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72节:吴国桢的杀手锏(1)

第七章 清除异己

早在大陆时期,蒋介石为了建立自己的独裁统治,将政敌汪精卫(后叛国投日)赶出国,尽管汪后来与蒋再度合作,但蒋始终不能见谅于汪,对他多方排挤。对于与他在宪政问题上意见不一致的国民党另一“领袖”人物胡汉民,他竟胆大包天地将胡软禁于南京汤山。对于他的金兰义兄也不能相容,当他与冯玉祥利益一致时便称兄道弟,一旦冯与他意见相左,立即翻脸无情,不仅解除他的兵权,而且企图追杀他。对于逼他下台的桂系“首领”李宗仁,他更是恨之入骨,千方百计拆他的台。

国民党退居台湾之后,蒋介石为维持蒋家小朝廷的偏安统治,在台发起国民党改造运动,借改造之机,将反对派统统挤出决策圈,并将显赫一时的“党国中坚”与元老重臣解除印绶,打入冷宫。稍后更是变本加厉,对稍有不满者,轻则撤职,重则或被逐出台岛,或被终生囚禁,让你永世不得翻身。

历史是无情的,当蒋氏父子相继去世之后,首先从台湾“立法院”刮出一股“考古风”,张学良、吴国桢、孙立人、雷震等人涉及的案件一再被讨论,翻案已成风气。不论从张学良案,还是从吴国桢与孙立人事件,都能看到蒋氏父子当年所应负的责任。为了对蒋介石的为人及晚年生涯有一个全方位的了解,笔者不惜浪费些笔墨,将他去台后清除异己的手法一一曝曝光,以供国人评说。

吴国桢的杀手锏

在台湾翻案风中,吴国桢与孙立人事件最为引人瞩目。1988年4 月17日,美国纽约《中报》刊载了美籍华人叶一舟的一篇文章,题为《弹丸江山父传子,可叹孤臣生非时——吴国桢、孙立人在蒋家王朝中的悲剧命运》。文章认为:国民党退台之初,最具国际声望的文武官员吴国桢、孙立人,在“侯门深似海”的中国官场上,首先充当了蒋氏父子权力重新组合的牺牲品。

而今,身处异国他乡的吴国桢早已作古;被释兵权,幽居台中33年的孙立人也已谢世。然而,吴、孙案的历史真相到底如何?至今仍是个谜。不过,根据当时显露出来的蛛丝马迹及大量的历史资料,也可理出一条清晰的线索来。

吴国桢是湖北人,生于1903年。他早年考入中国最高学府——清华大学。毕业后越洋留学美国,饱学西方资产阶级学说,后获普林斯顿大学博士学位。返国后,吴氏历任国民党中宣部副部长、汉口市长、重庆市长和上海市长等要职,是蒋家小朝廷官场中红得发紫的人物。直到吴国桢被逐出台岛后,他也一直认为大陆时期没有比蒋先生待他最好的人了。

蒋介石之所以器重吴国桢,固然是由于吴毕业于美国,与美国政界有相当的联系,同时也由于吴从不结党营私,对蒋绝对忠诚。吴国桢做外交部次长时的部下何风山回忆说:

拔夤宓酵饨徊可先危1942年)时,仅随身带了一位秘书,用了几个星期之后,打发他走了,并且说:‘我来做次长,已经是半路出家,破坏了外交部的系统与组织,我不能再从外边擅带人进来,加深我的歉疚’。所以几年下来,他没有用一个私人,极端尊重外部良好传统,年轻的新进大多为高考出身,由外部举行特种考试派员监督。考取人员所取得资格与高考资格相等”。《何风山博士回忆录》,美国《国际周报》1983年11月5 日。

吴国桢不仅不结党营私,而且非常崇尚资产阶级作风,办事特别讲求效率,令出必行。由于他强调法治,在上海市长任内就有“民主先生”之称。他个人能力极强,能为蒋独当一面。自然也有高傲的一面。在吴案发生之后,曾任上海市参议会议长的潘公展后来回忆说:

捌叫亩郏夤宀⒉皇且桓鲇共牛酚幸惶卓醇冶玖臁K钠恋囊翘骼难菟担驳靡豢诤芎玫挠⒂铮阋还裳笈缮衿约鞍词钡桨旃遥ㄉ虾H私猩闲醋旨洌耸裁慈硕槛弦孕θ荩踔梁偷笔逼婧苁⒌哪盅С钡难脖硎咀乓恢旨词拱ご蛞猜辉诤醯钠龋娜肥沟笔钡燮は嗟难笊毯蜕虾J忻瘢路鸲荚谙氪笊虾:涡叶玫饺绱艘晃幌执拿裰魇谐ぁ薄E斯梗骸段宜墓濉罚愀邸缎挛盘斓亍1954年3 月27日。

国民党退守台湾之初,最为突出的问题是争取美援。1949年12月15日,尚未复“总统”职的蒋介石便以台岛最高行政长官的身份任命吴国桢为台湾省主席。对此,吴氏大惑不解。因为陈诚掌管台湾省市的大印不足一年,没有功劳亦有苦劳,且在吴上任省主席位不久前,陈诚曾约谈吴氏,邀吴屈就台湾省主席秘书长一职,遭吴婉谢。吴对蒋说:“陈诚将军不是做得很好吗?最好由俞大维担任”。蒋则毫不隐讳地回答:“你很恰当,我要你今后全力争取美援”。③吴国桢:《八十忆往》,香港《文汇报》1984年6 月。

同月13日,国民党中央机关报《中央日报》刊出《台湾与美援》的社论,指出:“我们的励精图治,彻底改革,就是我们争取援助之最有效、最有力的方法”。由于一切改革的目标是以争取美援为中心,故而有“民主先生”之称的吴国桢,当然成为台湾省主席的“最佳”人选。

50年代初,吴国桢赴台东巡视时渡过急湍的溪流。

吴国桢任台湾省主席职的第三个月,蒋介石宣布复“总统”职,同时任命陈诚为“行政院长”。吴国桢认为:“为了他把省主席的位置让给我,他一直耿耿于怀,老是卡着我,所以我向蒋先生报告,请求辞职”。蒋对吴的辞职不予批准,并对吴说:“辞修和你斗,你就和他斗,我支持你”。③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