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21节:老对手斗法(3)

会议争论不休,终无结果。

蒋介石于4 月17日阅毕黄绍竑携回的《国内和平协定》(最后修正案)后,在当日日记中写道:

肮驳扯哉硭嵝拚跫24条款,真是无条件的投降处分之条件。”《蒋总统经国先生言论著述汇编》第2 辑第599 页。

蒋介石一面骂黄绍竑接受转达“无耻之极”,一面提出“速提对案交共党”,“拒绝其条件”。并要李宗仁按国民党中常会所定和谈五项原则办事。

在此关键时刻,李宗仁棋错一步,采纳了蒋介石与白崇禧的建议,拒绝在和平协定上签字,终于导致了国共和谈的最后破裂。对蒋介石而言,他有台湾作退路,可以不要和平。但对李宗仁而言,他如果不与中共和平相处,共同建国,就必然在蒋介石的种种掣肘中宣告失败,而且无立足之地。后来的事实说明了这一点。纵观蒋、李争斗的第二个回合,最终又以蒋胜而告终。

第三回合:围绕蒋介石出国之争。从两次争斗的失利中,李宗仁明白了一个道理:只要蒋介石一日不去,他就不会有—丝一毫的作为。为了摆脱失利的困境,并从蒋手中夺回应有的权力,李决定要不惜一切逼蒋出国。李的这一想法正好与力主和谈的张治中的看法不谋而合。

张治中是桂系首领白崇禧的同学,两人关系很融洽,与李宗仁关系甚好,又是蒋介石的左膀右臂。他虽在和谈问题上得罪了蒋介石,但他毕竟是蒋介石的嫡系,与蒋介石有着很深的关系。李宗仁上台后,他深感李的地位很虚弱,和谈前途诸多险阻,对李的处境表示同情。当他2 月份应李宗仁之邀入京时,曾因多次与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接触,谈及蒋、李关系时,二人均感蒋介石在溪口操纵一切,实为南京和谈的障碍。张建议司徒雷登对蒋施加影响,劝蒋出国。司徒雷登以不干涉中国内政为由,反劝张以其个人同蒋的关系,劝蒋出国。时逢国民党元老吴铁城抵京,他与上述两人看法一致,遂与李宗仁交换意见。李宗仁便派张治中、吴铁城前去溪口劝蒋出国。与此同时,李一面请求美国助他阻蒋“干政”,一面亲自写信给蒋介石,声称如蒋不停止干预,他将“决心引退,以谢国人”。当时南京《救国日报》还刊出了“蒋不出国救国无望”的新闻,从而挑起了逼蒋出国的争端。

蒋介石认为李宗仁此举用心险恶,因而决计不出国,并予以反击。当张治中、吴忠信于3 月3 日抵溪口后,蒋一见张、吴的面就说:

澳忝鞘抢慈拔页龉模ㄖ揭丫浅隼戳恕K潜莆蚁乱笆强梢缘模莆摇雒筒恍校∠乱昂笪揖褪歉銎胀ü瘢睦锒伎梢宰杂删幼。慰鍪窃谖业募蚁纭!

此话一说,李宗仁也无奈蒋何。

南京失守之前,蒋、李杭州会议决定总统府迁穗办公。但当南京失守之际。李宗仁临时决定飞桂林,其目的仍是向蒋施加压力,逼蒋交权。同时,李也有另组政府与中共谋和的意图。

蒋介石对李宗仁飞桂林一手没有料到。自己赴穗主政又名不正,言不顺,遂策动国民党元老居正、阎锡山、李文范三人随白崇禧飞桂林促驾,声称三人来前已得蒋5 年内不干政的保证。其后,陈济棠、朱家骅亦衔蒋命来桂相劝。陈、朱二人皆说,蒋已决心将军、政、财大权全部交出,他绝不在幕后操纵。李宗仁称:赴穗主持可以,但需蒋作确切的保证。李的先决条件是:

(1 )“国防部应有完整之指挥权。蒋先生不得在幕后指挥”;

(2 )“全国任免官吏,由总统暨行政院长依据宪法执行之,蒋先生不得从幕后干预”;

(3 )“中央金融、企业等机构,概由行政院主管部会监督,任何人不得从中操纵,中央银行运台存贮之银元、金钞,须一律交出,交付军政费用”;

(4 )“各级政府须依据宪法规定,向总统及行政院长分层负责,不得听受任何个人指导,在穗之政府机关,应率先奉行”;

(5 )“国民党只能依普通政党规定。协助指导从政党员,不得干涉政务,控制政府”;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