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书账一页

又是岁暮,照惯例,可以整理一年来朋友或外地出版社寄赠之书了。今年收书不多,原因有二:其一,出书仍难。一本好书稿被出版社接收并已付排,却又因印数不足而不敢开印,终至搁浅的事,已是司空见惯;其二,书价仍涨,著作者想寄书给朋友,也往往犹豫掂量。工具书,比如“辞典”、“大全”、“手册”之类,却已收到近十种。说到工具书,近几年,确是出得不少,光“成语词典”一种,你就数不清出了多少。老实说,我对“工具书热”的现象,是喜忧参半,或者说是忧大于喜。喜的是:出的种类多,同类就有了比较,而且越出越细,其中不乏一些专家领衔,学者动手,集多年之功而编成、不迎合时俗、不以掏读者钱包为目的、旨在嘉惠于读者及学术研究的工具书在,忧的是重复雷同,拼拼抄抄之类的“工具书”乘“热”应市,贻误读者。

这部《中国职工自学成才者辞典》寄来已四个多月,暇时翻看,颇多启发。所谓自学者,往往是容易被社会所忽略而实实不容忽略的一个广大知识群。说他们易被忽略,是已出的文学家、画家大辞典中,往往少有他们栖身之处;说他们不容忽略,是他们之中,多的是研究员、研究馆员、编审、高级记者等等,至于一级二级编剧、演员就更多了。这回,全国总工会组织,按省、自治区、直辖市分门别类地为1468 位各个战线的自学成才者立传,实在是前无古人,后启来者的创举。七百余页的“辞典”,1468 幅自学成才者的照片,编得细致,印得清晰,体例完备,资料齐全。更可称道者,这《辞典》没有向自学成才者收取“刊载费”,显示出一种正事业办的气派和风度。

和那令清高者不屑,钻营者额手的掏几十块钱,则可把你列名其中,传之永久的“名人录”相比较,其高下良莠,当然不可以道计了。

我这几年,研究漫画,所以当这部《漫画知识辞典》在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后,编著者漫画家蒋义海辗转寄我一本。中国的漫画源远流长,但一直无史,近年才有了一部简略的《中国漫画史》。为漫画知识编撰辞典,蒋君的这部是第一部,其开拓之功不可没。全书40 余万字,收词条1400 余,田原先生题词说:“欲知漫事如何,且看此书分解”,也不是广告和虚誉。这当然与编者本身就是漫画家,几十年来,既创作又研究,辛勤收集和分类排比,甚而至尔巨细不遗以至于显得琐细有关。倘是外行勉为其难,其结果可就难说了。顺便插几句:手头有一部新出的《中国现代文学辞典》,粗粗一翻,就见到几个词条有误,误在连几位鲁迅研究者的名字也竟然印错。我对此书信赖大减,很怀疑是据不可靠的什么本子剪贴到一起的百衲本,编著者大概仓促举事,而对现代文学的知识准备,少了一点。话又说回来,《漫画知识辞典》出于漫画家之手,且出自一人之手,处理材料,未免厚爱有加,难割难舍,故把一些漫画家的轶闻、掌故也作为辞条尽行收入,这是有悖辞书编辑章法的,并不可取。有的漫画家小传,也写得或不完整,或失之溢美。

不过,想到40 万字,出自一位漫画家之手,我也能谅解。据说,西安几位朋友在编一部《漫画辞林》的辞书,我想,这未来的漫画辞林一定会扬长避短,超过这一部《漫画知识辞典》的。

(1989.12.12)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