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7集

1.米镇石街。日。

小梳子斜挎着那只大大的布口袋里不知又装了些啥,鼓鼓的,一路走着,东张西望。不用说,她又在打着谁的主意。

她走近一个烧饼摊。摊主是个老头,见小梳子过来,急忙用手护住案板上的烧饼,笑道:“小梳子,你可别过来!你要是在我的摊板前跌一跤,准得少上两只大烧饼!”

小梳子阴着脸:“丢了烧饼怨谁?怨你自己没长眼睛!--这不,看看身后,站着谁?”

老头:“不上你当,不上你当!我老汉决不往身后看!”

小梳子笑得一脸鬼祟:“不看就对了!”

老头身后,几个小乞丐正伸着手偷案板上的烧饼。小梳子见小乞丐把烧饼塞满了衣袋跑开了,便笑起来,对老头说:“你呀,就是信不过我小梳子的话!下回,可不能光顾着前头不顾后头哟!”

她对着老头挤了下眼,飞快地朝小巷里跑去。老头疑疑惑惑地往案板垂下脸,大吃一惊。放在案板上的烧饼全都不翼而飞了!老头恨得跺脚:“又上小女子的当了!”

2.巷子里。

小乞丐把烧饼从衣袋里取出来,一只只放进小梳子的布口袋。一胖脸小丐童揉鼻子笑着:“梳子姐,能让我摸摸你的梳子么?”

小梳子:“不能。”

小乞丐:“为什么不能?”

小梳子:“梳子是女儿家的宝,谁也不能摸。”

小乞丐:“可我看见,你让一个男人摸了。”

小梳子:“没这事!”

小乞丐:“他是米少爷!”

小梳子抬起手,装作要打的样子:“记着!谁也不准提起米少爷!明白不?”

小乞丐们齐声:“明白!”

小梳子从布口袋里掏了半天,掏出了一只小瓶子,打开,用小指头往里一点,指尖红了。她问小乞丐:“知道这是什么么?”

小乞丐:“女人用的胭脂!”

小梳子:“我才不稀罕胭脂哩!这是夏天榨的凤仙花露!--一都过来,我给你们点上!点了梳子姐的红痣儿,你们就记得住梳子姐说过的话了。都闭上眼!”

小乞丐们纷纷把眼睛闭上,仰着脏兮兮的脸。小梳子在他们的眉心点上了一粒通红通红的小红痣,笑道:“到河边照照脸去,俊死你们了!”

小乞丐欢呼着,往河边跑去。

小梳子给自己的眉心也点上一“痣”,这才大摇大摆走出巷子。

3.运河边一座破庙外。日。

小梳子用手捂着大布袋,气喘吁吁地朝破庙急步走来。

她老远就喊:“米少爷!我给你送吃的来了!”

庙里没有米河的动静。小梳子跑到庙门口,见门紧关着,生了气,一屁股坐在了石阶上。可这时庙门里仍没有一丁点儿声音。小梳子生气地跺了一脚,从袋里取出一大堆吃的,捡了个大烧饼,咬一口,骂:“你躲着吧!饿你三天,看你还躲不躲!”

可只一会儿,她便一跃而起,趴上窗户,朝殿里望去。只见殿里空荡荡的,没有米河的人影。小梳子这才急了,回过身,对着旷野大喊:“米少爷--!!”

廊下的一堆干草突然揭开,一个男人从草堆里爬了出来。

小梳子:“原来你像狗一样钻草里睡觉啊!”

她突然噤声,原来爬出草堆的是米家的老仆人牛大灶!

4.田野上。日。

牛大灶跟在小梳子后头,走得跌跌撞撞。

小梳子一脸得意:“牛大叔,只要你跟我小梳子唱曲儿,我就告诉你米少爷在哪!”牛大灶哭丧着脸:“我的小姑奶奶!只要能找到少爷,莫说让我唱,就是让我哭,我也干!’小梳子双手叉腰:“谁要你哭!你们米家又没死人!--好吧,我唱一句,你跟着唱一句,唱完了,你就能见到米少爷了!”

她怪声怪调地唱起来:“先生教我人之初,我教先生鼻涕拖!”

牛大灶学着唱:“先生教我人之初,我教先生鼻涕拖!”

小梳子:“先生教我天地人,我教先生肚皮疼!”

牛大灶:“先生教我天地人,我教先生肚皮疼!”

小梳子:“先生教我大学,我教先生赖学!”

牛大灶:“先生教我大学,我教先生赖学!”

小梳子:“先生教我中庸,我教先生屁股打得鲜红!”

牛大灶:“先生教我中庸,我教先生屁股打得……打得……”

小梳子:“打得鲜红!”

牛大灶:“打得鲜红!”

小梳子笑得前俯后仰:“牛大叔,你的牛嗓子唱得还真好听暧!”

牛大灶急声:“小姑奶奶,快告诉我,米少爷在哪?”

小梳子沉下脸:“你说什么?”

牛大灶:“你不是说,唱完了就让我见米少爷么?”

小梳子一脸正经地:“这么几句就唱完了?小姑奶奶肚里的曲儿,还有十八箩筐哩!”

鞍。俊迸4笤畲缶媚盏帽ё拍源彩鳌

等牛大灶回过神来,小梳子早已跑得无影无踪了。

牛大灶一脸哭相,转着身子对着四周喊:“少爷哎,你可不能跟这个小妖精做伴儿哎!她要你唱曲儿,你可千万不能唱!……少爷哎,你在哪?你在哪啊?……”

5.破庙外。日。

小梳子孤坐在石阶上,托着腮,苦苦地等着米河。

她不耐烦了,生气地从大布袋里取出一只烧饼大咬一口,忽又从嘴里吐出咬下的饼,放回布袋,自语:“哼,米少爷你等着!让你吃我咬过的饼!”

6.运河边一条破船里。日。

两只酒碗相碰。米河与王虎林举酒一照,一饮而尽。

王虎林叹了声:“还记得牢里的弟兄们让你替他们申冤的事么?说实在话,这冤,说来说去,只为着一个字:粮。”

米河:“天下粮字为重,在此字上受冤,可是天下第一大冤。”

王虎林从怀里掏出《状元策》,双手递给米河:“从前,有个状元叫文天祥,他在状元卷子上说:仓库中的米粮有限,百姓的膏血也有限,不可盘剥过甚!”

米河:“你得罪了那个长鼠须的杭州知府孙大人?”

王虎林:“是啊,去年底收漕粮,知府大人孙敬山在钱塘县坐镇三天,凭着他那三套本事,一下就多收了三五千石白米!”

米河:“他那三套本事,就是秤大、斗大、脚大?”

王虎林:“对!--有件事听说没有?皇上前些日下了旨,要各省各县的官仓盘验库存,再从民间收购余粮充人官仓,以备赈灾之需。”

米河:“这可是好事。”

王虎林:“还好事呢!皇上说的是余粮,可杭州府已贴出布告,凡是种田农户,家家必须卖粮一石五斗,合二百二十五斤白米,你想想,收漕粮时,农家的活命口粮已经所剩不多,眼下正逢大旱之年,田里绝收,哪有二百多斤粮食可卖?这不分明是把人往死路上逼么?”

米河:“农家要是卖不出这一石五斗,那又怎么样?”

王虎林:“还不是只有一条路可走:坐牢!”

米河一拍破船:“粮食何时开收?”

王虎林:“就在这两天。对了,等收粮的衙役一到,你就能明白什么叫秤大、斗大、脚大了!”

米河把酒碗一放:“这事,我管了!”

7.破庙里。夜。

小梳子躺在供桌底下,身子蜷曲着,望着从窗外透人的月光,满脸忧伤。这时一阵脚步声由远而近。小梳子一喜,一跃而起,额头磕在供桌上,痛得叫起来。抬头一看,进庙来的果然是米河。小梳子钻出桌,沉着脸:“米少爷!我让你像泥菩萨一样坐在这里别动,可你,一走就是两天!”

米河满脸霜色:“小梳子,有句话问你!敢跟我赴汤蹈火么?”

小梳子眨着眼:“啥叫赴汤蹈火?”

米河:“就是跳油锅,爬火山!”

小梳子看看四周:“米少爷,我和你,在地狱里了?”

米河:“你就说,敢不敢?”

小梳子:“米少爷敢,我也敢。”

昂茫 泵缀蛹ざ鹄矗拔抑滥愀遥--来,坐下,把吃的取出来,我们边吃边说!”

小梳子嘴唇得意地一扭,从布袋里取出那块咬过的饼,递上:“给!”米河接过月牙形的饼,连看也没看,就塞进了嘴里。小梳子问:“香不香?”

米河:“香!”

小梳子噗味笑了,点上了一支长长的蜡烛。

8.旷野上。夜。

月光下,牛大灶手里拿着一节竹梆,边敲,边拖着长长的嗓门喊:“少爷--,回来吧!少爷--,回来吧!

几只狗冲着他吠。他撵开狗,一路喊去。

9.破庙里。深夜。

蜡烛已残。

米河和小梳子躺在供桌底下,身上盖着干草。

米河:“小梳子,等我把大事办成了,你就给我做老婆吧?我二十五了,该有老婆了。”

小梳子笑:“我做不了你的老婆。”

米河:“为什么?”

小梳子:“你是米少爷,我是小梳子,我和你,不配做夫妻。”

米河:“这话是谁说的?”

小梳子:“我做梦的时候,梦里有个老神仙对我说的。”

米河:“那是月老吧?”

小梳子:“不是月老!月老手里是拿着红线的,可这老头手里拿着掸子!--米少爷,我想过了,我做不了你老婆,能做你的梳头丫环。我十六了,是大姑娘了。”

米河:“好吧,你就做我的梳头丫环!”

罢娴模俊毙∈嶙痈咝说梅烁錾恚亲蛹负跖鲎琶缀拥牧常熬驼饷此刀耍⊥蟀。倚∈嶙涌删透愦绮讲焕肓耍 

米河仰着脸笑:“我走到哪,你就跟到哪?”

小梳子:“对!”

米河:“我要是……吃饭呢?”

小梳子:“你吃大碗,我吃小碗!”

米河:“我要是……睡觉呢?”

小梳子:“你睡床上,我睡地上!”

米河:“我要是……读书呢?”

小梳子:“你捧书,我捧茶!”

米河:“我要是……跟谁打架呢?”

小梳子:“谁打你,我就剪谁的辫子!”

米河:“我要是……做了叫花子讨饭呢?”

小梳子:“你端着碗,我给人家唱曲!”

米河:“我要是……像我父亲一样做上个二品京官呢?”

小梳子想了想,从头上取下碧玉梳,借着月光看着,话音里带着伤心:“那我……就把碧玉梳扔到运河里,再不给你梳辫了!”

米河:“这又为什么?”

小梳子:“做了二品官,不就得用金梳子梳辫么?”

米河望着小梳子的脸:“小梳子,早晚有一天,你会离开我的,到那时,我也许会哭。”

小梳子:“一个大男人,为什么会哭?”

米河:“我也不知道,反正啊,我现在就想哭。”

小梳子:“现在就想哭?莫非我小梳子现在就离开你了?”

米河:“别问了。你离开我,还早着呐。”

小梳子:“要问!偏要问!你说,我和你离开了,你真的会哭?”

米河装出笑脸:“不会,我是说着玩的。”

小梳子沉默了。

米河:“你怎么不说话了?”

小梳子仍不做声。

米河撑起身,看着小梳子的脸,这才发现女孩的脸上已经挂着了两行泪水。

10.运河边。日。

小梳子和一群小乞丐在朝着河面张望着。

米河走来,问:“收粮的官船还没见到么?”

小梳子:“快了!王庄主不是说,就在这两天了!对了,我刚才听贩丝的丝客在说,一个姓卢的新任巡抚,这两天也要来钱塘县了!”

米河:“姓卢的巡抚?”

11.杭州。卢焯宅客厅。晨。

一具于瘦的身躯伏在地上,他是浙江巡抚卢焯。

大堂正壁上,赫然高挂着卢焯从京狱中带来的刑枷,枷脊上披垂着黄绫,两旁是一副对联:“入狱乃佛许,知耻是圣言”。

一身便袍的卢焯直起腰,往香炉里插了一炷香,然后对着木枷又叩了一个头,撮香在手,道:“皇枷在上,天威高悬!臣卢焯,若是有负皇上厚望,此枷复颈,永不超度!”

他对着皇枷深深俯下头去,只听得身后响起女子的笑声。“蝉儿?”卢焯听出是女儿卢蝉儿的声音,直身回头,身后没有女儿的影子。

12.卢宅后园。日。

卢焯一双青筋如蚓的瘦手握着锄,在冰冻的菜畦间翻土。此时又闻一声女子的笑声。卢焯支着锄,笑道:“蝉儿!父亲知道你又要玩什么花招了!”

案盖祝”丈涎劬Γ 笔怂甑穆醵恢幽亩脸隼矗苌硇乓还闪萘莸慕7纭2醵咛羯聿模嫒萱溃┳乓簧砗缮拢粜湔种心且话殉そ#诟盖酌媲拔璧萌缙盟话恪

父亲把眼睛闭上了。蝉儿的剑花灿烂,猛地一颤,剑骤然收住。父亲慢慢睁开眼,这才发现剑尖离自己的咽喉只有半寸之遥!

昂茫 备盖酌娌桓纳按私R窃俳氪纾细该菀樱 

蝉儿笑着收了剑:“在父亲眼里,生与死,就这么相近?”

父亲:“是啊,这就如做官,如果有了一念之差,也就没有半寸活路了。”女儿:“所以父亲天天早上要在刑枷前跪上片刻?”

父亲:“对,父亲怕的就是违逆了皇纲皇宪。”顺手从园中的橘树上摘了个橘子,往空中一扔,“蝉儿,出剑!”

蝉儿腰肢一拧,反身挥出一剑,剑锋擦着飞起的橘子一掠而过,没有击中。父亲:“看来,我儿的剑法还不甚精进。”

蝉儿不服气:“请父亲再抛出一橘,让蝉儿一试!”

父亲又摘了个橘子,扭臂从身后高高地抛出。

蝉儿跃起,挥剑在空中舞出两道白光,收剑之时,那橘子却仍完好无损地落在了卢焯手中。蝉儿沮丧地垂下剑,咬起了嘴唇。

父亲走到女儿身边,轻轻抚抚女儿的头:“蝉儿,莫要灰心!你双目失明,能有这般剑技,已是不易。好好练,日后会有长进!”

蝉几点点头,失光的瞳仁浮起泪水:“父亲,我的眼睛,真的不能复明了么?”

父亲:“只要这世上还有治眼的良医,父亲会替你找到的。”

女儿苦笑着摇摇头:“不,蝉儿不指望父亲会为女儿找到治眼的良医。”

父亲:“你是信不过父亲?”

女儿:“父亲忙于公务,从未将女儿的眼疾放在心上。”

父亲:“蝉儿这话就错了,父亲入狱多年,出狱复官才几日,朝廷交办的差事又那么重,父亲实在是抽不出……”

澳盗耍迸蚨细盖椎幕埃案盖啄艽佑衅桨不乩矗咽遣醵拇笮遥醵褪谴松俨桓疵鳎膊换嵩构指盖椎摹!

说罢,蝉儿淌着泪急步跑出了月门。

卢焯望着女儿的背影大声道:“蝉儿,等父亲从钱塘县办差回来,就带你找治眼的良医去!”

女儿已经跑远了。卢焯长长叹出一声,对着侍卫重声道:“备马!”

13.杭州郊外旷野。日。

尘头滚起。官袍锦绣的卢焯骑在马上,左右是随从和护卫,马队急驰而来。随员:“卢大人!前面就是钱塘县了!”

卢焯:“进城之后,径直前往官仓验库!”

随员:“是!”马蹄下烟尘滚滚。

14.运河上。日。

十八个纤夫拉着孙敬山的大红官船,沿着运河向米镇进发。

官船后头,拖着一条大空船,船甲板上整齐地放着收粮的大斗和大秤,十来个收粮行役穿着大靴子,衣冠肃然,背着手,赳赳然站在船帮两侧。

孙敬山临窗站着,对着身后的师爷道:“卢抚台大人今日也已离开杭州,前往钱塘县验仓了。我和卢大人,可谓是水陆并进!卢大人一到钱塘验完仓,头件关心的大事,定是这民间余粮何时何日如何补充官仓。记住,等粮食一收上来,要立即进仓,不可迟缓!”

师爷胸有成竹地一笑:“下官明白!”

15.钱塘县官仓外。日。

围观的百姓里三层外三层,远远地望着下马的卢焯大人一行。

钱塘知县王干炬郑重其事地撩袍,从裤带上解下一把大钥匙,打开了仓门上的大锁,即有两个库吏推开了沉重的仓门。

王知县躬身:“抚台大人请--!”

卢焯领着随行官员大步进仓。

围观的百姓踮着脚往仓门里张望。

王知县急嚷:“大人都进去了!还不快换上《五谷丰登》!”

唢呐声乱了一阵,怎么也吹不成曲,一片呜里哇啦。

百姓们哄笑起来。

16·仓内。

叠得高高的粮袋巍然如山,到处纤尘不染,井井有条。

卢焯巡视着,面无表情。跟在身后的王知县捧着大册子,一边报着存粮数,一边点着仓存米袋,让卢焯过目。

卢焯示意王知县退开,从怀里取出一根长长的白麻绳,绳上点着红漆,绳子两头各系着一个小铁饼,俨然是一把软尺。他手一抛,软尺一端抛上了米包顶上,一端着地,垂得笔直。他数了数红点,默记在心,然后又横着量了量,心算片刻,再要过大册子翻阅起来。

王知县一脸紧张。

许久,卢焯微微一点头,把册子递给王县令:“很好,多了七袋。一袋装白米五斗,合七十五斤,七袋则五百二十五斤。这么说,所存库粮比实账多了五百余斤。不过,这所多之粮,从何而来?”

王知县本已松了口气,见问,心又一紧,猛一激灵。笑道:“本县粮仓向来重视灭鼠,这五百多斤粮,想必正是从鼠口夺得!”

卢焯面露赞赏之色:“本官记起来了,钱塘县官仓有位大名鼎鼎的鼠爷,想必鼠爷有一手灭鼠的绝活?”

王知县一时语塞,见得墙边一只大筐,便有了主意,将筐取了过来,笑道:“对,对!鼠爷就是这般灭鼠的!卢大人请看--”把筐往自己头上一套,“这筐子就是灭鼠之利器!平日用小棍长绳支在筐中,作张口待捕之状,筐内散布诱饵,那老鼠冒死进筐吃食,将绳一抽,叭!老鼠就自投罗网了!”

说着,王知县作鼠状,身子一缩,被筐罩住,嘴里发出一阵吱吱的鼠叫声。卢焯和随员都笑起来。

卢焯:“好办法!此法要推而广之。你们算算,本省有七十二县,每县一年从鼠口之中就能夺粮五百斤,全省一年能夺粮多少斤!除了鼠口,还有虫口、贼口,若是-一严加防范,所积之粮何止千万斤!”

王县令从筐里钻了出来,浑身得意:“卢大人,本仓已扫出空房三大间,等得从民间收购了余粮,就可及时堆放!卢大人要去看看么?”

卢焯显得更高兴了:“此次验仓的主旨,一是为了保仓,二是为了盈仓,也就是说,要让官仓充盈起来,一旦逢上灾年,可确保赈灾之急用。王县令保仓有道,盈仓亦有方,可见是替朝廷办事,极为用心的!--好,看看去!”

王知县一脸难以掩饰的宠幸。

17·空库房。

大门打开。

卢焯进来,抬目四望,果然是一间打扫得于干净净的大库房。

昂茫芎茫怀静蝗荆 甭淘薜馈

王知县脸上放起光来。

突然,卢焯的眼皮一跳。一溜几十只肥硕的老鼠像股黑烟似的沿墙角奔跑着!卢焯的脸色一冷:“王县令,怎么回事?”

王县令一惊,问左右:“这……这是怎么回事?”

群鼠在卢焯的裆下夺门而出。卢焯厉声:“看来,大名鼎鼎的鼠爷是徒有虚名了!他人呢?本官要见他!”

王县令的脸刷地白了。

18·运河边破庙里。日。

米河坐在灶边,用力吹着吹火棍。

小梳子气喘吁吁地奔来,刚要开口,便已笑起来。

米河:“你笑什么?”

小梳子:“米少爷,你把吹火筒吹反了!”

米河抬起头,一嘴乌黑。

小梳子哈哈大笑,笑完,说道:“他们来了!”

米河:“谁来了?”

小梳子:“收粮的官船来了!”

米河眼睛一亮:“往哪去了?”

小梳子:“禹村!”

米河:“那不是王虎林的庄子么?--走!”

他扔下吹火筒,跑出庙去。

小梳子跟着米河也跑出了庙门。

19.运河长堤上。

米河跑得飞快,辫子飞扬着。

身后,跟着的是小梳子和一群小乞丐。

20.禹村村口。

米河一行人跑进村来。突然,米河收住步,对着小梳子耳语了几句,小梳子点头。小梳子领着丐童们分散着往村里跑去。米河从路边顺手拾起一件农具,问一个放牛的孩子:“童儿,这是何物?”

重儿:“粪篓子!”

米河把粪篓背在肩上,定定神,不慌不忙地朝村里走去。

21.禹村河埠边空场。

河里泊着那条大红官船和装粮的空船。河埠空场上,一顶大布伞高高撑着,伞下是一把太师椅,椅上坐着孙敬山。那些被行役催喊着卖粮的乡民背着米袋、挑着米箩,在收粮场上排成了长队,人人脸上布满了愁色。

王虎林是田庄主,不必自己扛米挑担,他家的米由三五个雇工帮着挑在肩上,他自己一声不吭,蹲在一旁,只管吸着水烟。

米河悄悄地走了过来,用粪篓碰了碰王虎林。

王虎林见是米河,一愕。

米河悄声问:“坐在太师椅上的,就是孙敬山?”

王虎林低声:“认虎认皮,认人认须。他的胡子,像不像老鼠胡子?--你看,开秤了。”

米河抬眼望去,直见两个街役扛着一口大斗走到场子中央,重重地放下,一个穿大靴子的如狼似虎的衙役往大斗旁叉腰一站,随即便又有两个横眉竖目的衙役抬着一杆大秤出来,支秤站定,其威如庙中金刚。

孙敬山的师爷提着袍摆走到场子中间,大声道:“今日杭州知府大人亲临禹村,奉旨督收民间余粮,实乃禹村之荣幸!--各位都听好了!每户按数缴卖,一两一钱都不能短缺!缴卖的规矩,还是按着常年收缴漕粮的规矩办,先过秤,再过斗!--开始吧!”

一行役打开册子,厉喝:“头一户,彭金水!”

人群中走出个驼背的老农,背上背着一袋米,跟在他身边的是他的八九岁的儿子,长得像一棵冻过的菜,又矮又小,背上也扛着个米袋,父子俩走得颤颤巍巍。

米河心一抽紧,想开口说话,被王虎林暗暗拉住。

王虎林低声:“别急,往下看。”

米河让自己定下心来,抬头往场里看去。

那师爷问:“你就是彭金水?”

彭金水:“小民是彭金水。”

师爷:“几口人?”

彭金水:“三口人,儿子肉肉,老婆银花。”

师爷笑:“你这儿子叫肉肉?这也是人名?”

彭金水:“佃户人家,养活个儿子不容易,再怎么不起眼,也是爹娘身边的肉儿。”

师爷:“过秤吧!”

衙役将大秤钩扎住米袋,一拨砣绳,即唱:“白米六十斤!”

彭金水一惊:“老爷,不对吧?这一布袋,正好是五斗米,七十五斤啊!一两一钱也不少的!”

师爷:“怎么,信不过官秤?是不是嫌秤上没刻着个官’字?--好吧,把斗给抬起来!”

两个执斜的衙役抬起空斗。师爷用扇子点着斗上写着的一个大红“官”字,说:“认得这是什么字么?”

彭金水凑脸认着,认不得,问左右乡人:“这是……什么字?”

乡人不做声。

师爷用扇子打了一个白发老头的头顶:“你是教过书馆的,你说,这斗上写着的,是个什么字?”

那白发老头抖抖索索地:“是……是个官字。”

师爷将斗一抖:“大家听着,这秤,可是官秤!这斗,可是官斗!官字大如天!谁不认这官字,谁就别怨官字也不认你!--过斗!”

衙役将米袋一拎,白花花的大米泻人官斗。

众人踮脚张望。

22.一间草屋后。

小乞丐们跟着小梳子,躲在屋后往河埠那边瞅着。

一丐童:“梳子姐,你说,要不要往那大人的伞上扔土块?”

另一丐童:“梳子姐,干脆扔个猪屎团子过去?”

小梳子一脸严肃:“不行!没有米少爷发话,谁也不准动!你们都给我趴下!”

小乞丐们纷纷趴倒在地。

23.河埠边场子。

米河踮脚看着,看得眼皮直跳--那倒人官斗的白米,浅了一截!衙役手中的一把铜尺往斗口装模作样地一刮。师爷:“见了没有?这斗可是五斗官斗,要是真有五斗米,这斗口怎么不见白啊?嗯?”

彭金水的嘴唇抖得厉害。儿子肉肉紧紧拉着父亲的衣角,哭起来。

衙役吼:“知府大人在此督坐,谁敢哭!”

彭金水一把捂住了儿子的嘴。

师爷喝:“淋尖!”

那站在斗边一直叉着腰的长身阔腰衙役走了出来,抬起大靴子,朝着斗重重踢了两脚。斗里的白米又浅了下去。

那衙役用手一码,回唱:“斗内有米五十五斤!记--!”

老实巴交的彭金水涌出泪来,对着师爷跪了下去,重重地磕了个头,泣不成声:“老爷!这……这可分明……分明是少了二十斤啊……”

师爷板下脸:“今日收粮,可是皇上的旨意!怎么,莫非是皇上坑着你了?”

彭金水淌着泪,捶打着胸脯:“老爷啊,人要凭良心做事啊!我彭家的米缸,可是全倒空了啊!老爷啊……”

默看着的乡民们抹起了眼泪。

米河已是震惊得脸色发白,他的一只手被王虎林紧紧抓着。

芭荆 蹦枪偕∠孪炱鹋陌干

端坐着的孙敬山沉声道:“不成体统!--好个大胆刁民,把当今天子也不放在眼里了!--来人哪,将这一老一小两个刁民挂树示众!”

彭金水吓呆了,没等他从地上爬起,臂上便被绑了麻绳,他像鸡似的被拎起,吊挂上了一棵大树。

儿子肉肉也被绑上,挂了起来。

众乡民掩面而泣。

米河的手拼命挣着,王虎林急声:“米少爷!沉住气!你一开口,又得坐牢了!”

米河咬着嘴唇,一缕唇血流出。

王虎林压低声音:“米少爷,该看明白了吧!这秤大、斗大、脚大,就这么回事!

米河突然挣脱了他的手,往场子外跑去。

24·草屋后。

米河一屁股坐在地上,发起愣来。

小梳子摇着他的肩:“米少爷,他们怎么把人挂到树上去了?”

米河不说话。

小梳子:“米少爷,你嘴上怎么出血了?”

米河还是不说话。

小梳子急了:“米少爷!你开口哇!”

米河抬起苍白的脸:“小梳子,你说,这官字,真的比天还大么?”

25.禹村饲堂内。

两桌大鱼大肉摆开着,收粮的衙役围着桌,大碗喝着酒,吆三喝四地豁着拳。

另一桌的菜肴精细些,坐着孙敬山和随行官员,也在喝着酒。

师爷对着孙敬山耳语:“孙大人,这多收的粮,送往您的哪间米行?”

孙敬山皱眉:“急什么?这不还刚开秤么!”

师爷:“从今日收粮来看,这一趟,可是比去冬收漕粮更有……”

白∽欤 彼锞瓷街棺×耸σ幕巴罚氨鹜寺笕艘苍谇料兀 

师爷:“我已派人禀报卢大人,今晚上,头一批粮就可进仓!”

孙敬山满意地点了点头:“你是愈来愈会办差了!”

26.河埠边。

米河跟着王虎林,猫着腰,朝树下摸来。

那个看守场子的,就是用大靴子“淋尖”的衙役,这会儿正坐在树下喝着酒。

挂在树上的彭金水父子歪着头,奄奄一息。

那衙役抬脸看看,骂:“妈的,别淋下两泡尿来!”

话音未落,他头上猛地被罩上了一只粪篓。

罩粪篓的是米河。米河怔怔地看着在篓子里挣扎的衙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会这么“粗鲁”。

王虎林急忙放下吊人的绳子,将彭金水父子放下,手一挥,几个乡民k来,背起这一老一小就跑。

王虎林拉着米河,急声:“米少爷,快走!”

米河:“我要的这三件东西,还没拿到手!”

王虎林:“有小梳子,你放心!”

两人朝村外跑去。

27·草屋后。

小梳子对着小乞丐们交待着什么。

丐童们兴奋得连连点头。

小梳子:“偷到了那几件东西,都送到庙里去,米少爷在等着!明白了么?”

小乞丐:“明白了!”

他们奔向河埠。

28·河埠。

那衙役已从粪篓里挣出头来,挂着满脑袋的粪,怒声骂着,往河边跑去,趴在水边洗起头来。

小乞丐们一拥而上,飞快地扛起那杆官秤,又抬起那只大官斗,钻入了一片桑树林子。站在草屋那边指挥着的小梳子,突然急了,对着小乞丐们拼命做着脱鞋的动作。可小乞丐们早已兴奋莫名,一溜烟不见了影儿。小梳子一跺脚,从草屋后头跑出来,跑向河埠。她猫着腰,朝蹲在河边洗着脑袋的衙役摸去。那衙役的屁股撅得高高的。小梳子对着那大屁股重重踢了一脚,衙役扑通一声栽下水。

小梳子顺势拔下了他脚上的一只靴子。正要走,想想不对,于脆把另一只靴子也拔了。那行役在水里挣扎个不停。小梳子笑起来,不慌不忙地将两只水淋淋的靴子往肩上一撂,得意地往岸上走。身后响起衙役上岸的声音。小梳子回头看了一眼,这才急了,撒腿就跑。

这一跑,那靴子巨大的靴头便一颠一颠的,滑稽地打起了她的后背。

29.破庙里。日。

一杆大秤、一只大斗、一双靴子放在供桌上。

米河盘腿坐在破败的莲座上,望着这三样东西,沉默着。

笆嶙咏悖币回ね蜕剩懊咨僖趺床凰祷埃俊

小梳子:“别出声,米少爷在想妙计呢!”

米河突然问:“谁愿意跟我到京城去?”

小乞丐们一迭声:“我去!”

米河间小梳子:“你呢?”

小梳子:“你先告诉我,去京城于什么?”

米河:“见皇上。”

小梳子:“见皇上干什么?”

米河:“把这三件害苦了百姓的东西,给皇上送去!”

小乞丐们欢呼起来,被小梳子一个个打了后脑勺,嚷:“别吵!别吵!米少爷还没说完哩!”

米河:“我在想,皇上会……”

小梳子:“会怎样?”

米河一脸神往:“会赐我王命旗牌,差我回到杭州府来,治孙敬山的罪!”

小梳子:“怎么个治法?”

米河做了个往脖子上套枷锁的手势。

小乞丐们都听傻了。

一丐童推推小梳子,低声问:“梳子姐,米少爷是在演戏么?”

小梳子目光发怔:“别问我!我也糊涂了!”

30.庙门外。日。

一群官兵猫着腰,朝破庙包围过来。

十多双官兵的脚踢开了庙门。

庙门重重地倒下!

定格。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