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27节:复职视事

复职视事

蒋介石到台后,为了制造他的“复职”符合“民意”的假象,遂策动各界上“劝进表”。

12月25日,蒋介石指使到台的“国大代表”举行年会,会议认为:“国危”至此,中枢不可一日无主,故请蒋复“总统”职。

1 月13日,国民党中央非常委员会也向李宗仁发出通电,令其迅即返台。

1 月20日,“监察院”也电催李宗仁返台。

在台方的一再催促之下,李宗仁于1 月29日电复“监察院”称:病体尚需休养,未能即返。2 月3 日,李宗仁再电“监察院”称:滞美不归是为接洽美援,因接洽事宜未妥,故暂不能到台。

由于李宗仁的答复不合蒋介石的意图,故受到蒋介石控制下的舆论机构的猛烈抨击。2 月4 日,《中央日报》、《中华日报》、《扫荡报》同时发表社论,对李宗仁29日复电一致予以指责。《中央日报》还呼吁蒋介石“绾领国事”、“统帅三军”。

2 月5 日,“国民大会代表联谊会”电责李宗仁不负责任,并请蒋复“总统”职。

2 月14日,“监察院”再电李宗仁,指责其在美国遥领“国事”的错误,质问李是返台,还是辞职?并决议提请“国民大会”弹劾他。同日,国民党中央非常委员会也致电李宗仁,明确指出:

巴说荣萑衔芡臣巴乘е叭ú豢稍傩樾荒艽τ谖R赡ㄖ常缥夜苡诹⒎ㄔ嚎嵋郧懊莘堤ǎ鞒止滴孕乃弧L裙焓笔翟诓荒芊倒蛲说肉鹩谑本旨栉#呵橐笄校ㄓ谐是胱懿靡勒罩谐;38年11月27日临时会议之决议,继续行使总统职权。”

李宗仁接此电后复电国民党中央非常委员会,以医嘱不能远行为由,仍拒绝到台。李宗仁何以这样固执己见呢?李宗仁认为:

台湾“是蒋先生清一色的天下,他掌握了生杀予夺的绝对权力”。“在这局面下,我如贸然回台,则无异自投罗网,任其摆布,蒋的第一招必然是迫我‘劝进’,等他复正大位之后,我将来的命运如何,就很难逆料了。以蒋先生过去对我衔恨之深,我一旦失去自由,恐欲求为张汉卿第二也不可得了”《李宗仁回忆录》第1026页……

蒋介石对李宗仁拒绝返台甚为喜悦。尽管他发动舆论逼李尽快返台,但他深知李不会来。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企图造成李宗仁失信于台湾各界,以便于他的再度登基符合民意。李宗仁不来台,既可以省去许多麻烦,又可以名正言顺地实行独裁统治了。他在复职前夕,曾激动不已地公开声称:

还是“我出来视事好”。“倘若去年初我不下野,无论如何想象不到大陆各省会一年之内断送干净。我下野的后果,终意如此,殊为痛心”。“现在国家情势危急非常,如果我再不负起政治军事的责任,在三个月之内,台湾一定完结。我出来之后,台湾可望确保”。

其后,蒋介石又指使国民党中央非常委员会于2 月21日向李宗仁发出最后通牒,限李宗仁于3 日内返台,否则便算作放弃其“总统”职权。由于李宗仁未能遵守蒋介石的时间表,23日尚未到台。当日,国民党中央常委会决议:请蒋总裁早日恢复行使“总统”职权。“立法院”也一致通过了请蒋介石恢复“总统”职权的决议。

至此,蒋介石认为时机已成熟,再无有推托之必要,旋于3 月l 日再度在台北登基。同日,蒋还发表了一篇堂而皇之的“复职”文告,宣称:

爸姓砩砀锩40余年,生死荣辱早已置之度外,进退出处,一唯国民公意是从,当此危急存亡之日,受全体军民同胞责望之切,已无推诿之可能,爰于3月1 日复行视事,期共奋勉,以光复大陆,重建三民主义新中国。”张其昀:《先总统蒋公全集》第3 册第3326页。

3 月13日,蒋介石在总理纪念周上又发表了《复职的使命与目的》的讲话,声称:

拔乙簧杏腥蜗乱叭胃粗啊薄5谝淮胃粗暗氖姑笆峭瓿杀狈ィ骋蝗保坏诙胃粗暗氖姑恰暗挚谷毡厩致裕∽詈笫だ薄U庖淮胃粗暗氖姑熬褪且指粗谢窆却舐酵詈蟮哪康哪耸窃谙鸸膊剩氐焓澜绾推健薄U牌潢溃骸断茸芡辰返2 册第1955—1956页。

对于蒋介石重登大宝之举的评价褒贬不一。

董显光在《蒋总统传》中对蒋此举作了如下的评论:

敖芡吃诳悸歉慈未瞬灰滋趾玫娜挝袷保钪挥惺埂杂芍泄娜嗣裰厣晷拍钍寄苊庥诿鹜觯钍洗硎逼谥∮淘ィ拐嗽钡男判慕ソハВ戏接胛髂献詈笾览J滴О苤饕逵胛淙艘庵颈∪踔峁V泄忠训酱镎庋桓鍪比眨ㄓ幸庵旧系钠婕J寄馨阉炀龋芡匙灾诠竦车恼笥挥兴约翰拍芡贫艘黄婕V!

暗比唬芡橙绺粗埃庥龅睦炎远啵缱ㄎ约捍蛩悖匀砸砸宋恕8粗昂笕绮恍沂О埽皇怯猩奈O眨闶潜ナ苤冈穑芡乘硎苤泄淖鹑菀汛镉谧罡叻澹窈笏庥稣呋虿幻庥邢缕轮拢室愿鋈死愕脑蚨郏詈檬侵蒙砭滞狻6苊庾詈蠓芏返募杈拊鹑巍5芡匙苑枪姹茉鹑蔚娜耍缫岩陨硇砉K患聘鋈说陌参!R膊还讼质档乃衬妫闳唤邮芰斯说淖詈笠蟆!倍怨猓骸督芡炒返565 页。

对于董显光的评价,《蒋经国传》的作者江南评论说:

董显光用栽赃的手法,将大陆失败的责任,都推给了李宗仁,实为公正客观的史家所难接受。对于蒋介石“复职”,江南曾引用陶希圣的一句话,即“明知其不能也要为”。他说蒋的性格倔强,“不战至最后的一兵一卒,绝不轻言牺牲”。

蒋介石的“复职”也遭到大洋彼岸李宗仁的抨击。蒋介石“复职”后立即给李宗仁发了一个电报。希望李宗仁以“副总统”的身份作为蒋的专使在友邦争取外援。

李宗仁接此电报后非常气愤,立即复电蒋介石,骂他的做法“荒谬”。同时,李还引证国民党“宪法”第49条规定:

白芡橙蔽皇保筛弊芡臣倘危磷芡橙纹诮炻埂W芡掣弊芡尘蔽皇保尚姓涸撼ご衅渲叭ǎ⒁辣鞠芊ǖ30条之规定,召集国民党大会临时会,补选总统、副总统,其任期以补足原任总统未满之任期为止。”

李宗仁指责蒋介石的要害之处是,即使我“代总统”缺位,也该由“行政院长”阎锡山代行职权,然后由“国民大会”临时会补选“总统”,你蒋介石“复职”是根据哪家的“宪法”?

李宗仁还说:

敖壬母粗安⑽词刮揖欤蛭率瞪纤缫咽翘ㄍ宓亩啦谜吡恕2还驹诠曳ㄍ车牧⒊∩希也荒懿煌ǖ绯馄浠拿!薄拔抑辽僖嘤ψ髦锍涯娴谋硎荆晕曳ㄍ沉粢凰孔鹧稀!薄独钭谌驶匾渎肌返1031—1032页。

李宗仁对蒋介石的指责,再度激怒了蒋,他决心对李报复。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