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78节:囚禁孙立人(3)

对于孙立人事件发生的原因,海内外舆论众说纷纭:

有人说,从上述六份调查报告可知,“孙立人事件”并非是寻常的“政治”案件。

其幕后所隐藏的是非恩怨,于事隔30多年后,令人无法理解其间的头绪。或许孙立人本人对于“兵变事件”,都不知为什么会发生?

有人认为,孙立人事件是“老总统或陈诚的阴谋”。

香港《祖国》杂志认为,孙立人事件“实为蒋经国氏与孙立人氏冲突斗争的结果”。

当时孙立人部将领则认为,究竟有没有“兵变”之事,只有时任第10军政治部主任阮成章最清楚。因为举发兵变的人就是阮成章。这也是孙立人事隔30多年之后,仍对阮成章“耿耿于怀”的关键所在。

1952年,美国太平洋舰队总司令雷德福将军由孙立人陪同参观台湾军队的演习。

以上四说表明:孙立人的所谓“兵变”的确是个谜。但是这个谜的谜底是什么呢?

蒋经国病逝后,台港一些报刊认为:孙立人因“假匪谍”、“假兵变”被治罪,实属冤枉。那么,孙立人为何又遭张学良同样下场呢?

香港台湾问题评论家李达先生认为:

孙立人忽略了国民党军方主流派在政治上的实力,尤其是在他得势之时,与黄埔系疏远与矛盾是他一大致命伤。

李达先生的评论的确入木三分。蒋介石提拔人时尤以黄埔系为主。时至今日,台岛黄埔系仍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就孙立人的出身看,他并非是黄埔系,而是毕业于美国印第安纳州的普渡大学。谁都知晓,在国民党军队将领中,有留日派、保定军校和黄埔系,唯留学英、美,形单影只。正因为如此,这位美国五星上将马歇尔的同学,尽管军事才能卓越,由美返国后,却被分配当了一名下士。后入党务学校任军训队长。不久经亲美的宋子文介绍,调到陆海空军总司令部侍卫总队任副总队长。旋又调任中央政治学校训练班主任。1932年,宋子文在美国支持下,为培植其个人势力,利用财政部长兼代行政院长职权,在财政部下设税警团,名为查缉走私漏税。因税警团官员大部为留美学生,孙也被宋提拔为第4团上校团长。在宋子文全力支持下,孙在训练部队主面一展其军事才华。

抗日战争爆发后,孙立人率部参加淞沪抗战,孙作战勇敢,曾负伤13处,后经医治仍有一块弹片尚未取出。在武汉保卫战中,孙立人又立两次战功。国民政府西迁重庆后,孙立人因战功卓著升任为缉私总队(由税警总团改称)少将总队长,并受到蒋介石的亲自召见。后孙立人亲手训练的税警总团(1938年后又由缉私总队改称税警总团)成为国民党最精锐的部队之一,特务头子戴笠通过蒋介石将孙部大部划归自己势力范围,从而引发孙戴矛盾。1941年底,税警总团改编为新38师,孙立人升任师长。翌年2 月,孙立人率部入缅作战,并创下了仁安羌大捷的记录。此役孙以不满1000的兵力,击退数倍于己的敌军,救出近10倍于己的友军,曾轰动全球,受到中外人士的赞许和敬佩。美国人称孙创造了“罕有的成就”,英国人则授予孙勋章。在反攻缅北的战役中,孙再立战功,被誉为“东方的隆美尔”,再获美国勋章,同时使孙颇具国际声望。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欧洲盟军统帅艾森豪威尔曾邀孙立人访问欧洲,孙遂成为艾森豪威尔、戴高乐、巴顿的座上宾。艾森豪威尔出任美国总统后,孙立人与美国的关系更为密切。上述孙立人的殊荣,都是黄埔系将领所没有的,因而遭忌在所难免。

蒋介石进行“戡乱”时期,孙立人部被派往东北,孙出任东北“绥靖”副司令,参加反共内战。因与杜聿明发生冲突和作战连连失利,孙被蒋调离东北,所部归黄埔出身的潘裕昆掌握。蒋初任孙代理陆军总司令兼陆军训练司令。对此,孙立人认为蒋介石对他不公平,耿耿于怀。后来通过美国人周旋,孙被调到台湾负责新兵训练。孙曾对吴国桢讲,在东北时期,蒋先生对我不起。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