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律义粗言

商河

读完《弘一法师年谱》,忽然忆起多年前读陈慧剑居士著《弘一法师传》的感受,那时显然未觉“律”在法师经历中的意义,只是他由盛华至枯寂的自为选择及某些悲剧性行迹使我受到震动;而去年看《年谱》之后,复对照今年购得《弘一法师演讲、格言集》,才味及“律”在法师一生中有至关重要的意义。

法师修的虽是净土宗,但十分强调“律”的作用;原来在他三十多岁的盛年,即已强烈的预感“死”,那是一个巨大的阴影,使之不能从文艺中得解脱,这恐怕也不是早些时巫卜士对其短寿的预测所产生的影响,而恐怕这是一个契机,使他觉察应当寻求一种有效而强烈的超脱,因而决定他的起意是执著与强烈的,并且也基于个人某种类似于基督教的对原罪的意识和克服的愿望;既以他起意的执著与昭显,一开始便与禅宗的无意的、非执著的顿悟式宗门有别,因而“律”似乎是临危的、起始于对自己不信任而加之以禁忌的法则。

在他的一些讲演、书信及言论里,他十分重视律宗,以为净土须与律法结合方有力量;排除前定根器的神秘因素,我感到对“律”的选择是带着强烈悲剧性的对自我的克制,它与禅宗那种自由、虚无和偶然性是多么的相异呀!如果说真正的禅具有强烈的排斥性,那么律宗一门是更悲天悯人、人皆可学的;比如文学,禅是李白式的,而“律”是杜甫一路的;比如哲学,禅乃是老庄的,而“律”则是儒家的一路耳。人皆言杜甫可学李白不可学即在此理。亚杜甫可谓多矣,那又是平民化的、现实性的,是人可亲近的,因而律或净土它面对的非游戏个体而是根器粗浅的苦恼大众,而提出的方便法门。有谓禅学败坏佛法可能过激了,但禅确实有游戏的外表,同时它也确实无迹可寻可依;世界样样是禅,惜乎人皆在禅外观而已;而以目下人多散漫不克禁欲故,“律”学湮没而伪禅遂泛滥天下!

明清以来众法师都强调现在是末法时代,其征象是律法的毁坏,而欲得超拔者也唯有求律法可得济渡;所谓末法是佛学关于世界史之神秘观,它与个体的慧悟息息相关,在慧悟低浅的情由下律的作用便突出了,因而主观意志强烈之依律克制在弘一法师的言表中十分显著,亦未必不是法师作为末法时代济世的一个行表罢。于是,法师悲悯之心昭显、也难为了!

三种著作鄙人只是粗读一过,且根器粗浅,近来尤其感到欲海波涛翻腾,难以驾驭,不禁叹息;起意容易,而执意艰难;知识容易,而实践尤艰。不论所谓末法是否教内人士之杜撰,而人心浮躁粗浅却是事实。于是,对弘一法师唯高山仰止而已,大体上说亦有自知不可为之意。

关于《弘一法师演讲、格言集》,其原名为《索性做了和尚》,书名颇俗,取的其实是夏沔尊居士的一句戏言;鄙人求雅而取其副题,亦可见执著与分别之心,离道亦远矣。

Search


Share