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36节:“二陈”成了替罪羊(2)

其一,如前所述,蒋介石要推卸国民党在大陆失败的责任,就必须寻找替罪羔羊,而陈氏兄弟主管党务,自然党务失败的责任就落到他们的头上。陈氏兄弟在山穷水尽之际,也表现得非常大度。他们摆出一副姿态,交出权杖,替二叔蒋介石承担失败的责任。这一点可以从陈立夫后来的一次谈话中得到证实:

暗教ㄍ搴螅幸淮卧谌赵绿杜闶套懿眉焯止怯氲呈拢叶宰懿盟荡舐绞О苁枪竦忱飞系囊桓龃笫О埽飧鍪О芤腥烁涸穑怨蛳壬胛冶救耍Φ备浩淙稹N业笔苯ㄒ榈车母脑欤Φ卑盐倚值芏顺ィV亟ㄒ橛τ删局鞒执耸隆!

陈立夫抢过包袱替蒋介石背上,此举是使他后来能够继续获得蒋家第二代人的好感的重要原因。

其二,出于对蒋家有背叛迹象的惩罚。抗日战争胜利前夕,陈氏兄弟眼看日本必败,亟欲把国民党组织大权从戴季陶所支持的朱家骅手中夺回来。1945年春,CC系曾组织各种座谈会,陈氏兄弟指使CC系的中央委员在国民党的会议上慷慨陈词,甚至指责蒋介石不民主,企图向蒋施加压力。蒋是明眼人,立刻感觉到了这股压力,遂于1944年5 月让朱家骅交出国民党中央组织部长的大权。同年5 月26日,蒋任命陈果夫为组织部长,陈称:事先未预知此事,甚感惶恐。当时CC系上下兴高采烈,争说“老帅又出马了”。但此刻蒋介石开始对陈氏兄弟的忠诚发生了怀疑。自从重庆还都后,蒋随时都有牺牲陈氏兄弟、扶蒋经国抓党权的打算。不过,由于当时军事形势急剧变化,国民党军队大溃败,致使蒋介石穷于应付,无暇顾及党务。

国民党退台后,蒋介石鉴于大陆失败和陈氏兄弟对他的指责,亟欲驱其出国民党决策圈。陈氏兄弟十分清楚他们所面临的处境和不利因素。陈果夫当时管不了那么多,因他已久病正在住院治疗,并于1951年8 月25日病逝台北。蒋介石亲自出席陈果夫丧礼,并颁“痛失元良”的挽额。陈立夫则借1950年8 月出席“世界道德重整会议”之机,被迫经瑞士流亡美国。据台港一些报刊载:蒋介石曾送陈立夫5 万美元作为程仪费。行前,陈曾向宋美龄辞行。陈一向与宋关系不错。宋送给陈一本《圣经》说:“你在政治上负这么大的责任,现在一下子冷落下来,会感到很难适应,这里有本《圣经》,你带到美国去念念,你会在心灵上得到不少慰藉。”陈神情颓丧地指着墙上蒋介石的肖像说:“夫人,那活着的上帝都不信任我,我还希望得到耶稣的信任吗?”

其三,陈诚、蒋经国亟欲驱除陈氏兄弟。国民党退台之初,面对生存危机,蒋介石认为必须倚仗部分忠于他的军队与美国。先于陈氏兄弟来台的军系强人陈诚不仅在军方有号召力,而且与美国关系亦好。相形之下,在派系磁场中,对CC系自然不利。陈诚在出掌“行政院”之后,“立法院”仍被CC系所控制,陈诚视若芒刺,乃欲从陈氏兄弟手中夺回权力。一次,陈诚特发请帖约CC系大将余井塘、张道藩二人吃饭,余、张知道陈诚此举必有其他用意,遂在饭后问陈诚:“院长有什么事,请指示吧!”陈诚对余、张说:“我请你们传达我的一句话,陈立夫是个混蛋!”后再没有说别的话。蒋经国也趁机攻击陈立夫。蒋经国与陈立夫之间本来没什么矛盾,主要是1947年国民党与三青团合并时,蒋介石派蒋经国出任“中央政治学校”教育长一职,陈立夫视该校为CC系的干部训练基地,岂容外人染指,遂唆使学生闹学潮,拒蒋经国到任。关于此事,蒋经国的老部下、后久居香港的蔡省三、曹云霞合著的《蒋经国系史话》中有详细的记载。陈立夫此举为小蒋播下了清扫CC的复仇种子。由于陈诚与蒋经国联手攻陈,加之老蒋也想丢车保帅,故使一向说一不二的陈立夫,只有三十六计走为上,没有顾上卧病在床的哥哥与年迈的父亲,去了美国纽约长岛,老夫妻俩买了一所房子,以养来克亨鸡消遣度残年。

蒋介石正是出于上述三方面的考虑,使操纵、控制国民党权力达20年之多的陈氏兄弟,在“清除派系观念”的口号下,被踢出了国民党的权力中心。

陈在美居住期间,表面与政治生活绝缘,整日与夫人以养鸡为快,实则他始终不愿退出政治舞台,一有机会就往华盛顿跑,与一些议员交往甚密。1959年之前,陈曾收到蒋介石指使人打来要他回去的电报,一封是“总统府军务局长”俞济时以陈父病为由,要他回台一叙。一次是国民党中央党部秘书长张厉生打电报给陈,请他辅佐。陈婉谢。再一封是蒋经国在金马炮战后致函陈,坚邀回台,“共谋国是”。直至1962年2 月,陈立夫父病危,陈匆忙返台。当陈抵台北机场时,逼陈出台的陈诚居然到机场迎接他。陈在寓所曾发表书面谈话,称此次返台纯为父病,待父病告痊,即行返美。在台期间,陈曾蒙蒋介石三次召见,台湾新闻界盛传陈将再度复出。但当陈立夫料理好其父丧事后,又悄然返美。直到1968年4 月,陈才返台北定居,蒋介石让他担任“总统府资政”、国民党中央评议委员、“中华文化复兴运动推行委员会”副会长、孔孟学会理事长等职务。

1988年7 月国民党十三大之后,已是垂暮之年的陈立夫又成为台湾新闻的焦点。在7 月14日中央评委会的会议上,以陈立夫为首、包括蒋纬国在内的34位国民党十三届中央评委,向国民党中常会提出一项“以中国文化统一中国,建立共信”的提案。该案坚持“一个中国”、“反对分裂”的主张,坚持以“中国文化统一中国”。认为“谋求统一必先建立共信”,而“中华文化为建立共信的最佳条件”。陈还石破天惊地提出:“共同成立国家实业计划推行委员会”,合作发展大陆经济,并将台湾1988初累计的767 亿美元的外汇存款中,拿出50至100 亿美元,向大陆提供长期低息贷款。这种经援大陆的主张一提出,使台湾朝野为之震动。台湾《新新闻》周刊发表了陈杰夫的《反共老人要做联共先锋》的专文。尽管陈立夫等人的提案未被台湾当局所接受,但它的震撼力却是空前的,它反映了台湾人民,包括国民党元老派盼望中国统一的心愿,表明祖国统一的潮流不可阻挡。现陈立夫急切盼望统一,希在有生之年实现自己多年的梦想。我们欢迎陈立夫先生及一切盼望统一的人们到大陆来看看,为祖国统一做出更大的贡献。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