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我读“索引”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我读“索引”

我常听一些朋友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写出的论文,撰成的专著,得不到发表的机会。这倒不在于发表难、出书难。据编辑给他们的信中说,此类论文、著作,早就有人写过了。看来关键就在于信息不灵、闭目塞听之故。

研究学问,不同于创作。它得了解本学科的历史与现状,在充分了解的基础上选准题目,取用资料。“了解”的最佳方法就是勤读、多读书目、资料索引之类的工具书。

我是爱读索引的。尽管读索引,不可能像读论文那样所得很深。但题目是文章内容的概括,勤读勤捉摸,也就十之三四地了解了论文的内容;读索引,当然也没有读小说那样悠然自得,它无情节、无描写,简直干巴巴的。

但它的历史感和信息量却也是任何小说佳作代替不了的。

十多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使我对鲁迅的笔名发生了浓厚的兴趣。我想对这些笔名作一些研究。但这种研究,在我之前有人染指没有?我想,这事先得弄弄清楚。否则,难免白费精力。于是,遍查有关鲁迅研究的资料索引。除几篇短文之外,确是一片空白。机会是不能失掉的。接下来就是查资料、搞分析,终于搞出了几十年来第一部研究鲁迅笔名的专著。也是在翻索引的过程中,零星见到许广平几十年间撰写的有关鲁迅的文章颇多,但这些篇目分散各处,查阅很不方便,对有志于研究鲁迅和许广平的学者尤其不便。

于是逐条辑录,将许文篇目汇录一处,再就其漏处进行补充,终成《许广平撰写的研究鲁迅文章篇目索引》,大约也是一件首创性的工作,可供研究许广平的学者参考。

当然,索引带给我的益处,更多的在于开拓了我的眼界,拓展了我的思路。我居处偏僻,二三十年代的书刊也无缘得见,更不要说港台的出版物了。

但读《鲁迅研究书录》,就给我打开了二三十年代及港台有关鲁迅先生研究著作的窗口。通过这部逐书逐篇的详目索引,使我知道了我们三十多年鲁迅研究的浩繁成果之外,不同时空曾出现过哪些鲁迅的研究著作。把这些著作排一下队,我也就看得出它们的薄弱环节。

有关鲁迅研究的索引,我读,这是本业的东西,而有些看似与鲁迅无关的索引,比如现代期刊篇目索引,现代其他作家的研究资料索引之类,我亦或收藏、或详览。尽管我还没有把研究的范围扩展到更广阔的领域,但我想,以后当会扩展的。而且,我以为,从纵横两方面来看,鲁迅都和他们发生过一定的有形无形的联系,鲁迅不是孤立的个人。而有这些索引在此恭候,一定会有助我一臂之力的时候。《全国报刊索引》、《全国新书目》以及各报刊编制的索引,当然更不轻易放过,它们向我提供最新的研究信息,轰鸣着强烈的时代感。我读它们、利用它们,我更愿意以自己的作品加入这最新信息的网络之中。

(1988.2.15 )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