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90节:白崇禧困居台北(3)

白芡辰嗜瘢⒌ㄎ孕剑劢萄担诖锤晡髦福瓿煞垂ジ垂笠怠6夜镁雍M猓⒚郏<鞍罱唬淄闯鹂臁W罱疟ǎü胫泄步ń恢螅夜褂2 月12日投函纽约先锋论坛报,劝说美国学步法国,与中共调整关系。我公对国难既不能共赴,反为中共张目,危害国家,是诚何心,是真自毁其立场矣!自毁其历史矣!自绝于国人矣!伏望我公激发良知,远离肖小,幡然悔悟,以全晚节。”程思远:《白崇禧传》第329 页,香港南粤出版社1989年版。

白崇禧的老朋友程思远先生对于白的上电发表评论称:“反攻复国的滥调,不值识者一哂,白崇禧发此违衷之言,当为明眼人所共谅。”

前国民党政府地政部长吴尚鹰针对此电发表评论说:李宗仁与白崇禧自统一两广而至北伐抗战,甘苦与共,患难相扶持,数十年如一日。今李德邻身居海外,当能畅所欲言,而白健生困居台北,则无说话的自由,他实逼处此,不得不尔,言念及此,实可慨叹。

白崇禧除了上述悲剧之外,最令他伤心的事情莫过于晚年丧妻。白崇禧夫人马佩璋是当年桂林有名的美人。她出身于诗礼之家,曾读过师范,以品学才貌兼优著名。马的父亲择婿条件甚严,加之非教门不通婚的回教规例限制,真正能够入选者几乎绝无仅有。恰逢白崇禧祖居在马家邻村,又是同教中人,白又英俊有为,遂成为马家乘龙快婿。白、马两人共患难37年,感情甚笃。白妻相夫教子,可谓贤妻良母。不幸于1962年12月4 日因高血压与心脏病复发不治身亡。于右任曾为其撰“墓碑文”说:

啊徵手笙嗑慈绫觯37年,国步艰难,不遑宁处。健生将军初则戡定广西内部,肃清军阀余孽,继而参加北伐,直捣幽燕;旌旗所指,迭奏膺功。尤以8 年抗战,争取胜利。每遇战局艰危,夫人必多方鼓励,善为安慰。民国38年大陆沦陷,退处台湾……当时国际形势,于我不利。夫人毅然携同儿女,由港来台。平生修齐,类多淑德懿行。最注重儿女学业,不容旷废;如有过失,唯谆谆告诫。健生将军既无内顾之忧,而儿女成行,亦复砥切磋,比肩竞爽,要皆夫人积德累行,有以致之。”

白崇禧在其自述中称:

坝敕蛉私徵37年,子女10人,提携抚抱,以教以育,备极劬劳。今则进德修业,均有所成……夫人对子女教育,至为重视,无论家中任何喜庆,概不许请假,免致荒废学业。如有过失,则谆谆告诫,予以启迪……”

从上述文字所见,冯佩璋女士的确是相夫教子的贤妻良母。正因为白氏夫妇感情甚笃,故马氏病逝后,白氏特别伤感。按照回教规矩,亡者40天内,家属须每日清晨到墓前诵经祈祷。白氏以69岁高龄,每率儿女前往念经,风雨无阻,从未间断。然而时隔不久,白氏也于1966年12月2 日追夫人而去。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