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十六章

他这一旋之势,神速如电,俏书生突觉双目一花,忽的失去了对方的人影!

俏书生大吃一惊,身子向前一伏,正待收回攻出的折扇,忽听一声冷喝:“撒手!”

突觉一股大力一帖手里的折扇,右腕猛然一震,折扇脱手飞出。

俏书生心头猛然一震,他怕对方借势骤施杀手,就在折扇脱手的刹那,陡然施了个“怪蟒翻身”的招式,右臂环扫而出!

他情急应变,不但招式迅速威猛,而且快速如电,余梦秋正想掠身抢夺折扇,奇劲的掌力已逼到他的胸前!

俏书生机诈万端,灵巧绝伦,饶是余梦秋艺胆双绝,也不禁吃了一惊!

说时迟,那时快,俏书生的凌厉掌风,堪堪就要击中余梦秋的前胸之际,身躯闪电一转,右掌霍地疾出一招“旋转阴阳”一弓一卸,但听呼啸一声,掌风从肩旁一扫而过!

他应变之式,虽然曼妙绝伦,却也惊险万状,除非是他,若是换了别人,只怕已伤在悄书生的掌势之下了!

俏书生一见对方及时让过了自己的威猛一掌,知道已遇上罕见敌手,当下双脚一蹬,身躯冲天而起,双臂一张,接住了落下的折扇!

他本想抢回折扇之后,仰赖数十年阅历经验,大展所学,重创对方,哪知,他刚把折扇取到手中,忽觉一道寒冷刺骨的寒芒一闪,双目一花,但听“咔嚓”一声,手里的折扇已经分成两截!

消书生不虞有此,急忙提气掠身向后暴退,但一双淫光贼目,却机警无比的四周一扫!

眼见对方冷然卓立,脸色不屑的注视自己,手里也没有什么兵器,但不知刚才的寒芒来自何处?

俏书生怔了一怔,顿觉心口怨气难平,冷喝一声,恨声说道:“乘人不备算不得什么好汉……”

他一言未完,余梦秋狂笑一声,道:“好一个乘人不备,你若有种,不妨全力攻来,只要你能在余某手里走过十招,头上的脑袋,可由你取去!”

俏书生怒喝一声,道:“好大的口气,先接我几招再说大话不迟!”

人随喝声,欺身而上,手里半截折扇开张之间,宛如十数把利剑一般,发出“咝咝”锐风,若刺若点猛攻而到!

余梦秋冷笑一声,脚步微微一挫,喝道:“第一招!”右手一张,一轮无形潜力,随手卷出!

他右手掌势一出,身子也如同穿花蝴蝶一般“嗖!嗖!嗖!”旋转如飞,逼了过去!

俏书生只觉一股强劲的力道逼来,不由心中一震,忖道:

肮植坏谜馔薅铱诔龃笱裕值紫禄拐嬗械阃嬉猓裣碌拐嬉毙囊坏恪

心忖之间,身躯不敢怠慢,眼见对方身形飘忽逼来,急忙功行双臂,双掌攻出,展开师门绝学“鬼谷掌”和“七巧身法”!

这二套绝学,当真诡异莫测,刹那间化成了数十条人影,舞出漫天的掌影、扇影!余梦秋不屑的哼了一声,喝道:“鬼谷子绝学果然名不虚传,再接余某的第二招试试!”

喝叫声中,劲力陡变,双掌猛然劈扫而去!

这劈扫之间,余梦秋已用了九成功力,山崩海啸似的掌力,直如天翻地覆一般,压了过去!

俏书生大吃一惊,双臂猛然一张,“嗖”的冲天而起,半空中的身子一转,“哧!哧!哧”悬空窜了三窜,飘出三丈以外!

虽然及时收掌暴退,未能伤在对方的奇猛掌力之下,但清瘦的脸上,已惊出了豆大的汗珠了。

余梦秋冷哼一声,晒然喝道:“俏书生,三招不到就怕了吗?放心好啦,不到十招余某不会淬施杀手。”

笆帧弊指β洌参醇绾巫魇疲砬⑽⒁换危吮闫鄣较樯纳砬啊

俏书生如同惊弓之鸟,一见对方无形无息的身法,心头一凛,“嗖”的又退出一丈以外!

这当儿——

广元大师、慈空方丈、玄机子和追云叟四人,也已闻警赶来,俏书生刚自退到一丈以外,追云叟冷喝一声:“回去!”

右掌忽的一招“天外来云”,猛击而出!

俏书生脚步一挫,斜飘数尺,侧目一瞧,冷声喝道:“你们想以多为胜吗?”   余梦秋身躯掣电一飘,掠到消书生面前晒然说道:“对付你这等无名之辈,用不着劳师动众,少说废话,接余某的第三招’”

右掌忽地胸前一划,飘然劈出!

他这一招,看来没有丝毫劲力,若是一旦击中人身,便会发出一股极大的震力,就算对方功力深厚,最少也得重创当场,端的厉害无比!

俏书生虽然心里惧怕余梦秋,但他乃是成名多年的人物,眼见对方盛气凌人,不由一声长啸,恨声厉叫道:“今宵若不让你知道我俏书生的厉害,誓不为人!”

厉叫声中,脚下一滑,闪了开去,接着五指箕张抓向余梦秋的天顶,同时断扇猛的一开,扬手打出,他想趁对方门让自己的“五花开顶”之时,出其不意重创对方!

余梦秋“嘿嘿”一声冷笑,猛然施出刚刚记熟的“如意手法”。双掌如莲花陡开一般,身子忽的一旋,旋转之间,左掌已扣住了飞射而至的断扇,右掌翻动如电,也搭在对方的左腕之上。

俏书生大吃一惊!

急忙左腕一挫,箕张的五指猛然下翻,易抓为点,去向余梦秋的掌心!

哪知——

就在五指猛点的刹那,余梦秋右掌陡然一翻,翻转之间,已扣住了消书生的左腕,俏书生情急之下,正要贯注真力,余梦秋忽的一松他的左腕,冷然说道:“阁下不必惊慌,十招不到,余某决不自食其言。”

此言一出,俏书生的五脏欲裂,激起了拼命之心,忍不住厉喝一声道:“士可杀,不可辱,难道我俏书生还怕你不成?”

双掌疾出如电,凌厉的掌风,随着喝声,向余梦秋滚滚卷到!

这当儿——

翠箫仙子和毒妖狐已打得难分难解,但见两条红绿相间的人影,忽起忽落,划起了两道闪电彩虹!

以功力武学来说,翠箫仙子比毒妖狐高上一筹,但毒妖狐鬼计多端,机警无比,翠萧仙子虽连施绝学,依然对她无可奈何!

两人以快打快的交了十合之后,翠萧仙子忽的娇躯一旋,施了个“蕊黄联辉”的招式,双袖环扫之间,掌指兼施,点向对方的气海、丹田两大重穴!

毒妖狐蓦地一声冷哼,罗袖忽的一长,人便滑到翠箫仙子的右侧,左手疾骄中食两指,反点对方的命门穴!

她蓄意想把翠箫仙子重创当场,出手如电,劲疾锐猛,攻势未到,指风已觉逼人!翠箫仙子这扫劈的招式,本是虚招,一见对方向旁一滑,身躯便如风拂莲花一般,霍地向侧一转,纤掌若剑,疾劈而出!

毒妖狐未料到对方的身形这等神速,知道收势已经不及,右掌猛出一招“八方风云”,疾扫而出!

她知道对方若是劈中自己的左腕,势必非伤在自已这威猛的掌势之下不可,纵然断上一条左臂,能把对方击毙,也是划得来的!

翠箫仙子也未想到对方应变这样的神速,而且击来的掌势,又是这等凌厉,若不及时收掌,可能伤在对方的一掌之下

说时迟,那时快,这念头在翠箫仙子的脑海里闪电一转,娇躯忽的向旁一滑,疾比风车,“嗖”的掠到四尺之外!

这一来——

翠萧仙于杀机大起,一声冷喝:“好一个心机多端的毒妖狐,今宵若不把你重创当场,我翠萧仙子誓不为人广娇躯旋飘如电,双掌如落英缤纷一般,层层逼攻而至!

毒妖狐媚目一翻,冷峭的叱道:“哼!别人怕你翠萧仙子,姑奶奶却不怕你!”

人随叱声,纤掌疾劈而出!

翠箫仙子已知对方一身武学非同小可,若不出奇制胜,只怕难以取胜,于是脑海一转,暗道:“我何不与她一较功力,然后再突施杀手,把这淫妇除去!”

心念一决,见对方双掌环攻而至,一声冷哼,挥掌迎击过去!

但听“砰砰”两声巨响,激荡的旋流,卷起了一片沙土!

翠箫仙子香肩一阵摇晃,几乎站立不稳,毒妖狐双臂一阵酸麻,血气浮动,踉跄后退了四步,才拿桩站住!

翠箫仙子冷笑一声,秀眉倏的一挑,喝道:“再接我一招试试!”

娇躯忽的一闪,左手一招“天昏地暗”,卷起一股狂风,击向毒妖狐的当胸,右手却一招“风云陡变”,罩向对方的当头,这两招不但神速、凌厉,而且笼罩了二丈方圆,毒妖狐纵然想躲.只怕也没有那么容易!

毒妖狐眼见来势,不由芳心一惊,在无法问躲的情况之下,厉啸一声,挥掌扫了过去!

她知道自己的功力较对方逊色不少,是以挥掌之间,已贯足了十成“毒煞功力”。纵然自己被对方震伤,对方也势必非伤在自己的毒功之下不可!

她情急之下,已存了两败俱伤的心意,用心之狠,真个歹毒无比!

哪知——

毒妖狐的两掌甫发,翠莆仙子冷笑一声,娇躯如同闪电一般,凌空而起,向其当头扑来!

这一下,的确大大出乎毒妖狐的意料之外,霍地双掌一翻,击出的“毒煞掌扩,迎将过去!.

她应变虽快,翠箫仙子的身法更快,就在她双掌上翻的当儿——

翠箫仙子凌空一转,“嗖!嗖”闪电般掠至她的右侧,纤掌食指凌空一弹,一股指风,射向毒妖狐的肋下!

她这凌空的弹指手法,神速绝伦,正是师门绝学弹穴手法,毒妖狐双掌上翻,收势不及,不禁大吃一惊,暗道了一声:“不好!”

她心中一惊,机智顿塞,但听翠萧仙子一声冷哼,喝道:

盎共桓姨上拢 

毒妖狐突觉一股尖锐的力道射中肋下,心肺一阵欲裂的刺痛,“哇旷一声喷出两口鲜血,踉跄向后退去!

就在毒妖狐踉跄后退的当儿——

突听一声响雷似的大喝:“第十招!”

随着喝声,但见俏书生的身子已飞向半空,翠箫仙子芳心一喜,知道俏书生被余梦秋掌力震飞出去,正自满面春风,芳心大慰的当儿——

突见余梦秋身子一转,转动之间,一股银芒电射而!

银杏到处,俏书生惨叫一声,血雨四飞.人已齐腰而断,分成两半!

翠箫仙子芳心大震,凝眸望去,只见余梦秋肃然卓立,手上也没什么兵器,不由心中暗道:“这银芒是他刚才说的那柄千古利刃‘如意神剑’吗?”

心念未了,但听吧嗒一声,毒妖狐已七窍流血,摔倒地上!

余梦秋见翠箫仙子也把毒妖狐重创当场,不由心中大喜,正欲开口之际——

蓦听一阵冷冷大笑,划空传来!

笑声未落,只见东岳隐叟已无声无息的飘到余梦秋身前!

余梦秋心中一震,霍地疾退了数尺!他因怀疑东岳隐叟是三面人魔,自然心存戒惧之心。

东岳隐叟冷冷一笑,道:“少侠武功高绝,老夫万分佩眼,刚才见你露的几手武学,可真使老夫大大的开了一次眼界!”

他话虽这样说,内心之中,却把余梦秋恨之入骨,恨不得举手一掌把余梦秋毁在掌下!

余梦秋虽对他存有戒心,但仍不动声色的说道:“老前辈过奖了!晚辈这几手笨手笨脚的工夫,难及老前辈万分之一,如此说法,真是贻笑大方了!”

东岳隐叟咧嘴大笑,道:“刚才你手里银芒一闪,是不是武林中失传已久的‘如意神剑’?”

此言一出,在场之人无不心头一震,广元大师转脸向追云叟三人使了个眼色,向余梦秋身前走去。

他们四人和余梦秋的想法一样,生怕这位身份不明的东岳隐叟就是三面人魔,;虽然缓缓走来,却都蓄势戒备,以防万

翠箫仙子一见四人向余梦秋走去,娇躯一闪,已飘到梦秋的身旁,一双水晶似的双眸,注视着梦秋,但暗地里,却自警觉着当面的东岳隐叟。

余梦秋心里暗道:“这家伙当真锐目过人,看来他必然是三面人魔,否则,他怎么知道是”如意神剑’?”

他仍不动声色的一扫五人之后,向东岳隐叟笑道:“不错,刚才晚辈使用的兵器,正是武林中传闻已久的‘如意神剑’!”

说话之间,一双英国紧紧的注视着东岳隐叟!

东岳隐叟笑道:“少侠能获此旷世奇缘,老夫深庆得人,不知可否让老夫瞧一瞧,开开眼界!”

他说话之间,已把浸淫数十年精练的“无极毒掌”贯注双掌之上。

余梦秋心头又是一震,暗道:“这家伙真是老奸巨滑,大概他想动我的脑筋!”

继而一想,纵然他有夺剑之心,但凭秘录上记载的旷世武学,也不难把他制住,量他也未必敢在众目睽睽之下,贸然硬抢!

这念头在他脑海里闪电掠过,当下笑道:“老前辈要看,晚辈自当遵命!”

说着,探手一拔,但听一阵“嗡嗡”之声,剑光闪处,一片水雾似的光芒,把一丈方圆之内,照得一片光明。

东岳隐叟凝目一看,但见剑薄如纸锋利无比,而且剑芒刺目生寒,果然是柄千古利器,旷世神剑!

不由开口赞道:“果然是把千古神剑,一代神品,老夫活了这把年纪,总算大大的开了一次眼界!   说罢,仰脸大笑了三声!

笑声中,双掌微微一翻,眼内电射出兴奋、慑人的锐光!

他故作从容,其实内心里却是无比的激动,但他知道余梦秋既然能把“如意神剑”取到手里,毫无疑问那秘录也已到手,若不及时把他除去,将来必然不堪设想!

一念及此,便不动声色的发出了无极毒掌!

拔藜菊啤贝醵揪祝蚜硕嗄甑目喙Γ蚜返轿奚藁降纳衩钪常坏┒酒⒊觯徽煞皆仓冢岩蕴由

他把毒气放出之后,微微一耸肩,又遭:“武林之中相传如意神剑和如意秘录相辅为用,不知少侠是否也把如意秘录得到手中?”

在场之人,听他这样一说,都不禁心头猛然一震,双目一齐落到余梦秋的脸上。

翠箫仙子悄面上露出一副兴奋的神色,她知道现在的余梦秋,一身功力已达最高境界,若是当真获得了如意秘录,就算十个三面入魔,也不怕了!忍不住一副欣喜之色,形于面上。

余梦秋倏地把神剑插入背上的路中,心里暗自忖道:“好狡猾的老狐狸,我得不得如意秘录与你何干呢?”他忽然心中一震,暗道:“除非三面人魔,当今世上知道如意神剑和如意秘录在一块之人,一定不多,看来所料果然应验了!”

东岳隐叟何等老辣,看他眉头微动,知道他心有所思,当下笑道:“这不过是武林中的传说而已,如果少侠果已得到‘如意秘录’,或能挽回一场武林浩劫。”

他说着微微一顿,游目向广元大师诸人一扫,又道:“据老夫观察所得,只怕鬼谷一门已大众来犯,凭咱们几人,独当一面或不致有问题,对方若是人多势众,却不敢断言了!”

余梦秋忽然朗声一笑,道:“老前辈所料果然不错,那‘如意秘录’确已到了晚辈的手里!”

他一言及此,忽然想起俏书生一块前来之人,不仅毒妖狐一人,不由心中一动,道:“不错,鬼谷一门,确是大举来犯,若他们胆敢现身,余某自然让他们尝尝神剑的味道,不过……

刚才……和毒妖狐前来之人,似乎还有几个……”

他的话声,忽然变得断断续续,好像气喘一样。无法一口气把话说完。

东岳隐叟突地哈哈大笑两声,道:“少侠所见甚是,大概他们见你神剑厉害,不敢现身自取灭亡,广元大师,你说是不?”他一面说着,一面游目一扫,眼中突然射出一道残忍的光芒!

广元大师闻言心头一震,正欲开口,忽然觉得一阵头昏眼花,不禁吃了一惊,念头尚未转出,人便向后摔去!

他身旁的玄机子和追云叟吃了一惊,正要伸手扶他,猛觉一阵天族地转,也双双“吧嗒”跌倒地上!

这刹那之变,顿使翠箫仙子和余梦秋大吃一惊,不知三人中了什么歹毒的暗器,突然摔倒下去。

翠箫仙子以为有人在林内突然放出无声无形的暗器,使三人受伤,不由转脸向林内望去。

哪知——

她刚自娇躯半转,突觉双眸一暗,眼前一片黑暗,如同置身在鬼域之中,芳心一凛,急忙闭上眼睛,蹲了下去。

余梦秋心头猛一震,微侧一目,只见东岳隐叟目中射出     兴奋而又残忍的光芒,不由恍然大悟,冷笑一声,喝道:“原来是你这家伙在暗中搞鬼,余某若不把你碎尸……万段……誓……不为……”

最后一个“人”字尚未说出,忽然觉得有点昏迷,不由大吃一惊!

要知他自从得了“千年灵芝果”后,不但功力精进,而且百病不侵,又得到“如意神功”的坐式相辅,几乎已达“金刚不坏之身”,可说任何毒绝的暗器、毒器,都难使他立时中毒。

这时——

余梦秋忽然感到昏眩,他心知一定中了对方的毒气,否则,不会晕晕沉沉,恶心欲吐!他已不顾大敌当前,连忙闭上眼睛。

东岳隐叟忽然脱口叫道:“林中是哪位朋友,还不快些走将出来?”

喝叫声未落,林内突然响起了一声阴森森怪笑,一位身穿黑衫,目若铜铃的鹄面老者,“嗖”的掠了过来!

紧跟在鹄命老者身后,倏地蹿出一位紫衫少妇,这位少妇奇胖如牛,一脸大麻子,蒜鼻歪嘴,手若蒲扇,简直像一头野猪一般,难看已极!

余梦秋双目微微一动,已知道来人是鬼谷一门,顿觉一股愤恨之气,涌上心头,他本欲及时出手,忽觉双目一花,身子摇摇摆摆几乎跌倒下去。

东岳隐叟知道他中毒已深,仰脸大笑一声,道:“老夫已把五毒之气,练到无声无唤的最高境界,今宵也让你们夫妇见识见识!”

说着,向余梦秋逼了过去。

余梦秋听音辨声,知道东岳隐叟就是三面人魔,就在他身

躯摇摇欲倒之际,陡然大喝一声,虎目猛睁,双掌起处,呼的劈出两掌!

余梦秋情急之下,掌势劈得十分威猛,一掌猛劈三面人魔,一掌劈向鹄面老者和麻面丑妇两人!

三面人魔未料到对方中了自己的“无极毒掌”之后,仍能出手伤人,不由大吃一惊,身子向后一仰,快比闪电“嗖”的问到一丈之外!

余梦秋的掌势神速绝伦,虽及时让过,却也惊出了一身冷汗!

鹄面老者和麻面丑妇,做梦也没有想到余梦秋的掌势这等厉害,身躯甫动,已被掌力击中,但听两声闷哼,震开七八尺远,“吧嗒”两声.两人如摔冬瓜一般,躺在地上,无法再动了。

余梦秋劈出双掌之后,突觉双目一花、脑际之中,似是响起了一声“轰”然暴响,“吧嗒”一声跌坐地上。

此时——

他虽然跌坐地上,但神志仍然十分清醒,于是强提心神,勉力支持。

要知,当他发觉不妥之时,业已中毒甚深,全仗一身精纯的玄门正宗功力,使自己强力支持,可是当他发觉出对方是三面入魔之时,再也按捺不住心头的怒火,再加上两个突然现身而出的鬼谷人物,使他知道已到了有敌无我的地步,是以,与其活生生被人凌辱,倒不如冒险出手的好。

殊不知三面入魔修练的毒气歹毒无比,他出手之后,立即支持不住,跌坐地上。

三面人魔所以易成东岳隐叟,前来嵩山,就是为了“如意

秘录”,他知道势单力寡,才邀约鬼谷一门,前来相助,现下,他见余梦秋受伤在地,知道机不可失,若不及时把神剑秘录收到手里,待鬼母前来,说不定又要费上一番口舌,于是,一声傲然得意的阴恻恻鬼笑,“嗖”的向余梦秋身前掠去。

余梦秋虽然受伤,但他神志并未昏迷,听得三面人魔一声鬼笑,立即意识到他的行动,不由强自镇定心神,猛然睁开了双目。

三面人魔身子尚未掠到余梦秋身前,见他双目猛开,不禁心头一震,倏地稳住身形。

余梦秋双目猛开之后,但觉眼前迷迷蒙蒙,不由暗自叹道:“完了!难道我余梦秋注定要毁在这魔头手里不成?”

他万念俱灰,双目睁开不久,复又闭了起来。

三面人魔一声阴恻恻冷笑,又自逼将过来。

他知道余梦秋现时的功力,已非往昔可比,万一毒气伤不了他,岂不后患无穷?

一念及此,双目之中残光暴射,“刷”的一声,掠到余梦秋身旁。

余梦秋虽然听到衣袂飘动之声,但却无法看清对方,心中不由大急,暗道:“我命休矣!”

要知,余梦秋并非贪生怕死之人,但他大仇未报,就此糊里糊涂死在这魔头手里,心里自然不甘。于是,他强敛心神,猛的一跃而起!

就在他身躯刚自站起的当儿——

忽觉一阵天旋地转,身不由己,“吧嗒”摔倒地上!

三面人魔冷哼一声,右手伸处,已把如意神剑取到手里,接着左手向余梦秋怀里一摸,把“如意秘录”取了出来。

余梦秋虽然躺在地上,无法反抗,但心里明白,神剑和秘录已被三面人魔夺走,气得他心口一甜,“哇呀”喷出了一口

三面人魔倏地把秘录揣入怀中,忍不住一声得意狂笑,道:“你们俱都中了老夫的无嗅毒气,纵然老夫心存仁慈,嘿嘿!也难以活过十二个时辰!”

振碗一扣手里的神剑,但见水雾似的光芒一闪,不由侧目瞧了玄机子一眼,冷笑一声,道:“如其让他们毒发而死,何不小试牛刀,瞧瞧这神剑的威力如何?”

说着,右腕蓄劲一弹,银芒闪处,但听一声惨嗅,血雨飞溅,玄机子的上颗头颅,已飞出二丈之外!

三面人魔果然心狠手辣,口里赞了一声:“好锋利的神剑!”振腕一抖,但见雾光一闪,复又向余梦秋劈去!

这千古神剑,锐利异常,他只轻轻一抖,这闪动的雾光,已到了余梦秋的头顶之上。

眼看余梦秋就要伤在剑下的当儿——

突听一声冷喝:“住手!”声出人至,三面人魔正待反手出剑,突觉右腕一麻,如意神剑脱手飞出!

这一下,三面人魔不由大吃一惊,霍地疾退数尺,抬头瞧去,但见一位白发如银的老者,面色肃然卓立一丈之外,如意神剑不知如何到了对方的手里。

白发老者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老朽本不欲管这档子闲事,但你也未免太过心狠手辣了!他们既已中了你的无嗅毒气,就不应该再施杀手,何况那余姓儿对老朽有过恩惠……”

三面人魔知道对方一身武学高不可测,当下心头一震,脱口问道:“你是何人?”

熬盘熳鹫撸 

三面人魔大吃一惊,想不到这位老者就是硕果仅存的一代奇人,霍地身躯一闪,如飞而逝!

九天尊者冷笑一声,道:“因果报应历历不爽,老朽虽放你一条生路,到时你也逃不过一死!”

说着从怀里取出一个白色小瓶,倒出了四粒白色小丸,分别纳入余梦秋、翠箫仙子以及广元大师和追云叟的口里。

未消片刻,余梦秋突觉腹内奇热无比,“哇”的喷了一口黑色淤血。淤血喷出之后,顿觉心神一爽,猛然睁开了双目。

眼光到处,只见银光闪闪,向自己逼来,不由大吃一惊,猛的一跃而起,呼呼劈出两掌。

他以为三面人魔挥剑向自己迢来,是以,毫不考虑的挥掌而出。

掌势甫出,忽听一声轻笑道:“余少侠,你不认得老朽了吗?”

余梦秋心头一震,猛然收回双掌,只见一位银发老者面带笑容注视自己,这位老者不正是传授自己“九天一式’的老公公吗?

他顿即明白自己这条命是被老公公救了回来,当下抱掌为礼,歉然说道:“请恕晚辈情急之下,贸然无礼!”

九天尊者冷冷一笑,道:“不必客气,快把神剑拿回去吧!”

余梦秋接过神剑正欲开口,九天尊者笑道:“那魔头已经逃走了……”

余梦秋不待他说完,游目一扫,果然不见了三面人魔的人影,不禁脱口叫了一声:“不好!”

九天尊者笑道:“你想找他吗?”

澳悄沸暮菪睦保朔幼撸蠡嘉耷睿肀埠薏坏昧⑹卑阉ィ孕剐耐分蓿 

九天尊者慈眉一皱,道:“将来会有人告诉你,以老朽来看,那魔头死期业已不远!”他话似未完突然住口。

余梦秋微微一怔,正要开口相询,九天尊者又道:“这几人都已服过解救之药,不大工夫就会醒转,老朽尚有他事在身,请恕老朽告辞了!”

说罢,展颜一笑,人便如同天马行空一般,飘然而去。

余梦秋本是有话问他,不料他说走就走,当下幽幽一叹,愣在当场。

蓦地——

连连传来阵阵叫喝之声!

余梦秋心头微微一震,突听一阵划空风声过处,“哧”的一声,一双三色响箭射在地上!

余梦秋知道这是少林寺传警的信号,不由心中一动,暗道:“难道又有强敌来犯不成?”

一念未了,但见夜空之中,飞来二只信鸽,在空中盘旋一圈之后,便振翼向西飞去,余梦秋心知事情非同小可,但几人尚未醒来,无法及时赶去,不由心中大急。

就在他暗自焦急之际——

忽听一声娇脆的话声,道:“秋弟弟,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那东岳隐叟呢?”

余梦秋侧目一看,只见翠箫仙子满脸困郁之色,站在一旁,当即笑道:“我们都中了东岳隐叟的毒,那家伙就是三面人魔!”

翠箫仙子怔了一怔,问道:“那魔头呢?是你把他打跑了吗?”

余梦秋道:“那魔头被一位老公公打跑了,咱们这几条命几乎丧在三面人魔的手里!”他忽然想起了如意秘录,不禁恨声说道:“如意秘录已被那魔头拿走了!”

此言一出,翠箫仙子不禁芳心一震,叫了一声“可惜!”

余梦秋目毗欲裂,愤恨说道:“我若不把三面人魔毁在掌下,誓不为人!”

翠箫仙子幽幽一叹,道:“那魔头已经逃走,如何找他呢?

唉!这麻烦可大啦!”

余梦秋略一沉吟,忽然想起九天尊者的话,当下肃然说道:“那救咱们的老公公曾说过有人知道三面人魔的行迹,但不知此人是谁?”

翠箫仙子大眼一转,道:“既然那位老公公曾如此说过,此言一定不假,说不定暗中派人在保护咱们也未可知哩!”

余梦秋道:“那位老公公就是教我‘九天一式’的老前辈,他的一身武功已达神化境界,姐姐之言,不无道理!”

话声未落,那呼喝之声,越传越近,显然对方来的都是高手,余梦秋转脸一看,只见广元大师等尚未醒转,不由脱口说道:“姐姐你待他们醒转之后,再到前面接应我,弟弟先去瞧瞧是些什么人物胆敢前来相犯!”

说罢,也不待翠萧仙子发言,身躯一闪,划空掠去!

他身形神速无比,穿过少林寺院之后,便向峰腰奔去。

眼光到处,只见十余条人影,在峰腰之间,缠斗不已,少林弟子似乎业已不支,节节后退,而对方之人越打越狂,招招都是狠毒致命,霸道无比。

余梦秋一看之下,不由怒火上升,倏然长啸一声,闪电掠去!

这一声龙吟长啸,使在场之人,都不禁微微一怔,在不知敌我的情形之下,攻击缓了一缓……

就在这时,一位长相狰狞的青衫老者,猛然一掌,向一位蓝衣少年劈去!

蓝衣少年大吃一惊,身子市动,又吃对方的掌力击中,“哇”的惨叫一声,向外摔去!

余梦秋已看出这蓝衣少年是站在少林寺的弟子之中,知道是友非敌,忍不住一声震天大喝,道:“好狂的恶徒,胆敢乘人不备!”声发人至,就在蓝衣少年堪堪滑到地面之时,双臂一张抱入怀中!

这当儿——

少林弟子已看出来人是掌门的朋友,都不禁胆气一壮,怒喝声中,又把来犯的七人围了起来。

余梦秋把蓝衣少年接到怀里之后,凝目一看,不由大吃一惊,“啊”的惊呼了一声。原来这蓝衣少年,正是余梦秋的哥哥余梦寰,两人自从惊涛骇浪中船只翻覆之后,彼此分散毫无音讯,此时此地,余梦秋骤然发现躺在自己怀里的人,竟是自己无法找寻的哥哥,自然大感意外。

余梦寰听到了惊叫之声,猛地睁开了双眸,但他已经身受重伤,双眸睁开之后,竟无法看清余梦秋的面貌,幽幽一叹,又闭上了眼睛。

余梦秋大吃一惊,忍不住脱口叫道:“哥哥!你不认得秋弟弟了吗?”

身受重伤的余梦寰,听到叫声,猛然睁大了双目,问道:

澳愕闭媸乔锏艿苈穑俊

余梦秋把余梦寰放到地上,扶他坐着,道:“哥哥!你看,我是不是你的秋弟弟!”

说话之间,两行清泪已顺腮流了下来。

余梦寰极力一看,不禁面露欣喜之色,接着泪珠盈眶,凄然说道:“秋弟弟,果然咱们又相见了,你……你……找……

的……

他话未说完,“哇”的喷出一口鲜血!

余梦秋大吃一惊,道:“哥哥,你伤甚重,快些安静调息,弟弟……”

他话未说完,余梦寰突然连笑了两声,又自喷出一口鲜血!

余梦秋急忙把余梦寰的身子平放地上,他刚从怀里取出万全金丹,余梦寰突然七窍流血,含笑而亡。

余梦秋不禁气的泪如泉涌,连叫了几声“寰哥”之后,猛然一跃而起,双目之中,射出两道冷芒,猛然向斗场逼去。

他刚迈到斗场之旁,忽然一声叫喝:“住手!”

一位身穿绿色罗衫的中年女人,向余梦秋走了过来。

这中年妇人,长的甚是娇美,只是双眸之中有些幽怒神色。

这当儿——

少林弟子已退到余梦秋的身后,余梦秋眼见绿衣女子走将过来,不由气极的仰脸狂笑!

笑声凄厉刺耳,令人听来,毛骨惊然,显然余梦秋是气愤已极!

笑声戛然而止,余梦秋霍地止住脚步,目中也射出两道如电的寒芒。

这时——

那位面貌狰狞的青衫老者,从笑声中,已发现余梦秋的一身功力非同小可,不由大声喝道:“倩妹!快些退了,这娃儿由我来对付。”

喝声未落,人便掠到那绿衣女子的身旁。

绿衣女子似浑然不觉,距离余梦秋五尺远近之时,便自止步。

余梦秋本已气愤已极,但听那狰狞老者喊绿衣女子倩妹之时,不由心中一震,霍地退了数尺!

绿衣女子突然面上露出一副苦笑,道:“你是叫余梦秋?”

余梦秋心头又是一震,道:“不错!”

绿衣女子忽地看了躺在地上的余梦衰一眼,泣然问道:

八杏嗝五韭穑俊    说着,妙目之中,突然涌出了满眶的泪水。

余梦秋脑海之中突然浮起了一个念头,这个念头使他机伶伶打了个寒颤,同时爹爹临死时的话语,也自浮现脑际——

绿衣女子突然轻声一笑,问道:“你为何不回答我的话呢?”

余梦秋锐目在绿衣女子的脸上一扫,不由心头猛然一震,踉跄后退了三步。

在他的记忆中,他的母亲和寰哥哥长的极其相似,现在这位绿衣女子,不但和哥哥长相相差无几,几乎也和自己一模一样,这不正是自己的亲娘吕倩吗?

不错!这正是他的母亲吕情——

他本想叫她一声,但并没有这样做,他愤恨无已的猛挫钢牙,眼睛也死盯在绿衣少妇的脸上!绿衣女子凄然一笑,但面上却现出一副凄苦之色!

余梦秋心头一震,暗道:“她是我的娘吗?……她为什么害死爹爹呢?她为什么忍心抛弃亲生的儿子,而离开自己的丈夫呢?……”

他脑海里起伏不定的又想:“这女子一定不是我的娘,否则,她不会害死爹爹,抛弃儿子,离开丈夫,她……是一个淫毒的妖妇呀……”

一念至此,恶念顿生,同时爹爹惨死的景象,也自血淋淋的呈现眼前,他狠狠的盯了吕倩一眼,猛地向前进了数尺!

吕倩双眸忽地一闭,哺哺说道:“梦秋,我知道你会恨我!可是我又恨谁呢?……”

她悔恨过去的一切,她的行为,无法向余梦秋说明,因此,她见余梦秋向前迈来,倏地闭上双目,希望余梦秋一掌把她击毙,这样她觉得才能对死去的丈夫表示一点忏悔!

余梦秋心如刀割,突觉得如遭受到千斤重击一般,脑际轰轰,身躯摇晃,踉跄后退了几步,栽倒地上。就在这时——

狰狞老者突然冷笑一声道:“倩妹,你疯了吗?快些退下,让我来收拾这臭娃儿!”

人随话声,忽地掠到吕倩的身旁,左手一扣吕倩的纤腕,右掌猛的向前一推,疾出一掌!

要知这狰狞老者乃是鬼母的同门师弟,外号人称“赛瘟神”,一身武功已臻化境,当年因被吕倩的美色所迷,竟把余梦秋的父亲——余化平伤在掌下,而吕倩,不但不思夫仇,反因见其武功高绝,而在甜言蜜语之下,竟抛弃爱子,投入他的怀抱,现下,他已知道当面的少年是吕倩的儿子,此刻吕倩的神情,似对以往的一切深具悔恨之意,不由心头火起,竟趁余梦秋和吕倩两人神色恍惚之际,来个先发制人,其心之毒,当真胜过蛇蝎。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他掌势甫出的刹那——

吕倩啊呀一声,娇躯忽的一旋,挣开被扣的右腕急忙开口叫道:“秋儿快退!”

她惊急之下,自然深怕爱子再伤在赛瘟神的手里,左掌一翻陡然扑击而去!

余梦秋听到叫声,心头一凛,正欲飘身的当儿,实听“砰”的一声,赛瘟神的掌力已被吕倩的掌风撞向一旁,击在余梦秋右旁的青石之上!

吕倩出掌之后,生怕武功高绝的赛瘟神再度出手,右腕一翻,突施一招“花开花落”击向赛瘟神的天顶,同时开口叫道:“秋儿,你杀父仇人,就是他……”

余梦秋心头又是猛的一震,但见赛瘟神身子一滑,已滚开了吕倩一击。

赛瘟神不虞有此,蓦然厉笑一声喝道:“无耻贱妇,今宵通通送你们进入鬼门……”左袖一扬,顿时卷出一股劲力,扫向吕倩。

余梦秋眼见他让过吕倩的一击,便已心头火起,再见他向吕情骤施杀手,不由杀机陡起,厉叫一声,身子如同旋风一般,“嗖”的飞扑过去!

他扑势如电,右手一引对方掌力,霍地施出一招“旋转乾坤”的绝学,一吞一吐,竟借对方的掌力,重击对方。

赛瘟神不由大吃一惊,脚步一挫,急忙冲天而起,半空施

出鬼谷绝学,“五鬼分尸”的手法,头上脚下反抓余梦秋的头顶!

吕倩一见他施出杀手,知道这“五鬼分尸”的厉害,当下惊叫道:“秋儿,快退!这是‘五鬼分尸’的招式,不可硬冲!”

她眼见赛瘟神箕张的鬼爪,已到了余梦秋的天顶之上,不由芳心欲裂,正待出手的当儿,突听余梦秋冷笑一声,也未见他如何动作,身子便如闪电般,滑到赛瘟神的右侧。吕倩心中刚自一震,赛瘟神怪叫一声,身子悬空一转,左手疾出如电,猛抓余梦秋的前胸!

他这“五鬼分尸”的招式,共有五个连绵不断的杀手,一招落空,杀招连出,余梦秋刚刚滑到他的右侧,他的左手已交替而出!

余梦秋冷哼一声,直待对方箕张的五指,堪堪攻到胸前之时,身子向旁一滑,滑动之间,一道冷芒从后背射出,但听一声厉叫,赛瘟神的左掌已被冷芒齐腕断去!

赛瘟神大吃一惊,身躯一旋,猛然向后暴退!

眼光到处,不知何时对方手里已多了一柄灵光闪闪的利剑!余梦秋怎肯轻易让他逃走,一声沉雷似的怒吼,人已扑身而至,振腕一抖手里的神剑,但见血雨一片,赛瘟神惨叫声中左腿已飞出二支之外!

赛瘟神手腿齐断,知道难以逃走,他狠狠的一挫鬼牙,举起右掌向天顶击去!

他在无法脱身的情形之下,自然不愿身受凌辱,居然想自裁而死!

余梦秋厉叫一声,神剑向前一推,银芒闪处,但听“嚓”的一声,赛瘟神的右腕已射出一片血雨,赛瘟神顿时惨叫一声,人便昏死过去!

余梦秋简直把他恨入骨髓,身躯一晃,“咋喳”一声,齐头而断,鲜血滚滚,顿时洒的地上一片血红。

这时,鬼谷人物都看得大为心惊,如同惊弓之鸟般,转身飞行!

余梦秋突地把赛瘟神的人头向腰间一挂,嘴角一撇,发出一股愤恨的冷笑声!

这笑声虽然不大,但在场之人却听的十分清楚,如同置身在冰容之中般,全身毛骨悚然!

笑声甫落,余梦秋冷冷喝道:“只要你们能逃出一百丈外,余某便放你们一条生路,否则,明年今日便是你们的忌辰!”

话音甫落,蓦然又是一声傲视苍穹的厉啸!

这厉啸之声,震撼之音,每一个人,都觉得血气浮动,身躯摇晃,几乎摔倒地上。

飞逃中的鬼谷人物,却惊得魂飞天外,虽然极力狂奔,但双腿已不听使唤,踉踉跄跄的,像是身受重创一般,缓慢已极!

此刻,吕倩明朗的眸子里,已布满红丝,她果若木鸡一般,瞧着余梦秋,不知她心里是难过、悔恨,抑或是欣喜……

余梦秋眼见剩下的五个鬼谷人物,飞逃出四十丈外后,蓦地一声狂笑,身形门处,疾如轻烟一般,飞掠迫下。他此时的功力,已达至高无上的境界,起落之间,就有十数丈的距离!

飞逃中的五人,听到笑声,心知对方已电闪追来,倩急之下,全力狂奔!

余梦秋倏的提足丹田真气,猝然双臂一张,凌空而起,身形之快,就像是御风行空一般,神速已极!

眨眼之间,他距离最后一人,仅十丈距离了!

余梦秋厉喝一声:“躺下!”

人随喝声,身躯猝然暴长,上身一弓,像是龙虾似的猛然一长,已到了那人的背后,接着五指倏张,锐风“咝!咝!”猛抓此人的天顶!

前面的鬼谷人物,听到躺下两字,就已发觉不妙,念头尤未转出,突听锐风临头,双目刚自转动,余梦秋的锐风已“轰”在他头上,洞穿了五个窟窿,但听他惨叫一声,血肉淋淋,仰自栽倒地上。

余梦秋击毙一人身形并未停留,脚一点地,又疾如风车一般,追扑另外一人!

这人听到惨叫,知道有人已遭毒手,他惊得双目一扫,哪知一看之下,不由骇然一凛,“啊”的惊叫出声!原来余梦秋已如飞鸿一般,掠到了他的天顶之间!

他万万没有料到对方的身形这等神速,急忙向旁一旋,向右飞逃!

哪知——

他的身躯方动,突见眼前一条幽灵似的人影一闪,他无暇再看清对方是谁,右手猛出一掌,身躯也陡然冲天而起,向左暴退!

余梦秋见他身法快速,不由厉叫一声,左手的“如意神剑”猛出一招“满天星斗”,但见银光闪闪,惨叫一声,此人的身躯已血肉模糊,四肢寸断。

居高临下,少林寺的弟子,都不禁触目心惊,虽然余梦秋在铲除强敌,他们的心里也禁不住暗叫佛号!

吕倩眼见余梦秋的几手绝学,知道他武功之高,芸芸武林中,实难找出第二人来,面上不禁露出一副凄然笑容。她知道自己对不起余化平,但她不愿想过去的一切,不要看余梦秋的愤恨表情,只有如此,她觉得才能得到安慰。

这当儿——

翠箫仙子已和广元大师、追云叟来到当场,但见吕倩血泪盈眶,面带笑容注视着余梦秋,都不禁微微一愕,愣在当场。

原来他们都未见过吕倩,但从她那著泣若笑的神态中,已料知她与余梦秋必然有着密切关系,在不便发问的情形下,都不禁微微一愣!

这虽是刹那之间,但见余梦秋的利剑过处,又洒出一片血雨,一名鬼谷弟子又伤在他手中的剑芒之下。

余梦秋杀机已起,绝招连施,身躯晃处,以掌为剑,猛劈另外一人。此人早已神不守舍,余梦秋的手掌到处,连惨哼一声都没有,一颗头颅已被削了下来,鲜血迸溅中,滚出二丈之外。

这种杀人手法,当真空前绝后,残酷至极!

余梦秋左手握剑,右手箕张,身形骤闪,又跃至最后一人的身侧,五指猛的一弹,锐风“噬噬”而出!

这位鬼谷人物,猛觉身后锐风“飒”.然,不由大吃一惊,急忙后右一晃,向左斜飘!

他身躯不敢停留,闪到左侧之后,猛又张臂飞逃,同时口里也发出凄厉刺耳的狼嚎怪叫!

余梦秋杀机正炽,见他怪叫飞逃,目中残光暴射,口里也

发出惊人心魂的“嘿嘿”长笑。这位鬼谷人物,听到笑声,心头一凛,身形甫自向前一掠——

此人突听衣袂翻动之声,就已暗道了一声“不好!”正待贴地斜翻,忽听一声:“躺下!”余梦秋的箕张五指,“噗”的穿入他的后背之中,但听一声怪叫,身躯萎顿落地!

这只不过是极短的刹那——

五名鬼谷弟子,已悉数亡命当场。

余梦秋刚把五名鬼谷高手重创当场,蓦地——

一声慑魂勾魄的长笑,如鬼泣一般,划空传来。

随着笑声,山腰之间,闪出了三条人影!

这三人身法快速绝伦,笑声甫落,人便如行空天马一般,划空而至!

广元大师听到笑声,就是心头一震,再凝眸一看来人,不由霍然大吃一惊,慈眉一皱,疾退了数尺!

原来这三个一身青衫装束的怪样人物,是鬼母手下的三大游魂,一身武功仅次于鬼母,手段之毒,比鬼母还要狠辣三分。

广元大师慈眉紧皱,暗道:“看样子,鬼母一门是倾巢来犯,今宵之事定必十分棘手了!”

翠萧仙子见广元大师面露惊惧之色,不由芳心一震,侧目一瞧三人,都是瘦骨嶙峋的,双眸深陷,歪嘴竖眉,奇丑无比,不由嘴角微晒,冷冷的哼了一声!

吕倩可知道这三人武功甚是高绝,见他们目射冷芒,注视余梦秋,不由心头一凛,脱口叫道:“梦秋!这是鬼母手下的三大游魂,武功甚高,你可要当心!”

此言一出,紫面鬼魔忽地狠狠的盯了吕倩一眼,冷冰冰喝道:“原来这贼婢吃里扒外,待我收拾了这娃儿,再找那淫妇算帐!”

冷喝声中,倏然向余梦秋逼来!

突听一声大喝,广元大师、追云叟、翠萧仙子三人,飞掠而至!

就在三人飞掠之际——

倏闻一声龙吟长啸,四海一君率领丁小翠、赵月娥、蓝小黛三位爱徒,如流星飞泻般,电射而来。

青面鬼魔忽地双目一扫,“嘿嘿”两声冷笑,道:“原来你们想以多为胜,很好很好,就算你们全部出手,我青面鬼魔也会一个个送你们去鬼门关报到!”

话声冷如寒风,刺骨生寒,难听已极!

余梦秋见三人盛气凌人,冷哼一声,喝道:“就凭你们三人,还用不着群打群攻,余某一人,足可把你们一命归阴!”

紫面鬼魔一声阴森森狂笑,道:“好大的口气,先接我老人家一招试试!”呼的一掌猛劈而至!

余梦秋星目暴出一股凶狠的煞光,冷笑一声,道:“只要你在余某手下走过五招,便可饶你一死!”

右掌陡然一翻,翻转之间,果然硬接一掌。

但听“砰”的一声巨响,紫面鬼魔猛觉心头一震,踉跄后退了五步,双目一花,几乎栽倒下去。这一下子,不禁紫面鬼魔大为心惊,就是青面鬼魔和幽灵鬼魔也吃惊不小!

说时迟,那时快,余梦秋接了对方一掌之后,右掌霍地一张,五指一弹,五股无坚不摧的锐利指风,弹击而出。   紫面鬼魔不由大吃一惊,为势所迫急忙担出一掌。

他这一掌虽然十分威猛,但余梦秋发出的指风,更是锋利无比,但听“咝!咝!咝!”五声锐响,接着响起了一声惨号——

紫面鬼魔的前胸之上,已被锐风贯穿而过,血流如泉,被震弹出七八步远,始跌倒地上,一命呜呼。

青面鬼魔和幽灵鬼魔想不到余梦秋这等厉害,抬手之间,便将紫面鬼魔击毙当场,不由又惊又怒,相互打了个招呼,猝然挥动双掌!

余梦秋厉笑一声,喝道:“胆敢暗施杀手!”

身躯一晃冲天而起,振腕扫到,但见他身躯一旋,突然身剑合一,半空中银芒电闪,眩人双目,使人看来胆战心惊。

他这身剑合一的招式,正是“如意三剑”中的一记绝学,“银芒遮天”,只要银芒所及,无不血肉寸腐,端的厉害无比。青面鬼魔大吃一惊,掌势尚未收回,一声惨叫,身躯已被分成三截,血花暴飞中,断躯横飞,真是惨不忍睹。

余梦秋身在空中,身子倏地一转,厉吼一声,身子猛然倒泻,银光熠熠又罩向幽灵鬼魔!

这一招江河倒泻,有如风起云涌,万道豪光,森寒的剑色,端的震撼心魂。

这当儿——

不但幽灵鬼魔的真魂都已散去,就是围住当场的顶尖高手,也看的骇然不已,不料余梦秋的剑术这等奇绝新异,匪夷所思。

但听一声惨异的嗥叫响彻夜空,幽灵鬼魔的脑袋,又被绞成粉屑,血腥满地,尸横当场!

蓦然——

剑气一敛,余梦秋赤手空拳,如同悠悠轻云一般,坠落地上,他满脸寒霜,凝目扫视着地上的尸体。

这时——

他心里不知是喜,抑或是悲,怔怔的瞧着地上的尸体,不知他在想些什么……

叭缫饷芈肌敝械目跏谰В闭婺飧呱睿嗝吻镎探3校涣纳矸ǎ徊还堑绻馐鸬囊凰玻

因此,在场之人,根本没有看清余梦秋用的招式,只见银光闪了几闪,其速度之快,当真令人咋舌。

突然——余梦秋双眸之中,射出两道狠毒的煞光,向数十丈外的吕倩瞧去!

殊不知他双眸刚自转动,但听一声“啊呀”叫声,传扬而至!

紧接着!

芭椤钡囊簧尴欤蕾灰涯越乓纾鏊涝谟嗝吻锷砼缘那嗍稀

这一下,顿使在场之人吃了一惊,猛觉人影一闪,余梦秋厉叫一声飞掠过去。

他这举动,在场之人无不大感奇怪,人影翻飞,也都跟了过去。

余梦秋突然一声凄厉怪叫,叫声如泣如诉,直透霄汉!

在场之人,听到叫声,无不泫然欲泣,哀恸已极……

余梦秋突地一收叫声,双目中血泪簌簌而下,翠箫仙子和黛姑娘,早已泪流腮上,在无法抑止的情感之下,纷纷掠到梦

秋的身边,扶着他的身子……

她们两人不知梦秋为什么这样难过,同样的,两人也因梦秋的悲伤而悲伤,尽管泪水盈眶,无法看清梦秋的表情,两人却都仰着脸,希望梦秋看看自己!

这时——

广元大师忽然若有所悟,他已料出余梦秋所以如此悲恸不已,自己的爱徒梦寰,就是他的哥哥,哥哥遭人毒手,弟弟当然无限的哀恸了!

于是,他暗自叹了一口气,一面命弟子们把尸体埋去,口里又念声佛号,安慰余梦秋道:“余少侠,人死不能复生,万望多多保重才是!”

悟元大师见师弟遭人毒手,心里也是异常难过,他走到余梦寰的躺身之处,正想抱起师弟之际,余梦秋脱口叫道:“大师且慢!”他走到哥哥的躺身之处,伏身抱起哥哥的尸体,道:“这最后的一件事情,就让弟弟来作吧。”

话声颤抖,声音未落,忍不住向吕倩的尸体望了一眼!

他眼见吕倩被少林寺弟子抬走,不由长叹一声,虎目中落下了数滴血泪!

黛姑娘不知如何安慰他才好,抬手擦干他脸上的血迹道:“秋弟弟,你认识那个女子吗?”

余梦秋感激的望了她一眼,点了点头!黛姑娘强作笑容,道:“她是谁?”

余梦秋长叹了一声,道:“是我的娘……”

翠萧仙子和黛姑娘不禁同时惊叫出声,两人不禁愣在当场!其他三人,也不禁大感意外!

她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绿衣女子竟是秋弟弟的亲娘!

余梦秋道:“我知道你们一定会惊奇,唉!一言难尽……”

在场之人,都是经验丰富、经历多广之人,闻言心里已料到几分,因而都不禁为梦秋的遭遇而叹息!

翠萧仙子黛眉紧皱,道:“你恨她吗?”

余梦秋摇了摇头,道:“我不恨她!我只恨自己为什么是她的儿子……”

说着,双目怔怔的望着前面,缓缓的向前走去!

翠萧仙子和黛姑娘一脸忧威之色,跟在他的身后,其他之人,则随在两人身后,满面愁云,徐徐而行。

余梦秋走到两株长青古柏之前,倏然止步,他凝目一望,只觉这两株古柏,矗立夜空,高达三四十丈,枝叶繁茂、巍峨壮观,不由心头一动,忖道:“这倒是个风水绝佳之地。”

黛姑娘倏地走到他的身旁问道:“你想把大哥哥埋葬在此处吗?”

余梦秋点了点头,道:“不知把哥哥埋在此处,是否有渎这名垂江湖的佛家圣地……”

他嘴里说着,不由回头望了一下身后而来的广元大师。

广元大师口里念声佛号,走到余梦秋的身前,道:“令兄乃老衲爱徒,只要少侠看中此处,尽管使用,何况少侠鼎力相助,使少林一脉,免遭浩劫。”

余梦秋凄然道:“老前辈这等说法,晚辈实在愧不敢当,过去冒犯之处,尚请老前辈看在死去的家兄面上,多多原谅!”

广元大师叹息一声,说道:“少侠这等客气,岂不折煞老衲。”

他话未说完,突见悟元率领六名弟子,扛来一具玉石砌成

的石棺,广元大师慈眉一舒道:“这埋葬爱徒之事,就由悟元代劳吧!”

这时余梦秋也已看到少林弟子扛的洁白玉棺,不由鼻头一酸,血泪盈眶,感激地说道:“晚辈敬遵老前辈的令谕!”

说完,缓缓的闭上了双眸!

他双眸刚自闭上,突觉一阵天旋地转,仰身向后栽去!

翠萧仙子和黛姑娘大吃一惊,不约而同的叫了一声“秋弟弟!”纷纷掠身扶住了梦秋倒下的身子!

广元大师也不禁心头一震,双臂一张,已把梦秋怀里的尸体接到手里,口中也凄然叹息了一声!翠萧仙子急忙从怀里取出一个绿色小丸,纳入余梦秋的口里,同时纤掌贴在余梦秋的胸前,发出一股潜修的真元,由气海进入心腑!

黛姑娘双掌托扶着梦秋的身子,晶莹的泪水,夺眶流出,她的心急速地跳着,她想如果秋弟弟当真别她而去,她也不想活了……

其他几人,都环围在梦秋的身旁,心底里,发出了叹息之声,眼睛也随着翠萧仙子面部的表情,忽阴忽晴!

这时,东方的天际中已出现一道彩霞,又圆又红的太阳,缓缓升起,翠萧仙子的额角之上也微现汗水!

大地寂静异常!

突然——

余梦秋的身躯,缓缓移动了一下,翠萧仙子的纤掌倏然抬起,撩了下脸上的汗水,吁了一口粗气。广元大师念了一声佛号,问道:“余少侠伤势如何?”

翠箫仙子轻声说道:“他本是悲伤过度,再加上与敌交手,精力大损,所以才晕了过去,现下已无碍了!”

广元大师知道余梦秋已无生命危险,即命语元等六名弟子在两树后面的四尺之外,挖掘墓地!

余梦秋缓缓醒来,坟墓业已筑好,余梦寰已经长眠墓中了!

余梦秋突见身前矗立着的石碑写着:“爱徒余梦寰之墓”。

不由“噗”地跪在碑前,泫然叫道:“弟弟一步来迟,使哥哥含恨而去,实在罪该万死,现下弟弟已把亲仇正凶除去,哥哥!你就安详的休息吧!”

说着,把腰际的血淋淋的人头取了下来,放在石碑之前。

他忽然又仰起了惨白的俊脸,高呼了一声“爹爹”之后,叫道:“秋儿已把亲仇正凶的头颅放在哥哥的墓前,那无耻的贱人,已含羞而死,爹爹!你老人家也安静的休息吧!”

他叫着,叫着,声音由疾锐,变得嘶哑,双目中一片血红,他已经到了欲哭无泪的地步了!

在场之人,听到他这凄厉的叫声,无不黯然神伤,丁小翠和赵月娥,也落下了同情之泪!

余梦秋忽然面向西南,连磕了三个响头,接着又向哥哥的坟墓磕了一个头,倏然站立身来,举步向前走去!

诸人见他向前走去,都不禁大感意外,翠萧仙子见他走出二十余丈之后,尚无止步之势,不由芳心一酸,凄然叫道:

扒锏艿埽∧恪恪阋侥睦锶パ剑俊

人随叫声,飞掠到梦秋的身旁。

余梦秋仍然前行,头也不回的说道:“我要去找一个人!”

翠萧仙子向前跃了两步,问道:“你要找谁?告诉姐姐好吗?”  

肮砟福 

此言一出,在场之人无不大吃一惊!

要知鬼母的一身武学,已臻最高境界,他体力未复,去找鬼母岂不是自投死路!

翠萧仙子知他把鬼谷一门恨之入骨,当下脑海一转,道:

澳阋夜砟福哺玫忍辶Ω丛螅趴汕叭パ健!

她话犹未完,余梦秋忽然转过脸来,说道:“鬼母有何惧怕?弟弟虽然体力未复,量她也逃不出弟弟的手掌。”

他话未说完,忽然发觉翠萧仙子满睑忧戚之色,不由心中一震,倏然住口。

他知道翠萧仙子的一颗芳心已牢牢系在自己的身上,不忍再让她过于伤心,幽幽一叹,又自别过脸去。

忽然一阵衣袂飘动之声,蓝小黛也掠了过来,她站在翠萧仙子和余梦秋两人的中央,幽幽说道:“翠萧姊姊,秋弟弟要找鬼母,自然理所应当!就是妹妹,也想及时把那魔头除去!”

翠萧仙子听得芳心一震,黛姑娘倏然又转脸向余梦秋道:

安还阏庋颐Χィ灰荡湎翩㈡⒎判牟幌拢褪俏乙簿醯么蟛煌椎保 

余梦秋闻听此言,心头一阵鹿撞,暗道:“她们两人对我都是一片真心,然而我又是两手血腥之人,怎配与这样晶玉纯洁的姑娘厮守?”

他一念至此,不由黯然一叹!

两人对他越是流露真情,他内心之中越是难过,他侧目一瞧两人脸上的赤诚神色,突然把心一横,大笑一声,道:“纵然鬼母有通天本领,弟弟也要把她除去,两位姊姊,勿须再为我这两手血腥之人,过度的关切。”

他话尚未说完——

蓦地一阵鬼啸似的锐叫传来,道:“好狂的口气,居然胆敢找我鬼母娘娘,大概你是不想活了!”

话声先是传自五十丈外,话音一落,但见一条白光似的人影一闪,余梦秋身前一丈之处,已来了一位全身雪白,银发、黄脸,瘦骨嶙峋的年迈巫婆!

广元大师一眼看清来人,不由心头一震,愤怒之火,油然而起,闷雷似的暴喝一声,道:“我少林一脉,与你鬼谷一门素无瓜葛,想不到你三番五次前来相犯,现下你鬼母既然敢亲自前来,老衲倒要问个明白!”

鬼母一双冷目,忽然一翻,一股歹毒的煞光,突然暴射而出,冷冷说道:“我要把你们这些自命武林正宗的秃和尚全部杀光!”

话声有如冰窖里吹起的一道寒风,使人听来毛骨悚然!

余梦秋突然仰脸一阵震撼山岳的狂笑,声如惊雷暴响,震耳欲聋。

笑声之中,充满了无限的仇恨、愤怒和悲伤!

蓦地笑声戛然而止。他双眸之中。陡然射出两道烈火似的煞光,死盯着鬼母,冷然喝道:“鬼域魑魅也敢跑到这佛家圣地撒野,真个自不量力,告诉你,那些狐鼠小鬼,已悉数毁在余某的掌下,你,‘嘿嘿’!今日也是死定了!”

他满脸杀气,冷傲的话语,不疾不徐缓缓吐出,声声震人心弦,久经大敌的鬼母,也不禁听得心头一震,暗道了一声:

昂冒恋耐薅 

这时——

平静了片刻的嵩山,倏然又罩上了一片愁云惨雾,阴风凄

凄惊人心魂!

鬼母陡然一声鬼啸,冷冷说道:“胆大娃儿!你别以为你们人多势众,我鬼母娘娘不怕你们,纵然你们通通出手,也休想活命。”

余梦秋厉笑一声,晒然喝道:“放屁,对付你这等鬼域小丑,犯不着劳师动众,余某一人,足可叫你一命呜呼!”

鬼母突地一声慑魂阴笑,向前欺近数尺,阴气森森的说道:“你若胆敢出手,我老人家先让你三招!”

余梦秋晒然哼了一声,右掌虚空拍了三掌,不屑的说道:

叭幸压嗄橙媚阆刃谐鍪郑 

鬼母再也按捺不住,右手伸处,箕张的鬼爪,如同闪电一般,抓向余梦秋的面门。

她出手一击凌厉无比,锐风“咝咝”惊人,端的歹毒绝伦!

余梦秋冷笑一声,脚步一挫斜飘数尺,左掌一扬,一轮劲风随手卷出!

鬼母见他身躯曼纱绝异,不由心中微微一震,待余梦秋的掌风临身之际,倏地鬼臂一张,冲天而起,头下脚上,“刷!刷!”疾出两掌!这两掌威猛无比,出手之间,已用了八成功力,笼罩了一丈方圆!

她出手之时,心想:“就算他从娘胎里就学武功,也无法躲过自己的绝异一击!”

哪知——

她掌势甫出,突听对方一声冷笑,但见他身躯一旋,有如风车一般,旋转而起,竟从自己的双掌之旁,“刷”的掠过!

这等情形,顿使她心头一凛,知道已碰上了罕见敌手,当下双掌一翻,翻转之间,掌力如涛,进袭余梦秋的下肢,同时沉气下降,双脚也落实地。

余梦秋听到身后掌风,知道对方返袭而至,霍然双臂一张,身躯有如断线的风筝一般,右手向背后一掠,猛然弹出一道使人目眩的水雾光幕,向鬼母反手击下。

他这等精妙绝伦、奇绝无比的身手,顿使见识多广、心机阴森的鬼母,大吃一惊,脚下猝地一弹,向后暴退!

余梦秋身躯并未停留,一见对方门退,一声龙吟啸起,化成“风雨残雪”的奇妙招式,身剑合一冲击而至!

鬼母心头一寒,神智顿失。正当她微微一愣的刹那——

余梦秋的层层剑影,有如滚滚江河一般,挟着透骨生寒的劲风,由四面八方笼罩而至!

好一个身负绝学的鬼母,就在剑影近身的当儿,身子向右一晃,忽地仰身倒地,双脚一蹬地面,快似一道电光,“刷”的射到二丈之外!

两人虽仅交手一招,但却各露一手惊世骇俗的旷古绝学,四外之人,无不看的心头猛震,面色陡变!

说时迟,那时快,正当众人骇然不已的当儿——

余梦秋蓦地一声惊天大喝,掠身追扑过去!

他身子刚一离开地面,那锐利的剑芒,已翻出朵朵剑花,刺向鬼母的周身要害!

鬼母有生以来从未遇过这等事情,不由杀机陡起,一声鬼啸,双掌翻转如风,卷起了一片潜劲无形的风涛,逼住了余梦秋的朵朵剑花。

余梦秋早已怒火升天,剑式被对方阻了一阻,立即展开

叭缫饷芈肌敝械娜缫庵#鲆坏榔チ吠剑纸ィ

鬼母虽然功力高绝,艺业超凡,却挡不住这如意之剑的无上威力,但见银光熠熠,已冲破了她的风涛,到了她的当头。这一下鬼母不由大吃一惊,急忙旋身如电,向后暴退!

余梦秋恨不得立时把她毁在剑下,自然,不肯让她退出剑式的威力之外,她身躯刚自旋动,余梦秋蓦然一招“寒光经纬照天地”,猛劈而至!

鬼母心头一凛,想不到自己威风一世,居然毁在一个毛头小娃儿的手里,当下把心一横,双掌翻出一招“风卷天地”疾拍而出!

她存心和他来个同归于尽,是以这一掌用出了全身的力道!

哪知余梦秋这一招“寒光经纬照天地”乃是三剑之中,最奇绝的一招,看似由正面飞泻攻来,其实正是攻的后方,鬼母掌势甫出,突见当面的银光一顿,一轮寒风已到了后背!

这一下顿使她魂飞天外,刚自惊叫了一声:“不好!”

身躯已被剑风截断,惨叫声中,血肉横飞,当地而亡!

余梦秋剑除鬼母,也不过是片刻之间,在场之人无不大为诧异!

余梦秋倏地把剑穿入鞘内,朗声说道:“鬼母已除,在下已了心事,现在剩下的只有一个三面人魔了!”

黛姑娘又惊又喜的掠到余梦秋身前,问道:“你想去找三面人魔吗?”

安淮恚 

澳憧芍衷诤未Γ俊

余梦秋怔了一怔,道:“现在不知,不过总有一天会知道。”

黛姑娘幽幽一叹,道:“你既然要找他,姐姐不妨告诉你……”

她话未说完,余梦秋诧异的问道:“你怎么知道他现在何处?”

笆墙棠憔盘煲皇降木盘熳鹫吒嫠吆焐拦挚停呛焐拦挚陀忠腋嫠吣悖 

黛姑娘接着又道:“三面人魔现已返回神府仙洞,神府仙洞在白云山的南麓,通过一处险隘的石道,便可看见两个手持石杖的‘石翁仲’,推动一个较大的石翁仲,便可看到三面人魔潜身的洞穴了!”    她把话说完,又是幽幽一叹!

余梦秋连连称谢之后,略一沉忖:此时不走等待何时。他猛一侧目,只见翠萧仙子怔怔的瞧着自己,不由心头一震,暗道:“她们两人对我情重如山,此时若不就此离开,将来更不堪设想。”

心念已决,倏地向在场之人,抱拳为礼道:“请恕晚辈有事在身,匆匆告别!”

说罢,迈步向前走去!

他走出一丈远近之后,忽然转身向翠萧仙子和黛姑娘说道:“两位姐姐对我恩情如海,梦秋并非草木,有生之年永铭心中……”

他的话声十分凄凉,话声未落,人便一个翻转,冲天而起,宛如一道轻烟似的,划空消失!

梦秋一走,翠萧仙子和黛姑娘如同失魂一般,愕在当场。

两人泪水盈眶,心里无限悲痛……

广元大师几人,也不禁怅惆若失,呆在当场,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安慰这两位钟情佳丽才好!

翠萧仙子突地一擦脸上的泪水,娇躯一晃,闪电而去!

黛姑娘早已抱定前往白云山之心,一见翠萧仙子悄然而去,倏然走到四海一君面前,说道:“师父,徒儿要去一趟白云山不知可否?”

四海一君深知黛姑娘的习性,当下点点头道:“你要去,就快点去吧,师父不会反对你的!”

黛姑娘倏然泪水泉涌,但她仍然露出了一副笑脸道:“黛儿谢谢师父!”

说罢,顺着余梦秋消失的方向如电而去!

四海一君最是喜爱黛姑娘,见她一走,便向广元大师告辞,率领赵、丁两位姑娘赶往白云山去!

白云山为三十六洞天之一,风景绝佳,山势巍峨壮观,尤其是南麓的三剑峰,常年白云缭绕,气魄甚是恢宏!

余梦秋赶到白云山南麓之后,便留神着险隘的石道。

他越过第一道峻峭的山峰立即凝目四望,眼光到处,只见两峰挟持之间,果然现出一条极其狭小的险隘石道,不由心情一振掠身飞纵过去。

果然这石道非常险恶,余梦秋仗着一身绝世武学,缓缓前行,同时双目也不时地留意前后。

这石道约有二十余丈,他转了两个仅可勉强掠身而过的小弯之后,突见两面开阔起来,同时看到一处石壁之前,有两个高约寻丈的“石翁仲”。

余梦秋发现右面的一个较小,掠身近前之后,正待以手推动,忽听一声长叹道:“我老人家虽然先走一步,想不到竟然落在你的身后。”

余梦秋听音辨声,知道是红衫怪客驾到,他生怕红衫怪客抢了先着,让三面人魔再度逃走,当下轻声一笑,道:“原来是老前辈驾到,晚辈既然已经抢先,第一阵应由晚辈先打!”

说着,双掌已推动“石翁仲”,但听“咔嚓”一阵连响,石壁之上突然现出一个石洞。

突听一声厉哼,洞内已卷出一道冷寒彻骨的狂飙。

余梦秋冷哼一声,疾出一招“旋转乾坤”,一引来势,身躯向前一掠,疾如闪电一般,掠入洞中。

他进入洞中之后,立即蓄势戒备,凝目四周一扫,然后又向前掠去。

转过一个小亭,眼际突然一亮,只见一片奇花异草骤现眼前,三面人魔傲然卓立当中。

原来这洞的里面,有一片十余丈方圆的花园,四面石壁如镜,矗立夜空,竟然是一个死洞。

三面人魔返回之后,本想把“如意秘录”的武学熟练之后,再次出现江湖,哪知余梦秋竟跟随其后追来。

余梦秋星目神光一闪,只见三面人魔仍然挂着那副血淋淋的面具,不由冷笑一声,喝道:“三面人魔,此次余梦秋前来,是报受骗和凌辱之仇,看在过去三年的分上,余梦秋先让三招!”

三面人魔厉喝一声道:“无耻叛徒,今天我非把你碎尸万段不可!”

喝叫声中,呼呼呼!狂攻三掌!

余梦秋不屑的哼了一声,脚步一挫,“唰!唰!唰!”转了三转,让过了三掌,人仍卓立当地,冷然相视!

三面人魔蓦然一声怪啸,身躯忽地冲天而起,双臂猛然一张,宛如鹰隼一般,扑抓余梦秋的当头!

余梦秋晒然冷哼一声,身子一转,忽地掠到三面人魔的右则,右手若劈若点,击向三面人魔的命门穴!

三面人魔见他的身法灵巧曼妙,不由心头一震,暗道:

肮植坏盟仪袄矗且簧砦溲б丫瞬簧伲 

他忖思间,已如风车一般,旋转到一丈之外!

余梦秋原知他鬼计多端,深怕自己中了他的道儿,一见他向后暴退,挥掌一探,“如意神剑”“嗖”的暴出一道灼灼的电光,身剑合一,笼罩攻到。

三面人魔老谋深算,他知道此剑的厉害,当下身躯猛滑,又自疾退数尺!

他让过一击之后,突然阴恻恻喝道:“叛徒!你可敢与我老人家一较掌力!”

余梦秋不知他玩的什么花样,微微一怔,继而恍然大悟,暗道:“他的无极毒掌,已达无形无色的境界,若不把他毁在剑下,说不定又着了他的鬼道儿!”

心念一定,冷笑一声,犹如陨星飞泻,化成朵朵银花,笼罩而至!

三面人魔本想以毒气伤他,见他心计灵活,不由冷哼一声,骂了一声“叛徒找死!”双掌转动如轮,掌力绵绵劈出!

余梦秋怒火大起,厉喝一声,剑出“风云满天”倏然向三面人魔的脸上劈去!

这一招不但奇诡无比,而且神速绝伦,三面人魔掌势甫出,突觉脸上一阵奇痛,双目顿时被利剑挑出,鲜血滚滚而出!

余梦秋狂笑一声,正欲再次出手,忽听一声大喝:“三面人魔,还不给老娘纳命来!”

一股劲疾的掌风到处,三面人魔“砰”的一声卷出二丈多远,“吧嗒”摔在地上,七窍流血,横尸当场!

余梦秋心头一震,双目一转,只见红衫怪客,忽地掠至三面人魔的尸体之旁,双臂一张猛听噗噗两声轻响,又把三面人魔的肝脏取了出来。

红衫怪客把肝脏取出来后,仰脸一阵狂笑,道:“老娘总算已报了六十年前毁容之仇,哈哈……”

狂笑声中,红衫怪客倏地向洞外掠去!

余梦秋骇然一叹,也自走出洞外!

突然——

一阵梵音歌唱之声频频传来!

余梦秋听到这梵音歌唱之后,立即心如止水,同时,觉得这梵音有着极大的吸引之力!

不由心头一震,暗道:“自己已是两手血腥之人,与其愧疚的活在世上,倒不如一心向佛,进入空门的好……”他心里想着,立即向梵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眼光到处,只见广元大师站在一块突石之上,仰望天际,合什作歌,不由心清如镜地走到广元大师的身旁,跪下说道:

袄锨氨踩羰侨猛肀步肷倭炙旅徘剑肀惨恍南蚍穑锤摹

他话未完,广元大师倏地念了一声佛号,道:“我佛普度众生,施主立心向佛,老衲无限欢迎!”

说着朗声一笑,倏地扶起余梦秋,这时出现了翠萧仙子和黛姑娘两人。

余梦秋见她们的星眸,含泪注视自己,不由心神一震,暗道:“两位姐姐,你们的心意我全领受了,只怪我两手血腥,不配做你们的弟弟呀!”

他心里想着,脚步并未停留,仰望着开阔的天际,跟着广元大师悄然而去。

翠萧仙子眼望着余梦秋的人影消失之后,幽幽一叹,道:

八娴娜チ耍业男模沧吡恕

她自语着,双掌摸着自己的心口,血泪蓦地夺眶而出。

黛姑娘也幽幽一叹,道:“我永远忘不了他在秘密石洞说过的话,我知道姐姐爱他,我也爱他呀……”

轻风吹拂着两人的衣袂,这两位痴情的少女,彼此吐出了心底的声音!

网络图书扫校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