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齐白石一生》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齐白石一生》

近年来,现代画家的文学传记是颇出版了几部的。粗略数来,就有司徒乔夫人冯伊湄写的《未完成的画》,徐悲鸿夫人廖静文写的《徐悲鸿一生》,中年作家石楠写张玉良的《画魂》等等。让人觉得遗憾的是,海内外知名的齐白石先生的文学传记,却还是暂付阙如。

其实齐白石先生的传记,早在二十多年前就有张次溪先生写过,《文汇报》上连载了八十余节。每节千余字,且或附齐翁作品,或由画过《山乡巨变》连环画的贺友直先生插图,画面颇美。“文革”期间,大图书馆被封,小图书馆遭劫,文人书斋无书,供销社的废品收购站却书报盈室,等候去造纸厂脱胎换骨。一日闲得无聊,踱进废品仓库,乱翻起来。管理员是一位有志于文学的朋友,对我这个“三家村”的小卒颇为优容和同情,只是提了一个条件:随便可来翻看,但且忌为外人道也。头一日发现了《文汇报》的连载稿,第二日私藏剪刀一把,第三日就把全部稿子剪完,然后是细剪精粘,然后是装订成册,然后是藏于褥下,深夜细细咀嚼。十多年过去了,这册剪报完好地保存我处,而且有幸与《未完成的画》、《画魂》、《徐悲鸿一生》并插于书架之上。但心中的遗憾之情却仍然久矣不去:何时这《齐白石一生》才能重新付梓,在莽莽书林中占有它的一席之地呢?

《齐白石一生》的作者张次溪先生是从1931 年起即与白石先生订交的学林中人。1933 年次溪先生曾为白石先生编印过仿宋八卷本的《白石诗草》。

齐白石对此极表感激,有诗记其情云:“画名愧惭扬天下,吟咏何必并世知,多谢次溪为好事,满城风雨乞题词。”后一句说的就是次溪先生不惮奔波,为《白石诗草》代求名家题词的事。从1931 年订交,到1957 年9 月16 日白石先生逝世,次溪先生时时请益于白石先生者凡26 年。正如白石先生所说:

“从来忘年交未必拘于形迹,嬉笑怒骂,皆有同情,是谓交也。”忘年之交,情深谊厚。《齐白石一生》以6 万余字的篇幅,记白石老人90 年间事,生活、艺术、成功、挫折,萦萦大端,皆现于笔下,细枝末节,亦披沙拣金,穿插其间,足以辟社会上之无稽传闻。比如,1956 年,白石老人荣获国际和平奖金500 万法朗,他当场把所得奖金的一半,长期存入银行,每年所得利息,用“齐白石国画奖金”的名义,作为优秀国画家的奖金;又比如,全国解放初期,毛泽东同志召见白石先生并长谈,且共进晚餐,白石先生归家后,选出1941 年画的一幅鹰,加题本年的年月和上下款,专诚赠给毛泽东同志。这是他生平最得意的作品,原想留作自己的纪念,此次呈给毛主席,是他对主席竭诚敬佩爱戴的表示。

《齐白石一生》正在连载的时候,后来入伙“四人帮”的姚文元挥起极左的棍子,向《齐白石一生》拦腰扫来。在《读报偶感》中,姚文元也不得不承认《齐白石一生》的成就:“收集和记录了不少齐白石的生活史料,作者为此付出了很多劳动,其中许多材料对我们了解齐白石早年与中年的生活经历,是有用的。”接着,姚文元就亮出了棍子,他指责《齐白石一生》“描写了58 岁的齐白石娶了18 岁的少女胡宝珠为妾的事情,文中还叙述了他妻子还如何为他‘聘定了副室’‘携同来京’,似乎他妻子这一行为颇贤惠”,进而姚文元阴阳怪气地发问:“这能反映当时的真实状况吗?”更进一步,姚文元又起白石先生于地下,代齐白石先生抱不平地责难道:“把他娶妾之类的事挖出来加以渲染,白石老人泉下有知,也会摇头吧!”是的,娶妾一事,是旧时代的陋习,即如齐白石先生也不可免俗,这也正是时代之使然。如实写来,何谓“不真实”呢?难道抹去这点才叫做“真实”么?我想,假使白石老人泉下有知,也会对姚文元的“真实论”大摇其头吧!不可否认的是,姚文元的这一棍子足以使《齐白石一生》陷入困境。

《文汇报》继续登完全文,已经是很难得的事了,结集出书谈何容易?再以后就是十年浩劫,砸碑鞭尸惟恐不及,树碑立传,更谈不到了。

作者张次溪先生留心旧京风物,特别谙熟于昔日北京文艺界资料。张静庐先生所编《中国现代出版史料》二编中,收有次溪先生所编《辛亥以来纪述中国戏剧(京剧)书录(附音乐书目)》及《辛亥以来纪述北京历史风物书录》两种,其中所收次溪先生所撰述者凡五十余种,足见其研究之精深及资料之充实。在《齐白石一生》的结尾,次溪先生有言:“所有这一些,都是我个人所接触到的材料,及与齐白石老人生前相交时所知道的事情记下来的。当然,白石老人作为我国的一位伟大艺术家,他的正式传记有待于更多的力量来共同完成。我写的《齐白石一生》,不过为这个工作提供一些素材罢了。”日月出矣爝火熄,这大概是张次溪先生当时的意思。但是二十多年过去了,“日月”未出,“爝火”理应不熄。《齐白石一生》倘能稍加修订出版,不啻为热爱白石老人人品与艺术的读者之福音。

(1984.8.7)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