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80节:囚禁孙立人(5)

孙将军对我们诉说,如果他真像诬控他那样不忠于领袖和国家,他那时就接受美国的邀请而自由行动了”。陶百川:《困勉强狷八十年》第282 页。

陶百川的旁证一方面说明美国为了分离台湾与中国大陆的关系,确有弃蒋扶孙意图。关于此点前文所述美国对华政策演变与孙立人所述相吻合。另一方面也说明孙立人并未响应美国人的号召。但孙与美国人的这种亲密关系,令多疑的蒋介石,十分害怕孙与美再度携手取他而代之。加之美蒋关系随着朝鲜战争爆发与台美《共同防御条约》的签订,已经度过了令人可怕的被抛弃阶段,起用孙立人的背景也已不复存在。为了蒋家小朝廷在台的长治长安,也为了警告一下美国人,蒋介石借机铲除了孙立人。

孙立人案发后,孙立人已经度过33年漫长的幽禁生活后于1990年11月19日病逝台北。1988年,台报掀起“为孙立人辩诬雪冤”的浪潮。台湾当局迫于舆论压力公布了1955年“监察院”5 人小组调查报告,但孙立人当时未完全获得自由。据当时《自立晚报》记者2 月下旬采访孙立人后作如下报道:

拔颐潜芸嗣趴谟也喔涸稹压亍难罡惫伲褂胁文焙颓昂竺诺陌踩嗽保锓蛉说热沂中⌒囊硪恚镨等撕徒揖墙魃鞯匕衙糯八茫财胶徒揖皇弊⒁庹舛叭帐秸和饣ㄔ暗亩病薄

难怪75岁高龄的孙夫人抱怨说:“孙立人都89岁了,他能怎么样?为何还得不到充分的自由?”

在孙立人的一本日记上写着:“谁能还我清白,又有谁能还我公正?”

记者问孙:“您的案子很多人认为疑点太多,好像不少人想为您平反”。

孙答:“从未‘反’过,何‘平’之有?我只希望在我的有生之年,政府能还我清白,如此,亦将含笑九泉”。

看来,孙立人坐了33年牢,依旧那么天真。1988年3 月6 日,台湾《新新闻》周刊登载了张友骅的一篇文章,题为《谁来还他清白?》文章说:当年案发后,艾森豪威尔、麦克阿瑟曾电蒋介石,希慎重处理此事。其后,美国国务卿杜勒斯也致电孙立人的学长、时任“外交部长”的叶公超等人,请他们说明此事看法。叶公超间接保证孙立人的“安全”,表示该案由蒋介石处理,蒋亦有“维护”之心。蒋的所谓“维护”就是:不杀、不审、不问、不判、不抓、不关、不放的“七不”立场。蒋介石既已表明此等立场,美方已不便坚持己见。正是在蒋的“七不”立场与原则之下,孙立人遭长期监禁。此间,孙的生活发生困难。据黄杰在《行参戎重》一书中记载:

1958年4 月2 日,总统府第二局长傅亚夫,转呈参谋总长王叔铭签‘前总统府参军长孙立人,自1955年10月交国防部察看,虽已无职,并未夺职,孙员生活情形颇为困难,拟请自1955年10月起,发补助费3000元以助孙员’。”

该文呈请黄杰签署意见时,黄深怕蒋不同意,只好将此事告知宋美龄。宋氏家族对孙立人一直是十分关心的,宋子文生前到台时曾向蒋提出约见孙立人,但遭婉拒。通过黄杰运动宋美龄,蒋介石对此件的批示于4 月5 日转给黄、王:

(1 )“不必补发,自本年(1958年)4 月份开始发给可也”;

(2 )“以国防部名义发给之”。

由此可见,蒋对孙仍不能见谅。随着时光的流逝,蒋介石父子相继去世。如果两位蒋“总统”生前都没有给孙立人澄清冤屈,那么未来又有谁会重视此案呢?尽管1988年3 月20日“国防部长”郑为元拜访孙立人时宣称:从现在起,孙有行动和言论的自由,可以前往任何想去的地方,并可以同任何人交谈。但是,台湾当局始终也未给孙辨明冤屈。至今孙立人已长眠于地下,他能“含笑九泉”吗?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