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6节:大陆的最后岁月(2)

4 月26日,蒋氏父子抵黄浦江之复兴岛。当日,召见徐次辰、顾祝同、周至柔、桂永清、汤恩伯、毛人凤、谷正纲等汇报情况,并作最后防御指示,以“保卫大上海”。

4 月27日,蒋介石鉴于南京失守后党内外一片混乱局面,发表《和平绝望、奋斗到底》的谈话,宣称:

暗贝斯颐褡宕嫱錾乐唬姓敢栽谝爸恚匪嫖野裢螅祷だ畲芡臭吆卧撼ち斓甲髡剑芏返降住!彼粲醺鹘缫鲜丁肮驳持枰恰推健秸卣窨谷帐逼谥鲂挠胗缕叶懒ⅰ⒚褡遄杂伞⒚裰骱推蕉芏罚啬芑竦米詈笾だ闭牌潢溃骸断茸芡辰返3 册第3307页……

很显然,这篇颠倒黑白的谈话是在为其反共战争打气,也表明他还要作最后的挣扎。4 月30日,蒋介石对军队将领发表训话时,一再要求部下坚守上海六个月,等待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届时必将得到美国的全力保护,就会重新光复全国。翌日,蒋介石又宣称他要留在上海不走,“要和官兵共艰苦”,“要和上海共存亡”。然而当蒋介石言犹在耳之际,随着人民解放军占领杭州、进军上海,蒋在上海待不下去了,遂于5 月7 日离开上海。蒋在当日日记中表示:无论怎样艰难险阻,“我一定要不屈不挠地奋斗下去”。蒋介石刚走5 天,人民解放军便发起了解放中国第一大城市上海的战役。仅仅13天,被国民党大肆鼓吹的上海“马其诺防线”便被人民解放军突破。5 月25日,上海已在人民解放军的控制之下。

上海失守,“江南半壁业已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在海上漂泊了半月有余的蒋介石决定去台湾“重振革命大业”《蒋总统经国先生言论著述汇编》第2 辑第619 页……

5 月末,蒋介石飞抵台湾,先后就住于阳明山(原名草山,因蒋介石推崇明朝哲学家王阳明,他在此居住后便将草山改为阳明山)和高雄寿山。初到台湾期间,蒋介石父子的心情受大陆败局的影响,一直很颓丧。蒋经国在6 月4 日、9日日记中写道:

耙瓿跚纾裎徽瘢芸斓赜指芯醯匠羁唷A苟嗝危卟话病!

白蛲碓律卫剩谧≌熬沧凵汀:L煳藜剩自撇怨罚浠梦蕹#D罟氏纾罡辛魍鲋唷!薄督芡尘壬月壑龌惚唷返2 辑第624 —625页。

烦闷之余,蒋介石开始拟定防台计划,以舟山、马祖、金门、潮汕一线为前哨,也为“反攻复国”之桥梁,并确定今后以台湾防务为第一。此间,蒋介石两次接到李宗仁和新任行政院长阎锡山来电,要其到穗“主持大局”。蒋经国觉得“尚非其时,亦非其地”。但蒋介石则不然,他认为复出的时机要来临,迫不及待于6 月18日复电李宗仁、阎锡山称:

笆本旨枘眩值瘸值叻銮悖晾捅赋ⅲ信逯啵庇孟的睿璩性嘉睿懿蛔裥校孔饶庥诙唐谀诖硭鍪峦瓯希龆ㄐ衅凇!薄督芡尘壬月壑龌惚唷返2 辑第627 —628 页。

6 月21日,蒋介石在对部下的一次训话中,解释他将赴广州主持大政的理由称:

拔沂且桓鱿乱暗淖芡常劾聿挥υ傥使拢磺杏衫畲芡炒怼肫鹱芾砩暗母劳校阋浴踩凰罩招胝蹋士嗬词币渤ⅰ囊叛裕衷谑俏业澄D压赝罚晕乙缘车淖懿玫匚焕戳斓即蠹彝膊匙魇馑勒健!

7 月14日,蒋介石自台北飞抵广州。连续几日,蒋介石以国民党总裁身份,频频召开会议,并于16日成立了国民党非常委员会。会议规定:这一超宪法机构为非常时期的最高权力机关,政府的一切措施必须先经非常委员会决议通过方为有效。会议推举蒋介石为非常委员会主席,李宗仁为副主席,阎锡山、朱家骅、居正、吴铁城、吴忠信、何应钦、张群、孙科、陈立夫为非常委员会委员,洪兰友、程思远为正副秘书长。蒋介石以国民党总裁身份兼任非常委员会主席,再次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并从幕后走向了前台,指挥国民残余力量作最后的顽抗。会议还通过《扭转时局方案》,决定以海军封锁沿海,用空军轰炸被解放的城市,令陆军残余力量保卫大西南。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