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幕

时间 第二幕的数日后。

地点 佟秘书家中。

人物 佟秘书 于科长 秦医官 佟继芬 欧阳雪 周明远 方心正 单鸣琴 赵勤

部弧Y「龅南萦诳嗄罩小P焐┮汛枪ぃ叫恼蚋救疵挥兴亢链潜鸬囊馑肌Y∶厥檎甲乓坏恪懊孀硬 薄Y⌒〗惚臼嵌喑疃嗖〉娜耍饧柑煲哺俱部闪K淙缓芟胛源膊黄穑墒腔共荒懿怀隼础R蛭谎劭床坏剑ッ僖残砭汀俑隼怠芽吞锏奶ú技舫尚】椋弊魇峙劣谩?窗桑皇保バ〗阋丫诳吞锏蜕某拧K┳刨⌒〗愕男寤ㄍ闲刨⌒〗愕那锎笠拢成喜亮速⌒〗愕南惴邸圆恋锰乇鸬暮瘛

单鸣琴 (低唱着一段西洋的情歌,从容的各处搜寻)哼,把香烟“都”藏起来了!(笑了笑)真周到!佟继芬(轻轻的进来,看着单,半天——)鸣琴!单鸣琴哟,你吓我一跳!(赶紧过去拉住芬的手)你不是不大舒服吗?干吗这么早就起来?现在才十点多钟!佟继芬(冷隽的)不能不起来了,怕我的大衣教老鼠给咬了!单鸣琴穿在我身上是绝对保险的,我的佟小姐!你等着,等我的皮箱都来到,我送给你一件——也许两件——最新式的秋大衣!

佟继芬 鸣琴!鸣琴!你是怎么了?你们在上海把产业全随便的——

单鸣琴 不是随便的,我们的确有计划,有勇气!运气不好,那谁也没办法!

佟继芬 你什么东西都没有了,怎么还说什么皮箱,秋大衣呢?

单鸣琴 哈哈,你还是没结婚的小姐,太幼稚!我这结过婚,见过世面,尝过些世上甜酸苦辣的人,就不能不虚虚实实,真真假假。只要面子上好看,就说上一大套,起码也热闹热闹嘴,好不至于教自己太悲观了!佟继芬要是教人看出破绽呢?

单鸣琴 面子就象咱们头上的别针,时常的丢了,丢了,再找回来,没关系!

佟继芬 要是找不回来呢?

单鸣琴 拉倒!——只有这个态度,才能处处争取面子,而不至于教面子给牺牲了!

佟继芬 我不能明白!(慢慢的来回走,忽然立住)鸣琴,我们说点真的话,好不好?

单鸣琴 真话?真话可往往戳破了这个。(指脸)佟继芬我没法再顾那个人!告诉我,你们夫妇到底有什么打算呢?

单鸣琴 计划很多,早晚总会有几个能实现的!佟继芬在计划不能实现之前,你们就在这里——单鸣琴养精蓄锐!

佟继芬 鸣琴!你知道父亲的脾气。你知道现在物价是多么高!

单鸣琴 佟秘书是最讲面子的人,况且作官多年,还没有点积蓄?我看,一切都不成问题!

佟继芬 父亲讲排场,没剩下钱!鸣琴,说干脆的吧,你在这儿也可以。你知道徐嫂走了,不好找人?

单鸣琴 怎么着?你难道想教我作“有缺即补”的老妈子吗?你看看我这双手吧!还是那么白不是?我的手跟你的手一样,不是为生火煮饭长着的!

佟继芬 唉!(无力的坐下)

单鸣琴 佟小姐!佟小姐!别生气!我在这儿也并不是完全没有用处!小姐,你今年——佟继芬干吗?十七!

单鸣琴 当初,我十七了八年,十八了五年。现在,我结了婚,不在乎了,所以对人说我二十二。不过十七也罢,十八也罢,并不能解决问题!等到咱们的脸不大帮咱们的忙的对候,嘴里越说十七,心里可越发慌!佟继芬别说了,我心里直闹得慌!

单鸣琴 恐怕痛哭一场才更合适!告诉你吧,我的作用就是能帮忙你解决了你自己不能解决的问题,秦大夫——佟继芬他与我没关系!

单鸣琴 何必跟我还这么嘴硬呢?

佟继芬 世界上不见得只有他这么一个男子吧?单鸣琴江里尽管挤满了鱼,不去钓的连一条也得不到手!抓住他,告诉你,抓住他!

佟继芬 你把我看成什么样的人了?!

方心正 (匆忙的进来,穿着佟秘书的大衣)鸣琴!哟,佟小姐也起来啦?

佟继芬 (勉强的一笑)怕起来太晚了,没人给你们拿件衣服什么的,天气相当的冷了!

方心正 哈哈哈!用不着小姐操心,自家人还闹什么客套吗?佟秘书的大衣,我穿着正合适!

单鸣琴 可惜稍微肥了一点!

方心正 鸣琴!好消息,我找到事作了!单鸣琴什么事,心正?

方心正 秘书!

单鸣琴 你看多么巧!住在秘书家里,你也就作了秘书。多少薪水?

方心正 薪水不薪水的倒没多大关系,我要的是这个头衔。有了头衔,我还是进行咱们的实业公司!

单鸣琴 对!挣薪水是有限公司,办实业是无限公司!你什么时候走呢?我去给你收拾行李!

佟继芬 鸣琴,你又——单鸣琴(笑起来)你看,我老以为这还是太平年月,要动身就得收拾行李!噢,心正!

方心正 怎样?

单鸣琴 我舍不得你,咱们一块走!

方心正 那么咱们就去跟佟秘书辞行!

佟继芬 他老人家身体不大好,我替你们说一声吧!方心正我“仿佛”还得跟秘书借点路费!单鸣琴又是借,又是借,我恨透了这个“借”字!方心正世界各国的政府还都免不了借款,这并不寒伧!我看哪,鸣琴,你还是多在这里住两天,等我在重庆把一切略为布置一下,再来接你;这样,可以减少些你的苦处!

单鸣琴 我舍不得你!

方心正 我是怕你受罪!

单鸣琴 佟小姐,心正没别的好处,可是有颗金子作的爱心!好吧,佟小姐,“你”给他点钱,教他快快的走。我呢,再多住两天,听他的消息;同时也好专心的办办你那件事。

佟继芬 哪件事?

单鸣琴 还装什么傻呢?好佟小姐,给他点钱!你不要动,我去拿你的皮包!在枕头底下放着呢,是不是?一定是,枕头底下是最放心的地方!(下)

佟继芬 方先生,难得你能驾驭这么一位太太!

方心正 第一流的女人,连讨厌都讨厌得可爱!佟继芬不当着你太太的面,告诉我实话,你到底找到什么事了?你不说实话,我不能帮助你!

方心正 秘书!

佟继芬 什么秘书,这么方便?

方心正 图书研究会的!

佟继芬 图书研究会还有秘书?

方心正 他们本来要个书记,我力争非叫秘书不可!佟继芬那能有很大的收入吗?

方心正 当然不能。不过,只要今天来个秘书,明天再来个什么委员,我就有了身分,也就有了办法!假如今天有人给我五百块钱的薪水,而名义是书记,我宁愿意饿死!

佟继芬 这也有些真理!

方心正 佟小姐,你也是个了不起的女子!一般人是绝对不会了解我这点苦心的!更坦白更深刻的说吧:我宁可去欺骗,也不肯手背朝下去求救济!我今天求了你,是因为小姐你能了解我!看见没有?我的手直颤,这是我生平第一次说真话!

单鸣琴 (从老远就喊)佟小姐!佟小姐!(进来)你可真行!我怎么打,也打不开这个皮包!钥匙随身带着呢,是不是?

佟继芬 大概是!(立起来,接过皮包,微笑着掏胸前小袋,把皮包打开)方先生,你拿五十块钱去吧。方心正佟小姐,这可是暂借,日后一定偿还!鸣琴,不过三五天,我必定来接你,连佟小姐也接到城里去玩上几天。

佟继芬 我父亲的大衣——单鸣琴好在他马上就回来!心正,从结婚到今天,咱们没分离过一天,我真……(很难过)

方心正 鸣琴,要坚强,挣扎!佟小姐,我可把她托付给你了!(往外走)

单鸣琴 (追着他)心正,达灵!快回来呀!噢,心正,路过诊疗所的时候,把欧阳小姐请了来!

方心正 她肯来吗?

单鸣琴 你就说我和佟小姐都不大舒服,大夫和看护一听说有病,就忘了以前的事了!快回来呀!(看他走去)唉!

佟继芬 你教欧阳雪来干吗?

单鸣琴 为办你的事,要办就急不如快!佟继芬我看这全是胡闹!

单鸣琴 我完全出于至诚!我不忍看我们这样的女子入了尼姑庵!

佟继芬 闹出笑话来呢?

单鸣琴 你是又怕,又要试试!

佟继芬 怎么?

单鸣琴 要不然你干吗留住我,不教我同心正一块儿走呢?佟继芬我什么时候留你来着?

单鸣琴 你也可没坚决的教我走,不教我走就是有意留住我!佟继芬你呀,鸣琴,真教我没了办法!好吧,你等着她吧。我不能见她,不屑于见她!(要走)

单鸣琴 都交给我办吧!请放心,我决不会把事情办坏了!(芬下。单看着她的后影,点头微笑。方轻轻的上来)你请了那个小看护?(方点头)好,拿来!方心正(拿出刚才得来的五十元)还是老办法?单鸣琴当然!把钱全数交给太太的,才是摩登的好丈夫;这个原则我永久不变!(接钱)

方心正 我真得上重庆吗?

单鸣琴 当然得去!五十块钱,一件大衣,还不走?再说,你还得去上任呢!

方心正 你呢?那件婚事有成功的希望吗?单鸣琴管它成功不成功,至少我还得教佟小姐再开两次皮包!你去吧!

方心正 光是这件大衣,恐怕不会把我送到重庆吧?单鸣琴拿去!(给钱)二十块!

方心正 起码也得平分吧?

单鸣琴 难道你就死吃这二十块,不再作别的活动?方心正没有你跟着我,我就失去了灵感!单鸣琴起码有那个秘书的事呢!画画的必是名家,常来常往的必是些阔人,你大有可为!走吧,我祝你成功!别忘了实业公司,那最时髦!

方心正 也祝你成功!(要走,又回来)看在夫妇的爱情上面,再多给我五块!

单鸣琴 给你!努力呀,要对得起我呀!方心正(接钱,刚要走,欧阳匆匆的进来)欧阳小姐,你们谈谈吧!我还得上重庆去!办实业真麻烦死人!(下)单鸣琴(向他喊)喂!回来的时候,别忘了带几听炮台烟来!欧阳小姐,请坐!

欧阳雪 我正忙,不坐了吧。你不舒服?单鸣琴我很好!你忙,咱们快快的说!欧阳小姐,秦大夫是不是有点爱佟小姐呢?

欧阳雪 这又是什么把戏呢?你们有工夫,可以一天到晚搞这些无聊的事!我忙,我不能陪着你们玩!(要走)单鸣琴稍等一等!我求求你,只是这一次,绝不再麻烦你!我只求你对佟小姐说一句话!(拉住欧,喊)佟小姐!佟小姐!快来呀!(向欧)只求你说一句话,说秦大夫有点爱她!千万!千万!

佟继芬 (慢慢的进来)干吗?(看见欧,但未招呼)

单鸣琴 欧阳小姐说了——(转向欧)你说呀!欧阳雪唉!我真不明白你们是干什么呢!单鸣琴你说!你说!

欧阳雪 好,我说!秦大夫——单鸣琴对!秦大夫!

欧阳雪 秦大夫和我本来预备上前方去。大家知道我们是上前方,谁也不便拦阻我们。可是,你们吹出风来,说是把秦大夫撤差,弄得大家和附近的老百姓全联名来挽留我们,这是何苦呢!前方急需医生护士,可是秦大夫的心软,一见百姓们留他,他又拿不定主意了!你们瞎闹你们自己的事还倒罢了,为什么妨碍别人的正经事呢!你们难道就不晓得现今是在抗战?瞎闹些什么呢!

单鸣琴 那么秦大夫不走了?

欧阳雪 不晓得!(下)

佟继芬 (又要昏倒的样子)这就是你的好办法!(坐下)单鸣琴这个消息太好了,秦大夫能够留在这里,咱们还不是十拿九稳吗?

佟继芬 不要再说了!

单鸣琴 我们得设法把秦大夫马上请来!佟继芬不要再说了!成不成?

单鸣琴 请他来给秘书看看病,他就不疑心是秘书要撤他的差了不是?对!对!请他来给秘书看看病!佟秘书(换上了长袍马褂,轻轻的走进来)给谁看病?单鸣琴哟!(急忙过去搀他)你老人家怎么不多躺一会儿?你的病好了点吗?

佟继芬 (立起来)爸爸,今天怎样?

佟秘书 (慢慢的坐下)我没什么病,只是心里不痛快!单鸣琴秘书,就放开了心吧!心正啊,已经找到了事,上了重庆。

佟秘书 什么事?

单鸣琴 秘书!

佟秘书 什么机关的?

佟继芬 图——(但没有抢过单)

单鸣琴 土产委员会的。

佟秘书 没听说过这么个机关!

单鸣琴 新成立的!

佟秘书 主任委员是谁?隶属哪一部?他是什么阶级?单鸣琴他急着忙着就走了,我没能细细的问他。是不是?佟小姐?

佟继芬 (用鼻子)嗯哼!

佟秘书 这是对的!我们书香门第的人,还是在政界活动,作买卖,无论怎样,总有些不体面!

单鸣琴 秘书的意见和我的完全一致!这就好啦:心正找到了事,我暂时在这里帮帮小姐的忙;等心正在重庆安置好了,我再进城,也请小姐去玩几天;一切的一切慢慢的就都上了轨道。只有一件不大放心的,刚才我正和佟小姐商议,就是秘书的病。年纪到了,万不可大意,总得请大夫看看!

佟秘书 这个鬼地方,找不到医生!

单鸣琴 秦大夫还没走!

佟秘书 他?他来到,我的病就加重三分!

单鸣琴 秘书别太为难了小姐,他是一片孝心!佟秘书我不准他进这个门!

单鸣琴 噢,我去看看他,问问他秘书该吃些什么药?佟秘书你去,是你的事,与我无关!

单鸣琴 好,我去问问!(向芬递了个眼色,又用手比划了一下,意思是把大夫请来。芬未置可否。下)佟继芬爸爸,干吗穿起马褂来了?

佟秘书 哼!(沉默了一会儿)他们说我不明白抗战,不适宜于作抗战时期的官吏。好!我偏穿上长袍马褂,教他们看看,看谁能把我赶出去!

佟继芬 谁说的!谁说的!

佟秘书 说我悲观,说我懒散,甚至于说我勾通汉奸!佟继芬勾通汉奸!谁说的?

佟秘书 (慢慢的把那封怪信掏出来,手有点颤)那天,我一接到这封信,就知道其中必有故典。你看,笔迹是熟人的,是同衙门的人的,可是不直接的送过来,偏转个弯先送到重庆办事处,又由那里交到这儿的号房,是不是有毛病?

佟继芬 一定!是谁的笔迹呢?

佟秘书 看着眼熟,可是不能断定是哪个人的。我没那么大的精神去调查。我本想教于科长替我调查一下,可是近来我连他都有点怀疑了!

佟继芬 怎么?他不是爸爸一手提拔起来的吗?佟秘书我想,他准知道这些事,可是他一味的敷衍我,不对我说实话!他要八面讨好,不得罪一个人,我明白!佟继芬爸爸给我看看!(要信)

佟秘书 你不能看!你要是看过了,恐怕你就连一声爸爸也不再叫我了!

佟继芬 是无名信?无名信永远没什么用处!佟秘书这封无名信是个例外,里面说我勾通汉奸,而且有证据!

佟继芬 有证据?爸爸,有证据?

佟秘书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你记得你的陶二叔?佟继芬陶平甫叔叔?

佟秘书 (点头)他在“那边”呢!他给来过信,问好的信。他虽然是在“那边”,还不忘旧,来信问候我,我不能不给老朋友个面子,所以就回了他一封信!

佟继芬 你怎么写的?爸爸!

佟秘书 也是问候的话!

佟继芬 没说别的?

佟秘书 嗯——我发了点牢骚!

佟继芬 爸爸,你怎能那么大意呢?

佟秘书 继芬,连你也责备我吗?也不了解我吗?佟继芬爸爸,我——佟秘书(立起来)你想想看——这里的家,上海的家,都放在我老头子一个人的肩上!儿女尽管不孝,我不能不作慈父!你的曾祖父,你的祖父,都是进士出身,不能由我这一代败落了家风!我自己作官二十多年,不能在今天丢落了身分,可是我现在连小大英的香烟都不敢吃!我也穿上制服,听人家喊一二也跟着唱党歌,还教我怎样呢?我能不发牢骚?(怒气冲冲的坐下)佟继芬爸爸,先别生气!我明白!我明白!佟秘书都是什么东西,偷拆我的信!而且拿我的信作证据,说我勾通汉奸!

佟继芬 我看,没多大关系!他们还能把你怎样了?!佟秘书哈!他们也许借此……反正我决不辞职,决不辞职!有胆子,他们免我的职好了!作了一辈子官,落个免职,我——我……

佟继芬 他们不敢!

佟秘书 也不敢说,我简直不认识这个世界了!可是我并不心虚,我自幼所受的家教,所读的书,所经验的官场的人情世故,教我知道自己并没有错处!

佟继芬 (忽然一软的坐下,低泣)假若,假若,噢,爸爸,假若他们……咱们怎办呢?

佟秘书 继芬,继芬,爸爸有办法!有办法!没有秘书,佟景铭就根本不存在了!我豁出这条老命,去干,去活动!继芬,我会教你看看,丢了秘书,我会来个厅长,或者大机关的处长!咱们有朋友,有资格,有活动的能力!我马上到办公处去,发信,发电报——我的信上电报上的人名官衔,就能把跟我捣乱的小子们吓得发抖!(上。抱着许多东西,如挂面,藕粉,果子露之类)哟,佟秘书,您起来啦?身体怎样?啊!佟小姐,我给秘书由城里带来些(一边说一边放东西)不值钱的吃食,乡下什么也买不到!

佟继芬 (忙擦了泪)这是干什么呢,于科长!于科长小意思!小意思!

佟秘书 (稍一欠身)谢谢啊!坐!(把信又藏起)于科长(坐)秘书不要紧了吧?

佟秘书 说不上什么病,只是心里不痛快!那个姓周的书记呢?

于科长 早滚蛋了,前几天我就把他开除了!佟秘书中国将来怎么好呢?这群年轻的是既不读书,又不知礼,何以继承我们这一代的文化呢?

于科长 秘书倒不必忧虑,他们活到三十岁以上,就慢慢的懂得事体了!

佟秘书 继芬,倒茶呀!

于科长 千万别客气,佟小姐!徐嫂又走了?今天下午我就给您送个老妈子来,一定!唉!单是老妈子问题就弄得我头昏眼晕,简直没办法!

佟继芬 (借机会出去)我看看我屋里的暖瓶里有没有水。于科长别客气,我们是自家人。

佟继芬 先坐一会儿呀,于科长!(下)佟秘书于科长,对秦大夫和那个小看护都怎样处治了?于科长我还没办!可是已经吹过风去,要撤换他们,教他们晓得晓得!他们要是知趣呢,赶快来向秘书道歉,我想事情也就可以过去了!我也实在为难!佟秘书(摇头)不是办法!

于科长 我实在为难!噢,秘书,有个相当好的消息!佟秘书还有好消息?

于科长 老赵啊,又教我拉回来了!他不是要随秦大夫一同走吗?我对他说,我能给他谋个差事。

佟秘书 老赵还会作官吗?

于科长 所以才打动了他呀!我说,有钱而没有地位,不但身分低,而且还许有点危险!面子要是钱作的,地位就是钱财的保险柜!我这么一说,他受了感动,决定和咱们合作。这是争夺战,咱们胜利了!我已经借给他一身旧洋服,教他先练习练习。他待一会儿就来看您。

佟秘书 于科长,我对这件事不很感觉趣味!于科长秘书,您不用管,把事情都交给我去办,您只要出个名就行了!

佟秘书 我的姓名似乎不好和老赵并列吧?我问你,于科长,你知道我近来为什么——于科长等一等,佟秘书,大概是老赵来了。(立,出迎)赵先生,来吧!噢,单小姐,方先生呢?

单鸣琴 (同赵上,赵穿着旧洋服)心正上重庆了。秘书,秦——

佟秘书 待会儿再说!

赵 勤 佟秘书,您看我这个样好看吗?佟秘书嗯——

赵 勤 于科长,我受不了这份儿洋罪!(不住的拉领子)于科长谁教你把领带系得这么紧呢?领带是个装饰,不是为勒死自己的!(给他收拾)

单鸣琴 赵先生,穿惯了就好了!(指他的口袋)这鼓鼓囊囊的是怎么回事啊?

赵 勤 洋服的口袋多,我想啊,口袋都装满了东西,才显着阔气,所以把破袜子什么的都塞在里面了!单鸣琴(用力禁止自己笑出来)唉!相反的,洋服的口袋不要多装东西!

赵 勤 那么要这么多口袋干吗呢?

于科长 单小姐,你去,和佟小姐,给他详细的说明一下,好不好?

单鸣琴 好哇!赵先生,你来,我细细的告诉你!于科长连怎么握手,怎么抽烟,都告诉明白了他!赵勤我不会吸烟!

于科长 有备无患!赵先生,我们在一个星期内,必能教你成个最体面,最有身分的人!

单鸣琴 你跟我来,我喜欢教给你!(与赵同下)于科长行了!行了!一定能成功,老赵相当的聪明!佟秘书我不大赞成这个办法!

于科长 可是除此以外,咱们别无良策呀!物价是这么高,咱们的收入并没增多,再不设法弄点资本,作点买卖,咱们还怎么活着呢?再说,咱们又都是讲体面的人,不能不交际应酬,一场小牌打下来,就许输上一二百块;心里难过,脸上还得带出满不在乎的样子来;咱们太苦了!太苦了!

佟秘书 苦是苦哇,可是咱们应当另想办法,不能把身分降落到和商人一般儿低!

于科长 秘书,您是没看见!我这次上重庆,都看见了!单说咖啡馆吧,一块六,甚至于两块,一杯咖啡;看,夜里十二点,坐着满满的人!再细一看,没有一个公务人员,而都是那能把握住时代的老少男女!不说屈心话,我真看着眼红!老赵呢,有我调动他,他不至于不肯拿钱;我自己呢,又有几年办事务的经验;再加上您的地位名望,我们是百无一失!(坐)佟秘书由作官而发财,名正言顺,自古而然!作生意——于科长可是,秘书,咱们有马上升官的希望吗?秘书,(掏)在重庆,朋友送了我几支炮台烟,我给您留着两支!(献烟)

佟秘书 (微笑了笑)一人一支吧!(拿起一支)唉!这支烟引起我无限的感慨!(点上烟)你问我,有没有升官的希望?

于科长 (吸了一口)到底炮台是炮台!是,秘书!咱们能有马上升官的希望吗?

佟秘书 我先问你,假若现在你的地位有点不稳,你怎么办?于科长那我干脆就作买卖去!

佟秘书 假若是我呢?

于科长 您?秘书您这几天是怎么了?您怎么老说这种不吉祥的话呢?

佟秘书 我——(要掏那封信,又不敢,立起来楞了一会儿)我真不明白你!

于科长 不明白我?怎么了?

佟秘书 好吧!(又颓然的坐下)没什么事!我只告诉你这一点——假若我丢了现在的官职,我就还是在政界活动,决不另找出路!你的方法多,我的气魄大!是的,我马上就得动手,在我死后的讣文上还不能只印上个秘书!我问你,你说我要往外面发展,譬如说弄个省政府的厅长,怎样?

于科长 好哇!您有路子吗?

佟秘书 路子是很多,不过——厅长总是外官,而且也许太累,我的身体不行了!还是在京里,弄个司长,比较更合适一点;这,我也有路子!

于科长 可是,在您没得到十分把握以前,别先冒险辞职呀!佟秘书决不辞职!多在这里一天,就多能给他们些个难堪;他们不顾面子,我也不便分外的客气!不过,他们要免我的职呢,怎办?

于科长 免职?我劝您还是躺躺去吧,您的身体必定是不大好!

佟秘书 你一点也不帮助我了?(又要掏信,又不肯)凭你的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能不知道?

于科长 我知道什么呀?以我的年纪经验说,我只配作您的儿子,这总算说到家了吧?您为什么老跟我这么吞吞吐吐的呢!

佟秘书 (受了感动似的连连点头)说的好!好!在官场年久了,我不能不时时处处留神,也许我错想了你!好吧,我的苦痛,我愿自己忍受,不必再说了!我想你不能是个“吃里爬外”的人!好,我只求你一件事!于科长什么事?我必尽心给您办!

佟秘书 假若你听见什么风声,要赶快来告诉我;可不准教继芬知道了!我,没关系;她,受不起打击!于科长风声?打击?我一点也不能明白!周明远(上)佟秘书,于科长!

佟秘书 你又干什么来了?

于科长 (立起来)周明远,你敢在这里胡闹,我教巡警抓你!周明远用不着,我是来给佟秘书道谢!佟秘书去,去,去!我没工夫跟你说话!周明远(仍坦然的)您没工夫,也得听我说完了!于科长不要胡闹!你丢了差事,是你自己的过错,不能怨别人!

周明远 佟秘书总多少有点过错!他教给我要面子,讲身分,可是又随便的开了我的差!简直是随便拿人开玩笑!不讲人情,不管真理,你们只有一张比纸还薄的面子!现在——

佟秘书 不要再说,滚出去!

周明远 听我说完了!

于科长 周明远,你是不是来求点钱,或者还求个差事?周明远我既不缺钱,也不求事!你们以为一个人抹了你们的面子,马上就可以饿死?并不那么容易!佟秘书你这是成心来捣蛋!

周明远 我来给你道谢!你开除了我,我倒得着了点好事,塞翁失马!

于科长 噢,你得着了好事?(柔和多了)请问,什么好事?周明远我上张司长家里教书去了!

于科长 (坐下)噢,不过是教书哇!好了,好了,别彼此耽误工夫,请吧!

周明远 我还有点重要的消息,要报告给秘书!单鸣琴(同芬、赵上)哟,周先生!又来请客吗?佟秘书鸣琴,你不觉得难看吗?

单鸣琴 那算什么呢?于科长,你看赵先生有个样子了吧?于科长(打量赵)好多了!就这个样出去,你说你是什么委员,都得有人信!(转向周)你请吧,我们还有事!周明远等我报告完了,在张司长家里,我听到了一点消息:大概不久部里有些人事上的变动。

于科长 真的?

周明远 我永远不说谎话!

于科长 怎样的变动?有我的事没有?

周明远 叫我慢慢的说!前天晚上,次长,还有好几位重要的人,都在张司长家里吃饭。

于科长 可惜,那天我正在重庆!

佟秘书 有刘司长没有?

周明远 没有。

佟秘书 没有?好!

周明远 他们说了许多的事,我只听到了一部分。他们说,佟秘书大概——

于科长 怎样?

周明远 跟我一样!

众 什么?

佟秘书 (唇发颤)什么?

周明远 恐怕得免职!

众 免职?

佟继芬 噢,爸爸!

佟秘书 继芬!不准这样,周书记,你说完了?周明远说完了!

佟秘书 你以为这就可以出了气,报复了我开除了你的仇?我告诉你,我的办法还多着呢!你滚出去!周明远(冷笑,要走)

于科长 等一等,周先生,咱们一块儿走,我还要问你点事!(急忙把桌上的礼物收拾起来)

佟继芬 (对于)你干什么?

于科长 佟秘书的病已经好了,我把这些东西送给别人去,咱们是自家人!

佟继芬 呸!不要脸!

周明远 噢,于科长,我还忘了说,大概你也——于科长我?我怎么了?我并没说过悲观的话,没勾通过汉奸,怎么有我呢?

佟秘书 我的事你知道?你这个八面讨好的人!周明远(对于)你讨好太过了,他们说你是佟党!于科长佟党?(把东西又放下,对佟)您看,我还是您的人不是?您连累了我,还倒骂我?我太冤了!佟继芬你还冤?你怎么不早早告诉父亲一声来呢?于科长以往的事不必提了吧。我有我的难处,我有我的办法,我的官职小,不能得罪任何人!我明知道谁要失败,我还得敷衍他:宦海升沉,哪有准呢?连这么着,人家还说我是佟党,我冤枉不冤枉?

周明远 不仅是佟党,你大概还有金钱上的毛病!于科长这是侮辱我!侮辱我!我要是肯赚钱的话,还能这么三分象人七分象鬼的穷相?!

佟秘书 (立起来)周书记,你可以满意了吧,羞辱了我这么半天还不够吗?

周明远 啊——佟秘书!我,我,要不是前几天你那样对我,我决不会办出这种事来;我,唉!都是为了一点臭面子!(走出去)

佟秘书 (微颤着,看他出去,问于)你怎样?于科长您说怎样?噢,咱们既是一同失败了,就还一块儿干吧!您的声望,我的经验,老赵的钱,咱们——佟秘书我没有了声望,什么也没有了!免职就是死刑!于科长怎办呢?

佟秘书 你也请出!

于科长 好!赵先生,咱们一同走吧?(又去收拾那些礼物)赵勤你先走吧,我再等一等!

于科长 那么我先走一步了,咱们家里见!(抱着东西走了两步,又回来)噢,我把挂面给您留下吧,您过两天要是愿意跟我合作,就再通知我一声!

佟秘书 你滚!(把挂面扔出门外。于下)鸣琴,你呢?单鸣琴我到城里找心正去,看他有什么办法没有?我看哪,周明远的话未必可信,先别着急!即使他的话是真的,好在免职的命令还没下来,赶快想办法,还能来得及!

佟秘书 免职的命令下来,我早就——佟继芬噢,爸爸!

单鸣琴 佟小姐,别着急!我上重庆去想办法,大衣我借穿几天啊,改日送来!赵先生,别忘了入股!(下)佟继芬爸爸,免职?能够吗?

佟秘书 不要再说那两个字!

赵 勤 佟秘书,我可以帮忙不可以?

佟秘书 (看了赵一会儿)没关系!部长,次长,都是熟人,他们不会把我——

佟继芬 爸爸,就马上去活动呀,别再耽误着!佟秘书我有办法!我马上去!噢,我的头晕!(晃了几晃)佟继芬(搀住他)那,你就先休息休息!佟秘书(坐下)有办法,不忙!不忙!

秦医官 (上)佟秘书,什么病?是不是感冒?佟继芬(拉住秦)秦大夫!秦大夫!

佟秘书 继芬,小姐的身分!(芬放手)秦大夫,你干吗又来了?佟继芬噢,爸爸,不是单鸣琴把他请来的吗?秦大夫,这到了你该明白表示态度的时候了!

秦医官 表示什么?秘书到底有什么病?赵勤不是病,大夫!

秦医官 不是病,找我干吗?

佟继芬 爸爸的差事……佟秘书继芬,你!

佟继芬 噢,秦大夫,你认识两位司令长官,不能给父亲想想主意吗?

秦医官 到底是什么事呢?

佟秘书 继芬,你要是不顾佟家的脸面,你跟他走好了!佟继芬秦大夫,你能不能带我走呢?

秦医官 带你走?你会干什么呢?

佟秘书 继芬,你好狠心!你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佟继芬爸爸,我——教我怎办呢?好,好,我决不会离开你!佟秘书这就对了,咱们要死,死在一处?秦大夫,我一向看不起你;今天,我求你件事,告诉我,怎样的死才更体面一些?

秦医官 秘书是不是热度很高,烧得胡说?(过去,摸他的脉)佟秘书(撤出手)告诉我,怎样自杀好?秦医官我只会救人,不能劝人自杀!

赵 勤 秘书,怎么为这点事就要投河觅井呢?难道不作官就得死?天下没作过官的人多了!问问秦大夫!秦医官老赵,到底怎回事?

赵 勤 刚才周书记来说——佟秘书老赵,没你的事,你可以走啦!佟继芬秦大夫,周书记说——佟秘书继芬,我都快死了,还不给我留点脸吗?佟继芬秦大夫,大概不用我说,你也可以明白了,你说我怎么办呢?

秦医官 我不明白!我没办法!你们的病,我治不了!佟继芬你是不是有点——喜欢我呢?

佟秘书 继芬,身分!

秦医官 对不起,我得走了,我弄不清这都是怎么回事!佟继芬你不能走!(又要拉他)

佟秘书 继芬!

赵 勤 佟秘书倒是真有了难处,秦大夫你帮帮忙!秦医官除了治病,我什么也不会!

佟继芬 我怎么办呢?

佟秘书 秦大夫,老赵,走吧!继芬,我想起来了,吃安眠药比上吊跳河都更体面一点。继芬,咱们有了办法!佟继芬噢,爸爸!(哭)

佟秘书 秦大夫,我想的对不对,安眠药!安眠药!秦医官怎么回事呢?

佟继芬 噢,秦大夫!

佟秘书 继芬,小姐的身分!

(幕)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