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十五章

就在石门猛然大开的当儿——

余梦秋身躯忽的一旋,“嗖”的一声,疾如风车一般,旋飘到石门的右侧,脚尖微一点地,人又斜出数尺以外!

两人深怕那猛然而开的石门之内,有暗器发出,是以,斜飘出数尺之后,各自行功蓄势,全神戒备,如临大敌一般!

少林寺的僧人,没有一人知道那突石之内,还有这样一个奇特的石门,而且,最使人惊异的事,这石门不动自开,这等无独有偶,近似神奇之事,怎能不令这两位身负旷世绝学的人,大感骇异?

故而,两人双目精光电闪,一瞬不瞬的盯着石门!

说也奇怪!

那石门大开之后,再也没有什么动静,两人不禁大感奇怪!

半晌之后,余梦秋已经沉不住气了!

他双眸倏然一翻,忖道:“这石门端的十分奇特,说不定会猛然发出令人难以防备的暗器,果真如此,那的确近乎神奇了……”

心念一动,忍不住脱口说道:“老前辈,你说那大开石门内,会不会突然发出令人防不胜防的暗器呀?”

他嘴里说着,双眸却仍然一瞬不瞬的盯着那石门,显然他也不敢大意!

慈空方丈倏地慈眉一轩,道:“这很难说,或许那门内另有机关也未可知!”

说着,倏地向前跨了一步,又道:“不过这石门的确有点奇怪,不知它为何会突然滑开?”

他虽然向前跨了一步,但却也不敢分散心神,嘴里说着,双掌却已蓄势胸前,神态之间,也是非常紧张!

余梦秋剑眉一扬,道:“若是晚辈料想的不错,或许那机关的枢纽,与这石门相互关连,待突石旋开之后,那石门也自陡然滑开!”

慈空方丈倏地展颜笑道:“不错!施主说的的确有道理,如果那枢纽当真与石门相互关连,说不定门内的机关,也因石门大开,而相互发动……”

余梦秋双目转了一转,道:“依常理判断,石门大开之后,必然有其他事实征象发生;但这石门,不知为何没有丝毫征象发生?”

慈空方丈老谋深算,心中略一思量,道:“施主可通‘奇门神算之术’吗?”

余梦秋微微一怔,道:“晚辈一窍不通!”

慈空方丈倏地念了声佛,又道:“施主刚才说的不错,依常理来说,石门大开之后,必然有其他征象发生,可是这道石门,却是毫无可疑之点……”

他长吁了口粗气,接道:“老衲虽然粗通‘神算奇术’,却

看不出一丝端倪,责任所在,老衲想进去看个明白……”

他余言未尽,忽然住口不言,神态间,似有意邀余梦秋前往一探!

余梦秋何等聪明,早已猜出他的用意,但因自己不通“神算奇术”,万一被困在那石门之内,如何是好?!一念及此,面上微微变色!

这念头在他脑海里刚自闪过,但见慈空方丈注视着自己,不由心头一震,忖道:“是了!他之所以邀我一同前往,自然是想我在必要之时,助他一臂之力,何况他还精通‘神算奇术’,就算门内机关重重,也未必能因得住他,再说,自己若不陪他进去,岂不被他小看了自己!”

一念及此,再加上油然而起的好奇之心,不禁展颇一笑,道:“晚辈想陪同老前辈见识见识,不知老前辈的意下如何?”

慈空方丈但愿能有此一着,因为自己身为主人难于启口,现听他如此一说,自己即可免去后顾之忧,于是慈眉一轩,道:“有施主在旁,老衲可大放宽心,不过里面的情形如何,实在难以预料,万一被困在其中,老衲可……”

他话尚来说完,余梦秋朗然笑道:“纵然是龙潭虎穴,又有何惧,晚辈意志已决,如不见怪,就请老前辈当先开路吧!”

慈空方丈也自朗然一笑,道:“如此有劳施主了!”

说完,身躯一掠,人便到了石门之前!

余梦秋双眸神光电闪,紧跟在慈空方丈的身后,掠了过去!

凝目向门内瞧去!

只见里面现出一道乌石台级,延伸地下约一丈深浅,一直向前弯去!

慈空方丈运目仔细的瞧了一阵之后,忽然伏身在乌石之上,“嘣嘣”的敲了几声!

余梦秋知道这台级,是进入地洞的必经之途,万一上面安有机关,却是使人防不胜防,当即蓄势戒备!

慈空方丈忽然立起身来,念了声佛号,笑道:“这道台级似乎没有什么可怕之处……”

他话未说完,人便跨到这一道台阶之上!

余梦秋见他跨上台级,心中为之一震,立即全神戒备!

慈空方丈长吁了一口粗气,接着伏下身去,依样的向下敲去!

他一面逐次的敲着,一面注视着光滑的石壁,片刻之后,他已敲到最后的一道石阶之上,人也惊出了一身冷汗。

余梦秋虽然艺高胆大,但见他敲动一下,心也跟着猛然的跳动一下,乃至见他敲到最后一道台阶,额角之上,已现出了豆粒大小的汗珠儿!

慈空方丈如释重负的一抹脸上的汗水,转脸说道:“不妨事了,这些台阶之间,并没有什么机关埋伏!”

余梦秋胆气一壮,笑道:“这些石阶之间虽然没有机关,但晚辈却已惊出了一身冷汗!”

他嘴里说着,脚下却跨到石阶之上!

忽听慈空方丈“咦”了一声,余梦秋心中一震,脱口问道:“老前辈有什么发现吗?”

他一面问着,脚下也不自禁的突然止步!

慈空方丈笑道:“原来这里面别有洞天,倒是出乎老衲的

意料之外!”

余梦秋剑眉微微一扬,暗道:“早这样说不就得了吗?却把我吓了一跳!”

他心里虽这样想,口里却道:“既然这里别有洞天,晚辈也见识见识!”

身躯一晃,人便无声无息的飘到慈空方丈的身旁,运目瞧去,只见前面突现出一个高可及人的洞穴。

洞穴之内,一片漆黑,余梦秋运足目力,只不过看出三丈远近!

慈空方丈运目瞧了一阵之后,说道:“这洞似乎十分深长,老衲目力所及,并看不出有什么可疑之处!”

说着,人便进入洞内!

余梦秋跨进洞口之后,立即功行全身,把周身要穴完全封闭,在他的想象之中,这石门越是平淡无奇,越是令人担心,说不定洞的深处有着厉害的机关!

就当他跨进洞口的当儿——

突听“砰”的一声巨响!

两人警觉的循声一看,只见那大开的石门,不知何故竟突然关闭!

这一来,顿时两人大吃一惊,证实了这平淡无奇的石洞使人惊心可怖!

余梦秋一敛心神,脱口说道:“那石门的自动关闭,证明这个神秘石门的暗中,必有歹毒机关……”

他话未说完,慈空方丈接过:“不错!这个石洞的确有点古怪,咱们要小心一点,以防其中的变故!”

他虽然精通奇门神算之术,但这个石洞,的确也使他大为心惊,现下退路已断,只有前进一途,说不定在洞的深处会发现脱身的办法也未可知!

于是,他一言说完,便硬着头皮向内走去!

这一次,他非常仔细而又小心的观察,凭他数十年的阅历经验,要在这滑门之内发现可以脱身的关键所在!

余梦秋心里虽然有些焦急不安,但他知道这是没有办法之事,于是,脑海里转了几转,暗道:“要想离开此洞,已是大不可能,与其被活生生的困死,倒不如瞧个明白的好,或许能发现出一些端倪。”

他心里这样一想,遂朗声一笑,从容的走到慈空方丈的身旁,与他并肩而行。

慈空方丈不由心头一震,暗道:“自己枉活了这把年纪,凭人家这分从容不迫的胆量,自己实在太过胆小了。”

他心念一动,豪气大发,倏地念了声佛号,道:“老衲头前开路,施主请随在老衲的身后!”

说着,倏地走在余梦秋前面,竟然大步向前走去!

余梦秋已猜到了慈空方丈的心意,也不谦让,跟在他的身后,缓步前行。

两人走了一阵之后,发现这深长的石洞,又向左弯去,里面仍然是一片漆黑,顿时两人大感奇怪!

但两人心里明白,知道越向里去,危险越多,为势所逼,除了向里继续前行而外根本别无他法可想。

慈空方丈略一沉忖,立即向前走去!

说也奇怪,两人向左弯去之后,竟然没有遇到一点阻碍,

而且越向里去,这座神秘的洞穴,也越见宽大起来。

两人又走了片刻之后,觉得这洞的确出人意外,初时,两人深怕洞内的机关,可是现在,两人却更觉得恐怖惊心了。

越是没有可疑的征象,两人越是吃惊。

就在两人大感凛骇的当儿——

突然一阵阴寒的气息,向两人袭击过来!

余梦秋心头一震,运目一瞧,只见洞穴又向左弯去,同时一抹暗淡的光亮,透射过来。

这一来,不但余梦秋心惊,就是慈空方丈也觉得太过神奇,轻声说道:“这洞穴之内,似乎有人!”

余梦秋点了点头道:“不论前途如何,先把那光亮的来处弄个明白再说!”

说着身躯一闪,已掠到弯角之处。

运目一瞧,不禁心头又是一震!

原来前面又现出三道石阶,那光亮就是从石阶的上端发射出来!

这当儿——

慈空方丈也掠了过来,眼见当前的情景,不禁慈眉一皱,暗道了一声:“奇怪!”

余梦秋好奇之心油然而起,不由轻声说道:“老前辈请在此稍候,晚辈过去瞧瞧如何?”

慈空方丈心头一震,道:“不行不行,说不定里面是机关所在,还是让老衲先去瞧瞧……”

他话未说完,但见人影一闪,余梦秋已如巧燕一般,无声无息的飘到了台阶的上端!

慈空方丈不禁吃了一惊,心里刚道了一声:“不好!”

忽听余梦秋惊奇的叫道:“老前辈快来看呀!这洞穴的确神秘古怪……”

慈空方丈白眉一转,修地纵身一掠,飘到台阶的上端。

他惟恐台阶之上,有肉眼难以发现的机关,是以,提了一口真气,使下盘的重力减轻到如同一片轻叶。

抬头一看,饶他定力深厚,也不禁心中一震,“咦”的惊叫出声:原来这台级的上端,竟然是一个方圆五丈的洞中之洞,此洞高约丈余,顶端嵌着一个精光四射的红色珠子,在这明珠的两端,有两根粗逾儿臂的铁链,此链长约五尺,链的末端,有两个钢环,除此之外,别的一无所有。

慈空方丈眼向四周扫了一阵,道:“这洞中之洞,的确大异常情!”

慈空方丈眼望着那颗精光四射的珠子说道:“那精光四射的珠子,是否就是传闻中的‘夜光珠’,不知什么人有这样高的兴致,在洞里嵌上这颗旷世仙品?”

余梦秋也忍不住的朗声笑道:“这的确是件耐人寻味的事情,老前辈,你看那垂下的铁链,是否其中大有文章?”

慈空方丈略一沉吟,说道:“这对铁链的确是大不寻常,说不定就是洞内机关的枢纽……”

余梦秋剑眉一扬,说道:“这石洞虽然不像想象中那样厉害,但却充满了神秘古怪的气氛,咱们既然无法脱身,倒不如彻彻底底看个明白!”

慈空方丈不待他说完,问道:“你是想从那两个铁链之上动脑筋么?”

余梦秋正色说道:“不错!”

慈空方丈心头一震,暗道:“这两根铁链岂同儿戏,你也未免太小视这石洞了!”

他心里这样想,口里却道:“你对神算奇术乃是一窍不通之人,万一那铁链中发生变故,却是非同小可,依老袖之见,你给我掠阵,让我来动手!”

余梦秋脑海里闪电一转,付道:“由他动手似乎比较妥当,就算发生变故,自己凭全身的功力,足可应付一阵……”

心念一定,点头说道:“晚辈也知道这对铁链十分古怪,老前辈动手之时,可得小心一些!”

慈空方丈倏地念了声佛号,身躯一闪,已飘到那两只下垂的铁链之下、缓缓的伸出双掌,向那两只铁环上抓去。

余梦秋心头一震,他知道这一对铁环,在慈空方丈一拉之下,定然发生难以预料的事情,当下立即功行双掌,全神戒备。

慈空方丈双掌举过头顶之后,突然转脸向余梦秋说道:

叭羰欠⑸阋蝗宋薹ǹ咕艿氖虑槭蹦憧梢跃×勘苤鼐颓幔劣诶闲淝仪氩槐毓倚模 

话声一落慈空方丈双掌突然握住了铜铁,突听他大喝一声:“留心!”

但听一阵“哧咔”连响。墙壁之上陡然现出一道大门!

余梦秋吃了一惊,侧目一看慈空方丈,只见他脸色大变,豆大的汗珠,已从他的额角之上,流了下来。

他生怕那石门之内,有暗器猝然射出,微微一瞥慈空方丈,立时凝目看着那大开的石门。

石门大开之后,再也没有什么动静,余梦秋虽然极目注视,但在夜光珠强烈的光影之下,竟然无法看清石门之内,到底有些什么,只觉得其中异常黑暗,眼光到处,一片模糊。

忽听慈空方丈长吁了一口粗气,说道:“好险好险!老衲以为其中必有变故,原来……”

他话犹未完,接着又自惊叫了一声:“啊呀!不好!”

余梦秋大吃一惊,转脸一看,只见慈空方丈的身躯,突然向下沉去,所幸他双掌紧握着铁链,全身尚未完全坠下。

这突然之变,顿使余梦秋心头一凛,霍然纵身一跃,施了个“金帘倒旋”的身法,掠到慈空方丈的顶门之上!

这虽是刹那之间——

然而慈空方丈的身子,除了一颗脑袋之外,其他的已完全坠入那突裂的石缝之中!

余梦秋心中突然一动,右手伸出,一把抓住了铁链子,口里喝了一声:“起!”

随着喝声,右手猛力一拉,身躯也向上一纵,竟然把坠入石缝中的慈空方丈,提了出来。

这时——

慈空方丈已经掠出了一身冷汗,若以他的功力来说,他是可以得余梦秋这一提之力纵出石缝,哪知,他惊心之下,早已不知所措,余梦秋猛力一提,仅把他的上半身,提出石缝。

余梦秋这一提,没有把慈空方丈的身子全部提出,心里就暗道一声:“不好!”

接着左掌一搭右侧的铁链,又自猛的向上一提!

这一下,余梦秋用了八成功力,可说万无一失,在他的想

象中,必然能把慈空方丈救出石缝。

哪知——

当慈空方丈的右腿刚刚离开石缝,而左腿刚自移动的刹那

但听“咔嚓”一声,接着一声“啊呀”惨叫,慈空方丈的一条左腿,竟被石缝齐膝裁断,顿时血流遍地,殷殷一片血红。

余梦秋大吃一惊,凌空的身子向下一坠,双掌伸处,一把抱住慈空方丈,但见他面色铁青,口角流血,人已昏死过去。

余梦秋知他伤的不轻,急忙抱着他纵身一跃,飘到左首石墙之旁,把他轻轻的放在地上,立即从怀里取出一个红色小瓶,倒出一粒“万全金丹”,撬开他紧咬的牙缝,把“万全金丹”纳入他的口中。

但见他膝下的小腿断处,鲜血滚滚,急忙点了他的三阳重脉,使流血缓了下来。

这一来——

余梦秋的心里,也大为震骇了!

他没有想到这石缝竟能自动开启伤人,自然更有使人意想不到的厉害机关,说不定那开启的石门之内,也有足可置人于死的歹毒机关。

心里这样一想,不由冒出一股冷气,下意识的向那石门望了一眼。

巴蛉鸬ぁ惫幻钣梦薹剑聪蹋瓤辗酱笠炎郧逍压础

他睁开了血丝满布的眼睛,转脸望了一望,有气无力的说道:“多承施主相救,否则老衲一条命,便糊里糊涂的完蛋了

他的声音虽然非常细小,但余梦秋却听的异常清楚,转身把他扶着靠墙而坐,关切的说道:“老前辈且请静心的行功调息,有话待会儿再讲。”

慈空方丈长叹了一声,颤抖着嘴唇,说道:“老衲左腿已断,只怕难以……”

他神态显的非常激动,颤抖的嘴唇和抖动的身体,使他无法把话说完,人便倏然住口。

余梦秋心中一震,道:“老前辈已服下晚辈的‘万全金丹’,只要调息片刻,便可无碍,至于如何脱身,晚辈自当尽力,现在并未到完全绝望的地步。”

他这种从容的神态使慈空方丈大为感动,禁不住脱口说道:“这的确是一个埋伏重重,充满了神奇古怪的石洞,步步凶险,危机四伏,无论如何千万当心以免遭受暗算。”

余梦秋轻声说道:“老前辈尽管静心调息,晚辈自当小心!”

慈空方丈微微的点了点头,即而凄然一笑,闭上了双眸!

他知道这石洞,竟然能在不知不觉中开缝伤人,其他的机关,自然更是使人难防!

说不定那大开的石门之内,就是机关的枢纽所在,如果余梦秋一不当心,被困在室内事小,万一出了差错,那可就麻烦了!

再说,余梦秋对神算奇术,根本一窍不通,他若贸然行事,很易弄巧成拙,抱憾终身!

他心里这样一想,又禁不住猛然睁开了双目!

但见余梦秋双目神光湛湛,注视着那大开的石门,神态之间,似是十分紧张,不由心中一震,脱口问道:“你有什么发现吗?”

余梦秋转脸笑道:“那大门之内,似是有一座偌大的‘如来’佛像,在像前有一个长长的供台,除此之外,别无发现!”

慈空方丈心头一震,暗道:“奇怪,难道这座石洞,乃是本派前辈高人的修真之处不成……”

这念头在脑海里转了一转,立刻自己又否定了!

他知道若是本派中的前辈高人修真之所,那“密布图”之上,必然指示的十分清楚,可是那图示之上,除了机关分布的情形之外,并没有这座石府,就是少林掌门广元大师,也不知道寺院左近会有这样的神秘洞府,到底这座洞府是何人所开,为何还有佛祖圣像?这一切的种种,顿使慈空方丈坠入五里雾中。

余梦秋见他若有所思的沉吟不语,脱口说道:“这洞府的确出人意料,老前辈不妨尽量的调息,晚辈先进去看个明白,然后再做道理!”

说着,跨开脚步向那大开的石门走去!

他知道这洞里的一切设置,都是出人意料,虽然大步而行,但仍要小心翼翼不敢有丝毫大意!

就当他快要走到大门之前的时候,慈空方大大声叫道:

笆┲髀撸像幕褂屑妇浠八担 

余梦秋霍地止步,转身问道:“老前辈有话请讲。”

慈空方丈有气无力的说道:“那石门之内,必然埋伏重重,步步惊险,最好那里面的一切,不要轻易移动,以免发生猝然,难以防范!”

余梦秋道:“老前辈隆情厚意,教晚辈受益不浅,入门之后,自当谨慎……”

说着,微微一停,接道:“老前辈请放心调息,晚辈虽然愚蠢,或许能找出脱身的所在!”

慈空方丈摇了摇头,不放心的叹道:“你对神算之术一窍不通,还是让老衲陪你一块去吧!”

余梦秋心头一震,说道:“老前辈重伤之下,必须行功疗伤,晚辈看看立即返回。”

说着,身躯一晃,人便如同穿波的巧燕一般,进入石门之内!

慈空方丈大吃一惊,抬起颤抖的双手,急忙揉了卜眼睛,极力的向里张望,无奈石门之内一片漆黑,眼光到处,一片模糊,看不到余梦秋到底身在何处,不由心中猛然一震,暗自叹道:“唉!他实在太过胆大了,纵然他武功高绝,只怕也难以应付肘腋之变……”

过了半晌,竟然没有听到一点动静,慈空方丈心里明白,纵然暗自着急‘毫无一点用处,于是闭上双目,行功调息!

余梦秋何等聪明,他虽然对奇门神算之术一窍不通,但他内心之中,却知道这石门之内,一定非同小可,一个不慎便会含恨终身!

是以,当他穿入石门之内后,立即猛提了一口真气,使全身的重量减轻、如同一片随风飘荡的落叶一般,倏然猛落地上!

身躯刚自落地,倏地回转一扫,全神戒备!

这石门之内,如同“罗汉堂”一样大小,不过这里面除了他刚隐约所见的佛祖圣像之外,就是一个长约丈余的供台,别的却一无所有!

余梦秋一看之下,不由大感奇怪,付道:“不知当初开辟这洞府之人,是位什么人物,居然把这样一座偌大的佛像供奉在这里……”

他沉吟了半晌,又自忖思道:“开辟这洞府之人,可能是少林寺的一位前辈高人,如若不然绝不会把佛祖圣像摆在这里,但这事也十分奇怪,若当初开辟洞府之人是少林弟子,为何他们不知此处有这样一个神秘古洞呢?

这问题的确令人费解!

余梦秋沉思了一阵之后,立即移动脚步向前走去!

眼光到处,只见“如来”佛像的右手之上,托着一个形如“如意”的绿色晶体之物!

余梦秋心头一震,凝目仔细的看一看,不由“啊呀”失声惊叫!

原来他发现那“如来”佛像右手托着的晶体之物,正如三面人魔给他的“翠玉如意”,却发着莹莹绿光。

余梦秋一看到这“翠玉如意”,不禁想起了“翠玉如意”的一段机密大事,脑海里转了几转,暗道:“若是我猜的不错,那‘翠玉如意’必然是两个,其中之一,可能藏着武林人物梦寐欲求的‘如意秘录’……”

这样一想,他立即若有所悟的哺哺自语道:“怪不得三面人魔潜伏在少林寺中,原来他是为了另外一个‘翠玉如意’之中的‘如意秘录’……”

他越想越对,再把一切脉络相贯,心中顿即释然,不禁面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剑眉一扬,暗道:“饶是三面人魔心狠手辣,鬼计多端,可是这神秘石洞,却被我余梦秋先发现了一步,纵然你城府深沉,只怕也枉费心机了……”

一念及此,突然翠萧仙子的倩影,在他脑海中出现,余梦秋精神一振,暗道:“翠萧姐姐曾说她是为了这翠玉如意而莅临江湖,我何不把这翠玉如意取到手中,让她高兴高兴……”

心念一动,立即迈步向前走去!

哪知——

他脚步刚动,突然发现那供台之上,横卧着两具骷髅!

这一下,顿使余梦秋大吃一惊,霍地疾退了数尺!

凝目向那两具骷髅一看,只见那两具骷髅的脑骨已经脱落,而且一具较小骷髅的手臂,也已断去,显然这两人是中了室内的机关埋伏而被制死!

余梦秋心头一凛,忖道:“原来这洞府之内,以前曾经有人来过,看样子,这石洞之内,当真有点神秘惊心了!”

心想之间,不禁机伶伶打了个寒颤,又自后退了一步!

可是当他双目看到“如来”佛像手中托着的“翠玉如意”之时,忽然心头一震,忖道:“是了,这两人必然是为了那‘翠玉如意’中的‘如意秘录’而来,一个不慎,身受重创而死……”

他本是异常聪明之人,这样一想,心中不禁一动,自言自语的说道:“若我料想的不错,那‘翠玉如意’可能是机关的枢纽,那两人为了贪得翠玉如意,而失神蒙难……”

但见两人都是扑卧供台之前,立即判断那发动的机关,必然是向前伸张,或者是从“如来”佛像的身上,发出的暗器,伤了两人……

脑海中这样转了几转,暗道:“若是当真如此,我余梦秋便可以凌空取那‘翠玉如意’,或者从“如来’佛像的侧方硬取……”

这样一想,不禁胆气一壮,自言自语的说道:“反正已被困在这石洞之内,与其被活生生的困死,倒不如冒险一试的好!”

心念一定,身躯一晃,“嗖”的越过供台,飘到佛像的右手之旁!

他怕自己伸手取那“翠玉如意”之时,机关突然发动,使自己措手不及,于是潜运功力,把周身形成一道坚强的铜墙,头上脚下,宛如鹰隼一般,箕张着手指,向那“翠玉如意”抓去!

他的手掌刚刚扑到“翠玉如意”之时,突听一声“砰”的爆响,那大开的石门,陡然关闭!

余梦秋骇然心惊,伸出的右手,陡然收回,身躯凌空一旋,“嗖”的一声,飘落到“佛祖”的头顶之上!

哪知——

他身子刚刚落在“如来”佛像的头顶之上,突听一阵“嚓嚓”连响,左右两面墙壁,猛然滑开!

这突然的变故,顿使余梦秋大吃一惊,他知道自己误撞了机关,立即环顾着滑开的墙壁,全神戒备!

但听“嗖嗖嗖”几声飒然风响,滑开的墙壁之间,忽射出三条人影!

这三条人影身法虽快,但却如同木偶一般,飘到供台之旁,便肃然卓立,一动不动!

余梦秋目光何等锐利,虽然石门关闭,室内伸手难见五指,但他一瞥之下,却看出这三条人影,是三个木制的罗汉!

就在他环目扫视的当儿——

只见其中之一,忽的右手一招,一缕寒芒电射而出!

别看这是三个木制的罗汉,出手一击却是非同小可,不但部位拿捏的准确,而且力道威猛,俨然武林高手一般,令人胆战心惊!

余梦秋吃了一惊,身躯一偏,左手电掣而出,竟向袭来的寒芒光影抓去!

他因在少林寺“罗汉堂”有过和木制罗汉交手的经验,知道自己飘身门让,罗汉必然借势追袭,是以左手疾出,不避不闪,先行硬接一招!

左掌伸处,那电射而出的寒芒,已被他接在手中,原来是一柄长约七寸的短剑!

余梦秋接住短剑,心头微微一震,只觉得击来的力量甚是强猛,除非是他,若是换上任何一人,纵然能把短剑接在手中,只怕也会被震退数尺,飘落地上不可。

这不过是刹那之间!

余梦秋把短剑接在手中,突觉一股劲风从后背猛劈而到!

这一下子,纵然余梦秋艺高胆大,也不禁大吃一惊,霍地身躯一翻,疾如风驰电掣一般,向左掠去!

抬头一看,根本没有人影,“如来”佛像,仍然巍然而坐,

竟然不知那突来的劲力,到底是来自何处!

余梦秋震骇之下,不由愕然,但他知道这些被机关操纵的机器人,悍猛无比,急忙一敛心神蓄势戒备!

说时迟,哪时快,余梦秋刚自脚落实地,但听身后飒飒风响,他身躯一转,只见左端的墙壁之上,又射出四条木制的罗汉,来势神速,扑击而至!

余梦秋未料到这些操纵机关的木偶,比少林寺罗汉堂里的罗汉更为悍猛,不由心头大凛,脚步一滑,疾退开去!

这当儿——

那三个肃然卓立的机器人,口里竟发出“吱吱”怪叫,猛扑过来!

身法之快,攻势之猛,竟然如同武林高手!

余梦秋眼望着这些机器人,不由把一股惊惧之心,化成了愤怒的火焰,一声暴喝,双掌环扫而出!

掌风如涛,但听“哗啦啦”连响,三个机器人,已被他威猛的掌力,震成片片木屑!

余梦秋一掌得手,胆气顿壮,也不管这石室之内,是否还有更厉害的机关,双掌又自环扫而出!

说也奇怪!那些机器人竟似知道他掌力的厉害,各自晃身旋飘,余梦秋这威猛一击,竟然落空!

机器人让过他一击之后,又自扑身而上,余梦秋对面的一人,进扑之间,右臂一抢,“嗖嗖”两道寒芒电射而出!

双方距离既近,而且这冷芒又神速无比,余梦秋心头刚自一震,那森森冷芒,已射到他前胸之上!

余梦秋猛然一声震天暴喝,身子忽的向右一让,左手中握

着的短剑,向下一拨,但听“当”一声,余梦秋季中的短剑,已被震断为二截,那电射而至的冷芒,也被同时震落地下!

哪知——

当他刚把冷芒震落地上的刹那——

忽然五股锐风,向他头顶抓到!

事出猝然,余梦秋突的身子一转,但听“噗”的一声,肩头上的一片衣袂已被抓破,幸好应变神速,否则,一条右臂恐怕已经折断!

这一来,余梦秋不禁暴怒已极,暗道:“好厉害的机器人,我就不相信沼不了你们……”

他拗性大起,顾不得自身的险境,双掌迅出如电,掌力如涛。奇劲的掌风到处,已响起了一阵“哗啦啦”连响!

一招得手,身躯忽的又凌空而起,双掌挥处,宛如院起的狂飙一般,又把二个机器人震的四分五裂,散成一片!

现下,只剩一个机器人了!

余梦秋自然不肯放松,右手挥处,五指弯曲如钩,已扣在机器人的脑袋之上。

他想看看这些机器人是被什么操纵,竟然如同武林高手一般,与人交手过招!

哪知——

他的手指刚刚扣住机器人的头顶,但听“哗啦啦”一声,机器人的脑袋,已掉在地上,但身子却突然一旋,双掌上劈而出!

余梦秋弯曲如钩的右手,猛然向下一迎,但听“咋嚓”一声,机器人的双臂,已经脱落下来!

机器人虽然没有了脑袋,断去了双臂,但身子仍然转动刁已!

余梦秋心头火起,大喝一声:“躺下!”

左掌反臂扫出!

果然,那机器人被他的强猛一掌,震得片片木屑,散落满地!

余梦秋把机器人悉数震碎之后,眼望着“翠玉如意”,忖思道:“这一下那‘翠玉如意’不致于再有什么花样了吧!”

他虽然这样寻思,但仍是小心翼翼,身躯一掠,凌空而起,一面全神戒备,一面伸出右手,向翠玉如意抓去!

他想:“这‘翠玉如意’乃是武林人物梦寐欲求的旷世仙品,恐怕没有那么容易,让人轻易得去……”

心想之间,手掌已触到“翠玉如意”的前端角上。

就在他刚自触到“翠玉如意”的当儿,但听“咝咝咝”几声锐响,“如来”佛像的耳、鼻、口、目之内,猛然射出几道冷芒!

余梦秋大吃一惊,凌空的身子猛的一斜,但听“噗”的一声,他那蓝衣长袍之上,已被硬生生的穿了一个儿拳大小的洞穴。

这一下,使他大出意外,生怕再有歹毒暗器飞出,双脚尚未落地,右掌起处,一股无形潜力,随手卷出!

他心想如是再有暗器飞出,定然被他的潜力震落不可,故而右掌一出,左掌也环回摆动,纵然是无孔不人的毒气,也无法逼近他的身前!

他知道“如来”佛像的口、鼻、眼、耳之内、是发出暗器的唯一窍穴,故而劈出的力道,封住了佛祖的五官!

哪知——

他掌力甫自逼到“如来”佛像的五官之上,但听“刷”的一声风响,“如来”佛祖的右手,陡然伸了出来。

余梦秋心中一震,霍地潜运功力,护住了周身要害,同时脚下一挫,向后疾退数尺!

就当他撤身后退的刹那——

胺鹱妗鄙斐龅挠沂帧⒍溉环⒊鲆徽蟆斑青赅辍鼻嵯欤种纲咳簧煺哦

余梦秋运目如电,只见佛祖的手掌之上,托着那绿光湛湛的“翠玉如意”。

他已潜运功力护身,自然不怕暗器的侵袭,身躯一闪,已掠到佛祖的右侧右手伸处,突地发出一股强大的吸力,向那“翠玉如意”吸去!

这一下,又使余梦秋大感意外,他本以为必然另有机关发动,哪知手掌伸处,竟把“翠玉如意”吸在手中!

他正待仔细看看这颗绿光湛湛的晶体“如意”之时——

只见那“如来”佛像,忽然大口一张,“咔嚓”一声,口里射出一道细若发丝的钢链!

余梦秋心头一震,暗道了一声:“奇怪!”

他虽然不知道这钢链的用处为何?但知道这细若发丝的钢锭,必然与其他机关相连,是以,不敢用手触动!

半晌,眼见这细若发丝的钢链垂到地上之后,竟然再也没有其他的动静,不由脑海里电掣一转,暗道:“既然已潜运罡力护身,自己又何必这样胆小……”

心想之间,左掌又发出一股奇大的吸力,向那钢链吸去!

他自服下“千年灵芝果”后,功力已增高甚多,左掌吸力到处,已把那细若发丝的钢锭吸到手中!

他心知必然有变故发生,于是急忙把“翠玉如意”揣入怀中,左掌蓄势胸前,全神戒备!

突然又是一阵“咔嚓嚓”连响,“如来”佛像的左手陡然从怀里伸了出来,同时掌心之上,托着一个乌色长匣!

斑青赅辍毕焐螅夷谝黄啪玻僖裁挥腥魏味玻

余梦秋凝目一看,只见那长匣约有一尺余长,不由纳闷的忖道:“不知那长匣之中,放些什么?难道那开凿这洞府之人,在那匣内留有什么珍贵的仙品……”

他想那开辟这洞府之人,会把那价值连城的“夜光珠”嵌在洞府之内,说不定这长匣之内更有珍贵的仙品!

于是,他右掌虚空一抓,仍然潜运功力,向那长匣吸去!

哪知——

这一次却使余梦秋吃了一惊,那小匣居然丝毫没有移动!

也正因此,余梦秋好奇之心油然而起,把手里的钢锭向身侧一带,身子也凌空而起,向那小匣扑去!

忽然“嗖”的一声,那长匣突然开启,一道夺目的银光,向上冲起。

余梦秋心头一震,但听“哐啷”一阵轻响,那向上冲去的银光,竟然穿在石室顶上!

银光熠熠,耀眼生花,竟然把这座石室,照的光明一片,犹如白昼!

余梦秋倏然脚落实地,运目向上看去!

只见那插在顶上的夺目银光,竟然是一柄长约尺半的青色古剑,犀利的剑锋,一半没入石顶之内。

他一看之下,知道这是一柄旷世利器,不由心头一震,霍地一跃而起,右掌伸处,但听一阵“嗡嗡”轻响,已把银光闪闪的利剑,取到手中!

余梦秋把银芒熠熠的宝剑取到手中,不由心头大喜,一时间,忘记自己仍在险地,凝神振腕,舞出朵朵剑花!

这银芒熠熠的长剑,果然锐利无比,剑芒到处,那细若发丝的钢链,竟应势而折!

余梦秋大喜过望,正待挥剑向那供台削去之际——

眼光到处,只见那长匣之内,有一青色剑鞘,在剑鞘之旁,有一卷黄皮书放置其中!

他福至心灵,一眼看到那黄皮书后,倏然纵身一掠,凌空而起,右臂一张,以中食二指,向那黄皮书夹去。

他生怕那长匣再有机关发动,是以小心翼翼的把黄皮书夹在手中之后,再把青色剑鞘取到手中!

说也奇怪!

余梦秋刚把剑鞘夹在手中,那长匣陡然“砰”的关闭,佛像的右臂忽然往回一缩,竟然又恢复原状!

他原以为是机关发动,不料佛像的右臂忽的收了回去,不由慨然叹道:“这洞府之内的设置,真是鬼斧神工,我余梦秋真个大大的开了一次眼界!”

心神一定,把剑鞘往腋下一夹,低头向那黄皮书看去!

这黄皮书柔软异常,同时一股扑鼻的清香,使人精神大振!

余梦秋好奇之心大起,立即打开一看!

只见书的右端,赫然写着“如意秘录”四个大字!

余梦秋心中猛然一阵剧跳,忖道:“怪不得三面人魔潜来少林寺,原来他志在这本‘如意秘录’!”

再向下看!

只见上面写着:“如意银光,芒穿九洲,凡得此神剑之人,非万不得已,切忌使用,否则因果报应,历历不爽。”

下面则写着神剑英公子谨。

余梦秋向下一翻,不禁眼神一亮,“如意三解”四个金色大字,倏然现在眼际之中!

余梦秋心头一震,只见里面写着,第一解“如意三剑”,除此之外,便是几个手足舞蹈的画像。

他心中大喜,知道这几个手足舞蹈的画像,是说明如意三剑的用法,立时挥动长剑,按图所示,演练起来!

初时,他尚未发觉有何奇妙之处,可是越演越觉奇奥无比,第一剑式还没有练熟,人便急出了满头大汗!

约一个时辰之后,他才勉强可以按图挥剑,他知道若要把这“如意三剑”完全练熟,最少也要数旬的时光!

他反复的按图演练了几遍之后,又自向下翻去!

下面的第二解,是“如意神功”,第三解是“如意手法”,他把以上两解的要诀熟记之后,便按第三解手法所示,全神演练!

这样不知过了多久,他已把剑法、手法演练的勉强可以施用了,可是他也觉得全身筋疲力竭了!

现下,他早已忘记自己身在何处,更不知这石室内仍然危险重重,他觉得身心疲乏,立时坐了下来,按照第二解所示的口诀,端坐行功调息!

片刻之后,他觉得精神大增,不由心中暗道:“这如意三解,当真是妙用无穷,想不到我余梦秋因祸得福,有此奇遇……”

一念及此,他忽然想起了心狠手辣的三面人魔,不由重重的哼了一声,喃喃自语的说道:“纵然他三面人魔武功高绝,只怕也无法应付这三解中的任何一式……”

他喃喃自语着,身子却忽的一转,振腕一抖手中的长剑,向供台的角上削去。

这“如意神剑”,果然锋利无比,但听“吧喀”一声,供台一角应声落到地上。

余梦秋心中大喜,剑眉一扬,朗声自语道:“纵然这石室机关重重,仗此利剑足可脱身!”

一言甫落!

但听“咔嚓嚓”一声连响,那关闭的石门,陡然大开,同时,一道强烈的光亮,也照射进来!

余梦秋心中刚自一震,只见慈空方丈人影一闪,已穿射进来!

原来慈空方丈见石门关闭之后,不禁替余梦秋大为担心,但他知道自己断去一条左腿,洞府内的机关,又是隐在暗中,纵然想救余梦秋,也是心有余力不足!是以,索性静心调息,待功力稍复后再做打算!

他调息一阵之后,觉得精神大增,于是拼着日生命的危险,又去拉动“夜光珠”下的双环!

果然,那石门突然大开,当下他也顾不得后果如何,人便蹿跃进来!

他凝目一看,只见余梦秋安然无恙,而且手上还多了一柄耀眼生花的长剑,不禁大感奇怪,忍不住的“咦”了一声!

余梦秋想仗着“如意神剑”破开石门,不料慈空方丈竟先一步开了石门电射进来,不由关切的问道:“老前辈,你老人家觉得好一些了吗?”

慈空方丈放心的吁了口粗气,道:“老衲已是风烛残年,生死之事,早已不放在心上了,不过……”

余梦秋不待他说完,朗声一笑,接道:“晚辈知道老前辈为晚辈的生命担心,说来奇怪,晚辈虽也小受惊骇,但却因祸得福!”

说完,便把掌劈机器人,及如何获得“如意神剑”和“如意秘录”的经过,说了一遍!

慈空方丈听得又惊又喜,不待他把话说完,慈眉一轩,说道:“施主艺胆双绝,老衲由衷佩服,不过刚才石门关闭之后,老衲却大为担心,如今你既有这旷世奇缘,更应善为珍惜才是!”

余梦秋心中忽的一动,暗道:“他和我一同进入此洞,若是把秘录神剑归于自己,岂不太过自私,何况自己已把秘录中的旷世绝学,完全记忆脑中……”

这念头在他脑海中电般一转,正色说道:“老前辈带晚辈进入此洞,这神剑、秘录应归老前辈所有!”

说着,竟把如意神剑和如意秘录送到慈空方丈的面前!

慈空方丈本是单足立地,听他这样一说,不由心头一震,霍地跌坐地上。

余梦秋吃了一惊,脱口叫了一声:“老前辈……”急忙伏身把慈空方丈扶了起来。

慈空方丈忽的挣脱开余梦秋扶他的右手,疾退了数尺,肃然说道:“此言差矣!老衲虽然和你一道进入此洞,但这等旷世奇缘,却是有德者居之,老衲无德无能,怎能有此等奇缘,你这等说法,岂不使老衲惭愧得无地自容,何况这是你冒生命危险应得的报酬,老衲岂能平白受惠……”

余梦秋见他不肯收受,而且义正严词,不由心里大为敬佩,但仍然正色说道:“老前辈如此说法,晚辈实感惭愧,无论如何这神剑秘录应归……”

他话未说完,慈空方丈忽然怒声说道:“不必多说,你若让老衲多活些时,就快快把那旷世仙品收藏起来,免得逼我挺身走险……”

余梦秋心头一凛,他真怕慈空方丈为了此事自绝而死,使自己抱憾终身,不由感激的说道:“如此晚辈只好敬遵老前辈的命谕了!”

说着,把“如意秘录”揣入怀中,并把如意神剑,插入剑鞘之内!

慈空方丈倏地念了声佛号,说道:“你早如此,也免得这样多麻烦了!”

说完,双目精光一闪,便运目四周注视!

他借着洞中之洞里射过来的光辉,片刻之间,已把石室内的一切,看了个一清二楚,最后,他眼望着左侧大开的石壁,问道:“那大开的石壁之内,有什么可疑的征象吗?”

余梦秋笑道:“那些被晚辈震碎的机器人,便是从大开的石壁之中穿射出来,里面到底有些什么,晚辈并不知道。”

慈空方丈慈眉一扬,道:“老衲过去看看,或许能发现脱身之术也未可知!”

说完,身躯一长,人便掠到石壁之前,他张目向里面扫了一眼,人便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

这里面不过是个长约丈余的石室,室内左侧一张石床,靠近左面的墙壁有一张八仙桌子和一个石垫,除此之外,一无所有。

慈空方丈脑海里转了几转,暗道:“不知什么人有这样高的兴致,竟然凿洞为室,以室为家的在这里住了下来!”

最使人大感诧异的是——这僻室之内,纤尘不染,好像有人经常打扫似的!

他困郁不解的看了一阵之后,便自小心翼翼的退出室外!

他心知这洞府已到了尽端,要想脱出石洞,必须另想办法,走出石室之后便把双目注视着“如来”佛祖的面孔之上。

他已听余梦秋说过,那佛像的耳、目、口、鼻之间,有暗器发出,说不定或许是佛像身上,能找出可以脱身的机关。

忽然间——

他发觉佛像的双耳过长,而且那细若发丝的钢链,也使他大起疑心,不由脑海里转了一转,忖道:“这佛像的设计,的确是鬼斧神功,若非在这洞府之中,实在难以分辨出他的可疑之处……”

心念未了!

突听一阵朗朗笑声,传入耳中!

慈空方丈心头猛的一震,知道这笑声是出自余梦秋的口中,不由心中暗道:“难道他已发现了脱身的所在了吗?”

原来他一心想着如何脱身之术,是以余梦秋何时离开,他根本不知道,可是当他听到这笑声之后,立即惊觉,心念转动之间,向旁侧墙壁裂缝中掠去!

他刚刚掠到裂缝之前,突见银芒一闪,余梦秋已飘然而至!

慈空方丈倏然稳住身形,问道:“你有什么发现吗?”

余梦秋豪气干云的说道:“这银光神剑,果然锐利无比,晚辈在里面墙壁上挥了几下,立时就现出一个数尺见方的窟窿,老前辈尽管放心,仗此利剑,足可以脱出石洞!”

慈空方丈慈眉微微一皱,继而笑道:“若能仗此干古利剑脱出石洞,自然甚……”

话似未完便倏然住口!

余梦秋已听出他话似未完,但因不知他是何用意,不禁微微愣了一愣,继而若有所悟的笑道:“老前辈若是不信,晚辈且试给老前辈看看!”

他以为慈空方丈不信这仅足尺半长的短剑可以贯穿金石。

话声未落,人便“嗖”的飘到供台之前,举手一剑向供台中央劈去!

其实他是误会了慈空方丈的心意,待慈空方丈见他突然掠到供台之前,举剑向供台挥剑劈去之时,不禁吃了一惊,脱口叫道:“余施主,使不得?”

话声甫出,但听“哐啷”声响,那供台应势分开!

慈空方丈知道机关重重,这一来,不禁骇然一凛,脱口叫

了声:“余施主快退!”

哪知——

他话声刚出,陡听一阵“咔嚓嚓”连响,那如来佛像,忽然向旁移动!

这一来,不但慈空方丈心惊,就是余梦秋也猛吃一惊!知道自己一时粗心误撞了机关,急忙身躯一旋,向右斜飘。

眼见移动的佛像,忽然缓缓的移动了数尺,便突然停止,同时佛像的身后,忽然现出一道门缝!

两人心知门缝之内,必然有着蹊跷,震惊之下,立时全神戒备!

余梦秋眼见佛像移动之时,立即功贯剑身,只要有任何变故,他便挥动利剑,封住周身要害!

半晌之后,那门缝之内,竟然毫无一点可疑的征象发现,余梦秋不禁疑心大起!

运目一望!

只见门缝之内,现出数道台阶,不由心中一震,脱口叫道:“老前辈,你看那门缝之内,是否是些台阶!”

慈空方丈一双慧眼,虽然没有余梦秋看的清楚,但隐约能辨门缝之内,确如初入石洞般的台阶一模一样!

他慈眉一轩,道:“不错,那门缝之内是些台阶!”

余梦秋脑海里一转,暗道:“纵然那些台阶之上,布有厉害机关,我以罡气护身也无大碍,何况手里还有一柄千古利剑

这样一想,脱口又道:“既然那门缝之内是些台阶,或许和初入石洞时的一样,不致有何歹毒的机关,晚辈先自过去看看!”

慈空方丈闻言心中一震,道:“使不得,那台阶之间说不定有着厉害的机关,你不可轻易冒险!”

余梦秋轻笑道:“老前辈且请放心,晚辈不会触动机关的!”

慈空方丈正待先自掠将过去,突觉眼前人影一闪,他竟然没有看清余梦秋用什么身法,他人已飘进门缝之内!

慈空方丈眉头一皱,暗自叹道:“他真是胆大包天,我佛有灵,但愿他逢凶化吉。”

心想之间,人也纵身飘了过去!

他生怕余梦秋粗心大意,纵然武功高绝,也难以应付肘腋之变,故而,飘到余梦秋身旁之后,一步一趋,紧跟着他。

余梦秋自然也不敢大意,一面凝神戒备,脚下缓缓而行!看似双脚踏着台阶,迈步而行,其实他已把全身的重量,减轻的如一片轻叶一般,毫无一点重量,纵然脚下踏着机关,也是毫无关系。

可是——

慈空方丈跟着他走了数级台阶之后,脚下已发出轻微的声音,他觉得汗流浃背,全身重量突增,已经精疲力竭!

余梦秋心头一震,知道他重伤之下,真元大损,右手起处,一把扶住了慈空方丈的身子,以本身真元之力,减轻他的重量!

慈空方大在他扶持之下,觉得身轻如燕,毫不费力的走了十七八道台阶!

余梦秋抬头向上一望,只见一块偌大的乌石,封住了洞

口,不由心中一动,暗自忖道:“这弯曲的台阶,竟和入洞时的台阶一样,这乌石说不一定就是一个石门……”

忖思间,忽听慈空方丈说道:“依老纳判断这道不算很短的台阶,可能是另一条通道,老袖双目已不灵活,你不妨仔细看看,有什么可疑之处?”

余梦秋听他说双目不太灵活,知他真元消耗太多,若不及时设法脱出洞外,伯他独脚支持不住,于是脱口说道:“老前辈且请放心,晚辈定设法脱出洞外!”

他一面说着,一面运目凝神扫视石壁!

眼光到处!

突然发现有一个铁环,嵌在石壁之上!

这铁环呈乌色,和石色完全一样,若不仔细查看,实在不易发觉。

余梦秋心头一震说道:“左首石壁之上,有个铁环,不知能否移动!”

慈空方丈精神一振,极力的运目一看,果见石壁之上有个铁环,他知道这是唯一的机会,略一沉思,道:“你不妨试试看,不过千万当心,以免中了机关的暗算!”

余梦秋说道:“老前辈但请放心!”

说话之间,潜运功力,护住周身要害,左手伸处,五指弯曲如钩,“嘿”的一声插入石壁之中,用力向外一拉,那铁环突地发出一阵“哗啦啦”的怪响,已被余梦秋紧握在手中!

慈空方丈心知这一拉,关系着两人的生死,立时强自提了一口真气,蓄势戒备,以应付肘腋之变!

哪知——

过了半晌,竟然没有丝毫动静,余梦秋道:“奇怪,为何一拉之下毫无反应!”

忽然间,他想起在未入洞前的一幕情景,不由心中一动,又道:“是了!或许这乌石之上仍有巨石,待巨石移动之后,石门自然大开!”

慈空方丈也觉得大不寻常,脱口说道:“不管如何小心为上”

一言未完,陡听一阵“咔嚓嚓”连响。那乌石突然大开!

随着移动的乌石,猛然落下一些碎砖破瓦,和阵阵的沙土!

余梦秋以为是机关发动,心头一震,“呼呼”劈出两掌。

这两掌何等威猛,飒风到处,已把那些堪堪落下的碎砖破风卷的无影无踪。

余梦秋疾出两掌之后,正待再次挥掌——

忽听慈空方丈惊声叫道:“你看,那不是稀落的星光吗?”

余梦秋闻言倏然收掌,抬头向上一看,果然发现几颗稀落的星辰。

这一来,不由心中大喜,脱口叫道:“老前辈,咱们已经脱险了,晚辈先送老前辈出去!”

说着神剑插入剑鞘之内,右手发出一股力道,一托一送,慈空方丈觉得自己的身子已飘然而起,穿出洞穴之外。

余梦秋把慈空方丈送出洞外之后,纵身一跃,也自穿射出去!

眼光到处,不禁吃了一惊!

原来眼前一片残败废墟,两人已置身在“罗汉堂”的供台之旁。

慈空方丈长叹一声,道:“想不到这神秘石洞,竟然与罗汉堂相连,真是大大的出人意料之外!”

说至此顿了一顿,又道:“可惜这座偌大的神祠堂,被人焚毁,实在可叹可悲……”

他慈眉紧皱,长叹声中,便自住口!

余梦秋见他触景生情,也不禁暗自叹息不已,但他知道慈空方丈身受重创,必须及时调息,脱口说道:“老前辈且勿太过伤神,晚辈送你老人家去悔心院吧!”

话声甫落,忽听一阵衣袂飘动之声,传入耳中!

余梦秋心中微微一动,转脸看去,只见悟元和尚,纵身而来!

慈空方丈也看到来人是悟元和尚,当下向余梦秋说道:

拔蛟吹恼茫腿盟屠像囊惶税桑 

悟元和尚飘到两人身前之后,向两人合什为礼,正待开口说话,突见慈空方丈少去一条左腿,不由心头一震,霍地后退了两步,到了嘴角的话,也吓的咽了回去!

慈空方丈自然知道他的心意,倏地念了声佛号道:“少去一条腿又有何惧,快送老衲去见掌门主持!”

悟元和尚应了一声,顾不得再向余梦秋招呼,抱着慈空方丈,向悔心院奔去。

余梦秋眼见两人的人影消失后,心中忽然一动,暗道:

跋衷诰嗬胩烀鳎褂幸欢问惫猓液尾辉谒略旱母浇安橐环蛐砟芊⑾秩嫒四У男屑R参纯芍

他心里这样一想,忽的纵身一掠,向寺院之外奔去。

他此时功力已非昔日可比,不但轻身功夫比往昔高出数倍,就是功力修为也在二个甲子以上,不过他尚不自知罢了。

就当他神速无比的掠至一丛鳞峋的突石之旁时,忽听一声“噗嗤”轻笑之声响起,传播过来!

余梦秋心中一震,听音辨位知道这发笑之人,隐身在嶙峋石丛之中,当下倏然稳住身形,转脸向石丛中看去。

但见红影一闪,翠箫仙子倏然迈步频频的走了出来。

余梦秋向前迎了几步,说道:“翠箫姐姐,你深更半夜,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翠萧仙子风目一转,若笑若嗔的说道:“你深更半夜的跑到这里来做什么,难道你可以来,姐姐就不能来吗?”

余梦秋俊脸一红,笑道:“姐姐说的有理,不过……不过……”

翠箫仙子见他吞吞吐吐的说不出后来,凤目一转道:“不过什么?快说呀!”

敖憬慵热辉诖顺鱿郑匀徊晃薜览恚艿茉肝牌湎辏 

余梦秋说着,已走到翠箫仙子的身前。

仙翠箫子嫣然一笑,道:“这一下,真被你猜到了,我是话声忽然一停,以传音入密的功夫,说道:“姐姐是跟踪东岳隐叟来此。”

余梦秋心中一震,也以传音入密的上乘功夫问道:“现在东岳隐叟身在何处?”

翠箫仙子说道:“刚才你们在罗汉堂谈话时,他便返回悔心院了!”

余梦秋问道:“还有其他发现吗?”

翠箫仙子风目一转笑道:“除了怀疑以外,其他毫无头绪”

她说至此处,黛眉一挑,又道:“现在是姐姐问你啦,你下山后的经过,先说给姐姐听。”

余梦秋笑道:“广元大师没有告诉你吗?”

翠箫仙子早已看到他肩头之上,露出一个青色剑柄,双目倏地一翻,道:“你背上的剑是从哪里来的?广元大师说的虽然十分清楚,并没有提到这柄古色利剑呀!”

安淮恚 庇嗝吻镄Φ溃骸罢獗Ч爬#堑艿艽右桓錾衩鼐盏亩锤懈盏美床痪茫阍笫抑保艿芑姑挥姓獗D兀 

翠箫仙子见他洋洋得意,不由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快说给姐姐听听?”

余梦秋忽然想起自己怀里的“如意秘录”和“翠玉如意”,不由心中一动,说道:“经过没有告诉你之前,我想让你先惊奇一下。

翠箫仙子不知他要玩什么花样,黛眉一挑,道:“我倒要看看你叫我如何惊奇!”

她神态之间,显得非常庄重,好像余梦秋无法使她惊奇似的。

余梦秋轻轻一笑,忽然从怀中取出在如来佛祖手中得来的“翠玉如意”,在手里晃了一晃笑道:“你看这是什么?”

翠箫仙子芳心一震,道:“这不是‘翠玉如意’吗!”

她真的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她知道三面人魔身上有一颗“翠玉如意”,但余梦秋千里的一颗,晶体如镜,龙凤相对而立,相栩若生,显然不是以前的那个膺品。

她伸手把“翠玉如意”接到手中,眨了眨大眼,问道:

罢馐谴幽睦锢吹模俊

余梦秋说道:“这是从神秘洞府中,如来佛像的手里取来的,除了这‘翠玉如意’之外,还有一柄千古利剑,‘如意神剑’,并且……”

他话犹未完,忽听到“嗖”的一声飘然风响,一只“三色”响箭,带呼啸风声,“嗖”的插在草地之上。

余梦秋心头一震,知道少林寺的僧人在用响箭传警,不由剑眉一扬,轻声笑道:“姐姐快把‘翠玉如意’收藏起来,这三色响箭是传警的暗号……”

说话之间,突听一阵鸟羽划空之声,但见那嶙峋石丛之间,忽的冲起一只信鸽,在高空盘旋一圈,振翼向少林寺的寺院飞去。

翠箫仙子已警觉有变,立时把“翠玉如意”塞入怀中,她似有话要说,但见余梦秋凝神注视着左侧的苍林,把到了嘴的话立时又咽了回去。

余梦秋突然轻轻的哼了一声,道:“听!有人来啦,而且还不只一个……”

翠箫仙子耳目迥异常人,侧目一听,果然听出有人在四十余丈之外,风驰飞掠而来,不由芳心一震,暗道:“果然不只一人……”

余梦秋剑眉一扬,轻轻说道:“弟弟要小试牛刀,让姐姐

看看,‘如意神剑’的威力如何?!”

翠箫仙子嫣然一笑,正欲轻启樱口——

余梦秋忽的身躯一转,面向苍林冷声喝道:“何方朋友寅夜来此,既然大驾光临,又何必藏头露尾,难道阁下没头没脸,见不得人吗?”

话声未落,突听苍林之内响起一阵阴沉沉的冷喝道:“好狂的口气,这小小的嵩山并未放在孙某的眼里!”

随着阴沉刺耳的喝声,一个身穿灰衫,手执折扇,面无血色的中年人物,倏然迈步而出。

此人身法轻妙已极,看似缓步而行,其实正是使出武学上乘的“凌步御风”身法,飘然而至。

余梦秋一看之下,知道他是和毒妖狐来过嵩山的俏书生,不由怒火陡起,再见他有意露出这手轻功,更是火冒三丈,忍不住晒然的冷笑一声,不屑的道:“我道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原来是你俏书生阁下……”

他话说完了一半,突然向苍林一瞥又喝道:“阁下既然和毒妖狐连袂而来,为何你那心上人还隐在林内,难道她忍心让你一人横尸当场吗?”

俏书生根本没有见过余梦秋,听他一言道出自己绰号,先是愣了一愣,继而冷喝一声,道:“好狂的小儿,死在眼前还敢卖弄口舌!”

随着喝声,折扇一开一合,倏然一股锐风电射而出。

余梦秋冷哼一声,右掌霍然一伸,五指倏然一张,五指锐风迎击而出。

俏书生这一招本是虚招,一见对方出手,折扇忽的向回一带,正待旋身飞扑对方的当儿——

忽听一声娇喝,说道:“俏书生,你先退下,让姑奶奶收拾这娃儿!”

但见绿影一闪,悄书生身旁多了一个俏目含煞,面泛桃红的妖姬——毒妖狐。

就在毒妖狐现身的刹那——

翠箫仙子倏地跨到余梦秋身旁。

毒妖狐双眸在两人的脸上一掠,娇声喝道:“一月之前,你们烧了姑奶奶的‘翠柏楼台’,今宵姑奶奶就要你们赔上一命。”

怒喝声中,娇躯忽的一闪,分向余梦秋和翠萧仙子各攻一掌。

余梦秋冷喝一声,正待出手,翠箫仙子一声娇叱迎身而上,纤掌环回摆动,有如歌姬曼舞一般,“刷刷刷”疾出三掌。

这三掌诡异凌厉,大出毒妖狐意料之外,身影翻动,霍然斜飘让开。

翠箫仙子娇躯半转,疾如闪电一般飞扑而至,毒妖孤身躯尚未站稳,翠箫仙子的奇诡掌影,已笼罩到她的天顶之上。

毒妖狐大吃一惊,没有料到这女娃儿竟然这等厉害,急忙身躯翻转,挥掌相迎。

刹那之间,两人已打的难分难解,但见两条红绿人影,已交织成一道绚丽的彩影!

余梦秋知道翠萧仙子的一身功力,不在毒妖狐之下,微微一瞥,冷声说道:“阁下可想凑个热闹。”

俏书生冷喝一声,道:“哪个怕你不成?”

忽的身子一晃,左手疾出一掌。

余梦秋冷笑一声,身子向左一滑让了开去。

俏书生一见他身子向左滑动,就猜出他的心意,右手的折扇,陡然一招“画龙点睛”猛向余梦秋的当胸点到。

他这一招,“画龙点睛”,乃是一记绝学,他知道当面这娃儿,一身武学一定不在自己之下,是以突施杀手,使他来个措手不及。

余梦秋见对方折扇点来,修地身子一旋。

网络图书扫校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