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5节:大陆的最后岁月(1)

大陆的最后岁月

蒋介石下野后,循前两次下野惯例,迅即离南京返抵故里浙江奉化溪口,以便“沉思与自省”。据董显光所著《蒋总统传》称:

1949年退守台湾前,蒋介石回奉化老家祭祀祖坟,身边是孙子孝文和孙女孝章,蒋经国恭敬地站在父亲身后。

在蒋初返奉化时。完全地“置身政治圈外”,过着艰苦、宁静的生活,除破例接见张治中外,毫无其他动作。然据笔者所查,董显光所言与历史事实出入甚大。仅在蒋身居奉化3 个月内,就曾多次接见党政军要员,不断插手政务,拆李宗仁的台,为他第三次上台作准备。

据蒋经国日记称:

1 月25日,蒋电令顾祝同指挥北平中央军,对中共作战。同时令国民党中央军作空运南撤准备。

1 月28日,适逢农历除夕,蒋介石全家在报本堂(丰镐房)团聚度岁。蒋经国称这是他父亲自1913年至今36年第一次在家度岁。同来溪口度岁者,有国民党要员张群、陈立夫、郑彦棻3 人。

1 月30日,蒋介石在老家召见行政院秘书长黄少谷,决定将国民党中央党部先行迁粤,其后加以整顿。

2 月12日,蒋介石令蒋经国致电参谋总长顾祝同,令刘安祺死守青岛。

2 月17日,蒋介石召见阎锡山,曾讨论国民党党政军今后改造问题及政务问题。

2 月19日,蒋介石召见刘为章时,谈及和谈问题,蒋介石告刘:“李宗仁以毛之八条件为和谈基础,直等于‘投降’。”

与此同时,蒋介石支持行政院长孙科与李宗仁闹矛盾,致使孙科将行政院迁至广州,使府院之争再度重演,李宗仁总统职权几乎被架空。当孙科气愤之下挂职而去后,行政院长一职竟无人问津。李宗仁请求何应钦组阁,但何称没有蒋先生的点头,不敢做任何事情。最后还是李宗仁派张治中、吴忠信到溪口见蒋,得到蒋的允许后,何应钦才于3 月11日开始组阁。

上述事实一再说明:蒋介石引退之后,始终未放弃手中的权力,他坐镇溪口,仍以国民党总裁的身份控制党政军特各部门。另据李宗仁后来回忆说:

拔阌诳刂迫鞯匾磺芯胧壬迪谥螅阍谄涔世锝⒌缣7 座,随意指挥,参谋总长顾祝同,对一兵一卒的调动完全听命于蒋先生。2 月16日,我在总统府宴请留京高级军政人员阎锡山、于右任、居正、顾祝同等。众人方入席,侍从人员便来报告说,溪口蒋先生有电话给顾参谋总长。顾祝同只得放下碗箸去接电话。蒋先生这电话原先打到国防部,部里人说,代总统今日请客,参谋总长现在在总统府吃饭。蒋先生便命令将电话接到总统府。是晚我们一席未终,顾祝同先后接了三次溪口的电话。由此可见蒋先生对各项军政大事控制得严密,实与退休之前无异。”《李宗仁回忆录》第955 —956 页,广西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

李宗仁的回忆进一步证明董显光所言与事实不符,也说明蒋介石下野后绝非是一个“普通公民”。

当国共和谈破裂、人民解放军发起渡江战役后,蒋介石深感王朝灭亡在即,迅即结束了“隐居”溪口的生活,重返政治战场。其实他一刻也没离开过。4 月22日。蒋飞抵杭州西子湖畔,召李宗仁、何应钦、白崇禧、张群、王世杰、陶希圣、吴忠信等紧急磋商,研讨应对之策。会议结果商定一文告,包括下列内容:

(1 )政府今后唯有对中共坚决作战。

(2 )在政治方面,联合全国民主自由人士共同奋斗。

(3 )在军事方面,由何应钦兼国防部长,统一陆海空军指挥。

(4 )采取紧急、有效步骤,以加强国民党内部团结和党政之间联系。为此,决定在党内设立“非常委员会”,蒋介石以国民党总裁身份主持党政联系。《申报》1949年4 月23日。

会议期间,李宗仁对于他代总统期间政出多门现象大发牢骚,并提出退职。蒋介石因拿到了“非常委员会”的大权,便故作姿态说:“不论你要怎样做,我总归支持你。”李得到蒋的再度许诺,不好再表示反对,遂于当日返抵南京。蒋介石又返溪口小住。

4 月23日,人民解放军渡江部队占领南京,国民政府迁往广州办公。许多政府要员纷纷自寻生路。连李宗仁为自己生存计也于当日临时决定飞抵桂林。此时的国民党政权,已呈四分五裂状态。

4 月24日,蒋介石得知南京失陷消息后,“精神之抑郁与内心之沉痛,不可言状”。为了防止家人做人民解放军的俘虏,遂决定将家人送往台湾,同时决定赴上海部署新的防御,企图固守淞沪。翌日,蒋介石携蒋经国到蒋母墓前辞行。本想再到丰镐房探视一次,而心又有所不忍;又想向乡间父老辞行,“又徒增依依之恋耳”,终于不告而别。当时,蒋经国描述父子的心情是:“虽未流泪,但悲痛之情,难以言宣。”当日,“天气阴沉,益增伤痛。大好河山,几至无立锥之地!且溪口为祖宗庐墓所在,今一旦抛别,其沉痛之心情,更非笔墨所能形容万一”《蒋总统经国先生言论著述汇编》第2 辑第604 页……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