色早降。翠箫仙子见山洞是理想而栖身之地,便安顿梦秋在洞中歇息下来。

嗽啾的鸟声使他们从梦中醒来,阳光透过树叶缝隙洒下。

他们吃饱喝中,便跃上岩石继续无目的的攀登。一连几日,饥餐露宿,他们在这漫无边际的群山密林中奔走着。翠萧仙子企盼着出现奇迹,而梦秋知道自己不久于人世,在生命最后的时刻能有心爱的人陪伴,能死在她的怀中,心意已足。所以,他没有死亡将临的恐惧,心中充满了无比的幸福。

这一日,他们翻过一座陡峭的山崖,山势倏地变缓,慢慢向前走去,地势变得开阔,林木也渐稀疏。倏然,在这叠蟑之中,竟然有一块好大的平地。只见三间木屋坐落在小溪旁边,屋前一块苗圃,长满奇花异草,这这远的就觉清香扑鼻。

梦秋和翠萧仙子如临仙境,惊诧的怔住了。

此时,屋门呀的一声开了,走出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年纪似在百岁以上,但面颊红润,又目神光炯炯,胸挺背直,神采奕奕。老者向二人扫视一眼,便望定余梦秋,和善地说道:

傲轿恍∮牙吹秸馍钌狡溃墒怯谢崦词滦枰锩Γ俊

老者的慈祥和蔼,使梦秋二人如孩子见到亲人般,不由地便想与之亲近。老者高雅飘逸的风范,更令他们由衷敬仰,他们知道必是遇到了世外高人。

翠萧仙子恭声说道:

按蛉徘氨睬寰玻肟礤丁N艺馕涣智锏艿苌碇小垂腔偃莸ぁ本缍荆颐恰

老者不待她说完,只一移步飘到梦秋身前,伸手探他的腕脉,少时轻叹一声,说道:

暗ざ疽亚秩牍撬瑁匦肭炅橹タ删戎巍O胧翘煲猓钅忝抢吹秸馊思:敝恋纳钌健@戏蛏ο墒攀保乙恢昵炅橹ィ宋镆淹樾裕荒芾嵋坏阄鬯瞧⒁恢北4嬖诤笊缴蕉粗校捎美戳浦紊傧赖牡ざ尽V皇悄惚疾ɡ屠郏嗽刃栊ⅲ辶ι愿床拍芰贫尽!

老者引二人进屋,用山中土产野味招待他们。

夜色降临时,老者从怀中取出一个蓝色瓷瓶,倒出一粒红色小丸,说道:

吧倏旖饬!股裢琛蚁拢菜父鍪背剑惶辶纯苫指矗粤贫净岽笥邪镏!

梦秋和翠箫仙子听到“还神丸”三字,不禁大吃一惊!

盎股裢琛庇梦淞秩宋锩蚊乱郧蟮南善罚盘熳鹫咚烙小

两慌忙跪下,连连向老者叩头,口中说道:

霸词蔷盘熳鹫呃锨氨玻肀材矫靡印=袢盏眉涤萌行摇JЮ裰η肭氨部礤叮 

九天尊者右手袍油一挥,一股大力将两人托起,笑道:

拔乙淹顺鼋甘辏谡馍钌角毙薏晃适朗拢旁缫淹橇耍 

梦秋接过“还神丸”,一股清香扑鼻,放入口中立即化成

一股清冷之气,泌人肺腑。少时,一股热流走遍全身穴位,原来因丹毒发作而感到的寒冷、痛楚顷刻消失,全身从未有过的舒服,躺在床上慢慢进入了梦乡。

待他睡来,已是第二天的午时。九天尊者和翠箫仙子见他醒来,十分高兴。翠箫仙子经一夜歇息,疲惫全消,显得更加容光焕发。

饭后,九天尊者向梦秋道:

笆奔洳蝗莸⒏椋衷诰退嫖业纳蕉粗腥ァ!

三人沿着小溪穿过一片密林,向屋后山上爬去,渐渐地山石突兀,难以立足,九天尊者说了声:”随我来!”身子猛然拔地。跃起一丈多高,脚点崖石再向上跃去,纵了几次落在一块巨岩之上。

梦秋和翠箫仙子也提气跃起,紧随九天尊者跃上巨岩。

九天尊者拔开岩石后一丛荆棘,露出一个洞口,洞口狭小仅容一人勉强钻入,洞中漆黑如墨,三人依次慢慢爬行。盏条时间,山洞陡然变宽,人可直立,不知从何处透进一丝光亮,听到淙淙的流水声。走不多时,山洞被一块钟乳石堵住,似已无路,待走到钟乳石旁,才见左侧有一斜洞隐在石的,只见一块块山石司似台阶,他们顺阶而下来到一块平台。平台宽大可容数百人。洞高数十丈,洞顶重下无数钟乳石,形状怪异。溪水从洞壁流出,平台三面被水转住,水色墨绿,清澈见底。洞顶一块巨石闪闪发亮。照得洞亮如白昼。洞中温暖如春。

梦秋和翠箫仙子哪曾想到在山峰腹地会有如此奇妙的景致,好似来到了神仙洞府,看得呆得住了。

倏然,九天尊者双足点地,身子升起一丈多高,伸手到洞

壁一块岩石之后,待轻飘飘的落在平台上时,手中已拿着一个精致的小石匣。

他轻轻打开石匣,匣中露出用红绸扎着的一株枣红色的灵芝,大如手掌,微微泛着红光。

他从怀中取出一个瓷碗,盛了一碗水,将灵芝放入水中。

他盘膝坐下,将碗放在面前,深吸一口气,将双掌慢慢推出,离碗约有一尺凝住不动。少时只见碗中升把水讫,碗中水沸腾起来,灵芝在水中不断翻滚,慢慢地灵芝融化无形,水变成了暗红色,热气腾腾,一股清时扑鼻。九天尊者慢慢收回双掌,呈了一口长气,额上已微微汗。

梦秋喝下灵芝水,只觉味道甘美,虽是趁热喝下,入腹后却觉得清冽舒畅。

九天尊者说道:

吧傧揽熳略斯Α!

梦秋盘膝坐在平台之上,提起真气运行全身,只觉五脏六腑、四肢百骸一阵疼痛,寒冷欲拦,周身冷汗如雨。他咬牙坚持。片刻,头上冒出一股雾气,慢慢的颜色越来越深,竟成一股黑色气柱,约有半个时辰,雾气才慢慢陷去,周身疼痛随之消失,一股暖流流遍全身穴道。脸上似有小虫爬行般麻痒,他不由用手抓挠。随着他的抓挠,脸上竟蜕下一层黑皮,歪鼻斜眼、厚唇吊眉的丑态全然不见,又恢复了原来俊美的容貌,显得更加精神焕发。梦秋觉得全身穴位畅通,已无任何不适的感觉,待功行周天之后,陡觉精神大为振奋。

翠箫仙子欣喜若狂,惊呼:

懊吻锏艿埽愕娜菝惨丫指矗 

千年灵芝用旷世仙品,效力无比,经九天尊者以深厚内功催化,效力更是倍增。构秋服下这灵芝水,不仅将体内丹毒逼出,恢复容貌,更陡增了几十年的内力。

梦秋一跃而起,跪倒在九天尊者面前,说道:

扒氨簿让鳎丈砟驯ǎ 

九天尊者面露微笑,扶起梦秋说道:

澳阄蚁嘤觯帐怯性怠N铱茨阗鞲臣眩悄训玫牧肺渲牛隳诠ι詈瘢牡亓忌疲啬芪淞指沙鲆环乱怠@戏蚬私羯窆Α谟肽悖恢傧酪庀氯绾危俊

余梦秋大喜过望,扑通跪在地下,声音颤抖地说道:

叭羯窆Α庇檬蔷盘熳鹫叩南茸嫠矗甘昵毙男蘖叮┎晌淞指髋伤ぃ闪吮晃淞盅瞿降囊幻啪!叭羯窆Α本窍拔渲硕伎梢粤罚诠Ω跎圆畹娜耍灰凳虏怀伞叭羯窆Α保闱肯傲罚够岜黄渌恕!叭羯窆Α笨此萍虻ィ挥腥校崦空兄泻辛剑渴接挚卵荼涑鼍胖致肥凶畔嗔绞较嗫郏糁杏腥幔踔杏懈眨跹粝嗉蹋ξ耷睢

九天尊者将“三阳神功”一招一式的演练一遍,余梦秋双眼不敢稍眨,心中默默背记,他天禀聪颖,看后可全部记住。

他根据默记的招式将“三阳神功”练了一遍,竟无一眯差错,只是不够熟练,功力也就打了折扣。

九天尊者是他如此聪慧,心中十分喜悦。

翠萧仙子见梦秋不仅逼出丹毒保住性命,恢复了容貌,又学得了武功绝招,自然更是欢喜万分。

三人回到木屋。一连两日,梦秋废寝忘食的练功。他内功根基原本不错,又服了千年灵芝水,功力倍增,内功更加深厚。只短短两天时间,已将“三阳神功”练得有七八成功力。

梦秋和翠萧仙子因三面人魔未除,武林浩劫尚未平息,不敢在山中久留,第五日清晨,两人依依不舍的拜别了九天尊者。

此时,两人心境与来时已大不相同,一路如雄鹰搏兔般飞掠,耳边风声呼呼,来时瞳了几天的行程,回来只用两天便来到当初红衫怪客、广之大师等与三面人魔交手之处。

两人决定先到少林寺,向广之大师探听三面人魔的下落。

这日清晨,他们动身上山。这里本是嵩山脚下,上山路径熟悉,两人一路飞奔,不一会儿已能望见寺前的树林。倏地听到从林中传出打斗之声,二人不由得放慢了脚步。

走进林中一块空地,见一中年文士正与三面人魔斗得难解难分,不少少林僧人围在四周,广元大师、四海一君、追云叟、玄机子、天南一雕、矮驼二叟等都在旁观战。三面人魔虽然武功高绝,但也只能与中年文干打个平手,看来这中年文士也是身怀绝技之人。只是梦秋和翠箫仙子从未见过此人,不知他怎会出现在少林寺,并与三面人魔交手。

原来,这中年文干昨日来到少林寺拜见广元大师,自称与岳陷披,对少林宝刹慕名已久,特来进香。进香完毕,两人谈经说道,论武评文,不觉时日已晚。广元大师在江湖从未听到过与岳隐叟这一名号,但是他举止高雅,谈吐不凡,学识渊博,精通武功,对其以礼相待,当晚留他吃罢斋饭,在寺中安歇了。

当夜凌晨,寺中忽然响箭传警,众人迅速来至院中,只见

护殿僧人正围住一个脸戴红色面具,红发披肩,身穿红衣的人,大空认得正是三面人魔,不由得都义愤填膺,恨不得将他立毙当场。

广元大师怒喝道:“三面人魔,你屡犯我寺,作孽太深,今日休想活命!”

三面人魔连连阴笑,冷冷说道:

巴翰文背ぃ医袢斩ń鄙倭忠奈降兀 

追云叟早已按捺不住,大吼一声,挥掌猛扑三面人魔,这一掌聚全身功力含怒而发,疾劲无比。三面人魔不敢硬接,旋身让过。这一掌掷起一股劲风,吹得在场众人衣袂飘动。

三面人魔让过来掌,拧身扑来,口中喝道:“你也接我一掌试试!”右掌疾伸,推向云叟后背。眼看追云叟躲闪不及,众人齐声惊呼。只见追云叟身又向前猛扑,向侧翻滚,在这间不容发的瞬间,躲过了三面人魔这致命一击。此时场中响起娄声惨呼,有岂名少林弟子被掌风所伤。

忽然,一条青影一丙,落在三面人魔面前,此人正是四海一君。他也不与三面人魔搭话,双掌疾出如电,刷刷刷连攻三掌。三掌速度奇快,攻出虽有先后,但看起来却像一齐攻出,使人眼花缭成,无法躲闪。

三面人魔大吃一惊,身子向左侧猛倾,双脚蹬地,斜飞出支,堪堪避过四海一君的连环三掌。虽是如此,三面人魔也惊出一身冷汗,心中暗道:“侥幸!”

四海一君和众人见三面人魔躲过连环三绝掌的身法奇妙,真是匪夷所思,也是一愣。

三面人魔用侧侧地说道:

敖洗邓暮R痪涔θ绾瘟说茫袢找患还绱耍蠢蠢矗梦铱纯茨慊褂惺裁纯醇冶玖臁!

只见他腿不弯,膝不曲,随着话声宛如魅影一般,无声无息的欺到四海一君身前,举手一掌当头劈下。

四海一君冷哼一声,身子一转,滴溜溜滑到三尺之外。

三面人魔下击的右掌,忽然变劈为扫,掌风狂猛,带着锐啸扫击而至!

四海一君身子一旋,竟从这威猛绝伦的掌风空隙中,飘忽莫测地问到三面人魔身旁!在他族身的同时,疾如闪电地推出双掌。

三面人魔闪躲已是不及,忙力聚双臂硬接了这一掌。只听轰然一声巨响,他身摇晃,噔噔噔退后三步。

四海一君一身微摇,也退了一步。

这时,只见中年文士车岳隐叟纵身跃到四海一君面前,恭声说道:

扒氨睬胄ⅲ依椿崴!

三面人魔冷哼道:“

澳闶鞘裁慈耍课廾簿垢疑焱罚 

中年文士道:

拔页翟酪糯游丛诮叨游垂式欠恰V皇巧倭炙履饲逍奘サ兀袢菽阏饽芳ぃ〗袢占热梦矣錾希俨坏闷评恕!

三面人魔冷笑道:

暗挂纯茨阌泻文芪垢铱诔隹裱裕 

说道,双掌闪电般劈出,掌风挟着雷霆万钧之势,狂卷而来。

车岳隐叟身子疾旋,让过这疾劲的一掌,同时左掌劈出,右掌横扫,攻向三面人魔。

三面人魔势未志,立即旋步飘身,闪过这一劈一扫。

双方各出一招,虽未接实,但已可看出两人功力在伯仲之间。

车岳隐叟不容他有喘息机会,折身反扑,有如猛虎扑食。

三面人魔心中怒火高烧,喝道:“无名之徒体狂,让你偿偿志夫的厉害!”身子平地拔起,在空中一个折身,头下脚上向中年文士猛扑过来。

中年文士不躲不闪,双掌向三面人魔迎去。啪的一声,两人一台即分,三面人魔借反弹之力拧身落在数尺之外。

车岳隐叟不待他脚跟站稳,又疾扑过来。三面人魔也不退让,两人又斗在一起。他们这一交手一连打了几十个回合,只见他们打得时快时慢,时起时落,风声呼呼,卷起阵阵尘沙,四周树叶摇晃,众人衣袂乱飘。场中两条人影时而分开,时而合拢,上下翻飞,使众人眼花缭乱。

三面人魔见久战不胜,自己内力损耗极大,周围众多高手虎视耽耽,随时可能出手,单打独斗尚难取胜,这些人若联手合攻,后果不堪设想,现在必须设法脱身,日后再寻机报复。

三面人魔心意已定,于是他猛劈一掌,震退车岳隐叟,趁大家愣神之即,身子疾旋,双掌连环劈山。众人不防有此,纷纷抽身疾退。三面人魔提一口真气,向面前众僧猛扑过去。只听几声问哼,已有两三个僧人倒地,其余众人纵身后退丈余。

只这一刹那,众人只见红影一闪,三面人魔已飞掠而去。

大家待要追赶,被广之大师拦住。广之大师向众人说道:

叭嫒四б蝗詹怀淞忠蝗蘸@锇材N颐切柘氤鲆桓鐾蛉撸衔淞滞溃布呷四В 

广之大师又向车岳隐叟谢道:

岸嘈淮罂斐鍪窒嘀 

车岳隐叟道:

贝笫Σ槐乜推N蚁胝馊嫒四Фɑ嵩倮聪殴笏拢缑纱笫Σ黄夜嗽萘羲轮杏胫谌艘皇小!

广之大师说道:

叭绱耍欣痛笙懒恕!

此时,梦秋和翠箫仙子走出来与众人相见,大家见余梦秋丹毒鲜除,又恢复了俊美的容貌,都是十分的高兴。

大家来到后殿,商量如何擒魔,决定派人下山探察三面人魔的形迹。梦秋此时功力倍增,所以争着下山。

梦秋离开少林寺,沿着三面人魔逃遁的方向一路打听,不一刻就来到山下。嵩山脚下有一小镇,店铺不多,但此镇是交通要冲,人来人经倒很热闹。梦秋来到一酒巴店门前,正欲进店向酒保问话,忽见街口存两人探头探脑的向此张望,他们看到自己,便转身向镇外走去。

余梦秋知道此二人必有古怪,于是也不进店,紧随着他们走去。那二人见余梦秋跟来,脚下加劲,向前急奔,此刻钻进一密森,消失了踪影。余梦秋脚下一点,也跟了进去,刚一进入林中,便年出七人将他团团围住。他用目一扫,那引他来的两人也在其中。

余梦秋又目神光暴射,瞪视众人,冷峭无比地主道:

澳忝鞘鞘裁慈耍抗砉硭钏畹囊墒裁矗俊

那七人被余梦秋的目光震住,知道他武功高绝,七人联手也恐难是其对手,所以只紧紧围着他,并不急于出手。一余梦秋根本没把这七人放在眼里,只是觉得他们形迹可疑,这些人突然在嵩山脚下出现,又似乎是故意将自己引到这树林之,是否与三面人魔有关?想到此,他又大声说道:“

澳忝蔷烤故鞘裁矗课卫棺∥业娜ヂ罚俊

七人中一个叫黄胜天的胖子说道:

澳阈菘瘢≈灰愎昧宋颐枪砻茏诱庖还兀惆侥睦锶翁鸨恪!

余梦秋听说他们县鬼名弟子,不贝壳中火起。原来鬼名一派是被武林甸漳正派所唾弃的一个邪派,平日尽干些打家动舍,欺侮妇女,惨害良善的罪恶勾当,被武林人人见而诛之。

余梦秋强按心中怒火,冷冷问道:

澳忝怯肴嫒四Э纱嬗惺裁垂叵担俊

黄胜天道:

懊还叵翟跹坑泄叵涤衷跹俊

余梦秋一字一字说道:

叭羧斯叵担媚忝呛退黄鹚牢拊嵘碇兀 

黄胜天冷笑说道:

澳阈菀鱿耄∧隳伺咽ρν剑嫒四Фɑ崆謇砻呕А

告诉你,少林寺早晚被三面人魔夷为平地!”

余梦秋火撞脑门,再也按捺不住,此时他杀性已起,手下面不留情。只是他双掌连环推出,刷刷两招“八百风雨”、“五岳困龙”,两掌幻成数十条掌影,向四面八方笼罩而下。

余梦秋服了千年灵芝水后功力大增,“八百风雨”、“五岳困龙”两招今日会出,自是与往日大不相同,掌风锐啸,吹得地上沙石乱飞。

七名鬼名弟子武功原来不弱,但和余梦秋却是无法相比,见他掌势威猛,七人急忙暴退,饶得如此,掌风仍会他们站立不稳。

七人见余构烽倏一出手,便是杀着,功力高深莫测,都惊骇不已。

网络图书扫校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