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33节:涵碧楼幽思(3)

暗闭20年,对其社会改造与民众福利,毫未着手,而党政军事教育人员,只能做官,而未注意三民主义之实行。今后对于一切教育,皆应以民主为基础。亡羊补牢,未始为晚。”

暗秤ξ沃窬惺嘤刖又榛辏ザ杂诰刹课匏枷肓斓迹敝粮刹勘旧碛谒枷耄谛问缴希痴指刹炕ハ喑逋唬秤刖至ⅲ沟沉⒂诰猓酥恋车母刹孔韵喾至选8刹课拚谓逃荒苁谷车吃崩斫庵醒胫摺保弧坝谑切拇嬖雇亿眯对鹑巍R恼鲜鋈钡悖δ舛ň咛甯僖凳┎判小薄

当时,蒋介石特别强调组织与纪律的作用。他对蒋经国说:“一切以组织为主,纪律为辅”。“组织应在纪律之先。组织的对象:第一为人,第二为事与物(包括经费在内)。至于干部训练与重建之方针:必须陶冶旧干部,训练新干部。其基本原则:(一)以思想为结合;(二)以工作为训练;(三)以成绩为黜陟”。《蒋总统经国先生言论著述汇编》第2 辑第557 —558 页。

晚年的蒋介石拄着手杖,坐在竹椅上。

1 月29日,蒋介石在召见亲信黄少谷时,指出:就现状加以整顿,再图根本改革。又说:

氨镜撤浅沟自僭欤喜荒艽邮赂葱斯ぷ鳌!

上述蒋的说法,表明蒋改造国民党的决心很大,开始研拟改造方案,注重组织与纪律。

2 月17日,阎锡山到溪口见蒋时,两人谈及今后党、政、军改造的意见,均认为当前迫切需要:

罢良透伲敌屑觳椤Nㄐв萌耍ㄐ耍蕴岣咝姓省!

3 月10日,蒋介石与亲信袁守谦聚餐叙谈。蒋提出对国民党改造分三阶段进行,即“整理”、“改造”、“新生”(整理现状、改造过渡、筹备新生)。同时,蒋还提出改造过渡的办法,即组织一个非常委员会。同月19日,蒋在召见“总统府战略顾问”万耀煌时提出:

暗车闹行淖橹Ψ肿芪瘛⒉莆瘛⒓嗖烊耸隆⑶楸ā⑿卸⑿⑼ㄐ拧⑸杓蒲芯俊⒀盗犯髯椤!

同日,蒋介石在蒋经国草拟的《组织意见书》上批示,应注意下列各点:

(1 )“应谨严而不狭小,应切实而不求速效”。

(2 )“组织应以干部自动发起,不能由领袖命令行事”。

(3 )“青年运动之起点,在组训流亡学生”。

其后,蒋经国又草拟了《重整革命之初步组织的意见书》,蒋介石阅后认为可以采用。6 月间,蒋介石又问蒋经国,“组织如何策进”,蒋经国当时答不出,“内心非常惶恐”。鉴于失败的教训,蒋介石当时最关注干部选拔与训练问题。他认为干部选拔应采取并力行唐代取士办法,即先以身、言、书、判为选拔标准,后以德、才、业三者为任用依据。体格魁伟为身,言语清晰为言,笔法秀美为书,文理密察为判。蒋氏父子皆认为:以此取士,自可达到“天下为公”的境界。其间,国民党元老、蒋介石的挚友吴稚晖访蒋,双方谈及国民党改造事,蒋决定设立“总裁办公室”。

同时,蒋介石一面研究整党方案,一面研究毛泽东的《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以获取“统一战略思想”。

7 月8 日,蒋介石主持召开整理党务会议,讨论国民党改造方案。会上对国民党自身的性质发生争论。鉴于失败的教训,有人提出国民党应为民主政党。蒋对此说持相反意见,他认为,国民党不应成为纯粹的“民主”政党,而应为“革命民主政党”,“革命”应为先(注:蒋介石从来没有认为自己的行为是反革命行为,一直认为自己是在为“革命事业”奋斗)。会议争论的结果,采纳了蒋介石的意见。蒋在会上还提出必须以“重新做起为要旨”,“以制度与人事为根本要图”,着眼于小处。很显然,蒋介石此时开始吸取在大陆失败的教训,准备“卧薪尝胆”了。同月16日,国民党中央非常委员会宣告成立。两天后,国民党中常会第204 次会议讨论通过蒋介石下野后研拟的《中国国民党之改造方案》。蒋在此案说明中宣称: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