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89节:白崇禧困居台北(2)

至于拥兵自卫、不遵统帅令问题,白的答复是:华中主力5 个军1 个整编师均驰援徐州,大部牺牲,而另一部分部队需对付刘伯承与孔从周,无法抽调,后来奉命撤退,“并非坐观成败”。后来但衡今提案与白崇禧的书面答复均在香港《工商时报》刊载。此案最后不了了之。

就在这次大会上,蒋介石不仅指使人弹劾他,而且还要他在罢免李宗仁问题上表态。尽管李宗仁与自己分道扬镳,但几十年的交情的确使白不愿落井下石,但如果不表态又难过老蒋这一关,因而言不由衷地说:

拔颐怯纱舐桨崆ǖ教ǎ沤岷D谕猓ブ献鳎垂部苟怼U獠攀钦钡耐揪叮挥υ儆械谌屏Γ儆惺裁醋橹R桓鲎橹忻靼椎恼僬撸谢赜械嘏蹋辛α浚ú屏Α⑷肆Γ谌屏θ绻皇且恍┤嗽诤M饪斩吹慕泻埃词褂凶橹仓挥邪逊垂擦α糠稚ⅲ灾醒胗胁涣嫉挠跋臁!

白崇禧这里所说的“第三势力”,是指民、青两党的张君劢、李璜、左舜生等和国民党的顾孟余、张发奎等结合在一起,在海外酝酿组织第三势力,推李宗仁为头。最后,白崇禧被迫在罢免李宗仁的连署书上签了名,这使白一直耿耿于怀,故而在会下拆蒋的台。大会上陈诚被蒋介石提名当选“副总统”,蒋还要他兼任“行政院长”职。陈到白的下榻处征求意见,初时白不好表示意见,反问陈的态度如何,陈称:“我的意思是不愿意兼,身体不能过度操劳。”白见有机可乘,便说:“我赞成你四个字‘养体养望’,副总统是辅助总统的,备而不用,不负实际责任,大地方与总统研究讨论,与各部会首长研究,顺便养体。我们将来目的,不是老死台湾,机会来了,要反攻大陆,副座责任加重,现在把身体弄坏了将来吃不消。其次要养望,副元首希望威望一天天增高,不要损害他。譬如在宪法中行政院长是总统提名经立法院同意,如兼行政院长便要对立法院负责。行政院部署很多,你对自己有信心,但谁敢保证底下个个好,出了事,立法院要质询,监察院要弹劾,惩戒委员会要惩戒,这都牵涉到本身,难免有‘用人不当,监督不严’之责,有损威望……你既自承身体不好,我赞成你不兼”。后来陈诚还是兼了“行政院长”。一来蒋介石仍认为陈是最佳人选,二来陈诚也的确不愿丢弃实权,又再度“组阁”。白的目的虽没有达到,坦白说的话确有其理,后来的事实正如白所料,一是陈诚再度抓权引起了与“太子”蒋经国的摩擦,二是积劳成疾,生命过早结束。

当一届三次“国大”在台北召开时,白崇禧听说蒋仍对“总统”宝座恋栈,也对蒋的行为颇不满,遂决定不再为蒋抬轿子,不投他的票。一、二届大会召开时,白都被选为主席团成员之一,此次会议上,白让两个年轻代表潘宗武、黄新硎出来竞选主席团,自己放弃竞选。当时有人对白讲:别人资望浅不能当主席,劝白再度竞选,白表示要让贤。后来大法官苏希洵受了某些人指使来找白说:“听说你不竞选主席团?”白说:“不错,二次会议没人竞选,这次有两个人出来竞选,广西只有这些票,这本是尽义务的,我也竞选,票分散不好”。但苏说:“总统就职当选证书上主席团各主席要签名,签名后送总统,你第一届第二届都签署了,第三届你不竞选你就不能签署,怕人家说你不捧场,人家要怀疑你的立场,你的意思本来是让贤,但人家要怀疑你有不好的意思,何况他二人资望浅,选得出选不出还是问题。”白听了苏的话后,无形中感到有一股巨大的压力朝他袭来,最后仍没有挣脱蒋的罗网,在蒋介石的“总统”当选证书上签字画押。

蒋始终对白有戒心,为了报复白,他又罢免了白崇禧的“回教协会理事长”一职。尽管白不做理事长了,但他仍难改其信仰,在幕后支持该项工作,许多回教徒非常感激他,这使落难中的白崇禧深感庆幸。

蒋介石为了折磨白崇禧,凡是回击李宗仁时,都需白为其出力。继罢免李宗仁闹剧之后,李宗仁为了回敬蒋介石,遂响应周恩来在日内瓦会议上所提和平解决台湾的建议,认为解决台湾之道不过甲、乙两案,甲案:“恢复国共和谈,中国人解决中国事,可能得一和平折中方案”。乙案:“美国承认台湾为中国的一部分,但目前暂划为自治区,双方宣布不设防,美国撤退第7 舰队,便成为纯粹的中国内政问题,如此则战争危机可免。时日推移,大陆和台湾内部彼此敌视态度减轻,则真正解决便可实现了。我想蒋先生已逾70高年,一生饱经忧患,至愿以苍生为念,毋使内战重起于中国,想蒋先生亦不致河汉斯言”。“以过去亲身的经验,观察今日的变局,自信颇为冷静而客观,个人恩怨,早已置之度外,惟愿中国日臻富强,世界永葆和平,也就别无所求了”。李宗仁建议如同一枚重磅炸弹在台岛炸响,蒋介石的“忠贞之士”立即予以指责,白崇禧也在蒋的压力下对李施以攻击。当法国与新中国建交后,李宗仁于1964年2 月12日在纽约《先锋论坛报》发表一封公开信,劝告美国政府改变对华政策,仿效法国调整中美关系。李宗仁这封信无疑是对蒋的沉重打击,蒋遂令白崇禧于同年3 月18日致李宗仁电: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