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十四章

正当他们大感凛骇的当儿。

但听一声“轰”然巨响声中,突然又响起了一声惨叫,只见赛无常的身躯,直如断线风筝一般,悬空连翻了两个筋头,“吧嗒”摔到一丈开外。

这一下,顿使围在梦秋身旁的七人,大吃一惊,不约而同,各自疾退数尺!

蓦地——

苍林之内,陡然响起了一阵阴侧侧的刺耳笑声。

这突来的笑声,顿使余梦秋心头一震,霍地,疾退数尺,忖道:“三面人魔也隐在那密林之中吗?……”

忖思之间,但听“哧哧”三声飒然风声,苍林之内,突然穿出了三条人影。

这三人都是血红一色,身法如电!

但见这三条神速的人影,倏然一闪,便自飘落到余梦秋的身前!

余梦秋心头微微一震,侧目瞧去!

只见其中之一,果然不出所料,竟是心狠手辣的三面人魔。

另外的两人,他以前都未见过,但从他们那副狰狞暴戾的神态上,已经看出定然是些江湖魑魅!

梦秋知道三面人魔非置自己死地而不甘心,大敌当前,自然不敢大意,微微一振,立即蓄势戒备。

他已从另外两人的闪光锐目中,了然对方的功力已臻上乘,不由心中一动,暗自忖道:“这三个家伙,都是心狠手辣的歹毒人物,若是以一对一,自然不惧,如果他们联合出手,却是非同小可,我必须出奇制胜才可……”

正在他念头转动的当儿。

三面人魔突然阴笑一声,冷然说道:“无耻叛徒,胆敢公然和我老人家作对,我看你当真不想活了!”

说话之间,身躯突地欺近数尺,神态冷做绝伦,但却没有抢先出手。

余梦秋冷哼一声,哂然说道:“三年之前,余某一时受愚,误为你用,现下已认出你的狰狞面目,自然一刀两断,是非分明,勿须多言,只要你有本领,余某愿意领教几招!”

他双目英光电闪,面色之上,冷芒逼人,口词又是斩钉截铁,三人不禁被他的英风所慑,心头为之一震!

三面人魔倏然一敛心神,厉声喝道:“胆大的叛徒,难道我老人家还怕你不成?”

人随喝声,形如魔影一般,蓦然欺到余梦秋身前,右手起处,一轮狂风,随手卷出!

他知道余梦秋功力非同小可,是以手一扬便施出歹毒的“寒毒七煞功力”。

这种功力奇寒无比,一旦侵入体内,血液立即硬化,纵然

功力精纯,三个时辰之内,若是无法逼出寒毒,势必全身僵挺,硬化而死,端的歹毒至极!.

余梦秋早已全神戒备,一股无形劲力,把周身密封,眼见对方突然出手,而且掌势诡异,倏然身躯一旋,快如风车一般,疾飘到数尺之外!

他怕另外的两人,趁势突然施袭,是以疾退之后,双目英光电闪,注视全场,以防变生意外。

那三面人魔一击落空,又自阴笑连连欺身而上,双掌挥动之间,突然化作如山的掌影,夹着锐劲,猛攻而至!

身法之妙,手法之快,端的出人意料,使人莫测高深!

余梦秋一见他出手的招势,所用的身法,和往昔大异,先是微微一愕,继而施出“三步无影”身法,倏然左晃右飘,右闪左让,快的如同一颗流星似的,在对方的威猛功势中,穿插游走,虽然功势凌厉,对他却是无可奈何!

要知余梦秋乃是聪明绝顶之人,他知道对方人多势众,而且还有“通天厉鬼”和“辣手神龙”没有现身,若是自己抢攻,待自己真力大损之时,他们来个联合出击,自己如何应付。

是以,他一面躲闪,一面留意四外的情况,非到万不得已,自己决不贸然出手,而且,一出手,便得让他们骇然心惊

他心里抱着这一个决定,然而在三面人魔的锐猛攻势下,已把他逼退到三丈之外了!

这一来——

顿然激起了余梦秋的天生拗性!

但听他一声震天大喝,双掌挥处,已卷出两股威猛的劲力!

这两股力道,强劲无比,真如山崩海啸一般,猛向三面人魔的前胸击到。

三面人魔不由吃了一惊,疾出的双掌,霍地向内一收,红影一闪,“嗖”的退飘出一丈以外!

余梦秋见他向后飘退,心中不禁一震,暗道:“奇怪!不知他为何不接自己的掌力,消耗自己的功力真元……”

要知三面人魔向来行事,心狠手辣,尤其在人手悬殊之下,他必然倚老卖者,全力施为,这种情形,余梦秋知之最深,如今见他的行动,大异往常,怎能不使余梦秋感到奇怪?

这不过是电光石火的一瞬!

当余梦秋身躯闪动,径扑三面人魔之际。

突听——

两声怪嗥,两条红影,猛然截击扑到!

余梦秋冷笑一声,身躯倏然旋上半空,但见他忽的一翻,突然化作两条人影,分向扑击而至的红衣人,当头扑到!

他这等奇绝的横击身法,顿使三面人魔吃了一惊,双掌猛然一弹,锐风如剑,点袭余梦秋的前胸要害!

余梦秋的攻势虽快,但三面人魔发出的锐风奇快,眼看余梦秋就要挨到那两个突然施袭的红衣人天顶之时,三面人魔的锐风又到了他的前胸要害五寸之处。

为势所逼,余梦秋身躯霍地一转,转动之间,不但让过了三面人魔的猝然一击,人影闪处,疾如闪电一般,反向三面人魔扑来。

他这一晃之势,何等神速,三面人魔的双掌尚未收回,他已身挟锐风,扑到三面人魔的顶门之上。

三面人魔冷哼一声,随着不及收回的双掌,身躯忽地向前一俯,脚尖猛一用力,“嗖”的疾闪而出!

两人的一攻一闪,都是神速曼妙,余梦秋扑击落空,三面人魔,已飘到七尺以外了!

但三面人魔却惊出了一身冷汗,他未料到余梦秋的攻势这等迅速,换了别人,只怕早已一命归阴了!

余梦秋刚才的扑击身法,正是三面人魔传授给他的“凌空三旋”,他本想自己这一扑击,三面人魔必然以“闪电飞虹”之势反击,然后,自己再以“九天尊者”的“九天一式”施击,给三面人魔来个措手不及!

哪知,他竟然向前飘行,而且身法也和往昔大不相同,这一来,顿时引起了余梦秋的疑心!

他不禁脑海里闪电一转,暗道:“哼!这家伙若不是另有图谋,身份必然已有问题,说不定是‘三面人魔’故布的疑阵

他这样一想,知道若不先把那两个红衫人除去,万难发现三面人魔真伪的端倪,是以,心中一动,妙计顿生,突地大喝一声,掠身飞扑三面人魔!

三面人魔阴恻恻冷笑一声,霍地右掌疾出,陡起的强风,带着刺骨生寒的锐猛之势,向飞扑面来的余梦秋迎头击到。

余梦秋存心接他一掌,左掌一翻,一股劲力,迎将过去!

两人出手一击,都是神速如电,掌风到处,立即响起一声震天暴响,一阵翻滚的沙土,随着激荡的劲力,冲向天际。

三面人魔和余梦秋这一交掌,立即觉得内腑血气浮动,右臂酸麻,无知觉的垂了下来,身子也站立不稳,摇摇晃晃退出五尺之外。

余梦秋虽然把三面人魔震退到五尺之外,但也被对方的强猛掌力,震的左臂酸麻,踉跄后退了两步。

就在余梦秋身躯后退的当儿。

那两个长相奇丑的狰狞人物,竟然一声不响,“哧”的飞扑而到,如山的掌影,已向余梦秋的周身要害笼罩而至!

余梦秋心头一震,霍然双臂一张,稳住后退的身子,十指陡然一弹,“丝丝”锐风,电射而出!

这一招,正是三阳神功的一记绝学,“莲花乍放”,锐风如剑,纵然有罡气护身,也难挡锐风的威势!

红衫怪客不知厉害,两人的劲力和锐风甫一相接,顿觉锐风如剑,透过劲力直撞到前胸!

这一着,出乎两人意料之外,正待撤掌后退。

突然一声厉喝:“躺下!”

两人顿觉双目一花,念头尚未转出,各自闷哼一声,“吧塔”摔倒地上!

变生猝然!三面人魔纵然有相救之心,已经来不及了!

这一来——

三面人魔不由怒火暴起,一声阴森刺耳的长啸,“哧”的一声,疾逾闪电,凌空扑击而至!

他这一扑之势,挟着雷霆万钧之势,不但掌势凌厉,而且劲风呼呼,端的慑人心魂,惊人胆魄!

余秋梦举手重创了两个红衫人,豪气大发,忽的身躯一闪,闪动之间,双掌“霍霍”猛出两掌!

三面人魔一扑落空,已然怒火烧天,再见对方反手出击,显然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不禁气的“哇哇”怪叫,身躯倏然一转,让过对方的两掌,陡然一招“寒风雨花”,电掣而出!

这一招“寒风雨花”诡异无比,他暗藏着两个杀手,只要对方出手硬接,立即化成“陨星飞涛”和“惊波涛声’”重创对方,端的歹毒之极!

余梦秋知道三面人魔的一身绝学,包罗万象,一见他出手的招式诡异,自然不肯硬接,冷哼一声,飘退数尺之外!

三面人魔见他向后暴退,不由杀机陡起,厉喝一声:“躺下!”

两人顿觉双目一花,点点掌影,疾攻而至!

余梦秋忽然心头一震,又自疾退数尺!

同时,他脑海里,闪电转动,暗道:“与其和他一径缠斗,何不以‘九天一式’把他重创当场!”

心念一变,冷笑一声,喝道:“三面人魔,你也接余某一掌试试!”

喝叫声中,身子忽的一旋一飘,疾如凌波彩云一般,倏然化成一条蓝线!

三面人魔一见他的身法诡异,而且这种身法,在他的记忆之中,从来没有见过,不禁心头猛的一震,立即舞起绵绵掌风,一面迎袭对方,一面把周身要害,形成一道无形的钢墙!

余梦秋倏然冷笑一声,正待以“九天一式”重创对方之时。

忽听一声怒喝,传播而至!

余梦秋心头一震,霍地疾退数尺!

运目一瞧。

只见那身穿黄麻大褂的辣手神龙由林内电闪而出,右手之上,拿着一柄乌色折扇,倏然,飘到三面人魔的面前!

余梦秋本对他恨之入骨,一见他现身而出,不由冷喝一声,骂道:“无耻暴徒,你想以多为胜吗?嘿嘿!余某来者不惧!”

他忽然想起密林之内,隐着许多高手,心中一动,暗道:

霸此鞘窍胍猿德终绞跏の摇

他不禁越来越气,重重的哼了一声,霍地施出“凌波三旋”身法,身躯闪处,宛如巨龙穿云一般,遥扑辣手神龙!

辣手神龙见他身法诡妙,脚步一滑暴退数尺!

就在辣手神龙后退的当儿。

三面人魔双手有如风卷残叶一般,车轮旋劈而出!

余梦秋知道此时再不及时出手,说不定就会有被困的可能,时间久了,对方高手迭出,便难以脱身!

心念一动,蓦然一声大喝,忽的身躯一转,不攻三面人魔,反而扑向身穿黄衫的辣手神龙!

辣手神龙这时已经使开手脚,一声厉喝,折扇倏然化成如山的扇影,倏的一开一合,若劈若点,直捣余梦秋的“气海穴”!

余梦秋飞扑辣手神龙的身法,本是虚招,而且他是怕辣手神龙乘自己攻向三面人魔之时,欺身施袭。眼见对方点袭而至,忽的身躯一转,竟自施出“九天一式”,化成三条人影,扑向三面人魔!

三面人魔不虞有此,不禁大吃一惊!

但他乃是身负绝学之人,心里虽然吃惊,身子并未停留,忽的身躯向后一仰,施了个“倒旋金亭”的身法,陡地向后暴退!”

哪知——

就当他身躯后退的当儿——

忽觉一般锐风,点袭到自己的天顶之上!

这一下,出乎三面人魔意料之外,急忙右手一托地面,向左翻滚。

他翻滚的虽快——

但余梦秋这“九天一式”,何等灵妙,右掌锐风“霍霍”,已点袭到三面人魔的右肘之上!

但听他一声凄厉怪叫,身子滚跌出七八尺外!

这一下,顿使辣手神龙大为惊骇,厉喝一声,飞扑而上,左掌劲力而出,右手折扇如山,两招一式,合身猛攻而上!

余梦秋虽恨三面人魔,但辣手神龙的疾锐攻势,却不容他再次出手,为势所通,身躯一闪,暴退到一丈之外!

辣手神龙把余梦秋逼退之后,立即出手抢救老友,急忙纵身一跃,向三面人魔俯卧之处掠去,孰料——

他刚刚飘到三面人魔的身前,但见蓝影一闪,余梦秋如同“虹光陡现”一般,无声无息的掣电而至!

辣手神龙猛吃一惊,右腕一振,折扇倏然一开,扇影重重,锐风似剪,扫劈而到!

梦秋冷笑一声,喝道:“死到临头,还图作困兽之斗!”

竟然不避不闪,双掌一翻,右掌五指如钩,遥夺折扇,左掌指风“丝丝”,点向躺在地上的三面人魔——

那出手一击,神速曼妙,辣手神龙的折扇甫至,他的右手已搭在锐利的折扇之上!

说时迟,那时快!余梦秋的右手甫自搭在对方的折扇之上,左掌的锐风,也点袭到三面人魔的“风池穴”!

电光石火的一瞬!

余梦秋有掌一黏折扇,口里喝了一声:“撒手。”

辣手神龙的右腕突被一股奇大的强震之力一弹,肩头一麻,劲力顿失,不自禁的松开了紧握折扇的右手!

这一来——

辣手神龙不禁大为震惊,顾不得躺在地上的三面人魔,“噗”的斜飘到一丈之外!

余梦秋本想这神速的一击,必然把心黑手辣的三面人魔毁在自己掌下,孰料,他刚自震脱了辣手神龙的折扇,突见三面人魔向旁侧一滚,竟然迅速已极的卓立而起,躲过了自己的凌厉一击!

这一来,顿使余梦秋心头一震,倏然疾退数尺,愣了一愣,暗道:“这是怎么回事,他分明身受重创,竟能躲过自己的神速一击?”

突听三面人魔一声厉喝,左掌呼的劈出一掌。

这一掌,威猛至极,强劲的掌风,有如巨浪排空一般,卷得沙石飞扬,草木萧萧,端的歹毒无比!

同时,寒风飒飒,刺骨如冰,顿使余梦秋心头一凛,霍地斜飘数尺,迅速无比的滚了开去!

但,这一来,却激起了余梦秋的杀机,倏然一声龙吟长

啸,右手起处,陡然一抬“天克地冲”,杀出两股强烈的狂风,猛劈而至!

要知三面人魔虽然右肘被余梦秋的锐力点伤,但他功力未失,大不了废去一条右臂,仍能交手过招,端的出人意料,凶悍无伦!

现下,他见余梦秋挥掌猛攻,忍不住的发出凄厉怪叫,身躯倏然一翻,快如电掣一般,旋滚开去!

但他滚开余梦秋的威猛掌力之后,身躯并未停留,右手臂上紧贴在前胸之上,强忍痛楚,旋身如电,挥掌还攻。

余梦秋见他抢攻的手法,凌厉至极,知道他已大动肝火,连忙展开“三步无形”身法,“噗”向左一飘,人却如魅影一般,无声无息的右飘数尺!

三面人魔见他身法太过神奇,纵然恨不得这时把他除去,但也不敢贸然相逼,顿即挫腰左掌,以劲风追出!

但他心里明白,尽管自己大展所学,仅凭一己之力,甚至于辣手神龙也相机出手,也只怕难以胜得了对方!

余梦秋右飘数尺之后,见对方挥掌追袭,不由心中一动,暗道:“这魔头果然心狠手辣,纵然身受创伤,攻势仍是非同小可……”

他正想再次施展“九天一式”的当儿——

忽听身后飒然风响,一轮劲风,袭向后背——

余梦秋心头微微一震,知道辣手神龙在暗地偷袭,不由一声暴喝,肩头一晃,“哧”的冲向半空!

三面人魔见他向上冲去,知道机不可失,挫腕运掌,身随掌势,直袭过去,掌风呼呼,煞是慑人!

就在三面人魔运掌追袭的当儿——

辣手神龙摹然一声厉喝,双掌翻拍而出!

他被余梦秋夺下折扇,早已激起拼命之心,现见对方身不着地,身法自然不太灵活,而且就是他出手硬接,功力也必然大减,故而排山运掌,全力施袭。

两人左右环击的攻势都是异常之快,余梦秋上冲的身躯尚未势尽,如涛的掌风,猛然迎袭而至!

辣手神龙心头一震,暗道:“纵然你功力深厚,艺业惊人,只怕也难以躲过我们两人的全力一击!”

哪知——

对方的身法实在太过神妙,但见对方身躯忽的一转,转动之间,又自斜飘开去,堪堪让过两人的攻势。

最使两人吃惊的是,对方让过两人的攻势之后,竟然头下脚上,悬空而停,这等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神奇身法,顿使两人意识到“不妙”!

三面人魔心头一寒,正想掠身而逃,但听对方一声“嘿嘿”冷笑,有如飞鹰搏兔一般,双臂微张凌空扑下!

余梦秋这一扑之势,笼罩了两丈方圆,十指弯曲如钩,锐风到处,草木萧萧,树叶纷飞,端的狂威骇人!

这时——

围在四外的七人,早已魂飞天外,不自禁地结集在一起,惊疑的望着斗场,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

显然他们是因惧于辣手神龙和三面人魔的淫威,不敢趁机逃走!

余梦秋威猛扑击而下,不但使围在四外的七人震骇,就是

三面人魔和辣手神龙也大为震惊!

三面人魔心头连转,他知道自己不受重创,也无法与对方抗衡,为了大局,厉叫一声:“连兄快退!”

人影门处,疾如风驰电掣,向余梦秋的锐猛劲风的间隙中,旋击而出!直向苍林之中掠去!

这虽然是极短的刹那——

然而余梦秋的掌风,已把辣手神龙罩住!

辣手神龙心头大骇,惊惧之下,双臂环劈而出!

同时,身躯滑动,向后疾退!

余梦秋未料到三面人魔走得那么神速,自然不肯让辣手神龙遁走。就在辣手神龙双掌环劈而出的当儿,余梦秋身躯忽的一转,神妙无比的掠到“辣手神手”的左侧!

辣手神龙见对方身躯一转,便失去所在,不由大吃一惊,正待掠身而逃,忽听轻喝:“胆敢逃走,还不给我躺下!”

辣手神龙突觉右腕一麻,劲力顿失,身不由己地猛然向前一栽!

余梦秋已把辣手神龙恨入骨髓,以“闪电飞手”扣住他的左腕之后,举起右手,向他的头顶上劈去!

辣手神龙万念俱灰,他腕脉受制,纵然想躲,也力不从心,不由气得怒目圆睁,狠狠的瞪了余梦秋一眼!

余梦秋冷笑声中,下击的左掌,已到了他的顶门之上。

眼看辣手神龙,就要伤在余梦秋的掌下之时——

蓦然——

一声娇喝:“住手!”

一轮疾猛的劲力,击到余梦秋的后背之上!这突来的疾风猛锐无比,余梦秋不禁吃了一惊!

他知道自己若是把辣手神龙毁在掌下,自己也势必非被这锐风击伤不可,为势所逼,余梦秋猛的一捏辣手神龙的腕脉,身躯滴溜溜一旋,斜飘到数尺之外!

就在余梦秋身躯转动的当儿——

辣手神龙一声厉叫,突觉心口一痛,“哇”的喷出一口鲜血,踉跄一交,摔到地上!

余梦秋以内力,震伤辣手神龙,旋让过突来的劲力之后,双目神光一闪,凝眸扫去!

只见一个身穿绿装的美貌妇人,瞪着一双水汪汪的眸子瞧着自己。

此女子长的美艳绝伦,尤其一双会说话的眸子,带着一股媚人的魔力,使人一看之下,神魂颠倒!

余梦秋心头一震,冷声说道:“原来是你……”

他本想骂对方几句,不知为何到了嘴边的话,却又觉得说不出口,话说了一半,便倏然住口!

这绿衣女子,正是在少林寺前现身过的香花娘子,她见对方话说了一半,便自住口,不由“格格”娇笑一声:“哎!是我,你竟然还没有忘记……”

余梦秋见她眉飞目转,神态淫荡,不由心中一震,暗骂了一声“狐狸精”之后,冷声喝道:“你为何向我暗施偷袭?”

香花娘子风目一转,格格笑道:“看不出你小小的年纪,口词倒是蛮锋利的!”

说至此,微微一瞥呻吟中的辣手神龙,反问道:“你为何要向他骤施毒手呢?”

余梦秋冷笑一声,喝道:“魑魅魍魉,人人见而诛之……”

他一言未完,忽见辣手神龙从地上爬了起来,不禁怒火陡起,暴喝一声。道:“还不给我躺下!”

话声甫出!

右掌已发出一股威猛的掌风,直向辣手神龙劈去。

哪知——

他掌势刚出,忽听香花娘子一声娇叱:“住手!”

右臂一拂,倏然发出一股无形潜力,竟把辣手神龙,卷飞出一丈之外!

这一来——

不禁激起了余梦秋的怒火,身躯一转,反向香花娘子扑击过去!

香花娘子娇躯倏然向后一飘,人便问到数尺之外,格格一声娇笑,道:“你想和我打架吗?”

余梦秋拗性已起,厉喝一声,道:“哪个还怕你不成?”

左掌霍然疾出,忽的一招“雨降庭堂”,五指锐风如剑,直向香花娘子的当胸点去。

他这一招诡异绝伦,掌势一出,人也随势欺了过去!

香花娘子见他出手一击劲力十足,知道一身功力非同小可,当下娇躯一闪,又移退数尺,喝道:“干吗这么凶呀!你自信能打得过我吗?”

要知香花娘子早在二十年前,便已淫名远播,她不但武功高强,尤其一手使人迷失本性的“迷魂金粉”,更是歹毒无比,凡是被她瞧上的,无不伤在她那“迷魂金粉”和销人心魂的媚术之上,端的淫恶无比!

余梦秋怒喝一声,道:“臭婆娘少罗嗦,接我一招瞧瞧!”

身躯忽的一掠,已闪电一般欺到香花娘子的身前,五反映弯曲如钩,直抓对方的香肩!

香花娘子粉面倏然一变,身躯一滑,香风过处,人又斜飘而退!

余梦秋身躯一长,如影随形追袭而至,左手攻势不变,仍然抓向对方的右肩。

香花娘子见他来势劲疾,也不禁被他逼的怒火陡起,叱道:“你再贸然相逼,可别怪我不客气啦!”

余梦秋右掌一挥,呼的一股劲风,翻然而出,口里也冷声喝道:“笑话,余某并不承情……”

香花娘子身躯一旋,纤掌疾出如电,直向余梦秋的璇玑穴点到,同时,左手罗袖一甩,飒飒荡然而去!

她出手一击灵巧已极,令人看来,哪里像在打架,简直像歌姬曼舞一般,俏丽曼妙,使人陶醉!

余梦秋见她出手之间,扫点兼出,心头微微一震,身躯倏地一滑,一招“飞钹撞钟”猛然挥出!

这一招十分威猛,强劲的掌力,有如山崩海啸一般,凶涌而出,香花娘子不禁芳心一震,吃了一惊,暗道;“看不出他年纪轻轻的,功力居然这等深厚……”

香花娘子虽然一身武学已臻化境,但也不敢硬挡余梦秋掌力的正锋,急忙娇躯一晃,纵身后退!

哪知——

她退的虽快,余梦秋攻的更快,香花娘子娇躯刚自飘动,突见眼前蓝衫一闪,一缕指风,已点到她后腰之间的“命门穴”上。

懊叛ā蹦巳松硎姥ㄖ唬舯坏阒校魏喂αι詈瘛⑽溲Ь酥耍堑玫背”忻豢桑

香花娘子不由芳心猛然一震,急忙施出罕见绝学,“风雨巫山飘香花”的诡异身法,娇躯向前一俯,脚尖一点地面,身子便如风雨中的飞花一般,既快又疾的旋飘而出!

这一来——

顿然激起了她的怒火,娇声叱道:“姑奶奶三番两次的让你,真是不知好歹,难道我香花娘子还怕你不成……”

话来说完,她已气极败坏的娇躯一转,快如掣电,反扑而回。

她这一扑劲势劲疾无比,纤掌若劈若点,有如落英缤纷的飘香似的,掌风飒飒,从四面八方绵绵攻到!

余梦秋见她欺身反扑,也不由傲气大发,一声冷笑,喝道:“无耻的臭婆娘,你不怕我!难道余某还惧你不成!”

霍地身躯一施,施出“三步无形”身法,人如风驰电掣一股,“哧哧哧”翻腾旋转,灵巧无伦的在对方绵绵掌影中,飘然闪躲,香花娘子虽然攻势迅速,招招逼向余梦秋的要害大穴,但却对他无可奈何。

这当儿——

辣手神龙也不禁看得双目发呆,一时间忘记了右腕的痛苦,活像一只木鸡一般,愣在当场!

他不知道这余姓少年,为何一身武学这等奇诡莫测,不但攻势越打越猛,就是身法,也越来越奇,与浩瀚大海一般,使人莫测高深!

香花娘子此时,虽然招数迅速,但手底下却留有分寸,她想把余梦秋制住之后,可以活捉,回去供自己淫乐之用,纵然他是朗朗不群,铁打的汉子,相信在自己的媚术之下,也必得俯首听命!

哪知——

交手数合之后,对方不但招式越打越奇,而且出手之间,劲力威猛,竟把自己逼得连连后退!这等情形,顿使香花娘子怒火油然而生!

只听她一声娇叱:“好狂的娃儿,接姑奶奶一招试试!”

娇躯倏然一翻,反手一掌,斜拍而出!

这一掌,正是她“云天掌法”中的一记“袖手乾坤”,不但迅辣疾猛,而且暗中还藏着两个杀手,只要对方贸然相接,任他武学惊人,也无法躲过这两招绵密的猛攻,端的歹毒莫测,心黑手辣!

余梦秋见她反手出掌,而且掌力也没有刚才凌厉,还以为她的功力不继,不禁冷哼一声,叱道:“接你一掌也没有什么大不了!”

右掌起处,“呼”的一掌猛劈而出!

掌力如涛,卷得沙土飞扬,草木萧萧!

香花娘子见他果然出掌硬接,不由心里得意的一笑,突地纤腕一挫,身子有如魔影一般,忽的一掠,香风飒飒,人已滑到余梦秋的右侧,素腕忽地一沉,罗袖陡然暴长数尺,斜劈余梦秋的右肩。

同时,右手中食二指,猛然一弹,一缕香风,弹点对方的“天枢穴”!

这二招一式,神速惊人,端的令人防不胜防!

她招式一出,心中暗道:“纵然你武功了得,只怕也无法躲过姑奶奶这诡异一击……”

香花娘子正自得意洋洋的当儿——

忽见对方身躯一滑,人如风车一般,回然一转,便自潇洒从容的斜飘到数尺之外,不但巧妙的让过了香花娘子的诡异一击,而且旋到香花娘子的左侧空门之间!

这一下——

的确大大的出乎香花娘子的意料之外,她知道自己连施绝学竟都伤不了对方,时间一长,可能会伤在对方的手里!

心念一转,倏然疾退数尺!

余梦秋冷笑一声,喝道:“臭婆娘,你也接小爷一招试试!”

人随喝声,陡然身躯一长,凌空而起,双臂猛然一张,有如恶鹰一般,向对方扑击而下!

香花娘子心头一震,娇躯一旋,向右疾退,她知道自己若不用“迷魂金粉”,万难胜得对方,娇躯旋动之间,素腕霍然疾出,只要对方再借势追扑,便以“迷魂金粉”迷乱对方!

蓦然——

一声惨叫响自苍林!

这声惨叫令人毛骨悚然!

余梦秋心头一震,攻势一缓,香花娘子芳心也为之一震,霍然娇躯一晃,疾退到一丈之外!

这当儿——

两人都不禁大感意外!

余梦秋虽有追袭香花娘子之心,却知道苍林之内,必有变故,于是,运目瞧去!

但听“砰”的一声,苍林之中,摔飞出一人。

接着——

一声阴森刺耳的冷笑声中,赫然一条全身赤红的红发怪人,踉跄从苍林之中,疾退而出!

此人一条右臂紧贴在胸前,余梦秋一看之下,便知道此人是心狠手辣。为害武林的三面人魔!

余梦秋心中猛然一震,双眸英光电闪,只见苍林之内,突然又走出一个红发红面。全身赤红一色的红衫怪客!

他一看之下,不禁心中一动,暗道:“莫非这个红发红面的怪人,是救过自己的红衫怪客老前辈吗?”

这当儿——

香花娘子的心里更是大为震惊!

她虽听通天厉鬼说过,有一个武功高绝的红衫怪客,穿着打扮和三面人魔完全一样,但是却没有见过,如今在真假难分的情形之下,自然大为凛骇!

于是,她脑海里掣电般转了一转,突地娇躯一晃,疾掠而去!

余梦秋心头一震,当他想迫袭之时,但见绿影闪了两闪,香花娘子的人影,已消失在夜幕之中了!

这时——

站在三丈之外的几个鬼谷弟子,也不禁大为震惊,急忙纵身飞跃,夺路飞逃!

香花娘子及时逃去,已经激起了余梦秋的怒火,再见这几

个鬼谷弟子飞逃,顿使余梦秋杀机大起了,一声暴喝,掠身追扑过去!

这一扑之势,端的神速无匹,六名鬼谷弟子刚自飞逃出三丈之外,他已闪电追到!

余梦秋杀机已起,怎容他们再次飞逃,暴喝一声:“躺下!”

双臂挥动如轮,劲风呼呼而出!

但听三声惨叫,三名鬼谷弟子,已被他疾劲的掌力,震摔出一丈远近,口喷鲜血,横尸当场!

余梦秋击毙三名鬼谷弟子之后,身躯并未停留,双掌一吞一吐,山崩一般的劲力,又自回扫而出!

又是三声惨叫,绿茵草地已变成了一片血红!

六名鬼谷弟子,被余梦秋以迅雷之势击毙之后,大地已恢复了一片寂静,但“沙沙”的脚步之声,仍使余梦秋十分激动!

转眼瞧去——

只见三面人魔,已被红衫怪客逼退到一块鳞峋的怪石之旁!

余梦秋知道,三面人魔鬼计多端,生怕他再次逃去,身躯一长,疾如掣电,扑落到尖石之旁。

三面人魔突听身后飒然风响,以为余梦秋突施暗袭,一声阴森森怪笑,身躯忽的向左一旋!

他知道在这两个大敌环伺之下,要想逃走比登天还难,不由把心一横,厉声喝道:“纵然你们两人出手,我老人家也是不惧!……”

红衫怪客不待他话说完,冷哼一声,喝道:“死到临头,还夸海口,真是恬不知耻,对付你,嘿嘿!还用不着我老人家和余老弟联手!”

余梦秋听音辨声,知道他是红衫怪客老前辈,不由心中大喜,开口接道:“不错,老前辈一人足可把这魔头制死……”

一言未完,三面人魔突地身躯一闪,右掌扬处,一蓬细若游丝的绿惨惨光幕,分向二人射去!

他猝然出手,歹毒无比,绿惨惨光幕到处,已带起一片奇臭的腥风!

红衫怪客心头一震,双掌一扬,十指间,锐风疾出,登即把绿惨惨光幕,震落地上!

余梦秋也疾挥双掌,将绿惨惨光幕震落地上。

这蓬绿惨惨的光影的确歹毒无比,绿光刚自落到地上,绿茵草地,立时变成一片桔黄!不问即知这些细若游丝的绿光,是以巨毒浸淬而成!

三面人魔一击落空,不禁心头一震,正想突然出掌的当儿

突见红影一闪,身躯突然向右一旋。

三面人魔把心一横,身躯即向右一旋,呼的一招“毒龙寻穴”,身掌合一,劈向红衫怪客!

他这一击,攻势未到,劲强的掌力,已激的红衫怪客衣袂乱飞!

红衫怪客虽见他右臂放在胸前,始终攻不出手,但却不敢稍存大意,身躯晃动之间,人已旋飘数尺!

三面人魔一击落空,忽的身躯一转,如同毒龙翻身一般,

如影随形扫劈而至!

红衫怪客在旋动之间,功力已贯注双掌之上,见他再次追袭,左手猛然一翻,一股强劲的力道,倏然而出!

三面人魔仅有一条左手可以运用,自然不会以功力硬拚,何况身后还有一个武功高深的敌手!

就在对方翻腕出掌的当儿——

蓦然一声阴惨惨怪叫,左掌向回一收,身躯已斜转到对方的右侧,五指猛的一弹,那细若游丝的绿光,已顺势而出!

这一招,正是他的绝学精华“五指定山”!任对方是举世间一等一的高手,只要出手相迎,便难逃过锐风的逆袭,端的诡异狠毒!

红衫怪客何等人物,见对方不肯以功力相拚,就知道他是想出奇制胜,眼见对方的招式诡异,倏然向旁一滑,让了出去!

但他让过对方一击之后,身躯忽的向前一探,右手五指弯曲如钩,疾抓对方的天枢要穴!

三面人魔心头一震,向后一仰,闪过来势,左掌一扫,猛然而出!

红衫怪客见他掌势一出,右掌疾出如电,迎将过去!

他这一掌出的十分快速,三面人魔纵然不想以功力相拚,但要躲过时,已经来之不及!

但听“砰”的一声,三面人魔立被震退三四尺外,红衫怪客肩头微微一晃,脚下并未移动!

三面人魔和对方交了一掌之后,立觉血气翻动,双目火星乱冒,他知道如若再打下去,势必非败在对方的手中不可,正想掠身而逃之际——

突见红影一闪,一股奇大的力道逼到前胸之上!

这一次——

顿使三面人魔大吃一惊!脚步刚自滑动,忽听得一声惊叫:“血债血还,还不给我躺下!”

芭椤钡囊簧还晌扌伟稻ⅲ鞯饺嫒四У挠冶壑希

但听他一声惨叫,“哇”的吐出一股鲜血,身子向后一仰,“吧嗒”摔倒地上!

红衫怪客以神速的“闪电飞手”重创三面人魔之后,似是余怒未息,五指弯曲如钩,直向三面人魔的前胸之上抓去!

但听“嘿”的一声!

三面人魔的前胸之上,已被红衫怪客的锐利五指穿上了五个窟窿,登时血流满地,令人惨不忍睹!

余梦秋虽把三面人魔恨之入骨,但见他这等下场,也不禁“咳”声一叹,暗自摇头不已。

红衫怪客突然一声刺耳长笑,说道:“三面人魔,你想不到吧!也会毁在老娘的手里……”

说着,突然双手一挥,把三面人魔的红皮面具,取了下来!

要知红衫怪客过去和三面人魔本是一对神仙伴侣,哪知三面人魔见异思迁,居然毁去她的容貌,使她见不得人,后来红衫怪客为了报这毁容之仇,便在“愁云崖”潜研神功……如今她把三面人魔毁在掌下,自然大为激动,于是取下她的面具,看看这位使她六十年来时刻不忘的人,是否还是原来的面容!

这当儿——

余梦秋也自大为震惊,尤其红衫怪客的言语,更使他感到奇怪,但他心里却知道这位红衫怪客,必然和三面人魔有着极大的关系,否则,她绝不会这样激动!

瞧见红衫怪客把三面人魔的面罩取了下来,不禁心中一震,忽的纵身一跃,飘然过来!

哪知——

就在他身躯电闪之际——

突听红衫怪客“啊”地惊叫一声,人也疾退了数尺!

这一下——

顿使余梦秋大感意外,霍地双臂一张,脚落实地!

但见红衫怪客双手一阵颤抖,红皮面具也自脱落地上!

余梦秋素知三面人魔鬼计多端,眼见红衫怪客的惊悸神情,不由心中猛然一震,暗道:“三面人魔心黑手辣,难道他在临死之前,拚着最后的余力把‘红衫怪客’伤了不成……”

忖思之间,双目英光一闪,向躺在地上的三面人魔瞧去!

但见他身躯斜卧,并不像没有死去的样子,而且手足僵挺,血流遍地!

余梦秋因看不见三面人魔的面目,于是,又自向前跳跃了二步!

突听——

红衫怪客一声锐笑,笑声有如鬼哭神泣一般,令人毛发皆竖!

笑声未落——

红衫怪容忽的身躯一晃,已掠到余梦秋身前,右手伸处,一把扣住了余梦秋的右腕!

她这等近似疯狂的举动,顿使余梦秋大吃一惊,正要震脱被扣的右腕,忽听她一声厉叫,道:“你知道此人是谁吗?”

余梦秋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反问道:“你说什么?”

红衫怪客怔了一怔,发觉自己的行动,使余梦秋大感震惊,立即松了他的右腕,叹了口粗气,说道:“我问你以前是否见过此人?”

她一面说着,左手指了指躺在地上的三面人魔!

余梦秋心头一震,立即发觉有疑,身躯一晃,人便掠到三面人魔的尸体之旁,运目一看,也不禁“啊”了一声,后退三步!

红衫怪客掠到余梦秋身前,问道:“你见过他吗?”

余梦秋气得双目一瞪,道:“三面人魔果然鬼计多端,他竟然找了一个替死鬼……”

说着转向红衫怪客,又道:“这家伙是鬼谷门中的人物,日间,晚辈几乎要把他除去,名字叫做什么通天厉鬼。”

红衫怪客激动的重复一句“通天厉鬼”之后,道:“怪不得嵩山之上,魔影重重,原来三面人魔联络了鬼谷一门,居然找人做他的替身……”

余梦秋脑海里电掣一转,忽然想起了黄胜天说的一切,暗道:“通天厉鬼为什么要作他的替身?难道三面人魔当真潜在少林寺中……”

忽然红衫怪客一声长叹,道:“不知那魔头为何找人做他的替身?难道他另有所图不成?”

余梦秋“啊”了一声,若有所悟的说道:“不错!他另有所图!”

红衫怪客一把握着余梦秋的右手,道:“且说给我老人家听听!”

她此时的心情,虽然比刚才平静了不少,但言词却掩不住激动之情。

余梦秋道:“据晚辈所知,三面人魔志在少林寺中的一件宝物……”

红衫怪客不待他说完,问道:“什么宝物?”

余梦秋道:“什么宝物晚辈并不知道,据说待他把宝物取到手后,便把嵩山夷为平地!”

红衫怪客略一忖道:“这事大有可能,否则他犯不着约请鬼门人物前来相助,更勿须要通天厉鬼替他而死……”

她说至此,忽然心中一动,又道:“不过我们把通天厉鬼毁去,可能会打草惊蛇,使那魔头提高警觉!”

余梦秋点点头,道:“这事自然会引起他的警觉之心,不过据说那宝物十分重要,三面人魔除非已把宝物弄到手中,否则,他绝不会向少林寺动手!”

红衫怪客摇了摇头道:“这一点断难料定,三面人魔心黑手辣,或许他认为奸计败露,老羞成怒,制造一场无边的浩劫

余梦秋剑眉一扬,道:“据晚辈推断,三面人魔所以如此做法,是要通天厉鬼和鬼谷弟子,困扰少林僧人,而他自己则在暗中侦察宝物下落,一旦宝物取到手中,便把少林寺夷为平地,他现下所以不急于把少林寺的高手除去,不过是想从他们口里探出宝物所在……”

红衫怪客听他说的颇有道理,点点头道:“或有可能!”

余梦秋笑道:“若是晚辈推论的不错,或许那自称‘东岳隐叟’的中年文士,便是心黑手辣的三面人魔!”

红衫怪客问道:“你是说那身穿蓝衣之人吗?”

余梦秋道:“不错!日前东岳隐叟在少林寺中,曾与‘三面人魔’交手,现在想来,那可能是故作姿态,好使少林寺僧人对他不起疑心,他则在暗中亲察宝藏!”

红衫怪客突然大笑道:“有理有理,我老人家越老越糊涂了……”

她未说完,又自大笑了两声!

余梦秋听她的话声笑声,突然又变成男人的腔调,不由脱口问道:“老前辈是救命恩人,自是无话不谈,但是晚辈有一件纳闷不解之事,不知老前辈可否赐知?”

红衫怪客微微一愣,道:“你有何纳闷不解之事?”

余梦秋正色道:“这件事晚辈纳闷已久,只有老前辈能予解答!”

红衫怪客道:“你先说给我老人家听听,只要我能办到,一定毫无保留的说给你听。”

余梦秋忽的双目一转,笑道:“老前辈可否让晚辈拜睹尊颜?和赐知老前辈的尊讳?”

红杉怪客笑道:“不错!若是不知纳闷已久的事呢?”

余梦秋正色说道:“不错!若是不知救命恩人的姓氏名讳,晚辈实感遗憾!”

红杉怪客笑道:“我本可以真面目和你相见,不过……我因有誓在先,三面人魔一日没有除去,我便一日不以真面目示人,就算我的爱徒,也不例外!”

余梦秋道:“老前辈纵然不以真面目相见,总可以把姓氏名讳告诉晚辈呀!”

红衫怪客说道:“我老人家从来没有把姓氏名讳告诉任何人,当然我那爱徒例外,你既然一定相询,就让你猜上一猜吧!”

她说至此,忽的凝目看望,长叹一声,道:“秋霜点点星难见,高居上处不为传,夜来风雨知多少?一年四季不知暖

她的尾音拖得长长的,使人听来有如蚂蚁穿心一般,难过至极!

余梦秋只听得心头一凛,觉得这位红衫怪客老前辈,一定受过不少艰苦,忍不住脱口叫了一声:“老前辈……”

红衫怪客心里似有无限的感伤,仰头长叹一声,倏然闭上了双目!

余梦秋里看不到红衫怪客的真面目,但他已领会到对方的心事,不由狠狠的暗骂自己:“余梦秋呀!你真该死,为什么使人家这样难过,唉!唉!”

他一面暗骂自己,一面却不自禁的捶了自己的大腿!

突然——

余梦秋脑海里闪过了一个念头,同时他也想起了半月之前,红衫怪客告诉他和翠萧仙子的一个故事,暗道:“一个人若不是脸上有着缺陷,他决不会不以真面目示人,何况她老人家是位受人崇敬的女人……。”

心念一动,不禁又联想到心黑手辣的三面人魔,暗道:

叭昵案悄废耙罩保侥歉鼻羼车拿婵祝蛐硎钦娴模Γ∷参堤醵玖恕

忖思之间,忽听红衫怪客问道:“你想什么?”

梦秋一敛心神说道:“我想‘三面人魔’太过心黑手辣了,武林高手,不知有多少莫明其妙的毁在他的手里!”

红衫怪客说道:“他若不心黑手辣,怎会被叫为‘人魔’

她说至此,突然想起了“翠玉如意”,脱口问道:“你以前那块‘翠玉如意’呢?”

余梦秋面色一肃,道:“那‘翠玉如意’是假的,晚辈已把它扔掉了!”

红衫怪客道:“我老人家此次莅临江湖,翠玉如意乃是首要之事,你知道那翠玉如意的来历吗?”

余梦秋说道:“来历晚辈不知,但那翠玉如意之中,却藏着武林人物梦寐欲求的‘如意秘录藏真图’!”

红衫怪客道:“不错!确实藏着一部武学秘录,如果我老人家猜想的不错,那魔头来此,可能是为了藏真图所写的秘录!”

她越想越对,毅然又道:“若非如此,任何武林异宝,三面人魔绝不会看在眼里,而且那如意秘录中的武学,又都是失传近千年的绝学!”

余梦秋听的心头一震,脱口说道:“老前辈所言极有可能,若是那秘录被他得去,武林之中只怕没有宁日了!”

红衫怪客一沉吟,道:“现下咱们迅速赶回嵩山,你既然对那东岳隐叟大起疑心,或许能查出一点端倪,但千万不要轻举妄动……”

她见余梦秋若有所思,不禁脱口又道:“你还有什么话说吗?”

余梦秋大眼一眨道:“只要秘录还没有得去,晚辈就有办法查个明白,不过那东岳隐叟若是三面人魔时,晚辈又该怎么办呢?”

红衫怪客略一付思,道:‘冻岳隐叟若是三面人魔,你一面暗中亲察他的动静,一面告诉于我,我老人家自有妙计!”

余梦秋道:“万一在那东岳隐叟身上,发现不出什么端倪,又待如何?”

红衫怪客说道:“三面人魔定力深厚,除非他已发现秘录所在,实难发现他的可疑之处,不过……”

她说到此,忽的一瞥躺在地上的通天厉鬼放声大笑道:

白萑唬嫒四Ч砑贫喽耍脖懿还依先思业哪辈撸 

余梦秋不知所以的愣了一愣,道:“老前辈有何妙计,可否说给晚辈听听!”

红衫怪客笑道:“这妙计妙用无穷,你先返回嵩山,留心东岳隐叟若是没有什么发现,你便到三日前咱们相遇的密林中找我,到时,我老人家交给你一件东西,就凭这件东西,足以知道那东岳隐叟是否三面人魔!”

余梦秋纳闷不解的暗道:“不知她老人家有何妙计能使三面人魔暴露行迹……”

他心里纳闷不解,口里却讪讪一笑,道:“如此晚辈就先走一步了!”

说完,向红衫怪客恭身施一礼,人便纵身一跃,划空而去!

红衫怪客见余梦秋跃动的身影,神速无比,不由心里赞道:”这娃儿小小年纪,功力造诣这等厚,真是难得,待大事完成之后,我老人家必促成他们……”

眼见余梦秋电闪而去之后,倏然转向通天厉鬼的尸体走去!

她显得非常激动,又似非常气愤,在距离通天厉鬼的尸体数尺之远,陡然双臂一伸,直向通天厉鬼的脑袋抓去!

但听“喀吧”一声!

通天厉鬼的一颗脑袋,已到了红衫怪客的手中!

可怜通天厉鬼被她击毙之后,连脑袋也被取走,若是他冤魂不散,当真变成厉鬼了!

红衫怪客把通天厉鬼的脑袋取在手中之后,突然放声一阵长笑!

笑声有如夜袅悲啼,震荡空际,端的丧胆慑魂,惊动天地!

笑声未落——

红衫怪客突地身躯一晃,冲天而直起,宛如一条麻影一般,在空中闪了两闪,人便消失在夜幕之间!

明月如镜!

树影婆娑!

吧偈曳濉倍ィ凉艘惶醭こさ挠白樱馓跤白樱焖傥薇龋鹑缫惶跷谠扑频拇用髟轮拢盏缟炼

这时——

隐在林中的僧人,已发现这条电闪而过的影子,是一个身具上乘轻功的夜行人,但因为对方身形太快,无法看到对方的面貌!

这人的突然出现,顿使少林僧人大为紧张,眼见对方神速的向寺院掠去,立即响箭传警,严密戒备。

但听箭声飒飒,刹那之间,少林僧人已在寺院之前,布成了一个“九九罗汉阵式”,只要对方胆敢窥伺寺院,便以阵式重创对方!

这夜行人耳目何等灵敏,飒飒的响箭,早已听在耳中,但他并未停留身形,人影闪处,已掠到少林寺的寺院之前!

他游目望了一眼,眼见被火焚毁的大寺院,不由暗自喟然一叹!

突然间——

一阵飒飒风响,眼光到处,残垣断墟和身后的嵯峨巨石之间,忽然闪出了数条灰衣人影!

为首的中年僧人,正是主持大师的爱徒悟元和尚,他双目光芒一闪,向来人举目一望,不由愣了一愣,脱口说道:“原来是余施主……”

来人正是余梦秋,他微微一笑,歉然说道:“在下深夜返回,惊扰大师,诚感惶恐!”

悟元和尚知道他到山下侦察敌情,见他依时返回,心知必有所获,当下报一轻笑,道:“施主为了寒寺仆仆风尘,小僧感激还来不及,‘掠扰’二字如何敢当……”

余梦秋轻声笑道:“大师不必客气,敢问主持大师现在何处?”

悟元和尚刚自脱口说了一声:“恩师来了……”

但见寺院之内,倏然蹿出一条人影!

悟元和尚远目一瞧笑道:“恩师来了……”

灰衫闪处,果然是广元大师来至当场!

少林僧人见掌门人驾到,立时合十顶礼,各自纷纷退去!

余梦秋向广元大师抱拳为礼,说道:“晚辈正找寻老前辈,票报一切!”

广元大师心情陡然一振,察言观色,知他必有所获。当即合什笑道:“施主仆仆风尘,先随者衲往‘忘我堂’休息片刻!”

余梦秋道:“晚辈有一不情之求,不知老前辈可否应允?”

广元大师一愣,道:“施主有话请讲,老衲无不从命!”

余梦秋游目四周一望,以内家上乘“传音入密”的功夫,传音说道:“请老前辈,把寺院内的一切明桩暗卡完全屏退到寺院之外!”

广元大师闻言心头微微一震,他知道余梦秋要他如此做法,自然不无原因,何况对方还是小心翼翼的传音示知。

于是毅然的点头一笑,右手一扬,一只三色响箭“哧”的脱手飞出,但听一阵飒然风响过处,“哄”的一声,三色响箭,已插在一株粗过儿臂的松树上。

三色响箭刚自插在树上,但听又是一阵飒飒箭响!接着

人影闪动,但见那被焚的残垣废墟之间,埋伏的暗桩,快速已极的纵跃而出,刹那间,走了一干二净!

余梦秋只看的心头一震,暗自赞道:“少林寺果然不同凡响,不但每个僧人反应锐敏,而且防守的这等严密!”

广元大师把隐在暗中的僧人屏退之后,知道他必然有妥善

的安排,于是脱口问道:“施主有话请讲,老袖洗耳恭听!”

余梦秋传音说道:“据晚辈所知,三面人魔早已潜入本寺之中,既然他志在找寻一件宝物,寺内暗桩过多,自然不大方便,所以老前辈把暗桩除去,一方面利于他的行动,二方面我们也方便侦察……”

说至此微微一顿,又道:“晚辈刚才曾发现一件极大的秘密!三面人魔果然鬼计多端,他竟然找了一个替死之鬼……”

广元大师慈眉一挑,道:“你是说曾毁去一个假的三面人魔吗?”

安淮恚 

余梦秋剑眉一扬,道:“那厮先被晚辈点伤,后来被红衫怪客老前辈一掌击毙,可是当红衫怪客把那厮的面罩取了下来后,竟发现那厮是鬼谷门中的通天厉鬼!”

广元大师慈眉一皱,道:“如此看来那魔头确已近在咫尺了!”’

余梦秋点点头道:“据晚辈推论,那黄胜天之言,确实不假,三面人魔在宝物未弄到手前,还不致于贸然行事,除非宝物被我们所得!”

广元大师倏地念了声佛号,道:“纵然那魔头心怀叵测,合寺中数人之力,谅那魔头也讨不了什么好处!”

余梦秋剑眉一扬说道:“就算那魔头胆敢贸然行事,也匆须老前辈出手,晚辈自信能使他大大的伤脑筋!”

说至此,忽然想起了红衫怪客告诫之言,不由心中一震,又道:“不过晚辈曾与红衫怪客老前辈约定明晚相见,她老人家是位计谋高超之人,同时也是那魔头的唯一克星,在未与她老人家见面之前,就算已经发现三面人魔的真相,最好也不必过急行事,万一打草惊蛇,那就划不来了!”

广元大师颔首一笑,道:“施主顾虑周详,老袖十分的佩服!不知你说的红衫怪客,是否就是身穿红衫、赤发红面之人?”

余梦秋点点头道:“不错!就是她老人家!”

广元大师脑海里电掣一转,知道他与那位曾被自己误会过,而又及时现身驱退三面人魔的红衫怪客,有着重大的安排,当即毅然说道:“一切全由施主安排,老袖无不从命!”

余梦秋的本意就是把事情说明白,使自己单独行事,免得人手众多,反而引起真相不明的三面人魔注意,当下见这位当代高人谦虚的态度,不禁大为感动,脱口说道:“老前辈的虚怀若谷,晚辈万分感激……”

广元大师笑道:“施主不必客气,一切应以大事为重!”

余梦秋笑道:“如此,晚辈就利用这段时光,对那可疑的东岳隐叟作进一步的侦察!”

广元大师知道与他一道行事多有不便,慈眉一轩道:“如此只有偏劳施主了!”

他一面说着,忽然从怀里取出一只银光闪闪的短箭,说道:“这是本寺的传警短箭,施主只要在本寺周围十里之内发出此箭,老衲便可闻讯赶到,老衲已在‘忘我堂’左首斋房为施主辟出休息处所,施主随时都可使用。”

余梦秋不胜感激的接过了短箭说道:“老前辈隆情厚意,晚辈铭感五中,尚请转告翠萧仙子,晚辈业已返回,免得使她担心。”

广元大师笑道:“老衲一定替你办到!”

说着,倏然展颜一笑!

他这一笑,顿使余梦秋的俊面绯红,当下向广元大师施了一礼,倏然纵身一跃掠到五丈之外,接着人影一闪,便消失不见!

广元大师内心之中忧喜参半,眼见余梦秋的人影消失之后,仰天叹了一口粗气,进入“悔心院”中!

当两人的人影消失之后——

盎谛脑骸钡拇蟮疃ド希蝗怀鱿至艘惶跞擞埃

这条人影正是自称东岳隐叟的三面人魔!

他卓立在大殿顶上,游目四周一扫,面上露出一丝阴沉的冷笑!

广元大师和余梦秋的举动,他早已看在眼里,虽然他没有听到两人到底在说些什么,但内心之中,却已料到了几分!

于是他脑海里转了一转,忖道:“纵然你们对我老人家存有疑心,哼!不待你们有所动作,我老人家已悉数把你们毁掉了!”

他似有恃无恐地张望了一阵之后,倏地身形一闪,飘落在大殿之前!竟然毫无顾忌的返回休憩之处所!

过了片刻之后,他似有点焦虑不安!

其实他并不是怕被人发现真相而困郁不安,而是时近三更,仍未见通天厉鬼前来,而大为不解!

因为——

他曾告诉通天厉鬼在他未曾把“如意秘录”弄到手之前,一定每晚现身一次,现下时近三更,仍未见到通天厉鬼的影子,怎能不使他大为不解!

他默然沉思了一阵之后,立时发觉不对,他知道通天厉鬼的一身武学已达炉火纯青之境,如今还不现身,定然发生了意外!

他脑海里闪电一般转了一转,猛然间,想起余梦秋日间没有返回的一幕情景,不由心中一震,暗道:“难道通天厉鬼毁在那叛徒之手不成?果真如此,那娃儿必然怀疑我老人家已潜入少林寺中……”

继而念头一转,暗想:“不管如何,我老人家也得把‘如意秘录’取到手中,万一事机迫切,就先让他们……”

这样一想,心里立即平静了不少,于是他又推开了房门,大摇大摆,毫无顾忌的走出门外!

他仰天吁了一口气,仰首阔步,向院外走去。

他这种有恃无恐的行动,顿即落入聪心慧质的翠萧仙子的眼里,眼见他神气活现的向殿外走去,立时敛声隐迹,暗自留心观察!

她知道对方是身具上乘功力之人,一不当心,便会有被发现的可能,是以眼见对方的人影消失在殿外之后,才掠身跟了下去。

再说余梦秋,他掠到十丈之外,便倏然隐住了身形,游目四周望了一望,双目便落到那些被火焚的废墟之上。不由喟然叹道:“这样一座佛门圣地,一旦被火焚毁,实在可叹,那三面人魔委实太心狠手辣……”

正自叹息不已的当儿——

陡听一阵微微的“哧”响声,余梦秋不禁大吃一惊!他知

道自己不慎误踏了密布的机关,霍地身躯一晃,疾退数尺!

运目瞧去!

只见他身旁的一块大石,突然缓缓旋开,他知道少林寺机关的厉害,一见大石旋开,顿即又斜飘数尺!

那旋动的大石,突然而停,竟然现出一个数尺见方的石门!

余梦秋心头一震,暗道:“那门之内,必然机关重重,若是不慎陷入其中,定然难以脱身……”

但见那石门旋开之后,并无什么动静,不由使余梦秋大感意外!

他略一忖思,立即明白过来,暗道:“少林寺机关密布,这突开的石门,必然有足以制人于死的奇妙机关……”

正当他忖思之际——

蓦然一阵衣袂飘动之声,传自身后!

余梦秋微微一震,斜跨两尺,侧目一瞧,只见前院主持慈空方丈,飘然而至!

余梦秋立即抱拳为礼歉然说道:“老前辈来的正好,晚辈一时不慎,误撞了贵寺的机关,尚请不要见怪才是!”

慈空方丈倏地念了声佛号,笑道:“施主艺通玄境,老衲由衷敬佩……”

他一言未完,双目突地落在那石门之上,面色陡然大变,倏然住口!

余梦秋心中微微一震,道:“有什么不对吗?”

慈空方文在那石门上掠了一掠惊奇的道:“老衲对寺中各处的机关,知之甚详,但却从未见过这道石门!”

余梦秋也不禁听的大感奇怪,正欲开口相询,忽听慈空方丈接道:“在老衲的记忆之中,本寺的机关密围之上,好像也没有记载这道石门……”

慈空方丈一言说完,倏地飘到石门之前!

余梦秋好奇之心油然而起,身躯一晃,也自飘了过去!

两人刚自飘到石门之前,突听到一阵中咔咔连响,石门猛然大开!

两人大吃一惊,慈空方丈脱口叫了声:“快退!”

人便如同闪电一般,斜飘数尺!

余梦秋何等机警,当石门大开之际,他已疾如风车一般,“哧”的飘到石门右侧的五尺之外!

网络图书扫校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