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关于李济之

偶读1981 年7 月版《鲁迅画传》,在《编后记》中看到这样一段话:“特别当我们看到1927 年1 月2 日鲁迅先生在厦门与‘泱泱社’青年的合影和1933 年2 月17 日在宋庆龄宅与萧伯纳、蔡元培、宋庆龄、史沫特莱、林语堂、伊罗生7人合影的原照,联想到以往的出版物由于种种的历史原因,总是把林语堂、伊罗生或‘修’成三块石头、几棵野草,或‘修’得无影无踪。

大家感慨不已,更觉得有恢复历史面目之必要。”此语说得极好,深得我心。

但就在这本画传刊载出恢复了历史面目的1933 年2 月17 日宋宅合影的背页,也就是2 月17 日之后的第7 天鲁迅与杨杏佛、李济之的合影中,却仍然采用了一张经过剪修的、失去历史原来面目的照片,使李济之的形象在照片上消失了。我特意翻出1984 年版北京鲁迅博物馆所编《鲁迅年谱》第3 卷,在1933 年6 月18日杨杏佛被刺一条的旁边,附印有这张照片,可惜很遗憾,同《画传》的处理一模一样。我再翻1957 年8 月版《鲁迅图片集》,这才看到照片的原貌:李济之在左,杨杏佛居中,鲁迅在右,显然是1933 年2 月24 日于新雅酒楼午餐后所摄(见《鲁迅日记》)。不过,由于历史的原因,没有注明李济之的名字。一张历史照片,30 年间,或隐姓埋名,或干脆剪掉,这不能不使我也“感慨不已”,同时也“更觉得有恢复历史面目之必要”了。

李济之,字受之,后改济之。1896 年6 月2 日生于湖北钟祥鲁迅1933 年2月24 日与李济之(左一)、杨杏佛(中)合摄于上海县。1918 年官费留学美国,在美国哈佛大学攻读心理学、社会学和人类学几门专业,先后获得文学学士、文学硕士和哲学博士(人类学)的学位。1923年归国在南开大学任教,时年27 岁。1928年,蔡元培在新成立的中央研究院任院长,广泛罗致人才。在丁文江、杨杏佛、李四光等人推荐下,李济之入史语所。1948 年,李济之随史语所迁台湾。自1928年到先生逝世的1979年,51 年间致力于考古学的研究与实践,曾著述一百四十余种,对我国考古学多有贡献。先生虽长居台湾,但对大陆考古成就异常关注和给予好评,在防止祖国文物外流的活动中,表现尤为突出。李济之,无疑是一位爱国的卓有建树的考古学家。

李济之与鲁迅的友好往来,大约绵延10 年之久。1924 年夏,鲁迅应陕西省教育厅之邀有陕西讲学之行。同时被邀同行的就有年仅28 岁的在南开大学执教的李济之。在陕期间和返回北京之后,李济之和鲁迅都保持了联系,看得出来,鲁迅对于这位比自己年轻十余岁的考古学教授是颇有好感的。现把1924 年《鲁迅日记》中,特别是旅陕期间的往还摘抄如下:

7 月16 日:“午后同李济之、蒋延黻、孙伏园阅市。”7 月17 日:“午同李(济之)、蒋(延辅)、孙(伏园)三君游荐福及大慈恩寺。”7 月18 日:“同李济之、夏浮筠、孙伏园阅市一周,又往公园饮茗。”7 月20 日:“赠李济之《小说史略》上下二本。”8 月1 日:“上午同孙伏园阅古物肆,买小土偶人二枚,磁鸠二枚,磁猿首一枚,彩画鱼龙陶瓶一枚,共泉三元,以猿首赠李济之。”鲁迅在陕12 天,曾数次偕人阅市,但相偕三次以上者,惟李济之、孙伏园二位,鲁迅在陕又曾数次阅古物肆并购小件出土古物,但以所购之古物赠人者,又惟李济之一人受赠;《中国小说史略》上下册,由新潮社于1923年12 月和1924 年6 月分别出版,鲁迅来陕,亦据此书演讲。在陕期间,以此书赠人仅一次,而受赠者又唯李济之一人。由以上数端观之,鲁迅对李济之是有好感的,是很觉相得的。尽管李济之还很年轻,而且也未尝十分“著名”。

在回京途中的1924 年8 月10 月,鲁迅曾“寄李济之信”;归京后, 8月29日,有“孙伏园、李济之来”。越半年,1925 年2 月23 日,鲁迅以小说集《呐喊》一册寄李济之;次月3 日又有“得李济之信”的记载。

1928 年,中央研究院成立。院长蔡元培先生广泛罗致人才。如前所述,李济之为考古组的主任。鲁迅先生亦被约请为特约撰述员。在5 年之后的1933年1 月17日,中央研究院举行中国民权保障同盟上海分会成立大会。蔡元培、宋庆龄、杨杏佛、鲁迅等九人被选为执行委员。7 天之后,民保盟北平分会宣告成立,选举出九位执行委员,李济之列名其中。中国民权保障同盟旨在反对国民党白色恐怖,营救被关押的革命者和进步人士,争取言论、出版、结社、集会自由,是在反动统治下进行合法斗争的群众组织。在此重大问题上,李济之采取了同鲁迅一样的立场,此足见李济之的政治态度和社会影响。

无庸置疑,鲁迅先生是引李济之为同志的。正是中央研究院和民权保障同盟,使这两位相识10 年的同志又走到一起。这也就有了《鲁迅日记》1933 年2 月24日的记载:“访蔡先生。午杨杏佛邀往新雅午餐,及林语堂李济之。”同时也就有了鲁迅、杨杏佛、李济三人合影的留布于后世。同年6 月,民权保障同盟总于事杨杏佛遭国民党特务暗杀后,同盟被迫停止活动,鲁迅、李济之的往还始中断,但他们各自在不同岗位上为祖国、为民族而奉献和努力,则仍然是一致的。

(1990.3.10 )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