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81节:阎锡山草庐著书(1)

阎锡山草庐著书

前文说到,蒋介石的政敌、统治山西几十年的土皇帝阎锡山,就在蒋介石重登大宝后的第五天,便被罢黜了“行政院长”职务,“国防部长”一职也被败军之将徐永昌夺去。蒋在“组阁”时,“国防部长”暂由郭寄峤代理。此时的阎锡山,虽还有“总统府资政”、国民党中央评议委员、“行政院设计委员会”主任委员、“革命实践研究院”院务委员等职,但这四职中没有一个是具有真正实权的。至此,阎锡山才深深感到失掉权力的可怕。思之再三,阎锡山下决心举家由台北丽水街迁至地处偏僻的金山菁山草庐。初搬来时,阎的下榻之处既没有电灯、电话,又没有自来水,这对于过惯了现代化生活的阎锡山来说,非常不便。但阎出于防止被蒋介石整肃的考虑,还是忍了。当时阎为避免炎热与台风侵袭,还令部下立即用石块垒成窑洞居住,并把它称之为“种能洞”。在这种洞中栖身,真可谓是“屈尊”。在此间阎一住就是10年,直到他过世。对于阎在此间的“隐居”情形,有人作了如下的描述:

把质弦忧嗌胶螅醋ㄊ轮觯栈Р怀觯枪掖笫拢蜃芡秤姓偻猓磺嵋兹胧小C砍7 时起床,晚10时入睡,午餐后,休息2 小时,其余时间即为会客、讲话、会议、思考与写作。晚饭后,独出野外,散步数十分钟,就寝前,展阅床头木板易经以自怡”。吴文蔚:《民国史上—个伟人——阎锡山先生》,《文艺志》第177 期。

仅从上述描述看,似乎阎锡山的确是交出权柄之后不再过问政治了,然而他一天也没有离开过政治战场。关于此点可从下面两则事例中得到说明:

一是1955年春节来临之际,阎锡山在其住所自撰一副春联:

霸旄J澜纾娼袢苏拢婀湃诵拢婧笕肆⒌拢侨收咴鹑巍保

俺吻逵钪妫质莱烂词婪涝臼ハ托幕场薄

在这里,阎锡山自比“仁者”、“圣贤”,还想重返权力中心,大干一场。

二是1959年香港《真报》记者采访阎锡山谈及“反攻大陆”时,阎雄心勃勃地说:

耙坏┤缒芘浜瞎示质疲跏绾1苯钡坊屏廖尬侍狻V钗槐鹂次已治揭牙咸耍娓鲆坏┓垂ズ畔欤窗桑一挂肭舐柿旖《窃俅蚣父鍪ふ谈丝纯矗矣行判摹I犹矗艺獍牙瞎峭啡越钭呕靥ァ薄

如果说蒋介石的“反攻大陆”是政治神话,那么阎的上述表白,除了不甘心远离权力中心、隐居深山之外,只是聊以自慰而已。

为了继续参预政治,阎锡山还多次出席蒋介石主持召开的各种重要会议,“贡献”反共意见。例如在1951年4 月5 日“国防部总政治部”会议上,阎氏作了《怎样胜过敌人》的报告。同年7 月31日,阎把他多年心血著成的反共理论著作《大同之路》呈送蒋介石“御览”。1956年7 月17日,阎又向蒋面陈《展开政治进攻奠定军事收复基础之意见》。

与此同时,阎锡山不辞“辛劳”,有求必应,经常到各机关学校及团体发表最令蒋介石满意的反共演讲,诸如《共产党的错误》、《共产党为何必败》、《反共抗俄的前途及收复大陆后重建国家问题》、《怎样收复大陆》、《收复大陆的根本条件》、《反共复国前途》之类。还为中外报刊撰写大量反共文章:《对俄共集团想要提出和平共存十大条件的评论》、《反共的哲学基础》等。

阎作这些反共报告与撰写大量反共文章,一方面力图表明他这个败下阵来的“老兵”还不服输,还要再起东山。一方面也想取悦他的盟兄弟蒋介石,重新委他以重任。应当承认,“隐居”深山10年的阎锡山,“建树”最多的还不是上述的反共建议、报告与文章,而是大部头的反共理论著作。10年之中,阎氏写作并出版的主要有:《世界和平与世界大同》、《共产主义的哲学、共产主义共产党的错误》、《人应当怎样》、《反共的什么,凭什么反共》、《大同之路》、《收复大陆与土地问题》、《怎样胜过敌人》、《如何造成足够反共的力量》、《反共复国的前途》、《共产党为何以中国文化为敌》、《反共的哲学基础》、《台中讲演集》,还有《日本应当怎样》、《联合国的责任》、《大同国际宣言草案》、《对道德重整会世界大会提案》、《300 年的中国》、《世界大同》等书。

阎锡山大殓,蒋介石亲往吊唁。

短短几年,撰写这样多的反共书籍,对于蒋介石的“反共大业”来说,真可谓是“呕心沥血”、“鞠躬尽瘁”。

阎锡山的亲信贾景德在其所著的《阎故资政锡山事略》中,也称阎退台后“无时不以保卫台琼为怀,恢复大陆为念”。

当然,阎锡山也有烦躁之时,在他被最初免职时,他想到日本或美国“从事著述”。阎之所以想到美国、日本居住,一是因为他不想看到其盟弟的专权,二是他在撤离大陆时,已将大量财产转移至台湾、香港、日本与美国等地。据台湾报刊披露:

捌渖轿髅骋坠厩ㄌê蟾窕荆ㄓ匀彰骋祝羌亲式鹞40万美元,在日本设有联号——东亚株式会社,公司董事由其四子阎志敏、五子阎志慧(在日本)及其私人驻日本代表徐士珙(字宏玉,为阎锡山妻侄)3 人担任,东亚株式会社社长为阎志慧。其另一专营国外贸易的公司为同纪公司,最初和德国人合作经营,资金甚大,获利亦多,将资金迁台后,传已大部转到美国,由在美的阎志敏全权负责。其山西实业公司运台的一部分工作母机已先后分批卖出。此外,在陈纳德的民航公司中尚有一部分股份。在台所设兴中百货行和台兴印刷等小企业,因经营不善亏蚀”。台湾《中国新闻》周刊,1957年6 月10日。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